杨得志

杨得志
杨得志
 
  杨得志(1911-1994),原名杨敬堂,男,湖南省醴陵南阳桥(今属株洲)人。192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人物生平

  1911年1月3日,生于湖南省醴陵的贫苦农民家庭,少年到安源煤矿、粤汉铁路、郴州地区等地做工。
  1928年1月,投身革命参加湘南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红军第十一师班长、排长、连长、第九十三团团长、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团长。
  1930年冬以后,参加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荣获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第一次颁发的红星奖章。
  1934年10月,在红一方面军长征中带领红一团担负先遣任务,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掩护中央机关,为红军顺利北上抗日开辟了通路。
  1935年10月,到达陕北后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副师长、第二师师长,指挥部队参加直罗镇、东征、西征、山城堡等重大战役。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五团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
  1938年2月,率部进入吕梁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副旅长、代旅长。
  1939年3月,任冀鲁豫支队司令员,后任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冀鲁豫军区司令员。
  1944年4月,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一旅旅长,担负守卫黄河河防、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重任。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历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一纵队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即杨罗耿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党委书记。
1935年1月,时任红一团团长的杨得志
1935年1月,时任红一团团长的杨得志
  1945年9月、10月率部参加上党战役、平汉(邯郸)战役。
  1947年,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率部参加张家口保卫战、正太战役、青(县)沧(县)战役、保(定)北战役。
  1947年10月,指挥清风店战役11月,指挥部队攻克石家庄,同年11月率部参加平津战役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任十九兵团司令员兼陕西省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
  1951年,率部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志愿军副司令员、司令员;指挥所部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1年夏秋季防御战役、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上甘岭战役和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曾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一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枚。
  1954年,回国在军事学院学习,兼任战役系主任。
  1955年后,历任济南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武汉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等职。
  1979年,他同许世友指挥了著名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维护了中国边境的安全。
  1980年后,任解放军总参谋长。
  1987年10月,在党的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
  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4年10月25日,在北京逝世。
  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第九至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人物故事

·班长的枪

  “叫什么名字?”
  “杨得志。”
  “多大啦?”
  “十七。”
1949年1月杨得志在作攻打北平的动员
1949年1月杨得志在作攻打北平的动员
  “家住哪儿?”
  “湖南醴陵南阳桥村。”
  “哦,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有爸爸、姐姐,还有刚才叫杨海堂的就是我哥。”
  “行,就留下来当红军吧!”
  “是!”那个自称“杨得志”的人,立刻喜上眉梢,高兴地跳了起来。
  这是杨得志报名参加红军时的情景。
  杨得志是随他哥哥一起来报名参军的。在这之前,他和他的哥哥在衡阳修路工地当“挑脚”。也许是从小吃苦经受了锻炼,小小的年纪,160多斤的担子,杨得志应付自如。只是工头太刁,常常克扣工钱。杨得志兄弟俩合计了一下,觉得比以前在安源煤矿挑还稍强些,便坚持了下来。
  现在红军来了,路也不修了,他便和哥哥一起投奔红军来了。他哥杨海堂先报的名,被分在师属特务连。
  杨得志被留在师部当了一名通信员。以后才知道,他们投奔的是红7师,是朱德陈毅领导湘南起义时建立的一支队伍。
  当了红军的杨得志,一切都感到那么新鲜,他不怕吃苦,干什么都很卖力,脑子又很灵亮,干什么都干得很漂亮。
  只是有一点,他感到不满意,他想得到一支枪;在他看来,没有枪,怎么能算个兵呢?可是,当通信员,给他的仅仅是一杆梭镖,甚至连军装也不发,穿的还是原来的破棉袄,盖的还是带来的破棉被,惟一能证明和老百姓区别的,就是一个土布做的红袖章。
  杨得志很羡慕那些背着枪的士兵,他想:哪一天,我也像他们一样该多好啊!
  他听人说,只有战斗连队,才能享受到有枪的待遇。于是,他盼望有一天能被分配到战斗连队。
  一天,杨得志接到命令,让他到师属特务连去当战士。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他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这样,他可以领到一支枪了!
  杨得志来到了特务连3排7班。7班长热情地迎了上来:“你是杨得志同志吗?”“是的!”杨得志回答。
  班长接过杨得志手中的行李,说:“我是7班的班长,我代表全班欢迎你1”
  “我一定和同志们一起多打胜仗。”杨得志说完,跟着班长走进了屋内。
  班长把杨得志的行李放在稻草铺上,顺手从稻草下边摸出一个梭镖头,对他说:“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这是什么?”杨得志感到不解。
  “你的武器,以后用它的地方多着呢!”
  杨得志愣住了。原想来连队能领到一支枪,没想还是梭镖,而且梭镖头都快磨平了,还不如他在师部当通信员时用的那个呢,便愤愤地说:“我不要!”
  “你说什么?”班长压住心头的不悦问。
  “我不要!我要一支汉阳造。”杨得志毫不示弱地说,还是没有去接梭镖头。
  班长火了,提高了嗓门:“杨得志同志,我再说一遍,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杨得志心里虽然感到震惊,可仍站着没动。
  班长显然是强忍着,把梭镖头放在地上,猛地转过身,大声喊道:“全班带武器集合!”
  随着班长的一声命令,全班迅速集合了起来。杨得志这才发现,从班长到班里每个人手里拿的武器都是梭镖或者大刀。他默然了,悄悄地拣起了留给自己的梭镖头。
  “想要汉阳造,”班长对杨得志,也是对着全班战士说:“好呀,打仗的时候自己从白匪手里夺吧,解散!”
  “是呀,不要一来就要这要那的,有本事自己去夺嘛!”有个老兵一边说,一边擦着自己手里的梭镖。
  杨得志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梭镖头,又看了看老兵手里的梭镖,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天杨得志的哥哥来看他,杨得志本来想向哥哥诉一诉心中委屈的,说道:“他那么凶,简直像个工头。”
  “怎么可以这么讲?他是红军的班长,是我们的亲兄弟!”杨海堂生气了。
  杨得志一看哥哥这副模样,知道自己错了,忙说:“等打仗的时候我拼命夺两支枪,送给班长一支还不行吗?”“这还差不多。”哥哥点点头,笑了。
  一天,部队打土豪归来的途中,班长问杨得志:“今天要是碰上敌人,你怎么办?”杨得志举着擦得雪亮的梭镖说:“用它夺汉阳造!”
  “好!”班长说。
  也真让班长说着了。当他们走到一个山梁上,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四周一片寂静,忽听得队伍中有人惊呼:“敌人!”果然,山梁下走着一队敌人。
  敌人也发现了红军,开始猛烈地射击,子弹“嗖嗖”地从杨得志他们的头顶、身旁穿过。
  “卧倒!”连长喊道。
  杨得志就势往地上一趴。他想抬头看一看山下的敌人,在他身边的班长猛地一把将他按在地上,厉声说:“身子再低点,否则,要吃亏的。”
  “班长,我想夺两支汉阳造,一支送给你。”
  “好,这个礼物我收下了!”
  “轰!轰!”两声炮响,炮弹在连队的周围炸开了,班长对杨得志悄声地说:“别怕,这只是小炮,没有瞄准镜的,吓唬人而已,准备冲锋。”
  敌人在几声炮响后,壮着胆,开始慢慢地向山上攻来。敌人愈来愈近了,透过夜色,杨得志清楚地看到敌兵们打的青天白日旗,还有胳膊上的白袖章。
  只听得连长大喊一声:“上!”
  班长随即在杨得志背上猛拍一下,说:“快,去夺他们的汉阳造!”
  战斗开始了。这是一场白刃格斗。黑暗中,战友们只能从对方的白袖章上去辨认敌人。年轻的杨得志犹如下山的小老虎,在敌军的队伍中冲来冲去,在他闪亮的梭镖下面,敌人乖乖地举手投降。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从山坡上传来:“快来呀,班长不行啦!”
  杨得志提着那支杂牌枪,迅速往山坡上跑去,到跟前才看清,班长仰卧在那里,被敌人子弹打穿的肠子流了一地。
  “班长!”杨得志趴下身子,对班长喊道。
  班长朝杨得志笑了一下,用手轻轻地指了指身边的一支真正的汉阳造,就停止了呼吸。
  杨得志轻轻地拿起班长留给他的那支汉阳造,抚去枪上的灰尘,把它背在肩上,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对着班长的遗体说:“班长,我会用这支汉阳造,去狠狠地痛打白匪,为你报仇!”

·强渡大渡河

  1934年春,杨得志担任了红军第1军团第1师1团团长。从那时起,杨得志率领这支具有光荣战史的英雄部队,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打了不少硬仗、恶仗、苦仗,初步显示出他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
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实)和政治委员李志民(左)指挥强渡临津江战斗
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实)和政治委员李志民(左)指挥强渡临津江战斗
  强渡大渡河,就是他指挥的著名的战斗之一。刘伯承聂荣臻一齐来到了红1团驻地。刘伯承向杨得志和政委黎林明确了强渡大渡河的任务。
  从刘伯承和聂荣臻的谈话中,杨得志知道目前红军的处境极为险恶:后有薛岳、周浑元、吴奇伟10万大军追赶,前有四川军阀刘湘、刘文辉的部队扼守于天险大渡河所有的渡口。
  刘伯承说:“你们可知道石达开?此人为太平天国的高级将领,刀多年前,石达开率数万人在清军追击下,就是在大渡河畔全军覆没的。现在蒋介石叫嚣,前有大渡河,后有金沙江,几十万大军前后夹击,共军插翅难飞,必成为‘石达开第二’。”
  杨得志顿时感到身上的担子特别沉重。杨得志再次感到事态危急,当即表示:“我们不是石达开,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在我们面前,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没有突不破的天险。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打好这一仗!”
  按照杨得志的分工,政委黎林带2营至安顺场下游渡口佯攻,以牵制敌杨森的2个团;3营长尹国赤带3营担任后卫;他自己率1营袭击安顺场。
  大渡河已在眼前。透过夜暗,杨得志看到,大渡河此段河宽约300米,水深三四丈。湍急的河水,碰上礁石,溅起冲天巨浪。涛声轰鸣,如雷贯耳。河两边是陡峭的山壁。
  怎么渡河?眼下一无船工,二无准备,要立即渡河,显然是不行的。杨得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他想到了架桥,但被自己否定了。河深水急,浪高漩涡多,人一下水肯定会被卷走。架桥也不行,每秒4米的流速,桥桩根本无法打下去。想来想去,他又想到了那惟一的一条船。
  对,先将1团渡过河去再说。主意已定。杨得志急忙叫醒通信员,“去,给我把1营长叫来。”
  一营长孙继先跑步赶来。“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赶快找船工,愈多愈好。”船工找来了。一个、两个、三个……等到找来十几个船工,天已亮了。
  这时,雨也停了,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被雨水冲洗过的悬崖峭壁显得格外挺拔、壮丽。大渡河奔腾着,如一匹难以驯服的野
  通过望远镜,杨得志对对岸作了认真的观察:对岸渡口附近有几个碉堡,距渡口不远处有个小村庄,四周筑有围墙,估计敌人的主力可能隐蔽在此。假如敌人待我渡河部队接近渡口,来个反冲锋,那怎么办呢?
  “兵贵神速,先下手为强!”杨得志决心已定。
  针对对岸敌情,杨得志作了火力部署。
  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渡河了。杨得志决定组织一个16人组成的奋勇队,并让1营长孙继先负责挑选。
  孙继先开始宣布被批准的名单。被点到名字的战士高兴地跨出队列,在队伍前排成新的一列。
  杨得志看到,这16名战士,身材高大,精神饱满,一看就让人放心。
  “我也去!我一定要去!”突然,从队列中冲出一个人,大声说。他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虽不如前几位魁梧高大,但却敏捷、机灵。
  多好的战士!杨得志与孙营长略作商量,批准陈万涛参加渡河奋勇队。
  一支17人的渡河奋勇队组成了,连长熊尚林为队长,每人一把大刀,一支冲锋枪,一支短枪,五六颗手榴弹,还有一些必要的作业工具,雄赳赳地等待着渡江命令。
  熊尚林带领第一批8名奋勇队员跳上了那惟一的渡船。
  杨得志走过去,和他们—一握手,深情地说:“同志们,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你们一定要坚决地渡过河去,消灭对岸的敌人!”
  渡船,在一片热烈的鼓动声中离开了南岸。敌人开火了。“打!”杨得志向炮兵下达了命令。
  全军闻名的神炮手赵章成已瞄准了对岸的工事。随着呼啸的炮弹和爆炸声,敌人的碉堡飞向了半空。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对岸笼罩在一片烟雾和火海之中。
  渡船在汹涌的波涛中行进着,船工们一桨一桨地拼命向对岸划着。突然,一发炮弹落在船边,掀起一排巨浪,小船剧烈地晃荡起来。
1981年9月24日,叶剑英在北京参加会见胜利完成华北军事演习任务的军队领导干部时,同杨得志(右)交谈。
1981年9月24日,叶剑英在北京参加会见胜利完成华北军事演习任务的军队领导干部时,同杨得志(右)交谈。
  岸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渡船上,只见小船随着巨浪起伏了几下,又平稳了下来。杨得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敌人的炮火更密集了,企图阻止红军的渡船。勇士们随着渡船,冲过一个个巨浪,顶着一阵阵弹雨,勇往直前。
  就在这时,一梭子弹扫到了船上,一位战士急忙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杨得志通过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不禁脱口而出:“他怎么样?”他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只见渡船被巨浪卷着飞快地往下滑去,滑到几十米外,一下子撞在了一块大礁石上,顿时溅起一个高大的水柱。
  “糟糕!”杨得志自语着,眼睛紧紧盯着渡船。只见几个船工奋力用手撑着岩石,渡船却像转盘似的猛烈旋转起来。
  “撑住啊!”杨得志禁不住大声喊了起来。岸上的人都一齐呼喊着,为勇士们鼓劲,加油!
  这时,几个船工跳下船,在难以停留的激流中,凭借强健的体魄,熟练的游泳技术,拼命地背顶着船。船上另外的船工也尽力用竹篙使劲地撑着。
  终于,渡船在勇士们的互相协作、密切配合下,缓缓离开了礁石。杨得志脸上绽出了笑容。
  渡船离对岸越来越近了。渐渐地,只有五六米远了。勇士们不顾敌人的疯狂射击,一齐站了起来,准备冲上岸去。这是意志的考验,这是生命的搏击!
  突然,对岸的小村子里冲出一股敌人,涌向渡口。果然不出所料,敌人想把勇士们消灭在岸边。
  “给我轰!”杨得志大声命令炮手。“轰!轰!”两声巨响,赵章成的迫击炮像长了眼睛似的,正好落在敌群中。紧接着,1营机枪排排长李得才的重机枪也开火了,打得敌人东倒西歪,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打,狠狠地打!”河岸上扬起一片吼声。敌人溃退了,慌忙向四处逃窜。“打!打!延伸射击!”杨得志再一次命令着。
  “轰!轰!轰!”又是一阵射击。在我炮火的掩护下,渡船靠上了北岸。只见勇士们飞一样跳上岸去,手榴弹、冲锋枪一齐打向敌人。最后终于占领了敌人设在渡口的工事,为第二船的战友们杀开了一条通路,为全军渡河奠定了立足点。
  不久,第二船的勇士们也渡过河,和第一船的人会合在一起。敌人仍在拼命挣扎,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扑,企图趁我渡河勇士立足未稳,将其赶下河去。
  面对这种情况,杨得志一次又一次指挥炮兵、重机枪射击。烟幕中,敌人纷纷倒下。趁此机会,勇士们齐声怒吼,扑向敌群。雪亮锋利的大刀在敌群中闪着寒光,忽起忽落,左砍右劈。号称“双枪将”的川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没命地往北山后面逃窜。经过数小时激战,渡口完全被红1团占领。
  杨得志和团部的其他领导是乘第三船过河的。这时,天色已晚,船工们加快速度,把红军一船又一船地运向对岸。
  正当红1团全部渡过大渡河之际,杨得志获知,追敌薛岳等部也已北渡金沙江,从德昌赶来了,然而为时已晚,正是杨得志指挥红互团强渡大渡河成功,为后面千军万马的红军打开了通路。蒋介石要把红军变为“石达开第二”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当士兵的将军

  1958年9月,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上将、政治部主任李耀文少将和干部部长陈美藻少将,脱下了将军服,换上了士兵装,身背绿被包,佩带列兵衔,来到驻徐州市的某团六连当兵。
  将军下连为了避免特殊照顾,杨得志改名叫杨绍起,李耀文叫李耀,战士们都亲切地喊他们老杨、老李和老陈。从团部到连队,3位将军谢绝了军、师领导的陪同,一人一个被包,徒步走到连队。六连住的是老营房,全连100多人同住一个大宿舍,睡的双层木板床,3位将军被安排在下铺。下连的当天,正赶上连队夜间训练。将军们与战士一起趴在训练场地,练夜间射击。杨得志自任教员,认真地为战士纠正动作,做示范演练。排长为了让首长夜间休息好,夜间站岗总是把将军排在头班或末班,将军坚决不同意,坚持按顺序排班,经常半夜起来放哨。
杨得志下连队当兵
杨得志下连队当兵
  清晨,起床号一响,将军们便翻身下床,快步到门外站队。那天是5公里长跑,3位将军昂首阔步,跑速不减,一直坚持到终点。长跑回来,将军们不顾满头大汗,整理内务,清扫卫生。杨得志跑来跑去刷痰盂。
  3位将军在连队坚持与战士们同吃一锅饭,不搞特殊化。一天午饭,杨司令员担任食堂小值日,发现他们饭桌上多了一盘辣椒炒肉丝,于是杨司令员找到司务长,耐心说明领导下连当兵不能特殊的道理,然后把桌上的菜倒在大菜盆里。这一举动深深感动了连队官兵。
  六连是全训分队,训练课程很紧。训练场上,3位将军身背冲锋枪,腰挎手榴弹,不管风吹日晒,摸、爬、滚、打,和战士们一样不甘落后。一次,土工作业训练,杨司令员侧身卧倒,目视前方,用小铁锨挖单人掩体,动作快,合要求,边挖边给战士们讲单人掩体在实战中的作用。战士们竖着大拇指夸“老杨是合格的老兵”。训练休息时,杨司令员为战士表演“伏卧六指撑地,口咬手帕”的功夫,增添了训练场上的乐趣。
  将军们当兵一个月,4次冲锋枪实弹射击,3位将军弹无虚发,4次优秀,而且全连也取得满堂红的好成绩。
  将军关心士兵疾苦如同亲弟兄。战士小牛和王京全生病卧床,杨得志端水送饭,买来水果、月饼,询问他们的病情,使两位战士深受感动。
  他们病刚见好,就回到练兵场上。
  在一次平整礼堂门前的路面的劳动中,将军和战士一起挖土、拉车、抬土筐。杨得志拉车驾辕,装得满,跑得快,与班长搞竞赛。星期天,杨得志请了半天假,约同本班战友步行10多里攀登云龙山。在顶峰休息时,杨司令员兴致勃勃地讲述当年的战斗故事。
  国庆节连队召开文艺晚会。杨得志在热烈的掌声中,先唱了一段家乡的湖南花鼓戏,接着讲了红军长征时期,他担任团长时,指挥17勇士强渡大渡河的动人故事,博得阵阵掌声。
  3位将军下连队当兵一个月的日子很快过去了,报社、电台的记者不断来六连采访,将军们的真实身份战士们也知道了。但官兵情深,谁也不感到拘束,都沉浸在部队这个革命大家庭的温暖之中,在欢送将军离开连队那天,战士们眼含泪花,拉着将军的手,依依不舍,送了很远很远。将军很动情地说:“同志们停下吧!我们相处时间虽短,友情很深,人走心在。”

评价

  杨得志同志从1980至1987年担任总参谋长职务,历时八年,这一阶段,我军建设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他深刻学习领会邓小平同志关于新时期军队建设的思想,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一系列重大决策,组织指导部队顺利进行了百万裁军;他把毛泽东同志的建军思想、建军原则,应用于新的历史条件下的部队建设,坚持政治与军事、政治与业务技术、红与专的辩证统一,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广大指战员,有力地促进了部队战斗力的提高在实现军队建设思想的战略性转变,在开创新时期军事工作新局面的过程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