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座

  天猫座(Lynx 缩写:Lyn)是全天88星座之一,属于北天星座。毗邻星座:鹿豹座御夫座大熊座小狮座狮子座巨蟹座双子座

星座介绍

星图中的天猫座
   星图中的天猫座
  天猫座就在大熊座、双子座与御夫座之间,中心位置赤经8h,赤纬+45°,面积545平方度,在全天88星座中排名第28位。可以观测全星座的纬度在90°N和55°S之间,最佳观测月份为3月左右。天猫座中恒星的命名和其他星座不一样,除了最亮的一颗星之外,天猫座其他的星都不用希腊字母,而是用弗兰斯提德数码来标定的。
  1690年波兰天文学家赫维留斯为了填补大熊座与御夫座间的空隙而划出的星座。由于星座中都是暗星,所以取名为“天猫座”,意思是只有目力尖锐如同山猫一样的人,才能看到这个暗谈的星座。

主要亮星

  天猫座α星:西名Alsciaukat/Mabsuthat意为“荆棘/延长”,中名轩辕四,3.13等,是一颗距离地球150光年红巨星
  天猫座12:聚星,用小型望远镜看好像是4.9等及7.3等的一对双星,用口径7.5厘米以上的望远镜可以区分较量的恒星是一对5等及6等的近密双星,相互绕转的周期为700年。
  天猫座38:中名“轩辕三”,近密双星,用7.5以上口径的望远镜观测可以分辨3.9等及6.3等的两颗星。

深空天体

·NGC2419

NGC2419
      NGC2419
  NGC2419是在1788年12月31日被威廉·赫歇耳在天猫座发现的一个球状星团。NGC2419与太阳系银河中心的距离近似,大约都是30万光年。相较与一些知名的球状星团,像是M13,这个星团非常暗淡。NGC2419的视星等只有9等,在良好的天候情况下,至少也需要品质良好的102mm(4英吋)望远镜才能看见。
  NGC2419有个绰号为“星系漫游者”,因为它被误认为不是在环绕银河的轨道上。它的轨道将进一步的使它远离银河而趋近于麦哲伦云,但它仍被认为是银河系的成员。在如此远的距离上,它环绕银河系一周约需要30亿年的时间。天文学家Leos Ondra 注意到从仙女座大星系观察我们的银河系时,因为它位于银河系主要的盘面和高密度的遮蔽曲之外,这时它会是最明亮和最状观的球状星团。这类似于从地球观察仙女座大星系时,可以看见在外围环绕着的G1一样。

星座故事

·希腊神话

  天猫是指林科斯(Lyncus),林科斯拥有世界上最敏锐的视力,甚至能看到阴间之物,视力如夜猫。林科斯和兄弟伊违斯(Idas)为了两个女子菲比和Hilaeira,而和双子座卡斯托尔(Castor)和波吕杜克斯(Polydeuces/Pollux)起哄,伊违斯杀死卡斯托尔,波吕杜克斯杀死林科斯,当伊违斯攻击波吕杜克斯时,被宙斯以雷电劈死。

·星座命名者

约翰·赫维留斯
      约翰·赫维留斯
  约翰·赫维留斯 (拉丁文称Johannes Hevelius,德文称“Johann Hewelke”或“Johannes Hewel”,波兰文称“Jan Heweliusz”,1611年1月28日-1687年1月28日)是波兰天文学家,并曾任格但斯克市长。
  生于格但斯克,家庭背景是波西米亚裔的富裕啤酒酿造商。1630年在荷兰莱顿学习法律,后又游学于英国法国。1634年回到故乡,次年与小两岁的邻居女子Katharine Rebeschke结婚。1636年加入啤酒酿造行会,并于1643年后成为其领导人。1651年成为市议会议员(Ratsherr),后来又成为市长。他终生在格但斯克的市政管理中占据领导地位。
  但在1639年以后,他的主要兴趣转向天文学。1641年,他在自己相连的三幢房子房顶上建了一个天文台,后来自己还建造了一台焦距45米的无筒望远镜。于1642-1645年观察太阳黑子,花了四年时间记录月球的表面地形,发现了月球经度方向的天平动并于1647年发表在自己的书《Selenographia sive Lunae Descriptio》中。赫维留因此被称为“月球地形研究的创始人”。于1652, 1661,1672和1677年分别发现了4颗彗星,并猜测这些天体是沿椭圆轨道绕太阳运行的。1661年的彗星很可能是2002年找到的池谷-张彗星。
  妻子于1662去世。次年续娶一位商人的女儿Elisabeth Koopmann,与她生了4个孩子。1679年9月26日的一场火灾烧毁了他的天文台、仪器和书籍。他连忙抢修,以赶着观测1680年12月的大彗星(C/1680 V1)。但这次火灾的惊吓损害了他的健康,于1687年生日那天去世,在他死后他的第二个妻子出版了他的两本著作。
  1683年末,为了纪念维也纳保卫战的胜利,他把新创立的一个星座取名盾牌座,拉丁文Scutum Sobiescianum的意思是波兰国王约翰三世的盾牌。赫维留斯的著作都在自己家里印制,并亲自设计了很多版画插图。
  著作
  《Historiola Mirae》 (1662),包括他对鲸鱼座ο星(刍蒿增二)的观察。
  《Prodromus cometicus》(1665)
  《Cometographia》 (1668)
  《Machina coelestis》 (第一部分, 1673), 描述他的仪器; 第二部分大多数印本在1679年的火灾中被烧毁,今天已经罕见。
  《Annus climactericus》 (1685), 提到了1679年的火灾,包括他对变星Mira的观测。
  《Prodromus astronomiae》(1690), 去世后出版的星表,包括1564颗星。但他坚持用旧式的系统而忽略望远镜和象限仪(quadrants)的观察,使得其科学价值受损。
  《Firmamentum Sobiescianum》(1690), 又称《赫维留斯星图》,共56页,伴随上面的星表。该星图中的7个新星座是现在88星座之中,另有几个今天已被废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