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儿

李师儿
李师儿
  李师儿(公元1189年---公元1209年),金章宗妃。其父李湘,母为王盻儿,出身皆贫贱,大定末入宫。与诸宫女从宫教张建学,诸女子中惟其易领解,始以才美得幸章宗。明昌四年封昭容,后进封淑妃、元妃。资性慧黠,能作字,知文义。尝与宰相胥持国筦擅朝政。大安元年四月,卫绍王赐自尽。(金史)卷六四《后妃下》。

生平简介

  李师儿(?-1209年),金章宗宠妃,其封号为元妃(仅次于皇后)。父李湘,母王盻儿,出身皆贫贱。由于李氏家被定罪,师儿早年没入宫籍监,到大定末年时又以监户女子身份入宫。宦官梁道赞美师儿才貌双全,劝章宗纳她为妃。师儿不但聪明有才气,又知道察言观色,于是大大的得到章宗宠幸。明昌四年(1193年),封为昭容,第二年又进封为淑妃。她的父亲李湘追赠为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国、陇西郡公,而祖父与曾祖父都得到追赠。
  章宗正室钦怀皇后过世后,一直没有再立正室,章宗便很想立李妃为皇后。然而金国建国以来,一向与徒单、唐括、蒲察、拏懒、仆散、纥石烈、乌林答、乌古论等部通婚,娶皇后便以这些部为主,公主下嫁也自然都是这几家。李妃出身卑贱,本是犯人之女,大臣当然不能同意。章宗不得已,只好进封她为元妃,但她的地位待遇实际上等于皇后一般。
  泰和三年(1203年),李元妃生下皇子完颜忒邻,封为葛王,但是两岁时就死了。到了泰和八年(1208年),后宫承御贾氏与范氏都有孕,但章宗已病得很重,由于章宗最喜欢叔叔卫王,便想把皇位让给他,而元妃与太监李新喜也商议要立卫王。
  卫绍王即位后的大安元年(1209年)二月,下诏表示承御范氏之子早已流产,因此范氏自愿削发为尼,并祈求章宗显灵保祐贾氏安产。到了四月,又下诏表示有人密告李妃实与其母王盻儿及太监李新喜合谋,命令贾氏诈称有孕,等足月时再从李家找婴儿入宫;此外章宗平日临幸其他妃嫔,李氏因嫉妒而命女巫李定奴作法,使章宗无嗣。于是卫绍王依照这些罪嫌,赐李元妃自尽,王盻儿与李新喜被处死刑,李氏兄弟追回职务并回复其犯人身份、流放远地,而被认为受指使假装怀孕的贾氏也被赐死。
  由于章宗才过世三天,宣称有孕的范氏便动了胎气流产,于是完颜匡便找到理由献计向卫绍王邀功。李妃被定罪后,天下人不再称她李元妃,而都直呼为李师儿。一直等到胡沙虎杀害卫绍王并改立宣宗后,宣宗才洗刷贾氏的冤屈,而李氏一族也得以被赦免还家。

典籍记载

  金史卷六四 列传第二
  元妃李氏师儿,其家有罪,没入宫籍监。父湘,母王盻儿,皆微贱。大定末,以监户女子入宫。是时宫教张建教宫中,师儿与诸宫女皆从之学。故事,宫教以青纱隔障蔽内外,宫教居障外,诸宫女居障内,不得面见。有不识字及问义,皆自障内映纱指字请问,宫教自障外口说教之。诸女子中惟师儿易为领解,建不知其谁,但识其音声清亮。章宗尝问建,宫教中女子谁可教者。建对曰:“就中声音清亮者最可教。”章宗以建言求得之。宦者梁道誉师儿才美,劝章宗纳之。章宗好文辞,妃性慧黠,能作字,知文义,尤善伺候颜色,迎合旨意,遂大爱幸。明昌四年,封为昭容。明年,进封淑妃。父湘追赠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国、陇西郡公。祖父、曾祖父皆追赠。
  兄喜儿旧尝为盗,与弟铁哥皆擢显近,势倾朝廷,风采动四方,射利竞进之徒争趋走其门。南京李炳、中山李著与通谱系,超取显美。胥持国附依以致宰相。怙财固位,上下纷然,知其奸蠹,不敢击之,虽击之,莫能去也。纥石烈执中贪愎不法,章宗知其跋扈,而屡斥屡起,终乱天下。
  自钦怀皇后没世,中宫虚位久,章宗意属李氏。而国朝故事,皆徒单、唐括、蒲察、拿懒、仆散、纥石烈、乌林答、乌古论诸部部长之家,世为姻婚,娶后尚主,而李氏微甚。至是,章宗果欲立之,大臣固执不从,台谏以为言,帝不得已,进封为元妃,而势位熏赫,与皇后侔矣。一日,章宗宴宫中,优人玳瑁头者戏于前。或问:“上国有何符瑞?”优曰:“汝不闻凤皇见乎。”其人曰:“知之,而未闻其详。”优曰:“其飞有四,所应亦异。若向上飞则风雨顺时,向下飞则五谷丰登,向外飞则四国来朝,向里飞则加官进禄。”上笑而罢。
  钦怀后及妃姬尝有子,或二三岁或数月辄夭。承安五年,帝以继嗣未立,祷祀太庙、山陵。少府监张汝猷因转对,奏“皇嗣未立,乞圣主亲行祀事之后,遣近臣诣诸岳观庙祈祷”。诏司空襄往亳州祷太清宫,既而止之,遣刑部员外郎完颜匡往焉。
  泰和二年八月丁酉,元妃生皇子忒邻,群臣上表称贺。宴五品以上于神龙殿,六品以下宴于东庑下。诏平章政事徒单镒报谢太庙,右丞完颜匡报谢山陵,使使亳州报谢太清宫。既弥月,诏赐名,封为葛王。葛王,世宗初封,大定后不以封臣下,由是三等国号无葛。尚书省奏,请于瀛王下附葛国号,上从之。十二月癸酉,忒邻生满三月,敕放僧道度牒三千道,设醮于玄真观,为忒邻祈福。丁丑,御庆和殿,浴皇子。诏百官用元旦礼仪进酒称贺,五品以上进礼物。生凡二岁而薨。
  兄喜儿,累官宣徽使、安国军节度使。弟铁哥,累官近侍局使、少府监。
  至大定八年,承御贾氏及范氏皆有娠,未及乳月,章宗已得嗽疾,颇困。是时卫王永济自武定军来朝。章宗于父兄中最爱卫王,欲使继体立之,语在《卫绍王纪》。卫王朝辞,是日,章宗力疾与之击球,谓卫王曰:“叔王不欲作主人,遽欲去邪?”元妃在傍,谓帝曰:“此非轻言者。”十一月乙卯,章宗大渐,卫王未发,元妃与黄门李新喜议立卫王,使内侍潘守恒召之。守恒颇知书,识大体,谓元妃曰:“此大事,当与大臣议。”乃使守恒召平章政事完颜匡。匡,显宗侍读,最为旧臣,有征伐功,故独召之。匡至,遂与定策立卫王。丙辰,章宗崩,遗诏皇叔卫王即皇帝位。诏曰:“朕之内人,见有娠者两位。如其中有男,当立为储贰。如皆是男子,择可立者立之。”
  卫绍王即位,大安元年二月,诏曰:“章宗皇帝以天下重器畀于眇躬,遗旨谓掖庭内人有娠者两位,如得男则立为储贰。申谕多方,皎如天日。朕虽凉菲,实受付托,思克副于遗意,每曲为之尽心,择静舍以俾居,遣懿亲而守视。钦怀皇后母郑国公主及乳母萧国夫人昼夜不离。昨闻有爽于安养,已用轸忧而弗宁,爰命大臣专为调护。今者平章政事仆散端、左丞孙即康奏言,承御贾氏当以十一月免乳,今则已出三月,来事未可度知。范氏产期,合在正月,而太医副使仪师颜言,自年前十一月诊得范氏胎气有损,调治迄今,脉息虽和,胎形已失。及范氏自愿于神御前削发为尼。重念先皇帝重属大事,岂期闻此,深用怛然。今范氏既已有损,而贾氏犹或可冀,告于先帝,愿降灵禧,默赐保全,早生圣嗣。尚恐众庶未究端由,要不匿于播敷,使咸明于吾意。”
  四月,诏曰:“近者有诉元妃李氏,潜计负恩,自泰和七年正月,章宗暂尝违豫,李氏与新喜窃议,为储嗣未立,欲令宫人诈作有身,计取他儿诈充皇嗣。遂于年前闰月十日,因贾承御病呕吐,腹中若有积块,李氏与其母王盻儿及李新喜谋,令贾氏诈称有身,俟将临月,于李家取儿以入,月日不偶则规别取,以为皇嗣。章宗崩,谋不及行。当先帝弥留之际,命平章政事完颜匡都提点中外事务,明有敕旨,‘我有两宫人有娠’,更令召平章,左右并闻斯语。李氏并新喜乃敢不依敕旨,欲唤喜儿、铁哥,事既不克,窃呼提点近侍局乌古论庆寿与计,因品藻诸王,议复不定。知近侍局副使徒单张僧遣人召平章,已到宣华门外,始发勘同。平章入内,一遵遗旨,以定大事。方先帝疾危,数召李氏,李氏不到。及索衣服,李氏承召亦不即来,犹与其母私议。先皇平昔或有幸御,李氏嫉妒,令女巫李定奴作纸木人、鸳鸯符以事魇魅,致绝圣嗣。所为不轨,莫可殚陈。事既发露,遣大臣按问,俱已款服。命宰臣往审,亦如之。有司议,法当极刑。以其久侍先帝,欲免其死。王公百僚,执奏坚确。今赐李氏自尽。王盻儿、李新喜各正典刑。李氏兄安国军节度使喜儿、弟少府监铁哥如律,仍追除复系监籍,于远地安置。诸连坐并依律令施行。承御贾氏亦赐自尽。”
  盖章宗崩三日而称范氏胎气有损。章宗疾弥留,亦无完颜匡都提点中外事务敕旨。或谓完颜匡欲专定策功,构致如此。自后天下不复称元妃,但呼曰李师儿。
  及胡沙虎弑卫王,立宣宗,请贬降卫王,降为东海郡侯。其诏曰:“大安之初,颁谕天下,谓李氏与其母王盻儿及李新喜同谋,令贾氏虚称有身,各正罪法。朕惟章宗皇帝圣德聪明,岂容有此欺绐。近因集议,武卫军副使兼提点近侍局完颜达、霍王傅大政德皆言贾氏事内有冤。此时,达职在近侍,政德护贾氏,所以知之。朕亲临问左证,其事暧昧无据,当时被罪贬责者可俱令放免还家。”由是李氏家族皆得还。
  卫绍王后徒单氏,大安元年,立为皇后。至宁元年,胡沙虎乱,与卫王俱迁于卫邸。帝遇弑,宣宗即位,卫王降为东海郡侯,徒单氏削皇后号。贞祐二年,迁都汴,诏凡卫绍王及鄗厉王家人皆徙郑州,仍禁锢,不得出入。男女不得婚嫁者十九年。天兴元年,诏释禁锢。是时,河南已不能守,子孙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