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政策

大陆政策
大陆政策
    大陆政策也称大陆经略政策,是日本自明治维新后,“不甘处岛国之境”,立足于用战争手段侵略和吞并中国、朝鲜等周边大陆国家的对外扩张政策,是日本近代军国主义的主要特征和表现。日本大陆政策于19世纪80年代趋于成熟,并在1894-1895年的甲午战争中得以实施。因此中日甲午战争本质上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日本近代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必然产物。

“大陆政策”理念

    所谓的“大陆政策”就是日本妄图吞并朝鲜、经营满洲、征服中国、称霸亚洲和全世界的政策。日本向大陆扩张的构想在近代以前的日本就存在了。1592年、1597年丰臣秀吉就先后入侵朝鲜,结果失败。进入18、19世纪以后,日本所谓的“经世学派”诞生,他们鼓吹“雄飞海外”理论。1823年,佐滕信渊在他的论着《宇内混同秘策》中扬言:要“征服满洲”并“将中国纳入日本的版图”.他还提出了日本向北扩张的具体计划,是日本“大陆政策”的鼻祖。他认为要使“全世界都成为皇国的郡县”,首先征服“当今万国之中土地最为辽阔、物产最为丰富、兵威最为强盛”的中国。具体步骤是:日本先夺取黑龙江再取吉林城,征服“满洲”后直取中国。这种当时看起来是痴人说梦的想法在100多年后居然变成了现实。他富有侵略性的“大陆政策”构想被近代日本的“国家主义者”和“军国主义分子”所继承并付诸实践。在西方列强的冲击面前,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政府继承了日本近代的对外观,即:企图继续构筑“日本式华夷”秩序,坚持对外扩张政策。于是,他们以朝鲜问题为突破口,开始了众所周知以“征韩论”为序幕的“大陆政策”。出于自身利益的追求和对西方弱肉强食功利主义价值观的认同,日本开始确定了与欧洲列强为伍,共同吞食在亚洲的利益。而且,当时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急需海外市场,亚洲被日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势力范围。

“大陆政策” 实施的阶段

    (1)积极的大陆政策阶段    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特别是日俄战争的胜利,是日本大陆国家化的跳板。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日本政府的“大陆政策”以及亚洲战略开始进入具体实施的关键性阶段。第一阶段是以萨洲的“上原派”推行的积极的大陆政策为标志的。所谓的“积极的大陆政策”就是注重殖民地经营,追求与西方殖民者“平分秋色”。在这种政策的指引下,1905年,日本攫取了关东洲与南满洲的铁路;1910年,日本吞并了朝鲜;1914年,日本占领山东半岛;1915年,日本提出了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1918年,日本出兵西伯利亚。    (2)消极、赢利的大陆政策阶段    20世纪20年代,日本的大陆政策在国际上受到了“华盛顿体系”的制约,在国内受到政党政治的限制,处于低潮中,“大陆政策”的实施主要是以经济扩张为主。    (3)全面实施阶段    1926年中国的北伐战争、1928年前苏联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使日本的大陆政策得以复苏。随后,日本大举进攻中国,从占领东北三省的“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日本的大陆政策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大陆政策”的实质

    近代日本在推行“大陆政策”中采取的方法是首先以军事扩张开路,然后具体实施其经济扩张即殖民地经营的政策。其实质是想用武力征服中国的东北和内地省份,攫取在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利益,进而攫取全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为扩张制造理论依据

    大陆政策也称大陆经略政策,是日本自明治维新后,“不甘处岛国之境”,立足于用战争手段侵略和吞并中国、朝鲜等周边大陆国家的对外扩张政策,是日本近代军国主义的主要特征和表现。日本大陆政策于19世纪80年代趋于成熟,并在1894 -1895年的甲午战争中得以实施。因此中日甲午战争本质上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日本近代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必然产物。    大陆政策的思想奠基人、日本改革派政治家吉田松阴早在1855年就认为,日本暂时不能与英法德俄等西方列强抗衡,而应该把朝鲜和中国作为征服对象。“一旦军舰大炮稍微充实,便可开拓虾夷(日本北海道的古称---编辑注),晓喻琉球,使之会同朝觐;责难朝鲜,使之纳币进贡;割南满之地,收台湾、吕宋之岛,占领整个中国,君临印度。”明治时期,一个名叫江藤新平的狂人更狂妄主张日本“宜先与俄国提携,将朝鲜收下,进而将支那分割成南北两部分,……待经营就绪,即驱逐俄国,圣天子迁都北平,从而完成第二次维新之大业”.    如果说这些早期的议论还带有构想的性质,到了19世纪80年代就具体化并准备实施了。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继《与清国斗争方案》后,再度制定了《清国征讨方略》,提出“乘彼尚幼稚”,以武力分割中国,“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之不能活动”.方案要求在1892年前完成对华作战准备,进攻方向是朝鲜、辽东半岛、澎湖列岛和台湾。7年后,日本正是按照这个时间表和线路图发动了甲午战争,并几乎达到全部预期目的。《与清国斗争方案》、《清国征讨方略》都是日本最高层次的官方文件,其内容和观点具有权威性和纲领性,体现了日本的国家意志,显示大陆政策在这个时期已经完全成熟了。

大陆政策的社会根源

    日本奉行大陆政策有其必然性和深刻的社会根源。甲午战争前,日本政治家发表过许多论述,从中可以看出其中的奥妙。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的柳原前光在《朝鲜论稿》中写道:“皇国乃沧海之一大孤岛,此后纵令拥有相应之兵备,而保周围环海之地于万世始终,与各国并立,皇张国威,乃最大难事。”而曾任外务卿的副岛种臣在《大陆经略论》中说得更为直白:“日本四面环海,若以海军进攻,则易攻难守。……永远难免国防之危机,故在大陆获得领土实属必要,……不能不首先染指中国与朝鲜。”山县有朋则将大陆称为日本的“利益线”,提出维护利益线乃维持国家独立自卫的必要之策。按照他的理论,只要日本认为哪里与其利益有关,就可以出兵到哪里进行“保卫”.    柳原前光、副岛种臣、山县有朋等人都是日本近代的重要政治家,他们的主张代表了当时日本统治集团的主流意识。字里行间,可以深切感受到日本对位居岛国的严重不安和对伸张国势的强烈愿望。在日本政治家看来,富国强兵与位居岛国的矛盾,不仅表现在拓展疆土的需求上,也同样表现在经济发展方面。19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工业化迅速发展,而贫乏的资源和狭小的国内市场既不能保证足够的原料供应,也无法容纳急剧增长的生产能力,因而中国大陆的潜力日益受到重视。但日本作为后起的资本主义工业国,在正常贸易中无法与西方列强竞争,如果不通过军事占领形成排他性的经济掠夺,就不可能获得可靠的原料供应和商品输出。在这种情况下,大陆政策应运而生,并引导日本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就不足为怪了。

“中国威胁论”是虚伪外衣

    日本奉行大陆政策,有悖于正常的国际关系准则,理不直、气不壮,需要披上一件虚伪的外衣以掩人耳目,渲染“中国威胁论”就是其主要手段。1882年,山县有朋提出,日本不存在欧洲国家入侵的可能性,中国才是日本的“外患”.他在给天皇的奏折《进邻邦兵备表》中,编造出中国将在数年后“称霸于世界”的神话。于是乎,“中国好战说”、“中日必有一战说”等论调一时间甚嚣尘上,似乎为以中国为假想敌找到了理由和依据。    事实上,日本多数政要心知肚明,“中国威胁论”不过是一种说辞和渲染,是政治家为了对内进行军事动员,对外欺骗舆论而玩弄的手腕。他们并不相信子虚乌有的“中国威胁”.日本的大陆政策也不是建立在中国的强大之上,而恰恰相反是建立在中国的虚弱之上的。时任外务卿井上馨就曾讲得十分明白:“中国之不足惧,人人皆知,无须多论。”热衷于鼓吹“中国威胁论”的山县有朋渲染中国威胁,不过是给日本的大陆政策蒙上一层遮羞布罢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大陆政策才是导致甲午战争的真正根源,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扩张才是甲午战争的性质所在。    日本右翼势力很清楚大陆政策的历史延续性,从大陆政策到“大亚细亚主义”,再到 “大东亚共荣论”,无一不是军国主义为发动侵略战争所制造的理论,而且其阴魂至今不散,故而他们对此讳莫如深。而对于善良的人们来说,回顾甲午战争的历史,认清日本大陆政策的来龙去脉则具有十分现实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