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郃

张郃
         张郃
  张郃(?-231)字儁乂,河间鄚(今河北任丘北)人。三国时期魏国名将。官渡之战时,本为袁绍部将的张郃投降了曹操,张郃是三国时期魏国的着名将领,魏国的“五子良将”(张辽、乐进、于禁、张郃、徐晃)之一。他先後跟随韩馥、袁绍官渡之战中,张郃率部投降了曹操,为曹操平定北方立下了汗马功劳。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时,正是张郃在街亭击败了蜀国大将马谡,挽狂澜于既倒。张郃多次抵御蜀汉诸葛亮的进攻,于公元231年在木门道被诸葛亮设伏射死。谥曰壮侯。

生平简介

张郃的影视形象
张郃的影视形象
  张郃东汉末,应募参加镇压黄巾起义,后属冀州牧韩馥为军司马。初平二年(191),袁绍取冀州,张郃率兵投归,任校尉。后因拒幽州割据势力公孙瓒有功,升宁国中郎将。建安五年(200),官渡之战中,建议袁绍派重兵增援乌巢未被采纳。袁军因而大败。张郃反遭诬陷,愤而投奔曹操,任偏将军。此后,随曹操攻乌桓,破马超,降张鲁,屡建战功。继与都护将军夏侯渊留守汉中。建安二十年(215),率军进攻巴西宕渠(今四川渠县东北),被蜀将张飞击败。后任荡寇将军。建安二十四年(219)正月,从夏侯渊迎战刘备军于定军山(今陕西勉县南),当夏侯渊战死,全军面临覆没之际,张郃代帅,率部安全撤退。后屯陈仓(今宝鸡东)。曹丕称帝后,升左将军,封鄚侯,奉命从曹真击平安定(郡治今甘肃泾川北)胡羌,后与夏侯尚围攻江陵(今属湖北荆沙)。魏太和二年(228)春,随曹真西拒诸葛亮,张郃领兵5万,与蜀军前锋马谡战于街亭(今甘肃天水东南,一说今张家川北),先将蜀军围困,绝其汲道,使其饥渴混乱,尔后督军攻击,大败蜀军,迫其退回汉中。因功升征西车骑将军。太和五年(231)六月,领兵追击蜀军,至木门(今天水南)遇诸葛亮伏兵,中箭亡。张郃戎马一生40余载,被称为曹魏五大良将之一。以用兵巧变着称,又善列营阵,长于利用地形。

史料记载

·《三国志·张郃传》

游戏中张郃的形象
游戏中张郃的形象
  张郃字儁乂,河间鄚人也。汉末应募讨黄巾,为军司马,属韩馥。馥败,以兵归袁绍。绍以郃为校尉,使拒公孙瓒。瓒破,郃功多,辽宁国中郎将。太祖与袁相距于官渡,绍遣将淳于琼等督运屯鸟巢,太祖自将急击之。合说绍曰:“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图曰:“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合曰:“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绍但遣轻骑救琼,而以重兵攻太祖营,不能下。太祖果破琼等,绍军溃。图惭,又更谮合曰:“合快军败,出言不逊。”郃惧,乃归太祖。
  太祖得郃甚喜,谓曰:“昔子胥不早寐,自使身危,岂若微子去殷、韩信归汉邪?”拜郃偏将军,封都亭侯。授以众,从攻邺,拔之。又从击袁谭于渤海,别将军围雍奴,大破之。从讨柳城,与张辽俱为军锋,以功迁平狄将军。别征东莱,讨管承,又与张辽讨陈兰、梅成等,破之。从破马超、韩遂于渭南。围安定,降杨秋。与夏侯渊讨鄜贼梁兴及武都氐。又破马超,平宁建。太祖征张鲁,先遣合督诸军讨兴和氐王窦茂。太祖从散关入汉中,又先遣郃督步卒五千于前通路。至阳平,鲁降,太祖还,留郃与夏侯渊等守汉中,拒刘备。郃别督诸军降巴东、巴西二郡,徙其民于汉中。近军容渠,为备将张飞所拒,引还南郑。拜汤寇将军。刘备屯阳平,郃屯广石。备以精卒万余,分为十部,夜急攻合。郃率亲兵搏战,备不能克。其后备于走马谷烧都围,渊救火,从他道与备相遇,交战,短兵接刃。渊遂没,合还阳平。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推合为军主。郃出,勒兵安陈,诸将皆受合节度,众心乃定。太祖在长安,遣使假合节。太祖遂自至汉中,刘备保高山不敢战。太祖乃引出汉中诸军,合还屯陈仓。文帝即王位,以郃为左将军,进爵都乡侯。及践阼,进封鄚侯。诏郃部与曹真讨安定卢水胡及东羌,召郃与真井朝许宫,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合别督诸军渡江,取洲上屯坞。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别将刘阿等。追至祁口,交战,破之。诸葛亮出祁山。加合位特进,遣督诸军,拒亮将马谡于街亭。谡依阻南山,不下据城。合绝其汲道,击,大破之。南安、天水、安定郡反应亮,合皆破平之。诏曰:“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司马宣王治水军于荆州,欲顺沔入江伐吴,诏合督关中诸军往受节度。至荆州,会冬水浅,大船不得行,乃还屯方城。诸葛亮复出,急攻陈仓,帝驿马合到京都。帝自幸河南城,置酒送合,遣南北军士三万及分遣武卫、虎贲使卫合,因问合曰:“迟将军到,亮得无已得陈仓乎!”郃知亮县军无谷,不能久攻,对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郃晨夜进至南郑,亮退。诏郃部还京都,拜征西车骑将军。
  郃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合虽武将而爱乐儒士,尝荐同乡卑湛经明修行,诏曰:“昔祭遵为将,奏置五经大夫,居军中,与诸生雅歌投壶。今军外勒戎旅,内存国朝。朕嘉将军之意,今耀湛为博士。”
  诸葛亮复出祁山,诏郃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保祁山,郃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薨,谥曰壮侯。子雄嗣。郃前后征伐有功,明帝分郃户,封郃四子列侯。赐小子爵关内侯。

简明历史传记

 
以张郃为形象的邮票
以张郃为形象的邮票
 191年,袁绍取冀州,韩馥战败,张郃率兵归附袁绍,任校尉,对抗公孙瓒。后来,公孙瓒被击败,张郃功劳很大,升为宁国中郎将。
  200年,曹袁两军对峙于官渡,袁绍派淳于琼率万余人护送军粮,屯于乌巢。曹操留将守营,亲自率兵偷袭乌巢。张合认为曹操兵精,淳于琼必败,应迅速去救援,而袁绍的谋士郭图却建议进攻曹操的大本营。袁绍采纳了郭图的建议,张郃劝阻,袁绍不听,只派轻骑去救乌巢,而派重兵去进攻曹操的大本营,结果不能够攻下。很快,乌巢兵败,消息传来,袁军军心动摇。郭图闻讯后大为羞愧,为推卸责任,诬谗张合不卖力作战,失败后还出言不逊。张郃心中害怕,与将军高览愤而投奔曹操。曹操闻张合来降,十分高兴,将此事比作微子去殷、韩信归汉,于是拜张合为偏将军,封都亭侯,授予他部队,随军作战。由此看出,张合是个极有谋略并深知军机的将才,不负“巧变”之名。
  204年,张郃随曹操攻克邺城,大败袁尚。次年,又随曹操在南皮消灭袁谭势力。
  207年,曹操远征乌桓,张郃与张辽共为先锋。战后,张郃因功升为平狄将军。后来,张郃又参加了征讨管承,征讨陈兰、梅成等人的作战。
  211年,马超、韩遂叛乱,张郃随曹操出征,在渭南大破关中军。继而,张郃率军围攻安定,击降杨秋。
  214年,马超在张鲁支持下,卷土重来。张郃跟随夏侯渊击败马超,并平定了宋建的叛乱。
  215年,曹操亲率大军进攻汉中,从散关入,派张率五千步兵在前开道,一直到阳平。张鲁投降,曹操回军,留张郃与夏侯渊、徐晃等守汉中,以拒刘备。同年,张郃率兵南下进攻巴西郡,欲迁徙当地百姓到汉中。刘备派征虏将军张飞为巴西郡太守,抗击张郃。张郃军进至岩渠,被张飞击败。这次张郃和张飞相持五十余日,后来张飞利用有利地形,切断张郃的前后联系,使他孤立无援,终于将其打败。张郃损失较大,仅带几十人逃亡。但《三国演义》中说张飞用醉酒法诱使张郃出战的情节确是虚构的。
  218年,刘备进攻汉中,屯于阳平,夏侯渊、张合、徐晃等率军迎击,张郃负责防守广石。刘备亲自率精兵万余人,分为十部,夜间猛攻张郃。张郃亲自率兵与蜀军进行搏斗,刘备不能攻克。次年,魏军主帅夏侯渊在定军山战死,曹军大败,张郃同败军一起退守阳平关东。司马郭淮和督军杜袭收敛散卒,推举张郃继夏侯渊为魏军主帅。张郃出任,指挥士兵,布置营寨,军心安定。刘备欲渡汉水来攻,见魏军在汉水以北列阵相迎,刘备于是放弃渡河,隔水相持。不久,曹操遣使令张合假节。后来,曹操亲自进攻汉中,不能取胜,于是撤出汉中的部队,令张郃屯兵于陈仓。
  220年,曹丕即位,任命张郃为左将军,进封都乡侯。不久,曹丕称帝,又进封张郃为鄚侯,随即命令张郃跟随曹真征讨安定的胡羌,之后与曹真一同进朝朝见。
  223年,张郃同夏侯尚一起进攻江陵。张郃别督诸军渡江,攻取洲上屯坞,击败孙盛屯坞里的主力部队万余人,又是大功一件。
  227年,魏明帝曹叡即位,张郃奉命屯兵荆州,与司马懿进攻孙权部将刘阿等人,追至祁口交战,击败吴军。
  228年,蜀相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响应。魏明帝曹叡加张合位特进,使督诸军,与蜀将马谡战于街亭。马谡依守南山,下不据城,被张郃截断水源,杀得大败。继而,张郃又平定了三郡的反叛。魏明帝曹叡下诏嘉奖张郃,增加食邑1000户,前后一共4300户。司马懿在荆州训练水军,欲从沔江顺流进入长江伐吴,魏明帝曹叡命令张郃率关中诸军去荆州接受调度。张郃到达荆州后,正值冬天水浅,大船无法通行,于是又回军屯驻方城。同年年底,诸葛亮第二次北伐,出散关围陈仓。魏明帝曹叡急招张郃进京,把三万士兵交给他指挥,并派遣武卫、虎贲等侍卫保护张郃。魏明帝还亲至河南城置相酒送,问张郃能不能来得及救援陈仓,张郃判断诸葛亮军没有粮草,一定不能持久,便回答等援军赶到时,诸葛亮已经退走。张郃率军连夜赶到南郑,诸葛亮果然退军,于是奉诏还于京都,被拜为征西车骑将军。
  231年,诸葛亮第四次北伐,张郃随司马懿前往相拒。后诸葛亮粮尽退兵,张郃追至木门,与诸葛亮军交战,被飞矢射中右膝,死亡,被谥为壮侯,儿子张雄继嗣。由于张郃前后征战有功,魏明帝分张郃的食邑,封张郃的四个儿子为列侯,封他的幼子为关内侯。
  张郃通晓应变之术,擅长布置营寨,预料战势、地形,一向准确,即使诸葛亮都对他有所顾忌。张郃虽为武将,却喜欢儒士,曾推荐同乡的卑湛,被皇帝下诏嘉奖,将张合比作爱好儒学的东汉大将祭遵,并将卑湛提升为博士。

降曹始末

 
  张郃为曹操“张乐于张徐”五员大将之一,五子各有所长,而郃尤以巧变着称。张郃起自袁绍属下历任校尉、宁国中郎将,于官渡之战降于曹操。
  官渡火烧乌巢的瞬间,《三国志·张合传》对袁绍方的谋划有详细记载:“绍遣将淳于琼等督运屯乌巢,太祖自将急击之。郃说绍曰:‘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图曰:‘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郃曰:‘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官渡之战的过程不用多说,由以上记载便可知张合深知兵机,乌巢之事的带来的变化已在其所料之中。然而,这次争论,却为张合降曹埋下伏笔。
  《张郃传》:“太祖果破琼等,绍军溃,郃惧,乃归太祖。”以袁绍军破而后张郃降,然则传后的裴松之注《武帝纪》与《袁绍传》对此说存疑。《武帝纪》:“(袁绍)乃使张郃、高览攻曹洪。合等闻琼破,遂来降。绍众大溃。”《袁绍传》:“太祖还,未至营,绍将高览、张郃等率其众降。绍众大溃。”这两说都是张郃降而后袁绍军溃。
  关于张郃降曹的原因,本传记为郭图进谗言:“郃快军败,出言不逊。郃惧,乃归太祖。” 《三国志》所记,应有此事,不过《合传》袁绍军先破而后张郃降这一说法就有很大疑点。《郃传》、《武帝纪》与《袁绍传》同出于《三国志》,在此事上就写作立场而言,后二者较为可信,而《郃传》将此顺序小有改变,所要掩示的,也正是《武帝纪》与《袁绍传》没有掩饰的——张郃降而后袁军溃,更进一步可以理解为张郃的投降是袁军崩溃的重要原因。乌巢被烧,袁绍败局虽成,然而也应该是余粮尽军心散之后的事,事实上却是在乌巢被烧瞬间,这样庞大的军队顿时土崩瓦解。不难发现,张郃在此时起了几乎是关键的作用。曹操火烧乌巢之时,“绍但遣轻骑救琼,而以重兵攻太祖营,不能下”《郃传》。这里所领“重兵”的无疑是张郃、高览,二人的突然投降,使得袁绍的这支“重兵”或降或逃,一下子烟消云散,受乌巢之火与重兵覆没的双重打击,袁军才马上军心散乱以至崩溃。否则若是袁绍粮尽前全军死战,曹操方即使胜利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伤亡。所以由此可见张合在这里作用的明显。  
      另外要说的是张郃对投降时机的拿捏也是相当到位,不负“巧变”之名。《袁绍传》:“太祖还,未至营,绍将高览、张郃等率其众降。”张郃的投降,是在曹操烧乌巢后回营这一瞬间,此时曹军根本就未对袁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乌巢之火的影响也没有明显化,而以军力来看,张郃、高览所领的“重兵”未必处于劣势,这样情况下的投降,应该称得上是非常之举,而这也正是张郃拿捏准军机变化的表现。事实证明,这成为左右后来战局的关键,对曹操而言而是得到了相当大的一笔筹码。所以对于张郃来归,曹操惊喜之余,有“微子去殷、韩信归汉”之喻,以之为“偏将军、都亭侯”,可以说是相当厚待。

参加的著名战役

·恶战刘备

  “刘备屯阳平,合屯广石。备以精卒万余 ,分为十部,夜急攻合 。郃率亲兵搏战,备不能克。”陈寿后评称张郃用兵以巧变称,而此战则显示出他的严整坚重。刘备起自河北,又曾北从袁绍,对张郃向来应有所知,阳平广石之役可能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魏略》“渊虽为都督,刘备惮合而易渊。及杀渊,备曰:”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意以未得张合而不满。夏侯渊“虎步关右,所向无前”,又素号知兵,却为刘备所轻,张合在关右汉中诸战皆为渊部下,反倒为刘备所重惮,从刘玄德顾诸葛亮于乡野、识马谡于病中的阅人之道来看,也略见张合的不简单。
  夏侯渊败死,“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推合为军主 。郃出,勒兵安阵,诸将皆受合节度,众心乃定。”遂不致为刘备所乘,亦可见张郃在军中的威望。后来,曹操亲自进攻汉中,不能取胜,于是撤出汉中的部队,令张郃屯兵于陈仓。

·江陵之战

  魏文帝继位,以张郃为左将军,“诏郃与真讨安定卢水胡及东羌,召郃与并朝许宫,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郃传》魏初,诸曹夏侯从战统军是定俗,而真正在前线奋战的,却是张郃这样的外姓将领。
  江陵之战,《郃传》只记为:“郃别督诸军渡江、取洲上屯坞。”《吴主传》:“(黄武元年)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郃、徐晃围南郡。权遣吕范等督五军,以舟军拒休等,诸葛瑾、潘璋、杨粲救南郡。二年春正月,曹真分军据江陵中州。”由以上二传可见,带兵分据中州的便是张郃。
  《朱然传》 :“魏遣曹真、夏侯尚、张合等攻江陵,魏文帝自住宛,为其势援,连屯围城。权遣将军孙盛督万人备州上,立围坞,为然外救。合渡兵攻盛,盛不能拒,即时欲退,合据州上围守,然中外断绝。权遣潘璋、杨粲等解而围不解。”这一段更是详写其过程。

·街亭之战

  魏明帝继位前后,曹操以来的元老宿将,所余着惟曹真、张合、徐晃等人,司马懿起自曹丕左右,于文帝时代在魏国迅速崛起。魏国的军事重心大致可归于江汉与关中两区,张合前在关中随夏侯渊平定诸羌胡及枹罕宋建,渊死代之统领汉中诸军,文帝时“合与真讨安定卢水胡及东羌”;后又在江陵之战督诸军奋战,“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别将刘阿等,追至祁口,交战,破之。”江汉与关中诸军都曾受张合统领。
  街亭之战,成为三国的经典战例之一,而马谡由此战成为后人的笑柄。《三国志·马谡》:“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与魏将张郃战于街亭,为合所破,士卒离散。”后人多以此战笑马谡不知兵,然而却很少看到,马谡面对的,是知兵善变的张郃。
  史称马谡“才器过人,好论军计”,这样的智商,断不是随便犯低级错误的人,街亭之事,《诸葛亮传》:“谡魏亮节度,举动失宜,大为合所破”,诸葛亮自贬三等疏对于街亭之败的陈述为“不能训明章法,临事而惧,至有街亭违命之阙”何以为“举动失宜”《张郃传》“谡依阻南山,不下据城。合绝其汲道,击,大破之。”在《王平传》有:“谡舍水上山,举错烦扰,平连规谏谡,谡不能用,大败于街亭。”马谡的“舍水上山,举错烦扰”正违了军法,所以诸葛亮便有“不能训明章法之言”。在优势情况下,统领大军对敌却不敢踞城硬战,试图上山踞险,举错烦扰,无不表明,一向“好论军计”的马谡“临事而惧”了,一惧之下,便失去理智,罔顾军法,这正应了刘备“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之言,马谡之失,不在于才智,而在于器量,令他所恐惧失常的,是张合的威名。而此战中的张合,的确是与他一直的威名相符,轻松的利用马谡的破绽将其全军击败。在不利情势下冷静应变,最终抓住对方破绽将之击破,使得己方的不利得以全面扭转,这看似平凡实际上却又是难为之事吧。此役之后,诸葛亮费尽心思所造成的大好形势顿时全部丧失,不得不退回汉中。诸葛亮出祁山最成功的一次,却以张合的完胜而收场。而张合随后又拔军讨平了叛魏应蜀的南安、安定、天水三郡。
  街亭一战,实际上是张合以孤军击败蜀军的主力,这样的结果令魏明帝也为之感动,《合传》:”诏曰:‘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壮语之下,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吧。

·陈仓之战

  街亭之战后,诸葛亮利用关中空虚之机复出攻陈仓,”帝驿马召合到京都。帝自幸河南城,置酒送合,南北军士三万及分遣武卫、虎贲使卫合。“作为外姓将领,能得到这样的待遇,这在曹魏建国以来绝对是未有之事。由此可以看到魏明帝对张郃的信重。而之后的事实,也验证了张郃熟知兵机:”因问合‘迟将军到,亮得无已得陈仓乎!’郃知县军无谷,不能久攻,对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这就是传说中的料敌千里之外吧。尽管张合已料到了陈仓之战的结果,为使明帝安心,他还是晨夜进军,”郃晨夜进至南郑,亮退。“陈仓围解,张郃被招还京都,”拜征西车骑将军“仅次于大司马曹真与大将军司马懿。这个名号应该是夹杂了种种含义的,”车骑“是由左将军的提升,这本是一直以来行伍出身的外姓将领在曹魏政权下从不曾达到的高度,而”征西“既是一个军号,又隐含了对张郃长期以来在西线诸战特别是街亭之战中立下功绩的感念。这几种复杂的感情夹杂在一起,便产生了”征西车骑“这样一个前所未有又威武无比的军号。在曾经共同奋战的同辈人逝去后这么多年,张郃才达到他的最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