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学党农民起义

东学党农民起义
东学党农民起义
  又叫甲午农民战争、朝鲜甲午农民战争,指的是1894年(按干支纪年为甲午年)由东学道领袖全奉准领导的反对朝鲜王朝统治,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侵略的农民起义运动。又由于这次起义是打着东学道的旗号,并以东学道徒为核心,又可称之为东学道起义,但在实际上这次起义已经没有太多东学道的思想影响,宗教含义早已淡化,因而历史上更多的就又称之为东学党起义。

背景

  19世纪下半叶,朝鲜封建社会危机日深。南方下三道(全罗、庆尚、忠清)是税米和外销农产品的主要产地,赋重刑苛,《江华条约》订立后,又成为外国资本主义的商品市场,农民濒于破产。因此,农民起义接连不断。当时南方农村盛行东学教,属民间秘密结社,庆州人崔济愚于1860年始创,取名“东学”,带有与天主教所代表的“西学”相对抗之意,有一定的反侵略倾向。东学教兴起后即被视为异端邪教而遭到镇压,1864年崔济愚被处死,1892年,广大教徒掀起为教祖申冤的请愿斗争,1893年夏发展为“斥倭斥洋”的政治运动,各地纷纷举事。于是,东学教就和农民斗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起义经过

  1893年全罗道古阜郡一带歉收,郡守赵秉甲仍强征万石洑塘堰的水税。引起农民义愤。1894年2月15日(农历甲午年正月初十),古阜地区东学教接主全琫准,率上千名东学教徒和农民攻占古阜邑。5月4日攻占古阜郡白山,以此为根据地发动农民战争,起义者在白山发布檄文,阐明“内斩贪虐之官吏,外逐横暴之强敌”的宗旨。提出要“逐灭倭夷,澄清圣道;驱兵入京,尽灭权贵”。附近农民纷纷响应,数日之内,即聚众8000余人,推全琫准为总大将,建立农民武装,攻克许多郡县。6月1日攻克全罗道首府全州,打败前来镇压的官军,起义进入高潮,成为全国性的农民战争。李朝封建政府在镇压起义失败后,施展缓兵之计,以中、日两国出兵相威胁,利用农民军的爱国感情提出休战。农民军未能识破敌人的阴谋,内部和战对立,最后妥协,于6月 10日与政府签订《全州和约》,退兵出城。休战后,全琫准领导农民在全罗道53个郡县建立农民自治机关“执纲所”,掌握地方实权。同年 6月,中国清朝政府和日本先后出兵朝鲜,日本以保护使馆和侨民为名,挑起中日甲午战争。9月下旬,日本取胜后,开始把矛头转向农民军,各地农民奋起抗击。 11月,全琫准率部北上,在公州与日军交战,但因武器陋劣和缺乏军事训练而遭失败。此后,部分农民转入游击斗争。12月,全琫准被捕,农民起义最后失败。

意义

  这次农民战争是朝鲜历史上最大的农民起义,坚持一年之久,早期主要反对本国封建势力,后期斗争锋芒指向日本侵略者。由于社会经济条件不成熟和缺乏彻底革命纲领,最终被国内外反动势力所绞杀。起义者在朝鲜历史上第一次提出平分土地的主张,并创立农民管理国家的机关-执纲所,既是朝鲜旧式农民战争发展的最高峰,也是朝鲜近代民族解放运动的序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逐灭夷倭,济世安民——朝鲜东学党起义

东学党农民起义
东学党农民起义
  今倭洋之贼,入于心腹,大乱极矣。试观今日之国都,尽是夷贼之巢穴。窃为壬辰之仇、丙子之耻,宁忍说乎!今我东方三千里兆域,尽为禽兽之据;五百年宗社,将见黍离之叹。仁义礼智,孝悌忠信,而今安在?况乃倭贼反有懊恨之心,包藏祸胎,方肆厥毒,危在旦夕……愿效微忠于国家,而区区下情无路上达……生等数百万,同力誓死,欲扫破倭洋,而效大报之义。复愿阁下同心协力,募选有忠义之士吏,同遂辅国之心愿……                                                           ——朝鲜东学道《逐斥夷寇致监司榜文》  朝鲜东学道,是一次试图集三大东方文化派系之大成,以超越西方殖民主义重商主义文化弊端的重要尝试。其创始人崔济愚(1824~1864年),出身于朝鲜南部尚庆道一个乡村塾师家庭。他在游学过程中切身感受到封建官吏对农民和平民的严重欺压,并目睹西方扩张势力依靠武力进行的经济侵略和宗教名义下的思想文化侵略所导致的深重灾难。他感到,东方人文思想虽然存在自身缺陷,但在社会长治久安方面并不在 “西学”之下。  潜心比较研究西方宗教和三大东方文化——儒教、佛教道教——之后,崔济愚强调:“儒教拘于名节,未达玄妙;佛教入于寂灭,而绝伦常;道教悠悠自然,缺乏治平。”于是,他融合儒释道三教,以“诚、敬、信”教人,号称“东学”,抗争天主教所传扬的“西学”。(崔济愚的人文认识境界相当高,其在世界人文思想史上的地位,未必在曾国藩的湘学之下。)  东学道反映出当时朝鲜社会——尤其是中下层社会的心声。在道主崔济愚、各道大接主、各县接主和信仰者的热心宣传组织下,东学道以尚庆道、全罗道为中心,迅速普及朝鲜全国,在经济萧条的农村,信徒尤其众多。  1862年,朝鲜当局以危害社会秩序的名义逮捕崔济愚,信徒聚众请愿,当局将其释放。1863年,当局再次逮捕崔济愚,并于次年将他杀害,一些东学道信徒也被发配流放到孤岛等远恶之地。  但是,东学道的思想并没有因为创始人的被害而被消灭。  原有的封建剥削,加上由中央政府逐层转嫁下来的强烈的外来经济侵略,使得朝鲜社会民不聊生,农民的处境尤其艰辛。民众对来自本国和国外的经济掠夺日益痛恨,斗争矛头逐渐集中到闵氏集团和日本。  1883年,造纸作坊的学徒崔时亨,把崔济愚的遗文收集整理成《东经大全》进行宣传,并成为第二代东学道道主。1892年,数千名道众在崔时亨的领导下,请全罗道观察使李宪植为崔济愚申冤平反,并控诉官吏土豪对道众的”讨索侵渔“。观察使不是为道众主持公道,而是要求道众”自新“。后来,又有数千道众聚集全州府,控诉地方官吏、土豪劣绅、军士对东学道众的压迫。李宪植惧怕风潮扩大下令禁止官吏和军士对道众的迫害。  1893年,东学党已经开始参与或组织一些农民起义活动。三四月间,道众会聚汉城,三次大集会。崔时亨发表演说,历数西方殖民者给朝鲜人带来的危害,批评时政,控诉迫害。与此同时,在全罗道出现东学道逐斥夷寇致监司榜文:  ”……今倭洋之贼,入于心腹,大乱极矣。试观今日之国都,尽是夷贼之巢穴。窃为壬辰之仇(指1592 年丰臣秀吉侵朝)、丙子之耻(指1876年日本侵略江华岛),宁忍说乎!今我东方三千里兆域,尽为禽兽之据;五百年宗社,将见黍离之叹。仁义礼智,孝悌忠信,而今安在?况乃倭贼反有懊恨之心,包藏祸胎,方肆厥毒,危在旦夕……愿效微忠于国家,而区区下情无路上达……生等数百万,同力誓死,欲扫破倭洋,而效大报之义。复愿阁下同心协力,募选有忠义之士吏,同遂辅国之心愿……  朝鲜各级政府大多对东学道采取宽容态度,列强非常希望甚至怂恿和威胁清廷,要其以宗主国的名义出兵镇压。(余:与日后的义和团、八国联军战争相似。)  一般认为是甲午战争导火线的东学党领导的农民起义,则起始于1894年(我国农历甲午年)春。 1893年,朝鲜粮食主产区农业歉收、粮价高涨,南部农村和城镇出现饥荒。与此同时,全罗道古埠郡郡守赵秉甲却横征暴敛,要求农民每一斗种子下秧,得交纳三斗粮食的水税——而新修的水利工程是全郡几万民众出工出钱完成的。  忍无可忍的农民,在东学党全臻准的领导下爆发了起义。他们夺取武器,占领了古埠郡城,拘捕了赵秉甲等贪官污吏,开仓放粮,释放囚犯。起义领袖们提出四个行动口号:  1.不杀人,不伤物;  2.忠孝双全,济世安民;  3.逐灭夷倭,澄清圣道;  4.驱兵入京,尽灭权贵,大振纲纪,立名定分,以从圣训。  周边各郡的民众纷纷响应,农民拿着木棒、铁锹、镰刀进攻城镇,用从政府军那里缴获的武器组成军队。起义军以全臻准为总督、金德明为军师、孙中和与金开男为大将,以白山为大本营,向北方的王京挺进。  作为重点驱逐对象的日本人,却令人费解地在《东京日日新闻》和东京《国民新闻》分别刊登了显然具有同情义军——或者说挑拨朝鲜内战——的报道:  “东学党军纪之严正,实在令人钦佩而外无话可说。如果有一个士兵夺了良民的财产或奸淫了妇女,立即捕来,当众述说他的罪恶,处以死刑,警戒全军。所以队伍经常齐整,服从命令,犹如臂之使指……地方人民一则畏如蛇蝎(指官军),一则爱如父兄,其间相去实如天渊。”  “政府发布了关于保证讨伐队粮米与人民应向官军交纳粮米的严厉命令,但任何人也不加理睬。至于东学党的军队,它却有足够的粮米,用不着征集,因为农民完全自愿地给他们以各种帮助。”  起义军势如破竹地向前推进,很快在全罗、忠清、庆尚三个道建立了新的行政机关执纲所。  6月1日,起义军攻克朝鲜南部的战略重地、全罗道首府全州,并在城门张贴檄文,使京城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