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蕉

芭蕉树
  芭蕉树
  芭蕉属芭蕉科树干状假茎草本植物,多产于亚热带地区,南方大部以及陕西甘肃河南部分地区都有栽培。植株茎、叶肥大,长椭圆形,花白色,果实跟香蕉很相似。质地柔嫩,根系发达;性喜阴凉潮湿,适于房前屋后、田边地角、沟堤塘埂、溪岸河滩等土质肥沃的地方栽植;具有易栽易活、繁殖力强、病虫害少、产量高、一年栽植多年受益的特点。
  科学分类  域:真核域 Eukarya  界:植物界 Plantae  门:被子植物门 Magnoliophyta  纲:单子叶植物纲 Liliopsida  目:姜目 Zingiberales  科:芭蕉科 Musaceae  属:芭蕉属 Musa  种:芭蕉 M. basjoo  

简介

生长茂盛
    生长茂盛
  芭蕉又称为大蕉、仙扇。热带、亚热带水果。中国史书有记载:“蕉者,草类也。叶青色最长,首尾稍尖,菊不落花,蕉不落叶。一叶生,一叶蕉,故谓之芭蕉”。这大概就是芭蕉本名的来源。据悉,芭蕉原产于热带亚洲,后传入中国的广东、广西、福建、海南、云南、台湾等地栽种。
  自古以来,人们就对芭蕉非常喜爱。芭蕉是原产于亚热带的一种草本植物,叶子很大,因为叶子大,故雨点掉下来,打在芭蕉叶上声音较大,人们就用“雨打芭蕉”来形容愁苦,凄凉的心情。通常用在表孤寂、愁苦、凄清等的语境中。在民间流传不少有关芭蕉的趣闻和神话。唐代有个叫怀素的人,酷爱书法,但家境贫寒买不起纸,于是他种了不少的芭蕉树,以蕉叶代纸,苦练书法,终成一代书圣。另外,传说还有一个叫冯汉章的书生,夏天傍晚在书斋窗前看见一个穿绿衣的美丽女子。冯上前去拉那女子的衣裳,那女子匆忙逃走,只扯下衣角一块。冯将这块衣角放在卧席下面。次日再看,却是一片芭蕉叶。原来冯汉章的庭院中植有芭蕉一株,那绿衣女子就是芭蕉变的。现代年轻人也爱用芭蕉树表示爱情。在西双版纳民歌中就有“哥是芭蕉叶,妹是芭蕉心”的歌词。

生物特性

·科属及形态

芭蕉花
 芭蕉花
  芭蕉科,芭蕉属。常绿大型多年生草木。茎高达3~4米,不分枝,丛生。叶大,长可达3米,宽约40厘米,呈长椭圆形,有粗大的主脉,两侧具有平行脉,叶表面浅绿色,叶背粉白色。入夏,叶丛中抽出淡黄色的大型花。“扶疏似树,质则非木,高舒垂荫”,是前人对芭蕉的形、质、姿的形象描绘。

·生长习性

  芭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大而宽,性喜温暖耐寒力弱,茎分生能力强,耐半荫,适应性较强,生长较快。
  山高林密,土地肥沃,十分适合芭蕉种植。这样芭蕉叶的地方产出的芭蕉,个大皮薄,肉嫩细滑,清甜爽口,具有开胃助消食的功效。芭蕉最宜疏松、肥沃、透气性良好的土壤生长;适当的遮光有利于植株生长,更利于提高品质。  芭蕉在土层深厚、疏松肥沃和排水良好的土壤中生长较好。不耐寒,冬季须保持4℃以上的温度,但也能耐短时间的0℃低温。耐半阴,过于荫蔽则植株生长不良,难以开花。由于其叶片为平行脉,结构疏松,极易被大风吹裂,故应选择避风的地方种植。喜湿润,栽培中应经常浇水和向植株喷水以保持较高的土壤和空气湿度,但忌土壤持续积水,否则很容易烂根。栽种时除施足基肥外,每月还应追施腐熟的有机肥1次至2次。

繁殖栽培

·繁殖

  用分株繁殖。当秋末蕉叶凋萎,剪去枯叶,壅士护根。残留茎杆用稻草从茎杆基部向上包扎。到次年4月上旬再将稻草解除,当根上长出许多幼株时,可行分株繁殖。移栽时于坑中施入有机肥为底肥。

·栽培

  生长期间应随时剪去黄叶,以烧徒耗养分,并影响美观。同一地点,栽植过久,易产生爱满不复现象,应更换栽植地点。平时不用特别仔细管理。
  1.选地整地。选用阴凉潮湿肥沃的地方,以沟、坎、堤、坝、塘边,尤 其以洼地为宜。如果选用坡地,要选土层厚、水肥来源好的地方。整地时要 把土刨松,把土块打碎,以便栽植后“走马鞭”(即地下茎)蔓延,及时串土 生长。
  2.分蔸移栽。芭蕉分蔸移栽一般在深秋至次年早春进行,因为这时芭蕉 正处在休眠期,分蔸移栽对植株损害轻,也容易栽活。分蔸时要在已生长5 年以上的芭蕉林中,选取当年才从走马鞭上发出的新蔸茎。走马鞭要选植株 四周的,因为这样的走马鞭须根发达,串土力强。同时,要避免挖断走马鞭, 并要求每蔸上有2~3个一年生的茎。移栽时每窝栽植的蔸茎数要因地块制 宜,一般在坎、堤边每窝栽2~3个;在洼地每窝栽1个即可,因为洼地阴凉 潮湿,水土条件好,植株易长大。栽植时要把蔸茎直立放在事先已挖好的栽 植窝内,放好后,用较细碎的猪、牛、羊粪拌少量肥土填盖即可。
  3.栽后管理。蔸茎栽好后要随即用稻草、茅草或地膜覆盖好,以防止冻 害。等大地回暖后再揭开覆盖物。栽后3~4年内要每年施肥盖土1次,以促 进繁育生长。施肥盖土要在春季大地回暖、心叶开始生长时进行。把粪或土杂肥整细,均匀撒在蔸茎上面,再取肥土覆盖。瘠薄地块要多施些 粪肥,肥沃的地块可少施些粪肥。此外,嫩茎开始生长时还应防止牲畜践踏 啃食。

用途

  芭蕉最适宜植于小型庭院的一角或窗前墙边,假山之畔。不宜成行栽植,宜散点或几株丛植,绿荫如盖,炎夏中令人顿生清凉之感。

芭蕉与香蕉

芭蕉果实
 芭蕉果实
  香蕉与芭蕉的区别,
  香蕉和芭蕉同属于芭蕉科芭蕉属,是一个家族中两个品种,其色、香、味、形均很相近,同时也可从外形、色泽和滋味区别。
  (1)外形:香蕉外形弯曲呈月牙状,果柄短,果皮上有5~6个梭;芭蕉的两端较细,中间较粗,一面略平,另一面略弯,呈圆缺状,其果柄较长,果皮上有三个棱。
  (2)色泽:从颜色上看,香蕉未成熟时为青绿色,成熟后转为黄色,并带有褐色斑点,俗称梅花点,果肉呈黄白色,横断面近似圆形;芭蕉果皮呈灰黄色,成熟后无梅花点,果肉呈乳白色,横断面为扁圆形。
  (3)从味道上辨,香蕉香味浓郁,味道甜美。芭蕉的味道虽甜,但回味带酸。

药用

  芭蕉和香蕉同属芭蕉科植物,热带、亚热带水果,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都极高。芭蕉能吃,芭蕉与香蕉的营养差不多,但从中医角度讲,都有润肠通便功效,但香蕉性凉,芭蕉中性,固胃寒者不宜多吃,一般老人宜吃芭蕉。芭蕉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气味 甘、大寒、无毒。茎可入药,利尿、治疗脑血栓;根可治疗感冒、胃痛。
   芭蕉是大寒之物,吃了不会上火。 它有清热解毒之功效。所以说它的消炎作用不大。消炎是西医的说法一定要把中草药说消炎作用之类的其实是不妥当的。主治  1、一切肿毒。用芭蕉根捣烂涂患处。
  2、流动性红色风疹。治方同上。
  3、风火牙痛及虫牙痛。用芭蕉根取汁一碗,煎热含漱。
  4、消渴,骨节烦热。用芭蕉根捣汁,随时饮一、二合。
  5、血淋涩痛。用芭蕉根、旱莲草等分,水煎服。一天服两次。
  6、肿毒初发。用芭蕉叶烧存性,研末,和生姜汁涂搽。
  7、心痹痛。用芭蕉花烧存性,研末。每服二钱,盐汤送下。

·芭蕉根药用

  芭蕉根(《日华子本草》)
  【异名】芭蕉头(《分类草药性》)。
  【来源】为芭蕉科植物芭蕉的根茎。
芭蕉树
   芭蕉树
  【植物形态】芭蕉(《汉书》文颖注),又名:巴且(《汉书》),天苴(《史记》徐广注),绿天、扇仙(《群芳谱》),香蕙、甘露树、大叶芭蕉。
  多年生草本。茎短,通常为叶鞘包围而形成高大的假茎,高约4米。叶长2~3米,宽25~30厘米,基部圆形或不对称,先端钝,表面鲜绿色,有光泽,中脉明显粗大,侧脉平行;叶柄粗壮,长达30厘米。穗状花序顶生,下垂;苞片佛焰苞状,红褐色或紫色,每苞片有多数小花,除苞片最下面具3~4不孕花外,其余皆发育。花单性,通常雄花生于花束上部,雌花在下部;花冠近唇形,上唇较长,先端5齿裂,下唇较短,基部为上唇所包;雄花具雄蕊5,离生,伸出花冠;药线形,2室;雌花子房下位3室,花柱1,柱头近头状,光滑。浆果三棱状长圆形,肉质。种子多数。
  多栽培于庭园及农舍附近。分布山东以至长江流域以南各地。
  本植物的叶(芭蕉叶)、花或花蕾(芭蕉花)、种子(芭蕉子)、茎汁(芭蕉油)亦供药用,各详专条。
  【采集】全年可采。
  【化学成分】茎含水分14.86%、灰分1.82%、1%盐酸可溶物11.01%、粗蛋白质1.19%、粗纤维素49.69%.
  【性味】①《本草备要》:“味甘,大寒。” ②《四川中药志》:“性凉,味淡,无毒。”
  【归经】《本草撮要》:“入足太阴、厥阴经。”
  【功用主治】清热,止渴,利尿,解毒。治天行热病,烦闷,消渴,黄疸,水肿,脚气,血淋,血崩,痈肿,疔疮,丹毒。
  ①《食疗本草》:“主黄疸。”
  ②《日华子本草》:“治天行热狂,烦闷,消渴;患痈毒并金石发、热闷口干人,并绞汁服;肿毒游风,风疹,头痛,并研罯敷。”
  ③《本草从新》:“泻热解毒。治一切肿毒,发背欲死,亦游风疹,风热头痛,产后血胀,消渴饮水,天行热狂,血淋涩痛,疮口不合。”
  ④《现代实用中药》:“利尿。治水肿脚气。”
  ⑤《贵州民间方药集》:“通便秘。”
  【用法与用量】内服:煎汤,0.5~1两(鲜者1~2两);或捣汁。外用:捣敷、捣汁涂或煎水含漱。
  【宜忌】《得配本草》:“多服动冷气。胃弱脾弱,肿毒系阴分者禁用。”
  【选方】1、治消渴,口舌干燥,骨节烦热:生芭蕉根,捣绞取汁,时饮一、二合。(《圣惠方》)
  2、治黄疸病:芭蕉根三钱,山慈姑二钱,胆草三钱。捣烂,冲水服。(《湖南药物志》)
  3、治血淋心烦,水道中涩痛:旱莲子一两,芭蕉根一两。上细锉,以水二大盏,煎取一盏三分,去滓,食前分为三服。(《圣惠方》)
  4、治血崩、白带:芭蕉根半斤,瘦猪肉四两。水炖服。(《江西草药》)
  5、治胎动不安:芭蕉根二至三两。煮猪肉食。(《湖南药物志》)
  6、治高血压:芭蕉根茎煎汁,或同猪肉煮食。(《浙江民间草药》)
  7、治发背欲死:芭蕉捣根涂上。(《肘后方》)
  8、治疮口不合:芭蕉根取汁抹之。(《仁斋直指方》)
  9、治疔疮走黄:芭蕉根捣汁一宫碗灌之。(《冷庐医话》)
  10、治小儿赤游,行于上下,至心即死:捣芭蕉汁涂之。(《子母秘录》)
  11、治风蚛牙,颐颊腮肿痛:芭蕉自然汁一碗,煎及八分,乘热漱牙肿处。(《昔济方》)

·芭蕉叶药用

  采集:全年可采。
紫苞芭蕉
  紫苞芭蕉
  性味:甘淡,寒。
  ①《本草再新》:味甘苦,性大寒,无毒。
  ②《江西草药》:性凉,味淡。
  归经
  《本草再新》:入心、肝二经。
  功用主治
  清热,利尿,解毒。治热病,中暑,脚气,痈肿热毒,烫伤。
  ①《本草再新》:治心火作烧,肝热生风,除烦解暑。
  ②《现代实用中药》:利尿。治脚气,外用消痈肿。
  ③《中国药植图鉴》:皮及叶:敷蜂、虻刺伤处,可止痛,并有止血作用。
  用法与用量
  内服:煎汤。外用:捣敷或研末调敷。
  选方
  ①治肿毒初发:芭蕉叶研末,和生姜汁涂。(《圣惠方》)
  ②治烫伤:芭蕉叶适量,研末。水泡已破者,麻油调搽;水泡未破者,鸡蛋清调敷。(《江西草药》)

文学中的芭蕉

  芭蕉,常常与孤独忧愁特别是离情别绪相联系。《红楼梦》中“海棠社”的发起人探春,为自己取的别号是“蕉下客”,理由是园中“芭蕉梧桐尽有”,自己“最喜芭蕉”。南方有丝竹乐《雨打芭蕉》,表凄凉之音。李清照曾写过:“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把伤心、愁闷一古脑儿倾吐出来,对芭蕉为怨悱。吴文英《唐多令》:“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葛胜冲《点绛唇》:“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雨打芭蕉本来就够凄怆的,梦魂逐着芭蕉叶上的雨声追寻,更令人觉得凄恻。

·芭蕉诗词

  连雨    白居易
  风雨暗萧萧,鸡鸣暮复朝。
  碎声笼苦竹,冷翠落芭蕉。
  水鸟投檐宿,泥蛙入户跳。
  仍闻蕃客见,明日欲追朝。
  夜雨    白居易
  早蛩啼复歇,残灯灭又明。
  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
  代赠    李商隐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山石    韩愈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诗画芭蕉
   诗画芭蕉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铺床拂度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促为人鞿。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逢归信偶寄    李益
  无事将心寄柳条,等闲书字满芭蕉。
  乡关若有东流信,遣送扬州近驿桥。
  雨    杜牧
  连云接塞添迢递,洒幕侵灯送寂寥。
  一夜不眠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
  芭蕉    杜牧
  芭蕉为雨移,故向窗前种。
  怜渠点滴声,留得归乡梦。
  梦远莫归乡,觉来一翻动。
  戏题草树    张说
  忽惊石榴树,远出渡江来。
  戏问芭蕉叶,何愁心不开。
  微霜拂宫桂,凄吹扫庭槐。
  荣盛更如此,惭君独见哀。
  闲居寄诸弟    韦应物
  秋草生庭白露时,故园诸弟益相思。
  尽日高斋无一事,芭蕉叶上独题诗。
  寻阳七郎中宅即事    岑参
  万事信苍苍,机心久无忘。
酒瓶芭蕉树
  酒瓶芭蕉树
  无端来出守,不是厌为郎。
  雨滴芭蕉赤,霜催橘子黄。
  逢君开口笑,何处有他乡。
  寻道者所隐不    窦巩
  篱外涓涓涧水流,槿花半点夕阳收。
  欲题名字知相访,又恐芭蕉不奈秋。
  初夏睡起    杨万里
  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宿洞霄宫    林逋
  秋山不可尽,秋思亦无垠。
  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
  凉阴一鸟下,落晶乱蝉分。
  此夜芭蕉雨,何人枕上闻。
  忆秦娥    冯延巳
  风淅淅,夜雨连云黑。
  滴滴,窗下芭蕉灯下客。
  除非魂梦到乡国,免被关山隔。
  忆忆,一句枕前争忘得。
  杨柳枝    顾夤
  秋夜香闺思寂寥。漏迢迢。
  鸳帏罗幌麝烟销。烛光摇。
  正忆玉浪游荡去,无寻处。
  更闻帘外雨潇潇。滴芭蕉。
  长相思    李煜
  云一緺,玉一梭,
  澹澹衫儿薄薄罗。
  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
  帘外芭蕉三两窠。
  夜长人奈何?
  南乡子    欧阳炯
  画舸停桡,槿花篱外竹横桥。
  水上游人沙上女,回顾,笑指芭蕉林里住。
  添字采桑子    李清照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
  阴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一剪梅    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是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咏芭蕉古诗词

  金·姚孝锡·芭蕉
  凤翅摇寒碧,虚庭暑不侵。何因有恨事,常报未舒心。
  金·段克已·花木十咏之一 芭蕉雨
  梨园弟子去无踪,门掩蓬莱绣帐空。寂寞绿窗深夜雨,伤心不独有梧桐
  金·段克成·芭蕉雨
  忆别春容已十年,回纹锦就倩谁传。都将一掬伤心泪,洒向蛮溪数幅笺。
芭蕉仕女
  芭蕉仕女
  元代·郯韶·芭蕉士女图
  玉阶风细漏迟迟,月冷笄珈鬓影垂。怪底新凉满团扇,红蕉花下立多时。
  元代·张天英·芭蕉士女
  为爱芭蕉步玉除,云根飞翠湿霞裾。蕊珠宫里归期近,懒把芳心叶上书。
  元代·杨维桢·题芭蕉美人图
  髻云浅露月牙弯,独立西风意自闲。书破绿蕉双凤尾,不随红叶到人间。
  元代·郑洪题冯叔才芭蕉仕女
  杨花梦觉春阴阴,凤钗绾髻双黄金。守宫血冷臂如削,豆蔻茧红愁正深。
  罗衣熨贴沉烟缕,恨身不作双飞羽。芭蕉心折郞未归,鹿葱花开泪如雨。
  元代释祖柏·戏题阴凉室阶前芭蕉
  新种芭蕉绕石房,清阴早见落书床。根沾零露北门润,叶带湿云南涧凉。
  得地初依苍石瘦,抽心欲并绿筠长。雨声夜响巅岩瀑,晴碧朝浮海日光。
  樗栎自惭全寿命,楩楠合愧托岩廊。观身正忆维摩语,草字宁追怀素狂。
  白昼栖迟吾计拙,青霄偃仰汝身强。岁寒要使交期在,莫畏空山有雪霜。
  明朝·袁凯·咏池上芭蕉
  亭亭虚心植,冉冉繁阴布。既掩猗兰砌,还复莓苔路。
  卷舒今自知,衰荣随所寓。默契方在兹,临轩挹清醑。
  明朝·高启·题芭蕉
  丛蕉倚孤石,绿映闲庭宇。客意不惊秋,潇潇任风雨。
  明朝·高启·斋前芭蕉
  静绕绿阴行,闲听雨声卧。还有感秋诗,窗前书叶破。
  明朝·高启·题芭蕉士女
  秋宫睡起试生罗,闲向芭蕉石畔过。怪底早凉欺匣扇,夜来叶上雨声多。
  明朝·沈周·为友人写蕉
  便欲开船去,因君更写蕉。要知相忆地,叶上雨潇潇。
  明朝·沈周·画蕉石
  记得西园里,题名在红蕉。十年风雨横,旧墨可曾消。
  明朝·沈周·墨蕉
  惯见闲庭碧玉丛,春风吹过即秋风。老夫都把荣枯事,却寄潇潇数叶中。
  明朝·沈周·绿蕉
  王维雪里曾看尔,亦自幽姿有岁寒。我有新诗还可记,墨痕留叶未全干。
  明朝·沈周·蕉石锦鸡
  物我神交即是盟,白头自叹益庚庚。绘成翠扇风难展,写出花冠曙不鸣。
  代纸缄书怀素仰,作人窗语处宗惊。赠君莫道无他意,用世功多未可轻。
  明朝·边贡·芭蕉
画中芭蕉
画中芭蕉
  庭际何所有,有萱复有芋。自闻秋雨声,不种芭蕉树。
  明朝·徐茂吴·芭蕉
  根自苏台徙,阴生蒋径幽。当空炎日障,倚槛碧云流。
  未展心如结,微舒叶渐抽。琐窗迷翠黛,张幕动清油。
  书借临池用,光分汗简留。流甘掩中上,为绤衣南州。
  只益莓苔润,翻令蕙若忧。荷风同委露,梧叶共鸣秋。
  梦境知谁得,人生似尔浮。漫劳弹事苦,终日傍林丘。
  明朝·王榖祥·蕉石秋花
  薰风庭院杂花开,窗满蕉阴径满苔。燕寝凝香自终日,叩门那有俗人来。
  明朝·徐渭·芭蕉石榴
  蕉叶屠埋短后衣,墨榴铁锈虎斑皮。老夫貌此谁堪比,朱亥椎临袖口时。
  明朝·朱耷·杂画册·芭蕉
  点笔虾蟆屯,荒园水闭门。蕉心鼓雷电,叶与人飞翻。
  明朝·夏寅·芭蕉美人
  晓妆才罢思徘徊,罗袜轻移步绿苔。试向芭蕉问春信,一缄芳札为谁开。
  明朝·唐寅·题芭蕉仕女
  兽额朱扉小院深,绿窗含雾静愔愔。有人独对世蕉坐,因为春愁不放心。
  明朝·吴宽·芭蕉
  老卉呈红娇,破叶留故绿。正当零落时,对此殊不俗。
  我思石田生,秋色填满腹。腹中抑郁无奈何,信手写之忽盈幅。
  滚滚白露初为霜,苔花冷蚀山骨苍。眼昏错道逢仙子,绿丝步障红绡裳。
  明朝·王守仁·书庭蕉
  檐前蕉叶绿成林,长夏全无暑气侵。但得雨声连夜静,何仿月色半床阴。
  新诗旧叶题将满,老芰疏桐恨转深。莫笑郑人谈讼鹿,至今醒梦两难寻。
  明朝·顾璘·蕉石亭
  怪石如笔格,上植蕉叶青。苍然太古色,得尔增娉婷。
芭蕉美人
    芭蕉美人
  欲携一斗墨,叶底书黄庭。拂拭坐盘薄,风雨秋冥冥。
  明朝·张綖·咏芭蕉
  长叶翩翩绿玉丛,植来况是近梧桐。美人闲立秋风里,羁客孤眠夜雨中。
  情逐舞鸾偏易感,事随梦鹿渺难穷。太湖石畔新凉院,何处吹箫月满空。
  明朝·汤显祖 忆光孝寺前看蕉花
  拜朔台前春色深,碧云江上几沉吟。霏红腻绿莲花女,抽尽芭蕉一卷心。
  明朝·汤显祖·雨蕉
  东风吹展半廓青,数叶芭蕉未拟听。记得楚江残雨夜,背灯人语醉初醒。
  明朝·俞琬纶·芭蕉
  宵来轻雨蕉声送,蕉雨流情情欲冻。燕领春风窥几时,开帘放出天涯梦。
  明朝·江西女子·一叶芭蕉
  何处移来一叶青,似同罗扇斗轻盈。今宵风雨重门静,减却潇湘几点声。
  明朝·释良琦·戏题阴凉室阶前芭蕉
  新种芭蕉绕石房,清阴早见落书床。根沾零露北门润,叶带湿云南涧凉。
  得地初依苍石瘦,抽心欲并绿筠长。雨声夜响巅岩瀑,晴碧朝浮海日光。
  樗栎自惭全寿命,楩楠合愧托岩廊。观身正忆维摩语,草字宁追怀素狂。
  白昼栖迟吾计拙,青霄偃仰汝身强。岁寒要使交期在,莫畏空山有雪霜。

芭蕉(人物)

·简介

  芭蕉(Basho)又称松尾芭蕉(Matsuo Basho),原名松尾宗房(Matsuo Munefusa)。日本俳句诗人,为最伟大的俳句形式创作者。遵照他所学到禅宗哲学,他试图把世界的意义压缩到他的诗歌的简单模式中去,揭示隐藏在琐事中的希望,展现一切事物相互依赖的情况。游记散文《奥州小路》(1694)是日本文学中的珠玉之作。

·松尾芭蕉的诗歌

  绵绵春雨懒洋洋,
  故友不来不起床。
  *
夕阳
    夕阳
  疲惫不堪借宿时,
  夕阳返照紫藤花。
  *
  大竹林里明月光,
  间闻杜鹃声感伤。
  *
  往日兵燹之地,
  今朝绿草如茵。
  *
  炎炎赤日当头照,
  萧瑟秋风席地梳。
  *
  奈良秋菊溢香馨,
  古佛满堂寺庙深。
  *
  古池冷落一片寂,
  忽闻青蛙跳水声。
  *
  昔日雄关今不见,
  秋风掠过竹桑田。
  *
  芒鞋斗笠,
  春夏秋冬又一年。
  *
  飘游旅次病中人,
  频梦徘徊荒野林。
  罗传开译  选自《外国文学作品选》(二)

芭蕉衣服

芭蕉树的丝织出美丽的衣裳
  盐野米松:西表岛是亚热带气候的岛屿。岛上90%的面积被密林所覆盖。仲间河、浦内河附近是长满美洲红树的原始林。居住在岛上的人们在这样的自然中营造着传统的生活方式。石垣岛上的祖纳村至今还保存着传统的生活模式。岛上的生活是合着传统的祭日庙会和季节的变化而运转的。岛民们坚守的这种生活,是来岛上观光的过路游客很难看到的。人们在祭日庙会和重要的场合时穿戴的芭蕉布、麻布一直流传到今天。
芭蕉树
    芭蕉树
  石垣昭子在西表岛有自己的染织作坊。那里的女人们自己栽培线芭蕉,取其丝,染色,然后用传统的手法进行纺织。
  我是在6 月初的一天里去参观她的作坊的。那时,日本的大部分地区还在梅雨期的正当中,而西表已经进入了盛夏。正是收割稻子的时候,这是一个只需穿一件短袖衫,靠电风扇把风带来的季节。
  到了石垣岛先打了个电话给她,她告诉我作坊的周围是用线芭蕉做的篱笆围着的,会很好找。她当然不知道我从来就没见过线芭蕉是什么模样。当我找到四周丛生着很多不太高的香蕉树的地方,我断定大概就在这里了。那些“香蕉树”上已经有几串小小的香蕉挂在上边,而我却不知道那就是线芭蕉。
  从路口进到里边才是石垣的作坊。枝繁叶茂的大树遮盖出一方避日的凉爽空间,悬床悠闲地吊挂在树下,通风良好的作坊里摆放着几台编织机,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穿梭走线。
  石垣给我看了放在筐子里的纤细的丝线。织机上那刚织了一半、透着凉爽的芭蕉布让我感到新奇。但是,等她带我看了作坊后面的芭蕉园后更是让我吃惊不已。
  原来,来时看到的那些“香蕉”竟全都是线芭蕉。房子的周围,包括整个田间满满地栽的也都是线芭蕉。除此之外院子里还长着苦麻、桑树什么的。听说,她们还自己采绢丝、芒麻丝,尝试着织入芭蕉布中。石垣砍倒了一株线芭蕉来拉丝给我看,然后又将拉下的丝一根根地结织起来,经过了在我看来复杂而又艰难的一个过程以后,一块真正的芭蕉布就织成了。在都市里的那种什么都是“快!快!”的催命似的生活节奏下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大概是因为这种形式合乎岛上的生活节奏,才使它们得以相传并延续至今。石垣来到我的“脱口秀”会场时,带来了一株线芭蕉,是为了给我们讲拉丝、织布的有趣和岛上女人们的工作的。
  石垣出生在冲绳群岛中的竹富岛,在东京学过美术,后来回到冲绳开始了传统的编织工艺。她的编织术一方面继承了传统的技法,同时也尝试着融入了现代的感觉。
  石垣昭子口述:
  我是从西表岛来的石垣。昨天早晨七点钟离开家,乘船到石垣岛上的飞机场用了四十分钟,从那儿到那霸,再从那霸转换飞机到东京的羽田,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要说远也是够远的。
  织芭蕉布用的丝是从一种叫线芭蕉的植物身上抽取的。线芭蕉是香蕉的同类。
  通常把结果实的芭蕉叫实芭蕉,把开花的芭蕉叫花芭蕉。种类有不少,但都属于芭蕉科。
  线芭蕉也会结果。表面上跟普通香蕉毫无差别,但是它的果实是长不大的,吃起来口感也不一样。线芭蕉果实中的籽很大,把它们泡在泡盛(冲绳产的一种用米酿造的烧酒--译者注)里可做香蕉酒,味道很美,带有香蕉的味道,而且不甜。
  但是线芭蕉等到开了花,结了果,再用来拉丝的话就晚了,拉丝的时机一般是在开花之前。“拉丝”说的是从它的茎上一根根地拉下细细的丝。有人会以为丝是从芭蕉叶子上拉的,其实是从它的茎上。芭蕉到底不是树木而是草本植物,所以说茎应该更确切。像剥洋葱皮一样剥下一层,再剥下一层,然后还是皮。皮中含丰富的纤维,如果在种植时得到精心细致的护理,就会成为很好的丝线。
  说到芭蕉布,用处最多的恐怕是祭日庙会和各种仪式的时候,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并不穿芭蕉布做的衣服。
  在岛上,祭日庙会是生活的主要部分,所以,我们的生活也多是围绕着它来营造的。在我们看来,像芭蕉布、麻布这一类的东西首先代表的是祭把神上的意思。
  我身上穿的这件丝的长衫是八重山一带的盛装礼服。这种款式如果穿在平时,布的质地会有所不同,而且,下摆也会再短一些。这种长衫是不用系腰带的。琉球装的特点就是要通风好,正式场合穿它的时候里面还要套一条白色的百折短裙。
  织布、拉丝这种活计,不光在西表岛,可以说,在南边的任何一个岛上都是属于女人的工作。即便是现在,这样的岛还有不少,像竹富岛、小洪岛都是。一台织机就是我们自给自足的道具了。很久以前,岛上有缴纳人头税的习惯,女人满15岁要上缴一匹布(这里指的一匹为10.6 米长、34厘米宽--译者注)作为人头税。
  这一项政策统治了琉球王国长达数百年之久。历史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东西,织布这一项属于女人的工作也就这样延续了下来。
  在一个共同生存的环境下能织出好布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自豪,掌握了一个个的织布技巧也就成了她们的骄傲。
  一般要想学会织芭蕉布的技术通常要用上两到十年的时间。现在冲绳县在培养继承人上已经开始行动了。由政府指定芭蕉布及土布的产地,让那里的技师培养年轻的一代。
  但是,真正记住编织的工序并不是太花时间。把织机架好,往织机上一根根地插入横线丝,主要的操作都是在织机上,用不着花很多时间就能记住了,有半年到一年就足够。但是,难就难在材料的制作上,而且,材料的制作也是很要时间的。
  芭蕉树是大自然中的一分子,所以,还要根据自然界的状况,以及材料的废物利用等等,这些是在栽培它们的时候都要考虑进去的。
  在岛上,有不少人拥有专门用来种植芭蕉的田地。但是,即使没有,因为芭蕉并不需要特殊的土壤,所以,一般在我们那里,随便什么地都是可以种的。只要在农耕地的垄里零零散散地栽上几株芭蕉,过不了几年就会从一株的丝芭蕉旁繁殖出众多的小芭蕉来,不知不觉中就形成了芭蕉墙。这种习俗在岛上的每个村落都遗留着,甚至有些地方,村落虽然已经废掉了,但在一些旧屋的房后,你一定还能找到像线芭蕉、苎麻和冲绳酸橙树这样的东西。这些都是女人们做活的原料。苎麻是一种可以提取纤维的植物。酸橙是类似柠檬的一种果类,我们用它来做醋。在岛上生活,吃生鱼没有酱油的时候,可以淋些这样的醋。还有洗涤芭蕉布的时候,滴上几滴就可以让布变软,还可以去污。因为布是在含碱性的液体中煮的,用酸进行中和一下,布就活了。再就是,染色时,媒染的液体中也要放几滴酸橙汁。另外,它还是喝泡盛烧酒时不可缺少的东西呢。总之,这种酸橙在岛上是家家户户的必种之物。
  冲绳县有个宫古岛,这个岛上出产一种有名的宫古上布,这宫古上布使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岛上的女人们种麻、芭蕉,还有寥篮等,积累多了以后她们才集中来织。所以我们的生活里总是缺少不了织机。
  我是因为祖母以前常织布,而我又总是她的帮手,也就慢慢地学会了。我们小的时候,到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清早起来先点亮油灯,然后帮祖母穿针引线。
  现在这种情景已经基本上见不到了。连老人们也开始忙于打门球之类的活动了。
  芭蕉丝从茎上撕下
  芭蕉的茎大约有两米高,一般在长到一米五的时候进行剪枝,把一些叶子掰掉,这道工序一年要有二三次,是为了让芯能长得坚实,也为了让养分能输送到茎部。
  蕉叶可用来包东西、盖东西。其根部的汁液可作为染料使用。芭蕉的全身都是有用的。
  我通常是在芭蕉长到一米五左右时砍断它,这样比较合乎我的身高,也便于拉丝。一般也都是根据自己的身高来进行处理的。有芭蕉的地方就会有女人们的作坊。
  拉丝的季节以冬季为佳,所以,在春、夏、秋季剪枝,精心养育,到了稍冷下来以后进行拉丝,会出很好的丝。有的也分成春芭蕉和冬芭蕉。
  今天,我带来的这一株是二三天前才砍的,很重的,这样一株大约有二三公斤。
  在芭蕉田里它们就是这样生长的,乍一看很像树吧?把它们的皮一层一层地剥下来,越往里剥丝越细,也越有光泽。
  芭蕉的叶子是沿着根部向上长的。一般植物的纤维都是从根部向上生长延伸,所以,在剥皮拉丝的时候要注意是从根部向叶子的方向来剥,否则的话,丝会在中途断掉而且有伤于它。顺根部往上剥会很自如,颜色也越来越漂亮。芭蕉经过一年精心的养育,这时候的丝是最好的。如果你的丝一直能拉到芯的部位,说明你是精心地养育了。
  芭蕉的皮可以用来防染,现在一般都用塑料的东西,过去都是用一些不太好的叶子来系的。
  下面我要拉丝给你们看了。拉的时候要根据自己所希望的粗细程度来拉。把拉好的丝晾干,就成了很好的芭蕉线。就像洋葱,有很多很多含丝的层,里外的质地各不同,里边的比较细腻,外边的比较粗糙,所以这个时候自己可以来区分是用做横丝,还是用做竖丝。
  在完成一道道工序的时候,脑子里要计划好日后打算做什么用。用芭蕉丝做材料织布是一道工序也不可以敷衍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连着的。
  看着芭蕉田心里想着哪些该砍了,哪些还时机尚早,还要看看气候的情况,然后决定各道工序的先后。在砍之前要准备好木灰水(把木头烧成灰放入水中),准备好煮芭蕉的柴薪。所有这些不用说也都是女人们的工作。
  如果你注意一下颜色就能发现拉丝的时候是由白色慢慢地变成谈粉色。颜色是一个交叉点,可以决定横线和竖线。
  决定横线和竖线的时候,一定是将最容易撕开的部分用做竖线。有时候,一等丝干了就上机,也有的时候先要把这些丝放在锅里,用树灰熬的汁来煎煮。当然,所用的树灰可不是什么树的都可以,要用我们冲绳当地的两种叫做油那(学名:hibiscustiliaceus)和嘎玖玛(ficus retusa )的树,这两种树的质地很坚硬,而且它们的灰是白白的,用这样的灰对丝的颜色影响很大。
  有透明感的丝才算是好丝。上面附着的一些不纯的东西经过煎煮以后都脱落了。
  织的时候,根据个人的喜好,丝还可以拉得更细。但是如果晒干了以后就不太容易拉了,所以,这个操作应该是在水中进行的。把它们浸泡在水里,然后用小手指的指甲拉,用左手的小拇指压着,手在这儿都变成了道具。
  把芭蕉裁断成150公分长,是因为这个长度拉起丝来比较方便。据冲绳民谣记载,过去有一种“20支”的技法,就是织一公分长的布要用20根的丝,那样的布织出来是很细很细的,但是要有相当的技术。现在充其量也就用14根丝左右。
  100 根芭蕉的茎出一匹布的丝
  在冲绳当地,凡是有芭蕉的地方都有一种放丝线的筐,而且,这个筐的大小正好够放织一匹布的线。把织布用的丝线连接在一起可不是靠系扣儿的方法,线和线之间是捻在一起的,这可是需要点儿技巧的,要利用手指指纹部位凹凸的地方来捻。
  在岛上,有些老婆婆边聊天或边看电视就把丝线捻上了。
  冲绳本岛有个叫喜如嘉的地方,那里也是芭蕉布的产地,但是那里的丝线一般都是打结节的,这样一来织出来的布上就留下了一个个的小球球,倒也成了一种特征,所以,看布的织法还能分辨出它是哪个地区产的。
  织一匹布如果只用芭蕉茎的芯部,就要用约100 根的芭蕉。
  住在喜如嘉的平良敏子就喜欢花上五六年攒够了芯部的丝线后,织一件漂亮的和服,那可真是上等的和服
  我一般是不分外侧、中部或芯部,而是把它们揉在一起来捻,这样出来的丝线有的地方粗一点,有的地方细一点,织出来的布也很有趣,芭蕉所特有的并不只是结实,重要的是它的手感。
  野猪告诉我染料在哪里
  丝线存够了就要染了。我们都是在芭蕉田的周围找染料。到山里去现在还能找到过去人们常用做染料的东西。我居住的八重山一带最多的树要数橡树和米储树,它们的皮就是很好的染料。把剥下的橡树皮放在锅里咕嘟咕嘟地煮,然后放一把田里的泥来媒染就能变成乌黑的颜色。泥巴就是媒染剂,是含铁的。用石灰媒染的时候就用珊瑚礁。但是,最多的时候还是用灰汁,树木的灰计,而且灰计也能出来不少颜色。有灰色的,黑色的,其中数茶色系的最多。在石垣岛、西表岛上自生自灭着一种植物的根,我们叫它蔻娄,是野猪最喜爱的食物,而且越是野猪喜欢吃的季节它才越是出好颜色的时候,野猪是吃它根部的大芋头,我们也把芋头削成块儿在锅里煮,能煮出很好看的颜色。
  另外,出茶色最好的要数黑芦邑(冲绳方言音译。生长在热带的植物,学名:kandelia candel)了,它的茎和皮都能出好颜色。黄色,被称为琉球王朝的颜色。
  芜库邑(冲绳方言音译。学名:garcinia subelliptica )是最好的黄色,一般是用它的皮,时候赶得好的话,树枝、树叶也可以用。
  你们不用担心这样一折腾树会死掉,我们当然有不伤害树的里皮和树枝的技巧。
  而且也不是整棵的树都挖出来。此外,我们用的最多的还是那些长在自己作坊周围的树,而且也都是很小心翼翼的。
  调煮染料时,用的水不同,出来的颜色也会不同。
  一年四季有不同的植物交替着成熟。像我们这样从事编织的人总是会合着季节作一个像日历一样的采丝计划。什么季节采什么丝。春天到了,桑叶郁郁葱葱的时候就采蚕丝;到了四、五月份,就采麻;冬天呢,就采芭蕉。我用的丝线种类,除了芭蕉就是麻和绢丝了。最近我在尝试着用踉芭蕉的手感和光艳很接近的生绢来织东西。
  芭蕉布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织法,只是因为这些丝线很容易断,又加上受不了干燥,所以,即便是在夏天房间里也不能开空调。丝线需要一定的湿度,我们在织布的时候都要喷一些水雾,让丝线含些水分。从这一点,西表这个高湿度的地方是很合适的。这也正是芭蕉布在其他地区发展不起来的原因所在吧。再怎么强调“大和文化”,它也难在本土(指本州岛)生根延续。包括用来做衣服的芭蕉布,也是因为适合了冲绳这里的风土人们才会穿。
  芭蕉丝一干燥就容易断,所以织布用的梭子也要经常保持湿润,特别是上横丝的时候一定要先把织机弄湿,这样丝线就会很听话,织起来也很顺当。这时候,穿梭在织机上的梭子也不会发出卡哒卡哒的声音。
  最后一道工序是将织好的东西用海水漂洗。因为经过几天的编织,布上面会落上很多灰尘和脏东西。这最后的一道工序可以说是洗涤也可以说是精炼吧,在海里漂洗一整晚上。
  把它们在海水里这么一浸泡,如果是染色不彻底的,那么这一下会全部给泡掉的。还有一些比如上的浆也会被泡掉。泡了一晚上以后,再使劲地揉一揉,然后把它们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用海盐水晒晒,最后再用清水反复洗几遍,这么一个程序下来,芭蕉布就变得清灵灵、凉爽爽的了。海里的盐,太阳的光和风都是很重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