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中石

欧阳中石
    欧阳中石
  欧阳中石,1928年生于山东泰安。早年就读于济南,中学毕业后初读于辅仁大学,后转入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专业,专治中国逻辑学史。欧阳中石先生在国学、逻辑、音韵、戏剧、书学等领域均有较高造诣。
  1985年起,在首都师范大学主持书法都育专业,建成了从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的书法高等学历教育体系。书法诸体兼精,尤以行草能入东晋堂奥,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毕业后在师范学校任教,后任北京师范学院逻辑学副教授兼任书法艺术专业主讲。学书先从师武岩法师,后又从现时吴玉如。

欧阳中石简介

欧阳中石
  欧阳中石
  欧阳中石1928年生于山东省泰安市肥城。是我国着名的学者、教育家、书法家、书法教育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欧阳中石早年就读于济南,1948年中学毕业后在小学任教。  1950年考入北京辅仁大学哲学系,1951年再转入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专业,主修中国逻辑史,1954年毕业毕业后,先后任教于通县师范学校、通县二中、北京171中学,教授过语文、数学、历史、体育、化学等课程。  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他对语文教学中长期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积极深入的思考,凭借对中国语言文字特点独到而深刻的理解,提出了一套科学的语文教育改革方案,并在中学试点,得到了各界的一致好评,被收入《北京市语文教学五十年》。  欧阳中石1981年调入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学科教育、逻辑学,并走上书法教育的道路。  他1985年主持创办书法专业,首先开办了成人书法大专班,首批向全国招收近百名学生,后又发展了书法本科、硕士教育。  1993年国务院学位办在首都师范大学设立美术学(书法艺术教育)博士授权点,1998年国家人事部批准首都师范大学招收书法方向项目博士后研究人员,欧阳中石分别于1990年、1993年起担任硕士生、博士生导师,并由此建成了我国高等院校中第一个从专科、本科、硕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书法教育体系,培养了一大批中国书法教育的高级专门人才,对书法学科的发展完善和中国文化教育事业的全面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他的倡导下,2005年11月,首都师范大学建立了“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及我国大学第一家“书法文化博物馆”。  欧阳中石还主编、撰写了许多重要的学术论着,如《书学导论》、《学书概览》、《书学杂识》、《中国的书法》、《书法教程》、《书法与中国文化》等等。
欧阳中石先生讲欧阳询
  欧阳中石先生讲欧阳询
  欧阳中石的书法如其为人,格调清新高雅,沉着端庄,俊朗而又飘逸,古朴而又华美。  观他的作品,如欣赏高山流水,又如见万马奔腾,足见他无日不临池的深厚功力和勇于创新的精神。  他出版了《欧阳中石书沈鹏诗词选》、《中石夜读词钞》、《当代名家楷书谱·朱子家训》、《中石钞读清照词》、《老子〈道德经〉》等众多作品集。  其书法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欧阳中石博学多才,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有较全面、精深的造诣。着述40余种,涉及国学、逻辑、戏曲、诗词、音韵等。  欧阳中石曾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文化部艺术系列美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现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第八至十届全国政协委员。2003年8月21日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欧阳中石后任北京师范学院逻辑学教授,兼任书法艺术专业主讲。  学书先从师武岩法师,后又师从吴玉如。从唐碑入手旋即转临北魏诸墓志;后亦曾涉足于篆、隶、甲骨、金文,尤于欧阳询诸碑临池用工更勤。  常作行书,从法二王,而又取势于王。草书以王羲之、孙过庭为宗,亦得益于黄、祝点法。书风妍婉秀美,潇洒俊逸。  现为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文化部艺术系列美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及博士后导师、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所长。
欧阳中石斋名
    欧阳中石斋名
  他治学博涉多优,在逻辑、国学、音韵、绘画、戏曲、文学、书法等学科都有精深的造诣。  欧阳中石从教多年,于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都有深入的研究与实践,桃李满天下。  1985年,他在首都师范大学主持创办书法艺术教育专业,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形成了由专科、本科,到硕士、博士、博士后完整的书法艺术高等教育体系,使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所成为我国书法高层次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基地。  在书法理论研究方面,欧阳中石编着的各种专着和教材达40余部。主要有《中国书法史鉴》、《中国的书法》、《书法教程》(主编)、《章草便检》、《书法与中国文化》(主编)及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系列书法教材(主编,并自撰其中重要部分)等。  其中,《书法教程》获1995年国家教委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二等奖。  2002年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教育特别贡献奖。  对于书法,举凡周金汉石、晋帖北碑、唐贤宋哲乃至明清诸家,他都有涉猎,博采众长,而又归宗二王,形成了飘逸清新的独特风格,在海内外有广泛的影响。
欧阳中石“数年积忾,不忘当时”
欧阳中石“数年积忾,不忘当时”
  出版面世的作品有《中石夜读词钞》、《中石钞读清照词》、《小楷道德经书卷》等。  欧阳中石早年主修逻辑专业,曾从金岳霖等前辈学者问学,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参加了国家“六·五”项目五卷本《中国逻辑史》的编写,担任隋唐至明部分。其他着作尚有《中国逻辑史资料选·先秦卷》(合着)、《逻辑》(主编)、《中国逻辑思想史教程》(合着)等。  欧阳中石还是一位京剧艺术家、研究者。他是“奚派”创始人奚啸伯先生的嫡传弟子,曾长期协助奚啸伯先生工作,对“奚派”艺术的完善有着重要的贡献。  同时,他还把京剧作为一门学问,举凡京剧的历史渊源、音韵、各派艺术特色及表演实践等都有专门的研究,创获颇丰。  其见解刊载于各种报刊、文集。

欧阳中石:仰不愧天俯不怍人

  教书育人,着书立说。数十年培桃育李,虽已记不清有多少门下弟子,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其高尚品格,早已成了弟子们的楷模。
欧阳中石书法
    欧阳中石书法
  欧阳中石硬享誉学术界和书法界的着名学者。由于他的努力,1993年,首都师范大学创建了我国第一个书法学博士学科点,为我国培养高层次书法人才奠定了坚实基础。  作为着名学者和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可谓着作等身,桃李満天下。但我与先生相交多年,却从未见他流露过一次自是的意思。相反,他却常说自己有一种惶恐、自愧的心境。这种心境,在他被聘为中国画研究院委员时所作的一首诗中,得到集中的体现:  应运随时入自然,区区小可负前贤。不才竟忝黉门下,恐误来人愧对天。

·“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大乐事也”

  欧阳中石做了一辈子教书先生,不仅学生多,学生层次多,而且教过的课程的门类也多得令人惊讶。  有一年的教师节,学生们照例去看老师。欧阳中石心中充溢着幸福和快乐。他欣然挥毫,纸上落下了一行遒劲的大字:“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大乐事也。”旁注一行小字:“及门敬我,我更爱及门。”师生间的诚挚之情都凝聚在先生的笔端。  1928年,欧阳中石出生在山东省泰安县。1948年高中毕业,他在济南的一所小学执教,两年里,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竟让他给教了个遍。1950年,他考入辅仁大学哲学系,以后又转入北京大学哲学系的逻辑专业。大学毕业后,他重执教鞭,先后在北京通县二中、通县师范学校和北京师范学院任教。  欧阳中石是全能的教师。在20余年的教学生涯中他的逻辑学研究和教学方法的探索齐头并进。改革开放后,教育的春天来了,欧阳中石开始了他孕育多年的初中语文教学改革实验。他自编教材,将初、高中的语文课全部设置在初中阶段。实验的结果,初三学生用高考卷测验,成绩连续几年都超过高中毕业生。对此,新加坡和港台学者都表示极大关注。他们认为,这项改革成果如能推广,将是对中华民族教育事业的一大贡献。
欧阳中石书:酉就万物
 欧阳中石书:酉就万物
  北京师范学院是欧阳中石从事高等教育工作的起点。在这里,他再次致力于逻辑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不仅主编了中国逻辑语言函授大学语言的教科书《逻辑》,还参与主编了《中国逻辑思想史》和中家“七五”社科规划项目――五卷本的《中国逻辑史》。  从1985年至今,欧阳中石一直从事书法教育与研究。他认为,书法研究、书法教育必须立足于传统文化。为此,他以“书法与中国传统文化”(北京 “九五”社科项目)为核心,构建了科学的书法学科理论体系,编着了《书法与中国文化》、《中国书法史鉴》、《中国的书法》和《名碑珍帖习赏》等专着,还主编了高等院校书法专业教材和师范院校书法教材。  如此几十年的默默耕耘,欧阳中石到底培育了多少弟子,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如今,学生们有的已成为社会科学领域的专家,有的成为着名的书法家。对此,欧阳中石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学生们能站在我的肩膀上尽快成长,作出成绩。

·“我的大门是敞开的,欢迎公平竞争”

  一位慕名前来报考欧阳中石的研究生的同学,因为考期已经临近,又因为得知先生门下许多成绩不错的弟子也要报考先生的研究生而感到紧张。他特意找到先生,忐忑不安地说:“如果您已经看中了自己的弟子,我就不考了。”  欧阳中石看了看这个诚恳朴实的小伙子,微笑着说:“我的大门是敞开的,欢迎有志于书法研究的学生到考场去,公平竞争。”  为了这句话,这位考生回去后起早贪黑,拚命复习了两个月,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先生的弟子。如今,他已经硕士毕业,又跟先生读博士学位。他说,欧阳中石先生虽然享誉学术界、书法界,却始终保持着平易近人的儒者风范,从不以才高而自负,不因盛名而自矜,其胸襟之大,令人景仰。
欧阳中石七律书法:金鸡报晓
欧阳中石七律书法:金鸡报晓
  1995年,欧阳中石第一次招收博士生时,报考者众多。这名学生作为他的弟子也要报考。为了避免在招生和教学中出现差错,欧阳中石决定自己不命题,特别提议请了蒋维菘、金开诚、冯其庸王学仲沈鹏山东大学北京大学山西大学等院校的十几名着名专家、学者组成了博士生考试咨询委员会,负责命题和考试。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并将这个办法一直延用至今。  不仅如此,欧阳中石身边的学生,还时时刻刻感受着老师春风化雨般的温暖。有位学生,虽然已过不惑之年,却免不了常出差错,而每当这种时候,先生一定严肃指出,绝不放过。但有一次,当一家电视台要为这位学生做专题报道时,先生却不但应学生之邀在报道里替学生讲了话,还地人品、学问、艺术修养上对学生做了十分中肯的评价。节目播出后,许多人都感到意外,但殊不知,老师的良苦用心,正是为了给学生以适时的鞭策与鼓励。

欧阳中石拜师记

  当代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从六岁开始学习书法,十四五岁时,已能撰碑属文了。他知道艺无止境,决定访求名师,拜师学艺。经过家人亲友四处打听,访得隐蛰济南西门里路北古庙中的武岩和尚,是一位书艺高手,于是携习作造访。武岩和尚虽已80高龄,但步履朗健,一双大眼睛里似乎隐藏着无穷智慧。他看了欧阳中石的习作后,摇摇头说:“你还不会写字!”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老和尚的话不免苛责,但欧阳中石还是接受了:是啊,假如我很会了,就不上这儿来了!  “你要拜我为师,可以”,老和尚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到我这儿学字,笔墨我供应,纸要你自己出。要用好纸,用宣纸。”  “是”。欧阳中石想:宣纸一毛二分钱一张,这点钱我们家咬咬牙还过得去。  老和尚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说:“一毛二的宣纸不行,要用好的。我这儿有好宣纸,五块钱一张,你每次带钱来就行了。”  五块钱一张宣纸!欧阳中石大吃一惊:当时一袋白面才两块钱,五块钱差不多就是一个普通职员的月薪了!欧阳中石家并不富裕,这一笔“学费”如何承担得起?  欧阳中石心里十分矛盾:要是就此拉倒,这老和尚道行不低,失去机会可惜;要是去学,一次要花这么多钱,代价也太大了!想到老和尚那副冷漠倨傲的神气,他心里把老和尚骂了无数遍:你有点本事就这样,我一定要超过你!  回到家,他把老和尚的话原原本本给母亲复述了一遍,母亲合计了一晚上,最后想了个折衷的办法,让儿子去两次——老和尚轻易不收徒,这回答应了,机会难得;五块钱就五块钱吧,全家节约一点,去两趟摸个窍门儿,过后就不去了。  星期天,欧阳中石攥着五块钱,兴冲冲地跨进了古寺。他心里已算计好:你一次要我五块钱,我就睁大眼睛看你写,一次“吃掉”你一半儿,两次把你全部“吃掉”!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老和尚收了钱,从案桌上抽出一张纸,说:“看着,今天就写这一个字,你瞧仔细了,我可不写第二遍。”说罢,蘸墨掭笔,缓缓写了一个《兰亭序》中的“岁”字,最后一点完了,放下笔,又抽出一张纸,往欧阳中石面前一送:“那边写去吧!”  欧阳中石接纸一看,心里大叫上当:这不就是一毛二一张的宣纸吗?文具店里卖一张还四尺长,这一张才六分之一,心中虽忿忿,嘴上可不敢吭声,只得老老实实地到旁边一张桌子上写去了。  五块钱就这么一张!欧阳中石握着笔,手直哆嗦——这一笔下去,五块钱就没了!先看清老师怎么写,把它琢磨透了,再下笔。于是他盯着老师写的那个“岁”字,全神贯注地看,从第一笔到最后一笔,横过来竖过去,反复研究。比划了半天,一笔没写,老和尚发话了:“今天到时间了,每次授课一小时,你要抓紧。叫你写,你不写,告诉你,回家可不准写字,听清楚了吗?”  欧阳中石一路上回想着老师写的字样,跨进家门,援笔一试的热情已难于抑制了。一下笔,他也呆住了:自己的字怎么这半天工夫就变了样儿?怎么一下子就跟老师写的差不多了呢?惊诧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欣喜,老师的笔法还是让我摸着了,我已经把他“吃”了一半儿!在兴奋中,他把老师那个字样回忆了一遍又一遍,一点一划,反复对照:我写的这个“岁”,跟老师写的那个比,哪一点对了,哪一点还没学会……这样一遍一遍重复观照,竟把记忆给消磨了,最后脑子里一片空茫,老师写的那个字是怎样一个形象,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第二次去,欧阳中石胸有成竹了。老和尚收了钱,照例抽出一张纸,举笔待写,欧阳中石说:“老师,您别写了,我还要上次那个。”老和尚拿出那个“岁”字,又给了他一张纸:“这次可别再像上次那样了!”  欧阳中石仔细看了老师的字样,尤其是记忆中迷惘的地方,等到都了然于胸了,就大胆挥笔——这一回好,一口气写下来,形神相仿佛,规度亦初具了。欧阳中石挺高兴,正想拿给老师看,一双大手从后面把他按住了——原来老和尚一直悄悄在后面看,他那呆板的脸终于漾起了一丝笑意。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一次五块钱,对欧阳中石的家庭来说,确实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欧阳中石原来打算两次解决问题,但去了两次之后,他发觉自己错了:老和尚外拙而内秀,肚子里的东西可真不少,每一次去,他都可以学到新东西:这一次颜体,下一次欧体;学了龙门造像,还有北魏摩崖……每次都有新玩艺儿,叫欧阳中石目不暇接,眼界大开,倒是欲罢不能了。母亲也不提“去两次找借口不去”的旧话儿了,每到该去的时间,就给他钱。在这五块钱的沉重压力下,欧阳中石学习格外用心,每次到了老师那儿,眼耳心手,一齐足力调动,去观察、感受、吸收、摄取,因此每一次去,无不饱飨而归。大约经过半年,老和尚教会了欧阳中石篆、隶、楷、行、方、圆、正、侧各种笔法,让他俯览了中国书法的各种风格流派及其笔法奥义,然后对他说:“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扎实的基本功,可以向某一个方向深入发展了。”他建议欧阳中石先攻魏碑,写张猛龙碑。不久之后,老和尚就悄然离去,云游他方——此后欧阳中石再也没见到他。  老和尚走后,欧阳中石才从母亲口中得知:老和尚其实一个钱也没要,第一次交的五块钱,第二天就送回来了;每次交钱,实际上都是老师和母亲串通好,做戏给他看;那五块钱,半年里只是在三个人手中循环。  为什么老和尚非要他交钱不可呢?50年后,欧阳中石谈起往事,感触很深地说:“我的这位老师,不但书法好,而且懂得教学法。轻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不珍惜,对学习机会也一样。武岩和尚之所以要我交五块钱,就是借此给我施加压力,激发我的学习热情。这使我学习任何东西都很快,可以说使我一生受益无穷,我现在仍在吃那时垫下的老本。所以我觉得武岩老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一辈子都感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