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制度

八旗制度
八旗制度
  中国清代满族的社会组织形式。满族的先世女真人以射猎为业。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中,取得节节胜利。随着势力扩大,人口增多,他于明万历二十九年建立黄、白、红、蓝四旗,称为正黄、正白、正红、正蓝,旗皆纯色。四十三年,努尔哈赤为适应满族社会发展的需要,在原有牛录制的基础上,创建了八旗制度,即在原有的四旗之外,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把后金管辖下的所有人都编在旗内。

努尔哈赤与八旗制度

  在中国历史上,大清王朝的崛起,不能不谈到努尔哈赤与他建立的八旗制度。努尔哈赤,建州左卫指挥使,女真酋长猛哥帖木儿后裔,其祖父叫场,父亲塔失,在战斗中被明军误杀。努尔哈赤遂以父祖十三副遗甲起兵讨伐尼勘外兰,此次,开始了统一女真各部的事业。在这一过程中,他创立了八旗制度。八旗制度是由女真氏族公社末期的狩猎组织演变而来的。当时,每逢出猎,氏族每个成员出箭一支,10人为一单位,称“牛录”(汉语“大箭”),10人之中设一首领,称“牛录额真”(汉语“主”)。万历二十九年(1601),努尔哈赤将牛录扩大到300人,分别以黄,白,红,蓝四色旗帜为标志。万历四十三年(1615),由于归附日众,兵力增多,努尔哈赤下令在牛录之上,设立甲喇和固山。五牛录为一甲喇,由甲喇额真统领;五甲喇为一固山,由固山额真统辖;改从前每牛录一旗,为每固山一旗,另增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八旗。每旗7500人。  八旗制度“以旗统人,即以旗统兵”,是兵民一体,军政合一的社会组织。旗人平时生产,战时出征,提高了军事战斗力,促进了女真社会的发展。八旗旗主,均由努尔哈赤的子,侄担任,既是各部军事统帅,也是政治首领,努尔哈赤以家长的身份兼任最高统帅,增强了对旗下的控制力。  后来,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在此基础上又设立了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同时,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皇太极将正黄,镶黄,正蓝三旗收为自将,开创了清帝直接控制“上三旗”的制度。  正是努尔哈赤对八旗制度的建立以及之后的不断完善,才奠定了满清崛起的军事基础,这也是满清之所以能入主中原的前提。当然了,这只是众多原因中的一个,但绝对是主要的一个。在这里,我要说的是,现今我们应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军事体制(这里并不代表我认为我国军事体制不好),以适应不断面临的严峻的外部军事环境,迎接挑战,满清的八旗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呢?

八旗制度的特点

八旗制度
八旗制度
  八旗制度的特点是以旗统人,即以旗统兵。凡隶于八旗者皆可以为兵。实际上,清代兵有常数,饷有定额,随着满族人口的不断增加,并非所有满族人都能披甲,而到后来披甲的人数占满族人口的比例愈来愈小。清太祖、太宗时期,八旗组织有较快的发展。入关前满洲八旗共 309个佐领,又半分佐领18个;蒙古佐领117个,又半分佐领5个;汉军佐领157个,又半分佐领5个。八旗满、蒙、汉佐领共583个,又半分佐领28 个。清统治全国之初,由于统一全国的战争需要,以及平定各地的反清斗争,满洲八旗发展迅速。康熙时满洲佐领达到669个,嘉庆时增加到681个。此后维持在这一水平上。蒙古佐领顺治时增加11个,康熙时又增加76个,雍正二年(1724)定制为204个。八旗制度建立时有蒙古人编在满洲八旗内,直到清末亦有蒙古佐领35个,又半分佐领2个,编在满洲八旗下。顺治十五年有汉军佐领206个,又半分佐领3个。康熙五十一年(1712)增至258个,又半分佐领1个。雍正十二年定制为270个。此后,因八旗生计愈来愈困难,一部分汉军出旗为民。乾隆五十五年(1790)汉军佐领减少到266个。此后终清不改。八旗官兵的额数,清末光绪、宣统时,实存职官约6680人,兵丁12万人。  八旗初建时兵民合一,全民皆兵,凡满洲成员皆隶于满洲八旗之下。旗的组织具有军事、行政和生产等多方面职能。入关前,八旗兵丁平时从事生产劳动,战时荷戈从征,军械粮草自备。入关以后,为了巩固满族贵族的统治,加强对全国各族人民的控制,同时为了解除八旗官兵的后顾之忧,更好地为清王朝效命,建立了八旗常备兵制和兵饷制度,与绿营共同构成清朝统治全国的强有力的军事工具,八旗兵从而成了职业兵。八旗兵无论满洲、蒙古或汉军,均以营为单位,由都统及副都统率领,称作骁骑营,用于驻防或征战。并有炮营、枪营、护炮藤牌营,附属于汉军骁骑营。  八旗有一套完整的制度。如封爵,天命、天聪时期定王公爵止于贝勒,崇德元年始走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九等。顺治十年(1653)增奉恩将军为十等。亦有异姓封王、公、侯、伯、子、男的,但汉人甚少。清代世职,太宗时与官名本多相同,顺治四年成为荣誉称号。乾隆元年定民爵精奇尼哈番为子爵,阿思哈尼哈番为男爵,阿达哈哈番为轻车都尉,拜他喇布勒哈番为骑都尉,拖沙喇哈番为云骑尉。八旗按引军旗色定户籍。壮丁原则上三年编审一次,分正户、另户、另记档案及旗下家人等。八旗兴办宗室觉罗学、官学等,课其子弟。八旗宗室王公及官兵的婚丧等均有规定。清初定旗民不通婚,直到光绪二十七年(1901)才取消禁令,实际上民间早已通婚。

八旗制度的兴衰

八旗制度
八旗制度
  禁卫军制清朝定都北京以后,绝大部分八旗兵丁屯驻在北京附近,戍卫京师的八旗则按其方位驻守,称驻京八旗,俗称京旗。另抽出一部分旗兵派驻全国各重要城市和军事要地,称驻防八旗。驻京八旗负责皇宫和京师的安全,实即禁军。清禁卫军制大类有二,即郎卫和兵卫。郎卫即指御前近卫,专门负责皇帝及后妃等的警卫与服务,其内部又根据具体任务的不同,设置侍卫处、銮仪卫、善扑营等不同的机构。侍卫处初选上三旗子弟中才武出众者分班入值,掌上三旗侍卫亲军之政令,供宿卫扈从之需。銮仪卫亦系侍从武职,掌管帝、后车驾仪仗等机构。宣统元年(1909)避溥仪名讳,改为銮舆卫。善扑营,顺治初年曾设善射鹄、善强弓、善扑等侍卫,各有专管,统在三旗额内。康熙八年为惩治鳌拜专横乱政,选侍卫中一部分年少有力者练习扑击之戏,鳌拜入见时,即令侍卫等掊而絷之,于是有善扑营之设。该营专习掼交、射箭、赛马等技艺,供皇帝游玩宴乐时表演。兵卫即指京师及宫禁的警卫,也根据不同的任务及防卫的需要,分设前锋、护军、步兵等不同的营制。  八旗的驻防入关以前,已有八旗驻防之设。清统治全国以后,分为畿辅驻防、东三省驻防和各直省驻防。畿辅驻防为守卫京师附近地区,包括保定、张家口、热河、察哈尔及木兰围场等地。各省驻防多为省会或重镇。八旗驻地及兵额,视各代而有增损、裁并,但变化不是太大。清末全国驻防共有817个佐领。  八旗在全国各地驻防,一般不设都统。在重要地区如盛京、吉林黑龙江、江宁、杭州、福州、广州、荆州、西安、成都、绥远等处设将军。凡设将军处下设副都统。将军为该地区的最高军事长官,但不理民政。后热河、察哈尔由副都统升为都统后,即为该地区长官。  八旗的旗务管理无论满洲、蒙古或汉军,均由固山额真管理。顺治十七年,固山额真一律改称都统。各旗均设都统一人,副都统二人。雍正元年,设八旗都统衙门,由上述各旗都统二十四人及副都统四十八人组成,掌满洲、蒙古、汉军八旗之政令,稽其户口,经其教养,序其官爵,简其军赋。凡八旗之方位,京师及各地之驻防,陵寝守卫,壮丁编审,选子弟充执事,选送秀女,以授地之法定八旗世业,奴仆管理,田租定额,房产购置,红白赏恤,选送俊秀入官学出具考试名册,会选旗营官员,功过劝惩,世职袭废,稽户丁,定兵额,选马甲等等,无不统一管理。  八旗的兴衰八旗制度建立在“兵民合一”的基础上,入关前没有兵饷规定。天聪四年皇太极说:“我国出则为兵,入则为民,耕战二事,未尝偏废。”当时,兴京(今辽宁新宾)内城居宗室勋戚,外城居宿卫亲兵万余。此外远近十余万户,散处辽河东西,无事耕猎,有事征调,征调时所发行粮也很有限。清统治全国以后,八旗兵饷的主要形式是坐粮,包括钱、粮两部分,从征时发给部分行粮。八旗兵丁按其兵种可分为亲军、前锋、护军、领催、马甲、步兵、炮甲、养育兵、匠役等,其兵饷的数量亦有所差别,且时有增损。  清军入关,满族人口大量涌入北京及其附近地区,为了安置八旗官兵和闲散人口的生活,从顺治元年底至康熙四年清政府共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圈地运动,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官兵三次共分得旗地二百三十三万五千四百七十七晌零九亩。八旗兵丁的份地为五晌(一晌约六亩),终清没有大的变化。兵丁份地大多数靠本人带同家属从事耕种,后迫于生计被典押出去。清初规定旗民不交产,几经反复,直到光绪三十一年才最后取消禁令。  清统治全国以后,由于八旗制度的严重束缚,八旗兵丁生计日渐拮据。八旗生计问题主要是北京正身旗人的生活问题。康熙、雍正时业已出现,乾隆初更趋严重,从而引起清统治集团的严重关注。康熙、雍正时曾先后赏赐银两数次,但不久即罄尽无余,于是增加兵额,扩大食饷面。雍正二年始设教养兵,后改称养育兵,给予钱米。光绪时养育兵共计27408人,清末达到29407人。乾隆时曾准许京城和各省驻防汉军八旗出旗为民,令其各得生计。但直至清末,八旗生计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而且陷于贫困的境地。  八旗制度从正式建立到1911年辛亥革命后清朝覆灭,共存在296年。它是清王朝统治全国的重要军事支柱,曾在中国历史上起过积极和进步的作用,为发展和巩固多民族统一的国家、为保卫边疆防止外来侵略等都作出了重要贡献,对满族社会的发展,更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随着历史的嬗变,八旗制度中落后的一面也日益明显,严重地束缚了满族人民的发展,在征战中的作用也愈来愈小。八旗制度与清王朝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经过了由盛而衰、由衰而亡的整个历史过程。

满清八旗制度的历史弊端

  满清占了北京之后,八旗子弟从容入关,到了北京,怎么办,怎么安置这些人?我给概括一下:搞了个十定。  第一,定身份。旗人当时不叫满族,旗人,就是在旗的,民人就是不在旗的,不在旗的叫民人。我看有的书说叫“旗民”,这是不对的。它是两个概念,旗是旗,民是民。北京吧,旗人就是在旗的,不在旗的汉人、回族等等,都叫民人。它叫只分旗、民,不分民族。这个身份是终身的,你在旗终身在旗,世世代代在旗,民人不在旗,世世代代不在旗,个别的例外。  第二,定旗分。八个旗,白旗,你就终身是白旗,子子孙孙是白旗,但是里头有例外,我说是一般的情况下,中间也有变动。  第三,定佐领。某某人是八旗满洲里面的蓝旗,蓝旗下某参领,某参领下的某佐领,下面谁谁谁,世世代代都是这个佐领,子子孙孙都是这个佐领,个别情况有调整、有例外。  第四,定住地。住在哪儿是固定的。以北京来说,两黄旗住在北城,两白旗住在东城,两红旗住在西城,两蓝旗住在崇文门和宣武门以里,这叫京城八旗。那驻防八旗呢,就设立满城,杭州、成都、福州等等,设立个满城,就是旗人在里面住,修了城墙。  第五,定钱粮。吃饭怎么办?国家供养,旗人有钱粮,俗话叫“铁杆庄稼,旱涝保收”,铁饭碗。  第六,定土地。原来在关外他是有地的,在赫图阿拉他是有地的,进了关入占了北京之后,这地怎么办?圈地,京畿圈地,圈所谓“无主荒田”,分给从容入关,八旗兵及其眷属。问题就来了,他住在北京城里,地可能分在丰润、宝坻,怎么种啊?这就出现了庄头,就是寄生虫。《红楼梦》里的乌进孝这类庄头,给他经营,帮着给拿地租,后来有人把地卖了。  第七,定营生。旗人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当兵他是一家出一丁,后来当然有点变化了,他有八个儿子不能都当兵去了,缺不够,兵员不够,没那么多,剩下人做什么呢?吃的有保证了,有钱粮;住的有了,到北京以后圈房,我讲到顺治的时候,讲到六大弊政,圈地占房。北京内城原来所有人统统搬走,房子留给旗人住。住有了,占了房子,地有了,圈的地分了,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做什么呢?有人说,说满清之所以灭亡,就是因为八旗子弟游手好闲。我说这叫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那他做什么呢?手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这手只有游手,没有事干只有好闲。  第八,定学校。后来发现满人小孩要上学,学校要分等级:宗学、觉罗学,就归宗人府管;咸安宫官学,景山官学,归内务府管;八旗叫八旗官学,也叫八旗学,归八个旗分着管。学校是固定的,分等级的,和汉人要分开,和民人也要分开,后来上到了高一级的学校了,但是考试单有名字。  第九,定婚姻。旗、民不通婚,包括满与汉、回人、苗民等等不能通婚,很多少数民族,不光是汉族。旗、民不通婚,个别有例外了,那另说了,就总体做了规定,旗、民不通婚。  第十,定司法。旗人犯了法,地方官不能审理,单有一个审理的程序。旗、民犯了同样罪,同罪不同刑。《满清律例》规定:旗人犯了徒刑,一年折合枷号五天,就是判一年刑,要是民人判一年刑的话,旗人就关五天就行了。  实际上不止这“十定”,还有其他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八旗制度它是从满清入关之后就这么定下来了,一直到清末。到清末北京旗人有多少人呢?《北京市志稿》对宣统年间北京旗人的户口有一个统计:京城24旗,黄旗30312户,白旗34924户,红旗24317户,蓝旗29230户,合计118783户。就是11万多户,一户有人说是五口之家,我算了大约要六口之家,父母、夫妻再加几个孩子,大约五口到六口之间吧,这么个数,平均起来算。京城宣统时候旗人总数多少呢?北京旗人大约20万户,人口大约100万,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我叫做“旗人群体”,那全国这个群体就更大了。这个旗人群体不工、不农、不商,吃钱粮,一代一代寄生下来,靠国家供应,后来国家就供养不起了。八旗制度在满清入关以前适应了当时的游牧战争环境,亦耕亦战,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把分散的满人连接到一起,用军事的方法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战斗力量。但是,夺取政权之后,占了北京之后,在新的形势之下,八旗制度怎么改革,怎么适应新的形势?也做了一些改革,修修补补,因为八旗生计问题在康熙年就出现了,雍正时就很严重了。有的人没饭吃了,发到东北开垦去了,路费给你,给你点安家银子,这些人怎么肯到东北种地去啊,领完银子再跑回来。所以,八旗生计问题是困扰满清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愈演愈烈。最后,八旗制度崩溃了,满清的宝顶腐烂,坏掉了。八旗制度,满清的基础崩塌了。最后结果只有一条,就是满清垮台了。满清皇帝有八次历史机会,但是都失去了,不做图强维新的改革,不做重大的改革,修修补补、应应付付,最后受害最大的首先是八旗子弟,辛亥革命之后,它们种地不会,做工不会,经商不会,拉洋车也不会。我看到很多材料,没有饭吃,文化又不会。所以说满清,八旗制度兴则满清兴,八旗制度衰则满清亡。满清最后,从6岁的同治、4岁的光绪、3岁的宣统做皇帝,就可以看出来,满清上层腐烂了。八旗制度可以看出来满清下层腐烂了,从上到下都腐烂了,所以满清也就灭亡了。  分析满清的八旗制度是否存在某种程度的种族隔离制度,实际上就是分析汉人是否在政治经济上奴化的问题。而满清建立的八旗制度,将征服者后代和被征服者后代截然分开,在政治,经济,司法等方面都形成了惊人的不平等。比之古罗马殖民地和西方近代殖民地,满清在种族隔离方面的不平等犹有过之。  一、满清的政权牢牢掌握在统治民族手中  种族隔离制度的一大特点就是政治权利牢牢掌握在某些统治民族手中。那么满清的政治结构如何呢?事实证明,满清的权利始终牢牢掌握在满清贵族手中,只有在清末统治者力不从心的时候,才出现过以曾国藩,左宗堂,李鸿章为代表的汉人政治势力,而这三者无一例外都成了满清统治者的打击对象。有些汉族历史研究者,陶醉于满清有多少汉大臣,这和“乾隆是汉人的儿子”,“敌人在武力上征服了汉人,而我们反而用文化征服了敌人”两种说法一样,都是一种亡国奴式的意淫,或称阿 q式的精神胜利法。就如鲁讯所说“有些人做着奴才,却还以为自己是主子!”大汉族主义者总是津津乐道于某民族用了汉族的文化。这些大汉族主义者的自豪,有点类似于印第安人自豪于“西方殖民者用了我们的咖啡和可可,已经充分印第安化了。所以美国是印第安正统朝代”.  满清历代能影响朝政的实权大臣如下,(许多王爷贝勒未计算在内,实际上他们的政治力量还要超过这些权臣)  敖拜等四个顾命大臣  隆克多,年羹尧。  阿桂,和申,福康安。  肃顺等八名顾命大臣,曾国番,左宗堂,李鸿章。  北洋军统帅荣禄。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朝中根本不存在所谓汉族政治势力,在历次满清的宫廷政治斗争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汉人政治势力的声音。唯一的例外是慈禧废光绪的时候,曾经安抚过两江总督张之洞,算是汉族官员有了一点政治影响力。而曾国藩以前的汉大臣,无非是依附于满清贵族势力的附庸而已。这就好象民晕人士或是香蕉人物当了美国议员,绝不能说是中国已经影响参与了美国的政治一样。一群有职无权的汉大臣不能说是汉人已经参与了政治,他们只是满清贵族统治下的附庸而已。剃头令的贯彻实施就是清庭中不存在汉族政治势力的明证。  二、满人被统治者视为满清的政权基础,而防汉制汉为满清一贯的基本国策。  我曾见过有人狡辩,说八旗子弟吃铁杆庄稼,受国家供养,是满清尊重军人的表现。那么满清果真尊重军人吗?我们从这里入手就可以看出满清的防汉制汉之心。  1.我们先不谈八旗子弟是否能称为军人的问题。先谈当年的汉奸三藩,立过的战功不在八旗之下吧,然而却遭到撤藩的命令。如果满清把三藩士兵都象八旗一样,子子孙孙都由国家养着,那么还会有人跟着吴三桂造反吗?  2. 曾国藩的例子就更加明显了,平定太平天国,对满清来说算得上了不起的战功了,没有曾国藩,满清说不定就给灭了,然而曾国藩不过封侯而已,连公都当不上。而他手下的湘军,更是满清一再要求裁撤的对象。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本来应该是国家的福音,就算统治者怀疑“愚忠的曾国藩”的忠诚问题,那么将湘军置于国家直接指挥也是完全可以的。然而结果却是湘军被强行解散,甚至有些湘军被迫做了山大王(出自某小说,并非完全可信,但立过大功的湘军没有得到最起砝的待遇是显然的)。这充分说明了满清统治者的防汉之心。现在我来看看满清统治者是如何处理三个汉族政治势力代表的。曾国藩-鸟尽弓藏,解散湘勇,早早剥夺政治权利。左宗堂一死,清政府借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将左宗堂提拔的江南官员一并废黜,可惜他们手脚不干净,他们只给这些官免职处分,却没有“依法治罪”,证明了这从本质上是一次对汉族政治势力开刀的政治斗争而不是一件简单的刑事案件。  3.慈禧云“宁赠友邦,勿与家奴”. 满清贵族对变法的评价是“汉人一兴,满人必亡”.六君子被杀的罪名就是“保中国,不保满清。”以这种防汉思维行事,自然就会建立一个种族隔离制度。汉族对满清种族隔离制度的激烈反抗。也充分说明了当时的社会的种族隔离制度,所谓满清时已经满汉一家,其乐融融的说法,只能骗骗无知之徒。如果说蒙元还只是诛人,那么诛人之后,还要诛心的满清在民族压迫的问题上表现更为恶劣。  3.1近代满清和西方列强联合统治中国的问题。甲午战争以后,大部分中国人的利益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然而普通八旗子弟的生活水平却是不降反升。八旗子弟不需要向国家交税,不存在一般中国人甲午战败后负担加重的问题。反而由于中国银两减少,银价上升,用国家供养他们的旗银买到了更多的消费品。于是西方人拿赔款,八旗领旗银(仅普通旗人的旗银每年就达2000多万两,而皇室王爷的开销和满族人当官的奉禄尚不算在内,修圆明园等建筑费用和满族官员的灰色收入也未计算在内。甲午战争也无非是害普通旗人少领10年银子而已,而真正当官的旗人,根本不把这点旗银放在眼里),在这种经济利益分配制度下,清政府很快和各种侵略者走到了一起,形成了某种政治联盟关系。西方列强也一致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满清当他们在中国利益的代理人。所以他们支持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满清和列强的关系,很快就变得其乐融融,亲如一家了。到了伪满州国时期,更是出现了日满亲善的荒唐局面。象川岛芳子一类的少数满人,是真心诚意的在给日本人办事。“经济利益决定政治立场”,马克思的话再次得到了证明。清政府后期的策略之一就是联洋制汉,有些人简单的把伪满州国的建立说成是叛国,其实是忽视了满清统治者在“叛国”前后,其政治经济利益,政治经济政策上的连续性和一贯性。也就是说,某些人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根本思想和策略,但却被大家说成是一种背叛。  3.2清末的民族矛盾激烈,在日留学生分成了两派,满族和汉族留学生是绝无交往,日本军国主义者据此产生了建立伪满洲国的想法。(“盐丁儿”一书,某与父兄决裂的满族共产党员回忆录)  3.3闭关锁国的原因,马克思认为,满清闭关锁国的原因是防止汉人与外界交往以后,激起他们原有的反鞑鞑人情绪。中国一旦开放,满清旧有的文字狱,愚民政策的一系列成果必将崩溃。  3.4文字狱和沿海内迁30-50里的启示,汉人不得进东北和住北京前三门。这些都说明一点,种族隔离。而文字狱中最离奇的就是大肆删除金宋古书中的“中国”两字,原来咱们中国的正统政权,是见不得古书上有“中国”两个字的。  清人不仅要掩饰他们自己的凶残,还要替金人掩饰凶残…即此数条,已可见“贼”“虏”“犬羊”是讳的;说金人的淫掠是讳的;“夷狄”当然要讳,但也不许看见“中国”两个字,因为这是和“夷狄”对立的字眼,很容易引起种族思想来的。但是,这《嵩山文集》的抄者不自改,读者不自改,尚存旧文,使我们至今能够看见晁氏的真面目,在现在说起来,也可以算是令人大“舒愤懑”的了。(摘自鲁讯,病后杂谈之余)  3.5尽管经过了200年文字狱和满汉一家的宣传!即使是和满清关系不错的义和团!最初的口号也是“ 反清灭洋”,而改为“扶清灭洋”只是一种斗争策略而已。中华各民族对满清种族隔离制度的强烈不满可见一斑。现在的教科书,拼命淡化包括汉回苗等族在内的中华各民族对满清民族压迫的反抗行为。把争取民族解放的反抗斗争和一般性质的农民起义和叛乱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