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心理学

  电影心理学,是一种依据心理学原理和范畴,研究电影视像特性、电影创作和观众观影感受等领域的电影理论。

研究历史

明斯特伯格
明斯特伯格
  1916年,德国心理学家雨果·明斯特伯格发表《电影:一次心理学研究》,提出“电影不存在于胶片上,甚至不存在于银幕上,而只存在于把它实现的思想中”的立论,强调电影是“一种心理学游戏”,做了电影心理学研究的初次尝试。  1932 年,德国心理学家鲁道夫·爱因汉姆的《电影作为艺术》从格式塔心理学原理出发,系统研究了电影影像的物理特征、视觉表现手段的发生学元素和电影作品的艺术特性,强调“心理结构能力说”和关于“审美主体的能动性”的观点,提出了“局部幻象论”和“形象偏离说”,为无声电影的艺术合理性辩护。  1940年,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的《电影心理学概论》论述了电影的本性、蒙太奇表现手段和明星制的心理学依据。  20世纪40年代末期,法国电影理论家让·马扎莱的《电影与心理》和莫里斯·梅洛-庞蒂的《电影与新型心理学》对一般主观镜头的分析,是电影心理学的重要论述。  1963 年,法国电影理论家让·米特里的《电影美学与心理学》(第一卷)问世,这部百科全书式的巨着对影像、全景镜头、主观镜头、景深镜头、移动镜头、结构、彩色和音乐诸元素作出了心理学的解释,尤其以心理学为依据论述了蒙太奇的合理性,提出了电影作品的“形象-符号-艺术”三个层次。  1974 年苏联电影理论家谢·金兹堡发表《电影理论概述》一书,试图从艺术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论述电影艺术作品和观众的相互作用问题,并从视知觉角度探讨了运动和深度的心理学原理。以感知心理学、格式塔心理学精神分析学为依据,研究观众心理和影片心理效应的观众心理学的研究范畴包括:  * 1.电影观众的生理及心理状态,如视觉暂留、认同、完形、幻象、催眠、白日梦、参与、镜像。  * 2.影片影响个体心理的功能,如宣泄、抚慰、殿堂效应和快乐原则等。  * 3.影片的群体效应,观众通过感受影片的内容和形式,形成心理上被联系起来的独特社会群体,达到群体审美的沟通,造成社会行为情境,从而使观众个体加入到群体中,体验集体情绪,发生复杂的内心活动,调节个体的价值观念和审美情趣,获得净化和升华。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弗洛伊德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渗入电影理论领域。精神分析学的重要范畴,如无意识潜意识、镜像阶段、初始场景、浓聚、移换、窥视癖等概念被用于解释电影的机制、观看主体的心理活动、电影作品的创作和感受过程,从而形成现代西方电影心理学的新阶段。之后法国电影理论家克里斯蒂安·麦茨将精神分析学理论和结构主义符号学相结合,完成了重要着述《想象的能指》,创立了电影的第二符号学--电影精神分析学。

现代电影心理学的分支

·运动知觉

  定义与划分  运动知觉是物体的运动特性在人脑中的直接反映。运动知觉与人类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有密切关系。正确估计物体运动的速度,是生产操作、交通航行、体育运动及军事射击等的重要条件。  运动知觉包括对物体真正运动的知觉和似动。真正运动,即物体按特定速度或加速度从一处向另一处作连续的位移。由此引起的知觉就是对“真正运动的知觉”.“似动”指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人们把静止的物体看成运动的。  运动知觉的产生
运动知觉
运动知觉
  运动知觉直接依赖于对象运行的速度。物体运动的速度太慢或太快,都不能使人产生运动知觉。例如人们不能觉察手表上时针的运动。刚刚可以觉察的单位时间内物体运动的最小视角范围(角速度)叫运动知觉的下阈。物体运动的速度超过一定限度,人们就看到弥漫性的闪烁。看到闪烁时的速度是运动知觉的上阈。运动知觉的阈限依赖于目标物在视网膜上的位置、刺激物的照明和持续时间、视野中有无参照点、视野结构的一般特点以及对象离观察者的距离等。例如,当刺激呈现在视野中央而且对象与背景间具有较大的反差时,人们能够察觉的最小速度为每秒1分弧度;如果刺激呈现在视野的边缘,速度阈限将显着上升,达每秒10~20分弧度。在运动知觉中,视觉、动觉、平衡觉和触摸觉都可能参加,其中视觉起着重要的作用。  当物体运动时,人们从什么地方得到关于物体运动的信息?一种最简单的设想是把相邻视网膜点相继受到的刺激,看成运动知觉的信息来源。例如,当物体从A处向B处运动时,物体在空间的连续位移,使视网膜上相邻部位连续地受到刺激,经过视觉系统的信息加工,就产生运动知觉。理查德·格雷戈里(R. L. Gregory)把这种运动系统称作“网象运动系统”。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神经生理学关于动物视觉系统的运动觉察器的研究,为解释运动知觉的生理机制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当一个运动着的物体刺激视网膜上对运动敏感的感受野时,便激活视觉系统高级部位的相应神经细胞,从而产生了运动知觉。  但是,运动知觉的实际情况比上述解释要复杂得多。  人们在知觉物体的运动时,眼睛、头部和身体也经常在运动。当人们主动用眼睛追踪运动着的物体时,物体投射在视网膜上的映象是相对静止的,运动知觉却依然产生;当人们随意地移动身体、头部或眼睛时,周围静止的物体就会连续刺激视网膜的不同部位,但却不引起运动知觉。可见,仅仅用网象运动系统来解释运动知觉是不够的。  为了知觉到运动,人们还需要具有关于自身运动或静止的特殊信息。这种信息可能来自身体运动时肌肉的动作反馈;也可能来自大脑发出的动作指令。研究表明,由大脑指示眼睛运动时所产生的“外导”信号与由视网膜映象提供的视觉信号,可能存在着相互抵消的作用。当物体运动而人眼静止时,来自视网膜的信息没有为大脑发出的动作指令所抵消,使人看到了物体的运动。同样,当人眼追踪运动着的物体时,只有大脑发出的动作指令而没有视网膜映象运动的信息,也使人看到物体的运动。  可是,如果物体静止,而人们移动自己的眼睛,那么人们不仅得到来自视网膜映象运动的视觉信息,而且得到由大脑发出的动作指令所提供的非视觉信息,这两种信息互相抵消,结果使人看到静止的物体。有人假定人脑中存在着某种比较器或视觉稳定中枢,它是两种信息相互作用的场所。这种运动系统叫做头-眼运动系统)  除视网膜映象移动提供的视觉信息外,运动物体的其他一些特性对视网膜的影响也有重要的作用。例如,当物体的运动由远及近,或由近及远时,物体在视网膜上视象大小的变化,提供了物体“逼近”或“离去”的信息。再有,当一个物体在空间运动时,它的背景的纹理结构时而被遮挡,时而显露出来。这样在视网膜上也出现不同的刺激流。这种现象叫活动的视觉遮挡。它对运动知觉也有重要意义。  但是,能否用上述种种理由来解释似动现象,现在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有人认为,似动和真正运动的物理刺激都能使运动敏感神经元产生相同的反应,都能引起运动后效,因而它们具有相同的机制。相反,有人却认为,似动和真正运动的知觉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知觉,它们的机制应该是不同的。由于似动的种类繁多,情况很复杂,现在还没有一种统一的理论能够解释所有的似动现象,更没有一种理论能够解释所有的运动知觉现象。

·时间知觉

时间知觉
时间知觉
  时间知觉(time perception)是电影心理学中一个分支的概念。  对客观现象延续性和顺序性的感知。人总是通过某种量度时间的媒介来感知时间的。量度时间的媒介有外在标尺和内在标尺两种,它们都可为人们提供关于时间的信息。外在标尺包括计时工具,如时钟、日历等;也包括宇宙环境的周期性变化,如太阳的升落、月亮的盈亏、昼夜的交替、季节的重复等等。内部标尺是机体内部的一些有节奏的生理过程和心理活动,如心跳、呼吸、消化及记忆表象的衰退等,神经细胞的某种状态也可成为时间信号。人的节律性活动和生理过程基本上以24小时为一个周期,因此,可以把人的身体看成一个生活节奏钟。  心理学家发现,用计时器测量出的时间与估计的时间不完全一致。人的时间知觉与活动内容、情绪、动机、态度有关。内容丰富而有趣的情境,使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而内容贫乏枯燥的事物,使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积极的情绪使人觉得时间短,消极的情绪使人觉得时间长;期待的态度会使人觉得时间过得慢。一般来说,对持续时间越注意,就越觉得时间长;对于预期性的估计要比追溯性的估计时间显得长些。一些实验还表明,时间知觉明显地依赖于刺激的物理性质和情境。例如,对较强的刺激觉得比不太强的刺激时间长,对分段的持续时间觉得比空白的持续时间长。例如,对一个断续的音响,在一给定的时间里听到的断续的次数越多,人们就越觉得这段时间长。对较长的时间间隔,往往估计不足;而对较短的时间间隔,则估计偏高。有关的材料还表明,时间知觉与刺激的编码有关,刺激编码越简单,知觉到的持续时间也就越短。相等的时间间隔(40或80毫秒),空白间隔比填充音节的间隔显得短。  到20世纪80年代为止,还没有材料证明大脑存在着专门的计算时间的中枢。在皮层不同部位受到损害的情况下都可以见到时间知觉的破坏。在判断时间间隔正确性方面,各感官是不同的。听觉和触觉对时间间隔的估计最准确。听觉辨认时间间隔的最高限度是0.01秒,触觉辨认的最高限度是0.025 秒,视觉辨认的最高限度则是0.1~0.05秒。  时间知觉是在人类社会实践中逐步发展起来的。“时间感”是人的适应活动的非常重要的部分。由于年龄、生活经验和职业训练的不同,人与人之间在时间知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某些职业活动的训练会使人形成精确的“时间感”。例如,有经验的运动员能准确地掌握动作的时间节奏,有经验的教师能正确地估计一节课的时间。

·空间知觉

空间知觉
空间知觉
  空间知觉(space perception)是电影心理学中一个分支的概念。指对物体距离、形状、大小、方位等空间特性的知觉。知觉的这种功能在视觉与听觉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视觉空间知觉是以两眼视网膜直接感受到的两维图像为基础而产生的。人总是把外界刺激知觉为具有一定大小和形状的图像,它服从于图形知觉的规律。对于有远近关系的立体物体,由于正常视觉是双眼的,并且两只眼睛的视象是融合在一起的,双眼又是分开的,每只眼对物体的一侧看得更清楚一些,所以,两个视网膜上的略有差异的映象,就成为观察物体空间关系的重要线索。它使人能在两维的视网膜刺激基础上,形成三维的空间映象,即在高、宽两维视觉像基础上看出深度,辨别出物体的远近。物体不同部位的远近的感知称为立体视觉或深度知觉。深度知觉除了利用双眼的视差的线索外,还要利用其他的主客观线索。大小知觉是在深度知觉的基础上对不同远近的物体作出的大小判断。  听觉空间知觉,在距离方面主要以声音强度为线索,而要判定声源的方位则必须依据双耳听觉线索。后者称为听觉空间定位。  除了视觉和听觉外,人手的触摸感觉,人在环境中的探索活动,也是空间知觉的重要信息。这些来自不同感官通道的信息相互作用,彼此验证,使人获得对外界环境的空间关系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