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昶

孟昶、花蕊夫人
孟昶、花蕊夫人
  楚恭孝王,名孟昶(公元919~965年),初名仁赞,字保元。高祖孟知祥第3子。孟知祥病死后继位。在位31年(公元934~965年),又得后晋秦、阶、成三州归附,并攻取凤州,悉有前蜀故地。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兵入成都,降宋,至开封,被封为秦国公。国亡被废后疑为宋太祖毒死,终年47岁,葬于今中国河南省洛阳市附近。

帝王档案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姓名  孟昶  谥号  楚恭孝王  庙号 睿文英武仁圣明孝皇帝  政权  后蜀  在世  919年-965年  在位  934年-965年  年号
  广政:938年-965年正月

帝王简介

《问君能有几多愁》
《问君能有几多愁》
  孟昶(919~965年),五代时后蜀国君。公元934~965年在位。孟知祥第三子。处名任赞,字保元。即位后,又得后晋秦、阶、成三州归附,并攻取凤州,悉有前蜀故地。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兵入成都,降宋,至开封,被封为秦国公。
  孟昶一般被称为后主。即位初年,励精图治,衣着朴素,兴修水利,注重农桑,实行“与民休息”政策,后蜀国势强盛,将北线疆土扩张到长安。
  但是他在位后期,贪图逸乐、沉湎酒色,不思国政,生活荒淫,奢侈无度,连夜壶都用珍宝制成,称为“七宝溺器”,朝政十分腐败。传说孟昶对戏曲,也入迷甚深。
  后蜀广政二十八年(965年),宋师在大将王全斌的指挥下以两路伐后蜀,蜀军与宋军在剑门关外进行一场大战,蜀军全军覆灭,后蜀精兵被全歼,灭亡之势已不可免了。宋军包围成都府,孟昶投降,后蜀灭亡。
  孟昶被俘后被封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秦国公,居住在汴京。北宋乾德三年(965年),孟昶带开封7日后郁郁而终(一说被宋太宗毒死),追封楚王,谥恭孝。

人物生平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北宋建立后,赵匡胤即着手统一中国,先后灭南平、后蜀南汉南唐吴越投降,最后灭掉北汉。自唐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到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北宋完成统一,其间经过了225年改朝换代的大混战,一场恶梦总算过去。
  在北宋灭掉的这些小国中,末代皇帝除了鼎鼎大名的南唐后主李煜,值得一提的还有后蜀后主孟昶。他本来是一位少年老成的英明君主,但最后却做了意志消沉坐以待毙的亡国之君。他写诗词写不过李煜,但综合文化素质却远在李煜之上,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本是年少英主

  五代时,孟知祥为西川节度使,后唐明宗死后,孟知祥僭称帝号,建立后蜀。孟知祥当皇帝才几个月就死了,其子孟昶即位,就是后主。
  孟昶资质端凝,少年老成,果敢刚毅。孟知祥晚年,对故旧将属非常宽厚,大臣放纵横暴,为害乡里。孟昶继位,众人欺他年轻,没把他放在眼里,更加骄蛮恣肆,往往夺人良田,毁人坟墓,欺压良善,全无顾忌。其中以李仁罕和张业名声最坏。孟昶即位数月,即以迅雷之势派人抓住李仁罕问斩,并族诛其家,一时大快人心。
  张业是李仁罕外甥,当时掌握御林军。孟昶怕引起内乱,杀李仁罕后不仅没动他,反而升任他为宰相,以此来麻痹他。张业权柄在手,全不念老舅被杀的前车之鉴,更加放肆任性,竟在自己家里开置监狱,敲骨剥髓,暴敛当地人民,引起公愤。见火候差不多,孟昶与匡圣指挥使安思谦合谋,一举诛杀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权臣。藩镇大将李肇来朝,自恃前朝重臣,倚老卖老,拄着拐杖入见,称自己有病不能下拜。闻知李仁罕等人被诛杀,再见孟昶时远远就扔掉拐杖,跪伏于地,大气也不敢喘。
  收拾服贴了父亲孟知祥留下的一帮老臣旧将后,孟昶亲政,选拔新人担任各级官吏,并效法武则天设立铜匦于朝堂,鼓励官民密告枉吏推荐良才。他颁布劝农桑诏,要求各地刺史、县令将农桑劝课作为主要政务,又曾罢免武将们兼领的节度使职务,改为文臣担任,改善地方吏治。
  但后蜀毕竟是偏居一隅的小国,孟昶的雄心壮志,很快就被现实粉碎。后晋被契丹灭之后,趁后汉刘知远立足未稳,孟昶也曾想趁机染指中原,但所任非人,大败而归,不能成事。周世宗柴荣在位时,由于孟昶上书不逊,周军伐蜀,蜀军大败,丢掉秦、成、阶、凤四块土地。情急之下,孟昶忙与南唐、东汉等周边小国联合,共同抗周。
  孟昶在位后期,正逢后晋、后汉、后周交替迭兴之际,各家逐鹿中原,无暇顾及川蜀,孟昶的外部压力减轻,据险一方,正好“关起门来做皇帝”,他年轻时一直压抑的“打球走马”、“好房中术”的坏习惯一下子释放出来,逐渐奢侈放纵,连尿盆都嵌满珍珠宝玉作装饰,豪侈至极。纨绔子弟王昭远好说大话、善于逢迎,孟昶很喜欢他,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务,都任由王昭远办理。自己则酣歌恒舞,日夜娱乐。他为了打球走马,强取百姓的田地,作为打球跑马场,还命宫女穿五彩锦衣,穿梭来往于场中,好似蝴蝶飞舞。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孟昶嫌后宫妃嫔没有绝色美女,便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青城有一姓费的女子,生得风姿秀逸,且擅长吟咏,精工音律。后主选入宫中,十分宠爱。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妃,号为花蕊夫人,也就袭其名称,封费氏为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每逢侍宴,红牙按拍,檀板轻敲,余音袅袅,绕梁三日。她还很会烹调,用洗净的白羊头,以红曲煮之,紧紧卷起,将石镇压,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后切如纸薄,吃起来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又名“酒骨糟”。又以薯药切片,莲粉拌匀,加用五味调和以进,清香扑鼻,味酥而脆,并且洁白如银,望之如月,宫中称之为“月一盘”。特别新制的其他肴馔,不计其数。后主命御膳司刊列食单,多至百卷,每值御宴,更番迭进,每天都没有重味的,让孟昶对花蕊夫人的宠爱一日胜似一日了。“要想管住男人的心,先要管住男人的胃”,这句话也许是花蕊夫人首先说的。
  花蕊夫人最爱牡丹花与红栀子花。后主因此开辟宣华苑,不惜金钱,到处收集牡丹花种,栽植在内宫花圃。后主与花蕊夫人,日夕在花下吟诗作赋、饮酒弹琴。又下令首都街道遍种芙蓉。秋天芙蓉盛开,沿城四十里远近,叠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红云一般。倾城妇女,都来游玩,珠光宝气,绮罗成阵,箫鼓画船,逐队而行。
  后主最怕热,每遇炎暑天气,便喘息不已,甚至夜间也难着枕,便在摩诃池上,建筑水晶宫殿,以为避暑之所。又凿了一处九曲龙池,婉蜒曲折,有数里之长,通入摩诃池内。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喷水机器,将机括打开,四面的池水便一起喷到空中,高达数丈,聚于殿顶,仍从四面分泻下来,归入池中。孟昶携了花蕊夫人,偕同宫眷,移入水晶宫内,以避暑热。他调寄《洞仙歌》一阕,后来被北宋苏东坡改为词曲,留传下来:“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夏天体凉还不出汗,成了“人体小冰箱”,这样的美女哪个男人不想搂着呢?

·逸豫亡国

  北宋建隆三年(962)十一月,宋太祖赵匡胤命忠武节度使王全斌为主帅,率兵骑六路大军分六路进讨,同时,他又下命在汴梁的右掖门为蜀主孟昶修建宅邸,等抓到他后好安置,显示了伐蜀的决心。
  此时的孟昶仍沉浸在温柔乡里,自忖外面有王昭远这个“诸葛亮”镇抚,大可安枕无忧。听说宋兵来伐,孟昶派大臣李昊“欢送”王昭远出兵迎敌。王昭远手执铁如意,一副儒将派头,左右前后指挥,看上去很像模像样。酒至半酣,王昭远对李昊讲:“我此行出军,不仅仅是抵御敌兵,还想率领这两三万虎狼之师一直前进,夺取中原,易如反掌!”
  “诸葛亮”出发后,孟昶又派他的太子孟玄喆率数万兵马把守剑门。大军出发之际,这位太子爷用豪华的绣辇抬着他好几个爱姬随行,并携带了大批乐师和乐器,随行大军也仪甲灿烂,很像一支演戏的大部队。
  孟昶浑然不知灾祸将至,做了近30年太平天子,总以为天佑神庇,加之蜀道险远,以为定能使宋师无功而返。可宋军节节进取,王全斌等人连取兴州等地,一路深入,并修治被蜀军烧掉的栈道,直取天险大漫天寨。王昭远来迎击,三战三败,狂跑至利州。宋军追来,他又继续狂逃,退保剑门,依恃天险拒守。宋军从来苏小路急行军,忽然出现在蜀军身后,双方猝然交战,王昭远惊惧交加,瘫倒在胡床上不能起身。剑门失陷,王昭远再逃,没多久在东川被宋军抓获,“诸葛亮”变成了“猪狗狼”。
  后蜀太子孟元喆一路上笑语喧喧,游山玩水。忽然剑门败讯传来,吓得他和几个随从弃军西奔,逃归成都。
  至此,孟昶才如梦方醒,知道宋军已兵临城下。惶骇之间,他忙问左右退敌之策。良久,才有一个老将出主意:“宋军远来,势不能久,请聚兵坚守以敌之。”孟昶思忖半晌,叹息道:“我父子以丰衣美食养士四十年,一旦遇敌,不能为我尽一点心。现在要困守孤城,谁会卖命呢?”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德高望重”的蜀国司空李昊劝孟昶“封府库请降”,无奈之下,孟昶只能听从,命李昊替自己起草降表。前蜀王衍灭亡时,降书也是这位李大人所为,因此,有人连夜在李昊大门上写了几个大字:“世修降表李家”。
  王全斌大军到达成都升仙桥,孟昶备齐亡国之礼,跪于军门,送上降表。自宋军发兵汴京,到孟昶归降,总共才66天。后蜀灭亡了。建隆四年(963)七月,孟昶家族被迁至汴京,于明德门外素服待罪。宋太祖下诏释罪,赐孟昶冠带、袭衣,并封他为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中书、秦国公。7天后,这位后蜀降王就暴卒于家,估计是赵光义下的毒。
  孟昶死后,宋太祖召花蕊夫人入宫。此前太祖早已闻知花蕊夫人有才名,命其作诗。这位亡国靓女随口成诵,赋《国亡》诗一首:“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赵匡胤品玩量久,心中大悦,好好地享用了花蕊夫人的雪肤冰肌。

·文化建设

  除了花蕊夫人外,孟昶似乎只能算一个一般的亡国之君,没什么特点。其实不然,他在文化事业上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
  他爱好文艺辞赋,广政三年(940),他命卫尉少卿赵崇祚收集当时“诗客曲子词五百首,分为十卷”,名为《花间集》。这年四月,翰林学士欧阳炯为之作序。后人视为文人词曲之祖,对后世影响很大。第二年(941),孟昶诏令史馆编辑《古今韵会》五百卷,工程浩大,可惜没有流传下来。
  广政十六年(953),孟昶命人在石头上刻《论语》、《尔雅》、《周易》、《尚书》等十经,尽依太和旧本,历时8年才刻成。又怕刻石经流传不广,就刻为木板,以便于流传。后世用木本刻书,即是始于后主孟昶。
  孟昶还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画院,延请蜀中著名画师50多人住院作画,如花鸟大师黄荃父子就在被邀之列。孟昶在音乐上也有创造,今天流传在台湾的“南管”音乐,被外国人称之为“唐音”,其实也是孟昶命人制作的。

·虚待斋曰

  孟昶和李煜,实在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亡国之君,但都不算昏聩,更没有一点残暴,而且都是文化名人,只是孟昶更加全面,但没有太多有影响的个人作品传世,而李煜的亡国诗词则非常打动人心。这与孟昶到开封后很快被毒死有关,历史没有给他时间去创作“亡国诗篇”,而李煜则在开封活了几年,有充裕的创作时间。

典籍记载

  《新五代史 后蜀世家第四》
  昶,知祥第三子也。知祥为两川节度使,昶为行军司马。知祥僭号,以昶为东川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知祥病,昶监国。知祥已卒而秘未发,王处回夜过赵季良,相对泣涕不已,季良正色曰:“今强侯握兵,专伺时变,当速立嗣君以绝非望,泣无益也。”处回遂与季良立昶,而后发丧。昶立,不改元,仍称明德,至五年始改元曰庆政。
  明德三年三月,荧惑犯积尸,昶以谓积尸蜀分也,惧,欲禳之,以问司天少监胡韫,韫曰:“按十二次,起井五度至柳八度,为鹑首之次,鹑首,秦分也,蜀虽属秦,乃极南之表尔。前世火入鬼,其应在秦。晋咸和九年三月,火犯积尸,四月,雍州刺史郭权见杀。义熙四年,火犯鬼,明年,雍州刺史朱龄石见杀。而蜀皆无事。”乃止。
  昶好打球走马,又为方士房中之术,多采良家子以充后宫。枢密副使韩保贞切谏,昶大悟,即日出之,赐保贞金数斤。有上书者,言台省官当择清流,昶叹曰:“何不言择其人而任之?”左右请以其言诘上书者,昶曰:“吾见唐太宗初即位,狱吏孙伏伽上书言事,皆见嘉纳,奈何劝我拒谏耶!”
  然昶年少不亲政事,而将相大臣皆知祥故人,知祥宽厚,多优纵之,及其事昶,益骄蹇,多逾法度,务广第宅,夺人良田,发其坟墓,而李仁罕、张业尤甚。昶即位数月,执仁罕杀之,并族其家。是时,李肇自镇来朝,杖而入见,称疾不拜,及闻仁罕死,遽释杖而拜。
  广政九年,赵季良卒,张业益用事。业,仁罕甥也。仁罕被诛时,业方掌禁兵,昶惧其反,乃用以为相,业兼判度支,置狱于家,务以酷法厚敛蜀人,蜀人大怨。十一年,昶与匡圣指挥使安思谦谋,执而杀之。王处回、赵廷隐相次致仕,由是故将旧臣殆尽。昶始亲政事,于朝堂置匦以通下情。
  是时,契丹灭晋,汉高祖起于太原,中国多故,雄武军节度使何建以秦、成、阶三州附于蜀,昶因遣孙汉韶攻下凤州,于是悉有王衍故地。汉将赵思绾据永兴、王景崇据凤翔反,皆送款于昶。昶遣张虔钊出大散关,何建出陇右,李廷珪出子午谷,以应思绾。昶相母昭裔切谏,以为不可,然昶志欲窥关中甚锐,乃遣安思谦益兵以东。已而汉诛思绾、景崇,虔钊等皆罢归,而思谦耻于无功,多杀士卒以威众。昶与翰林使王藻谋杀思谦,而边吏有急奏,藻不以时闻,辄启其封,昶怒之。其杀思谦也,藻方侍侧,因并擒藻斩之。
  十二年,置吏部三铨、礼部贡举。
  十三年,昶加号睿文英武仁圣明孝皇帝。封子玄喆秦王,判六军事;次子玄珏褒王;弟仁毅夔王,仁贽雅王,仁裕嘉王。昶以韩继勋为雄武军节度
  十八年,周世宗伐蜀,攻自秦州。昶以韩继勋为雄武军节度,闻周师来伐,叹曰:“继勋岂足以当周兵邪!”客省使赵季札请行,乃以季札为秦州监军使。季札行至德阳,闻周兵至,遽驰还奏事。昶问之,季札惶惧不能道一言,昶怒杀之,乃遣高彦俦、李廷珪出堂仓以拒周师。彦俦大败,走青泥,于是秦、成、阶、凤复入于周。昶惧,分遣使者聘于南唐、东汉,以张形势。
  二十年,世宗以所得蜀俘归之,昶亦归所获周将胡立于京师,因寓书于世宗,世宗怒昶无臣礼,不答。
  二十一年,周兵伐南唐,取淮南十四州,诸国皆惧。荆南高保融以书招昶使归周,昶以前尝致书世宗不答,乃止。昶幼子玄宝,生七岁而卒,太常言无服之殇无赠典,昶问李昊,昊曰:“昔唐德宗皇子评生四岁而卒,赠扬州大都督,封肃王,此故事也。”昶乃赠玄宝青州大都督,追封遂王。
  二十五年,立秦王玄喆为皇太子。昶幸晋、汉之际,中国多故,而据险一方,君臣务为奢侈以自娱,至于溺器,皆以七宝装之。宋兴,已下荆、潭,昶益惧,遣大程官孙遇以蜡丸书间行东汉,约出兵以挠中国,遇为边吏所得。太祖皇帝遂诏伐蜀,遣王全斌、崔彦进等出凤州,刘光乂、曹彬等出归州;诏八作司度右掖门南、临汴水为昶治第一区,凡五百余间,供帐什物皆具,以待昶。
  昶遣王昭远、赵彦韬等拒命。昭远,成都人也,年十三,事东郭禅师智諲为童子。知祥尝饭僧于府,昭远执巾履从智諲以入,知祥见之,爱其惠黠。时昶方就学,即命昭远给事左右,而见亲狎。昶立,以为卷帘使。枢密使王处回致仕,昶以枢密使权重难制,乃以昭远为通奏使知枢密使事,然事无大小,一以委之,府库金帛恣其所取不问。昶母李太后常为昶言昭远不可用,昶不听。昭远好读兵书,以方略自许。兵始发成都,昶遣李昊等饯之,昭远手执铁如意,指挥军事,自比诸葛亮,酒酣,谓昊曰:“吾之是行,何止克敌,当领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儿,取中原如反掌尔!”昶又遣子玄喆率精兵数万守剑门。玄喆辇其爱姬,携乐器、伶人数十以从,蜀人见者皆窃笑。全斌至三泉,遇昭远,击败之。昭远焚吉柏江浮桥,退守剑门。军头向韬得蜀降卒言:“来苏小路,出剑门南清强店,与大路合。”全斌遣偏将史延德分兵出来苏,北击剑门,与全斌夹攻之,昭远、彦韬败走,皆见擒。玄喆闻昭远等败,亦逃归。
  刘光乂攻夔州,守将高彦俦战败,闭牙城拒守,判官罗济劝其走,彦俦曰:“吾昔不能守秦川,今又奔北,虽人主不杀我,我何面目见蜀人乎!”又劝其降,彦俦不许,乃自焚死。而蜀兵所在奔溃,将帅多被擒获。昶问计于左右,老将石頵以谓东兵远来,势不能久,宜聚兵坚守以敝之。昶叹曰:“吾与先君以温衣美食养士四十年,一旦临敌,不能为吾东向放一箭,虽欲坚壁,谁与吾守者邪!”乃命李昊草表以降,时乾德三年正月也。自兴师至昶降,凡六十六日。初,昊事王衍为翰林学士,衍之亡也,昊为草降表,至是又草焉,蜀人夜表其门曰“世修降表李家”,当时传以为笑。
  昶至京师,拜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秦国公,七日而卒,追封楚王。其母李氏,为人明辩,甚见优礼,诏书呼为“国母”,尝召见劳之曰:“母善自爱,无戚戚思蜀,他日当送母归。”李氏曰:“妾家本太原,倘得归老故乡,不胜大愿。”是时刘钧尚在。太祖大喜曰:“俟平刘钧,当如母愿。”昶之卒也,李氏不哭,以酒酹地祝曰:“汝不能死社稷,苟生以取羞。吾所以忍死者,以汝在也。吾今何用生为!”因不食而卒。其余事具国史。
  知祥兴灭年数甚明,诸书皆同,盖自同光三年乙酉入蜀,至皇朝乾德三年乙丑国灭,凡四十一年。惟《旧五代史》,云同光三年丙戌至乾德三年乙丑,四十年者,缪也。

相关阅读

  后蜀孟昶赔了夫人又亡国
后蜀孟昶
后蜀孟昶
  孟昶亲政初始还能励精图治,随着国家政局的稳定,他便开始松懈起来。因纨绔子弟王昭远好说大话、善于逢迎,孟昶很喜欢他,便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务,都任由王昭远办理。自己则酣歌恒舞,日夜娱乐。他为了打球走马,强取百姓的田地,作为打球跑马场,命宫女穿五彩锦衣,穿梭来往于场中,好似蝴蝶飞舞。
  孟昶嫌后宫妃嫔没有绝色美女,便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青城有一姓费的女子,生得风姿秀逸,且擅长吟咏,精工音律。后主闻其才色,选入宫中,十分嬖爱。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妃,号为花蕊夫人,也就袭其名称,封费氏为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既温柔风流,更兼天赋歌喉,每逢侍宴,红牙按拍,檀板轻敲,声徐流水,余音袅袅,绕梁三日。后主日日饮宴,觉得肴馔都是陈旧之物,端将上来,便生厌恶,不能下箸。花蕊夫人为了讨好孟昶,便别出心裁,用洗净的白羊头,以红曲煮之,紧紧卷起,将石镇压,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后切如纸薄,吃起来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又名“酒骨糟”。
  后主遇着月旦,必用素食,且好吃薯药。花蕊夫人以薯药切片,莲粉拌匀,加用五味调和以进,清香扑鼻,味酥而脆,并且洁白如银,望之如月,宫中称之为“月一盘”。其余肴馔,特别新制的,不计其数。后主命御膳司刊列食单,多至百卷,每值御宴,更番迭进,每天都没有重味的,让孟昶对花蕊夫人的宠爱一日胜似一日了。
  花蕊夫人最爱牡丹花与红栀子花。后主因此开辟宣华苑,不惜金钱,到处收集牡丹花种,栽植在内宫花圃。改宣华苑为牡丹苑。当春花开时,双开的有十株,黄的、白的各三株,黄白相间的四株,其余深红、浅红、深紫、浅紫、淡花、巨黄、洁白;正晕、侧晕,金含棱、银含棱;傍枝、副搏、合欢、重叠台,多至五十叶,面径七八寸,有檀心如墨的,花开后香闻十里。后主与花蕊夫人,日夕在花下吟诗做赋、饮酒弹琴。红栀子花颜色淡红,其瓣六出,清香袭人。花蕊夫人说栀子有牡丹之芳艳,具梅花之清香,是花中仙品。栀子花种只得两粒,民间还不曾见。有人便将花画在团扇上向他人炫耀。后来竟相习成风,不但团扇上面画着红栀子花,豪家子弟们将栀子花绣在衣服上面,到处游行。妇女把绢素鹅毛裁剪出来,做着红栀子花,插在鬓上,作为装饰。一时之间,蜀中所有凤钗珠环,金钿银簪,尽都摒而不用,一齐戴起红栀子花来,成为当时的风尚。
  后主又下令国中,沿着城上,尽种芙蓉。秋天芙蓉盛开,沿城四十里远近,开得叠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红云一般。倾城妇女,都来游玩,珠光宝气,绮罗成阵,箫鼓画船,逐队而行。后主御辇出宫,带了无数的宫嫔女官,一个个锦衣玉貌,珠履绣袜,车水马龙,碾尘欲香。蜀称“锦城”,至此可谓名副其实了。
  每逢宴余歌后,后主同着花蕊夫人,将后宫的佳丽召至御前,亲自点选,拣那身材婀娜、姿容俊秀的,加封位号,轮流进御,特定嫔妃位号,为十四品。其品秩相当于公卿士大夫,每月香粉之资,皆由内监专司,谓之月头。到了支给俸金之时,后主亲自监视,那宫人竟有数千之多,唱名发给,每人由御床之前走将过去,亲手领取,名为支给买花钱。花蕊夫人写诗咏此事道:“月头支给买花钱,满殿宫人近数千;遇着唱名多不语,含羞走过御床前。” 后主最怕热,每遇炎暑天气,便觉喘息不已,甚至夜间亦难着枕,便在摩诃池上,建筑水晶宫殿,以为避暑之所。画栋雕梁,飞甍碧瓦,五步一阁,十步一楼,复道暗廊,千门万户,纹窗珠帘,绣幕锦帏。又另外凿了一处九曲龙池,婉蜒曲折,有数里之长,通入摩诃池内。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激水机器,将机括开了,四面的池水,便一齐激将起来,高至数丈,聚于殿顶,仍从四面分泻下来,归入池中。那清流从高处直下,如万道瀑布,奔腾倾倒;又如匹练当空,声似琴瑟,清脆非凡。那池中的水珠儿,激荡得飞舞纵横,如碎玉撒空,却又没有一点儿激入殿里来。无论什么炎热天气,有这四面的清流,自上射下,那暑热之气,早已扫荡净尽,便似秋天一般了。再看那殿中陈设的用品,全是紫檀雕花的桌椅,大理石镶嵌的几榻,珊瑚屏架,白玉碗盏,沉香床上悬着鲛绡帐,设着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殿中悬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夜里不用点灯。孟昶携了花蕊夫人,偕同宫眷,移入水晶宫内,以避暑热。
  一天,后主酒后酣睡,直到半夜方才醒来,一翻身坐在冰簟上面,觉得甚是烦渴。正要唤宫人斟茶解渴,花蕊夫人已盈盈的步至床前,挂起了鲛绡帐,手托晶盘,盛着备下的冰李、雪藕。后主取来一吃,觉得凉生齿颊,十分爽快。便与花蕊夫人出去纳凉。慢慢地行至水晶殿阶前,在紫檀椅上坐下。此时绮阁星回,玉绳低转,夜色深沉,宫里静悄悄的绝无声息。他们并肩而坐。天淡星明,凉风吹起时,岸旁柳丝花影,皆映在水池中,被水波荡着,忽而横斜,忽而摇曳。花蕊夫人穿着一件淡清色蝉翼纱衫,被明月的光芒,映射着里外通明。愈觉得冰肌玉骨,粉面樱唇,格外娇艳动人。后主情不自禁,把花蕊夫人揽在身旁,相偎相依。
  花蕊夫人低着云鬟,微微含笑道:“如此良夜,风景宜人。陛下精擅词翰,何不填一首词,以写这幽雅的景色呢?”后主应允,立即取过纸笔,一挥而就。花蕊夫人接来观看,是调寄《洞仙歌》一阕,词里写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
  花蕊夫人将“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诵读几遍,对后主道:“陛下词笔,清新俊逸,气魄沉雄,可谓古今绝唱了。只最后一句未免使人伤感。”后主命花蕊夫人谱曲歌咏,自吹玉笛相和。唱到那“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后主便将玉笛放慢,花蕊夫人却随着玉笛,延长了珠喉,一顿一挫,更加靡曼动人。至“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又变作一片幽怨之声,如泣如诉,格外凄清。后主的笛声,也吹得回环曲折,凄楚悲凉。那林间的宿鸟,被歌声惊动,扑扑飞起。
  后主这样的朝欢暮乐,那光阴过得非常迅速。这时宋主已平荆南,兵威所加,无不摧折。王昭远说:“蜀地险阻,外扼三峡,宋兵焉能飞渡。”后主也就放心了。当下又有人献议,劝后主通好北汉,夹攻汴梁。后主便从其议,修了书函,遣赵彦韬带蜡书,由间道驰往太原。哪知赵彦韬见后主荒于朝政,沉迷酒色,知道蜀中必要败亡,他久已有心降宋,现在得着这个机会,便带了蜡书,暗中驰至汴京,把后主蜡书进上宋太祖赵匡胤。太祖看了此书,不觉笑道:“朕要伐蜀,正恐师出无名,现在有了这封书信,便可借此兴兵了。”遂即调遣军马,命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都部署,率马步军六万人,分道入蜀。太祖赵匡胤已在汴河之滨,为孟昶建好了囚住的小宅,多至五百余间,供张什物,一切具备,赵匡胤在未战之时,已料定孟昶必败无疑了。
  太祖久闻花蕊夫人天姿国色,是个尤物,心内十分羡慕,惟恐兵临成都,花蕊夫人为兵将所蹂躏。所以诸将临行之时,他便再三嘱咐,不准侵犯蜀主家属,无论大小男妇,都要好好的解送汴京。太祖为后主在汴京造屋,原来是另有一片深意在内的。 孟昶听到宋兵入蜀,便也调集人马,命王昭远为都统带领大兵,抵拒宋师。孟昶又遣玄绰示兵数万守剑门。玄从贸翟刈虐姬,携乐器、伶人数十以从,蜀人都窃笑。王昭远好读兵书,以方略自许,他自负不凡道:“此行不是克敌,便是进取中原,直捣汴京,当领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儿,取中原如反掌尔!”王昭远饮酒已毕,率领人马启行,手执铁如意,指挥军士。谁知刚一接战,两员大将被活擒过去。蜀兵逃也来不及,连军中带的三十万石粮米,也为宋兵所得。王昭远还说胜败兵家常事,只要自己出去,一场厮杀,便可把宋兵杀得片甲无存了。他口内虽说着大话,却不敢率兵前进,只在罗川,列了营寨,等候宋军。后来被宋军夹击,退保剑门。转眼剑门失守,王昭远被宋兵将铁索套在颈上,好似牵猴子一般牵将去了。后主修起降表,赍往宋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