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充

  杜充(?-1141年),字公美,相州(今中国河南省安阳市)人。南宋叛臣。

人物生平

宋金疆域图
宋金疆域图
  杜充(?-1141),北宋末南宋初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人。字公美。北宋哲宗(赵煦)绍圣间进士。钦宗赵桓靖康初,知沧州(今河北省沧州市)。时金入南侵,因恐流之燕人为敌内应,尽杀之1128年(南宋高宗建炎二年),宗泽死,他代为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留守,嫉贤妒能,又极其残暴自私,两河忠义军皆引去。
  建炎二年冬,金兵南下,杜充弃城南逃时,扒开黄河大堤,使黄河水自酒入淮,企图以此阻挡身后追兵。决口以下,河水东流,经今滑县南,濮阳、东明之间,再东经、鄄城、巨野、嘉祥、金乡一带汇入泗水,经泗水南流,夺淮河注入黄海。此后数十年间,“或决或塞,迁徙无定”。迁徙的范围,主要在今豫北、鲁西南和豫东地区。
  杜充决河并未对金军南下造成很大影响,而使得今河南、山东、安徽、江苏一带的百姓至少淹死二十万以上,因流离失所和瘟疫而造成的死亡数倍于此。北宋时最为富饶繁华的两淮地区毁于一旦,近千万人无家可归者沦为难民。
  三年,拜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旋为江淮宣抚使驻守建康(今南京市),未几,金兵渡江,他弃城逃往真州(今江苏省仪征市)。旋即降金。1137年(高宗绍兴七年)金命其为燕京(今北京市)三司使。九年为行台右丞相。

大事记

·宗泽事迹

  建炎二年(1128年)七月,一心北伐要收复河北领土的宗泽去世,杜充代为东京开封府留守。杜充接任后,立即反其道而行之。第一是中止宗泽的北伐部署。统制薛广一部已奉宗泽之命去了相州,但王善和张用两部却因杜充的阻挠未能派出,薛广战死,固守近两年的相州城在建炎二年(1128年)十一月陷落,守臣赵不试自杀死节;第二是切断了对所有北方民间抗金武装的联系和支援,客观上帮助了金军扫荡占领区。这一年秋天金军没有大规模渡过黄河南侵,但河东和河北的最后一批抗金武装活跃的州县,包括北京大名府和五马山寨,全部在此时被攻占。
岳飞像
岳飞像
  “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杜充用则兵皆为盗矣”。杜充上任后,不但不再北伐,不再支援北方民间抗金武装,而且把宗泽已经招抚来开封的民间抗金武装当作潜在的敌人加以排斥。前一年冬季还在宗泽的指挥下抗金的丁进、杨进两部首先叛而为“盗”,王善、张用等部也有异动。
  杜充的部将岳飞先随闾勍外调,建炎二年岁末奉杜充之命返回开封后,杜充立即命令岳飞去消灭张用等部。张用是岳飞的汤阴同乡,曾当过汤阴的“弓手”(类似今之巡警),并和曹成、李宏、马友绍等是拜把兄弟,有几万兵力,王善部也从一旁保护。岳飞以“兵寡不敌”为理由,婉言推辞,但杜充以军法从事相威胁,勒令岳飞出兵。岳飞有以往擅自脱离王彦差点被军法处置的前科教训,无法抗命,只能以不到千人的部众击退张用、王善部,解了杜充之围,并出击追剿这些已成为盗匪的民间武装。

·开封陷落

  岳飞于建炎三年(1129年)六月下旬从外地剿匪刚回到开封,就接到杜充的命令要撤往建康府。岳飞苦劝:“中原地尺寸不可弃,今一举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复取之,非数十万众不可。”但无用,又由于从前的教训不能违抗上级,只能随杜充南下。
南宋与金百年战争
南宋与金百年战争
  至此,宗泽的以兵力数量和民心战胜金军的计划完全被杜充破坏,开封从此成为金国和金国的傀儡国伪齐的领土。尽管1128年七月到1129年六月实际上是金军专注于解决宗泽遗留在河北的抗金武装而无法南侵,宋廷却认为杜充在此期间守了将近一年名义上的首都开封,是“徇国忘家,得烈丈大之勇;临机料敌,有古名将之风。比守两京指北京大名府和东京开封府,备经百战,夷夏闻名而褫气,兵民矢死而一心”,任命杜充任同知枢密院事,官至执政。杜充推辞,宋高宗又破格任命杜充为右相,官职仅在左相之下,杜充才上任并兼江、淮宣抚使镇守建康。
  三年前的“靖康之难”河北失守,战乱波及河南。此时杜充放弃了开封并不能阻挡金军继续南侵,战乱迅速波及江南,长江一带马上变成了原来的“河南”,盗匪横行之馀(如曹成,李成,钟相,杨幺),又被金军大部队攻入。秋天,金国由元帅左监军完颜昌领军进攻淮南,而由完颜宗弼领军直接进攻江南。完颜宗弼兵分两路,西路由完颜拔离速、完颜豰英、耶律马五率领,十月由黄州渡江屠洪州,劫掠长江中游的湖北、江西一带;东路则由完颜宗弼亲自率领,直捣赵构所在的临安。十一月,杜充的水军进攻割据一方的李成,金军支援李成掳获宋军大量船舰。完颜宗弼在攻打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县)的采石矶和慈湖不果后,转道建康西南的马家渡渡过长江进入江南。
  杜充自己深居简出不做准备,岳飞泣谏:“勍虏大敌,近在淮南,睥睨长江,包藏不浅。卧薪之势,莫甚于此时,而相公乃终日宴居,不省兵事。万一敌人窥吾之怠,而举兵乘之,相公既不躬其事,能保诸将之用命乎?诸将既不用命,金陵(建康府)失守,相公能复高枕于此乎?虽飞以孤军效命,亦无补于国家矣!”但也无济于事。听到金军渡江的消息后,杜充只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戚方等将官统兵二万奔赴马家渡,又派王彦的一万三千人策应。十一月二十日(儒略历1130年1月1日),陈淬率军力战,岳飞率右军和金国汉军万夫长王伯龙部对阵,但王彦先临阵逃跑,陈淬战死,诸将皆溃,只有岳飞力战,整军退屯建康东北的钟山。
  杜充本人接到马家渡的败报后,于十一月二十三日丁卯(儒略历1130年1月4日)率亲兵三千弃城逃到江北的真州,住在真州长芦寺。真州守将向子忞劝杜充由通州、泰州一起去浙江和宋高宗的随从会合,但杜充已经有二心,拒绝了向子忞的建议。完颜宗弼旋即让已投降金国的杜充友人唐佐写信劝降,并派人告诉杜充:“若降,当封以中原,如张邦昌故事。”今译:如果投降,就把中原一带封给你,就像张邦昌以前那样。杜充就投降了金国。宋高宗得知杜充不战而降,哀叹“朕待充自庶拜相,可谓厚矣,何故至是?”,难过得“不食者累日”。下诏削去杜充爵位,将其子杜嵩、杜岩、杜崐、女婿韩汝流放广州。
  1130年冬天,杜充到达云中的完颜宗翰(粘罕)的营中,粘罕很瞧不起他。过了一段时间,让他去当他自己的家乡相州的知州。杜充在相州和人相处很差,猜忌同僚威逼下属。绍兴二年(1132年),杜充的孙子从流放地逃到相州投奔杜充,杜充的副手胡景山乘机诬陷杜充阴通南宋。粘罕撤了杜充的职,并严刑拷打,杜充不服,粘罕释放了他,并问道:“汝欲复归南朝邪?”今译:你想逃回南宋吗?杜充于是给了一个经典回答:“元帅敢归,充不敢也。”今译:大元帅您敢去南宋,我杜充可不敢。粘罕于是嘲讽地笑了,相信所谓杜充私通南宋是不可能的事。
  1137年,杜充被金国任命为燕京三司使。1138年,升为签书燕京行台尚书省事。1139年,迁行台右丞相。1141年,《绍兴和议》签订时杜充死去。

史记记载

宋史·列传第二百三十四》  
宋史集
宋史集
  杜充,字公美,相人也。喜功名,性残忍好杀,而短于谋略。绍圣间,登进士第,累迁考功郎、光禄少卿,出知沧州。靖康初,加集英殿修撰,复知沧州。时金人南侵,郡中侨寓皆燕人来归者,充虑为敌内应,杀之无噍类。
  建炎元年,进天章阁待制、北京留守,迁枢密直学士。提刑郭永尝画三策以献充,充不省。永诮之曰:“人有志而无才,好名而无实,骄蹇自用而得声誉,以此当大任,鲜克有终矣。”二年,宗泽卒,充代为留守兼开封尹。三年,以户部尚书兼侍读召,未至,改资政殿学士,节制淮南、京东西路,依前京城留守,寻知宣武军节度使
  七月,以同知枢密院召还,至,即拜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御营使。初,宗泽要结豪杰,图迎二帝。泽卒,充短于抚御,人心疑阻,两河忠义之士往往皆引去,留守判官宗颖尝疏其失。朝廷谓充有威望,可属大事,吕颐浩、张浚亦荐之,故有是命。时诸路各拥重兵,率骄蹇不用命。张俊方白事,谒未入,俊遽前,充怒戮其使,诸将稍稍服。
  高宗将幸浙西,命韩世忠屯太平,王燮屯常州。以充为江、淮宣抚使,留建康,使尽护诸将。光世、世忠惮充严急,不乐属充。诏移光世江州、世忠常州。时江、浙倚充为重,而充日事诛杀,无制敌之方,识者寒心。
  金人窥江,充遣裨将王民、张超分守诸渡,乘高据岸,以神臂弓射却之。金人复逼ぁ砂,时以轻舟薄南岸,官军奋击,或沉其舟。一日当昼,金人对江列阵而佯退,众信之,守益懈。敌谍知无备,夜乃乘数十舟横江直济,众不能御,敌遂登岸。充亟命统制官陈淬尽领岳飞诸裨校合二万人邀击于马家渡,约王燮俱进。敌气锐甚,淬战没,燮引兵遁,充军溃。
  金人陷建康,充渡江保真州。充尝痛绳诸将,诸将衔之,伺其败,众将甘心焉。充不敢归,乃北约泗州刘位、徐州赵立,欲合兵邀敌归路。诏遣内侍任源赐亲札激厉,俾为后图。源至常州,道阻未得进,募健士先达上意,充诡词自饬以报源。
  充居真州长芦寺,守臣向子劝充由通、泰入浙,欲与偕行,充畜异志,不听。始,京畿提刑凌唐佐在南京,守臣孟庾归朝,以府事委之,唐佐遂降于金为所用。唐佐雅善充,以书招之。完颜宗弼复遣人说充曰:“若降,当封以中原,如张邦昌故事。”充遂叛降金。事闻,高宗谓辅臣曰:“朕待充不薄,何乃至是哉?”下制削充爵,徙其子嵩、岩、婿韩汝惟于广州。
  是冬,充至云中,粘罕薄之,久之,命知相州。充猜阻肆威,同列多不协。绍兴二年,其孙自徙所间走归充,其副胡景山诬充阴通朝廷。粘罕下充吏,炮掠备至,不服,释之,因问充曰:“汝欲复归南朝邪?”充曰:“元帅敢归,充不敢也。”粘罕哂之。七年,命充为燕京三司使。八年,同签书燕京行台尚书省事。九年,迁行台右丞相。十一年,和议成而充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