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毅

  
方毅
方毅
       方毅(1916年2月26日-1997年10月17日),又名方清吉、方静吉,福建厦门人;前中共高级领导人,曾长期在中国政府中负责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工作。193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中共第十一、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曾任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科学院院长等职务。

人物简介

  方毅,1916年2月26日出生于福建省厦门市一个城市贫民家庭。193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厦门、漳州共青团支部书记、区委书记,共青团厦门中心区委书记、市委宣传部部长、市委书记。在闽南地区从事党的地下革命斗争和武装斗争期间,多次作为中共厦门中心市委特派员,深入安溪、南安、永春一带,传达中央指示,组织和发动安南永边区人民和红军游击队。1934年底,去上海接受工作任务时被捕。抗日战争爆发后,于1937年8月经中共中央营救出狱,奉命赴湖北工作,先后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民运部长,鄂东特委书记。在黄安县七里坪,以新四军四支队后方留守处为掩护,举办了多期干部培训班,培训抗日骨干,着手建立与恢复党组织,筹建抗日武装,深入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统一战线方针。1938年6月,日寇即将进犯鄂东,赴黄冈地区领导抗日游击战争的准备工作,深入调查研究,确定工作重心转移到农村,组织农民收缴大批国民党溃兵的武器,成立了千余人的鄂东游击大队,活跃在黄冈、麻城一带,打响了黄冈敌后抗日第一枪。1939年2月,任鄂豫皖区党委委员,从鄂东进入安徽,参加建立皖东抗日根据地;4月,任中共苏皖省委委员;5月,任津浦路东临时前敌委员会书记,率新四军四支队挺进纵队和战地服务团进入津浦铁路以东地区,参加开辟皖东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7月,任新四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1940年3月以后,方毅同志历任皖东津浦路东省委书记,津浦路东联防办事处副主任、主任,淮南苏皖边区党委委员,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主任。这期间,参与领导淮南军民粉碎日伪军的“扫荡”和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挑衅进攻,参与指挥了半塔集保卫战,领导了淮南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财政经济建设、文化教育建设和地方干部的培训。1945年10月以后,历任苏皖边区政府副主席,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委员,华东财政经济办事处副主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解放战争时期,主要负责华东地区财政经济工作。

曾任职务

  1949年8月至1952年2月,历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委常委、省委第二副书记,主要负责财政经济工作。1952年3月,调上海工作,先后担任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副书记、书记,兼任市财政经济工作委员会书记、市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主管全市的财政经济和综合计划等工作。1953年9月,调任中央财政部副部长。1954年8月,应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邀请,受中共中央派遣到越南帮助工作,1956年任中国驻越南经济代表处代表。出使越南,先后长达7年之久。1961年从越南奉调回国,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兼对外经济联络总局局长、党组书记。1964年至1976年,先后担任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党组书记。“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诬陷和残酷迫害。粉碎“四人帮”后,先后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院长、党组书记,国家科委主任、党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1977年8月,协助邓小平筹备、主持召开了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从1977年9月到1978年3月,全力投入筹备和组织召开全国科学大会,亲自领导会议各项文件的起草工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经中共中央批准,在他领导下,恢复和重新组建了国家科委,制定了科学技术工作的新方针,强调科学技术工作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紧密结合,提出实验室成果向生产转移、军用成果向民用转移、先进地区成果向后进地区转移、国外成果向国内转移。在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组织和发动我国一大批著名科学家制定了中国新时期的科学技术发展规划,部署了一批大的科学工程和一大批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中国科学院及其所属机构在全国率先取消“革命委员会”,实行所长负责制。还积极推动学位和学术职称制度的重新建立,并担任中国第一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主张尽早恢复科学技术奖励制度;重视基础教育,提出对优秀的中小学教师授予特级教师称号;提倡加快高等教育建设,发展高等院校的科研工作,鼓励多种形式办学,广开培养人才之路。1979年1月,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副团长,陪同邓小平访问美国,并与美方签订了有关高能物理、航天、基础研究等多项合作协定。1980年至1984年,在他的支持下,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会同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经济委员会开展了我国能源、交通、通讯等十几个重要产业领域的技术政策的研究。1988年以后,担任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2年,任全国政协党组副书记,主持政协工作。
  是中共第八、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1997年10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方毅传奇——叶永烈

   一碗鸡汤面的婚宴
     一碗鸡汤面,按照今日的消费标准看来,只能算是很简单的快餐。然而,方毅结婚的时候,请朋友们吃了一碗鸡汤面,却算是"豪华型"宴请了。
     方毅,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他当新郎那年,只有24岁。
     笔者曾见过方毅。不过,他生前几乎不谈有关他个人的事。1997年10月17日,81岁的方毅离世。最近,笔者在北京采访了方毅夫人和方毅秘书,才逐渐了解方毅的不平凡的身世。
     那是在抗日战争艰难的1939年。担任中共鄂东特委书记的方毅,从鄂东进入安徽,被任命为新四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
     新娘名叫殷森,曾在安徽的安庆省立女子中学上学。抗日战争爆发后,她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后来,她参加了新四军。
     一位姓周的大姐热心牵红线,介绍她认识方毅。
     这位新郎身体瘦弱,尽管才24岁,却已经打过3年游击、又坐过3年多的牢,算是"老干部"了。周大姐以为,方毅工作太忙、太辛苦,实在需要有人照顾,看到殷森为人忠厚,又能吃苦,就把她介绍给方毅。
     殷森记得,一天,周大姐陪着方毅来看她。尽管方毅是"老干部",作报告、讲话滔滔不绝,可是见了殷森,却不大说话。殷森呢,也不大说话。他们默默地对坐了一会儿。当周大姐起身告辞时,原来想把方毅留下来,让他们单独交谈。不料,方毅也随着周大姐走了。
     后来又见过几次面,相互有所了解。又过几天后,周大姐不知道方毅对这门亲事是否满意?谁知方毅一口就答应下来。原来,方毅当时虽然已经是"老干部",却从未谈过恋爱。第一次见面,他不习惯与殷森单独相处。这时,方毅才表态说:"可以。"
     周大姐又来问殷森,殷森也觉得方毅老实可靠,同样说"可以"。
     就这样,双方当即定了下来。
     没多久,方毅和殷森就请朋友们吃"鸡汤面",算是婚宴了!
     殷森回忆说,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年月,她和方毅从认识到结婚,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可是,凭着只有两床被子和两只装着书籍、地图、手电筒、蜡烛的铁皮箱---他们的全部"财产",他们的爱情却是那样的坚固,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此后他们共同走过战争,走过建设,走过浩劫,又走过黄昏岁月,度过了无猜无疑,无怨无恨的五十八个春秋!
     六十岁才第一次过生日
     如今,小学生、中学生"隆重"地过生日,呼朋唤友开"派对"。然而,方毅却直到60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过生日!
     这倒不是因为不愿过生日,却是因为方毅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方毅父母去世太早,没有把生日告诉他。
     据方毅夫人说,在方毅晚年,她和方毅来厦门时,曾经提议到方毅老家看看,方毅都不愿意去。看得出,童年的不幸,在方毅心灵上留下浓重的阴影,他从小便没有家庭的温暖。
     方毅父亲跟人合伙开过纸店,出售账册之类纸制品,家境清贫。方毅原名方清吉。他有一个哥哥。方毅出生尚未满月,才26天,母亲就不幸因病离开了人世。方毅在外祖母的照顾下过了两三岁。方毅母亲的去世,使方毅父亲无心给方毅过生日。
     不久,方毅父亲续弦。在方毅有了继母之后。外祖母到印尼去找经商的舅舅去了。继母后来生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方毅约8岁的时候,父亲去世。这时合伙人搬走了店中财产。方毅在家过着艰难的生活。
     方毅的舅舅(继母的兄弟)家境较好,见到方毅聪明伶俐,想过继他,要他改姓陈,方毅不愿意,但是舅舅家有很多很多书,对方毅有很大的诱惑力。这样,方毅还是多次来到舅舅家,一头扎进书堆里。读书,成为方毅童年最大的乐事。
     舅舅送他上学。方毅进入厦门一中。这所中学是当时厦门最好的中学,也是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非常活跃的地方。1930年1月,不足14岁的方毅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成为他一生中红色的起点。
     翌年,15岁的方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从事地下工作。方毅的家,也成了地下工作的据点。
     据方毅秘书郭曰方说,方毅平时很少谈到自己的革命经历,但是在一起出差或者空闲的时候,偶尔聊天,说起往事:在做地下工作时,一天晚上,一位女同学故意向警察问路,吸引警察注意力。这时方毅趁机在墙上写大标语。两位男同学为他警戒……
     方毅毕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一天,党组织紧急通知他,立即离开厦门。从此,他开始了动荡的生活。他转移到福建漳州。后来,又悄悄从漳州回到厦门,成了职业的革命家。后来,他受组织委派,去闽南农村参加游击队活动。整整3年,方毅出生入死,每天持枪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战斗。
     在动荡不定的日子里,谁还顾得上过生日?何况方毅从小不知道自己出生的日子,他也就从来不过生日。一直到他60岁,他才从厦门的亲友那里得知,他出生于1916年2月26日,这才第一次过生日!
     三年苦狱练就一个"毅"字
     方毅被派往上海开展工作。不过,他新来乍到,毕竟人地生疏。1934年夏秋之间,他在上海旧城厢---南市,被国民党特务盯住。特务从他身上搜出了共产党的宣传品,当即把他扭送警察局。这时方毅只有18岁。
     在审讯的时候,方毅改名为方静吉,自称是福建泉州的学生。敌人到福建泉州的学校调查,那里根本就没有"方静吉"这么个学生!
     敌人明白,这个被抓住的看似瘦弱、幼稚的穷学生,必定是个老练的共产党员。于是,敌人给方毅上刑:灌辣椒水、坐老虎凳……
     方毅从小在艰辛的环境中成长,体质本来就差,在严刑拷打中几度昏了过去。但他始终咬紧牙关,没有泄露真实身份,也没有说出党的半点机密。
     敌人认定他是中共党员。方毅被判处8年徒刑。他被关进上海漕河泾监狱的死牢。在狱中,他一直戴着沉重的脚镣,而且越戴越重,从最初戴3斤重的脚镣,到后来戴12斤的脚镣。他和难友们几度在狱中进行绝食斗争,抗议国民党对于囚犯的残酷虐待。他从小就缺乏营养,绝食使他处于死亡的边缘。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在监狱中坚持学习英语!他在监狱中遇到一些政治犯在狱内坚持学习外语,当时对外文书的检查也比较放松。后来,一位难友出狱,把一本英汉字典留给他。他把这本字典当至宝,每天学习。
     后来,方毅被移送到"苏州军人监狱"进行"反省"。方毅并非"军人",据说是由于他太"顽固",老是不"交代问题",这才把他送入这所监狱。
     1937年秋,忽然有一天,"苏州军人监狱"点名,内中也点到"方静吉",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些被点了名的政治犯,竟然当场获释!
     走出"苏州军人监狱"的大门之后,方毅这才明白中国发生了巨变:红军经过长征,已经到达陕北,在那里建立了根据地。在1936年12月12日,爆发了著名的西安事变。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蒋介石答应实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并释放政治犯。经中共中央多方交涉,"苏州军人监狱"关押的政治犯得以释放,方毅也终于结束了漫长的3年多苦狱生涯。
     方毅夫人说,方毅的3年苦狱,即便对她,也极少谈起。在"文革"中,"造反派"们抓"叛徒",凡是曾经被捕的干部都列为"嫌疑对象"。为此,"造反派"们对方毅那3年苦狱进行反反复复的内审外调,方毅不得不详细讲述了在狱中度过的那最艰难的日子。事与愿违,"造反派"们审来审去,没有查到方毅半点"叛变"的把柄,倒是把方毅在狱中坚贞不屈的感人事迹"查"得清清楚楚!
     出狱之后,他不再用原名方清吉,改名为方毅。他取名"毅",表明他以为刚毅、坚毅是共产党人必须具备的品格,毅力是意志的集中体现。就是凭着这个"毅"字,他才在漫漫苦狱中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食百姓奉禄,
     要为百姓办事"
     方毅频繁地变换着工作:1953年9月,他被调往北京,担任中央财政部副部长。在财政部只工作了11个月,他突然被派往越南,担任中国驻越南经济代表处代表。他出使越南7年。从越南回来,方毅担任了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党组书记。对外经济联络部是一个崭新的部。在当时,国内许多人不理解外援工作的重要性,总以为自己国家的经济能力还很差,干嘛"掏腰包"支援人家?由于中央给了方毅以有力的支持,方毅这才顶住各种压力,积极开展对外经济联络工作。他主持了对东南亚、巴基斯坦、埃及、斯里兰卡等国的援助项目。
     外援工作收到了极好的政治效果。世界上许多"穷朋友"、"小朋友",都把新中国看作是真诚的朋友。1971年10月,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的提案,那么多"穷朋友"、"小朋友"起了很大的作用,内中有着方毅的贡献---在23个提案国之中,有22个是受到中国援助的国家!
     当他在对外经济联络部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已经驾轻就熟的时候,1977年1月13日,他突然调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当时郭沫若任院长、组长。后来,方毅任院长、党组书记)。
     对方毅来说,这又是一项崭新而艰巨的工作。从此,他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科学、教育战线。在"文革"中,中国科学院是"重灾区"之一。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亟待平反大量冤假错案,落实知识分子政策。
     郭曰方记得,他随方毅一到中国科学院,第一件事是去看望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接着,就忙着跑研究所。方毅说,他必须对一个一个研究所进行了解,摸清存在的问题。
     郭曰方记得,那时每天一上班,办公室前就排起了长队。中国科学院冤假错案成堆。蒙冤者听说方毅来了,纷纷前来向他申诉。为了能使方毅考虑中国科学院的全面工作,郭曰方代表方毅出面接待一个个来访者,然后把情况向方毅汇报。郭曰方说,那段时间的工作非常累。方毅的工作比他更累。即便如此,方毅每天忙完工作之后,在深夜仍有3项"雷打不动"的安排:一是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广播;二是坚持半小时学习外语;三是坚持半小时练书法。在完成这"雷打不动"的3项工作之后,方毅还要跟郭曰方谈明天的工作安排。
     方毅的体质差,因为他在监狱中受过各种酷刑的折磨,但是方毅的毅力是惊人的。他顽强地工作着,挑起了科学界拨乱反正的重任。
     自1977年9月起,方毅担任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自1978年3月起,方毅出任国务院副总理,负责科技领导工作。
     方毅关心着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当他初到中国科学院,听说著名生物学家童第周还在那里扫地劳动,非常气愤地说:"这真叫'斯文扫地'!"他指示,马上让童第周回到实验室从事科学研究,迅速改善童第周的工作条件。
     他得知著名生物学家杨钟健生病,解决不了住院问题,便亲自给北京医院打电话,马上让杨钟健住院治疗。
     他得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新疆罗布泊考察时失踪,一面向中央报告,一面调集各路人马,前往罗布泊搜索、抢救。在前后67天内,出动了20架次飞机、汽车66辆,体现了对知识分子的高度关切。
     笔者当时是一个普通的青年知识分子,也受到方毅的关心。很晚很晚,我才从一份内部文件中,得知方毅副总理最初从《光明日报》内参所载记者谢军对我的创作情况以及困境的报道,注意起我。他看了内参之后,在1979年1月6日,写下这样一段批示:"调查一下,如属实,应同上海商量如何改善叶永烈同志的工作条件。"有关人员经调查写出了关于我的情况的书面汇报,方毅同志在这份报告上,又写了一段关于我的批示:"我看要鼓励科普创作,这项工作在世界各国都很重视。"正是由于方毅的关心,我不仅在创作上得到鼓励,而且在生活条件上得以改善。
     方毅在晚年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从科教战线又转到统战领导工作…
     郭曰方告诉我,方毅常说:"食百姓奉禄,要为百姓办事。"正因为这样,尽管由于工作需要,他频繁地变动工作,他严格服从组织的分配,到哪里都干得非常出色。
     三大业余爱好方毅淡于名利。他曾说:"我一生不贪财,不好色,不谋权,不求利。"在工作之余,他的爱好有三:书法,读书,围棋。
     方毅读书广泛,善于钻研。他只上过初中,就参加地下工作了。他硬是靠读书自学,拥有广博的学识。
     他1954年到越南工作,在那里,他结识许多苏联专家,便向他们学习俄语,他很快就学会用俄语会话。有一回,他和苏联驻越代表团一起从北京飞往河内,他居然在飞机上充当翻译!他在越南7年,阅读了许多俄文版的长篇小说。
     他在越南见到用古汉语写的越南史书,甚有兴趣,借来细读。后来,在1961年,毛泽东主席约见方毅,问及汉朝时的中越关系以及伏波将军马援的情况,由于方毅熟悉越南的历史,如数家珍般作了答复。毛泽东主席非常满意。
     在对外经济联络部工作,常常涉及许多工业技术问题。他找来大学物理、数学、化学课本,抽业余时间自学。
     方毅秘书叶如根对笔者说,方毅和谷牧、康世恩都是党内不多的经济专家。
     谷牧、康世恩都是大学毕业生,人们也常以为方毅也是大学毕业。其实,一些人对他不太了解。
     方毅夫人则回忆说,方毅在家里,差不多整个晚上,不是读书就是看报。他的嗜好是书,买了许许多多书。
     方毅博识广闻。有一回,周恩来总理在主持会议的时候,问及化学元素的分类、有机物与无机物的区分,方毅随口作了准确而通俗的解释。又有一次,周恩来总理在会上问及中美洲一个港口每年的货物吞吐量。当时中国与这个港口所在的国家尚未建交,人们不熟悉情况,方毅当即作了准确的答复。
     后来,方毅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主持全国的科技工作,他更加如饥似渴地学习自然科学。甚至会熟练地背诵门捷列夫化学元素周期表---不仅会正背,而且会倒背,达到"倒背如流"的程度!在方毅去世之后,为了纪念他,正在筹划出版纪念文集:出版《方毅文集》和方毅传记。
     方毅曾为别人写下这样的题词:"百年人物存公论,四海虚名只汗颜。"他的一生,自有公论---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