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渥

杨渥
杨渥
  南吴烈宗杨渥(886年-908年),字奉天,五代时期南吴君主,杨行密长子,唐哀帝天祐二年(905年),杨行密过世,杨渥嗣位,天祐四年(907年,此时唐已亡,南吴不承认后梁,遂沿用唐哀帝年号),张颢、徐温发动兵变,控制军政,杨渥大权尽失。天祐五年(908年),杨渥为张颢、徐温所杀。死后谥威王(弘农威王);杨隆演登南吴国王位时,改谥景王(南吴景王),庙号烈祖;杨溥登南吴帝位时,再改谥景皇帝(南吴景帝;新五代史作追尊为烈宗景皇帝)。

帝王档案

杨渥
杨渥
  姓名  杨渥
  庙号  烈宗
  谥号  景皇帝
  陵墓  绍陵
  政权  南吴
  在世  886年-908年
  在位  905年-908年
  年号  天祐:905年十一月-908年五月

帝王简介

  杨渥,喜欢玩球、饮酒,曾任宣州观察使。杨行密病重时,虽对他不满意,但因其他的儿子年幼,只得将他召回嘱咐后事,并指定由右牙指挥使徐温、左牙指挥使张颢辅佐他。杨行密于公元905年11月病死,他于同月继王位,称宏农王,仍沿用唐朝年号。
  杨渥继位后,仍沉湎于击球饮酒,四处游玩,荒淫无度,连服丧期间也不忘玩球。有时他单身一人外出,连他的亲兵也不知他到哪儿去了。徐温、张颢劝谏他,他发怒说:“你们两人说我不才,那就杀了我吧,好让你们称心。”杨渥又担心他两人会起异心,就让心腹陈蹯、范遇统帅东院马军以为护卫。这也引起了徐温、张颢两人的猜疑。一天,徐、张趁杨渥视事时,带领几百牙兵闯入了内庭。杨渥惊恐地说:“你们两人真的要杀我?”徐、张说:“岂敢,不过大王的左右亲信中有人挟权乱政,必须除掉他们,国家才能安定。”说完,指挥牙兵上前杀死了侍立在杨渥身旁的陈瑶、范遇,然后又赔罪说这是出于不得已才实行兵谏。杨渥无奈,只能宣布他们两人无罪。从此,徐温、张颢把持了军政大权。以后,杨渥和他俩更互相猜忌,都想除掉对方。
  公元908年5月,徐温、张颢经过密谋,在扬州由张颢出面,派将领纪祥等手持兵器闯入杨渥寝宫,坦率地对杨渥说:“奉命来杀你!”杨渥忙说:“你们如果能反正,去杀掉徐温、张颢,我就各封你们为刺史。”众人听了都心动,只有纪祥不答应,并且举刀砍去。杨渥中刀倒地。纪祥见他还没有断气,又用绳索将他活活勒死,对外则宣称杨渥暴病而死。
  杨隆演登南吴国王位时,改谥景王(南吴景王),庙号烈祖;杨溥登南吴帝位时,再改谥景皇帝(南吴景帝;新五代史作追尊为烈宗景皇帝)。杨渥虽被认为是南吴君主之一,惟其在位时尚未称吴王。

人物生平

·出生

  1.出生时间:公元886年。
新五代史
新五代史
  2.父母:父亲 吴太祖杨行密,母亲 史氏。
  3.出生地:扬州。

·登帝位

  1.为人为官:杨渥为人放荡,喜欢玩球、饮酒,吴太祖杨行密在位时被任命为牙内诸军使,后转任宣州观察使,出镇宣州。
  2.续位:公元905年11月(20岁),吴太祖杨行密病重,将长子杨渥召回扬州,命右牙指挥使徐温、左牙指挥使张颢辅佐杨渥,不久,吴太祖杨行密病逝,杨渥续位,称宏农王,仍沿用唐朝年号,是为吴烈宗。

·帝王作为

  (905年11月—908年5月,在位2年6个月,20岁—23岁)
  1.无德之主:吴烈宗杨渥续位后,仍沉湎于击球饮酒,并且四处游玩,荒淫无度,连服丧期间也不忘玩球,是个无德之主。
  2.君臣猜忌:吴烈宗杨渥荒淫好玩,徐温、张颢极力劝谏,吴烈宗杨渥反而扬言两人要将其弑杀,君臣遂生猜忌;吴烈宗杨渥担心两人起异心,就让心腹陈蹯、范遇统帅东院马军以为护卫;不久,徐温、张颢率兵入宫,杀陈蹯、范遇,从此,两人彻底把持朝中军政大权,吴烈宗杨渥沦为傀儡。

·帝王之死

  1.死亡时间:公元908年5月(23岁)。
  2.地点:扬州
  3.死亡方式:被徐温、张颢派遣入宫弑帝的大将纪祥砍倒后勒死。

典籍记载

  《新五代史 吴世家第一》
  渥字承天,行密长子也。行密病,出渥为宣州观察使。右衙指挥使徐温私谓渥曰:“今王有疾而出嫡嗣,必有奸臣之谋,若它日召子,非温使者慎无应命。”渥涕泣谢温而去。行密病甚,命判官周隐作符召渥,隐虑渥幼弱不任事,劝行密用旧将有威望者代主军政,乃荐大将刘威,行密未许。温与严可求入问疾,行密以隐议告之,温等大惊,遽诣隐所计事。隐未出,而温见隐作召符犹在案上,急取遣之。渥见温使,乃行。行密卒,渥嗣立,召周隐骂曰:“汝欲卖吾国者,复何面目见杨氏乎?”遂杀之。以王茂章为宣州观察使。渥之入也,多辇宣州库物以归广陵,茂章惜而不与,渥怒,命李简以兵五千围之,茂章奔于钱塘。
  天祐三年二月,刘存取岳州。四月,江西钟传卒,其子匡时代立,传养子延规怨不得立,以兵攻匡时。渥遣秦裴率兵攻之。九月,克洪州,执匡时及司马陈象以归,斩象于市,赦匡时。以秦裴为江西制置使。
  梁太祖代唐,改元开平,渥仍称天祐。鄂州刘存、岳州陈知新以舟师伐楚,败于浏阳,楚人执存及知新以归。楚王马殷素闻其名,皆欲活之,存等大骂殷曰:“昔岁宣城脱吾刃下,今日之败,乃天亡我,我肯事汝以求活耶?我岂负杨氏者!”殷知不可屈,乃杀之,岳州复入于楚。
  初,渥之入广陵也,留帐下兵三千于宣州,以其腹心陈璠、范遇将之。既入立,恶徐温典牙兵,召璠等为东院马军以自卫。而温与左衙都指挥使张颢皆行密时旧将,又有立渥之功,共恶璠等侵其权。四年正月,渥视事,璠等侍侧,温、颢拥牙兵入,拽璠等下,斩之,渥不能止,由是失政,而心愤未能发,温等益不自安。五年五月,温、颢共遣盗入寝中杀渥,渥说群盗能反杀温等者皆为刺史。群盗皆诺,惟纪祥不从,执渥缢杀之,时年二十三,谥曰景。弟隆演立。溥僭号,追尊渥为烈宗景皇帝,陵曰绍陵。

相关阅读

  考证最早的灯光球场 唐代马球开“奥林匹克”先河
  2006年09月25日09:11 新京报
  据新华社日前报道,兰州理工大学丝绸之路文史研究所所长李重申在研究古丝路壁画上的马球图案时发现,中国古人在打马球时已使用“灯光”球场。
  按照李重申的最新研究,盛唐的时局稳定和贵族骄奢淫逸的生活,完全不输于现代电灯照明下的球场的“灯光”马球场。夜深一更二鼓,城中广场(马球场)火光冲天,照黑夜如白昼,场内“玉勒千金马,琱文七宝球;鞚飞惊电掣,伏奋觉星流”,驰骋的皇宫贵族们犹不觉困倦,观战的人群一样呐喊惊呼,伺候场外的小厮们则紧张于油灯火势,生怕稍有疏忽扰了主子的兴致。
  在敦煌壁画中,多有马球场地和马球比赛的描绘,遗憾的是,目前并未发现有描绘“灯光球场”的场景。但在记者采访时,李重申只给记者提供了一篇题为《古代马球器械考析》论文,作者是李金梅。那么,李重申认定唐代就有灯光球场的依据是什么呢?
  唐朝19位皇帝11位爱打马球
  根据文献记述和考古资料证实,马球运动早在中国的东汉时期就已经流行于中原地区。汉代以后,随着骑术的进步,马具的改革,骑兵在唐代达到极盛。唐代盛行轻骑兵,它有着快速机动与远程奔袭的特长,同时,马上作战、砍杀更为灵活。而马球运动就是训练骑术和马上砍杀技术的最好手段。由于这一军事目的,在统治者的提倡下,马球运动在唐代风行一时,成为了一项影响最广、声势最大的运动项目。李重申所长也认为,统治者对马球的喜欢和推广是马球得以盛行的重要原因,在唐朝经历的19位皇帝中,有史籍记载喜爱马球的有11位,让马球风行了整整一个王朝的 300年时间。
  皇帝既然这么喜欢马球,达官贵人之家为了攀宠于皇室自然也纷纷拿起球仗,而民间因为时局稳定,人民生活富足也时而有此资本的人玩起这项运动。而且“伊击鞠之戏者,用兵之技也。”马球也是练兵的手段,甚至是考查士兵的重要标准。
  古代马球场光滑耐磨不扬尘
  古代马场的建筑形状从韩愈笔下即有:“短垣三面缭逶迤,击鼓腾腾树赤旗”的诗句中可以看到古代马球场除主宾席一面外,还有楼台、亭子(看台)等建筑,其他三面均修筑矮墙。据推测,矮墙也是界墙,用为场边线,另外,也可挡住击出界外的球,以免跑很远去捡球而影响比赛。但韩愈的诗中没有提到夜间比赛,我们无法因此得出当时就有灯光球场的结论。
  根据李重生所长的研究,马球场一般有泥土、草皮和沙场,草皮和沙场为普遍。从制造泥土球场中的奢侈就可见一斑。一般采用经过细筛的泥土,反复地夯打、滚压而成。由于泥土球场多扬尘土,之后又创建了一种油浇球场。它是在精筛泥土中调和适量动物油,再经夯打滚压,反复拍磨,修成平整坚实、光洁耐磨、不扬尘土的高贵球场。
  “打球筑场一千步”“广场维新,扫除克净,平望若砥,下看犹镜。微露滴而必闻,铁尘飞而不映。”这是古书中记载的正规球场的标准,豪华者“注膏筑场,以利其泽”,将一千步长的球场以油膏建筑,花费可想而知。能筑得起这样的球场,才玩得起以油灯照明的马球。所以会有夜场晚球的场地大多是油和混凝土筑成的场地。
  如此高规格的球场,证明了这项运动在当时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史书记载夜间比赛火光冲天
  既然马球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灯光球场的开创甚至盛行也就不难理解了。猜想一下,某位权力家业够大,如唐敬宗和吴王杨涡那样的人痴迷于马球,某日傍晚开始马球激战,夜色降临仍丝毫未减兴致,不甘心就此收场,于是挥手家中下人马上聚齐家中的油灯蜡烛,硬要颠倒黑夜为白天以满足自己的兴致。按常理皇宫贵族总是喜欢跟天斗,以证明自己无所不能。另外,军中有要紧事情要加急训练,或者是某队犯错被加罚夜练,于是元帅安排柴火堆积,加紧操练。
  但目前还没有更确凿的证据说明,中国唐代就有灯光球场,包括李重生所长在内的很多专家都是依照文史资料的记载,确定这样的奢侈场景出现在中国唐朝。《旧唐书·敬宗记》中记载唐敬宗生性爱玩,曾观“两军、教坊、内园,分朋驴鞠、角抵,至一更二鼓方罢”,这些活动都是需要充分照明的,在一更的夜里如何进行呢?《资治通鉴·后梁记》中加以说明:“(杨)渥居丧,画夜酣饮作乐,燃十围之烛以击球,一烛费钱数万。”杨渥生活的年代为公元886年至908年,其父杨行密905年过世,如果文中所指杨渥居丧是因其父,推算起来,距今要有1100年的历史了。
  李重生所长描述说,史料中有零碎记载当时的场景,“火光冲天,球场的明亮程度完全不亚于现代的电灯照明技术。
  四周都有光源照入,不会出现有阴影的死角,甚至也没有影子的干扰,所以在四周都安置照明物,是相当科学的设计。“遗憾的是,中国古代马球场的具体数量和地址都已经无从考证,也没有大规模的遗址,更加不能确定哪些球场使用过照明设施。
杨隆演
杨隆演
  南吴高祖杨隆演(897年-920年),字鸿源,原名杨瀛,又名杨渭,中国五代时期南吴君主,杨行密次子,杨渥之弟。天祐五年,弘农王杨渥为张颢、徐温所杀,杨隆演因之继立。南吴武义二年(920年)杨隆演去世,谥宣王,杨溥称帝后,改谥宣皇帝,庙号高祖。

帝王档案

  姓名  杨隆演  庙号  高祖  谥号  宣皇帝  陵墓  肃陵  政权  南吴  在世  897年-920年  在位  919年-920年  年号  武义:919年四月-920年五月

帝王简介

  徐温,张颢于公元908年5月杀死杨渥后,于同月立他为宏农王。
  杨隆演袭位时,年仅12岁。不久,徐温诱杀张颢,独专朝政。公元917年,徐温在繁华富庶的舁州(今江苏省南京市)筑金陵城,供他自己居住,命子徐知训在扬州管理国政。徐知训骄横淫暴,常常侮辱杨隆演。有一次,徐知训在杨隆演宴请他时喝醉了,竟逼杨隆演和他一起演戏,他扮演参军,命杨隆演跟在他身后扮演僮仆。杨隆演不敢拒绝,只得照办。又有一次,杨隆演和徐知训泛舟夜游。小舟靠岸后,杨隆演先登岸了,徐知训就认为这是对他不敬,竟用弹子抛击杨隆演。亏得卫兵挡住,才未被击伤。接着至禅智寺赏花时,徐知训还怒气未消,用污言秽语辱骂杨隆演。杨隆演被骂得泪水汪汪,徐知训还是辱骂不停。侍从们实在看不下去,趁徐知训不注意,暗暗地扶着杨隆演逃开,上船离去。徐知训发觉了更加恼怒,立即乘上轻舟追赶,用铁挝砸死一个侍从才罢休。
  公元918年,吴将朱瑾痛恨徐知训经常侮辱杨隆演,便设计杀死了徐知训,然后进王府报告杨隆演说:“臣下已经为大王除去此害。”并举起徐知训的头颅给他看,希望他从此振作起来,有所作为。不料杨隆演却吓得魂不附体,慌忙用衣袖遮住脸面,哆哆嗦嗦地说:“这件事我可不敢管。”边说边溜进了内室。朱瑾悲愤地大叫:“这小子实在无用,不能与他商量大事。”狠命地将徐知训的头颅往柱子上扔去,步出王府,却已被徐知训的部下包围,他只得自杀。公元919年,徐温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于4月逼迫杨隆演称帝,号吴国王,建年号为“武义”。
  杨隆演长年来处在受辱的地位,一直怏怏不乐,见了徐温父子又不得不强作笑颜,后来,只得借酒浇愁。他被迫称帝后,吴越又在后梁指使下出兵讨伐他。这使他更加忧郁,终于病倒。
  公元920年5月,杨隆演病危,召弟杨溥回京城监国,又任弟杨蒙为舒州团练使,试图以此稍抑徐温的气势。不久病死于扬州。杨隆演死后被迫尊为宣帝。

人物生平

·出生

  1.出生时间:公元897年。
  2.父母:父亲 吴太祖杨行密,兄长 吴烈宗杨渥,母亲 史氏。
  3.出生地:扬州。

·登帝位

  1.受拥为主:公元908年5月(12岁),吴国大臣徐温、张颢派遣大将纪祥弑杀吴烈祖杨渥,两人相约瓜分吴国称臣于后梁,不料张颢毁约欲自立,徐温采用宾客严可求之言,在立主会议上,称赞张颢众望所归,当立为主,而后声称外朝政治不稳,提议拥立幼主,于是杨隆演被拥立为吴主,是为吴高祖。

·帝王作为

  (908年5月—920年6月,在位12年1个月,12岁—24岁)
  1.徐温专权:吴高祖杨隆演续立后,徐温通过残酷的政治斗争,击杀张颢,专掌了吴国的军政大权,吴高祖杨隆演成为其政治傀儡。
  2.虚名上升:公元908年(12岁),吴高祖杨隆演被唐宣谕使李俨承制授为唐朝淮南节度使、东南诸道行营都统、同平章事、弘农郡王;公元910年(14岁),吴高祖杨隆演被唐岐王李茂贞承制加为中书令,续任吴王之位;公元919年(23岁),吴高祖杨隆演建立吴国,即吴国王位,改元武义,自是与唐朝断绝关系。
  3.安于傀儡生活:吴高祖杨隆演个性稳重恭顺,对于徐温父子的专权,从不显露不平之色,因此徐温也格外放心;吴国建立后,吴高祖杨隆演并不快乐,于是纵情饮酒,极少吃东西,因此生病卧床不起,公元920年6月(24岁),安于傀儡生活的吴高祖杨隆演病逝。

·帝王之死

  1.死亡时间:公元920年6月(24岁)。
  2.地点:扬州。
  3.死亡方式:病逝。

典籍记载

  《新五代史》
  隆演字鸿源,行密第二子也。初名瀛,又名渭。初,温、颢之弑渥也,约分其地以臣于梁,及渥死,颢欲背约自立。温患之,问其客严可求,可求曰:“颢虽刚愎,而暗于成事,此易为也。”明日,颢列剑戟府中,召诸将议事,自大将朱瑾而下,皆去卫从然后入。颢问诸将,谁当立者,诸将莫敢对。颢三问,可求前密启曰:“方今四境多虞,非公主之不可,然恐为之太速。且今外有刘威、陶雅、李简、李遇,皆先王一等人也,公虽自立,未知此辈能降心以事公否。不若辅立幼主,渐以岁时,待其归心,然后可也。”颢不能对。可求因趋出,书一教内袖中,率诸将入贺,诸将莫知所为。及出教宣之,乃渥母史氏教,言杨氏创业艰难,而嗣王不幸,隆演以次当立,告诸将以无负杨氏而善事之。辞旨激切,闻者感动。颢气色皆沮,
  卒无能为,隆演乃得立。
  颢由此与温有隙,讽隆演出温润州。可求谓温曰:“今舍衙兵而出外郡,祸行至矣。”温患之,可求因说颢曰:“公与徐温同受顾托,议者谓公夺其衙兵,是将杀之于外,信乎?”颢曰:“事已行矣,安可止乎?”可求曰:“甚易也。”明日,从乂页与诸将造温,可求阳责温曰:“古人不忘一饭之恩,况公杨氏三世之将,今幼嗣新立,多事之时,乃求居外以苟安乎?”温亦阳谢曰:“公等见留,不愿去也。”由是不行。行军副使李承嗣与张颢善,觉可求有附温意,讽颢使客夜刺杀之,客刺可求不能中。明日,可求诣温,谋先杀颢,阴遣钟章选壮士三十人,就衙堂斩颢,因以弑渥之罪归之。温由是专政,隆演备位而已。
  六月,抚州危全讽叛,攻洪州,袁州彭彦章、吉州彭钎、信州危仔倡皆起兵叛。隆演召严可求问谁可用者。可求荐周本,时本方攻苏州败归,惭不肯出,可求强起之。本曰:“苏州之败,非怯也,乃上将权轻,而下多专命尔。若必见任,愿无用偏裨。”乃请兵七千。战于象牙潭,败之,执全讽、彦章,而玕奔于楚,仔倡奔于钱塘。全讽至广陵,诸将议曰:“昔先王攻赵锽,全讽屡饷给吴军。”乃释不杀。初,全讽欲举兵也,钱镠送王茂章于梁,道过全讽,谓曰:“闻公欲大举,愿见公兵,以知济否。”全讽阵兵,与茂章登城望之,茂章曰:“我素事吴,吴兵三等,如公此众,可当其下将尔,非得益兵十万不可。”而全讽卒以此败。
  六月,抚州危全讽叛,攻洪州,袁州彭彦章、吉州彭钎、信州危仔倡皆起兵叛。隆演召严可求问谁可用者。可求荐周本,时本方攻苏州败归,惭不肯出,可求强起之。本曰:“苏州之败,非怯也,乃上将权轻,而下多专命尔。若必见任,愿无用偏裨。”乃请兵七千。战于象牙潭,败之,执全讽、彦章,而玕奔于楚,仔倡奔于钱塘。全讽至广陵,诸将议曰:“昔先王攻赵锽,全讽屡饷给吴军。”乃释不杀。初,全讽欲举兵也,钱镠送王茂章于梁,道过全讽,谓曰:“闻公欲大举,愿见公兵,以知济否。”全讽阵兵,与茂章登城望之,茂章曰:“我素事吴,吴兵三等,如公此众,可当其下将尔,非得益兵十万不可。”而全讽卒以此败。
  徐氏之专政也,隆演幼懦,不能自持,而知训尤凌侮之。尝饮酒楼上,命优人高贵卿侍酒,知训为参军,隆演鹑衣髽髻为苍鹘。知训尝使酒骂坐,语侵隆演,隆演愧耻涕泣,而知训愈辱之。左右扶隆演起去,知训杀吏一人,乃止。吴人皆仄目。知训又与朱瑾有隙,瑾已杀知训,携其首驰府中示隆演曰:“今日为吴除患矣。”隆演曰:“此事非吾敢知。”遽起入内。瑾忿然,以首击柱,提剑而出,府门已阖,逾垣,折其足,遂自刎死。米志诚闻瑾杀知训,被甲率其家兵至天兴门问瑾所在,闻瑾死,乃还。徐温疑志诚助瑾,遣使杀之。严可求惧事不克,使人伪从湖南境上来告军捷,召诸将入贺,擒志诚斩之。刘信克虔州,执谭全播以归。
  十六年,春二月,温率将吏请隆演即天子位,不许。夏四月,温奉玉册、宝绶尊隆演即吴王位。建宗庙、社稷,设百官如天子之制,改天祐十六年为武义元年,大赦境内,追尊行密孝武王,庙号太祖,渥景王,庙号烈祖。拜温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封东海郡王,以徐知诰为左仆射、参知政事,严可求为门下侍郎,骆知祥为中书侍郎,殷文圭、沈颜为翰林学士,卢择为吏部尚书,李宗、陈章为左、右雄武统军,柴再用、钱镖为左、右龙武统军,王令谋为内枢密使,江西刘信征南大将军,鄂州李简镇西大将军,抚州李德诚平南大将军,庐州张崇安西大将军,海州王绾镇东大将军,文武以次进位。封宗室皆郡公。
  温之徙镇金陵也,以其养子知诰守润州。严可求尝谓温曰:“二郎君非徐氏子,而推贤下士,人望颇归,若不去之,恐为后患。”温不能用其言。及知诰秉政,其语泄,知诰出可求于楚州,可求惧,诣金陵见温谋曰:“唐亡于今十二年,而吴犹不敢改天祐,可谓不负唐矣。然吴所以征伐四方,而建基业者,常以兴复为辞。今闻河上之战,梁兵屡绌,若李氏复兴,其能屈节乎?宜于此时先建国以自立。”温深然之,因留可求不遣,方谋迫隆演僭号。
  二年五月,隆演卒。隆演少年嗣位,权在徐氏,及建国称制,非其意,常怏怏,酣饮,稀复进食,遂至疾卒,年二十四,谥曰宣。弟溥立,僭号,追尊为高祖宣皇帝,陵曰肃陵。

五代十国·吴

五代十国地形图
五代十国地形图
  五代十国(公元907---979年,共73年)
  公元907年朱温灭唐建后梁,在以后的50多年间,先后出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总称五代。同时,南方和北方的山西地区,先后出现了吴、南唐吴越、楚、闽、南汉前蜀后蜀、南平、北汉等十个政权,总称十国。历史上将这一分裂时期称为五代十国。
  十国(公元902—979年,共78年)
  吴(公元902~937年,共36年)吴国共有4个帝王,其中病死的1帝;内争中被杀的1帝;作为傀儡,备受侮辱忧郁而死的1帝;国亡被废囚死的l帝。
  附:君主世系表
  武帝(杨行密)  景帝(杨渥)  宣帝(杨隆演)  睿帝(杨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