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春礼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纳米科技研究专家,满族,1953年9月生于辽宁丹东。197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81年、1985年先后获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学位、博士学位。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家纳米科技指导协调委员会首席科学家和国家纳米中心主任。兼任中国科学院化学部主任,中国化学会理事长。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同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先后从事过高分子催化剂的结构与物性、有机化合物晶体结构的X-射线衍射、分子力学和导电高聚物的EXAFS等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纳米科技的重要领域——扫描隧道显微学的研究。研制成功扫描探针显微镜(SPM)系列。在纳米结构、分子纳米技术方面进行了较系统的工作。由德国Springer出版公司和科学出版社等出版多部中、英文著作。 曾获国际化工协会授予的国际奖章、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等。
  在2012年9月18日上午举行的发展中国家科学院第23届院士大会选举中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新任院长,将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就任。这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成立近30年来首位中国籍科学家担任院长。

人物简介

  白春礼,男,满族,1953年9月26日出生于辽宁省。78年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81年获中国科学院硕士学位,85年获博士学位,85-87年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员、博士导师、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协副主席。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作为我国扫描隧道显微学的开拓者之一,也是国际STM方面有一定影响和活跃的科学家之一,领导实验室开展了广泛、深入并且富有成效的研究活动,并于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在白春礼博士的主持下,研制成功了计算机控制的STM,获1989年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二等奖。与此同时,与中国科学院电子显微镜实验室合作,研制并开发另一台STM,获1989年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两项工作的进一步完善,共同获得1990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也是我国第一项关于扫描隧道显微学领域的奖励)。随后,又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台原子力显微镜(AFM)(获得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第一台激光原子力显微镜、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和弹道电子发射显微镜。所获得的这些科研成果,由于以不同于国外的创新方式解决了一系列重要技术难题,先后获得六项国家发明专利。这些新型系列显微仪器的研制成功,为扫描隧道显微学的应用研究,奠定了必要的物质基础。为我国在这一领域工作的开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基础研究方面,白春礼博士近年来在使用这种新技术研究有机固体和大分子的表面结构方面做出了贡献。如用STM、AFM和磁力显微镜(MFM)研究了有机导体、有机铁磁体、有机自组装膜以及核酸、细胞等生物材料。这些研究结果,在原子或分子级分辨率的水平上,解释了材料表面结构与样品制备、形成条件的关系。另外,还首次利用AFM和MFM研究了磁性有机薄膜表面的形貌和磁畴,建立了一种研究几个分子层厚的有机LB膜表面微弱磁场分布的新方法,可达到纳米级空间分辨率。近年来在单分子结构,有机分子自组装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高水平结果。
  作为项目负责人和主要工作者,白春礼院士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国家级及院部科研成果二等奖以上的奖励10项,2001年获国际化学工业学会国际奖章。近十年来,由德国Spinger出版社和科学出版社等出版单位出版中、英文著作10部。其中《扫描隧道显微术及其应用》获93年第七届中国图书奖、95年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三链核酸的结构与生物化学》获97年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在国内外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300余篇。白春礼是国际扫描隧道显微学会的顾问委员会委员和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OPAC)执行局理事。

人物趣事

·破碎作家梦

     2001年9月,长春东湖宾馆。刚下飞机的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白春礼就被市电视台“青苹果”节目组的人拦住了。面对毫无思想准备的白春礼,他们略带歉意但十分真诚地对他说:近年来我们发现您对科普工作十分关注。得知您今天要到长春,我们就很冒昧地赶来了。今天在我们现场的小同学都是些“小科迷”,他们有许多问题想问,请您一定要抽出半小时来参加我们的节目……白春礼来到了现场,坐在一群天真的孩子们中间,被一个个成年人难以想像更难于回答的问题包围着,会心的、坦诚的、开怀的笑容交织在一起,录制现场汇成了欢乐的海洋。“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有些细节不太准确,我自己也记不清了。但孩子们问的问题确实是很有趣的,有些问题答不上来时我就直说,并没有尴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嘛。关键是孩子们的这种求知欲十分可贵。我们搞科研工作的人常说,在科学研究中,最可宝贵的就是对无数的未知有着无尽的兴趣。”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
  联想到白春礼的童年经历,对他的话,我们深以为然。
  父亲是个儒雅而正直的人,解放前曾在公立小学当过教员。赋闲时,他常翻着一本本泛黄的诗集,细致而又生动地为白春礼讲解诗中的蕴义、诗人崇高的气节、远大的抱负。是以童年时期的白春礼最爱背古诗词,最崇拜诗人,最想当作家
  但一个碎酒瓶却打碎了一个孩子的作家梦,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令他终生难忘的有趣现象:在碎酒瓶底下,压着一只特大号蚂蚁,他好奇地捡开瓶底,咦,特大号蚂蚁不见了,不过是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小蚂蚁,怎么会这样呢?重新把酒瓶底置于蚂蚁上方,蚂蚁又变大了,这回,他清晰地看见了蚂蚁腿上尖尖的绒毛。这是为什么?举着破瓶底他问了许多大人,大人告诉他这是“放大了”的原因,可为什么会“放大”呢?“放大”的用处在哪里呢?这一系列过于“深奥”的问题令白春礼绞尽脑汁,浓厚的兴趣由此而生,但他并不曾料到,许多年以后,他能通过自己亲手研制成功的高分辨率扫描隧道显微镜,清晰地看见了一簇簇美丽如珊瑚礁般的卵磷脂生物膜表面分子;如起伏的丘陵似的二氧化汞在石墨表面单分子层;如风乍起吹皱春水般的有机导体表面原子……而此时,时光隧道已伸延至1988年4月,是白春礼自加州理工学院回国后仅半年时间里的事。

·戈壁滩战士

     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白春礼既是司机又是文书,是连队里的红人,许多姑娘都暗中倾心于他,常常借故搭车……“有这回事?不太可能!我那时候土得很,在连里年龄又偏小,很不解世事,估计不会有人喜欢我。”
  1966年,白春礼升中学,只念了4年,便拿到了高中文凭。在这个特殊的年代,空有求学愿望没有求学机会的白春礼,同千千万万的青年人一道,迈入了上山下乡的行列。
  那年月,白春礼最羡慕的是军人,当他听说建设兵团的战士是一群不戴领章、帽徽的军人时,他毫不犹豫来到了离家千里的戈壁滩上,成了黄河岸边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名战士。在那里,他听着“苦不苦,一天二两土,今天不够明天补”的民谚;住“干打垒”的泥土房;领每月5元的津贴;买几分钱半斤的“全面粉”饼干改善生活;干令人眼热的工作———开大卡车。
  辛劳工作之余,他悄悄地捡起了哥哥留给他的旧课本,就着昏黄的灯光,自学了初中、高中的全部课程。那时,他除了是一名优秀的卡车司机外,还另兼了文书一职,司机管出车,文书要负责接电话。因此,他常常在深更半夜被电话吵醒,而后被告知有病号或有急活需要出车,他总是二话不说开车就走,这几乎都已成了他夜间的例行公事。
  转眼之间,白春礼已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干了4年。1974年,经过全连战士三轮不记名投票评选和参加文化考试,白春礼作为一名“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学员”成为北京大学的学生。
  1978年1月,白春礼大学毕业即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所工作,从此开始了他在中国科学院的科研生涯。这一年的3月,中国科技大学成立了研究生院(北京),开启了中国大学研究生院创建的先河。作为一名工农兵学员,白春礼深深感到自己从事科研工作功底尚浅,因此决定报考研究生以期进一步深造。
  白春礼顺利地考入中科院化学所,3年后,他又成了博士生。整整10年时间,白春礼整日惟知与书相伴,全然不问冬夏春秋。

·有趣归国路

     妻子还有半年就能拿到硕士学位,但此时白春礼已决定回国,贤慧的妻子放弃了学业与他一道踏上归途。在香港机场转机时,因所携书籍过多,行李超重,妻子的一些衣物只得忍痛割爱。事后,有“国际友人”指责白春礼大男子主义、不尊重女权。“嗯,在我回国时我的妻子确实还没拿到学位,但我并没有强迫她与我同时回来。还有,那些扔掉的行李中有许多也是我的。不过我妻子一直是特别照顾我,她总说我生活上太对付了。这些年来,她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我不是大男子主义者。我对妻子一直很尊重的,家里的事大小全凭她做主。”
白春礼院士在工作
   白春礼院士在工作
  1985年9月,受中国科学院化学所的委派,白春礼来到了风中飘散着玫瑰花香的帕萨迪那。走进风姿如画的加州理工学院,他心中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温馨,因为这里曾留下钱学森周培源等前辈的足迹。
  到加州理工学院不久,白春礼就以他的天赋及勤奋,赢得了曾任美国总统科技办公室副主任的白尔德斯楚维勒教授的赏识,在他的力荐下,白春礼进入了美国喷气推进实验室,这是由美国航空局与加州理工学院共管的著名实验室。当年,钱学森曾在此创下辉煌的业绩,在他冲破美国政府重重阻挠后,美国政府曾一度不允许中国人进入该实验室。白春礼以其实力成为这块领地上第二个来自大陆的中国人。
  白春礼最初从事的研究课题是扩展 X投射线精细结构谱,不久,他发现白尔德教授正在从事一项叫做 S TM(Scanning Tunneling Microscope扫描隧道显微镜)的研究工作。通过细致分析,白春礼意识到这是表面科学领域革命性的技术,如同广义相对论之于核科学。并且,他深知 S TM的研究在中国尚属一片空白。
  白春礼向白尔德教授提出要参加 S TM的研究。在对他的实力进行评估之后,有关方面很快批准了他的申请,他成为跻身于这一领域的第一个中国人。
  转眼到了1987年,在这年召开的第二届 S TM国际大会上,白春礼与美国同仁合作的《2— H二硫化钼层状半导体性质过渡金属二硫化物的 S TM研究》被列为大会报告,他编制的 S TM软件被美国海军实验室采用。鉴于他做出的杰出成绩,白尔德教授专门致信中科院化学所所长胡亚东教授:“白博士在我的实验室从事研究的两年时间发展了这种新技术,白博士不仅对实验仪器制造有贡献,而且对仪器的运行和数据分析所需的软件设计也有很突出的贡献。我们相信,白博士是杰出的青年科学家中的佼佼者”
  在芬芳的帕萨迪那,在年轻的白春礼的足下,一条繁花似锦、绿草如茵的道路已坦荡铺就。在众人眼中,白春礼无疑已叩开了成功之门。
  但是,友情、美元绿卡,这些都没能留住白春礼归家的脚步。他把在异国他乡辛辛苦苦挣来的美元全部变成了 S TM的研制资料、关键元器件。携着这堆宝贝,怀着满腔赤诚,1987年10月30日,白春礼踏上归途。

·院长特别基金

    阳春三月,在中科协召开的一次大会上。会间休息时,白春礼趋前向中科院前任院长周光召问好,周光召握着他的手关切地问起他的课题进展情况。听着白春礼的介绍,周光召若有所思,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握着白春礼的手在会场上缓缓地走着……“有些东西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很多人都知道,‘文革’刚结束时,中国科学院有近8万名职工,但专业人员仅有3.4万人,且全院仅有1000多位高级职称人员,其中绝大多数都已年过50岁。对于我们这些被誉为流进科技队伍中的新鲜血液,老一代科学家是真爱护呀。有这样的传统,我们现在对更年轻的一代科技人员也是倍加珍惜。”
  回到祖国,一切困难都在白春礼的预想中。当时的化学所在负债几百万的状况下,仍借出了12万元人民币给白春礼的课题组。
  分配这杯水车薪的12万元,从不过问家务的白春礼这会儿却像个精打细算的主妇;他曾扛着锹镐蹬上三轮去捡破烂,从旧螺钉、旧电线到废弃的实验台、破桌椅,见到什么他捡什么,活像个破烂王;他曾坐公共汽车到几十公里外的京郊买实验用的机箱,然后扛着箱子在众人的白眼相向中挤公共汽车回城。
  一个偶然的机会,白春礼参加了中科院院长周光召组织的一次科研体制改革座谈会。白春礼向周院长汇报了工作进展情况以及经费极为紧张的实际状况。身为科学大家的周光召敏锐地意识到 S TM是一项对中国科技具有深远意义的伟业。于是,他当即对白春礼说:“你马上写份报告给我!”不到一个月,30万元的院长特别基金拨到了白春礼的课题组。
  1988年4月12日,中国第一台计算机控制的 S TM研制成功;随后, A FM———原子力显微镜研制成功;激光检测 A FM研制成功;低温 S TM研制成功;超高真空 S TM研制成功; B EEM———弹道电子发射显微镜的研制已通过国家鉴定,达国际先进水平……
  1988年初,白春礼提出的“扫描隧道显微镜学及材料表面结构研究”被列为中国科学院的重中之重项目,两年拨款96万元;他们研制的原子级显微仪器已成系列,成立了一个命名为“本原”的高技术公司;他们用 S TM在世界上首次观察到 D NA三链特殊结构,并研究了 DNA三螺旋结构,为国外科学界所注意,多次应邀在国际会议上做报告。
  至此,他们已不满足于只是观察原子,而是发出了“改造原子”的宣言,于是 S TM神奇功力从单纯的观察扩展到对原子结构进行“手术”,操纵原子的技术为造出新型的计算机芯片打开了通道。
  此后,白春礼 S TM试制小组发展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国际水平实验室,他们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6项,获国家级、院部级二等奖以上奖项11项,在国内外发表论文400多篇,出版中、外文专著十余部。
  中国的 S TM研究结出累累硕果。1995年8月,第七届 S TM国际会议第一次在中国北京隆重召开,400多位STM专家云集京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会见了部分中外科学家,并对中国的 S TM从平地崛起到迅居世界前沿深表欣慰。
  天道酬勤。中国的 S TM研究凝结着白春礼的无数心血,辛勤的付出赢得了社会的认可:他获得了全国首届青年化学奖、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奖、中国科协青年科技奖、中国青年科学家奖,并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全国先进工作者、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1993年,他成为 S TM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是这一组织及若干相关国际学术组织中唯一的中国代表。
  1996年他被正式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降温纳米热

   清晨,白春礼拎着公文包走出位于中关村的家,迎面碰上隔壁买菜归来的阿婆。阿婆一见白春礼忙问:“白院长,听讲侬是搞纳米的,市场上的人都说这个纳米煮粥味道不太好嘞!”纳米专家白春礼愕然半日方讷讷作答:“这个纳米不是米,它是,它是……嗨!”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
  不几日,《白春礼院士为“纳米热”降温》一文见诸报端。“杜撰,杜撰,纯属虚构。”白春礼乐不可支:“这也太小看我们中关村的阿婆了!要知道我们那儿的阿婆十有八九都是教授级的!不过为纳米热降温的事倒是有,主要是为了防止一些谬误和炒作损害这一新兴的前沿科技在我国的健康发展。”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关注纳米的人还只是极少数的专业人士。彼时,白春礼就始终在纳米科技的重要领域———扫描探针显微学潜心研究。1995年,白春礼出版了他关于纳米科技的第一部专著《纳米科学与技术》;及至2000年12月14日,白春礼在国务院科技知识讲座上做了题为“纳米科技及其发展前景”的报告;2001年,白春礼以国家纳米科技指导协调委员会首席专家的身份参与制定了《国家纳米科技发展纲要》。至此,已是近20个春秋流转!
  2001年10月4日,国际化学工业协会,授予白春礼2001年度“国际奖章”,以表彰他在纳米科学领域的杰出贡献和为国际科学技术交流与合作所发挥的领袖作用。国际化学工业协会成立于1881年,涵盖了化工、能源、环境、材料、制药、生物技术等产业和高等学校和研究机构。协会成员遍布70多个国家,具有很高的权威。白春礼是继中国化学家侯德榜因发明工业制碱法于1943年获“荣誉会员”奖之后第二位获奖的中国科学家。
  此后不久,被誉为“著名纳米科学专家”的白春礼却出人意料地发出“为纳米热降温”的呼声。
  今年的2月25日,白春礼在中国科学院《2002科学发展报告》中指出,应该对当前的“纳米热”有清醒的认识,尤其需要对纳米科技的内涵和纳米科技的发展趋势做进一步的思考,防止一些谬误和炒作损害这一新兴的前沿科技在我国的健康发展。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加强研究基地的建设,增加科技专项的投入,同时要十分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
  此外,白春礼还在多次撰文分析:我国现在300余家自称从事纳米科技研发的公司主要是从事纳米材料,尤其是纳米粉体材料的生产。而有关对社会生活和生产方式将产生最深刻最广泛影响的纳米器件的研究,国内研究开发力量的部署严重不足。国外在此方面的研究虽然主要还停留在应用基础研究的阶段,但目前已申请了大量的专利,不断抢占制高点。我们必须要重视纳米器件的研制和纳米尺度的检测及表征的研究工作。如果现在不在这方面加强部署,给予重点支持,将会使我国在世界这一前沿领域的竞争,处于十分被动的局面。
  对于这些专业性较强的文字,人们也许并不能完全理解,但饱受“一哄而上”之苦的市场对此做出了积极反应,有经济学家评价道:看到这种清醒与理智,着实令人欣喜。
  故事求证已毕,留在心头挥之不去的,似乎是更多的故事之外的东西。

人物贡献

      扫描隧道显微学是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一门新的学科领域。白春礼院士是我国扫描隧道显微学领域的开拓者之一,也是在国际学术界反映我国在这一新兴领域研究的代表人物。他从1985年起开始从事扫描隧道显微学的研究。在访美期间,与国际著名物理化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程科学院院士、加州理工学院Baldeschwieler教授合作,研制成功了超高真空扫描隧道显微镜(STM),并用其首次观察到半导体化合物二硫化钼的表面形貌,在原子级水平上揭示了这类层状化合物表面结构的新特点。
白春礼院士在会上发言
  白春礼院士在会上发言
  白春礼院士在1987年回国以后,主持研制成功了原子力显微镜(AFM)、计算机控制的扫描隧道显微镜、超高真空扫描隧道显微镜、激光原子力显微镜、低温扫描隧道显微镜、弹道电子发射显微镜。他与同事以不同于国外的创新方式解决了一系列重要技术难题,获得多项国家专利。这些新型系列显微仪器的研制成功,为我国在这一领域工作的开展起到了先导和促进作用。
  在基础研究方面,白春礼院士近年来主要从事纳米科学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在纳米结构研究方面,他与同事们通过设计和制备各种有机分子组装体系,较系统地研究了分子纳米结构构筑和组装的规律,发展了适用于分子纳米结构的表征技术。例如,阐明了一系列单组分有机分子在固体表面的一维和二维组装的规律,包括取代基数目、尺寸,官能团变化。中心核结构及外部大气和溶液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对低维纳米结构的形成和稳定性的影响;研究了多组分体系在表面的吸附组装行为,包括多组分共吸附体系,表面复合纳米结构构筑,主客体复合阵列结构构筑,利用非手性化合物构筑手性表面;螺旋型聚乙炔的自组装和调控等。
  2.在分子识别与调控方面,白春礼院士及同事们利用修饰的STM针尖和电化学技术,实现了对有机分子官能团和手性分子的识别,并在溶液中首次对吸附于基底上分子的吸附位吸附取向进行有效控制,首次实现了对吸附于金属表面的手性分子的直接识别,这方面研究括苯基丙酰胺和辛可尼定分子的直接手性识别,手性羧酸分子在金属表面的纳米结构构筑。与同事们还利用扫描探针显微技术对发生在表面的光反应和配位反应等进行了实时、原位的观察和表征。这些研究成果为理解分子的表面和界面反应机理,尤其在光活性分子的吸附和光反应、光聚合反应、功能性纳米材料和纳米结构的设计、操控等纳米科学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提供了重要的实验依据,取得了比较重要的成果。
  3.在单分子水平生物分子相互作用研究方面,他们建立了单分子荧光检测系统,并采用新的荧光探针 Ru(phen)2(dppx)2+(phen=1,10-菲咯啉,dppx=7,8-二甲基-吡啶并吩嗪)染色,利用荧光显微镜研究了DNA的拉伸、凝聚和光解,并观察到单个(-DNA分子形成高度压缩、有序的杆状超螺旋结构的凝聚体,这一结果直接证明了精胺诱导的DNA多分子凝聚。他们还发展了比较成熟的生物样品表面固化方法,用于原子力显微镜研究生物单分子间非键的特异相互作用,并把蛋白原吸附成像技术用于生物相容性研究。
  4.在纳米材料制备与原理型纳米器件研究方面,他们发展了一种新技术,制备出特殊结构的纳米贵金属催化材料,不仅大大节省了贵金属的使用量,而且具有优异的催化性能。他们还发明了一种构筑“金属-有机单分子层-金属”夹层结构分子隧道结的新方法和新技术,可以实时、有效地对有机分子的 I-V、dI-dV 等电学行为进行记录,系统地研究了含有-OH、-SH、-COOH、-NH2、-C1、-Br、-I等多种官能团的有机分子的电学行为。
  白春礼先后在国内外出版中英文著作10本,其中《扫描隧道显微术及其应用》获1993年第七届中国图书奖、1995年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三链核酸的结构与生物化学》获1997年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纳米科技现在与未来》2004年获第十一届全国优秀科技书二等奖。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获得国家专利5项,国家和省部级科技成果奖励10项,001年被国际化学化工学会(SCI)授予国际奖章,2003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化学讲演奖。白春礼院士曾获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和奖励。他现兼任中国化学学会理事长、国际理论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执行局委员等职。
  近年来,在从事纳米科技研究的同时,作为国家纳米科技指导协调委员会首席科学家和国家纳米科学中心主任,白春礼院士积极推动着我国纳米科技事业的健康发展,参与国家纳米科技发展规划的制定,组建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并积极推进国内外纳米科技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代表观点

  2011年3月17日, 中科院人才工作座谈会在京召开。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座谈会请来了16位来自不同研究领域、不同层次的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和研究生代表,他们没有任何行政职务。
白春礼院士
  白春礼院士
  在座谈会上,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逐一听取了与会代表对中科院人才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并和与会代表就中科院和全国科技界人才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这是他在设立院长信箱,“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后,就人才专项工作“问情于一线科研人员”。
  座谈会的代表中,既有来自中科院物理所和计算所的“千人计划”入选者代表,也有来自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和动物所等单位的“百人计划”入选者和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代表,还有来自一线的工程技术人员代表。他们的研究领域、职级甚至序列都各不相同,但在座谈中,他们都以“中科院优秀文化、科研环境以及‘走在前列’的人才引进培养政策受益者”的角度,畅谈了对中科院人才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为科学家创造良好科研环境
  自实施知识创新工程以来,中科院凝聚培养了近千名新一代科技领军人物和科技尖子人才,形成了一支高水平的科技创新队伍。
  截至2010年,7位在中科院各研究院所工作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获国家最高科技奖;284名(次)中科院科学家成为国家重大科技计划首席科学家或主要带头人;726位科学家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中科院更率先启动了“百人计划”、“西部之光”人才计划、“东北之春”人才计划等。中科院还向社会输送了大批高素质创新创业人才,培养了一批高科技企业的创业者和企业家。
  白春礼指出,中科院人才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同时也面临更大的挑战,面临国际同行的人才竞争、面临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人才竞争,更面临国家经济转型对科技人才的大量需求。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要把广大科研人员的所思、所需、所忧,作为我们为科研人员服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除了继续创造条件,培养、引进、凝聚更多的优秀科技人才外,更要重点关注如何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发挥好各类人才的作用。
  “我们应规划森林,让树木自由生长。”白春礼强调,中科院的人才工作必须以人为本,要尊重人、关心人、信任人、发展人,营造良好的创新生态系统,并努力为“良种”提供“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阳光”。中科院各级领导干部要切实做好科技工作者的“后勤部长”,必要时可以设专人负责,加强与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沟通和协调,着力解决科技工作者的“3H”需求,即在住房(Housing)、子女入学和配偶工作(Home)、就医(Health)等方面的实际困难,让他们能安心致研。
保障一线科研人员科研活动时间不少于4/5
  出席座谈会的代表集纳了从助理研究员到研究员、从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等各个级别和序列的科学技术人才。在座谈中,白春礼详细询问了每位代表参加科研活动的时间。
  他强调,“创新2020”其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障重大科研成果产出和培养顶尖科研人才,这一目标达成的前提条件,就是保障科研工作者参与科研活动的时间。
  目前,科研人员参与科研活动时间减少是一个普遍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纪委驻中科院纪检组原组长王庭大,在对全国4个领域11家科研院所的374位科学家调查后发现:44.1%的调查对象作研究的时间只占正常工作时间的1/2;16.5%的调查对象的科研时间只占工作时间的1/3甚至更少。另外,90.6%的调查对象认为,除科研外的其他工作时间主要用在争取项目上。
  白春礼指出,申请科研经费花费时间较多,这需要在国家层面统一协调,不是中科院一家可以完全解决的问题。但我们除了向国家有关部委、管理部门提出建议和沟通协调外,更要从中科院自身实际出发,改革科研评价和项目管理办法。让广大科技人员从不必要的考评等事务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心无旁骛地潜心钻研,深入学术交流,腾出时间来少说多做,争取使一线科研人员从事科研活动的时间不少于4/5。
白春礼出任中科院院长
  白春礼出任中科院院长
研究生教育要“育人为先”
  在座谈会上,白春礼还就研究生培养工作和与会人员、研究生代表进行了交流。
  中科院培养了新中国第一位女博士,第一位工学博士,第一位双博士;全国首批18位博士生,12位出自中科院;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评奖结果表明:中科院用不到10%的博士招生名额培养了18%的优秀博士。
  白春礼从1996年开始分管中科院教育工作,他坦陈,中科院在培养研究生方面既有良好的科研环境和学术氛围等优势,也有培养模式不健全、缺少校园文化氛围等方面的劣势。
  白春礼要求中科院科研人员和导师在研究生培养工作中要以“育人为先”。他强调,让研究生参加科研活动,可以提高他们的科研创新能力,研究生参与前沿课题的研究工作,有助于创新能力的培养,这是中科院的优势所在。但我们不能把研究生仅仅当做“科研劳动力”,参加座谈会的研究生代表对这方面的反映比较强烈。导师的责任是认真培养,使他们真正成为未来支撑国家经济和科技的建设者。作为中科院科研人员和导师,要将育人工作和科研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努力提高研究生的综合素质和质量。
  在座谈中,白春礼还和与会工程技术人员就科技支撑人才的引进、培养、使用工作进行了专门交流。
  他指出,作为国立科研院所,中科院还有一项任务是为构建国家科技软实力服务,其中包括为国家培养科技管理、支撑人才。为此,我们要建立完善科学的科研评价评估体系。他鼓励全院各级单位,向国际同行业科研院所、高校学习人才培养成功经验,打造科技支撑系统人才吸引、凝聚、培养新模式。他强调,中科院要开辟体现科技人员和管理支撑人员不同特点的职业发展道路和评价体系,重视科技管理支撑队伍的建设,鼓励和支持科技人员在创新实践中成就事业并享有相应荣誉和待遇。
面向国家需求 培养领军人才
  最后,白春礼指出,作为中国科学技术的“火车头”,中科院要面向我国产业结构调整,面向国家安全的战略高技术领域,面向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生命健康的重大公益性创新领域,调整科研项目布局,“抓大育小”,以重大原始性创新项目和解决国家急需的科技瓶颈问题、优秀创新人才培养、体制机制重大创新等工作来进一步凝练目标。
  白春礼强调,中科院各级领导要做好后勤工作,打造适合创新人才凝聚、培养的新环境,力争在未来10年,培养出一批德才兼备的科技领军人才、一批善于攻坚的科技尖子人才和在主要研究方向国际领先的学术带头人。不仅如此,中科院还要建立一批结构合理、动态优化的高水平科技创新团队,一批具有战略眼光和卓越组织管理才能的科技管理专家,一批技术精湛、爱岗敬业的关键技术支撑人才;同时也要有强烈创新意识和市场意识的科技产业化人才,来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

人物品读

  2009年5月14日上午,纪念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成立6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科院常务副院长白春礼等5位不同时期、不同界别的全国青联委员在座谈会上发言。白春礼的发言声情并茂,充满激情,使人感觉到他不停奔流的青春激情,使人又想起在青春岁月,白春礼用奋斗串起的那段激动人心的音符。
白春礼学术讲座
       白春礼学术讲座
  曾经是“兵团”的战士,顺利地考入中科院化学所,十年苦读,他站在了科技时代的前沿
  回首30年前,白春礼是戈壁滩黄河岸边的一名普通的生产建设兵团战士。他在部队中身兼两职:卡车司机和文书。部队4年的时光里,白春礼住在“干打垒”的泥土房;听着“苦不苦,一天二两土,今天不够明天补”的民谚;领每月5元的津贴;买几分钱半斤的全麦饼干改善生活;开着大卡车驰骋在茫茫大草原上......
  时代的艰难夺取了很多人对未来的美好向往,而白春礼发自于内心的追求和创造力,让他开始自学高中涉及的各门课程,知识成为他的精神源泉。他感觉,那是离心中的自己越来越近的目标,开启的思想令眼前的景致焕然一新,似乎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思想上的超越给白春礼带来了一种说不清的安慰和信心。
  1974年,经过全连战士三轮不记名投票评选和参加文化考试,21岁的白春礼满载部队的各项荣誉,作为“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学员”成为北京大学的一名学生,来到了他神往的精神殿堂,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他一如既往,用生命去追求一种更高的精神理念,让满腔的热情爆发出生命的火花。
  1978年1月,白春礼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大学课程的学习,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所工作,这里成为白春礼第一块成长的沃土,也从此开启了他的科研生涯。
  “那时的中科院虽然正处于‘文革’后的低谷时期,但是中国科学院和这些尚处于受压抑状态的科学家们,在我心中依然占据着崇高的地位。这里是中国科研领域令人仰止的高峰。”怀着对前辈的崇敬,白春礼继续报考了中科院化学所研究生,师从北大教授唐有祺先生进一步深造。经过三载寒窗,1981年秋天,在那个丰收的季节里白春礼也收获了他的硕士学位。
  沉浸在科学的浩渺世界中,白春礼的向往永无止境。1982年,国内首批博士研究生是时代给予白春礼的机遇,向他敞开了一道通向追求目标,更近的大门。
  白春礼在化学所研究有机分子构象的分子力学和X射线吸收精细结构谱(EXAFS)两项课题。在作博士论文期间,随着课题的深入,白春礼发表了17篇科研论文,其中有3篇发表于《中国科学》杂志。1985年3月,白春礼面对面与时任化学所所长朱丽兰,以及柳大纲、唐有棋、徐光宪梁栋材梁敬魁答辩委员会的5位学部委员,进行了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答辩委员会对白春礼的学位论文给与了“优秀”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