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台秘要》

精装影印《外台秘要》
精装影印《外台秘要》
  《外台秘要》又称《外台秘要方》,40卷。唐王焘撰,约成书于天宝十一年(公元752年)。搜集唐以前的许多医药著作,编为 1104 门,载方 6000 有余,是重要的中医著作之一。现存20余种刊本,最早者为宋刻本,并有多种明清刻本和日刻本等,建国后有影响印本。
   

作者介绍

王焘著《外台秘要》
王焘著《外台秘要》
  《外台秘要》为唐代的王焘所作。王焘,唐代陕西省郿县人,生于公元670年,卒于公元755年。他是唐代的又一位著名医家,其著作《外台秘要》颇为后人称赞。
  王焘出身官宦世家,其祖父王珪是唐初杰出的宰相之一。他为官清廉善谏,与魏征齐名,曾是李渊的大儿子李建成的老师。王焘的父亲李敬直是南平公主的附马,也被封了爵位。王焘的两个儿子也都做了官,大儿子是大理寺少卿,次子担任了苏州刺使。
  王焘由于从小体弱多病,便逐渐对医学发生了兴趣。常常与医术高明的医生在一起,向他们学习医学理论和治病技术,终于成为一个学验兼优的杰出医学家。
  他不存个人偏见,博采众家之长,在《外台秘要》中,他引用以前的医家医籍达60部之多,差不多所有的医家留下来的著作都是他论述的对象,可谓“上自神农,下及唐世,无不采摭”。他不仅对《千金方》、《肘后备急方》之类的著作仔细研究,还对没什么名气,流传也不广泛的著作加以收集,如陈延之的《小品方》、张文仲的《张文仲方》等医著。除此之外,对民间单、验方也并不排斥。书中共收载了6900多首方剂,每一门都是以《诸病源候论》的条目为引,再广引方剂。每一首方,都注明了出处和来源,给后人的研究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许多散佚已久的医书,也都是在这部著作中看到大致内容的。
  王焘对于方剂的收载,不仅广引博采,而且精挑细选。现在看来,当时收载的许多治疗方法和方剂,都十分切实可用。而书中记载的治疗白内障的金针拔障术,是我国历史上对这种方法的最早记载,且这种方法,现今仍被沿用。  

成书过程

  王焘曾在唐代官府图书中心——弘文馆整理图书达廿余年之久,这使他有机会广泛阅读唐代以前的大量医学书籍。阅读中,他一丝不苟地探索诸家医方的枢要加以逐条分别摘录,凡所取舍,都经过再三考虑斟酌,凡经采纳的,均清楚地注明出处来源、书名和卷数。经过几十年的阅读、鉴赏、抄录,终于在唐天宝十一年(西元七五二年)他将收集积累的大量资料,分类编辑,整理成书,并命名为《外台秘要》。《外台秘要》的成书,是王焘一生辛勤劳动的成果,不但为我国医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就是对世界医学也产生了相当的影响。如朝鲜的《医方类聚》、日本的《医心方》等医学名著,大多以这本书为重要的参考资料。  

内容介绍

新版《外台秘要》
新版《外台秘要》
  《外台秘要》,方书四十卷,唐·王焘撰于752年,本书汇集初唐及唐以前医学著作,“凡古方纂得五、六十家新撰者向数千百卷”(自序),进行编选整理,卷-二伤寒; 卷三-六天行、温病、疟病、霍乱等;卷七-二十心痛、痰饮、咳嗽等内科杂病; 卷二十-二十二眼、耳、鼻、齿诸病;卷二十三、二十四瘿瘤、痈疽等; 卷二十五-二十七痢、痔、外阴诸病;卷二十八-三十中恶、金疮、恶疾等; 卷三十-三十二采药、丸散、面部诸病;卷三十三-三十四妇病; 卷三十五-三十六小儿病;卷三十七-三十八乳石; 卷三十九-四十明堂灸法。全书共1104门,均先论后方,所载医方约6千余首。书中引录各书均注明出处,颇具文献价值。本书收罗宏富,内容广博,为研究我国唐以前医学部重要参考著作。1069年本书曾经北宋校正医书局校刻,1640年又经程衍道校勘,现存宋刻本(残卷)、明刻本、康熙影宋刻本、 抄本及日本刻本等1949年后有影印本。
  《外台秘要》是唐代的又一部总结性的医学巨著,它与一百年前成书《千金方》相比,别具风格,各有千秋。全书收载的医学资料既相当广泛,但又不庞杂。因此宋代医官孙兆在校正这部书的时候,曾予以高度评价说:“得古今方,上自神农,下及唐世,无不采摭……,诸方皆机密枢要也”。所以,这部书的内容不仅限于古方古论一端,而且能大胆地采纳民间“单方”、“验方”,以推广当时的民间医学 ,为后人提供和保存了极为丰富的医学稽考文献。尤其是一些在南宋时已有散佚,现在大多已经失传的小品;深师、崔氏、许仁则、张文仲等方书,都赖《外台秘要》收录,才能使我们在今天还可以窥见其概略。对此,清代名医徐灵胎曾赞许说:“ 历代之方,于焉大备……,唐以前之方,赖此书以存,其功亦不可泯”。
  《外台秘要》全书共有四十卷,分成一一零四门,都是先论后方。所包括的疾病,可分成内科、外科、骨科、妇产科、小儿科、五官科、皮肤科以及中毒、急救、螫咬伤等。论著详尽,次序井然。在对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方面,有了许多新的成就。尤为突出的是对伤寒、肺结核、疟疾、天花、霍乱等传染病的论述,更为精湛。如关于肺结核的叙述,认为一般肺结核病人下午均可出现潮热、盗汗、面红升火 ,以及身体日益消瘦的症状。假如见到有腹水的出现,则是病情极为严重的证象。 他还详细地描写了天花的症状,对发疹、起浆、化脓、结痂的全部过程,都作了明确的说明。并能根据痘疹的色泽,分布的情况,作出病人预后好坏的判断。这些记载都如实地反映了古代医家观疾病的精细和诊断的确切,也证明了我国医学家在唐代时对某些传染病的认识已达到了相当的程度。至于书中所载的治疗方法,除应用药物处方外,还有艾灸疗法,人工急救等。书中还载录了诊黄疸病及揭示病情转归的方法,即通过用白帛浸染法来检验每夜小便的颜色,以掌握病情的变化。  

历史评价

石印《外台秘要》
石印《外台秘要》
  全书收录唐以前古方50~60家,新撰方数千百卷,将病证、方治予以摘录分类编辑,计1104门,收方6000余首。所收医论、方药,均注所出书名卷数,为医学文献整理详注出处开了先河。
  这个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实验诊法,虽并非由王焘所创,但若没有《外台秘要》的引用,恐怕早已散佚无遗了。当然,不论《千金方》或是《外台秘要》,都不可免地存在著某些错误,但他们仍不愧为唐代医巨著,医方瑰宝。
  王焘对于方剂的收载,不仅广引博采,而且精挑细选。现在看来,当时收载的许多治疗方法和方剂,都十分切实可用。而书中记载的治疗白内障的金针拔障术,是我国历史上对这种方法的最早记载,且这种方法,现今仍被沿用。
  《新唐书》将《外台秘要》称作“世宝”,历代不少医家认为“不观《外台》方,不读《千金》论,则医所见不广,用药不神”,足见该书在医学界地位之高,其卓著的功绩是不言而喻的。王焘以一生的精力,为保存古医籍原貌和总结唐以前的医学成就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留下了千古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