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

后梁太祖
后梁太祖
  后梁太祖朱温(852年-912年),宋州砀山午沟里(今中国安徽省砀山县)人。出身贫寒,后掌握唐朝兵权,废照唐宣帝而自立。曾被赐名朱全忠,称帝后改名朱晃。晚年大肆荒淫,强奸儿媳,后为三子朱友圭所杀,传位给后梁末帝朱友贞,终年61岁。葬于宣陵(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南范村保,一说在今河南省伊川县西南)。毛泽东曾经评价他说:“朱温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

帝王档案

后梁太祖
后梁太祖
  姓名  朱温  庙号  太祖  谥号  神武元圣孝皇帝  陵墓  宣陵  政权  后梁  在世  852年-912年  在位  907年-912年  年号    开平:907年四月-911年四月  乾化:911年五月-913年正月

帝王简介

朱温
朱温
  梁太祖朱温,宋州砀山(今安徽省砀山县)人,出身贫苦家庭,从小不务正业,是乡里的地痞。后和兄朱存一起加入黄巢起义军,受到黄巢的重用,封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同州防御使。黄巢入长安后,他负责防守东线。因为屡次为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战败,请求增援,黄巢没有答应。公元882年9月,在黄巢危急之时,朱温背叛了黄巢,率军投降唐朝,被唐僖宗封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赐名全忠。公元883年,封为宜武(治汴州,今河南省开封市)节度使,与李克用等联合镇压了黄巢起义,并被提升为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此后,他以河南为中心,扩张势力,和李克用父子等人长年混战,致使黄河中下游地区的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破坏。混战中,他先后吞并了秦宗权朱埴、朱瑾等藩镇,成为唐末最大的割据势力。
  公元901年,他趁唐统治集团内乱之际,带兵进入关中,击败风翔节度使李茂贞,夺得唐昭宗,控制了中央政府。不久,杀尽了朝廷内的宦官。公元904年,他又挟持唐昭宗迁都洛阳。在离开长安时,他还逼迫官吏、百姓一起东迁,并拆毁了长安的宫室,官衙和民房,将材料运往北方。不久,他派人杀死了唐昭宗,立李祝为帝(即唐昭宣帝),并在一天深夜,将唐朝的30几名大臣集中起来杀死,尸体扔进黄河。
  公元907年2月,他逼迫昭宣帝退位,自己称帝,建国号为梁,定都汴,建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
  朱温称帝后,改名朱晃。并改革了一些唐末的弊政。但因连年用兵,又经常杀戮将帅功臣,使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尖锐,政权不稳。
  公元912年,朱温亲自率领50万大军乘虚进攻成德镇。他日夜兼程赶到观津冢(今河北省武邑县东南)时,巡逻兵报告说,后唐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的大军来了。朱温曾几次败在李存勖手下,听到消息后,不辨真假,连帐篷也顾不得收起,仓惶逃奔到枣强(今河北省枣强县)。黄昏时,李存勖派兵数百冲进朱温军营中乱砍乱杀。朱温以为李存勖大军杀到,连夜烧营狂逃,急奔冀州,辎重损失无数。事后知道只有李存勖的几百兵士冲营,朱温羞恼而得病。返回洛阳,就此卧床不起。他哭着对近臣说:“我就要死了。死后,儿子们又不是李存勖的对手,我将连葬身之地也没有了。”哭得死去活来。
  朱温酷爱女色,淫乱如禽兽,连儿媳们都得入宫陪伺他,儿子们也借此谋取继承权。公元912年5月,朱温在病中应允曲意伺候他的儿媳王氏的要求,要将皇位传于其丈夫(朱温养子朱友文)。三子朱友珪和妻张氏听到后,十分妒恨,决心干掉朱温,夺取皇位。
  六月戊寅日,朱友珪和家将冯廷锷带着五百牙兵,假称奉旨入宫,混入皇宫,分散埋伏着。夜深人静时,牙兵又集中起来,突然冲进朱温寝宫。左右侍从早就怨恨朱温荒淫暴虐,都纷纷逃散,只剩朱温单身一人。朱温揭开帐子,见是朱友珪带兵杀入,破口大骂说:“我早就怀疑你有反叛之心,后悔没有早下手杀了你!你这罪恶的逆子,竟要弑父,你忍心吗?天地难道会容你吗?”朱友珪也瞪眼对骂道:“你这乱伦的老畜生,早就应当被碎尸万段了!”这时,冯廷锷挺剑扑向床边,朱温慌忙下床绕着屋柱躲闪。冯廷锷连劈三剑,都被朱温躲过,剑锋砍入柱子中。朱温正患着病,经几次躲闪已经头昏眼花,支持不住,颓然跌倒在床上。冯廷锷抢上一步,一剑刺入朱温腹部,朱温挣扎了一会儿死去。
  朱温死后谥号为太祖。

人物生平

·在黄巢起义中起家

朱温
朱温
  五代十国有时简称五代,五代指的是中原地区前后更替的梁、唐、晋、汉、周,为了和历史上其他同名的朝代相区分,史称为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十国则是秦岭淮河以南的九个小国,加上北方的北汉。南方九国是:吴、南唐前蜀后蜀南汉、楚、吴越、闽、荆南。
  五代的第一个王朝后梁的创立者就是朱温
  朱温(852~912),唐朝宋州砀(音当)山(今安徽砀山)人,唐大中六年(公元852年)十月二十一日出生于砀山午沟里。乳名朱三,最初曾参加黄巢起义军,后来降唐,被唐僖宗赐名全忠,在称帝建立后梁时,又改名为晃,取如日之光的意思,庙号太祖。
  朱温的父亲朱诚是乡村的私塾教师,祖父也是如此。朱温排行第三,长兄为全昱,次兄为朱存。父亲早亡之后,因为家贫,兄弟三人随母亲一同投靠萧县刘崇家。在低人一等的环境中,朱温没有形成软弱的性格,反而变得狡猾奸诈,再加上他和次兄朱存都蛮勇凶悍,时常在乡里惹事生非,不肯勤于正事,所以乡亲们很讨厌他们,朱温也没少受主人的责打。但是主人刘崇的母亲却是个虔诚的信佛人,经常护着朱温,并经常说:“朱三不是一般人,应该好好对待。”佛教提倡慈悲为怀、宽容忍让的思想,老太太对待众人讨厌的朱三也是一视同仁。
  朱温的性格应归因于他的生长环境:作为家中最小的一个,母亲当然要宠爱一些,但是寄人篱下,母亲又少不了经常斥责,恨他不争气。在母亲面前,既有宠爱又有斥责,在主人面前又有鄙视责打,狡猾奸诈的品性自然比一般人多了很多。但狡诈用于军事,却变成了智谋,在军阀混战中屡屡获胜,或许朱温的身世成全了他的帝业。
  二十五岁时,朱温和哥哥朱存一起参加了黄巢起义军。在日常生活中,不被人看重常遭冷眼的朱温参军之后却如鱼得水,不久就因为作战骁勇,屡立战功,被升为队长,朱存却在广州之战中阵亡了。
  黄巢起义军最后攻陷了长安(今陕西西安),建立了“大齐”政权。朱温被任命为东南行营先锋使,驻守在东渭桥(今西安东北),并招降了唐夏州节度使诸葛爽。后来又奉命转战河南一带,攻占了邓州(今河南邓州),从而阻断了唐军由荆襄北攻起义军的道路,使“大齐”政权东南面局势稳定下来。朱温得胜回长安时,黄巢还亲自到灞上犒赏三军。接着,黄巢又调朱温到长安西面,抗击纠集起来的唐朝军队,朱温又获大胜,然后挥师击败了唐将李孝昌等军。不久,朱温受命任同州(今陕西大荔)防御使,并攻下了同州,经过短短的五年的南征北战,三十而立的朱三已经成了“大齐”政权的功臣,成为起义军中的一员大将,但是顺心的朱温很快又陷入了困境。

·为生存叛降唐朝

  和朱温隔河对峙的唐朝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有精兵数万,他投降过起义军,在唐僖宗逃到蜀地后号召各地将领围攻起义军时又重新叛归唐朝。由于兵少,朱温几次战败,只得向黄巢求救,但书信总是被负责军务的孟楷拦阻扣压,再加上起义军内部混乱腐败,朱温一筹莫展。
  谋士谢瞳趁机进言献策道:“黄巢起家于草莽之中,只是趁唐朝衰乱之时才得以占领长安,并不是凭借功业才德建立的王业,不值得您和他长期共事。现在唐朝天子在蜀,各路兵马又逐渐逼近长安,这说明唐朝气数未尽,还没被众人厌弃。将军您在外苦战立功,政权内部却为庸人所制约,这就是先前章邯背叛秦国而归楚的原因。”朱温看谢瞳说的句句在理,正合自己的心意,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前途,便杀掉监军使严实,率部投降了对面的王重荣。
  唐僖宗在得到朱温归降的消息后,不禁大喜,兴奋地说:“这真是天赐我也!”他似乎看到了复兴祖业的希望之光。但万万没有想到,引进来的却是一只真正的“狼”。唐僖宗喜过之后,立即下诏任命朱温为左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还赐给朱温一个名字:全忠。但朱温并没有完全忠于他,忠于唐朝,就像原来没有忠于黄巢、忠于大齐一样,而是完完全全地叛了唐朝、灭了唐朝。

·霸业以及背后的贤妻

黄巢起义
黄巢起义
  朱温当初参加黄巢起义,并非为了什么劳苦大众的幸福,更没有什么替天行道的思想,而仅仅是出于一种图富贵、出人头地的私心,为的是以后做官衣锦还乡,以此 “回报”邻里对他的鄙视与轻蔑。在黄巢军中无法混下去时,为了生存为了富贵前途,他听从谋士谢瞳的计策背叛黄巢而投降了唐朝廷,在唐朝廷内朱温的官职步步高升,最后竟也做起了最高级的富贵梦:称帝。而且,一步步实施起来。
  朱温投降唐朝廷后,唐朝廷任命朱温为汴州(今河南开封)刺史、宣武军节度使,但要等收复京城长安后才能去赴任。朱温便与各路唐军合围长安,和昔日并肩作战的兄弟军队兵戎相见。黄巢无法抵挡,只得退出长安,突围后向南转移,然后又奔向河南。黄巢在攻打蔡州(今河南汝南)时,唐蔡州节度使秦宗权投降,在黄巢死后,他取而代之,继续反唐。这种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的叛变行为不仅唐末存在,五代中也是比比皆是。乱世之中,什么正义和良心都抛之脑后了,兄弟相杀,朋友反目,成了五代时期最黑暗的一面。
  朱温乘胜追击黄巢军,一直打到汴州,此后,朱温便以汴州为他的根据地,汴州最后做了后梁的首都。
  以后,朱温又为解陈州(今河南淮阳)之围,和黄巢军作战大小四十余次,取得全胜。又与唐河东节度使的精锐骑兵合击黄巢军于郾城(今河南郾城),再败黄巢军于中牟(今河南中牟北)北面的王满渡,黄巢大将葛从周等归降朱温。因为追剿黄巢有功,朱温被加封为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使相,封沛郡侯,后又进封吴兴郡王,地位显赫。所谓使相是一种合称,使指的是节度使,相指的是宰相,而唐朝没有宰相这一官名,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职权就相当于宰相,所以朱温此时称为使相。
  因为追剿黄巢而立功升官,又因为这个朱温结下死敌,对立交战直到他被儿子杀死,这个死敌就是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在王满渡朱温与李克用联合击败了黄巢军后,朱温邀请李克用到汴州休整军队。在一次宴会上,年轻气盛、恃才自傲仅二十八岁的李克用喝了些酒之后,说了一些对大他四岁的朱温有点不恭敬的话。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朱温一怒之下就想除掉这个狂徒,那样也会在将来少一个对手。朱温在宴席上隐而不露,等李克用回到驿馆,便命人放火围攻。偏巧遇上狂风暴雨,李克用侥幸逃脱,几百名士兵却全部阵亡。这场雨大概是场雷阵雨,历史上常将这些自然现象附会某人,说有神人相助。其实,当时正是夏日多雷雨的季节,朱温趁乌云压城的黑夜动手,却没想到乌云也能带来雷雨和大风,救了李克用一命。朱温成帝业得益于狡诈,但又受害于狡诈。杀李克用不成,反树立了一个日后最大的也是最近的一个敌人。最后,后梁就是灭在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之手,父仇子报,朱温的儿子败在了李克用的儿子手下。
  在黄巢败亡之后,降将秦宗权继续反唐,但却到处骚扰残害百姓,还妄自称帝,并攻占了河南的许多地方,成为与朱温在中原较量的首要对手。朱温虽然兵少,却毫不示弱。一面派人到山东募兵壮大队伍,一面向兖州(今山东兖州)的朱瑾、郓州(近山东东平西北)的朱宣寻求支援。先后多次战胜秦宗权的骄纵部将,尤其是在汴州北面孝村一战取胜之后,秦宗权开始居于下风,并走向衰落,最后灭于朱温之手。
  大敌已破,朱温又狡诈地对付小敌,甚至对曾经相助的朋友也不放过。因为西面秦宗权的威胁已除,朱温将目标对准了东边,他制造借口,诬陷帮他打败秦宗权的朱宣诱他的兵士背叛他,在书信中对朱宣横加指责,朱宣无法忍受他这种恩将仇报的行径,回信中也毫不相让。然后朱温便抓住这些他自己制造的把柄,令朱珍、葛从周袭击曹州(今山东曹县),击败朱瑾兄弟,两人仅以身免。紧接着,朱温又将矛头指向了淮南地区。原先的淮南节度使高骈在争战中被杀,唐朝廷任命朱温兼淮南节度使、东南面招讨使,遭到了淮南实力派杨行密 (即十国之一的吴国的创立者)的反对,也受到占有徐州(今江苏徐州)的时溥的抵制,朱温和他们的矛盾日益激化,但朱温还是先集中兵力解决了西面的秦宗权。
  朱温被唐僖宗任命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负责对秦宗权的围攻。不久,唐僖宗病逝,其弟弟唐昭宗李哗继位。朱温此时并没有立即进攻处于劣势的秦宗权,而是四处扩张自己的势力。派人北上,拉拢魏博兵变的获胜者,建立起黄河以北东面的同盟者。又派大将葛从周北上救援被李克用围攻的张全义,建立黄河以北西面牵制对抗河东势力的同盟者。
  北方之患稳定后,恰好唐昭宗为促使朱温早日解决秦宗权又加封他为检校侍中,朱温便顺水推舟,调集大兵强攻蔡州。城破之时,秦宗权被部将拘拿送给朱温。秦宗权被押到长安处死,朱温则进封东平郡王,并加检校太尉兼中书令。
  秦宗权势力消灭后,西面之忧解除,朱温又回师向东,对付时溥和原先逃脱的朱瑾兄弟。朱温率兵攻克徐州,时溥及其家眷自焚于燕子楼。第二年,多次取胜的朱温又与朱瑾兄弟大战,以火攻取胜,最后擒杀朱宣,朱瑾逃奔杨行密。
  经过多年的征战,朱温扫清了一个个对手,完全控制了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的中原大地,超过李克用成为最大的地方势力。
  从25岁参加黄巢起义军,到光化二年(公元899年)攻太原(今山西太原)、占榆次(今山西榆次)时47岁,朱温二十余年经营之后,羽翼丰满,野心开始膨胀,下一个目标他瞄上了皇帝宝座。
  朱温的霸业之所以能够成功,主要得益于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军师敬翔,另一个就是他的妻子张惠。虽然史书上对张惠的记载并不多,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张惠对朱温所起的作用是很大的。
  张惠和朱温是同乡,都是砀山人,张惠家住在渠亭里。她家在当地是有名的富裕之户,父亲还做过宋州的刺史。
  张惠生于富裕之家,既有教养,又懂得军事与政治谋略,可见从小父亲对她的传教也是很多的。张惠既有温柔的一面,又有英武的一面,体贴照顾朱温的同时常有让朱温钦佩的计谋。在这位刚柔相济、贤惠机智的妻子面前,朱温的狡诈反而显得粗浅,暴躁的朱温也收敛了许多。不但内事做主,外事包括作战也常让朱温心服口服。凡遇大事不能决断时就向妻子询问,而张惠所分析预料的又常常切中要害,让朱温茅塞顿开。因此,对张惠越加敬畏钦佩。有时候朱温已率兵出征,中途却被张惠派的使者赶上,说是奉张夫人之命,战局不利,请他速领兵回营,这位就立即下令收兵返回。
  朱温本性狡诈多疑,加上战争环境恶劣,诸侯之间你死我活的争夺,更使朱温妄加猜疑部下,而且动不动就处死将士。这必然影响到内部的团结和战斗力,张惠对此也很明了,就尽最大努力来约束朱温的行为,使朱温集团内部尽可能少地内耗,一致对外。朱温的长子朱友裕奉命攻打朱瑾,但没有追击俘获朱瑾,回来后朱温非常恼怒,怀疑他私通朱瑾,意欲谋反,吓得朱友裕逃入深山躲了起来。
  张惠为让父子和好,就私下派人将他接了回来,向父亲请罪。朱温盛怒之下命人绑出去斩首。这时,张惠光着双脚从内室匆匆跑出来,拉住朱友裕的胳膊对朱温哭诉道:“他回来向你请罪,这不是表明他没有谋反吗?为何还要杀他?”
  朱温看着妻子和儿子,心软了下来,最终赦免了儿子。
  一波暂平,一波又起。朱瑾战败逃走之后,他的妻子却被朱温得到,张惠见朱温动了邪念,便让人把朱瑾的妻子请来,朱瑾妻赶忙向张惠跪拜行礼,张惠回礼后,对她推心置腹地说:“我们本来是同姓,理应和睦共处。他们兄弟之间为一点小事而兵戎相见,致使姐姐落到这等地步,如果有朝一日汴州失守,那我也会和你今天一样了。”说完,眼泪流了下来。
  朱温在一旁内心也受到触动,想想自尽也愧对朱瑾。当初如果没有朱瑾的援兵相助,他也不会大败秦宗权,在河南站稳脚跟。这次开战也是自己用了敬翔的计谋,妄加指责朱瑾诱降自己的将士才出兵的。此时已占领朱瑾领地,目的已经达到,何必再强占他的妻子呢。况且妻子已经知道内情,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最后,朱温将朱瑾的妻子送到寺庙里做了尼姑,但张惠却始终没有忘记这个有些不幸的女人,常让人去送些衣物食品,或许也算为朱温弥补一点过失。
  张惠和朱温共同生活了二十余年,在朱温灭唐建后梁前夕却染病去世。朱温得到张惠病重的消息,急忙赶了回来。
  临终前,张惠还对朱温劝道:“既然你有这种建霸业的大志,我也没法阻止你了。但是上台容易下台难,你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如果真能登基实现大志,我最后还有一言,请你记下。”
  朱温忙说:“有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听从。”
  张惠缓缓说道:“你英武超群,别的事我都放心,但有时冤杀部下、贪恋酒色让人时常担心。所以‘戒杀远色’这四个字,千万要记住!如果你答应,那我也就放心去了。”
  张惠死后,不仅朱温难过流泪,就连众多将士也是悲伤不已。由于朱温多疑,常滥杀属下,杀人时没有人敢出来求情,只有张惠得知后时常来解救,几句温柔在理的话就使朱温暴怒平息,因此许多被被救的将士都对张惠感激不尽,其他将士对张惠这种爱护将士之情也充满了敬仰。
  张惠为人和善,对朱温的两个妾也是如此,没有丝毫嫉妒,更不用说加害她们了。朱温因为张惠的贤惠,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娶三妻四妾。但是,张惠死后,朱温却放纵声色,忘了妻子临死时的忠言,后竟然和儿媳乱伦,终于是不听忠言,惨死刀下,遭了报应。
  张惠为朱温生有一子,即梁末帝朱友贞,朱温被唐朝封为魏王时,张惠也被封为魏国夫人。朱温称帝后,一直没有立皇后,大概是怀念这位贤惠而又有智谋的妻子吧。等到梁末帝继位时,才将母亲追加谥号为“元贞皇后”和“元贞皇太后”。称帝建后梁淫乱一命丧
  朱温当初和哥哥朱存在郊外巧遇张惠时所表达的个人志向,经过了二十余年的奋斗之后,终于有了全面实现的可能:张惠已成为他的妻子,还为他生下未来的梁末帝朱友贞。帝位也已向他频频招手,为达到最终称帝效法光武帝刘秀的目标,朱温一步一步地做了起来。朱温最先走的一步棋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唐朝末年,掌权的宦官刘季述等人幽禁唐昭宗,历数其罪过,将他锁到屋里,还熔铁浇在锁上,防止有人放他出来。饭食则从墙跟挖的小洞里送进去。然后拥立太子李裕为帝。第二年,与朱温关系颇好的宰相崔胤诛杀了宦官刘季述等人,用唐昭宗复位,改年号天复,封朱温为东平王。
  崔胤想借朱温之手诛灭专权误国的宦官势力,而韩全诲等宦官则依靠占据凤翔(今陕西凤翔)的李茂贞作为后盾。崔胤先采取了行动,假造诏书命朱温领兵进京护驾,朱温则顺势率兵一路攻到了长安郊外。韩全诲等人慌忙劫持唐昭宗投奔凤翔李茂贞。朱温紧追至城下,要求释放唐昭宗。韩全诲也仿效崔胤假造诏书,命朱温退兵。由于凤翔久攻不下,加上粮草救济等原因,朱温暂时撤去。但不久之后又重新围攻凤翔,多次打败李茂贞的军队。这次有备而来,朱温的目的就是要回唐昭宗归自己控制。
  凤翔被围久了,城内粮食已尽,冻死饿死的不计其数。万般无奈,李茂贞为保实力,只得将韩全诲等二十多人杀掉,和朱温罢兵言和。朱温大获全胜,挟唐昭宗返回长安,昭宗成了他的掌中之物。第一步实现了,朱温又开始设想第二步:踢开皇帝,自己登基。
  唐昭宗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昔日能被几个宦官幽禁,今天在掌握重兵的掌握手里更无法逃脱了。他曾经低三下四地对朱温说:“宗庙社稷是爱卿所再造,朕和诸亲属也是爱卿再生。”为保持自己名存实亡的帝位,昭宗对朱温言听计从,成了朱温的盖章“大臣”。
  为防止宦官再生事端,朱温干脆将其铲除干净,共杀掉宦官700多人。这样以来,从唐朝中期开始出现的宦官专权现象被彻底消灭。大概是报答朱温为自己报了被幽禁吃苦之仇把,昭宗任命朱温为诸道兵马副元帅,相当于军队副总司令。又加封朱温为梁王,并赐“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的荣誉称号,还有御笔《杨柳词》五首。不知朱温是否看得懂。这些荣誉和帝位比较起来肯定不会让朱温满足,相反,却催化了朱温的欲望,梁王的封号恰好被他那去做了国号。
  在称帝之前,朱温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在任命他为诸道兵马副元帅前,商讨正元帅的人选时,崔胤听从朱温的意见,建议任命辉王李祚(音做)为兵马元帅,昭宗却看好濮王李长,由于李祚年幼又容易冲动,崔胤在朱温的支持下坚持让昭宗任命了李祚。
  为了使称帝活动更为保险,朱温又再次请昭宗迁都洛阳,到他的根据地中原地区去。当昭宗的车辆行驶到华州(今陕西华县)时,百姓们夹道高呼万岁,昭宗涕泪交流:“勿呼万岁,朕不复为汝主矣!”昭宗还对他的左右侍臣们诉说道:“朕今漂泊,不知竟落何处!”离开久居的都城,昭宗心中忐忑不安,迁移地洛阳虽然是唐朝的东都,武则天时曾长期居住这里,但此时已经成为朱温的领地和独立王国。此次出行,正如唐昭宗所担心的,他走上了一条死亡之路。
  昭宗虽已在朱温掌握之中,但他仍不放心,害怕昭宗再寻找机会利用李克用或者李茂贞等地方势力,再次对自己构成威胁,说不定会是杀身之祸。狡诈的朱温效法了曹操: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他密令朱友恭、氏叔琮等人弑杀昭宗,但他并不想但此历史罪名,部署好后他便领兵出洛阳讨伐异己去了。事后又回到洛阳演戏,假装不知内情。开始听到消息时他仆地大声嚎哭:“奴辈负我!令我受恶名于万代!”又回洛阳到昭宗的灵前恸哭流涕,以此笼络人心,表明自己是唐朝从忠臣。
  朱温借皇后之命立年仅13岁的李柷(音处)为帝,即昭宣帝。然后杀掉朱友恭和氏叔琮,一方面灭口,另一方面标榜自己的清白正直。第二年,朱温又大开杀戒,为称帝铺路。二月,杀李裕等昭宗的儿子共九人。六月,又杀裴枢、独孤损等异己朝臣三十多人,然后将尸首在滑州(今河南滑县)白马驿附近的黄河边投入滔滔黄河,原因是她们常自诩为“清流”,死后要让他们和黄河水一样变成“浊流”。
  对不听话的朝臣滥杀不止,对顺从的朝臣也不放过。为早日称帝,朱温命令宰相柳璨、枢密使蒋玄晖等人加紧谋划。柳蒋二人认为自从魏晋以来,称帝者都是按部就班地走上皇位的,不能着急。第一步先要封国,然后加九锡之礼(古代天子赐给有大功或有权势的诸侯大臣的九种器物,后来权臣篡位前都要策划由皇帝先赐九锡,九种器物包括车马、衣服、弓箭等),然后再让皇帝禅让皇位。因此,在柳、蒋等人的策划下,昭宗任命朱温为相国,进封魏王,并以21道为魏国,兼有九锡之命。柳、蒋的苦心准备并没有让朱温满意,相反,他认为这是他们故意拖延时间,图谋不轨,因此大怒,拒不受封,并杀掉了这两个没功劳也有点苦劳的大臣。
  后来,唐宰相张文蔚率领百官向朱温劝进,朱温稍作“谦让”,便迫不急待地坐上了宝座,正式称帝,更名为朱晃,意为如日之光。定国号为大梁,改年号为开平,建都开封。将昭宣帝废为济阴王,迁到曹州(今山东曹县)济阴囚禁。第二年,干脆派人将其杀掉,以绝后患。
  朱温虽然登上皇位,但是,昔日的对手纷纷以他为敌,以讨贼兴复唐朝为口号,联合起来对付他。晋王李克用是反对的核心力量,岐王李茂贞也以唐朝的忠臣面目出现,号召讨伐朱温。蜀王王建干脆在成都称帝,公开自立。吴王杨行密死后,其子杨渥(音握)不肯归附,仍以唐朝为正宗。朱温与李克用互为主要对手,李克用为报昔日之仇,更是屡次与后梁血战不止。
  朱温称帝之前与李克用反复争夺泽州(今山西晋城)、潞州(今山西长治),因为二州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是入晋的门户。称帝不久,朱温即派兵再战潞州,结果大败而归。此后在柏乡(今河北柏乡)之战中又损兵折将,再次出兵时,自己所率部队竟被晋军区区几百骑兵骚扰突袭得仓惶逃窜,终致全局失利,从此他忧急成病,死前才认清形势:“我经营天下三十余年,没想到李克用之子比他父亲更为难制,我看这小子其志不小,上天又不让我长寿,我死后,诸子不是他的对手,大梁一灭,我哪有葬身之地!”
  总结朱温一生,在治理国家方面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这应该肯定。但朱温的滥杀无辜,荒淫无耻也是历史上极为突出的,为历代人所不齿。
  称帝后,对外作战时,朱温也实施了一套安邦定国的措施,以期江山永固。他转变了只重军事的做法,认识到民众和土地对稳固政权的重要性。因此,他尽最大努力去恢复生产,奖励农耕,采取了一些与民休息的宽容政策,中原的经济得到一些恢复。同时,为保证地方行政的顺利,朱温又下令给各地将领,不论其军阶多高,部队多少,在行政事务方面一律居地方官之下,听从地方官吏管束、安排。这样就从根本上保证了地方治安的稳定,使军队的作用发挥在保民上,而不是割据一地扰民乱国。朱温又吸取唐末地方将领无法节制终成大祸的教训,对手下大将严加防范,一旦有骄横的人出现,立即除掉,或杀或囚,以绝后患。但朱温却没有自己约束自己这种多疑和嗜杀的品性,相反,嗜杀自始至终还表现为滥杀无辜。
  朱温对部下、战俘、士人均滥杀成性。战争时期为整肃军纪,利于调遣,从严治军是应该的,但朱温却严得残酷,杀得残忍。五代时期的法律严酷得令人发指,在中国法制史上五代就是以法律严酷而出名的。为保证战斗力,对待士兵极为严厉,每次作战时,如果将领战死疆场,所属士兵也必须与将领与阵地共存亡,如果生还就全部杀掉,名为“跋队斩”。所以,将官一死,兵士也就纷纷逃亡,不敢归队。朱温又让人在士兵的脸上刺字,如果思念家乡逃走,或者战役结束后私自逃命,一旦被关津渡口抓获送回,必死无疑。无独有偶,现代史上的直系军阀吴佩孚也是在种方法的基础上加以改造,以这种野蛮的方式提高战斗力。只不过吴佩孚的“效率”更高,让督战队手持大刀到前线执行任务,一遇退缩者,就地砍头。吴佩孚就这样在军阀混战中扩张自己的势力,但最终败在了勇猛无敌的叶挺手下,虽然枪毙许多连营长也无济于事。
  在诛杀骄横的魏州兵时,朱温残忍的本性暴露无遗。魏博罗绍威几次请求朱温帮他除掉难以控制的牙兵(即长期形成的节度使亲兵),朱温和罗绍威有姻亲关系,于是就趁自己女儿(即罗绍威的儿媳)病死的机会,以奔丧为掩护,先派精兵装扮成担夫,进入魏州城,然后由大部队跟进。内外夹攻,将八千牙兵全部杀死,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城里显得空空荡荡。正和梁军一起围攻沧州的魏博军闻讯反击梁军。梁军攻下魏博军的城池后,又将军民杀得一个不留,激怒了当地百姓,因为魏博军都是当地人出身。百姓纷纷抗击梁军,动荡局面之到半年以后才平息。
  其次就是乱杀战俘。朱温率军在钜野(今山东巨野)南边击溃朱宣部将万余人,清理战场的时候,突然间狂风大作,沙尘弥天漫地。朱温杀性顿起,借机对众将说:“这是因为杀人不够!”于是命将士把战俘悉数杀死。有一年,朱温命朱友宁攻打青州博昌县(今山东博兴),打了一个多月仍未攻克。朱温盛怒之下,命友宁驱使俘虏的十万民众背着石头木料,牵着牛驴,在城南筑土山攻城。到了城下,竟将人畜木石合在一起筑成攻城的道路,惨不忍睹,喊冤之声几十里之外就能听到。不久,城被攻陷,朱温又命令屠城,尸首遍野,清河竟也被阻塞不流。历来战争成名的只有将领,受害的总是百姓,所谓“一将成名万骨枯”绝不仅仅是一句卖弄文采的七言诗!
  对待士人,朱温也是残忍至极。有一年的六月,朱温与众多幕僚及当地游客在大柳树下乘凉。朱温望了望柳树枝,自言自语道:“这柳树正好可以做车毂(音骨,古代车轮子的中心部分,圆形有孔,可以插车轴的一端)。”众人都未及回应,几个书生游客顺口应道:“是啊,正好做车毂。”没想到朱温勃然变色,斥责道:“书生们只知道顺嘴戏耍人,什么东西!车毂要用榆树做才耐用,柳木中看不中用!”然后冲着左右卫士们喊道:“还等什么?”数十名卫士亮刃向前,将答话的几个书生全部砍杀。
  朱温幼年丧父之后,家境穷苦,随母亲帮佣刘崇家,估计难以有读书入私塾的机会,后来从军,征战几十年,大概内心中对书生士人既有一些自卑,更有因此而长期郁积心中形成的嫉妒。此时的朱温称雄天下,又多了一些鄙视,书生为避免朱温独语尴尬,搭讪回应,没想到撞到奸诈残忍的朱温手上,死于非命。从滥杀士人可以看出,朱温的滥杀已经走向了极端。
  最后,更让朱温遗臭万年的是他的荒淫,而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的荒淫。朱温未叛黄巢时,曾娶妻张惠,张惠既贤惠又有智谋,军国大事也常常言听计从。有时候已经出兵多时,只要召回派的人追上他,说战机不对请他回师,朱温肯定听从。照此看来,说朱温妻管严也不为过。
  妻子在朱温称帝前不幸病故,未能当上皇后。没有了约束,朱温便放胆纵情声色。他喜新厌旧,今天宠爱这个,明天又喜欢那个,多多益善,只要娇媚有姿色,便来者不拒。
  乾化二年(公元912年),朱温兵败路上生病,回师洛阳后,住到大臣张全义家的会节园里避暑,前后十多日。张家的妻妾都被他召去侍寝,淫乱终日,毫不顾惜君臣之礼,连张全义已是半老徐娘的继妻储氏也被他召来强与交欢。张全义的儿子愤恨至极,持刀要与朱温拼命,被张全义死死拉住,说不要忘了昔日朱温对他全家的救命之恩。为了高官厚禄,屈辱至此,张全义的隐忍可算是到了极点。
  朱温尤让人不齿的是他荒淫到了乱伦的程度。在他的儿子外出征战时,他便将儿媳召入宫中,命为侍病,实为侍寝与之乱伦。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的儿子们对父亲的乱伦不但不愤恨,反而毫不知耻地利用妻子在父亲床前争宠,讨好朱温,以求将来继承皇位。父子这种丑闻,在历史上恐怕独一无二了。
  朱友文是朱温的养子,其妻王氏姿色出众,美艳无双,朱温尤为喜欢。开始以侍病为名被召入宫内,最后知道实为陪枕留寝时王氏竟也不推辞,反而极力逢迎,更助长了朱温召纳其他儿媳的淫心。
  朱温为满足自己的欲望,枕席之间答应王氏将来传位给朱友文,这又引起了亲生儿子朱友圭的不满。而朱友圭的妻子张氏也常常侍奉朱温左右,为了丈夫的前途,甘心献身,随时注意年老多病的朱温的一举一动。
  后来,朱温病情加重,就告诉王氏,让她通知朱友文来见他,以便委托后事。友圭的妻子张氏知道后,赶紧密告友圭:“朱温已将传国宝交给王氏去找友文,我们就快完了。”催他先采取行动。朱友圭得到消息后,立刻利用他掌握的宫廷卫队及其他亲信所率的部队发动了政变,连夜杀入宫中。朱友圭的随从冯廷谔一刀刺入朱温腹中,刀尖透出背部。朱温的荒淫败行,终有惨死这一下场,也算是“死得其所”吧。这一年是乾化二年(公元912年)六月,终年61岁。朱友圭见他已死,用破毡裹住尸首,埋在了寝殿的地下。
  作为五代时期的第一个皇帝,朱温起家于乱世。在乡里被人视为不务正业的朱温在从军之后发挥了他悍勇的长处,步步高升。其狡诈多疑的性格也不为邻里所称道,在战乱中却能助他取得一个个胜利。随着地位的升高,随着生存的需要,他扫除了一个个对手,最后为生存防不测,他将唐朝皇帝也踢开,自己登基,以为安然无恙了,没想到最安全的帝王寝宫成了最危险的地方。更没有想到奸狠的自己也有奸狠的儿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朱温不朱反而心黑手辣,离他最近的儿子们也变黑了,手也变狠了。死于儿子之手也算合乎清理了。十一年后,正如朱温病中所言,他的儿子朱友贞不是其死敌李克用之子李存勖(音序)的对手,后梁终被后唐灭掉了。(本段来源:中华文化信息网)

家庭

·兄弟

  广德靖王朱全昱
朱温
朱温
  朗王朱存

·后妃

  张氏,开平二年,追封贤妃
  某氏,朱瑾妻。
  昭仪陈氏
  昭容李氏

·儿子

  郴王朱友裕
  郢王朱友圭
  末帝朱友贞
  福王朱友璋
  贺王朱友雍
  建王朱友徽
  康王朱友孜

·义子

  博王朱友文(原名康勤)
  冀王朱友谦(原名朱简)
  左龙虎统军朱友恭(原名李彦威)
  朱友让(原名李七郎)

·女儿

  安阳公主,长女,下嫁罗廷规,开平二年八月追封。
  长乐公主,下嫁赵岩,开平元年五月十一日封。
  普宁公主,下嫁王昭祚,开平元年五月十一日封。
  金华公主,开平二年十月封。为罗廷规继室。罗廷规死后,开平四年被父亲下令出家,以全妇节。
  真宁公主,乾化三年十月五日封。

典籍记载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姓朱氏,宋州砀山午沟里人也。其父诚,以《五经》教授乡里,生三子,曰全昱、存、温。诚卒,三子贫,不能为生,与其母佣食萧县人刘崇家。全昱无他材能,然为人颇长者。存、温勇有力,而温尤凶悍。唐僖宗乾符四年,黄巢起曹、濮,存、温亡入贼中。巢攻岭南,存战死。巢陷京师,以温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攻陷同州,以为同州防御使。是时,天子在蜀,诸镇会兵讨贼。温数为河中王重荣所败,屡请益兵于巢,巢中尉孟楷抑而不通。温客谢瞳说温曰:“黄家起于草莽,幸唐衰乱,直投其隙而取之尔,非有功德兴王之业也,此岂足与共成事哉!今天子在蜀,诸镇之兵日集,以谋兴复,是唐德未厌于人也。且将军力战于外,而庸人制之于内,此章邯所以背秦而归楚也。”温以为然,乃杀其监军严实,自归于河中,因王重荣以降。都统王铎承制拜温左金吾卫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天子赐温名全忠。
  中和三年三月,拜全忠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四月,诸镇兵破巢,复京师,巢走蓝田。七月丁卯,全忠归于宣武。是岁,黄巢出蓝田关,陷蔡州。节度使秦宗权叛附于巢,遂围陈州。徐州时溥为东南面行营兵马都统,会东诸镇兵以救陈。陈州刺史赵犨亦乞兵于全忠。溥虽为都统而不亲兵,四年,全忠乃自将救犨,率诸镇兵击败巢将黄邺、尚让等。犨以全忠为德,始附属焉。是时,河东李克用下兵太行,度河,出洛阳,与东兵会,击巢。巢已败去,全忠及克用追败之于郾城。巢走中牟,又败之于王满。巢走封丘,又大败之。巢挺身东走,至泰山狼虎谷,为时溥追兵所杀。九月,天子以全忠为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沛郡侯。光启二年三月,进爵王。义成军乱,逐其节度使安师儒,推牙将张骁为留后,师儒来奔,杀之。遣朱珍、李唐宾陷滑州,以胡真为留后。十二月,徙封吴兴郡王。
  自黄巢死,秦宗权称帝,陷陕、洛、怀、孟、唐、许、汝、郑州,遣其将秦贤、卢瑭、张晊攻汴。贤军板桥,晊军北郊,瑭军万胜,环汴为三十六栅。王顾兵少,不敢出。乃遣朱珍募兵于东方,而求救于兖、郓。三年春,珍得万人、马数百匹以归。乃击贤板桥,拔其四栅。又击瑭万胜,瑭败,投水死。宗权闻瑭等败,乃自将精兵数千,栅北郊。五月,兖州朱瑾、郓州朱宣来赴援。王置酒军中,中席,王阳起如厕,以轻兵出北门袭晊,而乐声不辍。晊不意兵之至也,兖、郓之兵又从而合击,遂大败之,斩首二万余级。宗权与晊夜走,过郑,屠其城而去。宗权至蔡,复遣张晊攻汴。王闻晊复来,登封禅寺后冈,望晊兵过,遣朱珍蹑之,戒曰:“晊见吾兵必止。望其止,当速返,毋与之斗也。”已而晊见珍在后,果止。珍即驰还。王令珍引兵蔽大林,而自率精骑出其东,伏大冢间。晊止而食,食毕,拔旗帜,驰击珍。珍兵小却,王引伏兵横出,断晊军为三而击之。晊大败,脱身走。宗权怒,斩晊。而河阳、陕、洛之兵为宗权守者,闻蔡精兵皆已歼于汴,因各溃去。故诸葛爽将李罕之取河阳、张全义取洛阳以来附。十月,天子使来,赐王纪功碑。朱宣、朱瑾兵助汴,已破宗权东归,王移檄兖、郓,诬其诱汴亡卒以东,乃发兵攻之,取其曹州、濮州。遂遣朱珍攻郓州,大败而还。十二月,天子使来,赐王铁券及德政碑。
  淮南节度使高骈死,杨行密入扬州,天子以王兼淮南节度使。王乃表行密为副使,以行军司马李璠为留后。璠之扬州,行密不纳。文德元年正月,王如淮南,至宋州而还。是时,秦宗权陷襄州,以赵德諲为节度使。德諲叛于宗权以来附。天子因以王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以德諲为副。
  三月庚子,僖宗崩。天雄军乱,囚其节度使乐彦贞。其子相州刺史从训攻魏,来乞兵。遣朱珍助从训攻魏。而魏军杀彦贞,从训战死,魏人立罗弘信,珍乃还。张全义取河阳,逐李罕之。罕之奔于河东。李克用遣兵围河阳,全义来求救,遣丁会、牛存节救之,击败河东兵于沇河。
  五月,行营讨蔡州,围之百余日,不克。是时,时溥已为东南面都统,又以王统行营,而溥犹称都统。王乃上书,论溥讨蔡无功而不落都统,且欲激怒溥以起兵端。初,高骈死,淮南乱,楚州刺史刘瓒来奔,纳之,及王兵攻蔡不克,还,欲攻徐,乃遣朱珍将兵数千以东,声言送瓒还楚州。溥怒论己,又闻珍以兵来,果出兵拒之。珍战于吴康,大败之,取其丰、萧二县。遂攻宿州,下之。珍屯萧县,别遣庞师古攻徐州。龙纪元年正月,师古败溥于吕梁。淮西牙将申丛执秦宗权,折其足,将槛送京师;别将郭璠杀丛,篡宗权以来献。王遣行军司马李璠献俘于京师,表郭璠淮西留后。三月,天子封王为东平王。七月,朱珍杀李唐宾,王如萧县,执珍杀之,遂攻徐州。冬,大雨,水,不能军而旋。
  初,秦宗权遣其弟宗衡掠地淮南。是岁,宗衡为其将孙儒所杀,儒攻杨行密于扬州。淮南大乱,行密走宣州,儒入扬州。大顺元年春,遣庞师古攻孙儒于淮南,大败而还。四月,宿州将张筠以宿州复归于时溥,王自将攻之,不克。初,黄巢败走,李克用追之,至于冤朐,不及而旋。过汴,驻军于北郊,王邀克用置酒上源驿,夜以兵攻之。克用逾城而免,讼其事于京师,天子知曲在汴而和解之。至是,宰相张浚私与汴交,王厚之以赂,浚为汴请伐河东。唐诸大臣皆以为不可兴师。浚挟汴力,请益坚。天子不得已,许之。五月,以浚为太原四面行营都统,王为东南面招讨使。然王不亲兵,以兵三千属浚而已。浚屯于阴地。河东叛将冯霸杀潞州守将李克恭来降,遣葛从周入潞州。李克用遣康君立攻之,从周走河阳。九月,王如河阳。十月,天子以王兼宣义军节度使,遂如滑州,假道于魏,以攻河东,且责其军须,亦所以怒魏为兵端也。魏人果以谓非兵所当出,而辞以粮乏,皆不许。于是攻魏。十一月,张浚之师大败于阴地。二年正月,王及魏人战于内黄,大败之,屠故元城,罗弘信来送款。十月,克宿州。十一月,曹州将郭绍宾杀其刺史郭饶来降。十二月,丁会败朱瑾于金乡。景福元年二月,攻郓州,前军朱友裕败于斗门,王军后至,又败而还。冬,友裕取濮州,遂攻徐州。二年四月,庞师古克徐州,杀时溥。王如徐州,以师古为留后,遂攻兖、郓。乾宁元年二月,王及朱宣战于渔山,大败之。二年八月,又败宣于梁山。十一月,又败之于巨野。兖、郓求救于河东,李克用发兵救之,假道于魏。既而魏人击之,克用怒,大举攻魏。罗弘信来求救,遣葛从周救魏。是岁,李克用封晋王。三年五月,战于洹水,擒克用子落落,送于魏,杀之。七月,凤翔李茂贞犯京师,天子出居于华州。王请以兵赴难,天子优诏止之。又请迁都洛阳,不许。四年正月,庞师古克郓州,王如郓州,以朱友裕为留后。遂攻兖州。朱瑾奔于淮南,以葛从周为兖州留后。九月,攻淮南,庞师古出清口,葛从周出安丰,王军屯于宿州。杨行密遣朱瑾先击清口,师古败死。从周亟返兵,至于渒河,瑾又败之。王惧,驰归。
  光化元年三月,天子以王兼天平军节度使。四月,遣葛从周攻晋之山东,取邢、洺、磁三州。襄州赵匡凝自其父德諲时来附,匡凝又与杨行密、李克用通,而其事泄。七月,遣氏叔琮、康怀英攻匡凝,取其泌、随、邓三州。匡凝请和,乃止。十二月,李罕之以潞州来降。二年,幽州刘仁恭攻魏,罗绍威来求救。王救魏,败仁恭于内黄。四月,遣氏叔琮攻晋太原,不克。七月,李克用取泽、潞。十一月,保义军乱,杀其节度使王珙,推其牙将李璠为留后,其将朱简杀璠来降。以简为保义军节度使。三年四月,遣葛从周攻刘仁恭之沧州,取其德州,及仁恭战于老鸦堤,大败之。八月,晋取洺州。王如洺州,复取之。是时,镇、定皆附于晋。遂攻镇州,破临城,王镕来送款。进攻定州,王郜奔于晋,其将王处直以定州降。
  唐宦者刘季述作乱,天子幽于东宫。天复元年正月,护驾都头孙德昭诛季述,天子复位。封王为梁王。遣张存敬攻王珂于河中,出含山,下晋、绛二州。王珂求救于晋,晋不能救,乃来降。三月,大举攻晋。氏叔琮出太行,取泽、潞。葛从周、张存敬、侯言、张归厚及镇、定之兵,皆会于太原,围之,不克,遇雨而还。五月,天子以王兼河中尹、护国军节度使。六月,晋取慈、隰。
  自刘季述等已诛,宰相崔胤外与梁交,欲假梁兵尽诛宦者。而凤翔李茂贞、邠宁王行瑜等,皆遣子弟以精兵宿卫天子,宦官韩全诲等亦因恃以为助。天子与胤计事,宦者属耳,颇闻之。乃选美女,内之宫中,阴令伺察其实。久之,果得胤奏谋所以诛宦者之说,全诲等大惧,日夜相与涕泣,思图胤以求全。胤知谋泄,事急,即矫为制,召梁兵入诛宦者。十月,王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兵七万,至于河中,取同州,遂攻华州,韩建出降。全诲等闻梁王兵且至,即以岐、邠宿卫兵劫天子奔于凤翔。王乃上书言胤所以召之之意。天子怒,罢胤相,责授工部尚书,诏梁兵还镇。王引兵去,攻邠州,屯于三原。邠州节度使杨崇本以邠、宁、庆、衍四州降。崔胤奔于华州。二年春,王退军于河中。晋攻晋、绛。遣朱友宁击败晋军于蒲县,取汾、慈、隰,遂围太原,不克而还,汾、慈、隰复入于晋。四月,友宁引兵西,至兴平,及李茂贞战于武功,大败之。王兵犯凤翔,茂贞数出战,辄败,遂围之。十一月,鄜坊李周彝以兵救凤翔,王遣孔勍袭鄜州,虏周彝之族,徙于河中,周彝乃降。是时,岐兵屡败,而围久,城中食尽,自天子至后宫,皆冻馁。三年正月,茂贞杀韩全诲等二十人,囊其首,示梁军,约出天子以为解。甲子,天子出幸梁军。遣使者驰召崔胤,胤托疾不至。王使人戏胤曰:“吾未识天子,惧其非是,子来为我辨之。”天子还至兴平,胤率百官奉迎。王自为天子执辔,且泣且行,行十余里,止之。人见者,咸以为忠。己巳,天子至自凤翔,素服哭于太庙而后入,杀宦者七百余人。二月甲戌,天子赐王“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以辉王祚为诸道兵马元帅,王为副元帅。王乃留子友伦为护驾指挥使,以为天子卫,引兵东归。天子饯于延喜楼,赐《杨柳枝》五曲。初,梁兵已西,青州王师范遣其将刘寻阝袭据梁兖州。王已还梁,四月,如郓州,遣朱友宁攻青州。师范败之于石楼,友宁死。九月,杨师厚败青人于临朐,取其棣州,师范以青州降,而寻阝亦降。友伦击鞠,坠马死。王怒,以为崔胤杀之,遣朱友谦杀胤于京师。其与友伦击鞠者,皆杀之。
  自天子奔华州,王请迁都洛阳,虽不许,而王命河南张全义修洛阳宫以待。天祐元年正月,王如河中,遣牙将寇彦卿如京师,请迁都洛阳,并徙长安居人以东。天子行至陕州,王朝于行在,先如东都。是时,六军诸卫兵已散亡,其从以东者,小黄门十数人,打球供奉、内园小儿等二百余人。行至谷水,王教医官许昭远告其谋乱,悉杀而代之,然后以闻。由是天子左右皆梁人矣。四月甲辰,天子至自西都。是时,晋王李克用、岐王李茂贞、楚王赵匡凝、蜀王王建、吴王杨行密闻梁迁天子洛阳,皆欲举兵讨梁,王大惧。六月,杨崇本复附于岐。王乃以兵如河中,声言攻崇本,遣朱友恭、氏叔琮、蒋玄晖等行弑,昭宗崩。十月,王朝于京师,杀朱友恭、氏叔琮。十一月,攻淮南,取其光州,攻寿州,不克而旋。二年二月,遣蒋玄晖杀德王裕等九王于九曲池。六月,杀司空裴贽等百余人。七月,天子使来,赐王“迎銮纪功碑”。
  王欲代唐,使人谕诸镇,襄州赵匡凝以为不可。遣杨师厚攻之,取其唐、邓、复、郢、随、均、房七州。王如襄州,军于汉北。九月,师厚破襄州,匡凝奔于淮南。师厚取荆南,荆南留后赵匡明奔于蜀。遂出光州,以攻寿州,不克。天子卜祀天于南郊,王怒,以为蒋玄晖等欲祈天以延唐。天子惧,改卜郊。十一月辛巳,天子封王为魏王、相国,总百揆。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天雄、武顺、佑国、河阳、义武、昭义、武宁、保义、忠义、武昭、武定、泰宁、平卢、匡国、镇国、荆南、忠武二十一军为魏国,备九锡。王怒,不受。十二月,天子以王为天下兵马元帅。王益怒,遣人告枢密使蒋玄晖与何太后私通,杀玄晖而焚之,遂弑太后于积善宫。又杀宰相柳璨,太常卿张延范车裂以徇。天子诏以太后故停郊。三年春,魏州罗绍威谋杀其牙军,来假兵以虞变,王为发兵北攻刘仁恭之沧州,兵过魏而绍威已杀牙军,其兵之在外者果皆叛,据贝、卫、澶、博州,王以兵悉杀之。遂攻沧州,军于长芦。刘仁恭求救于晋。晋人取潞州,王乃旋军。

五代十国

五代十国形势图
五代十国形势图
  (公元907---979年,共73年)
  公元907年朱温灭唐建后梁,在以后的50多年间,先后出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总称五代。同时,南方和北方的山西地区,先后出现了吴、南唐、吴越、楚、闽、南汉前蜀后蜀、南平、北汉等十个政权,总称十国。历史上将这一分裂时期称为五代十国
  五代(公元907—960年,共54年);后粱(公元907~923年,共17年)

君主世系表

五代十国地图
五代十国地图

·五代

  后梁 907年-923年  太祖 神武元圣孝皇帝 朱温 907年-912年 开平 907年-911年 乾化 911年-912年  末帝 朱瑱 913年-923年 乾化 913年-915年 贞明 915年-921年 龙德 921年-923年
  后唐 923年-936年  庄宗 光圣神闵孝皇帝 李存勖 923年-926年 同光 923年-926年  明宗 圣德和武钦孝皇帝 李亶 926年-933年 天成 926年-930年 长兴 930年-933年  闵帝 李从厚 933年-934年 应顺 933年-934年  末帝 李从珂 934年-936年 清泰 934年-936年
  后晋 936年-947年  高祖 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 石敬瑭 936年-942年 天福 936年-942年  少帝 石重贵 942年-947年 天福 942年-944年 开运 944年-947年
  后汉 947年-950年  高祖 睿文圣武昭肃孝皇帝 刘知远 947年-948年 天福 947年 乾祐 948年  隐皇帝 刘承祐 948年-950年 乾祐 948年-950年
  后周 951年-960年  太祖 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 郭威 951年-954年 广顺 951年-954年 显德 954年  世宗 睿武孝文皇帝 柴荣 954年-959年 显德 954年-959年  恭皇帝 柴宗训 959年-960年 显德 959年-960年

·十国

  吴越 904年-978年  太祖 武肃 钱镠 904年-932年 天宝 908年-923年  宝大 923年-925年  宝正 925年-932年  世宗 文穆 钱元瓘 932年-941年 无  成宗 忠献 钱佐 941年-947年 无  无 忠逊 钱倧 947年 无  无 忠懿 钱俶 947年-978年 无
  闽 909年-945年(当中包含殷943年-945年)  太祖 忠懿王 王审知 909年-925年 无  无 无 王延翰 925年-926年 无  太宗 惠帝 王延钧 926年-935年 龙启 933年-935年 永和 935年  康宗 王继鹏 935年-939年 通文 936年-939年  景宗 王延羲 939年-944年 永隆 939年-944年  无 天德帝(殷王) 王延政 943年-945年 天德 943年-945年
  荆南(南平) 906年-963年  无 武信王 高季兴 909年-928年 无  无 文献王 高从诲 928年-948年 无  无 贞懿王 高保融 948年-960年 无  无 侍中 高保勖 960年-962年 无  无 无 高继冲 962年-963年 无
  楚 897年-951年  无 武穆王 马殷 897年-930年 无  无 衡阳王 马希声 930年-932年 无  无 文昭王 马希范 932年-947年 无  无 废王 马希广 947年-950年 无  无 恭孝王 马希萼 950年 无  无 无 马希崇 950年-951年 无
  吴 904年-937年  太祖 孝武帝 杨行密 904年-905年 天祐 904年-905年  烈宗 景帝 杨渥 905年-908年 天祐 905年-908年  高祖 宣帝 杨隆演 908年-921年 天祐 908年-919年 武义 919年-921年  无 睿帝 杨溥 921年-937年 顺义 921年-927年 乾贞 927年-929年 大和 929年-935年 天祚 935年-937年
  南唐 937年-975年  烈祖 光文肃武孝高皇帝 李昪 937年-943年 升元 937年-943年  元宗(中主) 明道崇德文宣孝皇帝 李璟 943年-961年 保大 943年-958年 交泰 958年 中兴 958年
  后主 武王 李煜 961年-975年
  南汉 917年-971年  高祖 天皇大帝 刘龑 917年-925年 乾亨 917年-925年 白龙 925年-928年 大有 928年-941年 无 殇 刘玢 941年-943年 光天 941年-943年  中宗 文武光圣明孝皇帝 刘晟 943年-958年 应乾 943年 乾和 943年-958年  后主 无 刘鋹 958年-971年 大宝 958年-971年  北汉 951年-979年  世祖 神武帝 刘旻 951年-954年 乾祐 951年-954年  睿宗 孝和帝 刘承钧 954年-970年 乾祐 954年-957年 天会 957年-970年  少主 无 刘继恩 970年 无 无  英武帝 刘继元 970年-982年 广运 970年-982年
  前蜀 907年 - 925年  高祖 王建 907年-918年 天复 907年 武成 908年-910年 永平 911年-915年 通正 916年 天汉 917年 光天 918年  后主 无 王衍 918年-925年 乾德 918年-925年  咸康 925年
  后蜀 934年 - 965年  高祖 孟知祥 934年 明德 934年  后主 无 孟昶 938年-965年 明德 934年-938年 广政 938年-965年

藩王列表

  后梁  广德靖王朱全昱、衡王朱友谅、惠王朱友能、邵王朱友诲、朗王朱存、安王朱友宁、密王朱友伦、彬王朱友裕、郢王朱友圭、福王朱友璋、均王朱友贞、贺王朱友雍、建王朱友徽、康王朱友敬、博王朱友文(原名康勤)、冀王朱友谦(原名朱简)、颍川王韩逊、邺王杨师厚、渤海王高季兴、楚王马殷、吴越王钱镠、闽王王审知、燕王刘守光、赵王王镕、北平王王处直、南平王刘隐、南海王刘
  后唐  邕王李存美、薛王李存礼、申王李存渥、睦王李存乂、永王李存霸、通王李存确、雅王李存纪、魏王李继岌、秦王李从荣、宋王李从厚、许王李从益、潞王李从珂、洋王李从璋、兖王李从温、泾王李从敏、雍王李重美、秦王李茂贞、朔方王李仁福、吴越(武肃)王钱镠、吴越(文穆)王钱元瓘、蜀王孟知祥、闽王王审知、闽王王延翰、闽王王延钧、楚(武穆)王马殷、楚(衡阳)王马希声、楚(文昭)王马希范、南平(武信)王高季兴、南平(文献)王高从诲、高丽王王建
  后晋  宋王石敬儒、福王石敬德、通王石敬殷、夔王石重进、剡王石重允、秦王石万友、广王石训、赵王石万铨、韩王石敬晖、嗣王石曦、楚王石重信、寿王石重乂、虢王石重英、陈王石重杲、齐王石重贵、吴越(文穆)王钱元瓘、吴越(忠献)王钱弘佐、楚(文昭)王马希范、南平(文献)王高从诲、高丽王王建、高丽王王武
  后汉  魏王刘承训、陈王刘承勋、周王刘承祐、吴越(忠逊)王钱弘倧、吴越(忠懿)王钱俶、南平(文献)王高从诲、南平(贞懿)王高保融、楚(废)王马希广
  后周  剡王郭青哥、杞王郭意哥、晋王柴荣、越王柴宜哥、吴王柴诚、韩王柴諴、梁王柴宗训、曹王柴熙让、纪王柴熙谨、蕲王柴熙诲、魏王符彦卿、吴越(忠懿)王钱俶、南平(贞懿)王高保融、高丽王王昭
  南吴  弘农王杨渥 、临川(灵)王杨濛、德化王杨澈、南阳王杨玢、江都王杨琏、江夏王杨璘、宜春王杨玢、齐王徐知诰
  南唐  江王—魏王徐知证、饶王—梁(怀)王徐知谔、吴王—齐王李璟、楚(定)王李景迁、晋(文成)王李景遂、齐(昭孝)王李景达、信王—江(昭顺)王李景逖、燕王李弘冀、庆王李弘茂、郑王—吴王李从嘉、岐(怀献)王李仲宣、赵王李德诚、福王王延政、楚恭孝王马希萼
  前蜀  普王—卫王王宗仁、雅王—豳王王宗辂、褒王—赵王王宗纪、荣王—韩王王宗智、兴王—宋王王宗泽、彭王—鲁王王宗鼎、信王王宗杰、资王—莒王王宗特、郑王王衍、通王王宗裕、昌王王宗铁戢、嘉王王宗寿、巨鹿王王宗弼、临洮王王宗绾、琅邪王王宗裔、集王王宗翰、琅邪王王宗夔、临淄王王宗瑶、乐安王王宗侃、临颍王王宗播、琅邪王王宗黯
  后蜀  秦王孟玄喆、褒王孟玄珏、夔王孟仁毅、雅王孟仁贽、嘉王孟仁裕
  南汉  雍王刘耀枢、康王刘龟图、宾王—秦王刘玢、晋王刘晟、越王刘弘昌、齐王刘弘弼、韶王刘弘雅、镇王刘弘泽、万王刘弘操、循王刘弘杲、恩王刘弘暐、高王刘弘邈、同王刘弘简、益王刘弘建、辨王刘弘济、贵王刘弘道、宣王刘弘昭、通王刘弘政、定王刘弘益、卫王刘鋹、桂王刘璇兴、荆王刘庆兴、祥王刘保兴、定王刘崇兴
  闽  建王王继严、福王王继鹏、福王王继韬、临海郡王王继恭、闽王王亚澄、富沙王王延政
  说明:此分封诸王存在直系与割据之分。吴越、楚、南平等国未称帝号,故也没有分封藩王。另外,晋王李克用、吴王杨行密、岐王李茂贞这3个王爵为唐朝所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