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纬

高纬
高纬
  北齐后主高纬(556年-577年),字仁纲,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565年—577年在位)。他即位时,腐朽的北齐政权已经摇摇欲坠,他自己仍然荒淫无道,导致北齐军队衰弱,政治腐败,尤其最大致命伤是诛杀名将斛律光高长恭,这使得北齐失去得以抗击北周侵略的有能将领,北周来攻,齐军大败,周军不久破北齐京师邺(今河南安阳),高纬慌忙将皇位传于自己8岁的儿子高恒,然后带着幼主高恒等十余人骑马准备投降南方的陈朝,但他们刚逃到青州(今山东益都)就被周军俘虏了,被北周封温国公,不久因被诬陷谋反,后被赐死。终年21岁。

帝王档案

南北朝形势图
南北朝形势图
  姓名  高纬  政权  北齐  在世  556年—577年  在位  565年-577年  年号    天统:565年四月-569年  武平:570年-576年  隆化:576年十二月

帝王简介

冯小怜
冯小怜
  高纬即位时,腐朽的北齐政权已经摇摇欲坠。
  北齐皇室骨肉相残的事时有发生,他自己仍然荒淫无道,政治越来越腐败。这位齐后主,是个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昏庸皇帝。他每天都和后妃、宫女在一起厮混,只顾吃喝玩乐,十天半个月不上一次朝。在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国家”和“百姓”。哪个大臣劝他勤于政事,轻则被罢官、重则被杀头。那些阿谀奉承的人,有的四处为他物色美女,有的为他修建富丽堂皇的宫殿,供他游乐。这样的人都得到了他的提拔和重用。他在位不到十年,豪华宫殿建了十几处,邺城里的寺院比他父亲高湛在位时多了将近一倍。有一次大臣们有重要的事情向他上奏,走了很多寺院才找到他。底层已是民不聊生,上层却是一天比一天腐败。整个国家已经到了随时就被吞并的地步。
  可他浑不知觉这导致北齐军队衰弱,政治腐败,尤其最大致命伤是诛杀名将斛律光,这使得北齐失去得以抗击北周侵略的将领。北周来攻,齐军大败,周军不久破北齐京师邺(今河南安阳),高纬慌忙将皇位传于自己8岁的儿子高恒,然后带着幼主高恒等十余人骑马准备投降南方的陈朝,但他们刚逃到青州(今山东益都)就被周军俘虏了,不久被杀,终年21岁。

人物生平

·吃喝玩乐 无愁天子

高长恭
高长恭
  高纬小时候有个奶妈,叫陆令萱。她的丈夫因犯谋叛罪被判死刑,陆令萱也就沦为皇宫女仆,负责喂养高纬。陆令萱看准身为太子的高纬终有一天会黄袍加身,因此当奶妈不久便施展政治投机的手腕,讨好胡太后,结党营私。高纬即位后,封陆令萱为女侍中。陆令萱等佞幸小人把持了朝政,勾引亲党、贿赂公行、狱讼不公、官爵滥施,一时之间,奴婢、太监、倡优等人都被封官晋爵。天下开府一职的官员达到1000多人,仪同官职难以计数。仅领军就增加到20人,由于人员庞杂、职权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20个领军都只在文书照葫芦画瓢写个“依”字便扔到一边,没人执行。
  自幼在奸臣弄权、奢侈暴淫环境中长大的高纬,久而久之认为皇帝就该如此。皇宫中有500个宫女,高纬把每个宫女都封为郡官,每个宫女都被赏赐给一条价值万金的裙子和价值连城的镜台。除在首都邺城大兴土木工程外,又在晋阳广建12座宫殿,丹青雕刻,巧夺天工,比邺下更为华丽。宫内的珍宝往往是早上爱不释手,晚上便视如敝屣,随意扔弃。高纬曾在晋阳的两座山上凿两座大佛,叫工匠们夜以继曰,晚上则用油作燃料,一夜之间数万盒油同时燃烧,几十里内光照如昼。高纬的牛马狗鸡的地位和大臣们一样,他的爱马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郡君、凌霄郡君,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
  定州刺史南阳王高绰残暴狠毒。有一次,他看见一个妇女抱着孩子在路上行走,一时兽性大发,把孩子从妇女怀中一把夺走,扔给狼犬活活吞吃。妇女号啕大哭,高绰反而勃然大怒,将小孩的血涂在妇女身上,然后叫狼犬去咬住这位妇女。高绰沾沾自喜地对身边的侍从说:“我这是向文宣伯(高洋)学习哩!”高纬知道这事后,下令把高绰带到朝廷来。刑狱官以为是要处治高绰,便用囚车把高绰押到首都。没想一到邺下,高纬热情地招待他,宴会问,高纬问高绰: “你在外地干什么事最快活?”高绰说:“看人和蝎子相斗最过瘾。”高纬马上派人连夜去抓蝎子,第二天拂晓,忙碌了一整夜的侍从们好歹逮到了二三只蝎子,高纬把蝎子放在一个又大又深的盆里,然后叫一个奴婢赤身裸体走进盆里。蝎子蜂拥而上,奴婢哀声动天。人越号叫,高纬越高兴,一边还责怪高绰:“这样痛快的事,怎么也不早点告诉我!”由于高绰推荐“人蝎相斗”有功,高纬封他为大将军,日夜陪高纬在宫中寻欢作乐。
  北齐到高纬时期已是朝纲紊乱、民力凋尽、徭役繁重、国力空殚。高纬根本不把这一切放在心上,他常常谱曲,自称为“无愁天子”,拿起琵琶,自弹自唱。宫内近千名太监、奴婢一齐伴唱,整个皇宫歌声缭绕,一片太平盛世景象。

·东躲西逃 亡国之君

高长恭
高长恭
  武平七年(576年)十月,北周武帝亲自率领三路大军,大举向北齐进攻。第一个目标是北齐黄河边的重要军事重镇晋州(今山西临汾)。十万大军把晋州围得水泄不通,晋州守将侯子钦、崔京嵩一看大军压城,胆战心惊,连忙向北周投降。晋州城内士兵虽在行台仆射尉相贵指挥下浴血苦战,毕竟寡不敌众。第二天一早,北周大将段文振率领十几个人首先登上城垛,接着北周士兵如蚁一般冲入晋州。尉相贵和战士8000多人被俘,晋州陷落。
  与此同时,高纬和他新宠的冯小怜冯淑妃正在邺下郊外打猎。晋州告急的文书从早上到中午络绎不绝,右丞相高阿那肱扬手把文书扔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皇上正在兴头上,边境交兵是日常小事,不必大惊小怪!”黄昏,驿使带了坏消息:晋州陷落。高纬有点心慌,想马上回皇宫,冯淑妃娇嗔地要高纬陪她再玩一会,高纬欣然应允,把国难暂时抛之脑后。
  面对强敌,高纬想逃,安吐根等大将坚决反对。于是,安吐根率军向北周发起反攻。北周拼力相抗,北齐大军往后退了半里。这时战争根本还没有决出胜负,高纬和冯淑妃骑着马在后面观战。冯淑妃一看将士后退,害怕起来,对高纬说:“我们败了,快逃吧!”奸臣穆提婆在旁边推波助澜:“皇上快走,情况不妙。”大将奚长.拦住高纬的马说:“进进退退是兵家技法,现在我们全军并没有受到损害,陛下应该留下来督战,若是陛下马蹄一动,军心便会如山倒,一发不可收拾,望陛下三思。”前线大臣们全都乞求高纬以国事为重,别逃离战场。穆提婆碰了碰高纬的手肘,悄悄地说:“这话不可信,陛下还是早走的好”。胆怯如鸡的高纬此时魂早已掉了八分,那里还顾得了什么国事,听穆提婆这样一怂恿,打定主意,仓皇北逃。北齐将士一看皇上已逃,顿时军心溃散,大败而逃。
  高纬逃后,高延宗在晋阳自立为帝,率众拒守,一度战胜周军,终因麻痹轻敌,城破被俘。周军移师攻邺,齐后主高纬在城内坐立不安,问大臣们该如何是好。大家说应该重赏将士,振奋士气。高纬马上下了一道赏赐诏令,但根本不赏赐什么东西。大臣斛律孝卿请高纬亲自去安抚士兵,并且为他撰写好了发言稿,告诉高纬发言时要慷慨悲壮,声泪俱下,这样才能激励士气。高纬从皇宫中走出,正要说话,一下子记不清该讲什么了,只是傻乎乎地笑,左右侍从也跟着笑。将士们见高纬如此昏庸、轻薄,心已凉了一半:“国难当头,皇上都不急,我们还急什么!”北齐士气到此完全涣散。
  高纬一看大势已去,也想逃避责任,学他父亲高湛的样,于承光元年(577年)正月匆匆禅位给他8岁的长予高恒,高纬自称太上皇。高纬禅让皇位没几日,周武帝对邺下发起进攻。北周纵火烧毁城门,十万大军洪水般冲入邺城。邺城陷落。
  高纬父子听说首都陷落,吓得屁滚尿流。高恒也不敢当皇帝了,匆匆宣布禅位给大丞相高谐,自称守国天王,高纬称无上皇。高纬派侍中斛律孝卿把禅文和玺绂送给远在瀛州(今河北河问)的高谐。斛律孝卿早已看透高氏政权的昏聩,他不但没有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送给高谐,反而作为见面礼,送给了周武帝。
  北周占据邺下后,立即向东追捕高纬父子。高纬父子一行十多人又匆匆逃往青州(今山东益都)。第三天,北周部队赶到青州,高纬父子等多人被俘。自高欢创业以来的北齐王朝,就这样结束了。
  承光元年(577年)四月,周武帝在太庙前举行隆重的荐献仪式,把高纬父子连同俘虏来的车舆、旗帜和器物一道荐献给列祖列宗。仪式完后,北周举行规模浩大的欢庆宴会,为了给节日增添热闹的气氛,周武帝叫高纬父子翩翩起舞,共享快乐。高纬为了苟安偷生,忍辱从命。
  6个月之后,周武帝借口高纬父子想和北齐残余乱党谋叛,把高纬、高恒等全部杀死;高氏的其余亲属都被流放到西部沙漠一带,无人生还。

后妃子女

·皇后

  斛律皇后 斛律氏 斛律废后
冯小怜
冯小怜
  胡皇后 弘德夫人
  穆皇后 穆黄花

·妃嫔

  冯淑妃 冯小怜
  左娥英 李氏
  右娥英 裴氏
  曹昭仪
  董昭仪
  毛夫人
  彭夫人
  王夫人
  小王夫人
  李夫人
  李夫人,
  曹氏 曹昭仪姐

·儿子

  长子 后齐幼主 恒
  次子 东平王 恪
  三子 善德
  四子 买德
  五子 质钱

典籍记载

  《北史 卷八齐 本纪下第八》
  后主讳纬,字仁纲,武成皇帝之长子也。母曰胡皇后,梦于海上坐玉盆,日入裙下,遂有娠。天保七年五月五日,生帝于并州邸。帝少美容仪,武成特所爱宠,拜世子。及武成入纂大业,大宁二年正月丙戌,立为皇太子。河清四年,武成禅位于帝。
  天统元年夏四月丙子,皇帝即位于晋阳宫。大赦,改河清四年为天统。丁丑,以太保贺拔仁为太师;太尉侯莫陈相为太保;司空、冯翊王润为司徒;录尚书事、赵郡王睿为司空;尚书左仆射、河间王孝琬为尚书令。戊寅,以瀛州刺史尉粲为太尉;斛律光为大将军;东安王娄睿为太尉;尚书右仆射赵彦深为左仆射。六月壬戌,彗星出文昌东北,其大如手,后稍长,乃至丈余,百日乃灭。己巳,太上皇帝诏兼散骑常侍王季高使于陈。秋七月乙未,太上皇帝诏增置都水使者一人。冬十一月癸未,太上皇帝至自晋阳。己丑,太上皇帝诏改太祖献武皇帝为神武皇帝,庙号高祖;献明皇后为武明皇后。其文宣谥号,委有司议定。十二月庚戌,太上皇帝狩于北郊。
  壬子,狩于南郊。乙卯,狩于西郊。壬戌,太上皇帝幸晋阳。丁卯,帝至自晋阳。
  庚午,有司奏改高祖文宣皇帝为威宗景烈皇帝。是岁,高丽、契丹、靺鞨并遣使朝贡。河南大疫。
  二年春正月辛卯,祀圆丘。癸巳,祫祭于太庙。诏降罪人各有差。丙申,以吏部尚书尉瑾为尚书右仆射。庚子,行幸晋阳。二月庚戌,太上皇帝至自晋阳。壬子,陈人来聘。三月乙巳,太上皇帝诏以三台施兴圣寺。以旱故,降禁囚。夏四月,陈文帝殂。五月乙酉,以兼尚书左仆射、武兴王普为尚书令。己亥,封太上皇帝子俨为东平王,仁弘为齐安王,仁固为北平王,仁英为高平王,仁光为淮南王。六月,太上皇帝诏兼散骑常侍韦道儒聘于陈。秋八月,太上皇帝幸晋阳。冬十月乙卯,以太保侯莫陈相为太傅;大司马、任城王湝为太保;太尉娄睿为大司马,徙冯翊王润为太尉,开府仪同三司韩祖念为司徒。十一月,大雨雪。盗窃太庙御服。十二月乙丑,陈人来聘。是岁,杀河间王孝琬。突厥、靺鞨国并遣使朝贡。于周为天和元年。
  三年春正月壬辰,太上皇帝至自晋阳。乙未,大雪,平地三尺。戊戌,太上皇帝诏,京官执事散官三品已上,举三人,五品已上,各举二人;称事七品已上,及殿中侍御史、尚书都、检校御史、主书及门下录事,各举一人。邺宫九龙殿灾,延烧西廊。二月壬寅朔,帝加元服,大赦。九州职人,各进四级;内外百官,普进二级。夏四月癸丑,太上皇帝诏兼散骑常侍司马幼之使于陈。五月甲午,太上皇帝诏以领军大将军、东平王俨为尚书令。乙未,大风,昼晦,发屋拔树。六月己未,太上皇帝诏封皇子仁机为西河王,仁约为乐浪王,仁俭为颍川王,仁雅为安乐王,统为丹杨王,仁谦为东海王。闰六月辛巳,左丞相斛律金薨。壬午,太上皇帝诏尚书令、东平王俨录尚书事。以尚书左仆射赵彦深为尚书令,并省尚书右仆射娄定远为尚书左仆射,中书监徐之才为右仆射。秋八月辛未,太上皇帝诏以太保、任城王湝为太师,太尉、冯翊王润为大司马,太宰段韶为左丞相,太师贺拔仁为右丞相,太傅侯莫陈相为太宰,大司马娄睿为太傅,大将军斛律光为太保,司徒韩祖念为大将军,司空、赵郡王睿为太尉,尚书令、东平王俨为司徒。九月己酉,太上皇帝诏诸寺署所绾杂保户姓高者,天保之初,虽有优放,权假力用未免者,今可悉蠲杂户,任属郡县,一准平人。丁巳,太上皇帝幸晋阳。是秋,山东大水,人饥,僵尸满道。
  冬十月,突厥、大莫娄、室韦、百济、靺鞨等国,各遣使朝贡。十一月丙午,以晋阳大明殿成故,大赦。文武百官进二级。免并州居城、太原一郡来年租。癸未,太上皇帝至自晋阳。十二月己巳,太上皇帝诏以故左丞相、赵郡王琛配飨神武庙廷。
  四年春正月壬子,诏以故清河王岳、河东王潘相乐十人并配飨神武庙廷。癸亥,太上皇帝诏兼散骑常侍郑大护使于陈。三月乙巳,太上皇帝诏以司徙、东平王俨为大将军,南阳王绰为司徒,开府仪同三司、广宁王孝珩为尚书令。夏四月辛未,邺宫昭阳殿灾,及宣光、瑶华等殿。辛巳,太上皇帝幸晋阳。五月癸卯,以尚书右仆射胡长仁为左仆射,中书监和士开为右仆射。壬戌,太上皇帝至自晋阳。自正月不雨,至于是月。六月甲子朔,大雨。甲申,大风,拔木折树。是月,彗星见于东井。
  秋九月丙申,周人来通和。太上皇帝诏侍中斛斯文略报聘于周。冬十月辛巳,以尚书令、广宁王孝珩为录尚书事,左仆射胡长仁为尚书令,右仆射和士开为左仆射,中书监唐邕为右仆射。十一月壬辰,太上皇帝诏兼散骑常侍李翥使于陈。是月,陈安成王顼废其主伯宗而自立。十二月辛未,太上皇帝崩。丙子,大赦。九州职人普加一级,内外百官并加两级。戊寅,上太上皇后尊号为皇太后。甲申,诏细作之务及所在百工悉罢之。又诏掖廷、晋阳、中山宫人等,及邺下、并州太官官口二处,其年六十已上,及有癃患者,仰所司简放。庚寅,诏天保七年已来,诸家缘坐配流者,所在令还。是岁,契丹、靺鞨国并遣使朝贡。
  五年春正月辛亥,诏以金凤等三台未入寺者,施大兴圣寺。是月,杀定州刺史、博陵王济。二月乙丑,诏应宫刑者,普免刑为官口。又诏禁网捕鹰鹞及畜养笼放之物。癸酉,大莫娄国遣使朝贡。乙丑,改东平王俨为琅邪王。诏侍中叱列长文使于周。是月,杀太尉、赵郡王睿。三月丁酉,以司空徐显秀为太尉,并省尚书令娄定远为司空。是月,行幸晋阳。夏四月甲子,诏以并州尚书省为大基圣寺,晋祠为大崇皇寺。乙丑,车驾至自晋阳。秋七月己丑,诏降罪人各有差。戊申,诏使巡省河北诸州无雨处,境内偏旱者,优免租调。冬十月壬戌,诏禁造酒。十一月辛丑,诏以太保斛律光为太傅,大司马、冯翊王润为太保,大将军、琅邪王俨为大司马。十二月庚午,以开府仪同三司、兰陵王长恭为尚书令。庚辰,以中书监魏收为尚书右仆射。
  武平元年春正月乙酉朔,改元。太师、并州刺史、东安王娄睿薨。戊申,诏兼散骑常侍裴献之聘于陈。二月癸亥,以百济王余昌为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带方郡公,王如故。己巳,以太傅、咸阳王斛律光为右丞相,并州刺史、右丞相、安定王贺拔仁为录尚书事,冀州刺史、任城王湝为太师。丙子,降死罪已下囚。闰月戊戌,录尚书事、安定王贺拔仁薨。三月辛酉,以开府仪同三司徐之才为尚书左仆射。夏六月乙酉,以广宁王孝珩为司空。甲辰,以皇子恒生故,大赦。内外百官,普进二级;九州职人,普进四级。己酉,诏以开府仪同三司唐邕为尚书右仆射。秋七月癸丑,封孝昭皇帝子彦基为城阳王,彦康为定陵王,彦忠为梁郡王。甲寅,以尚书令、兰陵王长恭为录尚书事,中领军和士开为尚书令。癸亥,靺鞨遣使朝贡。
  癸酉,以华山王凝为太傅。八月辛卯,行幸晋阳。九月乙巳,立皇子恒为皇太子。
  冬十月辛巳,以司空、广宁王孝珩为司徒,以上洛王思宗为司空,封萧庄为梁王。
  戊子,曲降并州死罪已下囚。己丑,复改威宗景烈皇帝谥号为显祖文宣皇帝。十二月丁亥,车驾至自晋阳。诏左丞相斛律光出晋州道,修城戍。
  二年春正月丁巳,诏兼散骑常侍刘环俊使于陈。戊寅,以百济王余昌为使持节、都督、东青州刺史。二月壬寅,以录尚书事、兰陵王长恭为太尉,并省录尚书事赵彦深为司空,尚书令和士开为录尚书事,左仆射徐之才为尚书令,右仆射唐邕为左仆射,吏部尚书冯子琮为右仆射。夏四月壬午,以大司马、琅邪王俨为太保。甲午,陈遣使连和,谋伐周,朝议弗许。六月,段韶攻周汾州克之,获刺史杨敷。秋七月庚午,太保、琅邪王俨矫诏杀录尚书事和士开于南台,即日诛领军大将军库狄伏连、书侍御史王子宣等,尚书右仆射冯子琮赐死殿中。八月己亥,行幸晋阳。九月辛亥,以太师、任城王湝为太宰,冯翊王润为太师。己未,左丞相、平原王段韶薨。戊午,曲降并州界内死罪已下,各有差。庚午,杀太保、琅邪王俨。壬申,陈人来聘。冬十月,罢京畿府入领军府。己亥,车驾至自晋阳。十一月庚戍,诏侍中赫连子悦使于周。丙寅,以徐州行台、广宁王孝珩为录尚书事。庚午,以录尚书事、广宁王孝珩为司徒。癸酉,以右丞相斛律光为左丞相。
  三年春正月己巳,祀南郊。辛亥,追赠故琅邪王俨为楚帝。二月己卯,以卫菩萨为太尉。辛巳,以并省吏部尚书高元海为尚书右仆射。庚寅,以左仆射唐邕为尚书令,侍中祖珽为左仆射。是月,敕撰《玄州苑御览》,后改名《圣寿堂御览》。
  三月辛酉,诏文武官五品已上,各举一人。是月,周诛冢宰宇文护。夏四月,周人来聘。秋七月戊辰,诛左丞相、咸阳王斛律光,及其弟幽州行台、荆山公丰乐。八月庚寅,废皇后斛律氏为庶人。以太宰、任城王湝为右丞相,太师、冯翊王润为太尉,兰陵王长恭为大司马,广宁王孝珩为大将军,安德王廷宗为司徒。使领军封辅相聘于周。戊子,拜右昭仪胡氏为皇后。己丑,以司州牧、北平王仁坚为尚书令,特进许季良为左仆射,彭城王宝德为右仆射。癸巳,行幸晋阳。是月,《圣寿堂御览》成,敕付史阁。后改为《修文殿御览》。九月,陈人来聘。冬十月,降死罪已下囚。甲午,拜弘德夫人穆氏为左皇后,大赦。十二月辛丑,废皇后胡氏为庶人。
  是岁,新罗、百济、勿吉、突厥并遣使朝贡。于周为建德元年。
  四年春正月戊寅,以并省尚书令高阿那肱为录尚书事。庚辰,诏兼散骑常侍崔象使于陈。是月,邺都、并州并有狐媚,多截人发。二月乙巳,拜左皇后穆氏为皇后。丙午,置文林馆。乙卯,以尚书令、北平王仁坚为录尚书事。丁巳,行幸晋阳。
  是月,周人来聘。三月辛未,盗入信州,杀刺史和士休,南兖州刺史鲜于世荣讨之。
  庚辰,车驾至晋阳。夏四月戊午,以大司马、兰陵王长恭为太保,大将军、定州刺史、南阳王绰为大司马,大司马、太尉卫菩萨为大将军,司徒、安德王延宗为太尉,司空、武兴王普为司徒,开府仪同三司、宜阳王赵彦深为司空。癸丑,祈皇祠。坛壝蕝之内忽有车轨之辙,案验,傍无人迹,不知车所从来。乙卯,诏以为大庆,班告天下。己未,周人来聘。五月丙子,诏史官更撰《魏书》。癸巳,以领军穆提婆为尚书左仆射,以侍中、中书监段孝言为右仆射。是月,开府仪同三司尉破胡、长孙洪略等与陈将吴明彻战于吕梁南。大败,破胡走以免,洪略战殁。遂陷秦、泾二州。明彻进陷和、合二州。是月,杀太保、兰陵王长恭。六月,明彻进军围寿阳。
  壬子,幸南苑,从官暍死者六十人。以录尚书事高阿那肱为司徒。丙辰,诏开府王师罗使于周。秋九月,校猎于邺东。冬十月,陈将吴明彻陷寿阳。辛丑,杀侍中崔季舒、张雕唐、散骑常侍刘逖、封孝琰、黄门侍郎裴泽、郭遵。癸卯,行幸晋阳。
  十二月戊寅,以司徒高阿那肱为右丞相。是岁,高丽、靺鞨并遣使朝贡,突厥使求婚。
  五年春正月乙丑,置左右娥英各一人。二月乙未,车驾至自晋阳。朔州行台、南安王思好反。辛丑,行幸晋阳。尚书令唐邕等大破思好,投火死,焚其尸,并其妻李氏。丁未,车驾至自晋阳。甲寅,以尚书令唐邕为录尚书事。夏五月,大旱,晋阳得死魃,长二尺,面顶各二目。帝闻之,使刻木为其形以献。庚申,大赦。丁亥,陈人寇淮北。秋八月癸卯,行幸晋阳。甲辰,以高劢为尚书右仆射。是岁,杀南阳王绰。
  六年春三月乙亥,车驾至自晋阳。丁丑,烹妖贼郑子饶于都市。是月,周人来聘。夏四月庚子,以中书监阳休之为尚书右仆射。癸卯,靺鞨遣使朝贡。秋七月甲戌,行幸晋阳。八月丁酉,冀、定、赵、幽、沧、瀛六州大水。是月,周师入洛川,屯芒山,攻逼洛城。纵火船焚浮桥,河桥绝。闰月己丑,遣右丞相高阿那肱自晋阳御之,师次河阳,周师夜遁。庚辰,以司空赵彦深为司徒,斛律阿列罗为司空。辛巳,以军国资用不足,税关市、舟车、山泽、盐铁、店肆,轻重各有差,开酒禁。
  七年春正月壬辰,诏去秋已来,水潦,人饥不自立者,所在付大寺及诸富户,济其性命。甲寅,大赦。乙卯,车驾至自晋阳。二月辛酉,括杂户女,年二十已下十四已上未嫁,悉集省。隐匿者,家长处死刑。二月丙寅,风从西北起,发屋拔树,五日乃止。夏六月戊申朔,日有蚀之。庚申,司徒赵彦深薨。秋七月丁丑,大雨霖。
  是月,以水涝,遣使巡抚流亡人户。八月丁卯,行幸晋阳。雉集于御坐,获之,有司不敢以闻。诏营邯郸宫。冬十月丙辰,帝大狩于祁连池。周师攻晋州。癸亥,帝还晋阳。甲子,出兵,大集晋祠。庚午,帝发晋阳。癸酉,帝列阵而行,上鸡栖原,与周齐王宪相对,至夜不战。周师敛阵而退。十一月,周武帝退还长安,留偏师守晋州,高阿那肱等围晋州城。戊寅,帝至围所。十二月戊申,周武帝来救晋州。庚戌,战于城南,齐军大败。帝弃军先还。癸丑,入晋阳,忧惧不知所之。甲寅,大赦。帝谓朝臣曰:“周师甚盛,若何?”群臣咸曰:“天命未改,一得一失,自古皆然。宜停百赋,安朝野,收遗兵,背城死战,以存社稷。”帝意犹预,欲向北朔州。乃留安德王廷宗、广宁王孝珩等守晋阳。若晋阳不守,即欲奔突厥。群臣皆曰不可,帝不从其言。开府仪同三司贺拔伏恩、封辅相、慕容钟葵等宿卫近臣三十余人,西奔周师。乙卯,诏募兵,遣安德王延宗为左广,广宁王孝珩为右广。延宗入见帝,帝告欲向北朔州,延宗泣谏,不从。帝密遣王康德与中人齐绍等送皇太后、皇太子于北朔州。丙辰,帝幸城南军营,劳将士,其夜欲遁,诸将不从。丁巳,大赦。改武平七年为隆化元年。其日,穆提婆降周。诏除安德王延宗为相国,委以备御,延宗流涕受命。帝乃夜斩五龙门而出。欲走突厥,从官多散,领军梅胜郎叩马谏,乃回之邺。时唯高阿那肱等十余骑,广宁王孝珩、襄城王彦道续至,得数十人同行。戊午,延宗从众议,即皇帝位于晋阳,改隆化为德昌元年。庚申,帝入邺。
  辛酉,延宗与周师战于晋阳,大败,为周师所虏。
  帝遣募人,重加官赏,虽有此言,而竟不出物。广宁王孝珩奏请出宫人及珍宝,班赐将士,帝不悦。斛律孝卿居中,受委带甲以处分。请帝亲劳,为帝撰辞,且曰:“宜慷慨流涕,感激人心。”帝既出临众,将令之,不复记所受言,遂大笑。左右亦群咍,将士莫不解体。于是自大丞相已下,太宰、大司马、三师、大将军、三公等官,并增员而授,或三或四,不可胜数。甲子,皇太后从北道至。引文武一品已上入朱华门。赐酒食及纸笔,问以御周之方略。群臣各异议,帝莫知所从。又引高元海、宋士素、卢思道、李德林等欲议禅位皇太子。先是,望气者言,当有革易,于是依天统故事,授位幼主。
  幼主名恒,帝之长子也。母曰穆皇后。武平元年六月,生于邺。其年十月,立为皇太子。隆化二年春正月乙亥,即皇帝位,时年八岁。改元为承光元年,大赦。
  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帝为太上皇帝,后为太上皇后。于是黄门侍郎颜之推、中书侍郎薛道衡、侍中陈德信等劝太上皇帝往河外募兵,更为经略。若不济,南投陈国。
  从之。丁丑,太皇太后、太上皇自邺先趣济州。周师渐逼。癸未,幼主又自邺东走。
  己丑,周师至紫阳桥。癸巳,烧城西门,太上皇将百余骑东走。乙亥,度河入济州。
  其日,幼主禅位于大丞相、任城王湝,令侍中斛律孝卿送禅文及玺绂于瀛州。孝卿乃以之归周。又为任城王诏,尊太上皇为无上皇。幼主为守国天王。留太皇太后济州,遣高阿那肱留守。太上皇并皇后携幼主走青州,韩长鸾、邓颙等数十人从。太上皇既至青州,即为入陈之计。而高阿那肱召周军,约生致齐主。而屡使人告,言贼军在远,已令人烧断桥路。太上所以停缓。周军奄至青州,太上窘急,将逊于陈,置金囊于鞍后。与长鸾、淑妃等十数骑至青州南邓村,为周将尉暹纲所获,送邺。
  周武帝与抗宾主礼,并太后、幼主、诸王,俱送长安。封帝温国公。至建德七年,诬与宜州刺史穆提婆谋反,及延宗等数十人,无少长咸赐死。神武子孙所存者一二而已。至大象末,阳休之、陈德信等启大丞相隋公,请收葬。听之,葬于长安北原洪渎川。
  帝幼而令善;及长,颇学缀文,置文林馆,引诸文士焉。而言语涩呐,无志度,不喜见朝士。自非宠私昵狎,未尝交语。性懦不堪,人视者即有忿责。其奏事者,虽三公、令、录莫得仰视。皆略陈大旨,惊走而出。每灾异寇盗水旱,亦不自贬损;唯诸处设斋,以此为修德。雅信巫觋,解祷无方。初,琅邪王举兵,人告者误云库狄伏连反,帝曰:“此必仁威也。”又斛律光死后,诸武官举高思好堪大将军,帝曰:“思好喜反。”皆如所言,遂自以策无遗算,乃益骄纵。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人间谓之无愁天子。尝出见群厉,尽杀之。或杀人,剥面皮而视之。任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韩长鸾等宰制天下;陈德信、邓长颙、何洪珍参预机权。各引亲党,超居非次;官由财进,狱以贿成;其所以乱政害人。难以备载。诸官奴婢、阉人、商人、胡户、杂户、歌舞人、见鬼人滥得富贵者,将以万数。庶姓封王者百数,不复可纪。开府千余,仪同无数。领军一时三十,连判文书,各作依字,不具姓名,莫知谁也。诸贵宠祖祢追赠,官岁一进,位极乃止。宫掖婢皆封郡君。宫女宝衣玉食者五百余人。一裙直万疋,镜台直千金。竞为变巧,朝衣夕弊。承武成之奢丽,以为帝王当然。乃更增益宫苑,造偃武修文台。其嫔嫱诸院中,起镜殿、宝殿、瑇瑁殿,丹青雕刻,妙极当时。又于晋阳起十二院,壮丽逾于邺下。所爱不恒,数毁而又复。夜则以火照作,寒则以汤为泥。百工困穷,无时休息。凿晋阳西山为大佛像,一夜燃油万盆,光照宫内。又为胡昭仪起大慈寺,未成,改为穆皇后大宝林寺。穷极工巧,运石填泉,劳费亿计,人牛死者,不可胜纪。御马则藉以毡罽,食物有十余种。将合牝牡,则设青庐,具牢馔而亲观之。狗则饲以梁肉。马及鹰犬,乃有仪同、郡君之号。故有赤彪仪同、逍遥郡君、陵霄郡君。高思好书所谓驮龙,逍遥著也。犬于马上设褥以抱之。斗鸡亦号开府。犬马鸡鹰,多食县干。鹰之入养者,稍割犬肉以饲之,至数日乃死。又于华林园立贫穷村舍,帝自弊衣为乞食儿。又为穷儿之市,躬自交易。写筑西鄙诸城,黑衣为羌兵;鼓噪陵之,亲率内参临拒,或实弯弓射人。自晋阳东巡,单马驰骛,衣解发散而归。又好不急之务,曾一夜索蝎,及旦,得三升。特爱非时之物,取求火急,皆须朝征夕办。当势者因之,贷一而责十焉。赋敛日重,徭役日烦;人力既殚,帑藏空竭。乃赐诸佞幸卖官,或得郡两三,或得县六七,各分州郡,下逮乡官,亦多降中者。故有敕用州主簿,敕用郡功曹。于是州县职司,多出富商大贾。
  竞为贪纵,人不聊生。爰自邺都及诸州郡,所在征税,百端俱起。凡此诸役皆渐于武成,至帝而增广焉。然未尝有有帷薄淫秽,唯此事颇优于武成云。
  初,河清末,武成梦大蝟攻破邺城,故索境内蝟膏以绝之。识者以后主名声与蝟相协,亡齐征也。又妇人皆剪剔以著假髻;而危邪之,状如飞鸟,至于南面,则髻心正西。始自宫内为之。被于四远。天意若曰:“元首翦落,危侧,当走西也。”
  又为刀子者,刃皆狭细,名曰尽势。游童戏者,好以两手持绳,拂地而却上跳,且唱曰“高末”。高末之言,盖高氏运祚之末也。然则乱亡之数,盖有兆云。

后世评价

  后主宠爱冯小怜,李商隐曾写诗讽刺道:“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两首(其一)第二联;此句说明了后主在北周入侵时仍然不理政事,荒唐的淫乱。
  中国有史可查的第一位无上皇:在承光元年(577年),因北齐军队无法抵挡北周的的进攻,北齐即将亡国。高纬为避祸而将帝位内禅于太子高恒,是为北齐幼主。高纬成为太上皇。不久,太上皇高纬再命幼主让位城王高湝,于是太上皇高纬成为无上皇,但不出四日,让位的诏书还未抵达城王高湝处,北齐就灭亡了。

南北朝·北齐

南北朝疆域
南北朝疆域
  南北朝(公元420---589年,共170年)
  公元420年,东晋大将刘裕废东晋皇帝而称帝建宋,此后的170年间,南方依次经历了宋,齐,粱,陈4个王朝,史称南朝。北方的北魏于公元 439年统一了北部中国,后分裂为东魏西魏东魏后为高洋所夺,建立了北齐,西魏后为宇文泰所夺,建立了北周。这5个王朝,史称北朝,和南朝合称为南北朝。
  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继东晋和十六国大分裂后,形成的南北政权对峙的时期,也是中国历史上民族大融合的一个时期。
  北朝(公元386——581年,共195年)
  北齐(公元550---577年,共28年)共有8个帝王(包括安德王高延宗、范阳王高绍义),其中病死的3帝,国亡被俘杀的3帝。内争中被废杀的1帝,国亡被诱捕流放四川后病死的1帝。

君主世系表

  北朝北齐帝国550—577年首都邺城(河北临漳)  第1任文宣帝高洋550—559年在位10年  第2任废帝高殷559年10月—560年在位1年  第3任孝昭帝高演560/8—561/11月在位1年  第4任武成帝高湛561—564年在位3年  第5任后主高纬565/4—576年在位11年  第6任幼主高恒576—577年在位1年  北齐帝国共6帝立国28年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