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小渔》

《少女小渔》封面
     《少女小渔》封面
  《少女小渔》,作者严歌苓。本书所收录的均为严歌苓旅美之后创作的短篇小说,包括《少女小渔》、《非洲故事三则》(新作)、《海那边》、《红罗裙》、《女房东》、《抢劫犯查理和我》、《失眠人的艳遇》、《橙血》等。作者以移居海外的普通百姓为原型,用东方人内敛式的温情写出移民阶层孤苦艰难的生存,以及市井人物世俗庸琐的生计……其中《少女小渔》被改编为同名电影,讲述了少女小渔为了帮半工半读的男友江伟分担压力,从中国非法来到纽约做劳工,江伟急于摆脱生活的困境,说服小渔同现居纽约的意大利老头Mario(Daniel J. Travanti)假结婚,以便取得绿卡后自己也能入籍。电影于1995年在台湾上映,由李安制片、张艾嘉导演、刘若英主演 ,荣获了亚太地区国际电视节最佳影片奖。
  

图书《少女小渔》 

·图书信息

  书   名:《少女小渔》
  作  者:严歌苓 著
  出 版 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5-1
  版  次:1
  页  数:254
  字  数:194000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包  装:平装
  定  价:25。00
  I S B N:9787561341971  

·内容简介

  《少女小渔》,严歌苓的作品,一言以蔽之,是“盖了帽”了。严歌苓是个不可思议的作家,她的作品细腻、华美、机智而深沉。严的故事描述了人的 剧烈痛苦,神秘而难解的荒谬,永远无法满足的激情与渴望。严歌苓作品的核心,是对人性的最终理解--那种不受社会构贺所控制的人之天性。一张绿卡换来一段似有还无的忘年恋。非法移民小渔来到纽约,为要取得居留权,不惜与年届六十的意国老头马里奥假结婚。本以为是台献给移民官的样板戏, 但戏假情真,假戏真做,小渔与马里奥渐渐发展出一段微妙的感情关系,像雾又像花…… 

·编辑推荐

  海外短篇集,收录《少女小渔》、《非洲故事三则》(新作)、《海那边》、《红罗裙》、《女房东》、《学校中的故事》、《抢劫犯查理和我》、《失眠人的艳遇》、《橙血》等等。其中《少女小渔》由李安制片、张艾嘉导演、刘若英主演,荣获亚太地区国际电视节最佳影片奖。  

·作者简介

严歌苓
     严歌苓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出生于上海,于8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1986年发表并出 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绿血》。1989年赴美留学后开始向港台的文学报刊投稿,获得海外九项文学大奖和两项电影奖。她的获奖小说《天浴》、《少女小渔》均被改编成电影,并分获“金马奖”七项大奖及“亚太影展 ”五项大奖。1995年她获台湾 “联合报长篇小说奖”的作品《扶桑》被搬上银幕,其小说英译本已在美国出版。 其作品《白蛇》、《红罗裙》、《约会》已被海内外影视制作人及导演购走影视版权。另外,长篇小说《人寰》获1998年“中国时报(台湾)百万小说奖”和2000年“ 上海文学奖”,《绿血》获1987年“全国优秀军事长篇小说奖”,《白蛇》获2001 年第七届《十月》中篇小说奖。 

·目录

  少女小渔
《少女小渔》
《少女小渔》
  海那边
  红罗裙
  魔旦
  约会
  冤家
  青柠檬色的鸟
  拉斯维加斯的谜语
  橙血
  女房东
  初夏的卡通
  抢劫犯查理和我
  风筝歌
  失眠人的艳遇

·文摘

  少女小渔
 
  据说从下午三点到四点,火车站走出的女人们都粗拙、凶悍,平底鞋,一身短打,并目复杂的过盛的体臭胀人脑子。
  还据说下午四点到五点,走出的就是彻底不同的女人们了。她们多是长袜子、高跟鞋,色开始败的浓妆下,表情仍矜托,走相也都婀娜,大大小小的屁股在窄裙子里滚得溜圆。
  前一拨女人是各个工厂放出来的,后一拨是从写字楼走下来的。悉尼的人就这么叫:“女工”、“写字楼小姐”。其实前者不比后者活得不好。好或不好,在悉尼这个把人活简单活愚的都市,就是赚头多少。女工赚的比写字楼小姐多,也不必在衣裙鞋袜上换景,钱都可以吃了,住了,积起来买大东西。此方,女工从不戴假首饰,都是真金真钻真翠,人没近,身上就有光色朝你尖叫。
  还有,回家洗个澡,蜕皮一样换掉衣服,等写字楼小姐们仍是一身装一睑妆走出车站票门,女工们已重新做人了。她们这时都换了宽松的家常衣棠- -在那种衣棠里的身子比光著还少拘束——到市场拾剩来了。一天卖到这时,市场总有几样菜果或肉不能再往下剩,廉价到了几乎实现“共产主义”。这样女工又比写字楼小姐多一利少一弊:她们扫走了全部便宜,什么也不给“她们”剩。
旅美作家严歌苓
旅美作家严歌苓
  不过女人们还是想有一天去做写字楼小姐,穿高跟鞋、小窄裙,画面目全非的妆。戴假首饰也罢,买不上便宜菜也罢。小渔就这样站在火车站,身边 搁了两只塑料包,塞满几荤几素却仅花掉她几块钱。还有一些和她装束差不多的女人,都在买好莱后顺便来迎迎丈夫。小渔丈夫其实不是她丈夫(这话怎么这样难讲清?)和她去过证婚处的六十七岁的男人跟她什么关系也没有。她跟老人能有什么关系呢?就他?老糟了、肚皮叠著像梯田的老意大利人?
  小渔才二十二岁,能让丈夫大出半个世纪去吗?这当然是移民局熟透的那种骗局。小渔花钱,老头卖人格,他俩合伙糊弄反正也不是他们自己的政府 。大家都这么干,移民局雇不起那么多劳力去跟踪每对男女。在这个国家别说小女人嫁老男人,就是小女人去嫁老女人,政府也恭喜。
  又一批乘客出来了,小渔脖子往上引了引。她人不高不大,却长了高大女人的胸和臀,有到丰硕得沉甸甸了。都说这种女人会生养,会吃苦劳作,但 少脑筋。少脑筋往往又多些好心眼。不然她怎么十七岁就做了护士?在大陆--现在她也习惯管祖国叫[大陆“,她护理没人想管的那些人,他们都在死前说她长了颗好心眼。她出国,人说:好报应啊,人家为出国都要自杀或杀人啦,小渔出门乘凉一样就出了国。小渔见他走出来,马上笑了。人说小渔笑得特别好,就因为笑得毫无想法。
  他叫江伟,十年前赢过全国蛙泳冠军,现在还亮得出一具漂亮的田鸡肉。认识小渔时他正要出国,这朋友那朋友从三个月之前就开始为他饯行。都说以后混出半个洋人来别忘了拉扯拉扯咱哥儿们。
  小渔是被人带去的,和谁也不熟,但谁邀她跳舞她都跳。把她贴近她就近,把她推远她就远,笑得都一样。江伟的手在她腰上不老实了一下,她笑笑 ,也认了。江伟又近一步,她抬起睑问:”你干嘛呀?“好像就她一个不懂男人都有无聊混蛋的时候。问了她名字工作什么的,他邀她周末出去玩。
  “好啊。”她也不积极也不消极地说。
  星期日他领她到自己家里坐了一个钟头,家里没一个人打算出门给他腾地方。最后只有他带她走。一处又一处,去了两三个公园,到处躲不开人眼。小渔一可抱怨没有。他说这地方怎么净是大活人,她便跟他走许多路,换个地方。最后他们还是回到他家,天已黑了。在院子大门后面,他将她横著竖著地抱了一阵。问她:“你喜欢我这样吗?”她没声,身体被揉成什么形状就什么形状。第二个周末他与她上了床。忙过了,江伟打了个小盹。半醒著他问 :“你头回上床,是和谁?” 小渔慢慢说:“一个病人,快死的。他喜欢了我一年多。”
  “他喜欢你你就让了?”江伟像从发梢一下紧到脚趾。小渔还从他眼里读到:你就那么欠男人?那么不值什么?她手带著心事去摩挲他一身运足力的青蛙肉,”他跟渴急了似的,样子真痛苦、真可怜。“她说。她拿眼讲剩下的半句话:你刚才不也是吗?像受毒刑;像我有饭却饿著你。
  江伟走了半年没给她一个字,有天却寄来一信封各式各样的纸,说已替她办好了上学手续,买好了机票,她拧着这一袋子纸到领事馆去就行了。她就这么“八千里路云和月”地来了。也没特别高兴、优越。快上飞机了,行李裂了个大口,母亲见大厅只剩了她一个,火都上来了:“要赶不上了!怎么这么个肉睥气?”小渔抬头先笑,然后厚起嗓门说:“人家不是在急嘛?”
  开始的同居生活是江伟上午打工下午上学,小渔全天打工周末上学。两人只有一顿晚饭时间过在一块。一顿饭时间他们过得很紧张,要吃、要谈、要 亲昵。吃和亲昵都有花样。谈却总谈一个话题:等有了身分,咱们干什么干什么。那么自然,话头就会指到身分上。江伟常笑得乖张,说:“你去嫁个老外吧?”
  “在这儿你不就是个老外?”小渔说。后来知道不能这么说。
  “怎么啦嫌我老外你意思没身分就是老外对吧”他烦恼地将她远远一扔。没空间,扔出了个心理距离。
  再说到这时,小渔停了。留那个坎儿他自己过。他又会来接她,不知问谁:“你想,我舍得把你嫁老外吗?”小渔突然发现个秘密:她在他眼里是漂 亮人,漂亮得了不得。她一向瞅自己梃马虎,镜子前从没耐烦过,因为她认为自己长得也马虎。她既不往自己身上看时也不费钱。不像别的女性,狠起来 把自己披挂得像棵圣诞树。周末,唐人街茶点铺就晃满这种“树”,望去像个圣诞林子。
  汪伟一个朋友真的找著了这么个下作机构:专为各种最无可能往一块过的男女扯皮条。“要一万五千呢!”朋友警告。他是没指望一试的。哪来的钱 ,哪来的小渔这样个女孩,自已凑钱去受一场糟贱。光是想像同个猪八戒样的男人往证婚人面前并肩站立的一刻,多数女孩都觉得要疯。别说与这男人同出同进各种机构,被人瞧、审问,女孩们要流畅报出男人们某个被捂著盖著的特征。还有宣誓、拥抱、接物,不止一回、两回、三回。那就跟个不像猪八戒的男人搭档吧?可他要不那么猪八戒,会被安安主主剩着,来和你干这个吗?还有,他越猪,价越低。一万五,老头不瘸不瞎,就算公道啦。江伟就这么劝小渔的。
  

电影《少女小渔》  

·影片信息

  中文片名: 少女小渔
电影《少女小渔》
电影《少女小渔》
  英文片名: Siao Yu
  导演:张艾嘉
  编剧:李安、张艾嘉、严歌苓(小说作者)
  演员:刘若英 / 庹宗华 / 丹尼·查维提Daniel J. Travanti / 玛芝·杜茜Marj Dusay
  片长:104分钟
  年代:1995年4月22日(台湾)
  插曲:《决定辛晓琪/刘若英
           《两个世界》刘若英  

·内容简介

  为了帮半工半读的男友江伟(庹宗华)分担压力,小渔(刘若英)从中国非法来到纽约做劳工,江伟急于摆脱生活的困境,说服小渔同现居纽约的意大利老头Mario(Daniel J. Travanti)假结婚,以便取得绿卡后自己也能入籍。
  Mario表面看来是欠了一屁股赌债的潦倒赌鬼,却有既风光又无奈的过去,小渔对他的身世了解后,开始对其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而Mario也被小渔的单纯打动,重新执笔开始写作,两人渐生界于父女与情人之间的微妙感情。当小渔终获绿卡时,Mario的身体状况变得非常糟糕,小渔不忍别他而去想留下再照顾他一段时间,遭到江伟的竭力反对,小渔走到选择的关口。
  影片改编自旅美作家严歌苓的小说,在美国初期,严歌苓只是写以往在故土积累的东西,有了几年游历后,她开始写美国的留学生、新移民,再后来,她从边缘进入了她的居住地,这时,她的笔下开始出现了一些生动的异国人——用正直和尊严帮助小渔的马里奥,因生活无保障而带着爱去流浪的马里奥的妻子。《少女小渔》刘若英的第二部影片,她的第一次触电经历,是和台湾导演陈国富合作的《我的美丽与哀愁》。虽然,在拍《少女小渔》的时候 ,她的演技还略显稚嫩,但小渔这个离乡背井的角色实在是太适合她了。
  这是唯一一部李安监制但不执导的作品,题旨又竟如斯切合李导演一向关注的问题——文化冲突、女性刻划。影片落在张艾嘉的手里更见细腻深刻,结局叫人黯然神伤,心有戚戚然。张艾嘉突破她当时以中产女性为题材的作品。刘若英的处女作先声夺人,取得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影片更获影展的最佳 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美术及最佳音响共四项其他奖项)。

·获奖情况

  1994 金马影展(Golden Horse Award)  最佳女主角 (提名) 刘若英
  1995 亚太影展(Asia-Pacific Film Festival) 最佳女主角(刘若英)、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美术及最佳音响

·影评

  来源:时光网(千纸鹤 发布于2011-03-25 )
  刘若英之少女小渔
  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美国,非法移民小渔随男朋友来到纽约,为取得居留权,在男朋友的安排下,与年届六十的意大利老头马里奥假结婚。影片中,马里奥的身份是一个被人追债的落魄作家,年轻的时候因为反对战争被判坐牢;之后,由于移民局的人员常去他家突袭检查而迫使小渔搬到他家,租用一间很小的卧房;小渔的男友忙于学业和打工,两人每天只能依靠电话传情……随著时间的推移,小渔与马里奥之间的了解日益加深,两人建立一种蒙蒙胧胧的情谊,彼此间相互爱戴与尊重;然而,与马里奥的熟稔却使得男友怒火中烧,最终采取了报复性的出轨行为;影片的最后,当小渔面临男友与马里奥必舍其一的艰难抉择之时,她并没有追随男友而去……
电影剧照
      刘若英饰演的小渔
  影片建立在一种晦涩忧伤的基调之上,男友打工的鱼市、小渔所在的加工厂以及马里奥的穷困潦倒,低级场合的嘈杂凌乱构建出一副悲苦生活的众生万相 。当小渔工作的手工作坊里飘出那首凄美的中文歌曲《决定》之时,一个中年妇女温柔的轻抚著熟睡中的孩子,一边轻轻应著歌声哼唱起来,渐渐的,唱 得越来越大,整个作坊沉浸在一种不可言喻的悲伤之中,所有的中国女工都看著她,各种各样的眼神,有不解有羡慕有同情也有茫然,但大家都沉默不语 ,好像是生怕惊扰了熟睡中的美梦一样。这是篇幅很长的一个片段,但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一句对白,使人不得不默哀于强大的氛围造势上,伤感于那 股浓郁得化解不开的悲凉。之后,在男友同居朋友的妻子的到来的时候也有过这种写实的出现,彰显出影片主题之外的思想内核,而这股内核爆破出的力 量又回归于故事背景之中,服务于主题。
  电影里的细节脉络一般编织交结成团。小渔和Mario本来只是生活在纽约低层的两个陌生人,互不妨碍地各自在轨道上行进、没有交集的生活。因为一张结 婚证书的联系而住在了一个屋檐。他们都是待人和善,生活困顿的人,能够给予分享不过是一点点关心和善意的微笑。他们的相遇本身就是这部电影里最 美好的温暖,Mario因为小渔身上的善美开始早就停止的时钟的正常运转,不用在停留在十二点过五分的自慰假像;小渔也逐渐成为独立的个体,学会走上纽约的街头欣赏港口的夜景。他们之间的改变令人内心宽慰,所遗憾的不过是对这份相遇的时间的叹息,他们的命运早已湮没在这个人口密集的都市里, 最后成为美丽景色里可以被随意忽略掉的几个盲点。
  还是会记得里面的场景,在混沌虚无里真实的慰藉仿佛才能代表了走过的轨迹。纽约繁华的街道小渔快速走过,镜头带过时紧绷著的脸。在人群里身影被 人群巨大的口吞没的身影,匆忙坚定的行进。狭小的宿舍里男友一起生活的痕迹,墙壁上两人的铅笔画像,留有余温的床单传递温度,共同吃一只大闸蟹 时那种拮据,吃火锅时桌子底下交握的手传来的掌心热度,靠近又疏离;这些真实的画面仿佛是支持小渔在美国生活的唯一慰藉,她的心是容易满足的, 未来我们是要一起过的,小渔一直是这样想的,仿佛从年幼起就根深蒂固的执著。她并不复杂,带著一些单调的平凡,待人却善意。她在棉纺厂听广播里 想起了一首歌曲,对面的女工喃喃唱起,旁边孩子沉沉睡著,她看著觉得这情节无比美好,如同看到了以后的自己。也许她就会这样在巨大风扇和缝纫机 的方寸空间里在美国生活下去,生育、衰老、和他一起走完这一段美国的梦途。这条路因为是两个人一起要走的,她便觉得安心许多。她永远是在水面上 飘摇不定的萍,没有办法深入这个城市,不能接近,不能融入,只是停留。
  当男友的宿舍成为了彻夜的等待以后,那个会为她守门的房间却更像一个融洽接纳她的巢穴。Mario是她生活里的一次转机,虽然一开始她在结婚上因为他 搭在肩膀上的手笑容变得僵硬。最初的她会很自然地说和一个美国国籍的人结婚获得绿卡,正如大家都这么做的一样,她的思想附属在男友的世界里,卫星一样运转无法脱离一直到学会独立,可以对男友说拒绝。她的蜕变是慢慢行进的,她会翻字典阅读Mario的书,努力学习英文,她的生活有了很多可能。
  小渔对马里奥的感情,是善良与善良的共鸣,孤独对孤独的同情。无关情欲的感情或许更接受身体中叫灵魂那部分。当然可以说马里奥是孤儿小渔精神上 的父亲,但人类最细软微妙的感情从来无法定义。生命彼此独立,那么,任何两个人的关系都是一种有别于其他的关系。小渔和江伟的关系,小渔和马里奥的关系,小渔和丽堤的关系,只是许许多多的关系中的几条,生活是一张网,我们身陷其中,那个最爱的人让我们找到经纬,生活因他而单纯,没有比 两人十字相扣更能让生命看似完整,牵在一起的手却又那么容易分开。那个说出到美国只为江伟的小渔,是生活之网中幸福的小鱼。她的生命,到那此为此,只有他。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的眼神清澈,只有你。但生活从来不只网住一条鱼,我们都会认识其他人,我们的网里会有其他的鱼,不管你是不是最大那条,你不再唯一。爱让这女孩一夜之间,她如水的眼里,看到网里挣扎得最厉害的一条鱼,那条鱼有清澈的眼神。
  小渔,毫无想法但绝对是个好心眼的姑娘。为了爱义无反顾,八千里路云和月地来到了纽约,为了与江伟取得居留权,与六旬的马里奥假结婚可以得到绿 卡。马里奥在孤独地等待死去,即使他有一个妻子,即使他曾经是个作家,即使他是个积极的反战分子,即使他作风老派,也曾经倜傥过……但他的老年 却连福利金也拿不到,自己一个人呆在乱糟糟的公寓里,只有偶尔回来的妻子短暂的停留。小渔的到来给了他最后的陪伴,也使他们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即使这种关系让四个人都感到尴尬。
  只是故事太早就结束了,停止在男友在Mario门外的踟蹰和不信任,和Mario永远停止的心跳静止的微笑里。事后想了很多的假设,因为这两个人的善良让 人心疼,他们本该在另外一个故事里,永久地相处下去,无关爱情,只是陪伴。故事的最后只是把小渔留在了Mario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至此终结。她的故 事到这个地方也就结束了,不是逝世或者和男友和好,是真的结束了,就像Mario永远也来不及出版的小说,只是这样永恒地停留在那里,呼吸般存在著。
  在现实生活中,好似所有的爱情都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误解。而偏偏让人头脑发胀手足无措的是这种误解又往往是源于爱。因为他爱你,所以他才会怀疑 ,才会误会。说得本质点,摧毁爱情的凶手,其实更多的是爱情本身。在片子里面,看似貌不合神相离的老外夫妇之间,其实都是因为种种现实的原因而 积淀著感情的。那个表面咋咋乎乎对小渔百般刁难的外国老婆,在小渔追去让她回去照顾自己老公时候无奈离去的侧影,终究苍凉得让人心碎。她因为等 不到事情的水落石出而选择中途退场,草草地结束了游戏,所以她提前结果了爱情,收获了一身的荒凉投身到声色世界。这不能说是谁的落败,只能说误 解摧毁了她的信念。而江伟也落得同样的命运,因为对小渔质朴的爱,而激进地生发出怀疑和猜忌,他的不理解,不等待,终究将小渔遗弃在老外的家里 ,跟老外的尸首相伴。他看似潇洒地绝尘而去,想必内心也只有无奈压抑的份儿了。误解摧毁了爱情,在少女小渔这部片子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刘若英的眼神清清洁洁,十多年后的她还能保持这样的形象,经历过情感上的起伏,不管在舞台上,荧幕上,依然淡定坦然的知性气质,不能不说是一种做女人的功力。张艾嘉改编的剧本也很出色,从小渔这段难忘的经历中去感受从未有过的生命感受,东西方互相接受的碰撞中,挣扎而无奈的现实中,奏 响一段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大美之曲。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虽然不算标准美女,但就像杯温暖的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奶茶在1995年因《少女小渔》获得威尼斯影后,她是一个才女,会弹琴、表演、唱歌、写作。刘若英的电影作品具有一种 东方文化所特有的艺术美感,喜欢她的影迷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