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弘

  牛弘(545年-610年)字里仁,隋代安定鹑觚(今陕西省长武县一带)人。

人物简介

牛弘画像
           牛弘画像
  牛弘好学博闻,宽仁文雅,一生手不释卷。北周时,专掌修起居注。入隋后,授散骑常侍、秘
书监。精通律令,开皇三年(583年)更定新律,写成《开皇律》12篇,共500条,又奉敕修撰《五礼》百卷。笃好典籍,奏购天下遗书。开皇三年(583年),牛弘上书议论古代图书兴废,“经书自仲尼已后,迄于当今,年逾千载,数遭五厄,兴集之期,属膺圣世”,同年隋文帝下诏求书,献书一卷,奖缣一匹。明代学者胡应麟又广推为十盛十厄。大业六年(610年),死于江都。

典故——牛弘不问

  牛弘不问是中华传统历史典故,二十四悌故事之一,典故讲述的是隋朝时候,有个见闻广博的人叫做牛弘,一次他的弟弟喝醉了酒,把牛弘驾车的马用箭射死了。牛弘的妻子急忙去找牛弘,牛弘却并不多问。

·典故寓意

  兄弟之间有嫌隙不和,多是由于妯娌姑嫂间引起。然而对于真正友爱情笃的兄弟骨肉,纵是再能挑拨是非的妯娌姑嫂也无能为力。

·典故原文

  隋牛弘,本姓寮。父允,为后魏侍中,赐姓牛。弘好学博问,官吏部尚书。其弟弼尝酗酒射杀弘驾车牛,妻告曰,叔射杀牛。弘不以为意,但答曰,作脯。妻又曰,叔射杀牛,大是异事。弘答曰,已知。颜色自若,读书不辍。
  李文耕曰,兄弟之嫌,多起于妇人。然妇虽善间,岂能间无可间之骨肉。如牛弘闻弟杀牛,而第曰作脯,妻复言之,仅答曰已知。若欲再言,则已读书去矣,饶舌妇其奈之何哉。

·白话解释

  隋朝时候,有一个人叫做牛弘的,他原来本是姓寮。他的父亲名叫寮允的,做了后魏国的侍中官,所以皇上赐给他姓牛。牛弘的生平,最喜欢读书,他的见闻又很广博,后来做了吏部尚书。
  他的弟弟名叫牛弼的,有一次,吃醉了酒,竟把牛弘驾车的一只牛,用箭射死了。牛弘的妻子去告诉丈夫说,叔叔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缘故,竟敢把你驾车的一只牛射死了。
  牛弘听了这种话,也不以为意,只冷冷地回答他的妻子道,做干肉吃好了。他的妻子又说道,叔叔射杀了你一只牛,真是大大奇怪的事情呀。牛弘又回答他道,我已经晓得了。他的脸色很自然,仍旧读着书不息。

牛弘墓

       牛弘墓位于新开乡牛村。墓冢封土为圆锥形,底部周长53米,高4米。墓门现存石柱,墓冢保护完好。牛弘历阅西魏、北齐、北周、隋四朝,隋时任秘书监、吏部尚书等职。曾应召删修刑律,撰《大业律》18篇500条,并参与修定音律,正定新乐。

历史记载

     《隋书》  牛弘字里仁,安定鹑觚人也,本姓尞氏。祖炽,郡中正。父允,魏侍中、工部尚书、临泾公,赐姓为牛氏。弘初在襁褓,有相者见之,谓其父曰:“此儿当贵,善爱养之。”及长,须貌甚伟,性宽裕,好学博闻。在周,起家中外府记室、内史上士。俄转纳言上士,专掌文翰,甚有美称。加威烈将军、员外散骑侍郎,修起居注。其后袭封临泾公,宣政元年,转内史下大夫,进位使持节、大将军、仪同三司。
       《牛弘上表书》  开皇初,迁授散骑常侍、秘书监。弘以典籍遗逸,上表请开献书之路,曰:“经籍所兴,由来尚矣。爻画肇于庖义,文字生于苍颉,圣人所以弘宣教导,博通古今,扬于王庭,肆于时夏。故尧称至圣,犹考古道而言,舜其大智,尚观古人之象。《周第1297页官》,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及四方之志。武王问黄帝颛顼之道,太公曰:“在《丹书》。”是知握符御历,有国有家者,曷尝不以《诗》、《书》而为教,因礼乐而成功也。
          昔周德既衰,旧经紊弃。孔子以大圣之才,开素王之业,宪章祖述,制《礼》刊《诗》,正五始而修《春秋》,阐《十翼》而弘《易》道。治国立身,作范垂法。及秦皇驭宇,吞灭诸侯,任用威力,事不师古,始下焚书之令,行偶语之刑。先王坟籍,扫地皆尽。本既先亡,从而颠覆。臣以图谶言之,经典盛衰,信有征数。此则书之一厄也。汉兴,改秦之弊,敦尚儒术,建藏书之策,置校书之官,屋壁山岩,往往间出。外有太常、太史之藏,内有延阁、秘书之府。至孝成之世,亡逸尚多,遣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刘向父子雠校篇籍。汉之典文,于斯为盛。及王莽之末,长安兵起,官室图书,并从焚烬。此则书之二厄也。光武嗣兴,尤重经诰,未及下车,先求文雅。于是鸿生巨儒,继踵而集,怀经负帙,不远斯至。肃宗亲临讲肄,和帝数幸书林,其兰台、石室,鸿都、东观,秘牒填委,更倍于前。及孝献移都,吏民扰乱,图书缣帛,皆取为帷囊。所收而西,载七十余乘,属西京大乱,一时燔荡。此则书之三厄也。魏文代汉,更集经典,皆藏在秘书、内外三阁,遣秘书郎郑默删定旧文。时之论者,美其朱紫有别。晋氏承之,文籍尤广。晋秘书监荀勖定魏《内经》,更著《新簿》。虽古文旧简,犹云有缺,新章后录,鸠集已多,足得恢弘正道,训范当第1298页世。属刘、石凭陵,京华覆灭,朝章国典,从而失坠。此则书之四厄也。永嘉之后,寇窃竞兴,因河据洛,跨秦带赵。论其建国立家,虽传名号,宪章礼乐,寂灭无闻。刘裕平姚,收其图籍,五经子史,才四千卷,皆赤轴青纸,文字古拙。僭伪之盛,莫过二秦,以此而论,足可明矣。故知衣冠轨物,图画记注,播迁之余,皆归江左。晋、宋之际,学艺为多,齐、梁之间,经史弥盛。宋秘书丞王俭,依刘氏《七略》,撰为《七志》。梁人阮孝绪,亦为《七录》。总其书数,三万余卷。及侯景渡江,破灭梁室,秘省经籍,虽从兵火,其文德殿内书史,宛然犹存。萧绎据有江陵,遣将破平侯景,收文德之书,及公私典籍,重本七万余卷,悉送荆州。故江表图书,因斯尽萃于绎矣。及周师入郢,绎悉焚之于外城,所收十才一二。此则书之五厄也。后魏爰自幽方,迁宅伊、洛,日不暇给,经籍阙如。周氏创基关右,戎车未息。保定之始,书止八千,后加收集,方盈万卷。高氏据有山东,初亦采访,验其本目,残缺犹多。及东夏初平,获其经史,四部重杂,三万余卷。所益旧书,五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