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运铎

吴运铎
吴运铎
  吴运铎,共和国的功臣、军工战线的楷模,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他是新四军兵工事业的创建者和开拓者,是新中国第一代工人作家,他撰写的自述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不仅在我国多次再版,在广大青年中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而且还被译成七种文字,在国外广为流传。他入选“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力的60位劳动模范。而让无数航天人铭记的是,吴运铎还是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首任所长、中国航天发射技术的奠基人之一。

人物简介

吴运铎在工作
吴运铎在工作
  吴运铎,祖籍湖北武汉,生于武汉汉阳镇,幼年流落到江西萍乡。吴运铎早年曾在安源煤矿当矿工。全国抗战爆发后,不远千里,奔向皖南云岭,1938年参加新四军,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新四军司令部修械所车间主任,淮南根据地子弹厂厂长、军工部副部长,华中军工处炮弹厂厂长等职。他心系兵工,为人民兵工事业无私奉献。在淮南根据地时因陋就简,带领职工自制土设备,扩大了枪弹生产。还主持设计研制成功枪榴筒,参与设计制造37毫米平射炮以及定时、踏火等各种地雷,为提高部队火力做出了贡献。在生产与研制武器弹药中多次负伤,失去了左眼,左手、右腿致残,经过20余次手术,身上还留有几十处弹片没有取出,仍以顽强毅力战胜伤残,坚持战斗在生产第一线。他说:“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一定为党为人民工作一天。”1951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全国总工会授予他特邀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他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他出版的自传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不仅在我国多次再版,影响了几代人,而且被译成七种文字,在国外广为流传。离休之后,他应邀担任京、津、沪几所工读学校的名誉校长、许多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和一些刊物、群众团体的顾问。1991年5月2日在北京逝世。

生平事迹

  《把一切献给党》,是一部在20世纪50年代脍炙人口的自传体小说,写的是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无产阶级战士的感人故事。它问世以来,至今印数达1000多万册,不仅在我国多次再版,教育影响了几代人,而且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这本书的主人公和作者,就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革命根据地兵工事业的开拓者、新中国第一代工人作家吴运铎。
  吴运铎,祖籍湖北武汉,早年曾在安源煤矿、湖北大冶源华煤矿当工人。全国抗战爆发后,他奔向皖南云岭,1938年参加新四军,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历任新四军司令部修械所车间主任,淮南抗日根据地子弹厂厂长、军工部副部长,华中军工处炮弹厂厂长,大连联合兵工企业引信厂厂长,株洲兵工厂厂长。
吴运铎墓
吴运铎墓
  1941年皖南事变后,他奉命转移到淮南抗日根据地。在异常艰险的条件下,他带领工人们克服了难以想像的种种困难,为前方部队制造急需的枪炮弹药。
  在战争年代,他多次负伤,失去了左眼、左手、右腿致残,经过20余次手术,身上仍留有几十块弹片。他以顽强毅力战胜伤残,坚持战斗在生产、科研第一线。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冬,党组织送他到苏联去治疗。在莫斯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夫人听到了关于他的事迹,特地到医院看望他。 1951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全国总工会授予他特邀全国劳动模范称号,邀请他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10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专题报道《钢铁是这样炼成的——介绍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兵工功臣吴运铎》。从此,“中国的保尔——吴运铎”的名字传遍祖国大地。
  新中国成立后,吴运铎历任中南兵工局副局长、机械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五机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等职,主持多项兵器科研工作,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军工人才,为国防现代化和改善部队装备做出了重要贡献。离休之后,他应邀担任京、津、沪多所工读学校的名誉校长、许多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和一些刊物、群众团体的顾问,用共产主义的理想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教育广大群众。1991年5月,吴运铎在北京病逝。

年事列表

  1917年1月17日 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阳镇。
  1930—1938年 湖北黄石市富源煤矿机电工人。
  1938—1940年 新四军修械所修械工、车间主任。
  1940—1941年 新四军军工部三厂政指。
  1941—1946年 新四军二师军工所军工副部长。
  1946—1949年 大连建新公司工程部副部长兼引信厂厂长、党委书记。
  1949—1950年 莫斯科克里姆林医院治伤。
  1950—1952年 中南兵工局厂长、副局长。
  1952—1953年 北京俄专留苏预备班学习。
  1953—1955年 北京北新桥五局自学俄文。
  1955—1957年 西伯利亚57高炮厂实习。
吴运铎女儿(中)、儿子(右)与导演安澜在电影《吴运铎》开机仪式上
吴运铎女儿(中)、儿子(右)与导演安澜在电影《吴运铎》开机仪式上
  1957—1963年 447厂总工程师、一所所长。
  1963—1966年 五机部机械研究院副总工程师。
  1966—1979年 “文化大革命”期间五机部机械研究院受审查。
  1979—1980年 五机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顾问。
  1980—1981年 修养治疗。
  1991年5月2日 病逝于北京。
  享年74岁。
  吴运铎小时写过劳动的开端
  盛赞吴运铎
  威风凛凛数运铎,
  死神屡屡擦肩过。
  拼将残躯酬壮志,
  换来神州满春色。
  山沟兵工慑寇倭,
  以身铸剑砥砺多。
  中国保尔人钦敬,
  垂范后世称楷模。

背景介绍

  他是中国工人在革命战争中的典范。“山沟兵工厂”造出的武器照样让敌伪胆寒。弹药不足,吴运铎就带着7个学徒,每年为前线生产子弹60万发。他们没有经过正规学校培训,靠用鲜血交学费边干边学
  吴运铎的经历,是一个从小受党教育并在革命中成长起来的有高度觉悟的工人典型。他童年时在安源煤矿,就从李立三刘少奇领导的工运中了解到共产党是工人的救星。此后,他刻苦钻研技术,并服务于党的军工事业。他以感人至深的事迹,实践了自己的誓言:“把我们的力量、我们的智慧、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一切,都交给祖国,交给人民,交给党!”
  在战争年代,吴运铎的事迹也是革命军工事业的一个缩影。当年“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武器主要靠从敌人手中缴获,但大部分弹药还得自己解决。吴运铎就带着7个学徒,每年为前线生产子弹60万发。他们没有经过正规学校培训,靠用鲜血交学费边干边学。吴运铎过去连地雷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靠着看书后再试验,用迫击炮弹空壳灌满炸药,再拧上用电灯泡做的电雷管,就研制出各种地雷。当年,军工生产条件极为艰难,在新四军的军械所里,旋床是自己造的,枪管中的来复线是自己刻的。没有发动机,就借老乡磨面的石磨,插上铁棍当轮轴,靠人手把磨盘摇起来就是一台发动机。“山沟兵工厂”制造的弹药和修复、自制的武器,被一批批送往前线,照样使敌伪胆寒。新中国军工企业的发展壮大,正与继承发扬老军工的光荣传统密不可分。吴运铎是一名真正把一切献给党的人。离休之后,他应邀担任京、津、沪好几所工读学校的名誉校长、许多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和一些刊物、群众团体的顾问,1991年5月2日于北京病逝。

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吴运铎传》中,因为某种原因,确有一些颇有兴味、鲜为人知的事,未能写进书里。这些事情其实可能正可以反映传主的真实面貌。

·他的遗憾

  记得在1980年至1984年期间,吴运铎身体稍好一些时,不止一次和我聊起《把一切献给党》这部堪称1950年代的畅销书。他说:“这本小书,给我留下永久的遗憾,愧对读者。”我听后有些茫然,他便向我解释:这本书写的是真人真事,坦率地讲是鄙人的小传。你看,我连自己的年龄都搞错了,导致后来报刊上的文章和《把一切献给党》的各种版本以讹传讹。据我所知,在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料手册》(1949-1985年)上,竟然写我是1915年出生,比我实际出生时间提前了两年。我在《把一切献给党》中写道:“1925年,我整整10岁。”所以,读者和编辑们由此推断我 1915年出生是毫无疑问的。于是乎,1930年我在煤矿当工人为15岁;1938年参加新四军为23岁;1939年入党为24岁……这样一来,便把我的人生经历弄错了两岁。实际上,我入矿下井当工人时只有13岁;21岁走进革命队伍;加入中国共产党时为22岁。不仅如此,在出版的《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这样一本很重要的书中,却将我的祖籍和本人出生地混为一谈。书中写道:“吴运铎……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阳镇的一个农民家庭。”这一差错本可以必免,然而却出了纰漏,你说这是不是遗憾?”当时,我见他身体羸弱,面容憔悴,就宽慰他说:“有时间写篇文章更正过来就是了。”他说:“哪有那么简单,六七种外文版怎么改?你能跑到国外去吗?”
《吴运铎》剧照
《吴运铎》剧照
  接着,他又补充道:“五十年代初,工人出版社出版的《把一切献给党》真实地记录了我三次去苏联学习和治病亲历的新鲜事和切身感受。但由于中苏风云突变,人所共知的原因,却将后来的版本一些值得铭记的人和事一笔勾销了,你说这怎么不让我感到是个缺憾?”此刻,我见他瘦削的脸上掠过一丝无奈和惋惜的愁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做什么事都要实事求是,不能跟气候。跟风不是唯物主义者,不是诚实的思想品格。谁跟风,谁就会自食其果。停了片刻,他踌躇满志地说:“待有空闲时间,争取再把《把一切献给党》续上一半内容,圆我多年未圆的梦。”他说话的语气缓慢而又异常自信。在他看来,续写工作可能性是百分之百,问题是有没有空闲时间。其实,他是过于乐观了,并没有把糟糕的身体状况忖摸在内。那时,他1.78米的个头,体重下降到42公斤,而且经常犯病,好好坏坏,反反复复,这就是病情日渐恶化的征兆。他的妻子陆平为他提心吊胆,不得安宁。而外表上还要装得太平无事,免得让他有压力。吴运铎误以为自己身体还扛得住,就想抓紧续写《把一切献给党》,没把病魔缠身当回事,整天看材料呀,写呀,画呀……忙得不亦乐乎。我在 1993年出版的《中国保尔──吴运铎》故事集,就是他在这期间躺在病床上抽空审查的。阅毕后,在给我退稿的纸口袋上面写着:“老赵:你的稿子我全看了,你的后半部再拿来。有时间我们面谈。”此后,我企盼他的病情能够稳定下来,当面聆听教诲。然而,我每次去探视他,他不是昏昏沉沉躺在病床上伸着瘦骨嶙峋的胳膊打点滴,就是鼻孔里插着输氧管,双目紧闭。当他一见我去了,精神为之一爽,似乎痛苦随之一扫而光,我知道,他是在强打精神支撑着,以毅力向病魔抗争。每当此时,我总是提醒自己:不谈写书;不让他费力回首几十年前那些心酸、苦难的往事;不忍心他消耗更多的大脑细胞。如做不到,便是雪上加霜,反而会加重他的病情。

·耿直性格

  吴运铎出名后,凡外单位来人请他去作报告,从不推辞。所以有的人,甚至领导干部对他也有一点看法:“爱表现,不踏实”,还有的人认为,他有“骄傲的苗头,不谦虚了。”
  战争年代,吴运铎周身伤疤累累,备受折磨。有时病一发作,疼得直冒汗,医生无奈,只好心疼地给他几片“待可因”止痛。吴运铎拒吃。同事们感到很奇怪。吴运铎就和大家说:“‘待可因’里有吗啡,多次服用就要上瘾,那我真就成了废人啦!”大伙听后眼泪不知不觉地流出来。吴运铎以超人的毅力,一次次战胜了疾病的发作期。同事们好心地提醒他:“老吴,你疼起来时,爱发火,克制一下吧!你是英雄人物,不比平常人。”吴运铎醒悟地点了点头,以后犯病时,他一狠心,把门锁上,不跟别人接触。就是这件事,却有人起了疑心,说是“大白天,他反锁着办公室的门干什么?他一个人在屋里,没有鬼才怪哩!”于是乎,就有人“内查外调”,问吴运铎为什么大白天锁着门?吴运铎知道后,解释说:“你们不是说我伤口发作时,头上爱冒火吗?我要坚持工作,免不了接触人。这时候说话易走火,没涵养,我只好把自己锁在屋里少见人……”
  建国初的“三反”运动中,吴运铎被组织派到北京学习。他所在的武汉兵工局突然通知他回鄂交代贪污1600万元公款的问题。吴运铎苦于无法申诉,极度苦闷。不久,有人放出风来,说他与本单位某个会计往来甚密,还送棉大衣御寒。这个会计是个胆小、讲脸面的女人,一听说吴运铎被隔离审查,便愁肠百结,走上吞金寻死之路。幸亏医院的大夫抢救及时,才挽回了生命。通过会计的真实口供,才洗刷了吴运铎的不白之冤。否则,吴运铎会不会被误认为他杀人灭口、当作“大老虎”?横祸从何而来?这分明是一伙手中有权的人,妄图转移斗争方向,用心险恶,暴戾恣睢,陷害忠良!他们纯粹是革命队伍中不齿的败类!
《吴运铎》剧照
《吴运铎》剧照
  “文革”狂潮席卷了吴运铎。那些想整倒他的人沆瀣一气,为非作歹,又粉墨登场了。他们想从《把一切献给党》里找出吴运铎的“三反”言行,问吴运铎为什么书中把“见到斯大林”一事删掉?
  60年代末,反对“老大哥”,算不上什么罪名,公开反对伟大导师斯大林,可不是个小问题,即使给你上纲上线也无话可说。一伙人要吴运铎交代:“利用写书反党罪行!”吴运铎坚辞反驳:“我写的都是事实,许多活着的人可以为我作证明。”那伙人穷凶极恶地问:“书里为什么单单把革命导师斯大林那部分事情抹去了?”吴运铎解释:“原来与何家栋(合作者,编辑)商议,想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一段落,形成一个完整的历史时期,有时间的话,可以写它的续篇。”整人者不罢休,又去找何家栋想打开一个缺口,何家栋的回答与吴运铎不谋而合。他们又问何家栋:“为什么书里没有一条毛主席语录,是不是反对毛主席?”何家栋不慌不忙,据理力争,说:“那时林副主席也没有说过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呀!”这话是真正的大实话,那伙人听了无言以对,理屈词穷,只好作罢。

·寂寞身后事

  1991年5月2日。吴运铎的大女儿吴克想到母亲因摔伤不能去疗养院照看老爸,急切地想去医院陪陪老爸,尽女儿一份孝心。这一天,她一直守候在老爸的身边,真想和老爸亲昵地谈谈心。很不凑巧,这天上午先后来了两起客人。吴运铎是个很有礼貌的人,他的生活圭臬是“微笑地面对生活”,从不在客人面前谈自己的病,而喜欢谈新闻、谈生活,谈未来的打算。谈话中,精神专注,给人感觉他是个没有什么大病的人。可是作为女儿的吴克,不尴不尬,既不愿阻止父亲过多的说话,费力劳神,也不好意思让爸爸的客人殷殷之情受到冷遇。所以,客人们来了都谈很长时间,并要合影留念。这一切,吴克不敢掺言。因为,父亲多年前给家人立下了“约法之章”。凡是他有电话,有人见他,有人采访他,谁也不准挡驾。
  时近中午,客人走了。吴运铎累得喘不过气来,喉咙里的痰憋得吐不出来,医生抢救无效,生命的泉源在他干枯的躯体里流尽了,有关他那传奇般的神话随着他的躯体一同告别了瑰丽的人生。

·人物名片

       人物名片: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的首任所长吴运铎
  吴运铎,共和国的功臣、军工战线的楷模,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他是新四军兵工事业的创建者和开拓者,是新中国第一代工人作家,他撰写的自述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在广大青年中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他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力的 60 位劳动模范。
  而让无数航天人铭记的是,吴运铎还是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首任所长、中国航天发射技术的奠基人之一。
  吴运铎带领老一辈航天人奠定了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的事业之基,他是航天事业的先行者,是后来人的楷模,是航天人学习的榜样。

《吴运铎》电影

·简介

  电影《吴运铎》是为纪念建党90周年和人民兵器工业诞生80周年而拍摄,该片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国家一级导演安澜执导,故事围绕我国兵工事业的开拓者吴运铎展开,讲述了在异常艰险的战争条件下,吴运铎带领兵工们克服种种困难,为前方部队制造急需的枪炮弹药,为国家的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故事。吴运铎有“中国的保尔”之称,一心想着尽快突破武器难题,提高我军的武装优势。吴运铎的妻子陆平是中国式贤妻良母的典型代表,具有伟大的革命精神,毫无保留的支持着丈夫吴运铎的工作,在家里作好一切后勤保障,是一个既有革命意识,又有奉献精神的女人。今年“七一”前后,这部作为建党90周年的献礼片将呈现给大家,同时也唤起了人们尘封的记忆。

·电影拍摄

《吴运铎》剧照
《吴运铎》剧照
  献礼故事片《吴运铎》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包头市青山区政府、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大连市残疾人联合会和北京中视远图影视传媒公司联合摄制;大连市委宣传部、大连报业集团、大连宝原核设备有限公司协助拍摄。2011年2月19日在大连开机后,先后在烟花爆竹迎春会和旅顺等地拍摄了50多个重要镜头。据制片人丛者甲介绍,本次在大连拍摄的内容主要是吴运铎在大连建新公司裕华(引信)厂试验炮弹第三次负伤并同伤病作顽强斗争的感人情节。
  影片在连开拍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和热心人士的踊跃参与,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旅顺口区政府、区委宣传部、旅顺博物馆、大连医科大学、旅顺口区残联、鸿祥宾馆、中国华录集团等相关单位为剧组提供了很多帮助。其中大连医科大学海滩作为主要场景拍摄了吴运铎试验炮弹、爆炸、负伤等场景,旅顺博物馆则“变身”为吴运铎观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中苏电影院,关东军司令部旧址被作为抢救吴运铎的医院来拍摄,而医院手术室等内景地则是由新嘉恒影视提供的一处俄军将领住宅洋楼;元宵节星海广场的焰火也将被影片采用。
  “用吴运铎精神拍《吴运铎》”,不仅是剧组的口号和行动,也是吴运铎战斗过的大连父老乡亲的共同心愿。得知剧组急需建新公司朱经理扮演者,大连资深文化人、演员刘风岗调整拍戏时间,特地从浙江横店连夜赶回大连。他说:“吴运铎是大连的骄傲,能为这部影片作点贡献,是我最大的荣耀。”导演对刘风岗的表演十分满意。原国营五二三厂职工王强,听说影片在连开拍,也特地赶到旅顺,帮助联系片中所需的俄罗斯歌曲演唱者。近几天在海边拍摄,天气寒冷,为了拍好这组春季的戏,饰演吴运铎的于晓光和演员们都穿着十分单薄的衣服投入拍摄,毫无怨言。
  2月26日下午,在大连医科大学校园海滩现场,剧组冒着严寒拍摄吴运铎试验炮弹负伤镜头。吕世明副主席来到现场,向丛者甲和导演安澜等演职员表示慰问。他说:“吴运铎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杰出代表,是中国残疾人的一代楷模。电影《吴运铎》在大连拍摄,让我想起当年吴运铎在大连和残疾人聚会的难忘场景。感谢你们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感人至深的共产党人形象,再现了不朽的吴运铎精神。”丛者甲对中残联领导以及大连有关领导对剧组的关怀支持深表感谢。他说:“家乡人民没忘记吴运铎,热心支持《吴运铎》,我们每天都在感动着,我们的拍摄工作十分顺利。”
  据悉,电影《吴运铎》近日将移师吴运铎工作过的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并在那里杀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