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

神学
神学
  
  「神学」二字有「Theos」及「Logos」二希腊文字并合成的。前者意「神」,后者意「话语」;谈到基督信仰又有「The divinity of Christ」即「基督的神性」。

神学概述

·含义 

  神学一词,广泛指称所有对神这个主题展开的研究或学说。在基督教于罗马获得胜利以后,神学一词多被用以指称基督教信仰观的诸多理论。神学一词的希腊文Θεολογια是由Θεος(即神/上帝)和λογος(即道/话语/学说)两个字组合,字面上便有建立人类对上帝正确认识的学说之意。
  神学家:「每一个信徒都应该是个神学家」——这是美国匹次堡神学院历史神学家葛士那博士(Dr.John H.Gerstner)的名言。固然信徒对神学的认识会有深浅的分别,但这并不表示说信徒不能成为神学家,因为「神学家」的基本定义乃是「一个学习认识神的人」。恩约神学院教授派巴博士(Dr.Fraction PiePer)说:〔信徒应该看重神学,因为追求研究神学的人就是爱神的表现」

·神学存在的原因

  1.神学本身似乎高不可测,是专门的研究,属于一些专家的范围,与平信徒无关。
  2.神学所讨论的是一些无关痛痒、钻牛角尖的问题,如「针尖上可站多少天使」,与实际生活脱节。
  3.神学是人对神「头脑的知识」,「知识叫人自高自大」(林后八1),还是避开的好。
  4.神学常引起争辩,「公有公理」,「婆有婆理」,不晓得谁是谁非,倒不如不卷入漩涡为妙。
   虽然神学的研究着实起上述的弊病,但神学本身是中性的,流弊的产生往往只是人的问题,而非应否研究之的问题可是每一个基督徒或非基督徒,有神论者或无神论者(无神论也是一种神学思想),都有他个人的神学思想,只是可能没有将他的思想作一有系统的定论。对信徒来说,不读神学会更危险,因为当他不清楚自己所信的是什么时,他的立场便很容易给外来的思想攻破。与其说对别的神学派别或异端缺乏认识,往往是对自己的神学缺乏认识,这样便很容易将错误的神学思想混入自己的信仰之内,可见稍有神学背景的训练对信徒的自信裨助莫大。

·神学的限制

神学
神学
  神学的研究并非毫无困难的,这些问题的产生可能基于三个因原:
  启示的性质——圣经虽是神的启示记录,然而这记录并不完全。这并不是说圣经启示有瑕疵。圣经的启示是完善的(Perfect),只是不详尽(incomplete)矣,因为圣经的记录全是选择性(selective)的,所以还有很多资料没有记录下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信徒便需要从可知道的凭信心接受,相信未完成的会完成。
  理性的有限——理性的有限就会引起不同的解释,神学派别遂随之而生。信徒在基要教义上若毫无异义,其他的神学细节则需客观地包容,而不能太主观的拼弃。
  信心的必需——因着启示的性质及理性的有限,信心的操练是必需的,否则神是无法可证明其存在的,只有运用信心,接受神说他是这样便这样,那样就那样,这是信心的表现。神学研究必要运用信心,接受一些没法解释的事实,待模糊的镜子清楚了,那时必得一切的答案。

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

  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约1225一1274),中世纪基督教经院哲学之集大成者。他出身于意大利贵族家庭,青年时代成为多明我修会会士,曾先后在那不勒斯大学和巴黎大学就学,从其老师大阿尔伯特(Albertus Magnus,约1220一1280)处习得亚里士多德的学说,深深为之折服。其时基督教会正统神学家们,如安瑟伦之类,惯于采用柏拉图的先验论哲学来阐述神学教义。面对日益兴起的唯名论哲学和阿威罗依主义,这种思想体系已难以适应时代的要求。托马斯的著作一改前人做法。他首先肯定神学是一门学问(Scientia),这就是说,神不仅是信仰的对象,而且也可以成为理智把握的对象。接着,托马斯在肯定传统启示神观念的同时,又强调了自然神学(即由理性对经验材料的思索而达到对上帝的认识)的必要性,而他本人更注意对自然神学问题的研究。托马斯的著作广泛运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范畴和逻辑方法,重新论证了基督教的信仰,使之成为一个全新的体系。托马斯对基督教思想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1879年,罗马教皇利奥十三(Leo,1878_1903在位)颁谕,规定以托马斯主义为天主教的官方神学和哲学。在本世纪中,新托马斯主义在西方思想界中十分活跃。托马斯一生著述甚多,代表作为《神学大全》和《反异教大全》。本书选文节自《圣多默的神学》,香港基督教辅仁出版社1965年第1版,谢扶雅翱译。注释为编者所加。

·阿奎那的神学伦理学

  讨论托马斯(St. Thomas Aquinas, 1225 ~ 1274)的伦理思想,将发现圣师的伦理观真是所谓博大精深,并且可从哲学与神学两种角度加以观察;圣师的伦理著作主要表现在《神学大全》第二部、《驳异大全》第三部、以及《论统治者的管理》等处。 多玛斯所论及的伦理项目繁多,他的伦理观实际以神学伦理为宗,本文将由思想背景、德性伦理、伦理根源、神学德性(超性之德)、伦理的焦点、伦理与社会诸端来说明圣师的伦理思想。
  托马斯神学的伦理学思想大要
  中世纪的思想家托马斯,不论在哲学、神学甚至法律、政治思想史方面,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若要了解他的伦理思想,得从神学与哲学双管齐下,方能把握确切并具全方位观点;因为他同时是一流的哲学家也是神学家,而哲学与神学对伦理问题都可提出其见解,是以本文兼顾此两种观点,并观察多玛斯思索伦理问题的途径,以显示其伦理特色。
  伦理思想的背景
  托马斯的伦理思想和他的哲学体系相似,在一般的情况之下,主要是本著亚里斯多德的哲学思路与伦理特徵来述说与发展,而伦理学史专家则多认为亚氏的伦理学乃所谓的「德性伦理学」,托马斯的伦理思想基本上是属于此一思想系统的路线。
  亚里斯多德将哲学(整体科学)区分为 :
  组 织 论:逻辑学
  整体 理论哲学:形上学(第一哲学/(自然)神学),物性学、数学(第二哲学)
  科学 实践哲学:伦理学、经济学、政治学
  (哲学) 诗文哲学:艺术哲学
  我们可以从上表中发现,伦理学在亚氏整个哲学(科学整体)架构内的地位;对于亚里斯多德而言,伦理学与政治学及经济学是属于同一位阶秩序的学科,思考伦理问题时不能不论及政治与经济幅度,这也表示亚氏的伦理观并非只限于个人伦理层次,更及于社会伦理层面。在亚里斯多德的眼中,最高的应用科学是政治学,至于伦理学实在是政治学的一部分,英国的亚氏专家W.D.Ross指出,在亚氏「整个政治学分为两部分,…叫作伦理学与政治学。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是关于社会的,他的政治学是关于伦理的,在《伦理学》中,他没有忘记个体的人是基本的社会成员,在《政治学》中,他也没有忘记国家的善的生活仅仅存在于其公民的善的生活中」 。有关亚氏的伦理学思想主要可以从《宜高迈伦理学》(Nicomachean Ethics) 一书加以探讨;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是从我人平常所知道的道理、经验、习惯开始,然后一步步往上去探讨所不知道的绝对真理, 亚氏认为人生主要在追求善─幸福,而这也是政治的目的,「政治与伦理之目的,唯在求人之善」。亚里斯多德指出,要研究政治学和伦理学的学生,须有良好的教养、道德基础稳定才能从中获益。 亚氏提到德性有两种:理智的德性与伦理的德性,而这两种德性都需要培育养成。
  曾仰如认为「亚氏的伦理学可以说是幸福论,目的论及充满理性主义的色彩」 ,要明白幸福的真谛需研究、认清楚人的本性。人与动物的差异何在?亚氏主张在于人具有理性,人乃根据理性原则生活,而理性原则包括:「被动服从理性指示的原则」,也包括「主动具有行使理性能力的原则」。 所谓的幸福,并非个人主观的感受且是随心所欲漫无标准,对亚里斯多德而言,幸福有三条件:身体(健康)、财富与德性,这三条件是同时必备的,缺乏理性与美德就没有幸福可言,「幸福是善德的实现」。 基本上,亚氏的伦理学从人类的自爱出发,但是却不是只限于自私自利的层面,他的伦理也强调在理性之间的中道,中庸之道是亚氏伦理学的特徵。而多玛斯使用亚里斯多德的哲学,从形上学、知识理论与心理学,甚至到宇宙论以及伦理学见解的思考,大体上都循著亚氏的规模,但是在精神上与更基本的根源探索方面,多玛斯所遵照的是基督徒哲学的原则,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基督信仰的正统神学,来加深与拓展亚氏思想,使其哲学原理可以帮助清楚解说中世纪神学与信仰的问题。Copleston神父在《多玛斯思想简介》书中,曾经说明亚氏与托马斯的思想关连与差异,同时也指出多玛斯的伦理学和亚氏的区别,Copleston说:
  托马斯完全清楚知道,一位好像亚里斯多德的希腊哲学家,能够区别道德的与不道德的行动;而且他自己也采纳了许多亚里斯多德关于伦理问题所作的分析。不过,他也深信,如果我们没有天主的启示,那么关于人生的目的,以及人类的至高之善等问题,就只能有一个不完善的和不全相称的知识。…当他讨论人的最后目的时,他以亚里斯多德的『幸福』观念开始,而以『在天上享见天主』这个基督教会的道理结束;或者当他讨论德性时,他也是以谈论有关『信、望、爱』这三种『神性或超性之德』,来完成他的讨论。
本世纪的伦理学大师A. Maclntyre在《伦理学简史》中,也提到托马斯的伦理学在默观(qewria)、telos,以及诸德性等概念之意义上,转化了亚里斯多德的伦理观,补充了自然法(natural law)的启示内含;最主要的是,他们两人的伦理学在人性的基本见解上有差异,因为托马斯是基督徒他认为人性受到原罪的影响,无法实践人内心所想是的行为。 我们可以看出,托马斯原则上只是补充,而非取代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但是托马斯更主张说,亚氏所说的幸福乃不完美的幸福,因为幸福在能看见上帝;亚氏的幸福是在今生中获得,但是对多玛斯而言,真正的幸福是属于来生之事;且我们知道,托马斯的上帝观与亚里斯多德的上帝观,在上帝「位格的」性质认识上截然不同
  托马斯的社会哲学七百多年来一直是基督信仰思想史上重要的引导,特别对中世纪的社会思想影响深远,E. Troeltsch在其名著《基督教社会思想史》里头,就花费相当的精力分析多玛斯的伦理观与社会哲学,氏指出托马斯的社会观是理性化与基督化了的,整个社会的秩序服从在十诫、自然法的理性伦理与理性体系之内,但是又透过神恩超自然道德行为的引导, Troeltsch认为托马斯所建构的体系是十分逻辑的,「那完全基于神迹力量和启示的伦理体系,只能藉一种权威的神迹和上帝的客观行动,才可以维系不坠。同样显然地,像这样的一种权威必须依照严格的法律形式组成,要有极清楚地标揭神性威力的效用」 。社会与伦理在信仰的大前提之下紧密相连,形成一种庞大体系阶层性家长制的有机体。 在托马斯的眼中,人是社会的(政治的)也是伦理的动物,而伦理的最后目的就是超自然的-享见上主;社会中有个人生活、家庭生活及城邦(国家)的政治生活,这些生活皆具有伦理的幅度,都应该是为了帮助我们达到超自然的目的:
  个人生活与友谊 
 
  托马斯的个人伦理学公然强调友谊,这也显示他基本的见解-人乃是社会性的,人需要真正的友谊。多玛斯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的友谊才是最好的东西。因为友谊能够把有德的人联合在一起,…友谊是莫大乐事的源泉」 ,友爱可以将艰难的事情变成容易;关于友谊的可贵,多玛斯曾经说了一则感人的故事~暴君有两位朋友,当暴君决定处死其中之一时,这位被判死刑的请求宽限若干天,以便回家料理事情;另一位朋友表示自愿充当人质,以保证被判死刑者如期回来受刑。当刑期迫近而对方尚未回来时,人们讥笑这位人质愚蠢,但他坚信朋友的可靠;在行刑接近时朋友果然如约回来。暴君赞赏双方临危不惧的气慨,为了那不可动摇的友谊而撤销原判决,并要求自己能作第三者加入他们的友谊结合。~多玛斯指出,不论暴君多么希望享有此种友谊,然而暴君永远不能为自身来赢得享受这种友谊的快乐,因为暴君他们所关心的不是公共幸福而只是他们的私利。 友谊乃珍贵无价,是伦理的高峰表现,耶稣基督也曾经说过:「为朋友而牺牲生命,爱没有比这更大的」。
  家庭生活 
 
  托马斯的社会思想中颇看重家庭一环,他论及家庭的意义与家庭成员的关系。 家庭是人所依靠归属的第一个社会,为确保个人生存及种的血统延续,但是家庭通常无法提供个人生存所需一切物质的条件,一般也无法将成员引导至道德的完善; 所以更需要城邦或国家。多玛斯认为家庭若无子女则不完整,而家庭是始于婚姻,婚姻需是自愿与永恒的结合,也需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婚姻具有不可侵犯的永恒性,婚姻中人有义务也有权利,婚姻是神圣的,其神圣性是透过了上主的恩宠使得爱流入夫妻的心灵之中,让婚姻不失去其香气,人在完美的婚姻里头才能有道德的发展,以及过崇高的精神生活。
  国家的目的  
  在《论君主政治》以及《神学大全》里头,托马斯同时都指出人是社会性、政治性的动物,即使连在无罪的状态下,人类也是过著社会生活。 国家的存在是一种自然的组织,是为了促进大众的福利,因此,国家在伦理方面的意义在于增进人民的善良合乎人性的生活,国家的法律若有不公平并造成人民重担,这样的法律就不是法律而是暴政了,这样的法律与政治对良心就没有约束力,违反正义、自然法的法律是不应该遵守的。当暴君滥用自己的权力地位时,可以合法地推翻他们。
  托马斯的伦理学虽然在基本上承受了亚里斯多德的伦理思想,但是当中多玛斯发挥相当多的基督徒精神,而且我们可以发现圣师经常是本著基督福音的精义来判断、定论,例如:在《神学大全》里头曾经讨论「出售物品时售价超过其本值是否合法?」此问题,多玛斯就一般状况、法律(法典)的规定、古代哲学家奥古斯丁的言论、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所言等来分析,可是接著他更从福音书中提出不同的见解,最后他所依据的则是由神圣的律法来断定。 神圣的律法在托马斯的眼中乃上主的律法,是高于一切,即使大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怎么说,若与圣经及基督信仰精神不合,托马斯是难以同意的,可见托马斯的思想并非完全跟著亚氏走,J. Maritain以及哲学史家Copleston等都指出托马斯的伦理学事实上就是一种启示的、神学的伦理学;托马斯的伦理思想中所讨论的不少课题,是亚里斯多德伦理学所无法触及的领域,正如李震神父所说:「一个天主教哲学家…他必须把本性层次的自然律和道德律与上帝的,绝对层次的神性律联系起来,这样才能为人性律找到坚定不移和不变的基石。」 ,此外,Maritain认为光是哲学的伦理学,显然不足以将人类所当行而需知的一切都教训给人,哲学的伦理学必须由启示的教导来加以补充和提高。 由上述若干当代基督徒哲学家的观点,我们可以发现多玛斯在七百多年前所思考的伦理学架构及方向,仍然为今日的伦理学提供一种引导的光芒;多玛斯对人性行为与人的行为之分际,可以提供我们思索复制人、同性恋、安乐死等问题的一项判准。

中国的神学院

·金陵协和神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大铜银巷17号
邮编:210029
电话:025-84721439l(办公室)84708274(教务处)
传真:025-84726082

·燕京神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青河镇滨河路
  邮编:100085
  电话:010-62904272-8005,8015  

·华东神学院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270弄
  邮编:201700
  电话:021-69208832,69208771
  传真:021-69208760

·东北神学院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北一经街48号
  邮编:110014
  电话:024-22829367-8003,24333251

·山东神学院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美里湖开发区粟山路
  邮编:250118
  电话:0531-5984583,5976722
  传真:0531-5550338

·安徽神学院

  地址:合肥市濉溪路8号
  邮编:230041
  电话:0551-5538135

·淅江神学院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西兴镇共联村12-50号
  邮编:310051
  电话:0571-86888006,86888005,86682014(培训中心)
  传真:0571-86888999

·福建神学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乐群路16号
  邮编:350007
  电话:0591-3445102,3442635
  传真:0591-3474931

·中南神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民主路277号
  邮编:430061
  电话:027-88911398,88879670,88876281
  传真:027-88911368

·广东协和神学院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同和镇东平村东平中路
  邮编:510440
  电话:020-86169081,86169083,86169087
  传真:020-88169072

·四川神学院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四圣祠北街19号
  邮编:610017
  电话:028-86747930
  传真:028-86511961

·云南神学院

  地址:昆明市昆沙路59号
  邮编:650101
  电话:0871-5349779
  传真:0871-5347558

·陕西圣经学校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丈八乡东辛庄
  邮编:710077
  电话:029-4267672
  传真:029-4235778

·江西圣经学校

   地址:南昌市湾里区爱民路5号
  邮编:330004
  电话:0791-3760578

·湖南圣经学校

  地址:长沙市芙蓉区马王堆乡新桥村
  邮编:410001
  电话:0731-4711923
  传真:0731-4761823

·河南圣经学校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东路经济开发区南商英街
  邮编:450048
  电话:0371-6781781

·江苏省圣经专科学校

   地址:南京市亚东新城区
  邮编:210046
  电话:025-85894084(总机),85894679(校长室)

·内蒙古基督教培训班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南街基督教会
   邮编:010010
  电话:0471-6936429,6202781

·河北省基督教培训中心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北外环路东古城村北
  邮编:050041
  电话:0311-6839011,6858138

·甘肃省基督教培训中心

   地址:兰州市七星河区工林路395号
  邮编:730050
  电话:0931-2758355

·贵州省基督教神学班

   地址:贵阳市白云区同心西路11号同心大厦7楼
  邮编:550000
  电话:0851-4611627

·青海省基督教培训中心

   地址:西宁市教场街15号
  邮编:810000
  电话:0971-8221342
  传真:0971-8221341

·黑龙江省基督教圣经学校

   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万宝镇
  邮编:150029
  电话:0451-8114734,8114828-8000(办公室),8009(教务处),8003(教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