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唐朝文物。此壶仿游牧民族的皮囊式水壶造型,通高18.5厘米、口径2.2厘米、足8.8*7.1厘米。扁圆腹,莲瓣纹壶盖,弓形提梁,一条细镀连结着壶盖与提梁,上口敛而底部呈扁弧形,壶底与圈足相接处有“同心 结”图案一周,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壶身中央,壶腹两侧面用模具冲压舞马图,突出于壶面的、金色的、奇异的马。国家一级文物,国务院规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之一。

文物基本资料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名称: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用途:水壶
  质地:银
  时代:唐代
  出土时间:1970年
  出土地点:陕西西安何家村唐代窖金银器窖
  现存:陕西省历史博物馆
  级别:国家一级文物,国务院规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之一

文物简介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唐朝文物此壶仿游牧民族的皮囊式水壶造型,通高18.5厘米、口径2.2厘米、足8.8*7.1厘米。扁圆腹,莲瓣纹壶盖,弓形提梁,一条细镀连结着壶盖与提梁,上口敛而底部呈扁弧形,壶底与圈足相接处有“同心 结”图案一周,系模仿皮囊上的皮条结,圈足内墨书“十三两半”,是壶的重量,周身看不到焊缝。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壶身中央,壶腹两侧面用模具冲压舞马图,突出于壶面的、金色的、奇异的马。这匹马身躯健硕,长鬃披颈,前肢蹦直,后肢弯曲下蹲,口中叼着一只酒杯,其上扬的马尾和颈部飘动的绶带显示出十足的动感。据考证,这是一匹正在舞蹈的马。1970年10月陕西省西安市南郊唐代窑藏出土。现藏于:陕西省历史博物馆。

文物鉴赏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
  这是一件极其精美的唐代艺术品,1970年出土于西安的一个金银器窖藏内,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银壶高18.5厘米,整体造型仿照骑马的游牧民族储水用的皮囊,上口敛而底部呈扁弧形,周身看不到焊缝。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壶身中央,装饰了一匹突出于壶面的、金色的、奇异的马。这匹马身躯健硕,长鬃披颈,前肢蹦直,后肢弯曲下蹲,口中叼着一只酒杯,其上扬的马尾和颈部飘动的绶带显示出十足的动感。据考证,这是一匹正在舞蹈的马。
  马具有极好的节奏感,既能征战又能跳舞,现代体育项目中难度极高的“盛装马步”即是证明。史书记载,在唐代人们已训练马匹舞蹈,以取悦于皇室贵族。
  唐玄宗为皇帝的时候,将治理朝政和居住的地方迁移到风景秀丽的兴庆宫,在兴庆湖畔建造的“勤政务本”楼是处理政务之处。每年的千秋节也就是皇帝生日的那一天,玄宗在“勤政务本”楼前的广场上大摆筵席,不但有山珍海味大快朵颐,席间还有各式歌舞和杂耍表演,而舞马则是表演中必不可少的项目。据说一次舞马演出舞到兴处,马儿屈膝向皇帝祝寿,皇帝大喜,赐酒给跳舞的马匹,舞马以口衔住酒杯,一饮而尽。银壶上舞马的造型抓住了衔杯饮酒的瞬间,将历史的精彩一刻流传至今。

唐朝统治由盛到衰的见证

  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的大批金银器中,有一件皮囊式的马镫壶。这件壶,除形制特殊、花纹精美外,还反映了李唐统治从兴盛走向衰落的历程,因而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致。
  皮囊式银壶高18.5厘米,口径2.3厘米。造型采用了我国北方游牧民族携带的皮囊和马镫之综合形状。扁圆形的壶身顶端一角,开有竖筒状的小壶口,上置覆莲瓣式的壶盖。盖顶和弓状的壶柄以麦穗银链相连,壶身下焊有椭圆形圈足。这种仿制皮囊壶的形式,既便于军旅外出时携带,又便于日常生活的使用,表现了唐代工匠的匠心独运。壶底与圈足相接处有“同心结”图案,系模仿皮囊上的皮条结,圈足内墨书“十三两半”,是壶的重量,周身看不到焊缝。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壶身中央,壶腹两侧面用模具冲压舞马图,突出于壶面的、金色的、奇异的马。这匹马身躯健硕,长鬃披颈,前肢蹦直,后肢弯曲下蹲,口中叼着一只酒杯,其上扬的马尾和颈部飘动的绶带显示出十足的动感。银白色的壶上,弓状的提梁、覆莲瓣式的壶盖,以及壶身所饰腾跃的骏马,均鎏上一层黄灿灿的金色,与壶体交相辉映,色调格外和谐富丽。
  马镫式壶,在辽金时代的古墓中常有发现,但在唐代金银器中还是首次见到。这种形制的壶,考古学家一般把它认为是契丹文化的代表器物。契丹民族出现于4世纪初,其根据地以今酉喇木伦河和老哈河为中心,约占有个内蒙古自治区的大部分地区。在唐代,它是中国东北方的少数民族之一。唐代前期政治上的统一,各族关系空前发展,因此,终唐一代契丹和李唐都有着密切关系。大量汉族劳动人民移入契丹,进步的生产技术使契丹有了农业、冶铁和纺织。同时,契丹文化也被吸收、融合,皮囊式马镫银壶在唐长安京城的出土,正是汉族和契丹等各族人民文化交流的显证。
  马镫壶身的两面,以模压手法,每面有一匹翘首鼓尾、衔杯匐拜的骏马。这就是唐玄宗时,有名的舞马形象。唐玄宗李隆基在位后期,越发骄奢淫逸,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银壶上的马就是为李隆基祝寿的舞马。
  关于舞马,《唐书·音乐志》、《太平御览》中都有记载。有的说舞马有四百蹄,还有说干匹之多。李隆基亲自训练舞马,并把它们分为左右两部。每匹马还有“某家宠”、“某骄”的名字。每年八月初,李隆基生日时,则给这些舞马披上锦绣衣服,颈部挂上黄色的金铃,鬃毛上系着贵重的珠王,按照“倾杯乐”的节拍,跳舞祝寿。高潮时,舞马还跃上三层高的板床旋转如飞,周旋益妙。有时。还让壮士把床举起,让马在床上表演舞姿。而穿着淡黄衫、系着文玉带的姿色秀美的少年乐工,则站在周围为舞马伴奏。
唐代许多人曾写下了有关舞马的诗词。作过李隆基的宰相的张说,就留下十多首舞马词。他在《舞马干秋万岁禾府词》中曾说:“圣皇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腕足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踏千蹄。髬髵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脐。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壶上的舞马正是在“衔杯终宴曲”之时,做着“徐行拜两膝”的姿态。张说是当日每次亲睹过舞马祝寿场面的人,在诗词中描写了舞马纵横应节,徐行跪拜的舞姿。值得注意的是,他还叙述了舞马在终曲之时,衔杯敬酒、垂头如泥之神态,这是许多志书史乘上没有记载的,而恰与银壶舞马是一致的。
  张说诗作于开元十八年(730),舞马一直到天宝十五年(756)还存在。说明以舞马祝寿最少有25年之久。但这表面四海升平的景象,却潜伏着深刻的社会危机。渔阳鼙鼓打破了李唐统治者醉生梦死的腐朽生活,大唐帝国从此走向了衰落。
  天宝年间,安禄山一身兼任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权势日增,骄恣横行、为了夺取中央政权,于天宝十四载(755)十一月发动了武装叛乱。天宝十五载六月攻陷长安,李隆基仓皇逃至四川。由于安禄山在天宝初年曾见过舞马祝寿,入京后控数十匹归范阳。安禄山败亡,舞马转为其大将田承嗣所有。一天,军中宴乐,舞马应节而舞,饲马军士视为妖孽,田承嗣命军士鞭挞而死。从此,舞马祝寿仅成为中晚唐诗人的回忆诗料了。

中国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陶鹰鼎司母戊铜鼎利簋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凤冠嵌绿松石象牙杯晋侯苏钟大克鼎太保鼎河姆渡出土朱漆碗良渚出土玉琮王水晶杯 ,淅川出土铜禁,莲鹤方壶齐王墓青铜方镜铸客大铜鼎朱然墓出土漆木屐朱然墓出土贵族生活图漆盘司马金龙墓出土漆屏娄睿墓鞍马出行图壁画涅磐变相碑常阳太尊石像大玉戈曾侯乙编钟曾侯乙墓外棺曾侯乙青铜尊盘彩漆木雕小座屏红山文化女神像鸭形玻璃注青铜神树三星堆出土玉边璋摇钱树铜奔马铜车马墙盘淳化大鼎何尊茂陵石雕河姆渡出土陶灶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兽首玛瑙杯景云铜钟银花双轮十二环锡杖,八重宝函 ,“五星出东方”护膊铜浮屠铜错金银四龙四凤方案中山王铁足铜鼎刘胜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铜屏风构件5件,角形玉杯,人物御龙帛画人物龙凤帛画直裾素纱褝衣马王堆一号墓木棺椁马王堆一号墓T型帛画红地云珠日天锦西夏文佛经《吉祥遍至口和本续》纸本青花釉里红瓷仓竹林七贤砖印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