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空了

萨空了
    萨空了
  萨空了(1907.3.26-1988.10.16) ,原名萨因泰,笔名了了、艾秋飙,20世纪我国杰出的新闻工作者、新闻出版家、报刊主编、新闻学家,也是出色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是《光明日报》创始人、民族出版社第一任社长。  1907年3月26日出生于四川成都,原籍内蒙古昭乌达盟翁牛特旗,蒙古族。擅长艺术理论。1927年开始在北京从事新闻工作,曾供职于《北京晚报》、《世界日报》、《立报》、《华商报》等报社。新中国成立前,他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四处奔走;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投身于少数民族的文化建设,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拓荒性的工作。他为党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尤其是对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作出了比较大的贡献。1988年10月16日在北京逝世。

家庭背景

  萨空了的祖上本是蒙古族正黄旗,1907年3月出生于四川成都。清初随军入关后,就一直世居在北京。萨空了的父亲石麟是都督府正黄旗蒙古笔贴士,石麟的祖上是翁牛特旗,祖上曾多次受清帝的嘉奖,石麟是个老实巴交的读书人,后来石麟的妻子去世,他苦恼无方,也为了躲避家事纷扰,便央求到外地以图清静,托人谋了个外差,举家搬到成都当个笔帖士,在川督赵尔丰手下做文官。萨空了出生时,父亲为他取名萨因泰,意思是有福之人,弟弟叫齐达泰。辛亥革命后,石麟又举家迁回北京。此时,世事动荡,石麟无法再外出谋生,只得在家里尽其所能地教授儿子读书。当时萨空了两兄弟同在北京黄土坑小学读书,被人讥讽为非同父之子,伤心之余,哥俩及同辈人全改成了姓萨,姓萨名啸空,但工作后发现有同名者,便改为空了,加上当时的境遇,使萨空了有了消极思想,故用“空了”。他父亲石麟45岁时便在贫病交加中撒手人寰。  萨空了爱妻郑小箴,汉族,政协委员,是著名学者郑振铎之女。萨空了共有有5个子女,4女1男,分别是萨沄、萨石、萨新旗、萨社旗和萨共旗,由此可见他对实现共产主义事业的执着信仰和热爱。在子女的眼中,从父亲身上秉承的正直、敬业是他们一辈子受用不尽的财产。

从业生涯

新闻工作者萨空了
   新闻工作者萨空了
  1921年,萨空了14岁,为了生存,他早早地踏入了社会。经过勤奋的自学和五四运动的洗礼,到了上世纪30年代,萨空了已是一名充满激情的爱国青年。  1925年参加“阿波罗画会”,1927年开始在北京从事新闻工作,曾任《北京晚报》副刊《余霞》的编辑记者,1929年后任《世界日报》画刊编辑,《世界画报》总编辑,天津《大公报》艺术半月刊主编。1931年被聘为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讲师,教艺术理论课。  30年代,萨空了进入北平大报《世界日报》主编《新闻学周刊》,那时萨空了写文、画画、摄影、演话剧,非常活跃。  1935年,《世界日报》的创始人成舍我邀请萨空了到上海担任新创建的《立报》编辑(后担任总编辑),就是在这个岗位上,萨空了慢慢成长为一名著名记者,登上了中国新闻事业的大舞台。原来在南京办《民生报》的成舍我,1934年因为批评了汪精卫派而受到报纸被封的打击。1935年9月20日,成舍我在上海创办了四开四版的小型报纸《立报》。该报宣称仿效纽约《太阳报》等的样子,实行“报纸大众化”,在萨空了、恽逸群等进步新闻工作者的实际主持下,表现了相当的进步倾向。“一二·九”运动展开后,该报比较明确地站在同情的立场上报道学生的爱国行动和整个抗日救亡运动。在新闻业务上也有一定的独创。特别突出的是实行“精编主义”,要求在很小的篇幅中容纳尽可能多的内容。新闻短,评论短,副刊小而多,力求使四开一张的小报能代替对开数张的大报,因而受到读者的欢迎。  1935年到上海后,萨空了在《立报》开设了副刊《小茶馆》。《小茶馆》十分重视倾听劳苦大众的心声,后来又增设了读者来信专栏,每天刊载读者来信,提问题的、诉冤屈的、求帮助的、提建议的,只要是有普遍社会意义的文章,萨空了都会选登出来并附评论文章,针砭时弊。可以说,是《小茶馆》首开了中国报刊史上总编亲自编读读者来信的先例。  1936年,沈钧儒等七人遭国民党逮捕,章乃器的夫人找到时任《立报》总编辑的萨空了请求帮助,于是当天的《立报》便抢先发了消息,接着连续报道,终于迫使国民党当局释放了七君子。萨空了由主办《立报》成为著名记者。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作为进步报刊的上海《立报》也不得不停刊。萨空了遂到香港重新创办《立报》并任总经理,总编辑。茅盾巴金等纷纷在此撰文。  1939年萨空了带记者团到新疆,后来写了书叫《从香港到新疆》。结果被盛世才留下任《新疆日报》副社长。在这本书里他写道:经过这次旅行,我才大略认识了中国,了解中国之问题所在。……我是想告诉大家,“行万里路”对一般知识分子比“读万卷书”更为重要。因为只有真的面对了事实,你才能懂得那事实中的问题之所在。  1940年,萨空了到了重庆,经范长江介绍到了《新蜀报》当了总经理。成为中共《新华日报》的友军。  1941年,皖南事变后全家到了香港。萨空了正在负责一份杂志的编辑工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约他去与周恩来谈话。在此之前,他尚未曾与周恩来单独见过面。见面之后,他才知道是要派他去协助梁漱溟办一张报纸。周恩来还告诉他,梁漱溟先生办报经费困难,并交他5000元带给梁先生。萨空了到香港后,有鉴于梁漱溟当时正为办报之事受到国民党的诬蔑,于是将钱交给范长江,并借口说有“南洋华侨”的捐助,将此款交给梁先生。后来与梁漱溟一起创办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机关报《光明报》,萨空了任《光明报》总经理。《光明报》的名字由范长江命名,梁漱溟先生亲自题签。创刊号上发表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对时局主张纲领》和《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宣言》。这就打破了国民党当局对民主政团同盟不许成立的封锁局面。这是梁漱溟、萨空了等民主人士对民主运动的重大贡献。
萨空了题词
萨空了题词
  1943年到1945年,萨空了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并囚禁在军统集中营中。在集中营,他以高尚的人格与过人的智慧将军统的大小头目“戏弄”一番。他在军统集中营里的生活,后来写成一本《两年,在国民党集中营》。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军统特务的愚蠢和萨空了的机智。其中有个情节是特务希望他写一本反共的论文,他却写了一本“论中国印刷用铅字字架之研究”,军统特务奈何不得他,最终把他交保释放。  1946年,萨空了又到了香港,经周恩来建议去找中共在港负责人连贯,连贯遂安排萨到《华商报》任总经理。报社董事中有陈嘉庚夏衍、连贯、萨空了、廖沫沙等。实际上,在《华商报》期间,他还在连贯、潘汉年领导下做民主党派的工作。这个工作是大量的、艰巨的,还有几分危险。1949年2月,柳亚子先生到解放区前夕与朋友们聚会,谈起萨空了在香港的作为,书赠条幅:热心公益无事忙,有求必应香港脚。  1948年,萨空了携全家到北京,5月便奉命将原北平《世界日报》拨给中国民主同盟办《光明日报》,胡愈之、萨空了、林仲易三人负责。1949年《光明日报》正式出版。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萨空了从香港回到北京,作为中国人民救国会的成员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萨空了被任命为新闻总署副署长兼新闻摄影局局长。同时筹办《人民画报》、《连环画报》。1951年,他任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1950年,萨空了正式接触到民族工作,并以少数民族的身份从事民族工作。身为蒙古人,由于生长在南方,因此真正与蒙古人和蒙古族有接触是在1950年。新中国成立前,萨空了从没有向人提过自己是蒙古族。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在一次与李维汉的谈话中,他说自己是蒙古族,李维汉就对他说,改回来嘛,恢复自己的民族属性。1950年,周恩来总理召集有关人员在怀仁堂开会,宣布组织中央西北访问团赴西北5省考察慰问,团长是沈钧儒老先生,副团长是朋斯克(蒙古族)、马玉槐(回族)、萨空了。临行,李维汉到车站送行时对萨空了说:“你从现在起就恢复蒙古族的身份吧!”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萨空了才正式宣称自己是蒙古族。那年中央访问团赴西北五省民族地区慰问,萨空了见到蒙古人,见到了奶食品,观看了那达慕等,既感到新鲜又熟悉。1952年第二次以中央代表团副团长身份访东北地区。从此关注起民族地区的文化和民族工作来。他提议翻译出版《人民画报》民族文字版,后来又创办《民族画报》、《民族团结》杂志,出版了多部画册。  1953年1月,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少数民族出版社——民族出版社在北京成立,萨空了担任第一任社长。他任社长期间,第一次提出了民族出版社办社宗旨,提出民族出版社作为全国出版民族读物的专门出版机构,一定要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为广大少数民族读者服务。在萨空了的领导下,民族出版社建社初期就用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朝鲜文等5种少数民族文字出版了大量的中外文学名着、民族文化遗产、文化教育参考书籍和各种政治书刊,为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作出了十分有益的工作。  1954年,萨空了调任国家民委副主任兼民族出版社社长,这时仍兼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1958年,民委要萨空了参与民族文化宫的筹建工作,这是建国10周年的十大献礼工程。他还出席成吉思汗陵的奠基典礼,参与内蒙古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的筹备工作……因而被誉为“新中国民族文化工作的开拓者”。 
萨空了(中)与外国友人
萨空了(中)与外国友人
  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6年他被停止一切工作并被批斗。  1972年从干校回来被任命为民委临时三人小组成员。1978年调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当时的秘书长是齐燕铭(蒙古族,原总理办公室主任)。  文革过后,百废待兴,民委工作也好,政协工作也好,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而这时萨空了已是70岁的老人了。带工作组到各地调查、出访,马不停蹄。  1983年4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机关报——《人民政协报》在北京创刊,萨空了以75岁高龄出任总编辑和党组书记。  除了新闻出版工作上的贡献之外,萨空了还是老资格的中国民主同盟的副主席,出席过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任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四、五、六届政协常委,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  1988年10月16日,民盟第六届大会在京闭幕,这一天的早晨九时,萨空了离去。全体与会代表为失去这样一位卓越领导人而肃立默哀。

主要作品

  萨空了的一生主要从事新闻出版工作,但他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他的大量文学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是一位贡献巨大的蒙古族作家。他负责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著有长篇小说《懦夫》(1949年香港大千出版社)、散文集《香港沦陷日记》(1946年进修教育社)、《两年的政治犯生活》(1947年香港春风文艺出版社)、《由香港到新疆》、美学专著《科学的艺术概论》(1948年香港春风文艺出版社)等,另有新闻学专著《科学的新闻学概论》、译著《窦德大使日记》、《宣传心理研究》。还有《萨空了文集》行世。  也有人说,萨空了是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被严重忽略了的作家。他被忽略的主要原因有三:一,他是民主人士;二,当时他在国统区;三,他的许多作品在香港出版。他的代表作、长篇小说《懦夫》没有被重视,是因为除了以上三个原因之外,它描述了爱情题材和知识分子生活。这样的作品在那个年代是很容易被忽视的。
萨空了文集
萨空了文集
  《萨空了文集》  作者: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著  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2-05  收入这本文集的一些文字,就是从空了先生20世纪20年代以来撰写的众多的新闻理论、艺术理论、新闻评论、艺术评论文章中筛选出来的。这些文章,既反映了他多年来在上述领域进行探索的历史轨迹,也是他在上述领域长期实践和进行深入研究的成果。这些,对于今天的新闻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来说,具有重大的学习借鉴和参考价值。

新闻主张

  萨空了主张,研究新闻学不仅仅研究报纸的编辑部工作,而是要包括研究管理技术种种事务的安排在内,就是说,它要研究如何组织整个报社。它是一个完整的科学管理体系。   萨空了还主张,办报要有益于人类,能推动社会的发展前进。什么叫新闻?他认为凡世界上新发生的新发现,与人类生存有关的事实与现象,都是新闻。新闻价值一是新二是真。他要求记者既要高瞻远瞩,又要实事求是。描述事物要恰到好处。要做到像古人宋玉描写美人那样: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他还强调,记者凡事要躬身下问。访者对任何新闻不凭传闻,而要亲身见闻,追求新闻的真象。上述的这些见解,对我们今天进行新闻改革,仍有现实的意义。  萨空了还提到,新闻工作要有第一流的人才去担任,新闻工作不是一般文字精通,或者一般学识水准以上的人所能胜任的。科学的基础知识,丰富的常识和对某方面的专门研究,是对一个新闻记者的基本要求。但他尤其看重新闻人员的气质。他说:“我过去见过许多卓有见识的新闻记者,他是很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的,但到了考验关头,便卑躬屈膝。忘掉了政治主张,民族意识,在换取到个人荣华之后,智慧便廉价卖出,壮志变成了烟尘。”所以,他把一个人的品德的坚贞,作为从事新闻工作的第一个条件。

坚持真理

坚持真理的萨空了
 坚持真理的萨空了
  萨空了是新闻界的一位有影响的前辈。他从1927年正式到报馆作编辑起,经历了六十多年的新闻工作生涯。他有着丰富的办报实践和独到的新闻理论,而且他始终坚持着新闻人的真理,不屈不饶,不向压迫妥协。  在旧社会,统治者对付新闻工作者的办法,是一只手拿着钞票,一只手拿着手枪。那时,一切有良心、有主张、有骨气、有斗志的新闻工作者,即使侥幸不成为殉道者,也必然的要被弄得遍体鳞伤,寸步难行。面对那种环境,萨空了在1943年4月写的《香港沦陷日记》一书中说:“我既生在这样的时代中,又选定了新闻记者为自己的终身事业,自只有坚强地负起自己应负的历史使命。所以自从作了记者以来,兢兢业业的工作,唯恐走错了路。我常常警告自己,不应把自己所编出来的报纸,当作翌日即是覆酱瓶的烂纸,而应当把它看成那是组成人类历史记载的一部分,假使不能将亲历的一切,忠实的写出,那我们就是那些伪造历史者的帮闲,即使出于无心,也是罪无可绾。”   而萨空了也一直是按照自己已许下的诺言,严格要求自己的。面对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恶势力的压迫,他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放弃自己的主张,丢掉自己的骨气,丧失自己的斗志。相反,他用自己的机智,在报纸上跟他们展开斗争。1941年1月,国民党反动派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然而中央社播发的消息里,却反诬新四军叛变。国民党中宣部还强令各报对他们的中央社发的稿子不得更改一字,照登原文。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就是不做违心论者”,萨空了说,“当时,我正在重庆《新蜀报》工作。虽然我和报馆里其他进步新闻工作者不能像《新华日报》一样,公开拒绝刊登此文,但是我们也没有完全照它说的去登。我们在标题上做了文章。对中央社消息的前半句,新四军‘抗命叛变’,我们不标,标的是它的后半句,成为 ‘新四军全部解散’。通过这标题,让读者领悟到‘皖南事变’的真相。”  萨空了晚年时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禁感慨到:“坚持真理,对新闻工作者说来,是多么不容易,特别是在旧社会,更是困难重重。但不管怎样,我们就是不能歪曲事实,违背真理。”

相关评价

  “他不但文章泼辣,更写得一手漂亮潇洒的毛笔字,而且对于英语也有造诣。”、“空了去了,每次想到他总怀着负疚的心情。虽然我们都已七八十岁了,我仍然视他为兄长,他的去世使我悒悒。”——冯亦代  “在我们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再平凡不过的父亲,像其他许多父亲一样,总是无声地付出他的慈爱。”、“总结父亲一生对我们这些儿女的最大影响,就是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教会我们怎样去做一个认真正直的人、做一个踏实敬业的人,这是父亲留给我们受用终生的财产,我们也因此永远怀念他。”——萨共旗 (萨空了的小儿子)  萨空了是一位业务娴熟、工作敬业、平易近人的好领导和老前辈。——郝纯一(曾经担任过民族画报社社长)  熟悉萨空了的人,都说这两句谐语风趣而又准确地表述了萨空了的作风和态度:对党,对同志,对朋友,无论大事小事,公事私事,他总是热心去做,尽力去办,有求必应。他为党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尤其是对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作出了比较大的贡献。所以一提起他,大家都称他是一位出色的新闻工作者,也是一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他不仅有丰富的办报实践和独到的新闻理论,而且具有我们前辈进步新闻工作者的优秀品格:强烈的事业心和高尚的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