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冲

慕容冲
慕容冲
  西燕威帝慕容冲(359年-386年),小字凤皇,容貌俊美,骁勇善战。十六国时期西燕国君主,鲜卑人,前燕帝慕容俊之子,慕容暐之弟,母亲是皇后可足浑氏。前燕时期慕容俊在位时曾被封为中山王、大司马。西燕济北王慕容泓弟,慕容泓被杀,他被拥立为皇太弟,后称帝,在位2年,在兵变中被刺杀,葬处不明。

帝王简介

西燕威帝
西燕威帝
  威帝,名慕容冲(公元?—386年),西燕济北王慕容泓弟,慕容泓被杀,他被拥立为皇太弟,后称帝,在位2年,在兵变中被刺杀,葬处不明。
  慕容冲,前燕景帝慕容儁子,封为中山王,前燕灭亡,他被苻坚收入宫中,后任平阳太守,公元384年,兄慕容泓起兵反秦,他得讯也在平阳举兵反秦,在蒲坂被击败,投奔华阴慕容泓,北燕建立不久,慕容泓被高盖等刺杀,他被高盖等拥立为皇太弟,继而他率军大败前秦,进占阿房宫,公元385年1月称帝,改年号为更始
  慕容冲称帝后,生活荒淫,赏罚不明,号令不明,群臣怨愤,同时他要长居长安,而将士们却思乡心切,怨言四起。
  公元386年2月的一天晚上,慕容冲正在宫中饮酒,左将军韩延和前将军段随纠集兵士进攻皇宫,将他乱刀砍死。
  慕容冲死后谥号为威帝。

人物生平

慕容冲
慕容冲
  慕容冲是在前秦灭掉前燕后,从邺城被苻坚押往长安的。他早年一直生活在邺城(今河北临漳邺镇)。
  慕容冲是前燕国君慕容隽的儿子,西燕主慕容泓的弟弟。前燕建熙十一年(370),前秦灭燕时,慕容冲和他姐姐清河公主也被押送到了前秦国都长安。清河公主当时14岁,已经长得婷婷玉立,因此被苻坚看中,接到后宫,倍受苻坚宠爱。慕容冲当年只有12岁,也很招苻坚的喜爱,经常遭受到苻坚的鸡奸。慕容冲对此很反感,但寄人篱下,又无可奈何,只好屈辱地忍受苻坚的蹂躏。这件丑事很快就传到了宫外,于是乎长安城中也很快流传了“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的顺口溜。王猛听到后,劝苻坚把慕容冲和他的姐姐放出宫外。苻坚怎么也舍不得让他们离开自己的身边,后在王猛的一再劝谏下才勉强打发慕容冲出宫,让他当上了平阳太守。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加深,慕容冲越来越痛恨苻坚,盼望着恢复燕国。建元十九年(383),苻坚在淝水战败后,慕容冲的叔父慕容垂、兄长慕容泓先后起兵反秦,慕容冲也在平阳起兵,但出师不利,被前秦将军窦冲打败,便带着残余人马投奔了慕容泓。西燕燕兴元年(384)六月,慕容泓被杀后,慕容冲被拥立为皇太弟。慕容冲随即带兵向长安逼近,一个月后,占据了阿房城。9月,慕容冲兵临长安城下。苻坚站在城楼上看到慕容冲那副神气样,顿时怒发冲冠,大声骂道:“你这个奴才只配放牛牧羊,何必要来送死!”慕容冲也不示弱,毫不客气地回答:“奴才就奴才,奴才受够了你这个奴才的欺侮,现在正想取代你呢!”苻坚见慕容冲不吃硬的,又向他甩出了软的一招,派人给慕容冲送去了一件锦袍,并说了一大堆好话。慕容冲根本不领情,以皇太弟名义对苻坚说:“老子现在想的是夺取天下,岂能被你的小恩小惠收买!如果你知趣的话,赶快把慕容皇帝送来。否则,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话是这么说,但慕容冲并没能力和信心在短时间内攻取长安,所以,于次年正月匆匆在阿房称帝,改元更始
  慕容冲年轻气盛,刚即位就与前秦展开了一次次厮杀,双方互有胜负。到了5月,慕容冲集中全部人马向长安发起了猛烈进攻,在城西杀死了前秦名将杨定。苻坚亲自督战,遍体鳞伤,便让太子苻宏留守长安,自己带着夫人、女儿逃到五将山避难。苻坚一走,苻宏自知抵挡不住慕容冲的猛攻,也带着妻子逃离长安。慕容冲乘机占据长安。慕容冲占据长安后,下令官兵肆意抢掠。官兵们虽然捞了不少油水,但他们都是鲜卑人,个个归心似箭,迫切要求东归故地。而慕容冲贪恋长安,不愿东归。这样,西燕君臣之间发生了严重分岐。建兴元年(386)二月,左将军韩延在官兵们的一致要求下,带兵攻杀慕容冲。立将军段随为燕王。

名字解析

慕容冲
慕容冲
  慕容冲的“冲”字在繁体字中是三点水旁,他几个年龄偏小的哥哥的“名”都是三点水旁,但清河公主的“名”不得而知。在当时,三点水“冲”一般在名字中的含义是“幼小”,通常给家中最小或者较小的儿子(因为不能完全保证以后真的不生了)。
  鲜卑人的“小字”应用范围非常广,不同于汉人的乳名,不止幼年,长大后,熟人也可能称呼“小字”。有人觉得“凤皇”这个“小字”很女性化,其实不然,十六国南北朝时代,胡人男子叫凤皇孔雀之类的不少,还有元凤皇,元孔雀,破六韩孔雀等等。而且多是体魄健壮的战将。“凤皇”是“凤凰”的通假字写法,但不知道慕容冲周围人称呼他时候是不是用的鲜卑语“凤凰”。慕容冲死后的谥号是“威皇帝”,“威”这个谥一般给骁果善战的进攻型武将,很少给帝王。

典籍记载

  《晋书·苻坚载记》
慕容冲
慕容冲
  平阳太守慕容冲起兵河东,有众二万,进攻蒲坂,坚命窦冲讨之。苻睿勇果轻敌,不恤士众。泓闻其至也,惧,率众将奔关东,睿驰兵要之。姚苌谏曰:“鲜卑有思归之心,宜驱令出关,不可遏也。”睿弗从,战于华泽,睿败绩,被杀。坚大怒。苌惧诛,遂叛。窦冲击慕容冲于河东,大破之,冲率骑八千奔于泓军。泓众至十余万,遣使谓坚曰:“秦为无道,灭我社稷。今天诱其衷,使秦师倾败,将欲兴复大燕。吴王已定关东,可速资备大驾,奉送家兄皇帝并宗室功臣之家。泓当率关中燕人,翼卫皇帝,还返邺都,与秦以武牢为界,分王天下,永为邻好,不复为秦之患也。钜鹿公轻戆锐进,为乱兵所害,非泓之意。”坚大怒,召慕容暐责之曰: “卿父子干纪僭乱,乖逆人神,朕应天行神,尽兵势而得卿。卿非改迷归善,而合宗蒙宥,兄弟布列上将、纳言,虽曰破灭,其实若归。奈何因王师小败,便猖悖若此!垂为长蛇于关东,泓、冲称兵内侮。泓书如此,卿欲去者,朕当相资。卿之宗族,可谓人面兽心,殆不可以国士期也。”暐叩头流血,泣涕陈谢。坚久之曰: “《书》云,父子兄弟无相及也。卿之忠诚,实简朕心,此自三竖之罪,非卿之过。”复其位而待之如初。命暐以书招喻垂及泓、冲,使息兵还长安,恕其反叛之咎。而暐密遣使者谓泓曰:“今秦数已终,长安怪异特甚,当不复能久立。吾既笼中之人,必无还理。昔不能保守宗庙,致令倾丧若斯,吾罪人也,不足复顾吾之存亡。社稷不轻,勉建大业,以兴复为务。可以吴王为相国,中山王为太宰、领大司马,汝可为大将军、领司徒,承制封拜。听吾死问,汝使即尊位。”泓于是进向长安,改年曰燕兴。是时鬼夜哭,三旬而止。
  坚率步骑二万讨姚苌于北地,次于赵氏坞,使护军杨璧游骑三千,断其奔路,右军徐成、左军窦冲、镇军毛盛等屡战败之,仍断其运水之路。冯翊游钦因淮南之败,聚众数千,保据频阳,遣军运水及粟,以馈姚苌,杨璧尽获之。苌军渴甚,遣其弟镇北尹买率劲卒二万决堰。窦冲率众败其军于鹳雀渠,斩尹买及首级万三千。苌众危惧,人有渴死者。俄而降雨于苌营,营中水三尺,周营百步之外,寸余而已,于是苌军大振。坚方食,去案怒曰:“天其无心,何故降泽贼营!”苌又东引慕容泓为援。
  泓谋臣高盖、宿勤崇等以泓德望后冲,且持法苛峻,乃杀泓,立冲为皇太弟,承制行事,自相署置。
  姚苌留其弟征虏绪守杨渠川大营,率众七万来攻坚。坚遣杨璧等击之,为苌所败,获杨璧、毛盛、徐成及前军齐午等数十人,皆礼而遣之。
  苻晖率洛阳、陕城之众七万归于长安。益州刺史王广遣将军王蚝率蜀汉之众来赴难。坚闻慕容冲去长安二百余里,引师而归,使抚军苻方戍骊山,拜苻晖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录尚书,配兵五万距冲,河间公苻琳为中军大将军,为晖后继。冲乃令妇人乘牛马为众,揭竿为旗,扬土为尘,督厉其众,晨攻晖营于郑西。晖出距战,冲扬尘鼓噪,晖师败绩。坚又以尚书姜宇为前将军,与苻琳率众三万,击冲于灞上,为冲所败,宇死之,琳中流矢,冲遂据阿房城。初,坚之灭燕,冲姊为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坚纳之,宠冠后庭。冲年十二,亦有龙阳之姿,坚又幸之。姊弟专宠,宫人莫进。长安歌之曰:“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咸惧为乱。王猛切谏,坚乃出冲。长安又谣曰:“凤皇凤皇止阿房。”坚以凤皇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桐竹数十万株于阿房城以待之。冲小字凤皇,至是,终为坚贼,入止阿房城焉。
  晋西中郎将桓石虔进据鲁阳,遣河南太守高茂北戍洛阳。晋冠军谢玄次于下邳,徐州刺史赵迁弃彭城奔还。玄前锋张愿追迁及于砀山,转战而免。玄进据彭城。
  时吕光讨平西域三十六国,所获珍宝以万万计。坚下书以光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玉门以西诸军事、安西将军、西域校尉,进封顺乡侯,增邑一千户。
  刘牢之伐兖州,坚刺史张崇弃鄄城奔于慕容垂。牢之遣将军刘袭追崇,战于河南,斩其东平太守杨光而退。牢之遂据鄄城。
  慕容冲进逼长安,坚登城观之,叹曰:“此虏何从出也?其强若斯!”大言责冲曰:“尔辈群奴正可牧牛羊,何为送死!”冲曰:“奴则奴矣,既厌奴苦,复欲取尔见代。”坚遣使送锦袍一领遗冲,称诏曰:“古人兵交,使在其间。卿远来草创,得无劳乎?今送一袍,以明本怀。朕于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为此变!”冲命詹事答之,亦称“皇太弟有令:孤今心在天下,岂顾一袍小惠。苟能知命,便可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当宽贷苻氏,以酬曩好,终不使既往之施独美于前”。坚大怒曰:“吾不用王景略、阳平公之言,使白虏敢至于此。”
慕容冲
慕容冲
  苻丕在邺粮竭,马无草,削松木而食之。会丁零叛慕容垂,垂引师去邺,始具西问,知苻睿等丧败,长安危逼,乃遣其阳平太守邵兴率骑一千,将北引重合侯苻谟、高邑侯苻亮、阜城侯苻定于常山,固安侯苻鉴、中山太守王兖于中山,以为己援。垂遣将军张崇要兴,获之于襄国南。又遣其参军封孚西引张蚝、并州刺史王腾于晋阳,蚝、腾以众寡不赴。丕进退路穷,乃谋于群僚。司马杨膺唱归顺之计,丕犹未从。会晋遣济北太守丁匡据碻磝,济阳太守郭满据滑台,将军颜肱、刘袭次于河北,丕遣将军桑据距之,为王师所败。袭等进攻黎阳,克之。丕惧,乃遣从弟就与参军焦逵请救于谢玄。丕书称假途求粮,还赴国难,须军援既接,以邺与之,若西路不通,长安陷没,请率所领保守邺城。乃羁縻一方,文降而已。逵与参军姜让密谓杨膺曰:“今祸难如此,京师阻隔,吉凶莫审,密迩寇仇,三军罄绝,倾危之甚,朝不及夕。观公豪气不除,非救世之主,既不能竭尽诚款,速致粮援,方设两端,必无成也。今日之殆,疾于转机,不容虚设,徒成反覆。宜正书为表,以结殷勤。若王师之至,必当致身。如其不从,可逼缚与之。苟不义服,一人力耳。古人行权,宁济为功,况君侯累叶载德,显祖初著名于晋朝,今复建崇勋,使功业相继,千载一时,不可失也。”膺素轻丕,自以力能逼之,乃改书而遣逵等,并遣济南毛蜀、毛鲜等分房为任于晋。
  坚遣鸿胪郝稚征处士王嘉于到兽山。既至,坚每日召嘉与道安于外殿,动静咨问之。慕容暐入见东堂,稽首谢曰:“弟冲不识义方,孤背国恩,臣罪应万死。陛下垂天地之容,臣蒙更生之惠。臣二子昨婚,明当三日,愚欲暂屈銮驾,幸臣私第。”坚许之。暐出,嘉曰:“椎芦作蘧蒢,不成文章,会天大雨,不得杀羊。”坚与群臣莫之能解。是夜大雨,晨不果出。初,暐之遣诸弟起兵于外也,坚防守甚严,谋应之而无因。时鲜卑在城者犹有千余人,暐乃密结鲜卑之众,谋伏兵请坚,因而杀之。令其豪帅悉罗腾、屈突铁侯等潜告之曰:“官今使侯外镇,听旧人悉随,可于某日会集某处。”鲜卑信之。北部人突贤与其妹别,妹为左将军窦冲小妻,闻以告冲,请留其兄。冲驰入白坚,坚大惊,召腾问之,腾具首服。坚乃诛暐父子及其宗族,城内鲜卑无少长及妇女皆杀之。
  慕容垂复围邺城。焦逵既至,朝廷果欲征丕任子,然后出师。逵固陈丕款诚无贰,并宣杨膺之意,乃遣刘牢之等率众二万,水陆运漕救邺。
  时长安大饥,人相食,诸将归而吐肉以饴妻子。
  慕容冲僣称尊号于阿房,改年更始。坚与冲战,各有胜负。尝为冲军所围,殿中上将军邓迈、左中郎将邓绥、尚书郎邓琼相谓曰:“吾门世荷荣宠,先君建殊功于国家,不可不立忠效节,以成先君之志。且不死君难者,非丈夫也。”于是与毛长乐等蒙兽皮,奋矛而击冲军。冲军溃,坚获免,嘉其忠勇,并拜五校,加三品将军,赐爵关内侯。冲又遣其尚书令高盖率众夜袭长安,攻陷南门,入于南城。左将军窦冲、前禁将军李辩等击败之,斩首千八百级,分其尸而食之。坚寻败冲于城西,追奔至于阿城。诸将请乘胜入城,坚惧为冲所获,乃击金以止军。
  是时刘牢之至枋头。征东参军徐义、宦人孟丰告苻丕,杨膺、姜让等谋反,丕收膺、让戮之。牢之以丕自相屠戮,盘桓不进。
  苻晖屡为冲所败,坚让之曰:“汝,吾之子也,拥大众,屡为白虏小儿所摧,何用生为!”晖愤恚自杀。关中堡壁三千余所,推平远将军冯翊、赵敖为统主,相率结盟,遣兵粮助坚。左将军苟池、右将军俱石子率骑五千,与冲争麦,战于骊山,为冲所败,池死之,石子奔邺。坚大怒,复遣领军杨定率左右精骑二千五百击冲,大败之,俘掠鲜卑万余而还。坚怒,悉坑之。定果勇善战,冲深惮之,遂穿马埳以自固。
慕容冲
慕容冲
  刘牢之至邺,慕容垂北如新城。邺中饥甚,丕率邺城之众就晋谷于枋头。牢之入屯邺城。慕容垂军人饥甚,多奔中山,幽、冀人相食。初,关东谣曰:“幽州<垂夬>,生当灭。若不灭,百姓绝。”<垂夬>,垂之本名。与丕相持经年,百姓死几绝。
  先是,姚苌攻新平,新平太守苟辅将降之,郡人辽西太守冯杰、莲勺令冯翊等谏曰:“天下丧乱,忠臣乃见。昔田单守一城而存齐,今秦之所有,犹连州累镇,郡国百城。臣子之于君父,尽心焉,尽力焉,死而后已,岂宜贰哉!”辅大悦,于是凭城固守。苌为土山地道,辅亦为之。或战山峰,苌众死者万有余人。辅乃诈降,苌将入,觉之,引众而退。辅驰出击之,斩获万计。至是,粮竭矢尽,外救不至,苌遣吏谓辅曰:“吾方以义取天下,岂仇忠臣乎?卿但率见众男女还长娄,吾须此城置镇。”辅以为然,率男女万五千口出城,苌围而坑之,男女无遗。初,石季龙末,清河崔悦为新平相,为郡人所杀。悦子液后仕坚,为尚书郎,自表父仇不同天地,请还冀州。坚愍之,禁锢新平人,缺其城角以耻之。新平酋望深以为惭,故相率距苌,以立忠义。
  时有群乌数万,翔鸣于长安城上,其声甚悲,占者以为斗羽不终年,有甲兵入城之象。冲率众登城,坚身贯甲胄,督战距之,飞矢满身,血流被体。时虽兵寇危逼,冯翊诸堡壁犹有负粮冒难而至者,多为贼所杀。坚谓之曰:“闻来者率不善达,诚是忠臣赴难之义。当今寇难殷繁,非一人之力所能济也。庶明灵有照,祸极灾返,善保诚顺,为国自爱,蓄粮厉甲,端听师期,不可徒丧无成,相随兽口。”三辅人为冲所略者,咸遣使告坚,请放火以为内应。坚曰:“哀诸卿忠诚之意也,何复已已。但时运圮丧,恐无益于国,空使诸卿坐自夷灭,吾所不忍也。且吾精兵若兽,利器如霜,而衄于乌合疲钝之贼,岂非天也!宜善思之。”众固请曰:“臣等不爱性命,投身为国,若上天有灵,单诚或冀一济,没无遗恨矣。”坚遣骑七百应之。而冲营放火者为风焰所烧,其能免者十有一二。坚深痛之,身为设祭而招之曰:“有忠有灵,来就此庭。归汝先父,勿为妖形。”歔欷流涕,悲不自胜。众咸相谓曰:“至尊慈恩如此,吾等有死无移。”冲毒暴关中,人皆流散,道路断绝,千里无烟。坚以甘松护军仇腾为冯翊太守,加辅国将军,与破虏将军蜀人兰犊慰勉冯翊诸县之众。众咸曰:“与陛下同死共生,誓无有贰。”
  每夜有周城大呼曰:“杨定健儿应属我,宫殿台观应坐我,父子同出不共汝。”且寻而不见人迹。城中有书曰《古符传贾录》,载“帝出五将久长得”。先是,又谣曰:“坚入五将山长得。”坚大信之,告其太子宏曰:“脱如此言,天或导予。今留汝兼总戎政,勿与贼争利,朕当出陇收兵运粮以给汝。天其或者正训予也。”于是遣卫将军杨定击冲于城西,为冲所擒。坚弥惧,付宏以后事,将中山公诜、张夫人率骑数百出如五将,宣告州郡,期以孟冬救长安。宏寻将母妻宗室男女数千骑出奔,百僚逃散。慕容冲入据长安,从兵大掠,死者不可胜计。
  初,秦之未乱也,关中土然,无火而烟气大起,方数十里中,月余不灭。坚每临听讼观,令百姓有怨者举烟于城北,观而录之。长安为之语曰:“欲得必存当举烟。”又为谣曰:“长鞘马鞭击左股,太岁南行当复虏。”秦人呼鲜卑为白虏。慕容垂之起于关东,岁在癸末。坚之分氐户于诸镇也,赵整因侍,援琴而歌曰:“阿得脂,阿得脂,博劳旧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坚笑而不纳。至是,整言验矣。
  坚至五将山,姚苌遣将军吴忠围之。坚众奔散,独侍御十数人而已。神色自若,坐而待之,召宰人进食。俄而忠至,执坚以归新平,幽之于别室。苌求传国玺于坚曰: “苌次膺符历,可以为惠。”坚瞋目叱之曰:“小羌乃敢干逼天子,岂以传国玺授汝羌也,图纬符命,何所依据?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玺已送晋,不可得也。”苌又遣尹纬说坚,求为尧、舜禅代之事。坚责纬曰:“禅代者,圣贤之事。姚苌叛贼,奈何拟之古人!”坚既不许苌以禅代,骂而求死,苌乃缢坚于新平佛寺中,时年四十八。中山公诜及张夫人并自杀。是岁太元十年也。
  宏之奔也,归其南秦州刺史杨璧于下辩,璧距之,乃奔武翥氐豪强熙,假道归顺,朝廷处宏于江州。宏历位辅国将军。桓玄篡位,以宏为梁州刺史。义熙初,以谋叛被诛。
  初,坚强盛之时,国有童谣云:“河水清复清,苻诏死新城。”坚闻而恶之,每征伐,戒军候云: “地有名新者避之。”时又童谣云:“阿坚连牵三十年,若后欲败当在江、淮间。”坚在位二十七年,因寿春之败,其国大乱,后二年,竟死于新平佛寺,咸应谣言矣。丕僣号,伪追谥坚曰世祖宣昭皇帝。

大事年表

凤皇
凤皇
  (359年)初,慕容冲出生
  (359年)二月,慕容冲被封为中山王,其兄慕容泓被封为济北王。
  公元三六零年,正月,慕容俊壮年去世。
  公元三六七年五月,太原王慕容恪过世。
  (戊辰,公元三六八年)二月, 虚岁10龄的车骑将军中山王慕容冲神气地荣升燕国国防部长--大司马。
  己巳年(公元369年)秋天,吴王慕容垂于枋头大败东晋桓温,功高盖主
  己巳年(公元369年)11月,慕容垂借打猎之机带着儿子们和小姨子段氏出奔西方的苻秦。
  370年1月,王猛以金刀计哄慕容令回燕国,借机陷害慕容垂,秦王原谅慕容垂,慕容令被燕国朝堂流放沙城
  370年5月,沙城的慕容令起事不成,被杀
  370年 11月 秦军攻入邺城
  370年十二月,秦王坚迁燕后妃、王公、百官并鲜卑四万馀户于长安。
  (壬申 372)年秦将朱嶷在辽东平燕国残余势力,慕容桓也丢了性命,慕容评被高句丽送给苻秦。
  372年(壬申)八月,一直留在邺城的秦丞相王猛抵达长安,
  (癸酉,公元三七三年)慕容盛(字道运)出生
  (癸酉,公元三七三年)四月到年底,彗星不散,预兆十年之后,燕当灭秦。阳平公苻融大力上疏。资治通鉴记录此时苻坚封慕容冲为平阳太守。
  甲戌,公元三七四年 三月,苻坚干爹秦太尉建宁列公李威卒
  (甲戌,公元三七四年) 铁弗刘卫辰被代王什翼犍打得南走。
  374年,冬,十二月,有人入秦明光殿大呼曰:“甲申、乙酉,鱼羊食人,悲哉无复遗!”秦王坚命执之,不获。秘书监朱肜、秘书侍郎略阳赵整固请诛诸鲜卑,坚不听。
  公元三七五年王猛死。
  公元三七六年 苻秦收张天锡。
  378年10月,公元三七八年,冬,十月,豫州刺史北海公苻重谋反洛阳
  383年,淝水之战
  公元384年3月,慕容泓在关东收集了几千鲜卑人,偷偷渡河入关,在华阴起兵,平阳的慕容冲也以2万起事,攻打蒲坂。被窦冲大败于河东。居然带8000骑兵越过黄河,去投靠刚刚粉碎秦军围剿杀了符坚儿子苻睿的慕容泓
  公元384年六月,高盖,宿勤崇杀济北王慕容泓,推中山王慕容冲统领全军,为皇太弟。承制行事,置百官;以盖为尚书令。
  后秦王姚苌鼓动慕容冲进攻长安,送儿子姚嵩为质以示友好。一心等着坐山观虎斗。
  公元三八四年七月,慕容冲与秦王儿子苻晖大战于郑西,使用了拉拉队,大破苻晖。很快又在灞上打败秦王少子苻琳和前将军姜宇。占据了阿房。
  公元三八四年九月,慕容冲兵临长安城下。与秦王坚奴厌奴苦欲取汝为代尔的经典对话。
  苻坚送去锦袍。
  公元384年十二月,慕容暐计划谋害秦王坚失败,城中千余鲜卑被杀。慕容柔慕容盛乘间得出,奔慕容冲
  (乙酉,公元三八五年) 正月,得到慕容暐死讯,慕容冲在阿房继承皇位。改元更始。
  疯狂战争。
  (乙酉,公元三八五年) 五月,慕容冲攻长安城,秦王苻坚上城督战,遍体血污。
  长安城里只能依仗杨定。慕容永出主意,慕容冲挖了好多陷马坑,抓住杨定。苻坚带着宠妃张夫人,小儿子和两个女儿跑到长安西边的五将山(陕西礼泉县北)躲起来。
  (乙酉,公元三八五年) 六月,秦太子苻宏带领家族几千人南逃东晋,慕容冲挥军入长安。
  (乙酉,公元三八五年),七月,姚苌自故县如新平。
  秦王苻坚到五将山,姚苌派骁骑将军吴忠帅骑围抓住苻坚。被送到新平,幽于别室。
  姚苌找苻坚要传国玺不得,苻坚先杀宝、锦。辛丑,姚苌遣人缢坚于新平佛寺,张夫人、中山公诜皆自杀,
  (乙酉,公元三八五年)十月,高盖被派去打姚苌,大败。高盖投降了姚苌。损失5万人,他的干儿子杨定逃跑了。
  公元三八六年,二月一天,左将军韩延杀慕容冲。推段随为主。
  左仆射慕容恒、尚书慕容永杀韩延,段随。 立宜都王子慕容顗为燕王
  公元三八六年,三月,四十余万鲜卑人收拾行李,离开长安。
  内斗不断,在黄河西岸的临晋城(今大荔),慕容顗被杀,慕容恒和慕容永闹翻,立慕容瑶当皇帝。慕容永攻来,杀慕容瑶,立慕容忠。

十六国时期

  西晋灭亡,东晋在南方建立的时候,黄河流域的各族统治者互相混战,在130多年里,北方各民族统治者先后建立起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历史上将北方的15个主要国家------前赵后赵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前秦后秦西秦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文夏,连同西南地区的成国,总称为十六国,此外还有冉魏,西燕,代,柔然等政权,这一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又一次分裂时期,公元前4世纪下半期,前秦一度统一了黄河流域,后因它急于南下攻灭东晋,在淝水之战中大败,统治瓦解,北方再度陷入了分裂割据状态,东晋乘胜收复黄河以南的许多失地,形成了南北长期对峙的局面。
  西燕(公元384——394年,共11年):西燕共有7个帝王,其中在内争中被杀的6帝,国亡被俘杀的1帝,无一善终。
  建元二十年(384)三月,前秦北地长史慕容泓乘后燕王慕容垂进攻邺城之机逃往关东,收集鲜卑残部数千人,返回屯华阴(今属陕西),击败前秦将军强永,慕容泓自称都督陕西诸军事、大将军、雍州牧、济北王。秦王苻坚任命雍州牧钜鹿公苻睿为统帅,率兵5万讨伐慕容泓,慕容泓的队伍增至10余万。于是慕容泓至函苻坚,请苻坚送还尚在苻坚朝中的前燕亡国之君慕容[日韦]。苻坚大怒,但侍慕容[日韦]如初,同时命慕容[日韦]书信招谕慕容泓慕容冲慕容垂等。慕容[日韦]却秘密派遣使者告诉慕容泓不必顾念自己而努力建树大业。慕容泓于是改元燕兴,建立燕国,史称西燕。西燕建立后,关内外鲜卑归顺者达10余万,一度声势浩大。六月,慕容泓因持法苛峻为部下所杀,其弟慕容冲继位。386年慕容冲被杀,段随称王,改元昌平。随后,西燕内乱不止,394年,慕容垂率军与西燕军战于台壁,大败西燕,西燕灭亡。

西燕君主世系

  济北王(慕容泓
  威帝(慕容冲
  燕王(段随
  燕王(慕容觊
  燕王(慕容瑶
  燕王(慕容忠
  河东王(慕容永

形象误解

凤皇
凤皇
  很多网文中写慕容冲上阵不穿盔甲,是对晋书的误解。晋书里说,慕容冲被杨定打怕了,于是 “穿马埳”以自我保护,被写手理解为慕容冲之前不穿盔甲,遇到杨定后才穿盔甲。最后干脆演变为慕容冲上阵一袭白衣飘飘,以求死的心面对敌人?! 其实“穿马埳”是挖陷马坑的意思,慕容冲当时想挖陷马坑来抓杨定。
  慕容冲在战场上真正比较有趣的事,是组织了一支女子拉拉队替自己扬尘助威。他让每个女子拿一个装满灰土的布袋,穿花衣服,骑着牛,手持长槊排在阵后,两兵交接,他一声令下:“班队何在”,拉拉队冲上来,拆开灰土袋,埃雾连天。吓得敌人不知底细,大溃而逃。

相关阅读

  史上第一美男子慕容冲
慕容冲,清河公主
慕容冲,清河公主
  魏晋南北朝时代,是一个奇人辈出的时代,也是一个英雄不问出身的时代,有竹林七贤等奇人,有刘琨祖逖等有志之志,有石勒刘渊等草莽英雄,有冉闵与慕容恪这样的天纵神人,个个可以惊天地泣鬼神,都堪称中华史上的奇葩,那刘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数万胡兵将城围得水泄不通,刘琨一个人白衣如雪的在城楼上仰天悲啸,接而吹箫,是时城下只有白晃晃的刀在月光下发着清寒,刘琨的箫声忽明忽暗,忽幽忽泣,竟感染了城下数万胡兵,竟思退兵之心,天亮时围城的数万胡兵尽退。文天详诗日:“刘琨死后无奇士”。魏晋风度,便是这样千百年来为后人敬仰,每每思之,恨不得仰天长啸,效古人裸衣醉酒,尽兴而歌之态。
  慕容冲是鲜卑族人,在金庸武侠里的慕容复便是这一枝的后人,鲜卑族本是小族,可是上天怜见,鲜卑族竟在乱世中独绽奇葩,最终称雄一时,甚至可以说是鲜卑统一了中原。
  慕容家族说来奇怪,据史学家说这个家族几乎个个外表俊美,任何一个拿来与台上的F4比只怕都要英俊许多,是一个美男子辈出的家族,史学家应当考究一下这个家族的基因或是文化,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鲜卑小国的慕容家族如此貌美,而慕容冲则是五胡十六国时倾国倾城的第一人,短短二十几年生命,制造的轰动效应把北国江南所有美女都比化了。
  据记载,慕容冲每次打仗,不着铠甲,白衣锦袍,载着面具,犹如天纵神人一般,戴面具是怕战士看了分心,无法想象的是男人也会被男人之美所倾倒么?这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了,但这便是事实。在历史上还有一个人叫卫玠,长得极美,走在街上,就会被女人们围着,投掷鲜花,久而久之竟得了病,有一个成语叫看死卫玠,这个人不知与慕容冲相比如何?
  慕容冲幼年时便被封为大司马、中山王,可他童年的命运极悲凉,因为鲜卑是小族,那时北方是先秦符坚的天下,前燕为前秦所吞并,为了妥协,慕容冲与他姐姐清河公主被做为胜利品送与符坚宫中,姐姐做了符坚的女人,而慕容冲则成了符坚的娈童,当时人称:“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一个皇家子弟,被一个粗野男人整天抱着干着屁眼的勾当,说多丢人便多丢人,慕容冲想必是在那时种下了仇恨与妒世的种子,那时他才十几岁,整天在宫中与姐姐侍奉着符坚这位草莽英雄,生活想必是度日如年,但他仍装得极是听话可爱,最后符坚被别人论议自已也觉得对不起这位神仙画里的人物,便放他出去做了一个太守,那时的慕容冲放在现代应当是在大学里或是高中拼命谈恋爱追星的时侯,可他却早早的被一个粗野的男人用最变态的方式结束了最美的时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皇子变成一个俯首的娈童,这种日子,连现在的鸭子都不如,现在的男妓卖身还有女色可用,而他却是被人所享用,几乎没有任何报酬,甚至还有掉头的危险。
  就这样,这位千古难得的美男子一年年长大了,当符坚淝水之战莫名其妙的失败时,他毅然揭兵而起,他起兵的地方叫阿房城,我不知这个地方与阿房宫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可巧此处长满了梧桐,翠竹。传说中的凤皇看到梧桐,常落下来休憩,用竹食填肚子。绿影婆娑的阿房真引来了个火凤皇。于是歌谣传曰:“凤皇凤皇止阿房”。慕容冲的小名便叫凤皇,一个美伦美奂的名字,这个玉面罗刹横刀勒马,白衣如雪,戴着冰冷的面具,手中长剑冷冷一指,兵士如潮向长安攻去,那时的慕容冲在想什么呢?在想那冰冷的王宫,以及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么?那段让人羞耻的往事,在他心中渐化成一段不可化解的仇恨,符坚,这个曾经极有希望统一中原的英雄,这个曾在深宫抱着最美的娈童的皇帝,被他最爱的男人,围困在长安城内月余,直到最后没有一粒粮食,没有一个救兵。
  这是一个血的时代,慕容冲以及他的士兵象是疯了一般的杀戮,天昏地暗,鬼哭狼嚎,十余万前秦兵士象猪狗一样的被这些叛逆的鲜卑族人所杀,血流成河,甚至几万人被杀后做为干粮,让这些久未尝血的人充饥而用,直到最后,慕容冲杀光吃光了这些男人与女人,那时的他心中一定充满了一种快感,一种压抑许久的快感,他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他可以掌握别人的命运甚至生命,他单骑呆立长安城下,看人潮如涌,血雨腥风,那时的他一定十分寂寞,没有人可以理解这个叫凤皇的男子,这位五胡十六国的第一美男子,他用一种近乎变态的仇恨心理,用血来证明了他的血性。
  他的美在瞬间燃烧,瞬间的绚烂,瞬间的消亡。有道是自古美人似名将,不许人间见白首,慕容冲毅然称帝,这个二十岁的美男子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帅哥皇帝,当他的士兵思乡之情渐切,当他正想回到生他养他的土地时,他的叔叔慕容垂已经做大做强了,等待他的是慕容垂阴冷的目光以及新一轮皇位的屠杀,在与部下的争论中,这位五胡十六国第一帅哥被部下所杀。
  说到这里,我不由想到了林平之,忽一朝大厦倾,忍辱负重,终一天血腥复仇,自己却在野心中毁灭。搞不清楚在这篇奇遇记中有没有个岳灵珊,我们只知道一个MM曾给慕容冲生了娃娃,可连姓氏都没留下来。就经验而言,要安慰如此一颗破碎的心,非需要母性很强,神经坚强的女人不可。慕容冲数载娈童生涯,一朝铁血皇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曲折经历形成了性格的极端:外表阴柔,内心狂野,坚毅,为人狡猾且狠毒。
  如果生在当代,他仍是一个嗲声嗲气的帅哥,天天围着一群美女们,在鲜花与称美声中过着明星般的梦,也许他会成为F4,也许他会是中国电影界最出名的演员,并颠倒众生,可惜的是他生于乱世,一切由不得他自已做主,他最终成为了一代铁血皇帝,过着阴暗而狠毒的生活,就是这位名叫凤皇的男子,他曾让五胡十六国无数女子与男人发疯,关于他的故事以及他的俊美,在流传中渐是神奇。
  一个娈童的复仇与复国
  符坚其人,在历史上的评价其实相当正面,详读史章,就会发现苻坚绝非残暴鲁莽的君王,反而是个开明大度、高瞻远瞩,审时度势,谨恭有礼,慕义怀德,善于纳谏,雄才大略而又完全汉化的一代英杰,可惜的是,他最后关头一意孤行,对于前燕、东晋等降臣又太过宽容,特别是淝水之战导致一败涂地,使赫赫前秦分崩离析,最后,他本人也为姚苌勒毙于佛寺。否则,隋文帝的大一统时代,极有可能在苻坚大帝的时代提前到来。秦主苻坚,可称一代雄,祖居今甘肃天水一带,祖父是氐族。苻坚广纳人材,自立后任人唯贤,励精图治,尤重汉臣王猛,以其为“军国内外万机之务”。氐族豪门多是开国元勋宗戚,多骄妄不法,滥竽充数之辈。苻坚支持王猛整饬吏治,约束豪门,强化王权,广募贤能忠孝之士。苻坚对于被征服者多待之以怀柔宽厚,任用不少异族和投降的人为官。前燕慕容垂避害来投,拜冠军将军,封宾都候;羌族姚苌归顺,任龙骧将军。文化上, 苻坚主张汉化、兼容各族,提倡儒学,广兴学校。关陇地区是前秦根基所在,战乱多年,农桑废弛,他赈恤穷困,兴修水利,这一地区得以复苏充实。苻坚能听民意,“令有民怨者,举烟于城北,观而录之”,苻坚常常去观查。经营得当,前秦国势渐强。其时,前秦最大对手是前燕。370年,秦主苻坚灭前燕,虏获幽帝慕容暐,其妹清河公主,其弟慕容冲。376年,灭前凉、代,一统北方。382年, 进军西域。前秦成为16国中最强者。其疆域东临沧海,西并龟兹,南至襄阳,北近大漠。新罗、大宛、天竺等62国皆与之通好。惟与东晋相持不下。382年,苻坚拟举兵吞并偏安东南一隅的东晋。群臣多异议。概前秦连年征战,将士已显疲态,一旦大军南下,被征服的鲜卑、羌、羯等族就可能伺机反叛。苻坚以为拥兵百万,资仗如山,投鞭即可断流,灭晋就在眼前。鲜卑慕容垂、羌族遥苌,意图乘机恢复亡国,极力怂恿苻坚出兵。次年5月,苻坚下令每十丁抽一为兵,征用全部公私马匹,兵分三路南侵。中路为苻坚亲自领军,东路由其弟苻融领慕容垂等所率步骑25万为前锋、西路由姚苌统率。百万秦军中有不少被征服部族的将士,多有贰心。晋军一致对敌,宰相谢安指挥得当,趁秦军先锋立足为稳,一鼓作气于洛涧击败苻融所率先锋。晋军以兵少而首战告捷,士气大振,水陆并进。苻坚在寿春城上望去,见晋军阵容严整,以为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始有惧意。洛涧之役后,两军隔肥水对峙。晋军前锋都督谢玄要求苻坚稍退,以便晋军渡河决战。苻坚急于速决,谋在稍退以诱晋军,待其渡河过半,以骑兵迅捷回击,突袭取胜。秦军军心不一,落败洛涧后,更是涣散,听到后撤命令,竞相奔逃。晋军在后大呼“秦军败矣!” 谢玄带兵趁机抢渡肥水,猛袭秦军后背。秦军溃败,夺路而逃,闻风声鹤唳而以为追兵将至,践踏而死者相枕。苻融阵亡, 苻坚中流矢,单骑逃回长安。以国力而论, 秦强晋弱。天时地利人和而造势,顺势则力有不足而可谋胜。肥水一战,秦军兵多而势虚,晋军兵寡而势盛。兵众虽力大,力大无奈何势盛。从此,前秦渐颓。
  是年清河公主14岁,美丽非常,苻坚纳入后宫。慕容冲年方12,有龙阳之姿,苻坚也揽入怀中。一时姐弟专宠后廷。长安城中民谣遂起:“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慕容冲被俘时爵位是中山王,官拜大司马,后世人说小孩子当时不过12岁,这官衔当然是虚的。不过翻看五胡十六国的历史,我们会发现鲜卑王族里十一二岁的王子手握大权的不乏其人。比较有名的还有北齐的琅邪王高俨。高氏和慕容氏一样,都是汉化的鲜卑人,这两个家族相似点颇多,就连有遗传嫌疑的疯狂和优秀也不相上下。琅邪王高俨是北齐末代君主高纬的弟弟。这位北齐后主的荒唐残暴这里就不多说了,令人发指的暴行罄竹难书。不过他在真正掌权之前,足足五年屈服于老爹高湛的淫猥之下装疯卖傻,太上皇暴死后又差点被弟弟高俨一举篡权夺位。高俨小小年纪便成为北齐的权臣,代父行政。一件小事可以证明高俨的生性极其严苛残忍,他的喉咙经常患病(估计就是上呼吸道感染什么的),为了根治,他要太医用钢针直刺入喉,据说整个治疗过程中他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联想到关公刮骨疗毒看官们也许觉得没什么,但是要知道,高俨在此时顶多十岁出头。这位琅邪王在老爹没死哥哥没权的时候就开始侵权干政,处理政务时的老成决断让一干王公大臣莫不畏惧,而此时的他,也不过十一二岁而已(要知道他谋反被杀时才十四岁,留下了四个遗腹子,都让老哥杀了)。说了这么多高俨,其实不过是想举个例子描述当时的历史背景,假设一下慕容冲那个“大司马”的官衔未必全是摆设。可是这么一来,反倒是更显得他日后的命运悲惨。一个心比天高手握大权的小王子,国破之后竟然以色事人,身世之跌宕足以解释他日后为何血洗长安,将千里关中沃土尽变成阿鼻地狱
  作为战利品,十二岁的慕容冲和姐姐清河公主被充入长安的禁宫。慕容姐弟受宠,臣下恐其乱政,王猛切谏,苻坚遂外放慕容冲出宫。其母死后,苻坚葬之以燕后之礼;幽帝慕容暐居长安,苻坚封之为新兴候,可见苻坚待慕容家族不薄。慕容冲终于被苻坚放出禁宫,任命为平阳太守。后也起兵,投奔慕容泓。十几年后,淝水之战,苻坚大败。慕容冲结集鲜卑人,趁乱而起,马踏关中,挥刀雪耻。
  384年姚苌起兵渭北;暐叔慕容垂起兵河北;兄慕容泓起兵陕西华阴。泓举兵马十万,遣使谓坚,要求“分王天下”。苻坚大怒,责问慕容暐。慕容暐叩头谢罪以致流血,苻坚待之如初。慕容暐暗中派遣密使往慕容泓处,安排人事以图复兴大业,告诉慕容泓:“听吾死闻,汝便即尊位。”慕容泓“持法苛峻”, 兴兵进逼长安不久,就被谋士高盖杀了。慕容冲被高盖立为主,继续率众进围长安。慕容冲小名凤皇。385年,慕容冲于阿旁称帝。至此,“凤皇”屯兵阿旁,虎视长安。苻坚派人给慕容冲送去一件锦袍致意。传话道:“古者交兵,使在其间。卿远来草创,得无劳乎?今送一袍,以明本怀。朕于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为此变。”慕容冲答复道:“皇太弟有令,孤今心在天下,岂顾一袍小惠!苟能知命,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当宽待苻氏,以酬相好。终不使既往之施,独美于前。” 昔日同榻,而今对阵。笔马倥偬,转眼,15年有余。弱冠少年已近而立(27岁),当年娈童,今已称帝,志在天下。苻坚灭燕纳冲时,正值而立之初(32 岁),霸业初成,此时已近不惑之末(47岁)。可巧此处长满了梧桐,翠竹。传说中的凤皇看到梧桐,常落下来休憩,用竹食填肚子。绿影婆娑的阿房真引来了个火凤皇。于是歌谣传曰:“凤皇凤皇止阿房”。桐竹纷披,玉面罗刹横刀跃马,真是花间喝道的场面!慕容暐也在长安城里联络旧部,意图刺杀苻坚,事情泄露后被杀。苻坚一生宽大仁厚,但这个他曾经宠爱无比的慕容家族实在让他伤透了心,终于下令将城内鲜卑人全部处死。于是鲜卑人发疯般地围攻长安,慕容冲更把复仇的疯狂发泄到无辜民众身上。他纵容手下烧杀劫掠,将村镇夷为平地,搞得关中道路断绝,千里无烟。昔之霸者苻坚出逃,为姚苌所俘,被缢杀。394年已退据今甘肃临夏的前秦为姚苌之子所灭。强大的前秦毁于一旦。
  他手下的鲜卑大将思念故乡,想要回归故里。但是自慕容暐死后,慕容冲的叔父慕容垂便自封做了燕帝。慕容氏不可能同时出两个当家的,叔父在故国已经根深蒂固,慕容冲不愿回去送死,希望在外另打一番天下。本来这才是真正的好主意,可是将士思念故土,更不愿追随他而殆害家乡亲人,于是不肯用命,反而一哄将慕容冲弑杀。
  据说慕容冲起事之后上战场几乎从不披甲胄,这样虽然肯定增加了美感,但那身着素袍立马横刀的剪影却也让千年之后的我们,隐隐感到他内心那被复仇之火掩饰起来的真意,竟然是一种不想掩饰的渴死。“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也许他最后的结局是慕容冲自己设定的剧本,毕竟在那一刻,他想做的、能做的,已经全部完成,而只属于他自己的杀戮和报复终于结束之后,慕容冲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天下人,无论是曾经的敌人还是曾经的家人,都只肯承认他是那倾国倾城的凤皇,如果他想化身九五至尊的神龙则完全没有容身之地。遥想着远方叔父那双阴郁隐忍了一辈子的狼眼,慕容冲或许冷冷的笑道,这辈子,任何人都休想再把我变成一只囚鸟,即使是关在金丝笼中的凤凰!
  娈童出身,凤皇长鸣,遂成绝响。一个男子,俊美到足以倾国倾城,这是何等样的传奇?在这个传奇的中心,是一个身世堪怜的美貌娈童,是一个阴郁狠毒的复仇者,是一个血腥杀戮的铁血皇帝,这个小字“凤凰”的美男子,像凤凰一样流光溢彩,也像凤凰一样毁于自身仇恨的火。
  慕容家族素来诡桀暴虐,命运也充满血腥。冲祖晃,前燕开国之君,“征高丽大破之,遂入丸都,掘高丽王钊父利墓,载其尸,焚其宫室,毁丸都而归。钊后称臣,乃归其父尸。”冲兄幽帝暐“政无纲纪”。冲兄泓,持法苛峻,被臣下杀。冲叔垂,其父晃谓之“终能破人家,或能成人家”,不容于暐而投苻坚,坚甚重之,肥水之后起兵叛坚。385年,冲破长安, 据之乐而忘返,其下思归关东故地,386年2月杀冲,拥立其部将段随。386年3月,慕容永杀随,立慕容X。继之,X被杀,慕容冲的儿子瑶继位。瑶旋被杀,慕容泓的儿子忠被立为帝。6月,慕容忠也被杀。自慕容泓起兵,短短年余,一门子弟几乎全部喋血陨命。(本段来源:网易历史 )

相关作品

·网络小说

  《流水迢迢》萧楼 (其中的卫三郎也是以慕容冲为原型,结局是凤凰涅槃)
  西宫有梧桐,引来凤凰栖;凤凰一点头,晓月舞清风;凤凰二点头,流云卷霞红;凤凰三点头,倾国又倾城;凤兮凤兮,奈何不乐君之容——《流水迢迢》萧楼
  《慕容冲之凤凰于飞》潇烟漠漠
  《凤皇凤皇止阿房》邢妍
  《凤起阿房》天平
  《秦燕悲歌》千羽流风 又名“四海无人对夕阳”
  《凤凰石》绾刀
  《凤栖梧之明眸盼》苏歌尘
  《寻樱丝》淡樱
  《寻丝记》泠舞月
  《美人吟·飞花弄影》夏雪缘
  《慕容冲之凤凰传说》 段楚楚
  《风暖碧落》 寂月皎皎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 楼笙笙
  《凤皇醉》泪轩
  《寻龙记》第一卷‘浴血凤凰’
  《凤凰歌》狐柒柒

·诗词

  征兵北上分天下,忽闻祸患起萧墙。不见幽人独往来,却听凄韵满回廊。
  短衣辕辙别愁绪,伫立寒风蓦回望!是非鏖战几时尽?江天秋水空苍茫!
  马蹄踏碎清秋夜,剑映萧索冷孤光。战火烧尽白骨乱,兵临城下傲沧桑。
  昔有鸾凤止阿房,秦宫三载锁离殇。烽火燎天悲歌泣,致使荒魂返故乡。
  隔秋水,望八荒,浮生一寐多惆怅,梧桐翠,竹影深,重楼之中待凤凰。

·音乐

  《凤皇》
  曲:金子陵
  词:昱妍
  绿柳清风窃入燕宫院
  清眸宛转逐纸鸢
  伏岸低吟青青河边草
  眉低眼间皆欢饶
  银雕玉砌容颜史册载
  小儿年少惊世间
  谋智高巧官至大司马
  风华意气初绽现
  怎奈何 天妒颜 兵马乱 逐鹿战
  烟尘纷乱血溅琉璃盏
  战潮汹涌前尘湮
  会同箭在弦 恨不敌袭军乱
  一朝一夕骤然风云变
  感国破并家亡 嘲末世沦战虏
  雌雄双飞入紫宫
  屈辱怨 印心间 血海仇 心何甘
  誓定不负男儿天下望
  一腔傲气忍纠葛
  智计腹中埋 盼一朝得梦圆
  一心只为平坐欲比坚
  恸铁血帝王心 夺苻氏天下权
  凤皇落栖梧桐巅
  夙愿已成再无心思念
  阿房墙外军心已乱
  凝眸浅笑且望喉边剑
  一世寂寥肠百转
  可叹倾国倾城颜
  《凤皇台》
  词:冰舞
  曲:古筝版《画心》
  唱:安多罗美达
  寒风蓦 吹浮生一梦隔 
  狼烟残 天涯几曲萧瑟 
  秦宫月 长安夜
  白马长剑踏江河 
  孤影乱 繁华多少覆南柯
  梧桐年华割裂圆缺 
  弦上思 断了三生风花雪
  一转眸 一声咽
  白骨今夜雨淋血
  君天下 谁书生死离别诀
  胡旋落 倾一阙苍茫歌
  烽火烧 重见当年桃花色 
  旧楼台 日已遮 霜华都把流离彻
  且徘徊 将心绪为你刻
  谁相忆 银字笙调无人和
  谁引弓 八百里江山破
  阴山雨 旧家国
  喑哑嘶鸣铁骑过
  秋水渺 一寐惆怅都烟罗
  桐叶纷飞惊鸟掠 
  弦上思 断了三生风花雪
  一转眸 一声咽
  白骨今夜雨淋血
  君天下 谁书生死离别诀
  胡旋落 倾一阙苍茫歌
  烽火烧 重见当年桃花色 
  旧楼台 日已遮 霜华都把流离彻
  且徘徊 将心绪为你刻 
  风掩埋 流云过
  葬前生今世纠葛
  凤皇台 还如昨
  几时再见你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