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

  华南虎是中国特有的虎亚种,生活在中国中南部。识别特点:头圆,耳短,四肢粗大有力,尾较长,胸腹部杂有较多的乳白色,全身橙黄色并布满黑色横纹。在亚种老虎中体型较目前几乎在野外灭绝,仅在各地动物园、繁殖基地里人工饲养着100余只。

简介

华南虎
       华南虎
  华南虎亦称“中国虎”,是中国特有的虎种,生活在中国中南部。识别特点.体型大,体长1.6~2.9米,体重180~200公斤。头圆,耳短,四肢粗大有力,尾较长,全身橙黄色并布满黑色横纹。是亚种老虎中体型最小的。雄性华南虎长约2.5米,重约150公斤;雌性体型要小一些,长约2.3米,重约110公斤。与孟加拉虎和西伯利亚虎相比,华南虎身上短而宽的斑纹间距很大。华南虎的怀孕期约为103天,平均每次可以产两三头幼虎。华南虎于1996年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度濒危的十大物种之一。到目前为止,中国存活的圈养华南虎仅为70只,其中包括正在南非野化的2只。国内动物园圈养的华南虎只有68只,散布在全国18家城市动物园中。

外形特征

  食肉目猫科豹属虎的亚种之一。中国特有种。原分布于华南、华中、华东、西南的广阔地区及陕南、陇东、豫西 、晋南的个别区域,以湖南、江西数量最多。体型较小,尾较细短;头大;眼大而圆;小而整齐的门齿上下各 6 个,犬齿长而锋利,发达裂齿上齿尖极锐利,可撕裂猎物厚硬的皮肉;舌上多刺,利于舐净骨上碎肉;咀嚼肌发达,故头圆,面较平。头颈、背、尾及四肢外侧毛为黄色,毛色较深,常为橘黄甚至略带赤色,胸腹部及四肢内侧乳白色。身上有黑色条纹,宽而密集,体侧常出现上下两纹相接连成的菱形纹。毛较短。体长平均2米左右,重140~200千克。夜行,听觉 、嗅觉均较敏锐,以野猪羚羊、鹿类、野兔等为食。善于游泳。一年四季均可发情及产仔,妊娠期95~110天,每胎2~4仔,幼兽随母生活,1.5年后独立生活,3~4岁性成熟。栖于山林、灌木及野草丛生处。独居,有较强领域性。领域较小,雄虎占80平方千米,雌虎占60平方千米。由于生活区域与人类居住区较近,且其性格凶猛,动作敏捷,有时捕猎家畜。为观赏动物,毛皮幅大艳丽。现代,华南虎的分布范围日益缩小,存活数目极少,已被列为中国国家二类保护动物。

生长繁殖

华南虎
                  华南虎
  华南虎的人工繁殖始于1963年的贵阳市黔灵公园。1958年从贵州清镇捕获1只野生雄性华南虎,于1963年先後与1958年从贵州长顺捕获的1只野生雌性华南虎、和1959年从贵州毕节捕获的1 只野生雌性华南虎交配。两只雌性华南虎分别产下1雄1雌2只幼仔和1只雌性幼仔,38年来全国圈养华南虎共产仔122胎287只,除32只死亡外,存活雄体151只,雌体104只。在46年的圈养中,华南虎共死亡250只。可以准确确定死亡年龄的有191只,其平均寿命为10179岁。记录的266只幼体,在出生后30天内死亡的有117只,死亡率高达44%;成体的死亡率在4-12岁时为4%-5%,超过13岁的死亡率增大。
  有记录的最大年龄约24岁(雌体)。该个体的谱系号为“25”,于1966年在湖南野外捕获,当时约2岁,送到长沙圈养。1980年转送到重庆,1982年又运到洛阳,于1988年6月9日死去,在圈养条件下生活了22年。
  Pantheratigrisamoyensis于1981年被列入CITES公约附录Ⅰ保护名单。

著名的《华南虎谱系》

  中国动物园协会(CAZG)建立的华南虎谱系记载了中国307只华南虎在46年中的详细饲养繁殖情况(共生122胎287只幼崽),现存圈养华南虎分散在全国22家单位,有57只个体,是一个衰退的种群。通过SPARKS和GENES软件分析发现从1977年始,圈养种群的基因多样性便逐渐下降而近交系数却不断增加。
  中国华南虎的圈养始于1955年。当年从四川野外捕捉了1只雌性华南虎,呼名“猛子”(MENGZI),谱系号为“1”。先运到河北,暂养一段时间后,转运到上海圈养了15年,1970年又运到合肥逍遥津动物园,同年死去。1955-2001年间的46年来国内先后有40家大、中城市的动物园或公园饲养过307只(谱系登录的个体数)华南虎。其中雄体158只,雌体117只,另有32只幼仔因刚一出生即死亡,未记录其性别。在国外仅有苏丹和北朝鲜等国的4家动物园饲养展出过6只华南虎。

起源,分化与变迁

华南虎
                 华南虎
  华南虎不仅在生态系统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且其起源及扩散以及分布区的变迁过程在研究虎的起源和演化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科学价值。华南虎起源于中国华南区域(即华南虎原始分布区域),然后沿着两个主要方向扩散,即虎沿西北方向的森林和河流系统进入亚洲西南部;沿南和西南方向进入东南亚及印度次大陆,一部分最终进入印度尼西亚群岛,扩散和辐射适应过程中,虎演化出了8个亚种。
  现代虎类的化石首次现在于陕西蓝田公王岭。估计时间为中更新世初期,亦即距今大约60万年。1998年,IVPP的邱占祥院士认为在我国已经发现的化石中,时代最早的虎化石可能是距今约200万年前(含化石的岩性是红土)的古中华虎(Pantheratigrispalaeosinensis),Pantheratigrispalaeosinensis是瑞典古生物学家Zdansky于1924年所建的,这个标本出土于河南渑池兰沟第三十八地点,最近在甘肃又出土了新的标本,目前这个种的标本非常稀少,全世界仅有3个头骨,一个在国外,其余2个保存于北京。(Mazak,2006)。1967年,著名猫科动物学家,德国古登博格大学的Hemmer教授著论文详细讨论了这个种的性质,Hemmer教授非常详细地研究后认为绝大部分特征与虎接近,但部分特征也是美洲豹特有的。他也认为古中华虎应为虎的一个亚种 (Pantheratigrispalaeosinensis)。有人说华南虎头骨是8个公认虎亚种中最原始的,这个说法缺乏根据,目前还没有人拿过古中华虎的头骨与华南虎头骨详细比较过。
  Pantheratigrisamoyensis(华南虎)这个学名是1905年由德国动物分类学家Hilzheimer依据5个产自汉口(今武汉)的虎头骨标本后所定名的。amoyensis这个名字是 amoy(厦门)的拉丁化名词,这是因为华南虎最早被美国一生物学家发现于厦门岛而定名的。华南虎的头骨要明显的小于东北虎和印度虎,雄虎头骨的平均长度仅为318mm(Mazak,2004)。

原始分布及数量

  该亚种曾广泛分布于华东、华中、华南、西南的广阔地区,以及陕西、陇东、豫西和晋南的个别地区(湖北、江西、贵州、福建、广东、广西、浙江、湖北、四川、河南、陕西、山西、甘肃等地原始分布区大致为(东西超过2000公里南北超过1500公里).
  东东经1190~1200(浙闽边界)
  西东经1000左右(青川边界)
  南北纬210~350(秦岭黄河一线)

·20世纪50-60年代

  根据我国皮毛市场每年虎皮收购量的不完全统计,1956年全国收购虎皮1750张。20世纪50年代江西省有20多个县发现有虎,该省1955-1956年捕虎171只。20世纪50-60年代,在川东的万县,以及陕、川、鄂交界的大巴山地区已经发现不到虎的踪迹。湖南省1952-1953年共捕虎170只。1964年,寿振黄先生根据各地虎骨和虎皮收购数量估计当时华南虎每年约被猎捕800只,显然有“放卫星”的嫌疑。1966年在安徽也都捕到过虎。50年代初广东省猎虎50多只,60年代约为 20只。1958年在贵州中部的清镇,1959年在贵州西部的威甯都曾捕到过虎。秦岭地区的虎于灭绝60年代。1960-1963年河南省至少捕杀虎60 多只。

·20世纪70-90年代

  到1970年后,江西的华南虎年捕猎量少于10 只,1975年后再没捕过虎。河南省在70年代初期每年捕虎7只,浙江省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每年捕虎3只。70年代广东省猎虎猎捕不足10只。湖南最后捕到野生虎是在1976年。20世纪70年代末估计全国野生华南虎的数量为40-80只。山西省最后捕获的虎在1974年1月,在原平县收到一副虎骨后再为发现过虎。1979年中国全年只收到一张虎皮。20世纪80年代后野生华南虎数量已极少,有人估计中国野生华南虎的总数为30-80只。湖北最后捕到的野生虎是1983年,在利川市百户湾林场发现1只幼虎,之后送到重庆动物园。1987年5月的统计显示广东省境内活动的华南虎有成年虎4只,幼虎12 只。1990-1992年,原林业部与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开展的华南虎及其栖息地调查估计当时中国广东、湖南、江西、福建交界处华南虎有20-30只。

·21世纪初

  2000-2001年的华南虎及其栖息地调查搜索过程中没有看见一只野生虎的身影,国外一些学者认为野生华南虎已经灭绝。

目前分布

华南虎
                 华南虎
  至今已数十年,在多个传闻有虎出没的地区一直未得到有力的实据显示有虎的存在。近年来在湖南南部,北部,江西中部,广东北部和福建西部发现过虎踪,但未有照片证明。以下是近20年来发现有野生华南虎活动踪迹的地点(6个省),估计数量为15只,也许实际数量更少。

·江西(6处潜在分布区,数量不详)

  1.雩山山脉(宜黄、乐安、南丰、崇仁、南城、广昌、宁都7个县)
  2.罗霄山脉(上粟、莲花铜鼓、宁岗、井冈山、永新6个县)
  3.武夷山脉(铅山、贵溪、资溪、瑞金、石城5个县)
  4.怀五山山脉(德兴等2个县)
  5.幕山脉(修水、武宁、靖安、永修4个县)

·广东(3处潜在分布区,5-6只)

  1.大东山-八宝山片(连州、阳山、乳源、乐昌部分地区)
  2.车八岭-黄牛石片(始兴、翁源、连平等县的部分地区)
  3.万石山-观音山东片(仁化、南雄、乐昌等)

·湖南(2处潜在分布区,最近统计为还有3只)

  1.壶瓶山自然保护区
  2.莽山自然保护区

·福建(2处潜在分布区,数量不详)

  1.梅花山自然保护区
  2.福建三明地区
华南虎
                  华南虎

·浙江(1处潜在分布区,估计有3只)

  1.庆元百山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贵州(3处潜在分布区,数量不详)

  1.以梵净山为核心的武陵山区
  2.以赤水、习水与四川、重庆交界地区
  3.金沙县的冷水河至青池与四川交界地带

悲惨命运

  华南虎的濒临灭绝,实在是一个历史大悲剧。建国初期,野生华南虎的数量还有4000多头。经过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持续进行的大规模捕杀,华南虎种群遭受重创,一蹶不振。当时,政府宣布华南虎为“四害”之一,除虎如同剿匪,大打人民战争,还组织专门的打虎队,由解放军和民兵协同作战,赶尽杀绝。例如,1956年冬,福建的部队和民兵捕杀了 530只虎、豹。在这场运动中,江西的南昌、九江、吉安以及抚州捕杀了150多只老虎。1959年冬,贵州有30多头虎、豹遭猎捕。1963年广东北部共捕杀了17只老虎,雷州半岛也有17只被捕杀。1953年至1963年,有一个专业打虎队在粤东、闽西、赣南共捕杀了130多只虎、豹。在围歼华南虎的战役中,涌现出许多打虎英雄。
  不知什么原因,同属老虎,命运很不相同。东北虎一开始就进入了政府的保护名单,而华南虎长期以来列名黑名单,格杀勿论。
华南虎
                  华南虎
  1959年2月,林业部颁发的批示里,把华南虎划归到与熊、豹、狼同一类有害动物,号召猎人“全力以赴地捕杀”;而东北虎被列入与大熊猫金丝猴长臂猿同一类的保护动物,可以活捕,不能杀死。
  1962年9月,国务院颁布指示保护和合理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列出19种动物为严禁捕猎动物,并在一些地区受到保护。华南虎再度被排斥在外。
  还在中国政府号召大规模猎杀华南虎时,国际社会就着急了。1966年,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在《哺乳动物红皮书》中就将华南虎列为E级,也就是濒危级。
  1973年5月,国务院在《野生动物资源保护条例》(草案)中,把华南虎列为三级保护动物。也是在1973年5月,农业部禁止猎捕东北虎和孟加拉虎,却仍然允许每年控制限额捕猎华南虎。每年控制的数量以当地农业部门按有计划地保证数量持续增长为原则。
  1977年农业部修改了规定,终于将华南虎从黑名单转移到红名单。东北虎仍然是保护种类的首位,华南虎和孟加拉虎属于禁捕的第二类。1979年,农业部将华南虎列为一级保护动物。不过,这些措施似乎已经晚了。据估计,1981年,野生华南虎大约只剩下150只到200只。
  最担心华南虎灭绝的,似乎还是外国人。1986年4月,在美国举行的“世界老虎保护战略学术会议”,急急忙忙把中国特产华南虎列为“最优先需要国际保护的濒危动物”。
  到了1989年,中国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终于将华南虎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名单。对于这一濒临灭绝的物种,合法生存权姗姗来迟,仿佛是临终关怀。也许是多余的关怀。因为从此之后,野生华南虎从我们的世界完全消失。许多人声称发现了它们的踪影,无非是只闻其声,只见其迹,都是证明力较弱的间接证据。
  1996年,联合国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发布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公约》将华南虎列为第一号濒危物种,列为世界十大濒危物种之首,最需要优先保护的极度濒危物种。
  华南虎,这一悲剧性的物种,终于成了举世瞩目的明星。只是聚光灯下空空落落,主角缺席。我们不知野生华南虎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它们是否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

珍稀华南虎幼崽降生南非

华南虎
                  华南虎
  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创办人全莉在2007年11月25日宣布,1只雄性华南虎幼崽于2007年11月23日23:30在南非自由省老虎谷顺利降生。这是一个历史性意义的时刻,因为这是第一次华南虎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出生。华南虎现存仅有笼养70只,野外仅存不到30只。
  这只华南虎幼崽目前十分健壮,出生时体重1.2公斤,比一般的老虎要大,虽然还闭着双眼,却能发出响亮的叫声,特别是在喂食的时候。这是由在南非老虎谷进行野化训练的母虎“国泰”和公虎“虎伍兹”交配繁育的第一只华南虎幼崽。
  从2007年8月7日至11日,两只老虎在4公顷营地连续交配,1个小时最多达9次,最后母虎终于有喜,整个怀孕过程长达103天。
  生产过程历时12小时,4岁半的“国泰”对幼崽表现出了她的母爱,清洁并舔舐自己的幼仔,但不寻常的寒流使我们不得不将幼崽取出,防止其冻死。
  公虎“虎伍兹”3岁半,体重140公斤,由于经过3年的野化训练,体魄强壮,显得威风凛凛。他还没有见到自己的幼崽。
  在国泰生产以后,老虎谷员工对国泰进行了24小时监测,然后将其放回了较大的老虎营地。国泰没有对我们取走幼崽表现出负面反应。现在幼崽由来自另一个野生动物中心的专家进行人工喂养。我们计划在合适的时候将幼崽再次引回母虎身边。今后他将接受和其他从小来到南非的老虎一样的野化训练。
  全莉兴奋地说,华南虎幼崽的诞生标志着中国虎南非野化训练取得了显著成效,它们不仅学会了捕猎野生动物,还自然繁育小虎,为拯救中国虎南非野化繁育项目注入了新鲜血液。
  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作为中国虎南非野化项目的发起者,致力于对中国动物园的笼养老虎进行野化训练,以重获捕猎能力,并繁育后代回归中国野外。虽然有人说这不可能,但全莉却以实际行动反驳了他们。
  2003年以来,已经有两批4头老虎被送到距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600多公里的老虎谷保护区进行野化训练,在南非的土地上学会了躲避风雨和炙热阳光的生存技巧,从抓家养的小鸡,到野生的珍珠鸡,再到捕猎在大自然中生长的野生白面羚羊,还学会了迂回包抄、以逸待劳的捕食技巧。至今它们已捕猎60多头白面羚羊,掌握了捕猎普通食草野生动物的本能。
  南非老虎谷方圆330平方公里,横跨自由、北方两省,里面有可供老虎狩猎用的10多种本地猎物,如南非白面大羚羊,跳羚,大角斑羚,黑角马,斑马鸵鸟、剑羚、还有黑背胡狼、狞猫等小型食肉类动物。
  随着小虎的降生,该项目又上了一个台阶,中国也正在为建立可供这些小虎崽放归的先锋保留地做准备工作。
  在南非老虎谷接受野化训练的母虎“国泰”继2007年11月首次产仔之后,2008年3月30日,又一次成功地生下两只小虎。4月12日,另一只母虎“麦当娜”在自然条件下生下两只幼仔,一只成活。

华南虎事件

·2007年

华南虎
          华南虎
  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宣布陕西发现华南虎,并公布据称为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村民周正龙2007年10月3日拍摄到的华南虎照片。但这一轰动性的消息随即引来广大网友质疑,指可能是纸老虎造假。
  10月19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傅德志,称自己以一个从事植物研究二十余年的权威科学家的身份,“敢以脑袋担保”照片有假。
  10月22日,面对外界对于华南虎照片质疑声,周正龙随身携带底片,和陕西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一起,赴国家林业局当面汇报。
  10月24日,国家林业局听取了陕西省林业厅及相关人员关于去年开始的华南虎调查工作及镇平县野生华南虎照片情况的汇报,决定组织专家赴当地进行野生华南虎资源状况专项调查。
  10月25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办公室主任、新闻发言人曹清尧表示:“国家林业局只是对保护区存不存在老虎这个事情,来做一个考察论证,照片真假并不是国家林业局需要确定的范围。我们没有研究这个问题。” “照片真假需要照片方面的权威来认定。当地有没老虎,到底该不该建自然保护区这是国家林业局该管的事。政府不能越位。”
  10月29日,陕西省林业厅展示了周正龙拍摄的野生华南虎的胶卷(负片)、用胶卷冲洗放大的彩色照片,以及用数码相机拍摄的部分照片。新照片虎目圆睁,露出凶光,并依稀可看到部分虎尾。
  10月29日,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首次就华南虎照片事件发表声明,称照片中华南虎的反应不合常情。
  10月30日,陕西省林业厅官方称,关于华南虎照片的质疑都是来自民间的,从来就没有官方提出质疑,即使中科院有关专家认为照片有假,林业厅目前也没有接到任何正式的对华南虎的质疑。
  11月8日,曾打过多个公益官司的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在向国家林业局发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国家林业局对陕西省林业厅的失职行为以及周正龙的造假欺骗行为进行查处,并要求国家林业局必须委托专业机构对照片一一鉴定。
  11月11日,世界权威科学杂志《科学》正式刊出极具争议的华南虎照片,但该杂志并未对照片真假下定论。
  11月15日,媒体透露,国家林业局4位专家到达镇坪县,开始对华南虎存在真实性的考察。
  11月16日,一网友称“华老虎”的原型实为自家墙上年画。同时,义乌年画厂证实确曾生产过老虎年画。
  11月20日,宝鸡律师正式向西安市公安局举报周正龙。
  11月21日,陕西省林业厅首次回应年画老虎,建议通过刑事调查等渠道解决年画老虎与周正龙拍摄的照片之间引发的争议。
  11月26日,网易公布周正龙拍摄的全套40张原始“野生华南虎”数码照片。周正龙表示要起诉“私自发布虎照”。
  12月3日,来自六个方面的鉴定报告和专家意见汇总认为虎照为假。
  12月3日,陕西省林业厅发表声明,未就照片鉴定做出回应。
  12月4日,国家林业局称,华南虎照片中的老虎是真是假,是否是活体,都难以评估该地区野生华南虎的生存状况;国家林业局不会“越位”鉴定华南虎照片的真伪。
  12月10日,围绕“华南虎照片”事件,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国家林业局。郝劲松在诉状中请求法院撤销国家林业局此前对他作出的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并请求法院判令国家林业局受理其提出的复议申请。
  12月14日,《科学》杂志又刊发华南虎年画图片,并配发短文介绍了近期中国摄影师协会和国家林业局的一些活动和反应。该杂志仍未发表任何鉴定性的评论。
  12月18日,媒体报道,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郝劲松申请复议的行为并非具体行政行为,其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为由,裁定不予受理其起诉。
  12月19日,在国家林业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林业局保护司司长卓榕生表示,国家林业局已要求陕西省林业厅委托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对周正龙所拍摄的华南虎照片等原始材料依法进行鉴定,并如实公布鉴定结果。当日,陕西省林业厅信息宣传中心主任关克表示,陕西省林业厅已正式收到了国家林业局指示。林业厅正在积极贯彻落实国家林业局的指示,委托公众认可的鉴定机构对华南虎照片进行重新鉴定。
  12月20日,媒体报道,有网友爆料称:2007年1月、2月间,镇坪县林业局曾向陕西省林业厅派遣的华南虎调查队送礼送钱。次日,镇坪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向媒体回应:“账本一事是对镇坪和华南虎调查队的诬陷。”
  12月24日,郝劲松正式向北京市高院提起诉状,请求指定北京市二中院受理诉国家林业局一案。
  12月27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新闻办主任曹清尧在新华网作在线访谈时表示,华南虎照片的鉴定工作已取得了突破性的一步。陕西林业厅根据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人民政府的要求,已经将照片送到了国家权威机构来进行鉴定。广大网民、广大公众很快就会知道“虎照”的真伪。
  12月29日,镇坪林业局一位陪同国家林业局上山寻虎的动管站技术人员张斌报料,国家林业局的专家们在镇坪再次发现虎讯、虎踪数起,其中包括一百多个疑似华南虎脚印,以及一副完整的疑似华南虎幼崽骨架等。
华南虎
                 华南虎

·2008年

  1月7日,事件中被认为是华南虎原始图像来源的年画虎生产商骆光临向浙江义乌市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周正龙与关克侵犯名誉权,要求周正龙公开道歉并赔偿一万元,要求关克公开道歉并赔偿两万元。
  2月4日,陕西省林业厅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发出《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致歉信说,“在缺乏实体证据的情况下,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反映出我厅存在着工作作风漂浮、工作纪律涣散等问题。”并称,“关于华南虎照片的委托鉴定问题,按照国家林业局和省政府的要求,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我们将继续予以推进,一有结果我们接受国家专业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并如实向社会公布。”当天另有消息称,国家林业局某官员私下透露,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已在2月3日被停职。
  2月20日,媒体报道称,国家林业局一位官员透露:虎照二次鉴定尚未开始。陕西省林业厅最初委托的鉴定机构是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但该鉴定中心不肯接受委托。此后,陕西省林业厅又找了几家鉴定机构,但“确实没有权威鉴定机构愿意沾这个事”。
  3月4日,陕西省长袁纯清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被问到华南虎照问题,袁纯清表示陕西省政府对华南虎照事件的态度是“明确”的,“但是在即将开幕的两会上,我们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上,”袁纯清说。
  3月7日,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在列席全国政协界别联组讨论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虎照门”的有关问题、有关事实查清楚之后,将依照法律进行处理,这是毋庸置疑的。
  3月10日,在媒体追问下,朱巨龙证实,自己还在上班,工作也没有调动。针对全国“两会”上华南虎形成的舆论焦点,朱巨龙笑称,自己没有什么压力。
  4月10日,媒体披露,矗立在陕西镇坪县街头的巨幅广告牌:“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已经被悄然撤换。
  5月8日,美国著名华人刑侦专家李昌钰博士在福建一场专题演讲中,否认了“华南虎”照片的真实性,并说:“照片后期处理得相当好,我只能说咱们中国农民很不错,PS的水平太高了。”
  5月12日,学者郝劲松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国家林业局递交申请,要求公开“虎照”信息。
  5月26日,媒体披露,针对浙江义乌市威斯特彩印包装有限公司诉周正龙与陕西省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关克名誉权纠纷案件,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终审裁定周正龙提出的级别管辖异议不能成立,驳回上诉。此前,关克的上诉已被金华市中院驳回。义乌市法院将启动华南虎照案件庭审。
  6月17日,国家林业局针对郝劲松要求公开关于华南虎照片信息的申请进行了答复,称“陕西镇坪华南虎照片等原始材料委托国家专业机构进行鉴定”,但对于二次鉴定何时结束并未答复。
  6月23日,郝劲松到西安市莲湖区法院起诉陕西林业厅,要求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开相关信息。
  6月24日,陕西省林业厅一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周正龙已于两周前因“私藏违禁物品”被陕西警方带走。知情人声称,周已经向警方坦白了作假的过程,该虎照的原型确实只是一张老虎图片。
  6月26日,被视为“挺虎派”重要人士的北京师范大学刘里远教授向媒体称,周正龙于2008年4月拍到了华南虎的清晰脚印。
  6月29日,陕西省政府新闻发言人、省政府办公厅、省公安厅、省监察厅的负责人出席新闻发布会,向公众通报“华南虎照片事件”调查处理情况。

华南虎在重庆现踪迹

华南虎
                  华南虎
  野生华南虎“灭绝”近30年后,重庆首度发现其踪迹,在前一段时间刚刚结束“重庆市陆生野生动物普查”的动物学家大爆“猛料”.他们在城口县大巴山原始森林腹地考察时,首次发现了野生华南虎的踪迹。
  发现华南虎出没的地方位于重庆最北部的城口县大巴山原始森林,被誉为“重庆最后一片原始森林”,与陕西紫阳接界,参与普查的动物专家们在遮天蔽日的浓荫中走了整整一天也不见天日。当考察队员们行至原始森林腹地的高楠乡岭南村红星社时,从村民口中得到一个消息.前几天有只老虎将信用社主任埋在地里的死狗刨出来吃了。此外,当地有居民还向调查组反映了这样一个情况,他们1998年春天也在森林中见到一只大老虎带着两只小老虎散步,见到人后,老虎迅速逃开。
  据专家们分析,大巴山原始森林是华南虎传统分布区域,此次调查显示,该林中还有野生华南虎的残存个体。这也是继浙江、江西之后,全国第三个发现有华南虎踪迹的地方。

专家观点:华南虎野生种群发现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史书记载,华南虎曾广泛分布于华东、华中、华南、西南乃至陕西、陇东、豫西、晋南等地区,数量应在10万只以上。
  上世纪中叶,我国华南虎数量还保持在4000只左右。但在此后几十年里,华南虎数量锐减。1990年,国家林业局与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协会合作对华南虎进行了专项调查,结论是我国野生华南虎仅剩二三十只。2001年,国家林业局与国外机构合作对华南虎调查认为,野生种群存在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在专家眼里,野生的华南虎已经算是“功能型灭绝”了。虽然近几年仍有一些地方报告有华南虎伤人和发现华南虎踪迹等消息,但这些消息都没能得到权威部门的确认。
  由此,圈养虎就成了拯救华南虎的希望。一般来说,对圈养的个体进行野化训练,已经成了恢复野外种群的重要方法。华南虎也不例外。科研人员希望对圈养种群进行恢复野性的行为训练。当然对于野外训练来说,保护野外的华南虎栖息地,恢复被人类活动破坏的生态系统,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不过,想象远比现实要美好。目前,华南虎究竟能不能进行野化的问题在科学界争议颇多。由于目前国内各地动物园中的华南虎大多已经是第五六代的圈养个体,早已丧失了野外独立生存的能力,尤其是捕食和领域等关键行为的缺失。这些能力的获得可非一两日之功。
  “最关键的是,这些圈养的华南虎是否真的能算是华南虎都成问题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动物学家指出。
  事实上,国外学者对圈养华南虎血统纯度的质疑早在2004年底就出现了。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罗述金博士曾从事世界虎的系统地理学、种群结构和遗传起源的研究。2004年12月,他在国际著名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生物学》(PLoS 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系统讨论了全球动物园圈养老虎的DNA遗传分析。
  相关实验由一个来自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国际研究小组完成。分析发现,在中国多家动物园的华南虎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华南虎了———这些华南虎在遗传上出现了两个分支。
  该篇论文指出,重庆动物园圈养的华南虎,其基因与其他亚种的虎相比,存在明显差别,不可能代表真正的华南虎。但苏州动物园饲养华南虎则带有大量印支虎的遗传基因,几乎与印支虎无异。这个结论显示,圈养华南虎存在基因衰退及与其他亚种杂交的情况,这正是使华南虎的特性逐步丧失的原因。这位动物专家强调:“如果这些圈养华南虎中真的有印支虎的遗传基因,那么所谓的野化是否还需要进行都需要打个问号,因为现在野外的印支虎还有不少存活个体的。”
  对于这项研究,张劲硕也表示,虽然这个研究团队在中国采集的华南虎样品不多。但是基本上是中国华南虎中较有代表性的。从分子生物学的分析结果可知,华南虎的圈养种群的地理起源有疑问,其中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印支虎分布范围广,它们广泛地渗透到我国华南地区,而之前的所谓野生华南虎中已经有了印支虎的基因。或者以前的饲养中错误地将印支虎当成了华南虎。
  “保护华南虎其实也是保护虎的一个亚种。”张劲硕指出,尽管虎比较明显地分为几个地理亚种,但是这几个亚种之间遗传多态性比较低。换句话说,几个亚种的老虎并没有太大区别。在目前国内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与其将精力放在野生华南虎身上,还不如加强对其他与老虎有着同等重要生态功能的大型猫科动物的保护,比如花豹、雪豹、云豹、猞猁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