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

华商报徽章
    华商报徽章
  《华商报》是陕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主管主办的一份综合类城市生活报,创刊于1995年1月。报纸已被批准为对开日报60版。每日发行量超过60万份,发行量在西安占70%,成功实现对西安及陕西省多个中等城市及周边县城的规模覆盖,坚持全心全意为市民服务的办报宗旨,坚持办“有灵魂的报纸”的办报方针,突出市民化、都市化、生活化和时尚化,是陕西乃至西北地区发行量、阅读率、广告收入和影响力最大的报纸。

基本信息

  创刊日:1995年1月  拥有者:华商传媒集团  总部:陕西省 西安市  现任社长:周怀忠 
华商报版面
      华商报版面
  总编辑:鲍剑  报纸类型:城市生活报、日报、小报  售价:人民币1元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53  发行量:60万,其中1/5为零售,4/5为订户  发行范围:形成了以西安为中心,辐射宝鸡、咸阳、渭南、汉中、铜川、延安、榆林、安康、商洛等九个中等城市及周边县城的发行网络,一举成为西北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记者站:宝鸡、咸阳、渭南、汉中、延安、榆林、商洛、安康、铜川  办报理念:民本为魂,民生立报;平民情怀,大报风范;新锐、理性、善意、建设性  办报宗旨:“奉献最有价值的新闻和信息”、“全心全意为市民大众服务”、“为政分忧、为民解难”  主要荣誉:2004年至2007年,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主办的中国报业竞争力年会上,《华商报》连续四届入围中华人民共和国晚报都市类报纸20强,排位依次为第16位、第3位、第4位、第3位,居第一方阵。

发展概述

  《华商报》创刊于1995年元月,1997年7月改版。由于新的办报思路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律,报纸发行量由改版前的不足2万份迅速增加到现在的60余万份。2008年,报社广告收入超过6亿元,其超常规、跳跃式的发展速度被业内人士称为“报业发展史上的奇迹”。2008年1月再次改版,提出民生立报,民办为魂的办报理念。  报社发展至今,队伍不断壮大,目前共有编辑记者及经营管理人员500余人,发行队伍近3000人。2003年华商报共荣获国家、省市及专业新闻奖项60余项。华商报见证报道了“伊拉克战争”、“神舟五号上天”、“抗击非典”、“2008美国总统大选”等国际国内重大事件,率先揭露了“天龙煤矿爆炸案”、“山西繁峙金矿爆炸案”等黑幕,担负起“惩恶扬善”的社会责任。
拉近与读者距离
   成立陕北观影团
  华商报非常注重跟读者的互动,近年来经常举办一些跟读者交流互动的活动。比如,为了回馈读者订户,2011年1月《华商报》抽选出千余位幸运订户,这些幸运订户获得了由《华商报》派发的超值出国游、ipad平板电脑、电子书、电影院线金卡、加油卡等大奖。2011年3月7日,为了给广大市民提供一个观影平台,让更多的人更加方便地领略电影魅力,《华商报·今日陕北》携手榆林华夏国际电影城正式成立“华商报陕北观影团”,每隔两周都会组织影迷进行一次观影活动;2011年3月17日,华商报主办了第三届“全国影响力4S店”推荐展示活动,此次活动受到了陕西汽车业内人士的普遍关注,众多具有较强竞争实力的汽车4S店踊跃报名,华商报在推动陕西汽车市场发展的同时,也跟广大消费者拉近了距离。  华商报创刊十多年来,在产品战略升级方面一直在探索和努力。这几年步子迈得更大一些,重点是优化产品结构。特别强化了深度、时政、财经新闻,强化了新闻评论,新增了文化新闻、YOU新闻、学生作文,推出了读书周刊、评论周刊。这样做第一是为了落实报社的理念,做到知行合一;第二是为了改善报社的品相,再也不是纯社会新闻打天下的报纸了;第三是为了增强产品的丰富性,让报纸的产品结构丰富起来;最后一点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为了顺应读者需求,阅读习惯、趋势的变化。华商报还提出了“视觉整合”方案,就是努力让读者在版面上停留更多的时间。

主要版块

  一版   要闻      二版   经济生活
华商报头版
 华商报头版
  三版   国际新闻  四版   社会新闻  五版   国内新闻  六版   足球特刊 华商证券  七版   体育世界  八版   文化娱乐  九版   特别报道 连载精选  十版   报刊浏览  十一版 地市新闻 美食长廊 房产装饰 通讯博览 人才劳务  十二版 环球了望 百姓副刊 汽车方城 美容服饰  十三版 都市热线  十四版 文化特稿  十五版 家电广场 电脑天地 旅游休闲  十六版 校园风景 社会聚焦

读者受众

  《华商报》是陕西地区市场化程度最高的报纸,也是西安报业市场拥有读者数量最多的报纸。读者自费购买和订阅的比例占七成多,忠实读者近九成。其读者覆盖了社会的各个层面,是一份党和人民都喜欢的报纸。  《华商报》读者多集中于20-49岁年龄层,在受教育程度、个人月收入、家庭月收入、购买力等方面均高于城市平均水平。《华商报》与《南方周末》被网友誉为最有良知的报刊。
读者学历分析图
     读者学历分析图
  华商报曾对读者人群做个一项分析,分析结果如下:  读者忠诚度分析:读者的忠诚度为68.8%;表明该报到达100人,即有近70人经常性地阅读。这一方面反映了报纸的可读性高和影响力强;另一方面,对于较连续投放的广告来说,这样的目标群的广告有效频次高,广告效果好。  读者学历分析:对西安读者中大专学历的覆盖比例高达64.15%,对大学以上学历的覆盖比例高达54.86%。  读者月收分析:对高收入人群的覆盖率高达77.78%。

业务广告

  作为陕西最有影响力的主流报纸,在房产、汽车、教育带领的行业发展下,华商报广告一直统领西北地区的广告,对于较连续投放的广告来说,这样的目标群的广告有效频次高,广告效果好。  《华商报》在广告销售渠道上实行全面广告公司代理制,目前与华商报签约的西安当地一级广告代理公司共35家,外地广告公司200家,盛世长城、麦肯光明、智威汤逊、上海奥美等国际4A广告公司均与华商报有密切合作。华商报广告价格合理,服务制度健全,自改版以来,高质量的报纸内容带来良好的广告反馈使客户对此充满信心。  刊登广告类型:分类广告、软文广告、硬广、报花、遗失声明、企业各类公告、招聘专版、汽车专版、教育专版等工商及各类专版形式类的广告。
华商报广告版
      华商报广告版
  禁止刊登的广告内容:  (一)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国徽、国歌;  (二)使用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  (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四)妨碍社会安定和危害人身、财产安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妨碍社会公共秩序和违背社会良好风尚;  (六)含有淫秽、迷信、恐怖、暴力、丑恶的内容;  (七)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  (八)妨碍环境和自然资源保护;  (九)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情形。

报纸发行

  《华商报》在发行渠道上实行自办发行、上门征订、投递到户的方式。目前发行队伍(黄马甲)有1800人左右,日发行量50万份左
送报黄马甲
  送报黄马甲
右,拥有47个发行站和11个零售站,发行总量中60%为固定订户,40%为零售。发行区域主要分布在西安、宝鸡、咸阳、渭南、汉中、铜川等地市,其中西安市占到了发行总量的70%,合理的发行区域、“上门征订、投递到户”的送报方式使《华商报》成为本地的强势媒体,也使客户的广告投放更接近目标群体,广告反馈能得到最大的收益。  黄马甲坚持以“黄马甲方便千万家”的宗旨,在送报的同时,相继开展了免费送书上门、送票到家(各种门票、机票)、代售各种日用品、回收旧报、送奶到户等一系列投送业务,使黄马甲成为三秦大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新闻特色

  华商新闻的特色可以用六个“度”来概括,实际上都市报在新闻特色方面基本上具有趋同性,但是可能会因发展阶段与影响力的差异而各有取舍。

·速度

    主要是指新闻的时效性和面对新闻的反应速度,速度曾经是华商新闻与同城媒体相比的突出优势,尤其是面临重大事件,比如汶川大地震,地震发生后半个小时华商报的首批记者就整装出发了。现在新媒体的出现彻底颠覆了报纸新闻的速度。网络新闻的即时发布、电视电台的滚动播出使报纸的速度荡然无存,时效优势的丧失使报人每每遇到重大突发新闻时比任何时候都体味到失落与无助。而报社只能通过追求“唯一”来延续自己的速度,那就是挖掘独家新闻,原发性新闻,策划类新闻,以独家来诠释来延伸纸媒的速度。另一条路径是,通过网络平台实施报网互动借速。
华商报做价值新闻
   华商报做价值新闻

·硬度

  指新闻的强度,主要指冲击力,这是华商新闻的显著特点和优势。华商报被别人视为以硬新闻见长,胆子大,体现了华商报人身上的一种敢于担当和有胆有识的特质。硬新闻可能会有更高的关注度和冲击力,更吸引眼球,但硬新闻的风险更大,容易出现硬伤。在强化新闻的冲击力时,报社同时也在强化视觉的冲击力,强化包装的力量。但是有时可能会过度强化了包装,此时,包装出来的新闻强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虚张声势。所以华商报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内容上,传承一贯的做强硬新闻的同时,适度掌握硬新闻与轻新闻的均衡,在包装形态上,更加追求内在的、内涵式地展现冲击力。

·深度

  现在越来越多的报人意识到新闻的深度化也许是报纸在传播资讯时的一个优势或特性,深度新闻也成为代表报纸水准、实力和影响力的重要品种之一。深度才能赢得话语权,深度象征着在专业领域的标杆。  到目前为止采编部门在如何做深度新闻方面有了共识:深度不等于篇幅长度,深度是新闻观点集结式展示,是讲故事的高手,是纵深化的新闻。深度记者的比拼主要体现在对高难选题的驾驭、对事件或现象的深邃洞察与思考、对人物命运的深切关怀、对真相或关键点的突破、对新闻事实的独具魅力的呈述等方面,并力求文本成为典范;深度不等于社会类事件类新闻,题材必须是多元的、涉及各个领域的、全方位展示的,重要的是深度不仅仅是题材或内容的难度,而更多是题材或内容难度背后的观点的凝聚。某种意义上,观点是深度报道的灵魂,故事只是深度报道的外壳而已。

·风度

  风度也可以称之为气度,报纸的发展与竞争到了一定阶段和层次,就要靠文化取胜,靠报纸的文化底蕴。发展到一定阶段,即使是纯粹的商人做商品也注重文化包装产品。华商需要在新闻产品中展现出人本、人文、人性光芒,不应该是冷漠的看客,需要有忧患情结和悲天悯人的情怀。

·高度

  高度取决于三个维度:一是本报的立场、观点和声音是否在业内、在重大事件中得以彰显;二是本报的立场、观点和声音是否有引领的作用;三是是否有对一条新闻在当今的政经格局、趋势潮流有多大的关联性及标本意义的判断能力。缺乏高度,产品注定是低端新闻产品,缺失判断高度的能力,会把一条有可能传世的新闻糟践掉,缺乏高度,风度也好不到那里去。

·信度

  最直接的理解就是公信力的程度,首先信度必须体现在最基本的层次,就是新闻的低线是否得到坚守:真实、客观、公正、全面、准确、及时、中立、平衡等,归根结底就是永远坚守用事实说话这一铁条。过去导致媒体的公信力受到损害很大程度是新闻虚假造成的,现在更多的问题是新闻瑕疵,比如不够客观、不够公正、不够全面、不够准确等等。其次,面临灾难、公德、道义、良知的考验,是否作为媒体承担了自己的职责,甚至,在新闻与客户利益发生冲突,往往弃守公众利益而屈从广告客户利益,这是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媒体普遍面临的难题。而面对这些难题华商报都一一解决了。

新闻价值观

  “奉献最有价值的新闻和信息”一直是华商的不懈追求,是华商报的标杆,总编辑鲍剑曾对这样一个新闻价值观作过一段很精辟的阐述:  “奉献最有价值的新闻和信息”,这个理念是现任华商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富汉等创业阶段的领导人提出来的, 十多年来一直为华商传媒集团旗下的所有媒体品类都遵循和践行的华商核心价值观。这一理念的内涵在华商有一个演进的过程。最初一般认为最有价值的新闻主要是凸显社会价值的重大报道、批评报道、突发事件、社会新闻等,集团刘东明副董事长任华商报总编辑时,曾对最有价值的新闻和信息进行过深入阐述,提出了新闻的社会价值、政治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的有机统一。随着《华商报》的发展面临的地位、角色、阶段的变化,当下我们对最有价值的新闻在理解上已经由早期的凸显社会价值到四个价值共赢,并适度向政治价值和文化价值倾斜这个层次上;在具体操作上,进一步拓展了“最有价值”的外延,更加多元地理解“最有价值”的新闻,并根据报纸的发展所处的新的阶段,基于面向未来的考虑,确立需要扶持的最有价值的新闻。当下华商报重点扶持的就是文化新闻、财经新闻、评论、深度新闻、时政新闻、互动新闻等,现阶段,它也是“最有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是因为它比重大报道、突发事件、批评报道等更重要,而是因为它们没有生长在我们的光荣传统与历史中,当下他们还很弱,又特别需要,所以必须扶持它、支持它。

新闻城市化

  作为一份都市报,新闻的城市化是必须研究和重视的。而华商报又正好处于陕西西安,西安是历史悠久而又生机勃勃的西北第一都市,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做新闻,天高地广。总编辑鲍剑认为华商报的新闻城市化要做到以下几点: 
总编辑鲍剑
华商报总编辑鲍剑
  第一,新闻的城市化,就要求关注城市的新闻面孔。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城市化。中国的城市化的进程,还远远没有完成。作为一个媒体一定要关注这座城市中新的面孔,从文化的角度,了解他们的内心,去理解他们是怎么样融进城市的。这中间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你关注的对象。  第二,要关注这座城市公众的生存权、表达权、知情权,以及他们的私权和利益。在这方面,可以自豪地说《华商报》做得不错。  第三,一定要关注这座城市的历史,关注这座城市的记忆和文化基因。报纸要进城,要成为这个城市的守望者,要力争成为这个城市的居民,和它成为朋友,和它融合到一起。为它的阳光,为它的道义,尽你的一份心力。就总体而言,做报纸就必须成为这个城市的朋友,必须融入这个城市之中,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个真正的居民。所以,一定要有“报纸进城”这个概念。  另外,媒体对一座城市承担的义务与责任,不只是阳光的提供者,或不只是报道阳光照亮的地方,也要关注阳光没有照耀到的地方,或者直面城市阴暗的地方,以自己的方式和特性来与城市进行互动。

坚守专业底线

  华商报认为,坚守专业底线的关键是:真实、客观、公正、全面、准确、及时、中立、平衡、深入。  研究大量案例后会发现,现在很多报纸都存在着失去新闻专业底线的现象,从新闻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给报纸带来的风险主要还是专业技术不过关造成的。比如重要事实不准确,站位不客观、中立,稿件或版面处理上不够平衡等等,而实际上这些都属于专业能力和水平问题。因此,华商报提出了“真实、客观、公正、全面、准确、及时、中立、平衡、深入”这九个词,作为新闻操作中必须坚持的专业底线。报社总编辑鲍剑认为,只要在稿件和版面处理中严格落实好这九个词,每天报纸出问题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新锐、理性、善意、建设性”的办报理念,则主要是结合《华商报》的发展阶段、在所在区域的地位与角色,基于某种内在的自生性需求而提出来的。华商新闻中一直有“ 硬”的传统,舆论监督报道的功能强,批评别人有时是双刃剑,对批评者的素质和本领要求很高,张富汉在担任社长时就曾告诫采编人员,做新闻,批评别人在动机和初衷上要善良、厚道一点。华商传媒集团总裁齐东也曾提出过“敢说话、会说话,用热爱城市的心说话”的观点,华商报提出“理性、善意、建设性”,其实也等于把集团领导所提要求固化在理念层面。同时,这样做也会得到周边环境层面的回应,有利于报纸的良性、永续发展。 
新闻城市化
     华商报
  另外,确立“理性、善意、建设性”也还是考虑到报社正处在剧烈的社会转型期,各种重量级的矛盾、命题纠结和堆积在一起,在这样的背景下做新闻,有时候除了考虑新闻,还需顾忌一些新闻之外的元素。  面对这样一些情况,华商报的一些具体做法是:  在产品上,优化改造版面结构,增设新闻品类,丰富版面内容,稀释和改变了“社会新闻打天下”的格局,报纸品相有了大的改善。  在流程上,在原有的内控制度基础上又推出了会商制。改变了新闻把关尚不够严密、一些敏感性稿件“长驱直入 ”的现象。重要新闻要经过几个把关人共同会商,会商不能取得一致意见的,由总编辑定。  华商报正在做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把华商做新闻形成的理念与操作经验,与报社自己的一些特色凝聚起来,对采访、编辑等专业化操作的标准与流程进行梳理,做成《华商新闻采编手册》,在一定程度上实现非标产品的标准化。  另外,还有一些从创始阶段开始至今就一直坚持的东西,比如新闻与经营的分离与独立,禁止记者拿红包等,关系到职业操守方面制度非常严厉,这也是《华商报》在省内外赢得良好口碑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宣部曾向全国推荐、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曾报道过华商报在这方面的做法。

做好舆论监督

  舆论监督是党和国家赋予报纸的重要使命,也是《华商报》的传统。舆论监督是华商成就事业的利器,是最值得坚守的传统与品质,也是他们在公众与市民中获得口碑与公信力的重要缘由。现阶段他们提出要做强做精舆论监督,提升监督水平,拓展监督领域。做舆论监督的方针是“成熟、干净,有力量”。现在阶段报纸的地位和角色变了,读者对报纸做监督的期望要求水准也高了,而且监督对象的反监督能力也提高了。 
华商报
      华商报
  《华商报》一直以硬新闻见长,坚硬的东西是冲击力的重要体现形式,但柔软的东西也可以展现出冲击力。他们认为批评可以使人震撼、战栗、恐惧、警醒,但也可以用柔软的东西打动人、感动人,因而报纸需要美好的、善良的、动人的、传奇的、人性的、励志的、风花雪月的新闻。  质疑,是一种必须具备的新闻从业品质,质疑就是对事实真相、本质的探究、调查,就是回答“为什么”。做监督报道,不是意味着在做一件痛快的事情,过瘾的事情,而是在做一件适度质疑的事,能起到监督作用的质疑才是真正的质疑。

发展方向

  华商报领导层经过讨论,曾形成了一个关于报纸方向性的共识。提出要坚守新闻规律,顺应读者需求,提升重大新闻报道水平,在保持原有本色和优势下,彰显权威主流,强化高度、深度、厚度;致力于新闻的精细化耕作,提升报纸的内在品质,民本为魂、民生立报,体现平民情怀、展示大报风范,努力做一张更加成熟、更具公信力、在所在区域内绝对领先、在国内具有很强竞争力的区域大报。  可以说,自创刊以来,《华商报》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同时,根据传媒业发展环境和趋势的变化,以及公众阅读趋势、规律、需求、方式的变化,也不断在补充和丰富自身的想法。比如华商报曾提出了一个民生化、本地化、深度化、观点化、融媒化。就本地化而言,现在都市报有两个特征非常清晰,一是区域化,二是城市聚焦,公众关心的,是和自己相近的一些新闻,距离近的东西,黏度越高,关注度越高,相关性越强,因此,越是本地化的东西,越富有竞争力。因此本地化是都市报新闻竞争力的核心,是都市报新闻的基石;融媒化要表达的想法是:当下传媒这个行业的各种品类正在充分融合,这是一个趋势,纸媒内部也在寻求融合,传统媒体之间也在融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也在融合。从产业的角度看,由于各种壁垒,广电行业报社暂时进不去,但是报社自身可以先“孵化”。《华商报》组建了一个全媒体中心,内部有一个视频组,搞个演播室,十几个视频记者编辑,搞两套非线系统。初步就是搞低成本的推进,熟悉业务、培养团队,为媒体融合这个大趋势做准备。

香港同名报纸

  《华商报》(香港)是1941年4月8日由进步新闻工作者廖承志范长江等领导在香港创办的一份爱国统一战线报纸,同时得到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支持,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喉舌,是揭露国民党政府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宣传中国人民浴血抗战的号角。当时是晚报,称《华商报》晚刊,对开四版铅印。主要宣传对象是海外侨胞。后由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当年12月12日停刊。日本投降后,《华商报》于1946年1月4日复刊,成为民主刊物,董事长是香港华比银行华人副经理、爱国民主人士邓文钊,总编为刘思慕,总经理为民盟负责人萨空了。该报支持民主运动,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1949年10月15日停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