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侯苏钟

 
晋候苏编钟
晋候苏编钟
  西周厉王(公元前9世纪中叶) 编钟为成组的青铜乐器。该组编钟大小不一,大的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都是甬钟。钟上刻有规整的文字,共刻铭文355字。1992年12月,上海博物馆从香港古玩肆中发现此套编钟14件,并抢救回归。后山西晋侯墓考古发掘出土了残存的2件小编钟,形制与14件晋侯苏钟相同,大小和文字完全可以连缀起来,证实上博从香港抢救回归的14件钟与此次发掘出土的2件钟原出同墓,此套完整的编钟数目应是16件。

文物基本资料

晋候苏编钟
晋候苏编钟
  名称:晋侯苏“编钟”
  用途:乐器       
  质地:青铜
  时代:西周厉王时期
  地点:山西省侯马市曲沃县
  现存:上海博物馆
  级别:国家一级文物
      国务院规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之一

文物简介

  
  西周厉王时期。编钟为成组的青铜乐器。该组编钟大小不一,大的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都是甬钟。钟上都刻有规整的文字,共刻铭文355字,最后两钟为2行11字。铭文都是用利器刻凿,刀痕非常明显,铭文可以连缀起来,完整地记载了周厉王三十三年(公元前846年)正月八日,晋侯苏受命伐夙夷的全过程。1992年12月,上海博物馆从香港古玩肆中发现此套编钟14件,并抢救回。1993年初,山西晋侯墓考古发掘出土了残存的2件小编钟,形制与14件晋侯苏钟相同,大小和文字完全可以连缀起来,证实上博从香港抢救回归的14件钟与此次发掘出土的2件钟原出同墓,此套完整的编钟数目应是16件。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青铜编钟,记录着中国青铜时代的文明。青铜器是中国历史文物最重要的门类之一。编钟为古代成组的青铜打击乐器,将成系列的铜甬钟或铜钮钟悬挂在木架上,用木槌击奏出动听的乐曲。

文物内涵

  按照铭文中记载,钟的所有者为“苏”,于是,重新聚在一起的这套16件的青铜编钟被命名为“晋侯苏钟”。这一套编钟到达上海后,经过专业技术人员精心清洗、去锈,获得可以连读的铭文300余字。编钟上的铭文,被分别刻在每座钟的正面,铭文可以连缀起来,表达完整的叙事。
晋候苏编钟
晋候苏编钟
  根据器形和铭文,这是一套西周厉王时代(公元前9世纪中叶)的编钟,该组编钟大小不一,大的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都是甬钟。钟上都刻有规整的文字,共355字,最后两钟为2行11字。铭文都是用利器刻凿,刀痕非常明显。
   钟上的铭文为学术界一月四分月相说的长期讨论做出了明确的结论,以此为据,可知《史记·晋世家》对晋国的世次记载有较大疏漏。铭文还有对周厉王亲征东夷这段不为人知的史实做了较为详细的记载。它完整地记载了周厉王三十三年(公元前846年)正月八日,晋侯苏受命伐夙夷的全过程。整个作战过程都是周厉王亲自下达命令,作战计划、进攻方向等军事部署非常具体,可看出这套编钟是为颂扬厉王亲征东夷的功绩而铸造的,但这一史实未见诸记载。
晋候苏编钟
晋候苏编钟
  在夏商周断代工程进行中,晋侯苏钟成为周厉王时期的标准青铜器。学术界对于晋侯苏钟具体所属王室曾有不同的看法,通过对晋侯墓葬中含碳样品的碳14年代测定,“苏”的去世年代在公元前830年和前798年之间,与《史记晋世家》所载第八位晋侯,献侯“籍”死于周宣王十六年,即公元前812年相符合。编钟主人“苏”就是第八位晋侯:晋献侯“籍”。晋侯苏钟所记载的“唯王卅又三年……”的王,显然是指周宣王之前的周厉王。苏钟铭文所描述的是在周厉王三十三年,年轻的“苏”公子,也就是后来的晋献侯“籍”,协同周厉王对其他反叛诸侯进行的一场讨伐征战。
   根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厉王晚期,国家大乱,周厉王三十七年,国人大规模暴动,厉王出逃,随后改西周王室年号为共和元年。晋侯苏钟铭文印证了《史记》所载这段历史的真实性。

文物出土及价值

  曲村—天马北赵晋侯墓地,经1992-2000年间,六次发掘了9组19座晋侯及夫人墓,出土大量青铜器玉器、原始瓷器等,9组墓葬再现了晋侯排列有序的完整世系链环。大多数学者认定,晋侯墓地的9组晋侯与夫人墓是从西周早期偏晚的晋侯燮父到春秋早期的晋文侯仇,九世父子相继。
晋候苏编钟
晋候苏编钟
  这件距今已约有3000年的青铜重器,无论从历史和艺术价值上都堪称国之瑰宝。可是,就是这样一件瑰宝,当初却被许多人误认为是一件赝品而四处漂泊……幸运的是,由于一位老者的慧眼识宝,它才得以重见阳光,恢复了昔日的风采。
  形制精确,方能保证音律精准,这在今天也不易办到。合理的金属成份配比和规范的外形尺寸,以及工艺上的特殊处理,使编钟达到了令人赞叹的音响效果,所以说晋侯苏编钟实在是一件稀世之宝。
  晋侯墓地出土文物是山西进入文明时代的直接物证,不但种类繁多,而且无论青铜器、玉器还是陶器,件件工艺精湛、美轮美奂,基本上代表了周王朝最高的技术和艺术水平,但是晋侯墓地的考古价值并不完全在这里。其最大的价值在于,自桐叶封弟以后,从唐叔虞的儿子燮父开始的九代晋侯全部被发现了,而且和《史记·晋世家》完全吻合。要知道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距离这些晋侯生活的年代已有1000年左右,而在他之前又没有任何正规系统的史学专著可供参考,能准确到这等程度,实在令人佩服。
  晋侯苏钟被媒体报道的最多,就一组文物来说,这套编钟从3000年前铸造出来,就有着传奇色彩。首先其铭文大异常规,不是像其他周青铜礼器那样被铸造上去,而是刻写上去,以至被盗至香港,还被人认作赝品,无人收购。随后又非常偶然地被上海博物馆购回,并且交易方式是邮购。再然后,政府工程夏商周断代小组的专家,从铭文中“王卅又三年”一句,再加上其他辅证,准确地从共和元年又往前推算了37年。最后,这套编钟里没被盗走的两只小钟也在晋侯墓地被发现,和那14只到香港漂泊了一圈的兄弟终于团聚。
  
  晋侯墓地共出土青铜礼乐器数百件,显示出晋国作为西周属国的独特文化面貌。首先在青铜器用鼎制度上,九世晋侯墓表现出西周器用制度逐渐完善的过程。
   晋侯墓地的青铜器,以其特立独出的鸟兽形青铜器显现出晋国夏夷相融的文化习俗。出土的立鸟尊,器身为高冠回首凤鸟形,背盖上有小的立鸟形盖钮,尾部呈象鼻状下弯与双足构成三点支撑;猪尊,器体为立姿硕壮猪形,器腹中空,背上一圈形捉手的盖,獠牙、耸耳、脊鬃、翘尾显示出野性未泯的不驯;兔尊,大小不一,匍匐拢耳,四腿蜷曲,背上一敞口长项尊与中空腹相连。  
  晋侯墓地青铜器在纹饰上,繁缛与简约并行,除西周常见的几何形的波曲纹、重环纹、垂麟纹外,还有变形龙纹、兽面纹占相当数量。繁缛如龙耳人足方盒、鸟盖人足扁等,器身遍布复杂多变的纹饰。在从为数众多的铜器中,有铭器物相当丰富,这些珍贵的铭文,具有证经补史之作用,其中有六位未见诸史册的晋侯名字,一批有研究价值的西周人名,多种前所少见的时历,特别是晋侯苏钟,记载了周厉王三十三年,晋侯苏率部参与厉王亲自指挥的征讨东夷的战争和西周晋国辅佐周室、勤王图强的历史现实。

中国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陶鹰鼎司母戊铜鼎利簋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凤冠嵌绿松石象牙杯晋侯苏钟大克鼎太保鼎河姆渡出土朱漆碗良渚出土玉琮王水晶杯 ,淅川出土铜禁,莲鹤方壶齐王墓青铜方镜铸客大铜鼎朱然墓出土漆木屐朱然墓出土贵族生活图漆盘司马金龙墓出土漆屏娄睿墓鞍马出行图壁画涅磐变相碑常阳太尊石像大玉戈曾侯乙编钟曾侯乙墓外棺曾侯乙青铜尊盘彩漆木雕小座屏红山文化女神像鸭形玻璃注青铜神树三星堆出土玉边璋摇钱树铜奔马铜车马墙盘淳化大鼎何尊茂陵石雕河姆渡出土陶灶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兽首玛瑙杯景云铜钟银花双轮十二环锡杖,八重宝函 ,“五星出东方”护膊铜浮屠铜错金银四龙四凤方案中山王铁足铜鼎刘胜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铜屏风构件5件,角形玉杯,人物御龙帛画人物龙凤帛画直裾素纱褝衣马王堆一号墓木棺椁马王堆一号墓T型帛画红地云珠日天锦西夏文佛经《吉祥遍至口和本续》纸本青花釉里红瓷仓竹林七贤砖印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