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鹰鼎

  陶鹰鼎,商代。通高只有36厘米,但看上去显得威武而雄壮。鹰的前胸为鼎腹,饱满粗壮,器口开在鹰的背部。出土于陕西华县太平庄,现收藏于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

文物基本资料

陶鹰鼎
陶鹰鼎
  名称:陶鹰鼎
  用途:炊器          
  质地:灰陶
  时代: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
  地点:陕西省华县
  现存:中国国家博物馆
  级别:国家一级文物
   国务院规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国文物之一

文物简介

  陶鹰鼎又称陶鹰尊,是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时期(约公元前4300~前3600年)的陶塑艺术精品,高35.8厘米,整体造型为一只敛翼伫立的苍鹰,的形状与器物造型浑然一体,鼎腹塑为鹰强壮敦实的躯干,器口开在鹰的背部,器身上部前段加塑鹰首,其尖喙、勾啄和炯炯有神的一双巨目增添了威猛之感,双翅后收构成鼎之中后部,充满浑厚的体积感。尤为奇特的是,鹰尾下垂落地,与粗大的双腿做成陶鼎的三个支足,构成“三足鼎立”之势,不仅增加了器物的容量,还进一步加强了整体器形的稳定性,看上去显得威武而雄壮,其造型构思之奇巧,令人赞叹。陶鹰鼎整体造型简洁,古拙质朴,周身素面未加纹饰,虽体量不大,却仿佛蕴含着一种充盈的内在力量,令人感到桀骜猛厉的气势,显示出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艺术气质。 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文物出土

  1957年的一天,陕西华县太平庄农民殷思义正在田间用双轮双铧犁深翻土地,突然手头一震,犁头碰到了地里的硬物,他估摸着是地里的大石头,便准备把石头挖出来,以免碰断犁头,谁知翻开浮土,却是一件表面颇为光滑的陶器,待把这件陶器全部挖出来,才发现是一件鸟形模样的陶器,这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陶鹰鼎。可当时殷思义并不知道他挖到了宝贝,只是随手将同出的碎陶片埋回原处,而将陶鹰鼎带回家去做了鸡食盆。1958年,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59级的张万钟和他的同学为配合黄河水库工程,来到华县进行考古调查发掘,同时宣传文物保护法,殷思义主动将陶鹰鼎上交给了考古队,陶鹰鼎这才曝光于世人面前。   在已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陶器中,以鸟类造型的陶器目前仅见此一件,是原始制陶工艺的杰作。其设计巧妙,比例相宜,造型优美,形态逼真,制作精致,注重造型与实用的完美结合,至今仍是国内少见的珍品,是五千年前我们祖先聪明智慧的结晶。同时,以陶鹰鼎为首的动物造型陶塑开启了商代鸟兽形青铜器造型之先河。

文物相关历史

  鼎作为一种炊器,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大量出现,尤其是到了进入青铜时代,礼制的出现使得人们赋予了鼎更多的意义,比如,我们非常熟悉的周天子祭天时应该为九鼎八簋制,诸侯王一般为七鼎六簋制,此时的鼎已经由实用器演化成为了一种礼器,到了秦汉时代,我们从“问鼎中原、三足鼎立”这样的成语里面我们也知道了鼎象征着国家至高无上的最高权力,在东汉之后,鼎的形象渐渐推出了历史的舞台。我们听说过,也亲眼见到过司母戊鼎,也见过妇好墓中出土的司母辛鼎,还有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的毛公鼎等等,青铜时代鼎的形制大多规则固定。而今天我们看到的陶鹰鼎却不一样,是用一只前扑的鹰的形象来构造,利用鹰的胸部和身体构成了鼎身,而用鹰的两个爪子和尾巴共同构成了鼎的三足,整个形象稳固有力。
  早在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黄河流域的先民们就已经开始懂得了利用骨刀、象牙、石质等工具开始了雕刻艺术的创作,尽管还只是为了实用器物的一些修饰,独立的雕塑作品并不多见,但是这种尝试对人类艺术的追求来说却具有着很深远的意义。从造型上来讲,此鼎最大的吸引人们目光的地方便是夸张的形体,不论是整体身体的向外扩张力,还是那粗壮富有力量感的双腿,以及向外圆睁的双目,无不透露着一种对于鹰形体夸张的细致描绘。另外一个难得的便是,让我们感觉到这样的整体造型与鼎的实际需要异常和谐的统一在了一起。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件文物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过了它的实用价值和历史价值。

文物历史价值

  现在已知的中国最早的雕刻作品出现于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在近几十年的考古发掘中,人们发现了大量新石器时代的雕塑,其中以陶制品为最多,也有用玉、骨、牙等材料雕刻的。题材主要是人物和各种各样的动物形象。这些作品有的是独立的雕像,有的则附属于日常使用的器具。这件《陶鹰鼎》就是这一时期著名的作品之一。
  这件作品属于中国原始社会仰韶文化,出土于一个成年妇女的陵墓。墓穴中的随葬品十分丰富,估计死者出自富有人家。这只鼎采用了鹰的造型。它收起双翼站立着,双足与尾部着地,造型简洁有力,充满了浑厚的体积感。整个鹰的身体有一种向外扩张的内在力量,无论从哪个角度观赏,都能感到慑人的威猛气势。这件作品说明,当时的雕塑家们在长期艺术实践中逐渐掌握了雕塑的语言,开始在雕塑作品中注意到整体的造型感。
   更为可贵的是,陶鹰鼎的主要优点并不在于通常所谓的“写实”和“逼真”,而在于经过作者艺术加工后获得的夸张和变形,既保持并强化了它们各自所固有的形神特征,又与陶器的工艺造型取得了和谐的统一,从而成为原始时代雕刻艺术不可多得的珍品,为其后盛行于商周时期的青铜鸟兽形器奠定了很高的起点。

六十四件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陶鹰鼎,司母戊铜鼎利簋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凤冠,嵌绿松石象牙杯,晋侯苏钟,大克鼎,太保鼎,河姆渡出土朱漆碗,良渚出土玉琮王,水晶杯 · 淅川出土铜禁,莲鹤方壶,齐王墓青铜方镜,铸客大铜鼎,朱然墓出土漆木屐,朱然墓出土贵族生活图漆盘,司马金龙墓出土漆屏,娄睿墓鞍马出行图壁画,涅磐变相碑,常阳太尊石像,大玉戈,曾侯乙编钟,曾侯乙墓外棺,曾侯乙青铜尊盘,彩漆木雕小座屏,红山文化女神像,鸭形玻璃注,青铜神树,三星堆出土玉边璋,摇钱树,铜奔马,铜车马,墙盘,淳化大鼎,何尊,茂陵石雕,河姆渡出土陶灶,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兽首玛瑙杯,景云铜钟,银花双轮十二环锡杖,八重宝函 ,“五星出东方”护膊,铜浮屠,铜错金银四龙四凤方案,中山王铁足铜鼎,刘胜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铜屏风构件5件,角形玉杯,人物御龙帛画,人物龙凤帛画,直裾素纱褝衣,马王堆一号墓木棺椁,马王堆一号墓T型帛画,红地云珠日天锦,西夏文佛经《吉祥遍至口和本续》纸本,青花釉里红瓷仓,竹林七贤砖印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