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是新石器时代文物,陶质彩绘,器高47cm、口径32.7cm。1978年河南省临汝县(今汝州市)阎村出土,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类型。绘画具有中华民族远古时代的造型特征,是一件罕见的绘画珍品。

文物简介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是新石器时代文物,陶质彩绘,器高47cm、口径32.7cm。1978年河南省临汝县(今汝州市)阎村出土,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类型,陶缸绘有鹳鸟衔鱼,旁边竖立一柄石斧的画面,作者用白色在夹砂红陶的缸外壁绘出鹳、鱼、石斧,以粗重结实的黑线勾出鹳的眼睛、鱼身和石斧的结构,画面效果粗犷有力,绘画具有中华民族远古时代的造型特征,是一件罕见的绘画珍品。
  2002年1月,国家文物局发布《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规定中国64件文物永久不准出国(境)展览,其中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在《禁止目录》中位列第二位,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文物评价

   距今六七千年前,黄河流域的仰韶彩陶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祖先在制陶艺术上惊人的创造才能。这件大口彩陶瓮,由夹砂红陶制成。瓮是古人作为葬具的容器。此瓮绘一只大白鹳鸟,口衔一尾鲢鱼,鹳的对面绘一把装饰讲究的石斧。这幅题材奇特的画面,充满了神秘色彩。纹饰内涵,有待研究。但传说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远古时代有一个以崇仰鹳鸟为图腾的氏族,和一个以鱼为图腾的氏族之间出现了矛盾。双方酋长召集各氏族的头人商量对策,一场血缘复仇的原始战争就开始了。结果以白鹳为图腾的鹳族战胜了鱼族。当这位酋长死后,本氏族的成员为了歌颂首领的功绩,特烧制此瓮作为葬具。这件陶瓮上的鹳、鱼、石斧均用白色平涂,鹳的眼睛、鱼和石斧又用褐色勾出轮廓,笔法流利,技艺娴熟,画面气势宏伟,而且对描绘的对象具有一定的写实能力。是我国绘画史上难得的珍品。是一幅大型的动物绘画,它代表了我国远古艺术上的卓越成就。

《鹳鱼石斧图》

  中国最早的一幅绘画应该是1978 年在河南临汝阎村发现的《鹳鱼石斧图》,这是仰韶时期的彩缸上的彩画。虽然是画在陶器上的装饰性绘画。但在构图意识、艺术风格、情节处理方面来看,却是一幅比较完整的独立作品。可以说作者在陶壁上表达了绘画的特征和技巧。从画幅上占去陶壁二分之一地方,说明它可以脱离陶器的从属,自己独立存在。这幅画是用棕褐与白色绘制,线条简劲有力,在一把木杆石斧前面,一个长嘴鹳鸟叼着一条大鱼,形象单纯明确。虽然用线施色比较简单,但却表现了生动有力的写实画面,使人产生一种真实的古朴感。是一幅色彩和谐,富于意境和带有现代意识的作品。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鹳鱼石斧图》分为两个部分。器的左边画了一只圆眼、长嘴、两腿直撑的水鸟,它昂首,身躯微微后倾,嘴上衔一条大鱼。图的创作很注意通过细部处理强调表现对象在运动中的姿态以及它们生活的某种情状,创作者似乎是为了追求一定的情感才去作画的,通过这些动物形象传达的某种神情,以唤起观者的联想。在器物的右边竖立着一把装有柄的石斧,石斧上的孔眼、符号和紧缠的绳都进行了细致的描绘。石斧在先民征服与改造自然的活动中起着巨大的作用。而鸟、兽、斧的组合并非偶然。图中鹳与鱼面对石斧,寓意着先民对劳动生活的特殊审美气质,与对劳动工具的崇拜,以祈求工具保佑人们吉祥、平安和丰收的生活。图中的鹳直接用色彩平涂形体,而鱼、斧则根据不同的审美需求用粗浓的线条勾勒轮廓,转折、起伏、刚柔互用的绘制,以表现物的形态与神情,达到形神兼备的审美要求。《鹳鱼石斧图》是中国发现最早的绘画作品之一,以其宏伟的气势体现中国新石器时代美术创作上的最高成就。中国是享誉世界的文明古国之一。她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绘画艺术作为中国古代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类的童年,即史前时期,就放射出奇光异彩。
  《鹳鱼石斧图》画面纵37厘米,横44厘米。在绘画史上,它不仅反映了人类童年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而且以其宏伟的气势,体现了中国史前彩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整幅作品的内容分为两组:右边画的是一把竖立的装有木柄的石斧。石斧上的孔眼、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细致地用黑线条勾勒出来。左边画的是一只圆眸、长喙、两腿直撑地面的水鸟。它昂着头,身躯稍微向后倾,显得非常健美,嘴上衔着一条大鱼,面对竖立的石斧。
  石斧是新石器时代人们普遍使用的生产工具。人们用石斧砍倒荆棘,开辟田地。人们用石斧防御猛兽袭击,保护自身安全。石斧在原始人征服、改造大自然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自然,原始人对石斧产生了崇拜的心理。画面上的石斧是经过作者精心艺术加工处理的,它不是简单地静物写生。真实情况,石斧只能随意平放,不会自然竖立。作者让石斧巍然屹立在画面右边,斧刃朝向外边,形象严肃,一丝不苟,显示出巨大的威力,石斧被赋予灵性,人格化了。它已经成为氏族图腾,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了。画面上的水鸟,大多数研究者认为是鹳,但也有少数研究者认为是鹭。不管是鹳也好,还鹭也好,都是能给原始氏族带来欢乐、吉祥的益鸟。鹳衔着大鱼,虔诚地面对石斧,意味着向石斧奉献供品,祈求石斧保佑氏族平安、吉祥、欢乐、丰收。这幅彩陶画极有可能是原始氏族图腾崇拜礼仪场面的一个特写镜头。
    一般彩陶上的绘画以装饰纹样为主,像这种描绘物象的绘画罕见。《鹳鱼石斧图》标志着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由纹饰绘画向物象绘画的发展。纹饰绘画与器物密切结合,而物象绘画与器物形状基本脱节,绘画的独立性增强了。整幅作品中,鹳、鱼、石斧的描绘极具绘画性。无论是形象的塑造,还是画面的构思,都不像纹饰绘画那样考虑如何与器形有机结合,而它仅仅是以陶缸腹部表面作画而已。在这里,绘画性彩陶与几何纹彩陶的分离,以至绘画与陶器的分离,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人们审美观念、创作思想及绘画技巧向更高阶段演进的体现。
    作者根据石斧、鹳、画的不同形象、内容和要求,用不同的艺术手法去表现。石斧和鱼,用黑色线条勾勒轮廓、起承转合刚柔互用的笔致,把表现对象的形状和神情描绘得十分生动;鹳则直接用色彩涂染形体,惟有眼睛,用浓重的黑线勾圈,中间用黑色圆点表现眼睛,显得分外有神。这幅作品已经孕育了中国绘画传统艺术表现手法的两种基本形式──勾勒和没骨。用黑色线条准确地勾勒出石斧的真实形象,并赋予它灵性,把它人格化,让它巍然屹立在画面上,从这样的构思中,我们可以体会出中国史前绘画艺术家把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