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出东方”护膊

   
“五星出东方”护膊
“五星出东方”护膊
  1995年10月在尼雅遗址发掘出土了大量精美绝伦的汉朝丝绸,其色彩之斑斓,织工之精细,实为罕见。其中一块织锦护膊尤为光辉灿烂、耀人眼目,青底白色赫然织就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令世人震惊,被定为国宝级文物。除去文字之外,还有用鲜艳的白、赤、黄、绿四色在青地上织出的汉式典型的图案:云气纹、鸟兽、辟邪和代表日月的红白圆形纹,方寸不大但内涵丰富。人们被这千年织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所透出的精绝人心归中国、祈盼和平的愿望所打动,也为精绝国的命运而扼腕叹息。

文物简介

   “五星出东方”护膊亦称“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汉晋时代。圆角长方形,绢缘,缝缀六角系带,长18.5厘米,宽12.5厘米,系带长21厘米,部分系带残断。护臂用面锦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织锦,五重平纹经锦,经密220根/厘米,纬密24根/厘米,宝蓝、草绿、绛红、明黄和白色等五组色经根据纹样分别显花,织出星纹、云纹及孔雀、仙鹤、辟邪虎等禽兽纹样,纹样题材新颖、风格别致;每组花纹循环为7.4厘米,上下两组循环花纹之间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小篆文字。白色绢缘系用一通幅的绢条缝制成绢经密50根/厘米,纬密40根/厘米,系带经密60根/厘米,纬密28根/厘米。现藏于:新疆区考古研究所。

文物出土

  1995年10月在尼雅遗址发掘出土了大量精美绝伦的汉朝丝绸,其色彩之斑斓,织工之精细,实为罕见。其中一块织锦护膊尤为光辉灿烂、耀人眼目,青底白色赫然织就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令世人震惊,被定为国宝级文物。

文物图案及色彩

    “五星出东方”护膊的右侧保留着幅边。纹样从右侧开始是一对牝牡珍禽,雄鸟站在云纹的低部,昂首挺立。它的头顶是汉隶“五”字,胸部左云纹上悬挂着一个茱萸花纹。雌鸟站在云纹上垂首面向雄鸟,其颈上方是一白色圆形纹象征“太阴”,背上方是一个“星”字,尾部下方有一个茱萸纹。与“星”字间隔一个茱萸花纹的是“出”字。“东”字在两个云纹间隙之上。“东”字的左下方、一个云纹之上是一红色圆形纹象征“太阳”。“太阳”左下侧是一倒悬云纹,云纹凹进处,有一张口伸舌,昂首嗥叫的独角瑞兽,尾部下垂,背上长有一翅膀,可能是“辟邪”。兽角上方云纹上端是一个“方”字。“利”字隔着一个云端在“方”字左上。“利”字下方云纹的左侧是一个身着竖条斑纹、豹眼圆睁的虎形动物,后右足踩在云纹上,举步向右行,尾部高耸,刚劲有力。其尾部右侧是“中”字,左侧是“国”字。
     “五星出东方”护膊采用的青赤黄白绿五色,皆为秦汉以来发展广泛的植物染料所得。五色应为“青赤黄白黑”,而该锦用色为“青赤黄白绿”,其中绿应为黑,这里用了绿色,可能黑色不够亮丽而以绿色替而代之。五色的“青赤黄白黑”分别与五星的“岁星、荧惑星、填星、太白星和辰星”一一相对应。古人能在一块方寸不大的织锦上把阴阳五行学说表现得如此淋漓酣畅,实属罕见。被定为国宝级文物当之无愧。该锦的织造工艺非常复杂,为汉式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
  “五星出东方”护膊在图案设计、配色及织作工艺上显示出了高超水准,在其总体设计思想中其型式和内容受到了阴阳五行学说的强烈影响,反映出了特殊的文化蕴含。在织锦纹样中,星(行星的金星火星)、云气、动物花纹有序织出,表达着阴阳五行说中五星为五行之佑及动物纹四神、方位的概念和含义;织锦色经以五色见出,则真实地说明五种色彩的经线之配色与金、木、水、火、土五行所对应之五种颜色——白、青、黑、赤、黄——的密切关系。尤为能揭示这一点的,就是彩锦上所见的文字。

文物图案文字含义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占术上的占辞用语,最早记述当见于战国时大星占家石申的有关记述,石氏著述现已亡佚,在《开元占经》中有部份引述,云:“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大利,积于西方负海之周用兵利。”《史记·天官书》记“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指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东方”和“中国”是星占术上的一分野概念。整句占辞涵义显明,即出现五星共现东方天域之天象则于 “中国”有利,特别是用兵方面。
  这句占辞是古代先民观天象而审辨吉凶过程中,根据阴阳五行思想,“天人合”、“天人感应”思想,逐渐总结归纳出来的。我国古代星占术中五星占术为重要,亦赋予非常重要的星占学意义,而“五星聚会”则更视为特殊。《汉书·天文志》即云:“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有德受庆,改立王者,掩有四方,子孙善昌,亡德受罚,离其国家,灭其宇庙,百姓离去,被海四方。”“凡五星聚宿,其国王天下,以岁以义,以萤惑以礼,以填以重,以太白以兵,以辰以法。”
  在《汉书·赵充国传》及《魏书·崔浩传》中,我们可以见到有关“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占辞于用兵战局的分析与判断。由于“五星聚合”兆示着重大星占学意义,因此人们对其祥瑞的辞义抱有特殊的感情。在古代,人们将它与如改朝换代的事牵强附会的,见于文献记述的有很多很多。而这些又多非实录,业经中国学者黄一农、江晓原先生研究论证过。星占占辞产生于织锦之上的原因,可能较为复杂;将其视为祈祝吉祥祺瑞的吉语,也是可以的。因为占辞本身,就表达着一种良好的企盼和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