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侯乙青铜尊盘

  
曾侯乙青铜尊盘
曾侯乙青铜尊盘
   青铜尊盘,祭祀时就摆放到曾国国王的宝座前。与编钟相比,虽然体积较小,但它的地位却丝毫不亚于编钟。尊盘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面的叫做尊,高30.1厘米,口径25厘米;下面是一个大盘,高23.5厘米,口径58厘米。尊盘合为一器,尊上铸有28条龙,盘上铸有56条龙,共84条。在尊上还饰有32条蟠螭,盘上饰有48条蟠螭。玲珑剔透的蟠螭和镂空花纹,形似朵朵云彩,上下叠置,整件器物精美绝伦。尊盘上的龙和蟠螭象征着大大小小的诸侯,这套青铜尊盘一直从先君传到曾侯乙的手中,成为曾国的传国之宝。

文物简介

  曾侯乙青铜尊盘是战国早期曾国的传国之宝,尊高33.1厘米,口宽62厘米,盘高24厘米,宽57.6厘米,深12厘米。尊敞口,呈喇叭状,宽厚的外沿翻折,下垂,上饰玲珑剔透的蟠虺透空花纹,形似朵朵云彩上下叠置。尊颈部饰蕉叶形蟠虺纹,蕉叶向上舒展,与颈顶微微外张的弧线相搭配,和谐又统一。在尊颈与腹之间加饰四条圆雕豹形伏兽,躯体由透雕的蟠螭纹构成,兽沿尊颈向上攀爬,回首吐舌,长舌垂卷如钩。尊腹、高足皆饰细密的蟠虺纹,其上加饰高浮雕虬龙四条,层次丰富,主次分明。盘直壁平底,四龙形蹄足口沿上附有四只方耳,皆饰蟠虺纹,与尊口风格相同。四耳下各有两条扁形镂空夔龙,龙首下垂。四龙之间各有一圆雕式蟠龙,首伏于口沿,与盘腹蟠虺纹相互呼应,从而突破了满饰蟠螭纹常有的滞塞、僵硬感。出土时尊置于盘内,两件器物放在一起浑然一体。尊是盛酒器,盘一般作水器用,二者合为一器,尊内盛掺有香草汁的酒,祭祀时酌以献尸,宾礼时酌以饮客。整套器物纹饰繁缛,穷极富丽,其精巧达到先秦青铜器的极点。尤其是器上镂空装饰,透视有若干层次,系用失蜡法铸造,即先用蜡做模,模外做范,加热烘烤使蜡模融化流失,使整个铸件模型变成一个空壳,再将青铜溶液浇灌至空壳内,就可铸成所需的器物。这一发现,证实了在二千四百年前的战国早期,中国的失蜡法铸造技术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准。尊和盘均铸有“曾候乙作持用终”铭文。1978年于湖北省随县(今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

文物来源

  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要想成为一方霸主,武力是唯一条件。而当时在中国的长江一带,楚国最为强大。楚王没有急于吞并曾国,并不是因为曾国的实力,而是因为曾国藏有的宝贝让其他诸侯国都望而生畏。曾国的祭祀之日,祭祀礼仪却非常隆重。各种规制的青铜礼器摆满了祭台,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套编钟和一件酒器。 这套编钟共65件,分三层排列,最上的一层叫钮钟,中间及下层的叫甬钟,其中最轻的一件重2.4公斤,最重的一件重203.6公斤。编钟象征着礼乐制度,传说只要拥有这套编钟,便能够重振礼乐。 而那件酒器是一套尊盘,摆放在当时曾国王侯乙的宝座前,与编钟相比虽然体积较小,但它的地位却丝毫不亚于编钟。尊盘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面这个是尊,通高30.1厘米,口径25厘米,下面是一个盘,高23.5厘米,口径58厘米。尊盘合为一器,尊上铸有28条龙,盘上铸有56条龙,共84条龙,玲珑剔透的蟠螭和镂空花纹,形似朵朵云彩上下叠置。此外,在这尊上饰有32条蟠螭,盘上饰有48条蟠螭,共80条蟠螭,整件器物上纹饰精美绝伦,尊盘上的龙和蟠螭象征着大大小小的诸侯,这套青铜尊盘一直从先君传到曾侯乙手中,成为曾国的传国之宝。

文物制作工艺

  这件尊盘的惊人之处在于其鬼斧神工的透空装饰。装饰表层彼此独立,互不相连,由内层铜梗支撑,内层铜梗又分层联结,参差错落,玲珑剔透,令观者凝神屏息,叹为观止。经专家鉴定,此系采用失蜡法铸造,因为纹饰细密复杂,且附饰无锻打和铸接的痕迹。失蜡法又称出蜡法、拔蜡法,基本方法是将蜡作成模,成型后用细泥桨反复浇淋,泥浆包住蜡模后再涂以耐火材料用火烘烤,做成铸型。蜡熔流出,形成型腔,即可浇铸铜汁成器。以下为各个部件的制作工艺:
尊

·圈足的铸制工艺

  圈足分上、下两层,下层为立面,其上铸有蟠螭纹,上层为斜面,其上有镂空纹饰。其具体铸制技术,皆属春秋战国的常见技术,如立面的蟠螭纹采用了单元纹饰范拚兑技术,而斜面的镂空纹饰,其制作工艺,与春秋战国时期的镂空铜薰类似,为平面扇形纹饰模上制作单元纹饰范,其范面的空腔即为镂空纹饰。

·腹部、颈部的铸制工艺

  腹部相对简单,仅一周蟠螭纹的纹饰带。颈部上口大、下口小,底部较短,为一周纹饰带,上部甚长,均布着4条布满蟠螭纹的蕉叶形,其间为素面。腹部和颈部的铸制工艺亦采用了春秋战国时期普遍流行的纹饰范拚兑技术。

·口缘纹饰的铸制工艺

  口缘的纹饰圈由许多单个小纹饰组成。这些小纹饰的形状应有数种。具体说来,先将16个小纹饰组成一个小组纹饰单元,而每4个这种相同的小组纹饰单元又组成一个大组纹饰单元,再将这4个大组纹饰单元围成整个口缘纹饰圈。大多数单个小纹饰的下面,都有铜梗支撑,小纹饰与铜梗之间为焊接。组成口缘纹饰圈若干形状的单个小纹饰,皆为单合范铸制而成。所谓单合范,实际上为两片范组成的范包。其中,一片范的阴腔与整个器物的几何形状相同,而与之对合的另一片范则为无型腔的平板状。尊盘上的小纹饰,系由一范多腔的单合范工艺批量铸成。

·小纹饰一头翘起的制作工艺

  如前所述,批量浇铸小纹饰的单合范,其一面是平板范,即面上无造型。不难理解,这种平板范与型腔范对合后,铸出的小纹饰,其弦纹面的一头可以翘起,但底面必然为平面。尊盘上的小纹饰,由单合范铸制出底面平整、弦纹面一头翘起的毛坯后,其翘起处的底平面还曾作过磨削处理。

·单个小纹饰的组装

  小纹饰的翘角底面经磨削后,皆为散件,仍需组装成整体。小纹饰的体积太小,铆接、铸接都不可能,更不具备榫铆条件,于是,焊接成了唯一选择。同样,这些焊痕颇不规整,甚至还有未能焊严而留下的缝隙。需要再次强调的是,这样的焊痕,遍布于尊盘口缘整个纹饰圈上,特别是小纹饰弦纹面的拐角处。而手工焊接的不规范性,致使焊痕的形状各异、焊接位置的高低错落。
  综上所述,尊、盘口缘的制作工艺业已十分明确,即小纹饰经单铸、加工和焊接,组成4大组小纹饰单元,再经铜梗焊接于内层托架的顶端。这样,整个尊、盘口缘纹饰圈的制作工艺步骤为:先采用一范多腔单合范铸制出大量小纹饰,再按照设计要求,将小纹饰凸出侧面打磨后,利用切割、焊接等技术,将小纹饰分别与不同铜梗焊接,而将铜梗的另一头,直接与铜框焊接,或将几条铜梗焊接在一起,再焊于尊盘的口缘上。最后,将圈足、腹部、颈部焊为一体。至于上述八个附兽,皆为单独铸制之后,再分别铸接到尊体表面。这种化整为零的散件铸造方式,显著简化了工艺难度,有效避免了整器废品。而将数百零部件组装成完整器,至关重要是焊接技术的支撑以及合理的统筹工序安排。分型制模、分模制范、分型铸造、加工组装的工艺组合,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铸造的主流技术。曾侯乙尊盘的零部件数以百计,其组装数量和复杂程度至今令人惊叹不已,应该说,这可能是长期将尊盘误认为失蜡法铸造的主要原因。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铸造技术显著提高,许多新工艺出现在此时,失蜡法即为其中之一。用失蜡法铸造器物,由于采用整模不会出现合范带来的铸痕,表面光滑精细,并且可以铸造相当繁缛复杂的纹样,但是器物表面往往会出现大小不等的砂眼,因为无出气孔,铜液灌注有不到之处。后世作伪者误以为越平整、越光洁、没有任何痕迹,便越是成功之器,反而弄巧成拙。由于失蜡法方便易学,是后世仿古作伪的主要技法。古代青铜器绝大部分是采用陶范法铸造的,即使接合再严密也会有缝隙,所以此类器物的耳、足、腹下部等隐蔽之处多有铸痕、铸疣,以失蜡法仿铸之器无铸痕却有砂眼,故宫收藏的一件宋仿西周盉腹部就有不少砂眼,这些隐蔽处的细微差异往往是鉴别真伪的关键之处。

文物历史典故

  2000多年前,在中国的荆楚大地上有一个小国名叫曾,曾国在诸侯纷争的夹缝中,却如世外桃源般清幽,一派安宁。可是好景不长,不断衰微的周王室已经无法挽回残局,诸侯争霸日渐频繁,这时,占据着肥沃荆楚之地的曾国,也就成为各诸侯国想霸占的目标。
  曾国与周王室同根,历代国王也为“姬”姓,一直以来曾国都延续着周朝的祭祀礼仪。这天,又到了曾国的祭祀之日,别看曾国弱小,但祭祀礼仪却非常隆重,各种规制的青铜礼器摆满了祭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套编钟和一件酒器。 
 
  青铜尊盘被传得神乎其神,据说曾侯乙因为拥有这个尊盘而具有了帝王之相,更有甚者说,只要得到这套尊盘就能够成为真命天子,最终一统天下。这令当时所有诸侯国垂涎不已,邻国楚国就一直想得到这件曾国的镇国之宝,但因曾国与周王同姓,而且笃信传说的楚王还对尊盘护佑曾国的传说颇感畏惧,所以只能在曾国边疆时常侵扰试探曾侯乙。
尊盘
尊盘
  此时虽然正值曾国祭祀大典,可曾侯乙想起衰微的国势,不由得脸上露出几分伤感。一旁的一名官员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和他耳语了几句,只见曾侯乙立即转悲为喜。  
  祭祀结束没几天,曾侯乙就去面见楚王,并献出一件礼物,这礼物不是别的,正是曾国的镇国之宝———青铜尊盘。楚王大喜过望,很快就从曾国撤兵。 
 
  楚王得到青铜尊盘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吴国。没几日,吴国就派使者面见楚王,假以庆贺之名对楚王说:“恭喜大王得到了尊盘,曾侯乙前日到吴国也向我王献上一套尊盘,不知和大王得到的是否是一对,请大王赏赐一观可否?”
  
  听了吴国使者的话,疑心甚重的楚王不由掂量起来,难道曾国的镇国之宝还有第二件不成?为了弄清真假,楚王立即去找曾侯乙问个究竟。弄巧成拙遇大难令楚王意想不到的是,能言善辩的曾侯乙面对质问竟然说不出话来,楚王最终也没有问出个究竟,悻悻而返。楚王越想越不对,盛怒之下一拍桌子,青铜尊盘一下摔在地上,竟然成了碎块,这哪里是青铜尊盘,断口处竟然还有泥土碎屑。楚王大怒,立即谋划出兵踏平曾国。  
  其实,吴王得知楚王得到青铜尊盘心生嫉妒,也知晓楚王疑心甚重,就略施小计,本想挑拨离间,可竟然弄假成真。而曾侯乙也不会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竟然被一个谎言揭穿了。
  
  楚国的军队已经兵临城下,曾国却是一片死寂,就连把守城门的士兵也只有寥寥几个人。正当楚王疑惑时,前方来报:曾侯乙驾崩。其实,楚王并不稀罕这弱小的曾国,他关心的只是青铜尊盘。他派人四处打听,可是曾国上至文武百官,下至黎民百姓却都说不知道。 
 
  原来,祭祀时官员对曾侯乙耳语的是造一个假的青铜尊盘送给楚国,骗过楚王以避免疆土纷争。曾侯乙大喜,立即吩咐铸造一套假的青铜尊盘。可是曾侯乙并不清楚,先王所传镇国之宝的铸造工艺早已失传,无法仿制出尊盘上精致的镂空雕龙和栩栩如生的蟠螭纹。然而,君王旨意不可违抗,工匠们只好另想办法,在青铜炉中掺入泥浆,这样易于制作而且便于模仿,造出的器物也非常逼真。就这样,一套假尊盘送给了楚王。  
  可就是这假的青铜尊盘给曾国惹来了灭国之灾。曾侯乙因此变得郁郁寡欢,身体也每况愈下,于是他吩咐在尊口上铸造“曾侯乙作持用终”几个字,并且秘密安排好自己的后事。不久,曾侯乙郁闷而死,青铜尊盘也一同消失了。 
 
  为了找到青铜尊盘,楚王派人四处打探。很快,传来消息说,曾侯乙死后秘密下葬到离河边不远的一个地方。楚王立即派人到河边寻找,终于挖到一块铸有“曾侯”字样的器物碎片,楚王大喜,确信这里就是曾侯乙的墓地,立即派人挖掘。 
 
  可是哪有什么宝物,几个胆大的士兵下去探寻,再也没有爬上来,从此没有入再敢探寻曾侯乙的墓地,也不再有人提起曾国的国宝青铜尊盘了。一直过了2000多年,沉睡的曾国才从人们的记忆中被唤醒。 

文物出土

 
  1978年2月的一天,湖北省随州市某部队扩建营房时,一名战士挖出一块同地面颜色不同的褐色土块,而且越挖越多。其中一名战士爱好考古,凭着直觉他意识到,出现大面积的异常土层,很可能有地下古墓,随后他马上向上级进行了汇报。
  考古人员立刻赶到现场,经过几天的发掘,果然发现地下有几座棺椁,可当人们打开墓室一看,里面只有几具石棺。直到考古人员动用抽水机把墓室中的积水抽出,墓室的全貌才渐渐展现在人们眼前。墓室中居然有一大批珍贵的青铜器,青铜尊盘就在其中。  
这套青铜尊盘分上下两器,上面尊的颈部、腹部、足部都饰有细密的蟠螭纹,在颈腹之间有4条圆雕豹形伏兽,透雕蟠螭纹布满整件器物,几十条龙沿着尊的颈部向上攀爬,回首吐舌,长舌垂卷如钩。下面的盘有4个龙形蹄足,口沿上附有4只方耳,也都装饰有蟠螭纹。四耳下各有两条扁形镂空夔龙,龙首下垂。四龙之间各有一圆雕式蟠龙,首伏于口沿。整套尊盘就是一件布满龙的器物,具有非凡的王者之气。 
 
  在尊的口沿上“曾侯乙作持用终”的铭文清晰可见。专家认定,这件精美的青铜尊盘是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曾国的一件青铜酒器,它正是当年和曾侯乙一同消失的青铜尊盘。 
  这座古墓经研究证实,正是曾侯乙的陵寝,可是这些器物为什么会藏在水中?难道是曾侯乙的计谋,将自己和宝物一同葬于水下以不被人打扰吗?而这些金属为什么在水中几千年都没有生锈,反而如新铸的一般呢?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机缘巧合罢了。曾侯乙为了不让曾国的宝物被掠走,就立下遗嘱将自己秘密下葬,巧的是下葬没多久,地下水就浸入到墓室中,把所有青铜器都淹在水下。这不仅躲过了盗墓这一劫,而且避免了与空气接触氧化,使之保持得更为持久,所以在出土时仿佛新铸的一般。也正是如此,才在2000年后能重睹当年传国之宝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