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魏

冉魏国
冉魏国
  冉魏(350-352),汉族冉闵,借石虎死后诸子争位之机,依靠汉族人民的支持,于350夺取政权,建立国家,国号大魏,都邺城,史称冉魏,这是十六国时期汉人唯一在中原建立的政权,因而遭到胡人的一致围攻,冉闵在汉族人民的支持下进行了英勇的反击,并于352年正月破襄国,攻灭后赵,但是由于连年的残酷战争,国力损失殆尽,鲜卑族政权前燕趁机大举进攻冉魏,冉闵率汉族军民进行了英勇的抵抗,同年四月冉魏以1万步兵与14万鲜卑铁骑在廉台进行决战,冉闵率军奋勇冲锋,十战十胜,但终因兵力悬殊而兵败牺牲,八月邺城陷落,冉魏亡。

简介

冉闵
冉闵
  十六国时期汉族冉闵所建政权。都邺城(见邺)。历二主三年,冉闵为平帝,其子冉智为惠帝。
  冉闵,字永曾,魏郡内黄人(今河南内黄西北),父瞻原属乞活军,闵为石虎养孙。改姓名石闵,是石赵统治集团中较重要的将领,以勇敢善战著称。349 年石虎死,诸子争立,互相残杀,闵乘后赵政局混乱,又得大司马李农之助,于350年正月杀石鉴,自称皇帝,国号大魏。复姓冉氏,仍都邱城,史称冉魏。石鉴死后,石祇(石虎子)据襄国称帝,联合羌酋姚弋仲和鲜卑族前燕慕容儁,与冉闵常相攻伐。351年石祇为其部将刘显所杀。352年闵攻破襄国,杀刘显,消灭了后赵的残余势力。其时,慕容儁势力渐盛,南下冀州,冉闵率军抵抗,兵败被俘,前燕军攻入邺城,冉魏亡。
  冉闵在建立魏国的过程中对胡羯不论贵贱、男女、老少一律诛杀,共死二十余万人。冉魏建立后,立即与东晋政府联系,请求派兵共同讨伐胡人;又清定九流,实行九品官人法(见九品中正制),以争取汉族地主阶级的支持。在经济上,开仓散粮,以求得百姓的拥护。在军事上,竭力与后赵残余势力石祇、羌酋姚弋仲、前燕慕容儁争衡。由于残酷的民族仇杀和连绵的战争,加之饥馑,先前被迁到冀州、司州的胡汉各族人民数百余万各还本土,路上互相杀掠,饥疫死亡甚众。冉魏辖地渐小,人口锐减,农业生产陷于停顿,于352年终为前燕所灭。

灭亡之战

  前燕慕容俊三年(魏永兴二年,351年)八月至次年八月,前燕军在廉台(今河北无极东北)、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击灭冉魏的战争。
  慕容俊二年初;后赵大将军冉闵据邺城,自立为帝,国号大魏(史称冉魏)。燕辅国将军慕容恪等攻占中山。慕容俊元玺元年(魏永兴三年,352年)正月,冉闵攻取后赵襄国(今河北邢台);三月,求食于常山(郡治真定,今河北正定南)、中山(郡治卢奴,今河北定州市)各郡,欲图幽州(治蓟,今北京西南)。前燕占领后赵幽州后,继续南进图据中原。四月,冉闵将与燕战,大将军董闰、车骑将军张温建议:鲜卑乘胜锋锐,且彼众我寡,宜且避之;待其骄惰,然后进击可胜。冉闵不纳。遂移军于安喜(今河北定州东南)。慕容恪随即引兵而至。冉闵引军趋向常山,慕容恪率军追至廉台,两军交战10次,燕兵皆败。冉闵素有勇名,所部将士精锐,燕军畏惧。慕容恪于阵前激励将士,指出冉闵有勇无谋,其军饥疲难用,定可击破。
  冉闵以所部多步卒,欲引燕骑兵至丛林作战。慕容恪采纳参军高开之策,急派轻骑截击之,然后佯败诱敌至平地,并将燕军分为三部;自率主力加强中军,选善射者5000人,以铁锁连战马结方阵而前,另两部各置一侧配合主力进击。冉闵恃勇轻敌,果然中计,直突燕军中部铁马方阵。燕军侧翼部队即从两面夹击,大败冉闵军,斩7000余人。冉闵突围东走,坐骑忽死,被俘。燕军进屯常山。慕容恪廉台获胜后,燕王适时派辅弼将军慕容评、中尉侯龛率军l万进攻魏都邺城,魏大将军蒋斡一面致书前燕,表示投降,又派人向东晋求救。五月,燕王派广威将军慕容军等率步骑2万增援慕容评攻邺。六月,东晋壮士100余人入邺助守,蒋斡率军5000及晋兵出城迎战,被慕容评击败,战死4000人,其余退回城中。八月,魏长水校尉马愿等出降。燕军克邺,蒋斡等弃城而逃,冉魏遂灭。

冉魏君主世系

·平帝

  冉闵,字永曾,小名棘奴。父瞻,本乞活军士。乞活军者,源起晋末之“八王之乱”,时宗室内争,战乱频仍,并州吏民苦甚,乃拥宗室东赢公司马腾流亡冀州,以乞活路,号“乞活军”。永嘉五年,后赵石勒破乞活军统领陈午于蓬关,俘获甚众。时瞻年方十二,亦为勒所俘。勒见瞻年少英武,甚爱之,遂令其侄石虎养以为子。及长,骁勇多力,屡立殊勋,积功拜左积射将军、封西华侯。惜壮年病殁。石虎待闵一如亲孙。闵幼而果锐。及长,身长八尺,善谋策,勇力绝人。石虎淫暴好杀,屡征四方。后赵伐前燕慕容皝,石虎自统二十余万锐卒直趋棘城,为皝子慕容恪疑兵所败,众皆弃甲逃奔赵都襄国,折兵三万,唯冉闵之军进退有序,兵士一无损。梁犊东宫戍卒乱起,亦闵为先锋,威声弥振,胡夏宿将莫不惮之。晋穆帝永和五年,后赵暴君石虎终病死。幼子石世立,诸子相争。闵纵横其间,左右逢源,石虎诸子,或自相攻而死,或为闵所诛,迨永和六年,惟剩石鉴为帝,余无一存矣。时朝政已为冉闵及闵之故交、旧时乞活军将、司空李农所掌。羯人、龙骧将军孙伏都密结三千余羯胡士兵士,欲待闵、农二人入宫之时杀之。然闵勇武,号“万人敌”,农亦出于乞活军,谋晓斗战,与孙伏都攻战禁中,劲诛三千余羯兵。宣令内外:“六夷胡人有敢持兵器者皆斩!” 幽禁石鉴于深宫,严加监守。十数年飞扬跋扈,暴虐中土之羯胡部人皆大惧,或斩关,或逾城而出者,不可胜数。为试人心,冉闵遂于邺城令:“近日孙伏都等人构逆,支党伏谋,余皆不问。自今日起,与本官同心者留于城内,不同心者听任外出。” 令下之日,赵人百里内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门。闵知羯胡终不为己所用,遂布杀胡令: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未竟日,即已斩羯人首级数万,闵亦亲率领汉族军将,于邺城内外搜杀羯胡,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四方军镇,亦从闵之令,捕杀羯胡,因以首级诣功,遂有高鼻深目多须之汉民复被杀邀功。后赵宗室汝阴王石琨、太尉张举及军将王朗等集七万军,不甘坐以待毙,起而反击,径趋邺城。闵奋神威,将千骑自邺城北门出,手执两刃矛,飞驰入敌阵,如狼入羊群,赵军乃溃,余众皆飞奔回冀州。冉闵、李农乘胜,集众三万出邺城,往石渎讨后赵大将张贺度。帝石鉴欲趁机召在外之羯胡军将,乘邺城空虚攻之。事泻,闵、农驰归,立诛石鉴,复杀石虎孙辈三十八人,尽殪石氏。至此,石赵亡。国中无主,司徒申钟等乃联名上书,劝冉闵进帝位。闵固让李农,农以死固请。闵遂于永和六年初即帝位,国号大魏,改元永兴。立其子冉智为太子,以李农为太宰,封齐王。然冉魏新立,周遭强敌遍布。四月,据襄国之后赵新兴王石祗称帝,以汝阴王石琨为相国。五月,闵杀李农及其三子,并尚书令王漠、侍中王衍、中常侍严震、赵升等,盖彼胁闵之帝位,纵农乃闵乞活军之故交,亦互疑。然闵既杀之,四方之乞活军旧部不复助闵,自损一臂。闵亦忧此,故遣使江南,告晋廷:“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然闵称帝,已拂晋廷,复以敌国礼来见,晋廷不理。八月,石祗派相国石琨、镇南将军刘国统军十万攻邺城。双方战于邯郸,石琨大败,损万余。刘国等与石赵故将张贺度等联军,集于昌城,欲再次大举攻邺。闵先遣王秦等三大将统步骑十二万屯于黄城,自统八万精卒为后继。双方战于苍亭。张贺度等不敌,闵斩首三万,余军皆为所俘,振旅而还。戎卒三十万,旌旗钟鼓绵亘百余里,虽石氏之盛无以过之。永兴元年岁末,闵又亲统步骑十万攻襄国。临行,署其子太原王冉胤为大单于、骠骑大将军,以降胡千人配为亲军。光禄大夫韦佑切谏:“胡、羯,我之仇敌,今来归附,苟存性命耳。万一为变,悔之何及。应该诛屏降胡,去单于之号,以防微杜渐。”时闵正欲收买众心,抚纳胡人,大怒之下,诛杀韦佑及其子韦伯阳。闵是举,以隐现败亡之征。襄国坚城深濠,闵攻三月余,死伤无数,仍未下。石祗也已困兽夺气,自去帝号,称赵王,派太尉张举往前燕慕容氏乞师,许献以传国玉玺;并遣将军张春诣羌酋姚弋仲,乞军求援。姚弋仲立派其子姚襄领二万八千兵来救,前燕慕容俊亦派将军悦绾率三万兵来赴。闵见腹背受敌,欲亲统大军出。卫将军王泰谏曰:“今襄国未下,外救云集,正欲吾出战,再腹背夹击。吾应坚壁高垒,观势而动,寻机出奇兵。且陛下以万乘之尊,亲临行阵,万一有失,大事去矣!”奈道士法饶言:“吾观天象,太白入昂,当杀胡王!陛下围襄国日久,无尺寸之功;今外贼大至,又畏敌不击,如此,将何以服众?”闵遂自逞匹夫之勇,拍案而起,拔剑下令:“朕战意已决,敢谏阻者斩!”闵军久围坚城,意沮力疲,复遇羌、鲜卑之锐卒,终大败,闵死战,仅与十余骑逃还邺城。太子冉胤之千人胡族亲军,趁势而反于,擒胤与左仆射刘琦,降于石祗。胤、琦立被虐杀。喘息已定,闵亲出行郊祀之礼,众心稍安。悔不纳韦佑忠言,追封佑为大司徒,肢解道士法饶父子。石祗危而复生,遣大将刘显将兵七万攻邺城,一路行进,直抵邺城郊二十余里之明光宫。闵忧甚,问计于卫将军王泰。然泰恨先前闵不采其策,托称败退之际中箭,伤重不能面君。闵亲临探问,泰固称疾笃。闵怒,语左右:“王泰巴奴,朕之身家岂赖其?观朕先灭群胡,回斩王泰!” 闵悉众出战,金身锦袍,立马当先,大破之,斩敌首三万级。乘胜追击,直追刘显至阳平。显大惧,秘人请降,示回襄国杀石祗以自救。闵方止兵,大胜而归,即斩王泰,夷其三族。刘显引军还襄国,立杀赵王石祗及其宗室、高官十数人,传首邺城。闵命将石祗首当街焚毁,下诏封刘显上大将军、大单于。显既诛石祗,复君临襄国,乃称王,攻冉闵之常山。闵留大将军蒋干辅太子冉智留镇邺都,自统八千精骑驰救常山。闵军方至,显之大司马王宁既降,闵大败刘显,乘胜追至襄国。刘显方逃入城中,欲凭此坚城拒守,其大将军曹伏驹即开城降闵。闵大开杀戒,诛刘显及其公卿百余人,复焚石赵所建之襄国宫室,迁其民于邺城。永兴三年五月,时前燕慕容俊已侵据幽、蓟,乃遣慕容恪、慕容霸等攻冀州,进击冉闵。闵仍倚其神武,自领军敌之。闵之大将军董闰、车骑将军张温久经战阵,谏劝曰:“鲜卑乘胜锋锐,且彼众我寡,宜先避之;俟其骄惰,然后益兵以击之!” 闵怒道:“朕正欲以此众平幽州,斩慕容俊。今遇恪而避之,人谓我何?” 闵屯扎安喜,慕容恪引鲜卑兵逼近,因深惧冉闵神勇,不敢妄攻之。闵复转至常山,慕容恪麾兵进击,双方立阵于廉台,闵军多步卒,燕军皆劲骑,然燕军十战皆大败。慕容恪思良久,乃定连环马之计,令诸将道:“冉闵本性轻锐,又自以众少,必与我军死战。我厚集中军之阵以待之,候其合战,卿等从旁击之,必可大胜!” 再战,闵骑跨朱龙宝马,左操两刃矛,右执钓戟,身先士卒,击冲燕阵。远望大旗,闵知是敌中军所立,纵马直冲。慕容恪一挥令旗,燕军两翼收摆,尽围闵军于中。慕容恪用连环马,人马纵死,仍锁连于一处,障碍重叠,阻闵军之突。然闵英勇甚至,竟溃围而出,东逃二十余里,所骑朱龙宝马忽倒地而毙,闵落于地。燕军铁骑齐拥,终生擒之。及俘送蓟城,慕容俊令将冉闵缚送大殿,高声斥责:“汝奴仆下才,何得妄自称帝?”闵终为吾华汉之英豪,慨然曰:“天下大乱,尔曹夷狄,人面兽心,尚欲篡逆。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可做帝王?”终为俊所杀,年二十七。奈良氏赞曰:冉闵神武盖世,欲荡清河朔,尽灭诸胡,以靖宇内。惜自恃英武,而终乏远谋,兵败身死。然其诛羯胡之举,虽不避血腥,终使中土之汉民,免胡人之欺凌蹂躏。后世之异族,亦无敢效羯胡之暴虐。天生豪杰,华夏幸甚!

·惠帝

  冉智 (?—353年),平帝幼子,母董皇后。350年,冉闵称帝,立冉智为太子。

历史探密

  冉闵对羯人报复的原因
  留在北方的人命运很悲惨。匈奴、羯等族军队所到之处,屠城掠地千里。(如《晋阳秋》残本所称的“胡皇”石勒一次就屠杀百姓数十万,诸晋史中也有大量屠杀记录,屠杀在数个州开展)石勒其子石虎更加残暴。他跟一条毒蛇一样,脑筋里只有三件事,一是淫欲,二是杀戮,三是享乐。
  石虎发男女十六万,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时逢暴雨,漳水水涨,死者数万人;他已有多处宫殿,还不满足,又驱汉丁四十余万营洛阳、长安二宫,造成尸积原野;修林苑甲兵,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
  石虎将邯郸(一说临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创全人类有史以来的吉尼斯世界记录。规定汉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者,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汉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住在“富丽堂皇”宫殿里的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 当时“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冉闵为今人所广为知闻是屠杀胡人的命令,即杀胡令。他是拯救了汉族的民族英雄,亦以勇猛著称,被列为中国古代十大勇将之一。
  在羯族建立的羯赵政权统治下,曾经建立了雄秦盛汉的汉民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西晋总人口2000万,北方发达地区大概12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
  石虎统治后期,冉闵救济饥民。冉闵推翻后赵,分兵四面出击,与各大小胡酋互攻,数百万胡人被中原人们驱逐(石虎强迁到邺城的共计几十万汉人,也有近半数在动乱中返还家乡,中途大部份被胡人所害。)氐、羌、胡、蛮等各民族数百余万,返还陇西或河套等地的家乡,九大石胡甚至迁回中亚。返迁途中各不同民族的胡人相互进攻掠对方,甚至人肉相食,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能成功回去。
  冉闵使胡族大返迁,造成中原百余万胡人死亡达十之七八,这就变相的杀了百万胡人.中国历史上后来建国的十六国国家中,鲜卑除外,就是成功返回去未被灭的民族部落重新入主中原所建立。但这时胡人数量大减,民间汉人恢复增长。胡人见识了汉人血腥报复的可怕不得不向汉人寻求合作,汉人从事农耕,胡人则充军打战。这才开始了和睦共处.五胡乱华时的少数民族往往打战不论男女老少全族皆兵。当然往后发展精兵全由男子充当。在十六国南北朝频繁的战争中,胡族大量战死,胡族彼此之间也相互灭族。民间从事农耕的汉人不断恢复增长,北朝东西魏的战争使胡人人口枯竭.两国汉族大地主势力却强大起来,为补充兵源不足,不得不开始大量起用汉军.西凉地区的汉军得到北周起用,正是在这一时期.鲜卑国主们把公主嫁给这些汉族地主势力以拉拢他们,汉军的起用为后来杨坚灭胡和隋唐的建立创造外部条件。
  如果没有冉闵的“杀胡令”,没有他号召汉人复仇,驱逐各胡出中原。以后会是什么样?首先胡人在中原繁殖上千万人口后,再把南方的汉人杀绝并不是不可能的,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也会像别外三大古国一样被异族取代。 诸胡乱中华时,北方汉人被只留下四五百万,这得主要归功于凶奴人和源于东欧高加索山到黑海草原地区的白种羯族。(这个民族有拿人头祭祀的习惯) 冉闵灭后赵,歼灭三十多万羯族与凶奴为主的胡兵。冉闵后来在邺城对羯族屠杀了二十几万,加上全国各省各地的复仇屠杀。 羯族与凶奴在血腥的民族报复中被基本杀绝。可惜的是一支万人的羯族部族,因为向北投降鲜卑而保留下来.后来鲜卑人帮助它们杀了冉闵,鲜卑入主中原。
  正因为这样,当冉闵首举义旗,才会应者云集,远在陇西的汉民也纷纷响应!若无冉魏,已无中华至今日!也可以说 世无冉闵,中华文明已从地球消失!

五胡十六国

  五胡十六国(304年-439年),简称十六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段时期。该时期自304年刘渊李雄分别建立汉赵(后称前赵)及成汉起至439年北魏拓跋焘(太武帝)灭北凉为止。范围大致上涵盖华北、蜀地、辽东,最远可达漠北、江淮及西域。在入主中原众多民族中,以匈奴、羯、鲜卑、羌及氐为主,统称五胡。他们在这个范围内相继建立许多国家,而北魏史学家崔鸿以其中十六个国家撰写了《十六国春秋》,于是后世史学家称这时期为“五胡十六国”。
  在西晋时期,五胡居于西晋北方、西方的边陲地区,对晋王朝呈现半包围局面。由于晋廷的腐败和汉官的贪污残暴,五胡在八王之乱后纷纷举兵,史称五胡乱华。在西晋灭亡后,华北地区战火纷飞,掠夺与屠杀不断。经济受到严重摧毁,影响了中国的民族、文化、政治、军事等发展走向。永嘉之祸带给人民巨大痛苦,大多逃难到凉州、辽东以及江南地区,使这些地区的经济文化渐渐繁荣。在诸国混战期间,前秦皇帝苻坚一度统一华北,但在南征东晋时,于淝水之战惨败。其后各族于关东及空虚的关中叛变,加上东晋北伐,前秦全面崩溃,北方再度混乱。北魏立国后,经过拓跋圭、拓跋嗣及拓跋焘的经营,最后于439年统一华北,进入南北朝时期。
  北方各族的内徙造成严重的民生经济损失,各民族在互相抗衡、屠杀中也展开合作与融合。各国的君主为了增强实力,也在各自的根据地上实行一些发展生产的政策,使得各地区在华北动荡荒乱的背景下,形成局部稳定的局面。该时期的民族大融合持续到南北朝时期,最后于隋朝时期完全融合。此外,几乎在同一时期,欧洲的西罗马帝国也在经历被日耳曼人、匈人等游牧民族入侵,史称“蛮族入侵”。
  五胡十六国时期是北方(有时包括蜀地)在西晋灭亡到北魏统一华北期间的时期,当时南方则为东晋时期。“五胡”为匈奴、鲜卑、羯(匈奴别支)、羌和氐(包括大月氐、小月氐、巴氐、仇池氐),代表建立北方诸国的主要民族。但实际上建立者还有汉族(前凉、西凉等等)、高句丽族(北燕)、丁零族(翟魏)、北马兰羌、巴、卢水胡杂胡铁弗乌桓九大石胡、姜、扶余、坚昆等族。“十六国”则是源自北魏末年的史官崔鸿私下撰写的《十六国春秋》而得名。他自北方所有大大小小的七十八个政权中选出国祚较长、影响力大、较具代表性的十六国。这十六国主要分布在华北地区四川地区,共有成汉前赵后赵前凉前燕前秦后燕后秦西秦后凉南凉西凉北凉南燕北燕胡夏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