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

  教学论,又称“教学法”、“教学理论”,过去曾称为“教授学”。研究教学的一般规律的科学,属教育学的一个分支。在当代,随着教育科学的发展,已形成为相对独立的学科

教学论的研究范围

  研究范围包括:教学在整个教育活动中的地位与作用,教学的目的和任务,教学过程,教学原则,教学内容,教学手段与方法,教学组织形式,以及教学效果或学习成绩的检查与评定等。教学论的研究是在教育学的一般理论基础上,对中外教学理论的历史遗产、现实的教学实践经验以及各科教学法的研究成果加以理论概括。采用的研究方法有:观察、谈话、文件资料研究、学生作业分析和实验等。

教学论的产生和发展

  古代的中外教育家提出来过许多重要的教学论思想。孔丘认为 “闻”、“见” 是知识的可靠来源。他强调“学而知之”,主张“博学于文,约之以礼”,提倡启发教学,学与思相结合。《学记》相当全面地论述了教学的目的、作用、内容、原则和方法,以及教师等问题。在欧洲,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与《法律篇》里,提出了他的教学主张,指出了各学科对发展抽象思维的意义。  捷克教育家J.A.夸美纽斯于1632年写成《大教学论》,比较系统地论述了教学理论问题。他提出“泛智论”,主张教学顺应自然的过程,并在这个思想基础上提出不少进步的教学原则,同时奠定了班级教学的理论基础。18~19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和教育家J.-J.卢梭、瑞士教育家 J.H.裴斯泰洛齐和德国教育家F.A.W.第斯多惠等,从不同侧面批判封建制和教会统治下的教学思想和实践,提出各自的教学论主张。德国教育家J.F.赫尔巴特提出“多方面兴趣”的学说,主张教学要以多方面的兴趣为基础,并提出“教学的教育性”概念,把教学看成是教育的主要手段。他在统觉论的基础上把教学过程划分为“明了”、“联合”、“系统”和“方法” 4个阶段。赫尔巴特的教学理论,在历史上形成了传统教育学派的传统理论。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教育家J.杜威认为“一切学习来自经验”,“教育是经验的改造或改组”,“教育即生活”。他提出“儿童是中心”,“从做中学”。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重视儿童自身的活动,强调培养儿童的首创精神和独立思考能力,对旧学校传统教学中的形式主义进行了批判;但是,它轻视学习系统的书本知识和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主导作用。  20世纪20~30年代,在经济发达的国家,随着工业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基础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日益重视教学内容的改革,增加了自然科学知识的比重,加强了教学实验。在这一时期,教学理论研究逐渐深入,并与心理学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苏联教育家И.А.凯洛夫主编的《教育学》(1939),在教学理论上强调系统科学知识的传授、班级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师的主导作用,建立了一套相当完整的教学论体系,但是它忽视对儿童的深入研究,忽视教学中的发展任务。20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社会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出现了世界性教学改革潮流,相应地出现了许多新的教学论主张。例如,美国心理学家J.S.布鲁纳的知识结构理论,B.F.斯金纳的程序教学理论,苏联Л.В.赞科夫的“小学教学新体系”,Ю.K.巴班斯基的“教学过程最优化”理论,保加利亚G.洛扎诺夫的“暗示教学”和联邦德国М.瓦根舍因等人的“范例教学”等等。这些教学理论的共同特点是,探索新的教学过程的结构,尤其重视教学内容的革新,以适应当代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新局面和大力培养科学技术人才的要求。当代教学论研究的另一重要特点是与生理学、心理学、脑科学的研究更加紧密结合。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等理论的出现,又为研究教学论提供了新的科学方法。

当代教学论发展的趋势

  当代教学论发展的趋势是:  1.将更加注意研究课程与教材的改革,促进教学内容现代化,掌握教材更新的规律,以适应科学技术高速度发展的要求。  2.强调在教学中发展学生的智力,培养科学态度和创造性思维能力,使学生对未来工作具有更大的适应性。  3.加强教学手段现代化的研究,实现视听教学手段的广泛应用,使教学方法迈进到新的阶段。  4.重视自学能力和操作能力的培养,要求在教学中引导学生学会学习并掌握科学的方法,把用脑与用手劳动结合起来,为终生的学习与工作奠定基础。  5.探究对超常儿童的早期发展与早期培养,为造就高级科技人员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