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辩

刘辨
刘辨
  汉少帝刘辩(176年-190年),汉灵帝刘宏的儿子,东汉第十二位皇帝,在位期间是189年四月—九月。刘辩为灵帝和何皇后所生,汉献帝刘协的哥哥。初灵帝嫌刘辩“轻佻无威仪,不可为人主”,欲立刘协为帝,但因何皇后受宠且何进位高权重而犹豫未决。189年灵帝病重,将刘协托给蹇硕,灵帝去世後,蹇硕想先杀何进再立刘协为帝,于是请何进入内,但是何进刚进入,蹇硕司马潘隐是何进的旧识,便前来看何进。何进大惊,先退出,从儳道归营,然后称疾不入,蹇硕的计画因此失败,而刘辩也得以继承帝位,是为汉少帝董卓入京後,少帝被董卓废为弘农王,後董卓又派郎中令李儒将其毒死,得年十八岁。 他弟弟刘协後来追谥他“弘农怀王”。

生平简介

刘辨
刘辨
  东汉弘农王刘辨(173—189),汉族,189年即帝位,仅在位五个月(4月—9月),被董卓所废,后死于董卓之手,史称“汉少帝”
  汉少帝刘辨是何氏为汉灵帝生的一个皇子。灵帝有好几个儿子接连夭折,他担心小皇子再遭不幸,便把他寄养在一个姓史的道士家里。光和元年(178年),皇后宋氏被废黜。两年后何氏被立为皇后。次年,王美人生了一子,取名“协”。何皇后气急败坏,毒杀了王美人。灵帝龙颜大怒,要废掉何皇后,众宦者都替她说情,她的凤冠才没有被摘掉。灵帝的母亲董太后抱去刘协,慎加抚养。 
  刘辨长大后,举止很是轻佻,灵帝不喜欢他。群臣请立储君,灵帝欲立刘协。但刘辨之母是皇后,他是嫡长子,他的舅舅何进位居大将军,握有重兵,灵帝又不便废他。所以,迟迟未立太子。中平六年(189年)4月,灵帝病重,临终,他把刘协托付给上军校尉蹇硕。灵帝去世后,依惯例让刘辨即位,时年17岁。同年改年号为“光熹”。 
  少帝君临天下,尊母为皇太后,何进为大将军,以袁隗为太傅,封刘协为渤海王,后改封为陈留王。何进知道天下人都疾恶宦官,又忿恨蹇硕曾经算计过他,意欲铲除他们。袁隗的侄儿袁绍,当时是中军校尉,何进的副手,也嫉恨宦官专权,致书何进,议诛宦官,两人不谋而合。葬完灵帝,何进把诛除宦官的计划奏报太后。太后反对,说宦官统领禁省,乃汉家制度。何进无奈,退求其次,建议杀那些恶行昭著的。袁绍不赞成何进的妥协,说此时不铲除宦官势力,后患无穷。他建议召州郡兵入京,胁迫太后,逼她答应。于是,何进召并州牧董卓、泰山太守王匡、东郡太守桥瑁统兵进逼京师,又派武猛都尉丁原火烧黄河渡口孟津(在今河南孟津东北),火光冲天,直照京师。何太后害怕,罢免了所有宦官,只留下几个与何进关系不错的宦官在宫中。 
  八月的一天,何进入宫,谋诛宦官,被宦官首领张让骗进尚书省,宦官渠穆将他一剑刺死。何进的部下吴匡、张璋听说何进被杀,挥兵入宫。宫门紧闭,吴匡和袁绍的堂弟、虎贲中郎将袁术一起攻打宫门。袁术纵火烧南宫的九龙门和东、西宫,想逼出张让等。张让入报太后,说大将军何进造反,火烧皇宫,然后胁迫太后、少帝和陈留王刘协从复道逃往北宫。袁绍闻讯,下令关闭北宫门,勒兵逮杀宦官,不论年长年少,凡是没有胡须的,都要砍上几刀。不是宦官、没有胡须的人,也因此被误杀了很多。被杀的宦官达2000多人。 
刘辨
刘辨
  张让等一群宦官见大势已去,便劫持少帝和陈留王从洛阳城北门出逃,奔北邙(今河南洛阳市北)而去。这时,并州牧董卓应何进之召,率军赶往京师。他遥见京师火起,挥兵急进,奔到城西,听说少帝被劫持到了北邙,便率军迎驾。少帝看见有人带兵进来了,吓得直哭。董卓拜见,少帝光哭不能答话,年仅9岁的陈留王把事变的经过简略地说了一下。董卓认为陈留王比少帝贤能,陈留王又是董太后抚养大的。董卓自以为与董太后同族,于是有了废立之心。 
  董卓带来的并州兵不过3000余人,他觉得这点兵力难以镇服众人,每隔四五天,就派他的军队乘夜溜出洛阳,第二天鼓噪而还。洛阳城中人不知底细,以为是新开进来的并州兵。董卓收编了何进的余部,兼并了掌管都城洛阳防务的执金吾丁原的部众,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于是,董卓唆使手下爪牙上疏,请求罢免司空刘弘,任命董卓为司空。接着,他大会群臣,集议废立之事,胁迫太后废少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刘协为帝。 
  第二年,袁绍等起兵讨伐董卓,董卓派郎中令李儒进鸩毒了刘辨。 
  刘辨史称少帝,又称弘农王。
  正史记载中,刘辨并没有皇后与妃嫔。

政治生涯

·结束宦官专权

刘辨
刘辨
  中平六年(189年),汉灵帝死,何皇后之兄何进入朝辅政,并拥立皇子刘辩即位,史称少帝。他密谋诛杀了宦官首领蹇硕,并企图悉诛宦官,独揽朝政。由此宦官与外戚两大集团之间的矛盾又趋激烈。宦官张让、段珪等先发制人,杀死何进。此时,汉少帝密令董卓将宫中宦官二千多人全部诛杀,结束了为时数十年的宦官专权的局面。

·军阀混战

  汉少帝在位期间,董卓专制朝政,放纵其所部胡、汉兵士四出抢掠,烧杀奸淫,无所不为,遂使阶级矛盾和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骤然加剧。
  东汉豪强地主势力的发展为军阀混战提供了社会基础。黄巾大起义,豪强地主纷纷组织武装,修筑坞壁,镇压黄巾,乘机扩展势力。他们是地方上的实力派,割据一方的州牧郡守如果得不到这些豪强的支持,就很难立足。像刘备依靠荆州地主集团入川,又得刘璋旧部东州地主集团和益州地主集团的支持才建立蜀汉。孙权得江北大族张昭周瑜支持,特别是得到江东地主集团顾陆朱张四大姓及全氏贺氏等豪强的支持才站稳江东。曹操是以颖川荀氏,沛国曹氏、夏侯氏地主集团为基干,广泛罗致北方地主集团的支持发展起来的。如果中央政权稳固,能有效控制豪强地主,地方经济愈发达,国家愈强大。西汉前期的经济繁荣,带来了汉武帝的雄伟事业。反过来如果中央政权削弱,国家对豪强控制失御,地方经济愈发达,愈要和中央闹独立。东汉末年就是这一种情况。当黄巾起义沉重地打击了东汉政权,使刘姓皇帝摇摇欲坠时,这些手握权要的豪强地主的代表人物都有着割据称雄的野心,只是在等待时机罢了。

·经济

  汉末黄巾起义之后,“闭门成市”的庄园经济再次成为经济的特点,此后600年,又重复走了一条从庄园经济到土地国有的老路,直到唐末“两税法”的实施,土地才重新在事实上归于私有。金银货币几乎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文献记载没有超过一千文以上的交易。商业,经济和技术发展长期陷入停滞。造成这样的局面除了战乱纷争外,就是大规模的瘟疫所带来的影响。

·废除

刘辨
刘辨
  1.董卓做为一个辅政的大官,他至少是有一点抱负的,他也想入主洛阳之后能够有所做为。他认为,在他来之前国家的昏暗是由于有个暗弱的皇帝,要大治,就要有一个明君。而他自己今天的功绩正像是霍光一样,所以,他就效法伊尹、霍光另立新君。
  2.他刚入朝,地位没有站稳,带来的兵也不多,只有3000多人。他还不清楚谁支持他,谁反对他。这样一做,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谁谁谁了。卢植就傻里傻气的顶撞他,差点丧命,好在蔡邕力保才保住了性命。
  3.董卓是在戊辰日的晚上到达洛阳的。他接到报告,少帝和陈留王已在北芒的民家,便亲自去迎接他们。少帝看到一群不是汉人、样子古怪的军队非常害怕,怕得哭了出来。但陈留王不怕,能清清楚楚回答董卓的问题,很让董卓喜欢。
  其实董卓真的很蠢,为国家选一个好皇帝本没有错,但他无此权利,也无此声望;为了替自己篡位或揽权铺路,就更自找麻烦了,因为一个糊涂的少帝总比一个聪明的陈留王好控制得多。

董卓之乱

  汉灵帝死后,刘辨即皇帝位,但宦官当政,闹出了所谓十常侍之乱。大将军听了的馊主意,召四方豪杰勒兵进京,欲尽除宦官。当时各方政治势力对刘辨帝位是完全认同的,并无疑义。得到何进令,率兵进京。一日,与少帝刘辨、陈留王刘协相见,发现刘协很会说话,而刘协亦为灵帝之子。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也为了捞取自己的政治资本,于是欲冒险废刘辨立刘协。但这一决定遭到了不少大臣的公开反对:荆州刺史丁原当面说“汝是何人,敢发大语?”尚书劝告“公乃外郡刺史,未参与国政,又无伊霍之大才,何可强行废立之事?”中军校尉袁绍更是拔剑相向“汝剑利,吾剑未尝不利!”司徒王允敢怒不敢言,但仍积极抵制,私下召集百官商议,其中骁骑校尉曹操发扬恐怖主义精神,借王允宝刀,准备暗杀董卓。谁知此计不成,只得将计就计说:“我有一把宝刀,想献给你。”连刀也丢了。可是董卓强马吃车,强行废立:把当了五个月皇帝的刘辨废掉,立了九岁的刘协为帝,是为汉献帝,造成了既成事实。到后来,在几乎所有官员的支持下,在王允策划下,在、的具体运作下,除掉了董卓。作为董卓一大罪状的擅行废立,已是既成事实,怎么办?重废汉献帝,为刘辨平反?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没办法了,大家只得认可了董卓所立的汉献帝,认可了既定事实。袁绍、曹操、连同后来的、都不得不站在汉献帝的旗帜之下,无不标榜自己忠于他们本来所反对的汉献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