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乂

司马乂
司马乂
  司马乂(276—303年)晋武帝第6子。初封为长沙王。楚王司马玮被杀,乂因与玮为同母弟、而被贬为常山王,顷之,复归本国。乂见齐王司马冏专权,曾言于成都王司马颖,希望颖能维护先帝之业。及河间王司马颙将诛冏,传檄以乂为主帅,乂率左右,连战3日,终于斩同。颙本以乂弱冏强,希乂为同所擒,然后以乂为借口宣布四方共讨之。趁此废掉惠帝,立成都王颖,己为宰相,专制天下。但事与愿违,其计不果,乃暗使人袭乂,乂并诛之。颙、颖同伐京都,连战数月不休,乂斩获颖军六七万,久战粮乏,东海王司马越收乂送金墉城被杀。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司马乂
司马乂
司马乂
  又名: 字士度  性别: 男  所属年代: 晋代  生卒年: 276—303  相关事件: 八王之乱  相关人物: 司马冏 司马颖
  儿子:  司马硕,永嘉三年(309年),晋怀帝以司马乂子司马硕嗣长沙王,拜散骑常侍。  司马鲜,永嘉三年,晋怀帝封临淮王。

生平简介

  长沙王司马乂,字士度,是西晋八王之乱中其中一王。晋武帝司马炎第六子、晋惠帝及楚王司马玮之弟、成都王司马颖晋怀帝之兄、晋愍帝之伯父。
  太康十年受封,拜员外散骑常侍。到了晋武帝驾崩,乂时年十五,孺慕过礼。会楚王司马玮奔丧,诸王皆近路欢迎,司马乂却独至陵所,号恸以俟玮。拜步兵校尉。司马玮之诛二公时,乂镇守东掖门。司马玮被诛後,乂以同母弟的身份,被贬爲常山王。
  乂身长七尺五寸,开朗果断,才力绝人,虚心下士,甚有名誉。三王讨伐赵王司马伦时,乂率国兵响应。经过赵国,房子令距守,乂将他杀死,进军爲成都後系。常山内史程恢即将背叛乂时,乂到邺,斩恢及其五子。至洛阳,拜抚军大将军,领左军将军。不久,迁骠骑将军、开府,恢复长沙王之国。
  乂不满司马冏专权,曾叮嘱成都王司马颖宜维护晋武帝之业。到了河间王司马顒将诛冏,传檄以乂爲内应主事。司马冏遣其将董艾袭乂,乂将左右百余人,与冏相攻,起火烧冏府,连战三日,冏败,斩司马冏,幷诛其党羽二千余人。
  司马顒本以乂弱冏强,冀望乂爲冏所擒,然後以乂爲藉口,宣告四方共讨司马冏,因废帝立成都王爲宰相,专制天下。当司马乂杀司马冏时,他的计划不成功,乃暗中指使侍中冯荪、河南尹李含、中书令卞粹等袭击司马乂。乂幷诛杀三人。司马顒遂与司马颖同伐京都。司马颖遣刺客谋杀司马乂,当时长沙国左常侍王矩侍直,见客人面色微动,便杀了他。
  公元303年(太安二年),司马顒令部将张方领兵7万与司马颖20多万大军起兵讨伐洛阳。晋惠帝下诏令司马乂为大都督,兴兵迎击。连续战了几个月,司马乂胜司马顒,司马颖军,斩杀俘虏了六七万人。因战事太久,司马乂军粮食缺乏,但将士们愿意效死,固守洛阳。一连串大战自八月至十月,朝议以司马乂、司马颖为兄弟,可以用言辞说服而冰释事件,乃使中书令王衍行太尉,光禄勋石陋行司徒,出使游说司马颖,令与司马乂分陕而居,司马颖不从。
  司马顒的部将张方认为难以取胜,建议要班师回长安。公元304年初(永安元年),在朝廷内任职司空的东海王司马越乘司马乂军疲惫,勾结一些禁军将领,夜里捕获司马乂,送到金墉城。要晋惠帝重用司马越,去除司马乂的职位。
  司马乂的下属及一些志同道合的文武百官可惜司马乂功败垂成,计划劫狱救出司马乂,再战司马顒,司马颖。司马越害怕,就派人秘告司马顒的部将张方此事,张方派遣三千士兵,到金墉城抓司马乂回军营,用火活活烧死。司马乂冤痛之声达於左右,三军莫不爲之垂涕。时年二十八。司马乂的手下非死即降。
  司马乂出殡於城东,官属皆不敢往,故掾刘佑独送其棺木,步持丧车,悲号断绝,哀感路人。张方以其义士,并不追究。
  永嘉中,晋怀帝以司马乂子司马硕嗣位,追諡长沙厉王,拜散骑常侍,後没於刘聪

典籍记载

  《晋书·卷五十九》
  长沙厉王乂,字士度,武帝第六子也。太康十年受封,拜员外散骑常侍。及武帝崩,乂时年十五,孺慕过礼。会楚王玮奔丧,诸王皆近路迎之,乂独至陵所,号恸以俟玮。拜步兵校尉。及玮之诛二公也,乂守东掖门。会驺虞幡出,乂投弓流涕曰:「楚王被诏,是以从之,安知其非!」玮既诛,乂以同母,贬为常山王,之国。
  乂身长七尺五寸,开朗果断,才力绝人,虚心下士,甚有名誉。三王之举义也,乂率国兵应之,过赵国,房子令距守,乂杀之,进军为成都后系。常山内史程恢将贰于乂,乂到邺,斩恢及其五子。至洛,拜抚军大将军,领左军将军。顷之,迁骠骑将军、开府,复本国。
  乂见齐王冏渐专权,尝与成都王颖俱拜陵,因谓颖曰:「天下者,先帝之业也,王宜维之。」时闻其言者皆惮之。及河间王颙将诛冏,传檄以乂为内主。冏遣其将董艾袭乂,乂将左右百余人,手斫车幰,露乘驰赴宫,闭诸门,奉天子与冏相攻,起火烧冏府,连战三日,冏败,斩之,并诛诸党与二千余人。
  颙本以乂弱冏强,冀乂为冏所擒,然后以乂为辞,宣告四方共讨之,因废帝立成都王,己为宰相,****天下。即而乂杀冏,其计不果,乃潜使侍中冯荪、河南尹李含、中书令卞粹等袭乂。乂并诛之。颙遂与颖同伐京都。颖遣刺客图乂,时长沙国左常侍王矩侍直,见客色动,遂杀之。诏以乂为大都督以距颙。连战自八月至十月,朝议以乂、颖兄弟,可以辞说而释,乃使中书令王衍行太尉,光禄勋石陋行司徒,使说颖,令与乂分陕而居,颖不从。乂因致书于颖曰:「先帝应乾抚运,统摄四海,勤身苦己,克成帝业,六合清泰,庆流子孙。孙秀作逆,反易天常,卿兴义众,还复帝位。齐王恃功,肆行非法,上无宰相之心,下无忠臣之行,遂其谗恶,离逖骨肉,主上怨伤,寻已荡除。吾之与卿,友于十人,同产皇室,受封外都,各不能阐敷王教,经济远略。今卿复与太尉共起大众,阻兵百万,重围宫城。群臣同忿,聊即命将,示宣国威,未拟摧殄。自投沟涧,荡平山谷,死者日万,酷痛无罪。岂国恩之不慈,则用刑之有常。卿所遣陆机不乐受卿节钺,将其所领,私通国家。想来逆者,当前行一尺,却行一丈,卿宜还镇,以宁四海,令宗族无羞,子孙之福也。如其不然,念骨肉分裂之痛,故复遣书。」
  颖复书曰:「文、景受图,武皇乘运,庶几尧、舜,共康政道,恩隆洪业,本枝百世。岂期骨肉豫祸,后族专权,杨、贾纵毒,齐、赵内篡。幸以诛夷,而未静息。每忧王室,心悸肝烂。羊玄之、皇甫商等恃宠作祸,能不兴慨!于是征西羽檄,四海云应。本谓仁兄同其所怀,便当内擒商等,收级远送。如何迷惑,自为戎首!上矫君诏,下离爱弟,推移辇毂,妄动兵威,还任豺狼,弃戮亲善。行恶求福,如何自勉!前遣陆机董督节钺,虽黄桥之退,而温南收胜,一彼一此,未足增庆也。今武士百万,良将锐猛,要当与兄整顿海内。若能从太尉之命,斩商等首,投戈退让,自求多福,颖亦自归邺都,与兄同之。奉览来告,缅然慷慨。慎哉大兄,深思进退也!」
  乂前后破颖军,斩获六七万人。战久粮乏,城中大饥,虽曰疲弊,将士同心,皆愿效死。而乂奉上之礼未有亏失,张方以为未可克,欲还长安。而东海王越虑事不济,潜与殿中将收乂送金墉城。乂表曰:「陛下笃睦,委臣朝事。臣小心忠孝,神祇所鉴。诸王承谬,率众见责,朝臣无正,各虑私困,收臣别省,送臣幽宫。臣不惜躯命,但念大晋衰微,枝党欲尽,陛下孤危。若臣死国宁,亦家之利。但恐快凶人之志:无益于陛下耳。」
  殿中左右恨乂功垂成而败,谋劫出之,更以距颖。越惧难作,欲遂诛乂。黄门郎潘滔劝越密告张方,方遣部将郅辅勒兵三千,就金墉收乂,至营,炙而杀之。乂冤痛之声达于左右,三军莫不为之垂涕。时年二十八。
  乂将殡于城东,官属莫敢往,故掾刘佑独送之,步持丧车,悲号断绝,哀感路人。张方以其义士,不之问也。初,乂执权之始,洛下谣曰:「草木萌牙杀长沙。」乂以正月二十五日废,二十七日死,如谣言焉。永嘉中,怀帝以乂子硕嗣,拜散骑常侍,后没于刘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