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熜

朱厚熜
朱厚熜
  
  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1507-1566年)是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他的父亲兴献王朱佑杬(1476-1519)为明宪宗成化皇帝朱见深次子,与明孝宗弘治皇帝朱佑樘为同父异母兄弟。成化二十三年(1487)册封为兴王,弘治四年(1491年)就藩湖广安陆州(今钟祥)。妃蒋氏为中兴兵马指挥蒋之女。兴王爱好诗歌和书法,笃信道教,纵情于艺术和文学的消遣。正德十四年(1519年)元月十七日,朱佑杬病死于兴王宫,享年44岁,谥号为献,次年葬于城东松林山(纯德山)。

帝王简介

朱厚熜
朱厚熜
  明世宗朱厚熜(1507年9月16日-1567年1月23日),明朝第十一位皇帝,在位45年(1521年5月27日-1567年1月23日),年号嘉靖。明宪宗孙,兴献王朱祐杬子。明武宗无子,由内阁首辅大学士杨廷和等大臣,据宗法“皇明祖训”寻找继位人,立兴献王世子朱厚熜继位,当时朱祐杬已去世,14岁的朱厚熜正在服丧中。
  世宗即位之初,颇有作为,他说:“今天下诸司官员,比旧过多。我太祖初无许多,后来增添冗滥,以致百姓艰窘,日甚一日。”下令革除先朝蠹政,诛杀明武宗时期的佞臣钱宁和江彬,裁革锦衣卫三万余人,节用宽民;不过明世宗为了祭祀生父兴献王的问题,与杨廷和等朝臣引发严重冲突,即大礼议事件。
  大礼议后,世宗日渐腐化,滥用民力大事兴建,迷信方士、尊崇道教,好长生不老之术,每年不断修设斋醮,造成巨大的靡费。又采处女之经血炼丹,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壬寅宫变”中几乎死于宫女之手。首辅严嵩专国二十年,残害忠良,杨继盛、沈炼等朝臣惨遭杀害。吏治败坏,爆发多起农民起义,如:山东矿工起义、陈卿起义、蔡伯贯起义、浙赣矿工起义、李亚元起义、赖清规起义,边事废弛,1524年以后爆发多起大同兵变,1535年爆发辽东兵变,1560年爆发振武营兵变,长城北方蒙古鞑靼俺答汗寇边,倭寇侵略中国东南沿海,就是“北虏南倭”的问题,后赖朱纨、戚继光俞大猷等人率军肃清倭寇。葡萄牙人在1557年(一说1553年)入居澳门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正月,方士王金等伪造《诸品仙方》、《养老新书》,制长生妙药献世宗。嘉靖四十五年二月,(1566年)户部主事海瑞上《s:治安疏》,世宗大怒,下狱论死,为徐阶所救。同年十二月十四日因服丹药中毒死,时年60岁,庙号世宗,死后葬于永陵(今北京明十三陵)。

人物生平

明世宗
明世宗
  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1507-1566年)是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他的父亲兴献王朱佑杬(1476-1519)为明宪宗成化皇帝朱见深次子,与明孝宗弘治皇帝朱佑樘为同父异母兄弟。成化二十三年(1487)册封为兴王,弘治四年(1491年)就藩湖广安陆州(今钟祥)。妃蒋氏为中兴兵马指挥蒋之女。兴王爱好诗歌和书法,笃信道教,纵情于艺术和文学的消遣。正德十四年(1519年)元月十七日,朱佑杬病死于兴王宫,享年44岁,谥号为献,次年葬于城东松林山(纯德山)。
  正德二年(1507年)九月十六日,朱厚熜出生于兴王宫,与正德皇帝为同祖父异祖母的堂兄弟。相传,嘉靖出世,黄河水清五日,天空紫色祥云密布,又说为元佑真人的轮回转世。
  嘉靖自幼勤奋好学,吟诵唐诗,学习古籍,其父亲自辅导,还让他参加王府的一切例行仪式和典礼,并经常随父进京觐见皇帝,因而,嘉靖从小就熟知朝迁的仪式和典礼的规矩。兴王病逝后,年仅12岁的嘉靖袭为兴王,王府长史袁宗皋(1453-1521年),帮助管理王府事宜(他是嘉靖登基后最初最信任的顾问和知己)。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四日,明代最昏庸的皇帝武宗朱厚照病死于豹房。因武宗膝下无子,临终前又未留下遗诏,只是让太监转告,请慈寿皇太后与内阁辅臣商议皇位继承人。于是内阁首辅、大学士杨廷和与皇太后密议,决定按《皇明祖训》“兄终弟极”的条款将皇位传给兴献王长子朱厚熜,皇太后宣懿旨命令朱厚熜缩短为其父服丧的时间,进京“嗣皇帝位”。
  1521年4月21日,在正德皇帝死去两天以后,一个由司礼监、勋贵、皇室、内阁及朝廷代表组成的使团前往湖广安陆(今钟祥),年轻的兴王朱厚熜接受了太后的诏书,并在藩府兴王宫即皇帝位,接受官员的朝贺。1521年5月7日,一行约40人簇拥着新皇帝从安陆出发,不间断地旅行了20天。在向北京行进时,朱厚熜表现极好,拒绝了官员和勋贵们的礼物,吃住节俭,不顾旅途劳累。5月26日,抵达京城郊外,拒绝以太子身份进城,经太后调停,拟定新的登基方案。次日清晨,以迎奉皇帝礼举行登基大典,改年号为嘉靖
  嘉靖继位后,第一件事便是修祀国稷,确立自己的正统地位,他仿效朱元璋追尊四世祖的先例,极力追尊自己的生父为正宗皇帝。此时,朝中有两派意见,一派以大学士杨廷和为首的反对派主张朱厚熜应过继给孝宗做儿子,尊孝宗为皇考,尊生父为皇叔孝。另一派以张璁为代表的支持派,提出“继统不继嗣”,应上考兴献王,尊孝宗为皇伯考。双方引经据典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这便是明史上著名的“大礼之争”。经过三年半的争论,嘉靖帝以高压手段将反对派全部逐出朝廷,180多人或消籍或贬官或发戍或杖死。“大礼仪”以嘉靖胜利而告终。嘉靖皇帝追尊生父为恭睿献皇帝,生母蒋妃为章圣皇太后。并在兴都钟祥为其父建造了规模庞大的皇帝陵寝—显陵,完成了自己的昭穆体系。
  嘉靖初期,朱厚熜力革前朝时弊,重用前朝重臣,杀死武宗亲信钱宁等,还土地于民,鼓励农耕,治理水灾,汰除军校匠役十万余人,极大地缓解了当时激烈的社会经济矛盾,从而出现了“嘉靖中兴”的局面。嘉靖帝在位45年,史称“中材之主”。他吸取了前朝宦官当权乱政的教训,对宦官严加管束,中央集权得到复兴和加强。为巩固边防、海防,开始大规模修筑长城,调整边防军队,抵御外侵,先后打退了蒙古人的多次入侵,发动鄂尔多斯战役和安南之役,有效加强了北部和南部边防。同时,在东南沿海,整顿海防,尤其是戚继光的抗倭斗争,有力打击和扑灭了倭寇侵扰和海盗疯狂掠夺行为。
  嘉靖后期,嘉靖皇帝一意玄修,崇奉道教,二十年不理朝政。方士、道士们利用世宗梦想长生不死和灵瑞现象的迷信,屡行诈骗之术,万般愚弄嘉靖,道士陶仲文竟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礼部尚书、恭诚伯、兼支大学士俸,成为一身而兼三孤的显赫人物。当政的大臣们纷纷迎合世宗的癖好,史称青词朝廷,在政治上无所建树,特别是严嵩专权,朝廷政治日趋腐败。严嵩从1542年至1562年控制内阁达二十年之久,极力讨好世宗,政治腐败黑暗。1565 年4月,世宗以严嵩之子严世蕃谋反之罪处于死刑,严嵩贬为平民,抄家没有财产,严嵩成为朝廷上无人可求的无家可归的人,死于同年底。
海瑞
海瑞
  1566年(嘉靖四十五年)2月,云南主事海瑞不顾个人安危,冒死谏上,严厉批评世宗治国错误,震动了朝野上下,这便是有名的“海瑞罢官”事件。嘉靖下命逮捕海瑞,禁锢狱中,直到世宗的儿子穆宗登基后才释放出狱,官复原职。
  嘉靖皇帝的文学素养较高,他的诗词写得较好,是历代帝王少见的。同时,嘉靖时代,世宗着令郭勋刻印《三国》、《水浒》,流传于世,他还重视教育,在全国各地兴建书院,重录《永乐大典》,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最不可解的谜团。
  嘉靖皇帝为人喜怒无常,刚愎自用,内外结怨皆深。宫廷生活一直在紧张的氛围中度过。嘉靖险些死于宫婢之手。自宫女谋杀未遂后,年仅30岁的嘉靖完全退出了朝廷和紫禁城的正常生活,住进皇城西苑的永寿宫,很少与官僚们直接接触,但他拒绝放弃任何权力,通过核心小集团进行统治,形成一个朝廷中之朝廷,着迷于通过药物、宗教仪式和秘教的养生之道追求长生不死。
  1564年(嘉靖四十三年)12月,世宗病入膏盲,他非常怀念故乡钟祥,想回到他的出生地增强生命力,但每次受到大臣们的劝阻,嘉靖自进京继统后,除母亲蒋氏病逝于嘉靖十八年南巡钟祥,为其父母合葬视察陵寝水风外,再未回过家乡钟祥。1566年12月14日清晨,世宗嘉靖帝突然昏厥,人事不省。午时,驾崩于乾清宫,终年60岁。其第三子御极,次年改元隆庆,即穆宗皇帝。隆庆元年三月十七日,嘉靖皇帝入葬于北京大峪山的永陵。

生平年表

嘉靖通宝
嘉靖通宝
  正德十六年(1521年  辛巳)
  三月  十三日,病危,次日卒于豹房。十八日,皇太后降旨,捕江彬等人下狱。
  四月  二十二日,议定由兴献王世子朱厚熜入京继皇帝位。以明年为嘉靖元年。
  五月  初八日,上正德帝谥号。
  九月  葬康陵。
  嘉靖元年(1522年  壬午)
  正月  称孝宗为皇考,慈寿皇太后为圣母。兴献王为兴献帝,母为兴王后。
  九月  立陈氏为皇后。
  嘉靖二年(1523年  癸未)
  四月  追尊兴献帝为本生皇考,母为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
  嘉靖七年(1528年  戊子)
  十月  皇后陈氏卒。
  十一月  立顺妃张氏为皇后。
  嘉靖九年(1530年  庚寅)
  正月  定南北郊分祀,并另建日、月坛。
  十月  诏选妃嫔。
  十二月  初立九嫔。
  嘉靖十年(1531年  辛卯)
  十一月  在钦安殿行祈嗣大礼。
  嘉靖十二年(1533年  癸巳)
  三月  初开经筵。
  五月  逮昌国公张鹤龄及其弟张延龄下狱。
  十月  张延龄论死,张鹤龄革爵。
  嘉靖十三年(1534年  甲午)
  正月  废皇后张氏,册德妃方氏为皇后。
  嘉靖十四年(1535年  乙未)
  十月  选补妃嫔,诏圣母命自选贤淑入宫。
  嘉靖十五年(1536年  丙申)
  十月  定献皇帝庙为世庙。
  十二月  废后张氏卒。
  嘉靖十六年(1537年  丁酉)
  正月  皇三子朱载垕生。
  嘉靖十七年(1538年  戊戌)
  九月  改太宗庙为成祖,献皇帝庙号为睿宗。
  嘉靖十八年(1539年  己亥)
  二月  立皇子载壑为皇太子,封载垕为裕王、载圳为景王。
  嘉靖十九年(1540年  庚子)
  五月  选淑女百人入宫。
  嘉靖二十年(1541年  辛丑)
  八月  昭圣皇太后卒。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  壬寅)
  四月  大高玄殿建成。
  十月  壬寅宫变发生,宫女杨金英等十余人谋弑未果,皆被凌迟。嘉靖皇帝移御西苑万寿宫,不复回大内。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  甲辰)
  十月  俺答扰边,京师戒严。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  丁未)
  正月  选淑女三百人入宫。
  十一月  方皇后卒。谥孝烈。
  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  戊申)
  正月  首辅严嵩专权之始。
  四月  定嘉靖帝寿陵名永陵,葬孝烈方皇后。
  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  己酉)
文武
文武百官
  三月  皇太子行冠礼,二日后卒。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  庚戌)
  六月  发生庚戌之变。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  甲寅)
  正月  康妃杜氏(穆宗生母)卒。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  乙卯)
  九月  选淑女一百六十人入宫。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  丁巳)
  四月  奉天、华盖、谨身三殿灾。
  嘉靖四十年(1561年  辛酉)
  十一月  西苑万寿宫灾,帝移居玉熙宫。戚继光陆续平定倭寇。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壬戌)
  正月  重修万寿宫成。
  四月  帝迁回新宫。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  癸亥)
  八月  裕王第三子翊钧生。
  十月  俺答扰掠京畿,京师戒严。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  甲子)
  正月  选淑女三百人入宫。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  乙丑)
  三月  严嵩削籍,籍没,子世蕃以谋反罪诛。
  十月  海瑞力谏帝,下诏狱。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  丙寅)
  十月  帝病重。
  十二月  十四日,病危,回大内乾清宫,卒,年六十。遗诏裕王可即皇帝位。二十六日,裕王朱载垕即皇帝位。以明年为隆庆元年。

人物轶事

  明世宗大难不死
嘉靖
嘉靖
  公元1522年,朱厚熜即位当了明朝的第十二代皇帝,历史上称明世宗,年号为嘉靖,人称嘉靖皇帝。
  这人初当上皇帝时,还做些好事,渐渐儿就荒唐起来。他最喜欢神仙老道之术,对修炼升天这一类玩艺非常相信,一时间搞得乌烟瘴气。从此中国道教盛行,佛教衰灭,人们开玩笑说这是菩萨低眉,让太上老君独出了风头。
  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江西龙虎山来了一位张天师。明世宗与他很谈得来,就封他为正一嗣教真人。以后又有个叫陶仲文的,也时时来装神弄鬼,什么黄白之术,什么金丹之药,总之只要是得道成仙、念咒驱鬼这一些方术,明世宗最感兴趣。
  且说这天夜里,有一个名叫张金莲的宫婢,因事走过长廊,隐隐然听见远处有“笃笃笃”的声音。她心想,眼下的庙宇多有被毁的,如西宫太后住的慈庆宫和慈宁宫就是拆了庙改建的,哪来的木鱼声?她素来胆子很大,就摸着黑循声去找。照理找到并不难,但她约莫找了有一顿饭功夫,这才听真切,好像声音来自石阶之下。走近了细听,又杳无声息了,离开几步,恰又传出声音来。她灵机一动,就捡了一粒小石子放在这石阶上,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离开时口头望望,淡淡的月光下,似乎有一缕黑烟冉冉丹起。
  回到后宫,王妃问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她就将这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宫中除了几个太监,只有皇上一个是男人,女人们本来就胆小,听说有鬼,如何不怕?当夜就将张金莲的所见所闻一传十,十传百,一时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大家吓得连觉都睡不踏实。
  明世宗既然相信可以成仙,也就自然相信有鬼。第二天他听说这事,也不问一声这是不是宫婢耳昏眼花所致还是别有原因,立即召来了这个陶仲文。
  陶仲文即日来到宫中驱鬼。他为了扩大影响,自然要大张其事。别的不说,光是一个坛场就十分有气势。上下共有5层:下一层按照五方位置,四下里竖了红黄蓝皂白五色旗;第二层全是苍松翠柏扎成的亭台曲槛;第三层由81名小太监各穿法衣,手执氏幡,按方位排立;第四层陈列些钟鼓鼎这一类的东两;第五层才是正坛,上供三清神像,边上列着青狮白象的塑像。于是香烟袅绕,清馨悠扬。陶仲文头戴御赐金冠,腰系玉带,身着道服,手执拂尘,虔诚祈祷。
  只见他又是烧符咒,又是念念有词地念咒,一直搞了3天3夜。这才面奏世宗,请求掘地三尺除妖。
  当时就召来不少民工,在当夜宫婢张金莲放小石子的地方,移开石阶,通力深掘,一直掘了4天,这才好歹掘出一段烂木头来。
  陶仲文一口咬定说正是这个木鱼精在作祟,于是丢入烈火之中。烂木头在地底下腐烂多年烧起来浓烟阵阵,恶臭难闻。
  陶仲文趁势道:“这妖精已被消灭,从此宫内平安,诸位放心就是了!”
  对陶仲文的装模作样,明世宗竟十分相信,说他法力无边,灵效异常,重重奖了他一笔。
  宫中端妃手下有个恃婢,名叫杨金英,本来对张金莲动不动就大惊小怪已很看不惯,现在见陶仲文一口咬定将一截烂木头说成是木鱼,心里很不以为然,说了句:“我看这明明是截烂木头,哪里是什么木鱼精?偏让这个破道士骗去了许多财帛去!”
  这话明里在说道士骗人,实质上是说皇上迷信荒谬。
  不知哪个多嘴的宫女,将这话传到了明世宗的耳朵里。明世宗大怒,要将杨金英拖出去用乱棒打死。
  幸而当时端妃正得宠于明世宗,百般为她说情,好话讲了一大箩,这才饶了她的命,但是一顿毒打是在所难免的了。
  嘉靖皇帝尽孝心
《大明王朝》陈宝国
《大明王朝》陈宝国
  明正德十六年4月,明武宗朱厚照病死。朱厚照没有儿子 便根据封建王朝“兄终弟及”的祖训,由他的堂弟 兴献王朱佑杬之子朱厚熜承袭皇位,是谓嘉靖皇帝。
  历史上兄终弟及的例子有不少,之后一般都是新皇帝奉自己的哥哥(先皇帝)为“皇考”,而自己的生父则进不了太庙祭祀。也就是说以后,作为国家祭祀的时候,新皇帝拜祭的是自己的哥哥,而不是自己的生父,这就是皇统和家统的区别。这种区别对待,虽然让当事人感到别扭,但是,千百年来倒也约定俗成,没有引起什么异议。
  唯独到了年轻的嘉靖皇帝的时候,情况有了变化。朱厚熜突然冒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想认自己的生父朱佑杬为“皇考”,以让自己的爸爸名正言顺地进入太庙,接受自己的祭祀。说白了,他就是想用自己的家统来取代皇统。
  朱厚熜即位后第六天,就下诏令群臣议定他自己的生父朱佑杬为“皇考”,一切都按皇帝的尊号和祀礼来对待。
  大臣们一听,头都炸了,新继位的小皇帝竟然要平添出来一个皇帝,在武宗和自己的皇统顺序中,硬生生地造出一个新的“皇帝”,而这个“皇帝”却一天皇帝也没当过,这让众多大臣感到荒谬至极,自然激起了朝野上下猛烈的反对。
  可是,朱厚熜并不死心,他连续召开御前会议,议题很简单,就是要给自己的爸爸一个名分。当时朝中的权臣杨廷和父子以及许多大臣都坚决反对朱厚熜的天真想法,不同意把朱厚熜的爸爸加入明代的皇帝序列。纷争越来越激烈,最后终于爆发了“左顺门事件”。
  嘉靖三年7月15日,吏部左侍郎何孟春与杨廷和之子 翰林杨慎集合朝中官员共二百余人,自辰至午,跪于左顺门前,逼请嘉靖皇帝改变自己的想法。不仅如此,杨慎等一百多人还在左顺门前放声大哭,声动北京城。
  朱厚熜看满朝大臣都反对自己的想法,但为了给自己的爸爸一个公正的待遇,他在这一天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为了爸爸,他和大臣们开战了!他愤然下令逮捕134位大臣下狱,剩下84人待罪。7月16日,左顺门事件中的180名大臣被施加杖刑,编修王相等18人被杖死。古往今来,为了给自己的爸爸一个名分,和大臣们打得不可开交、头破血流的,这样的皇帝恐怕只有嘉靖皇帝一个人了。
  左顺门事件结束两个月后,嘉靖皇帝诏令全国,定其父尊号为“皇考恭穆献皇帝”,称孝宗为“皇伯考”。也就是向大明全体子民明示,自己是皇帝,那么自己的爸爸才是先皇帝,而明武宗是自己的叔叔。嘉靖十七年9月,他又尊自己的爸爸朱佑杬为睿宗皇帝,祔于太庙。并改其陵墓之名为显陵。由此,朱厚熜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明代皇帝序列中,生生地“制造”了一个“睿宗”朱佑杬。这个明睿宗,历史上没有,史书帝王序表中也没有,历史学家更不承认,他只存在于朱厚熜的一颗孝心里面!
  从嘉靖即位之初的正德十六年(1521)4月开始,到嘉靖十七年(1538)睿宗名号确定,朱厚熜用了整整17年!这17年中,朱厚熜费了无数周折,忍受了许多痛苦,但他的孝心一刻也不曾动摇,每时每刻都在燃烧,烧了17年!
  可以说,朱厚熜是最爱爸爸的封建皇帝。他和朱有燉、朱载堉一样,使我们认识到了封建皇室文化的一个个新鲜的面孔,他们才华横溢,他们至真至性,充满魅力。最难得的是,一种纯粹的亲情可以超越最高贵的政治秩序,最终实现父子之情的回归!(本段摘自《报刊精萃》)

家庭

皇后
  世宗孝洁陈皇后
  世宗张废后 张皇后
  世宗孝烈方皇后
  世宗孝恪杜太后
妃嫔
  阎贵妃
  王贵妃
  曹端妃
  王宁嫔
皇子:
  长子朱载基,生二月即死,追封哀冲太子,阎贵妃所出。
  二子朱载壑,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立为太子,20岁时夭折,谥庄敬太子;
  三子朱载垕,封裕王,后继位为皇,即明穆宗
  四子朱载圳,封景王,嘉靖四十五年去世,无子废封,谥景恭王;
  五子早夭
  六子早夭
  七子早夭
  八子早夭
  公主:
  常安公主,名朱寿媖,嘉靖十五年八月生,未下嫁。嘉靖二十八年七月薨,年十四。追册。
  思柔公主,名朱福媛,后常安主二月薨,年十二,追册。
  宁安公主,名朱禄媜,母曹端妃。嘉靖三十四年下嫁李和。
  归善公主,名朱瑞嬫,母陈雍妃。嘉靖二十年正月六日生,二十三年薨,年四岁。追册,葬祭视太康主。
  嘉善公主,名朱素嫃,嘉靖三十六年下嫁许从诚。四十三年薨。

典籍记载

  《明史·本纪十七·世宗嘉靖》
  世宗钦天履道英毅神圣宣文广武洪仁大孝肃皇帝,讳厚熜,宪宗孙也。父兴献王祐杬,国安陆,正德十四年薨。帝年十有三,以世子理国事。
  十六年三月辛酉,未除服,特命袭封。丙寅,武宗崩,无嗣,慈寿皇太后与大学士杨廷和定策,遣太监谷大用、韦彬、张锦,大学士梁储,定国公徐光祚,驸马都尉崔元,礼部尚书毛澄,以遗诏迎王于兴邸。夏四月癸未,发安陆。癸卯,至京师,止于郊外。礼官具仪,请如皇太子即位礼。王顾长史袁宗皋曰:“遗诏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大学士杨廷和等请如礼臣所具仪,由东安门入居文华殿,择日登极。不允。会皇太后趣群臣上笺劝进,乃即郊外受笺。是日日中,入自大明门,遣官告宗庙社稷,谒大行皇帝几筵,朝皇太后,出御奉天殿,即皇帝位。以明年为嘉靖元年,大赦天下。恤录正德中言事罪废诸臣,赐天下明年田租之半,自正德十五年以前逋赋尽免之。丙午,遣使奉迎母妃蒋氏。召费宏复入阁。戊申,命礼臣集议兴献王封号。五月乙卯,罢大理银矿。丙辰,梁储致仕。壬戌,吏部侍郎袁宗皋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壬申,钱宁伏诛。六月戊子,江彬伏诛。乙未,纵内苑禽兽,令天下毋得进献。丁酉,革锦衣卫冒滥军校三万余人。戊戌,振江西灾。壬寅,革传升官。癸卯,振辽东饥。秋七月壬子,进士张璁言,继统不继嗣,请尊崇所生,立兴献王庙于京师。初,礼臣议考孝宗,改称兴献王皇叔父,援宋程颐议濮王礼以进,不允。至是,下璁奏,命廷臣集议。杨廷和等抗疏力争,皆不听。癸丑,命自今亲丧不得夺情,著为令。丁巳,小王子犯庄浪,指挥刘爵御却之。丙子,革锦衣卫所及监局寺厂司库、旗校、军士、匠役投充新设者,凡十四万八千余人。丁丑,宁津盗起。德平知县龚谅死之。九月乙卯,袁宗皋卒。庚午,葬毅皇帝于康陵。冬十月己卯朔,追尊父兴献王为兴献帝,祖母宪宗贵妃邵氏为皇太后,母妃为兴献后。壬午,兴献后至自安陆。十一月庚戌,振江西灾。丁巳,录平宸濠功,封王守仁新建伯。甲戌,乾清宫成。罢广西贡香。谕各镇巡守备官,凡额外之征悉罢之。
  嘉靖元年春正月癸丑,享太庙。己未,大祀天地于南郊。清宁宫后殿灾。命称孝宗皇考,慈寿皇太后圣母,兴献帝后为本生父母。己巳,甘州兵乱,杀巡抚都御史许铭。二月己卯,耕耤田。三月辛亥,弗提卫献生豹,却之。甲寅,释奠于先师孔子。丁巳,上慈寿皇太后尊号曰昭圣慈寿皇太后,武宗皇后曰庄肃皇后。戊午,上皇太后尊号曰寿安皇太后,兴献后曰兴国太后。夏四月壬辰,命各边巡按御史三年一阅军马器械。秋七月己酉,以南畿、浙江、江西、湖广、四川旱,诏抚按官讲求荒政。九月辛未,立皇后陈氏。冬十月辛卯,振南畿、湖广、江西、广西灾,免税粮有差。壬辰,以灾伤敕群臣修省。十一月庚申,寿安皇太后崩。十二月戊寅。振陕西被寇及山东矿贼流劫者。是年,琉球入贡。
  二年春正月乙卯,大祀天地于南郊。丁卯,小王子犯沙河堡,总兵官杭雄战却之。二月癸未,振辽东饥。壬辰,总督军务右都御史俞谏、总兵官鲁纲讨平河南、山东贼。三月乙巳,俺答寇大同。甲寅,武宗神主祔太庙。戊午,赐姚涞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壬申,以灾异敕群臣修省。癸未,以宋硃熹裔孙墅为《五经》博士。癸巳,命两京三品以上及抚、按官举堪任守令者。五月庚午,小王子犯密云石塘岭,杀指挥使殷隆。六月癸丑,以灾伤免嘉靖元年天下税粮之半。秋八月辛酉,小王子犯丁字堡,都指挥王纲战死。冬十一月丁卯,免南畿被灾税粮。己丑,振河南饥。是年,撒马儿罕、土鲁番、天方入贡。
  三年春正月丙寅朔,两畿、河南、山东、陕西同时地震。丁丑,大祀天地于南郊。丙戌,南京刑部主事桂萼请改称孝宗皇伯考,下廷臣议。是月,朵颜入寇。二月丙午,杨廷和致仕。庚戌,南京地震。三月壬申,振淮、扬饥。辛巳,振河南饥。夏四月己酉,上昭圣皇太后尊号曰昭圣康惠慈寿皇太后。庚戌,上兴国太后尊号曰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癸丑,追尊兴献帝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大赦。辛酉,编修邹守益请罢兴献帝称考立庙,下锦衣卫狱。五月乙丑,蒋冕致仕。修撰吕柟言大礼未正,下锦衣卫狱。丁丑,遣使迎献皇帝神主于安陆。己卯,吏部尚书石珤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六月,御史段续、陈相请正席书、桂萼罪,吏部员外郎薛蕙上《为人后解》,鸿胪少卿胡侍言张璁等议礼之失,俱下狱。秋七月乙亥,更定章圣皇太后尊号,去本生之称。戊寅,廷臣伏阙固争,下员外郎马理等一百三十四人锦衣卫狱。癸未,杖马理等于廷,死者十有六人。甲申,奉安献皇帝神主于观德殿。己丑,毛纪致仕。辛卯,杖修撰杨慎,检讨王元正,给事中刘济、安磐、张汉卿、张原,御史王时柯于廷。原死,慎等戍谪有差。是月,免南畿、河南被灾税粮。八月癸巳,大同兵变,杀巡抚都御史张文锦。乙卯,吏部侍郎贾咏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九月丙寅,定称孝宗为皇伯考,昭圣皇太后为皇伯母,献皇帝为皇考,章圣皇太后为圣母。丙子,诏天下。丙戌,土鲁番入寇,围肃州。兵部尚书金献民总制军务,署都督佥事杭雄充总兵官,太监张忠提督军务,御之。冬十一月己卯,户部侍郎胡瓚提督宣、大军务,都督鲁纲充总兵官,讨大同叛卒。十二月壬子,甘、凉寇退,召金献民还。戊午,起致仕大学士杨一清为兵部尚书,总制陕西三边军务。是年,琉球入贡,鲁迷国贡狮子、犀牛。
  四年春正月丙寅,西海卜儿孩犯甘肃,总兵官姜奭击败之。辛未,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乙卯,禁淹狱囚。三月壬午,仁寿宫灾。夏五月甲戌,赐庐州知府龙诰官秩,诏天下仿诰备荒振济法。庚辰,作世庙祀献皇帝。八月戊子,作仁寿宫。冬十月丁亥,作玉德殿,景福、安喜二宫。十二月辛丑,《大礼集议》成,颁示天下。闰月乙卯朔,日有食之。乙亥,振辽东灾。是年,天方入贡。
  五年春正月乙未,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甲寅,命道士邵元节为真人。庚辰,免山西被灾税粮。壬午,振京师饥。三月辛丑,赐龚用卿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丁未,定有司久任法。夏五月庚子,杨一清复入阁。秋七月庚寅,免四川被灾税粮。八月丙寅,振湖广饥。九月己亥,章圣皇太后有事于世庙。冬十月辛亥朔,亲享如太庙礼。壬子,振南畿、浙江灾,免税粮物料。庚午,颁御制《敬一箴》于学宫。是年,暹罗入贡。
  六年春正月癸未,命群臣陈民间利病。己丑,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辛亥,小王子犯宣府,参将王经战死。癸亥,费宏、石珤致仕。庚午,召谢迁复入阁。三月庚辰,寇复犯宣府,参将关山战死。甲午,礼部侍郎翟銮为吏部侍郎兼翰林学士,入阁预机务。夏四月己巳,免广西被灾税粮。五月丁丑朔,日有食之。丁亥,前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兼左都御史,总制两广、江西、湖广军务,讨田州叛蛮。秋八月庚戌,以议李福达狱,下刑部尚书颜颐寿、左都御史聂贤、大理寺卿汤沐等于锦衣卫狱,侍郎桂萼、张璁,少詹事方献夫署三法司,杂治之。总制尚书王宪击败小王子于石臼墩。癸亥,贾咏致仕。庚午,振湖广水灾。九月己卯,免江西、河南、山西被灾秋粮。壬午,颁《钦明大狱录》于天下。冬十月戊申,兵部侍郎张璁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是年,鲁迷入贡。
  七年春正月癸未,考核天下巡抚官。丙戌,大祀天地于南郊。三月戊寅,谢迁致仕。癸巳,右都御史伍文定为兵部尚书提督军务,侍郎梁材督理粮储,讨云南叛蛮。夏四月甲寅,甘露降,告于郊庙。六月辛丑,《明伦大典》成,颁示天下。癸卯,定议礼诸臣罪,追削杨廷和等籍。丁卯,云南蛮平。秋七月己卯,追尊孝惠皇太后为太皇太后,恭穆献皇帝为恭睿渊仁宽穆纯圣献皇帝。辛巳,尊章圣皇太后为章圣慈仁皇太后。戊子,诏天下。八月壬子,免河南被灾税粮。九月甲戌,王守仁讨广西蛮,悉平之。壬午,振嘉兴、湖州灾。冬十月丁未,皇后崩。十一月丙寅,立顺妃张氏为皇后。十二月丙子,小王子犯大同,指挥赵源战死。是年,琉球入贡。
  八年春正月己亥,振山西灾。庚戌,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癸酉,吏部尚书桂萼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丁丑,振襄阳饥。甲申,旱,躬祷于南郊。乙酉,祷于社稷。三月丙申,葬悼灵皇后。戊戌,振河南饥。甲寅,赐罗洪先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秋七月甲午,以议狱不当,下郎中魏应召等于狱,右都御史熊浃削籍。八月丙子,张璁、桂萼罢。壬午,始亲祭山川,著为令。九月癸巳,召张璁复入阁。癸丑,杨一清罢。是月,免两畿、河南被灾税粮,振江西、湖广饥。冬十月癸亥朔,日有食之。己巳,除外戚世封,著为令。十一月庚子,召桂萼复入阁。甲辰,振浙江灾。戊申,祷雪。己酉,雪。丁巳,亲诣郊坛告谢。百官表贺。是年,天方、撒马儿罕、土鲁番入贡。
  九年春正月丁酉,大祀天地于南郊。丙午,作先蚕坛于北郊。丁巳,振山西饥。二月戊辰,耕耤田。乙亥,振京师饥。丁丑,禁官民服舍器用逾制。三月丁巳,皇后亲蚕于北郊。夏四月丙戌,振延绥饥。五月己亥,更建四郊。六月癸亥,立曲阜孔、颜、孟三氏学。秋八月壬午,免江西被灾税粮。九月壬辰,罢云南镇守中官。乙未,免南畿被灾秋粮。冬十一月辛丑,更正孔庙祀典,定孔子谥号曰至圣先师孔子。己酉,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礼成,大赦。是年,琉球入贡。
  十年春正月辛卯,祈谷于大祀殿,奉太祖、太宗配。甲午,更定庙祀,奉德祖于祧庙。乙巳,桂萼致仕。二月甲戌,免庐、凤、淮、扬被灾秋粮。壬申,赐张璁名孚敬。三月戊申,罢四川分守中官。夏四月丁巳,皇后亲蚕于西苑。甲子,禘于太庙。五月壬子,祀皇地祇于方泽。闰六月己丑,罢浙江、湖广、福建、两广及独石、万全、永宁镇守中官。秋七月癸丑,侍郎叶相振陕西饥。戊午,张孚敬罢。辛巳,郑王厚烷献白雀,荐之宗庙。八月辛丑,改安陆州曰承天府。九月乙丑,西苑宫殿成,设成祖位致祭,宴群臣。丙寅,礼部尚书李时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壬申,幸西苑,御无逸殿,命李时、翟銮进讲,宴儒臣于豳风亭。冬十一月甲寅,祀天于南郊。戊辰,免陕西被灾秋粮。丁丑,召张孚敬复入阁。十二月戊子,御史喻希礼、石金因修醮请宥议礼诸臣罪,下锦衣卫狱。
  十一年春正月辛未,祈谷于圜丘,始命武定侯郭勋摄事。二月戊戌,免湖广被灾税粮。三月戊辰,赐林大钦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辛卯,续封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后为侯。五月丙子,前吏部尚书方献夫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六月壬午,免畿内被灾秋粮。甲申,续封刘基后诚意伯。秋七月戊辰,免南畿被灾夏税。八月戊子,以星变敕群臣修省。辛丑,张孚敬罢。九月丁巳,振陕西饥。冬十月甲申,编修杨名以灾异陈言,下狱谪戍。是月,免山东被灾税粮,振山西饥。十一月甲寅,四川巡抚都御史宋沧献白兔,群臣表贺。庚申,祀天于南郊。十二月己亥,免畿内被灾税粮。是年,琉球、哈密、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入贡。
  十二年春正月丙午,湖南巡抚都御史吴山献白鹿,群臣表贺。自后,诸瑞异表贺以为常。丙辰,召张孚敬复入阁。是月,免浙江、河南被灾税粮。二月乙酉,振云南饥。三月丙辰,释奠于先师孔子。秋八月乙未,以皇子生,诏赦天下。九月庚戌,广东巢贼乱,提督侍郎陶谐讨平之。冬十月乙亥,大同兵乱,杀总兵官李瑾,代王奔宣府。丙子,下建昌侯张延龄于狱。十一月己亥,振辽东灾。癸丑,翟銮以忧去。十二月己卯,吉囊犯宁夏,总兵官王效、副总兵梁震击败之。是年,土鲁番、天方入贡。
  十三年春正月癸卯,废皇后张氏。壬子,立德妃方氏为皇后。二月己丑,总督宣大侍郎张瓚抚定大同乱卒。辛卯,代王返国。三月壬申,振大同被兵者。乙酉,吉囊犯响水堡,参将任杰击败之。夏四月己酉,方献夫致仕。六月甲子,南京太庙灾。秋八月壬子,寇犯花马池,梁震御却之。冬十一月庚午,祀天于南郊。是年,琉球入贡。
  十四年春正月壬申,罢督理仓场中官。丙戌,庄肃皇后崩。二月己亥,作九庙。丁未,禁冠服非制。三月戊子,葬孝静皇后于康陵。己丑,辽东军乱,执都御史吕经。夏四月甲午,张孚敬致仕,召费宏复入阁。丙申,赐韩应龙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丙午,广宁兵乱。六月,吉囊犯大同,总兵官鲁纲御却之。秋七月甲申,广宁乱卒平。八月乙巳,诏九卿会推巡抚官,著为令。冬十月戊申,费宏卒。十一月乙亥,祀天于南郊。是年,乌斯藏入贡。
  十五年春二月癸巳,振湖广灾。三月丙子,奉章圣皇太后如天寿山谒陵,免昌平今年税粮三之二,赐高年粟帛。癸未,谒恭让章皇后、景皇帝陵。是日还宫。夏四月癸巳,诏建山陵。癸卯,诣七陵祭告。癸丑,还宫。是月,吉囊犯甘、凉,总兵官姜奭击败之。秋九月庚午,如天寿山。丁丑,还宫。是秋,吉囊犯延绥,官军四战皆败之。冬十月己亥,更定世庙为献皇帝庙。戊申,如天寿山。壬子,还宫。十一月戊午,以皇长子生,诏赦天下。辛巳,祀天于南郊。十二月辛卯,九庙成。闰月癸亥,以定庙制,加上两宫皇太后徽号,诏赦天下。乙丑,礼部尚书夏言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丙寅,享九庙。是年,免山西、山东被灾税粮。琉球、乌斯藏入贡。
  十六年春二月壬子,安南黎宁遣使告莫登庸之难。癸酉,如天寿山。三月甲申,还宫。丙午,幸大峪山视寿陵。夏四月癸丑,还宫。六月癸酉,吉囊寇宣府,指挥赵镗战死。秋八月,复寇宣府,杀参将张国辅。冬十一月,故昌国公张鹤龄下狱,瘐死。是年,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入贡。
  十七年春二月戊辰,如天寿山。壬申,还宫。三月壬辰,赐茅瓚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辛丑,咸宁侯仇鸾为征夷副将军。充总兵官,兵部尚书毛伯温参赞军务,讨安南莫登庸。夏四月庚戌,如天寿山。甲寅,还宫。戊午,罢安南师。甲子,祷雨于郊坛。戊辰,雨。六月,寇犯宣府,都指挥周冕战死。丙辰,定明堂大飨礼。下户部侍郎唐胄于狱。秋七月辛卯,开河南、云南银矿。癸巳,慈宁宫成。八月甲辰,吉囊犯河西,总督都御史刘天和御却之。丙辰,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事顾鼎臣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九月戊寅,免畿内被灾税粮。辛巳,上太宗庙号成祖,献皇帝庙号睿宗。遂奉睿宗神主祔太庙,跻武宗上。辛卯,大享上帝于玄极宝殿,奉睿宗配。乙未,如天寿山。丁酉,还宫。冬十一月辛未朔,诣南郊,上皇天上帝号。还诣太庙,上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尊号。辛卯,礼天于南郊。诏赦天下。乙未,免江西被灾税粮。十二月癸卯,章圣皇太后崩。壬子,如大峪山相视山陵。甲寅,还宫。乙卯,李时卒。戊午,振宁夏灾。是年,琉球、土鲁番入贡。
  十八年春二月庚子朔,立皇子载壑为皇太子,封载为裕王,载圳景王。辛丑,诏赦天下。起黄绾为礼部尚书,宣谕安南。壬寅,起翟銮为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充行边使。丁未,祈谷于玄极宝殿。先贤曾子裔孙质粹为翰林院世袭《五经》博士。壬子,振辽东饥。癸丑,安南莫方瀛请降。乙卯,幸承天,太子监国。辛酉,次真定,望于北岳。丁卯,次卫辉,行宫火。三月己巳,渡河,祭大河之神。辛未,次钧州,望于中岳。甲戌,免畿内被灾税粮。庚辰,至承天。辛巳,谒显陵。甲申,享上帝于龙飞殿,奉睿宗配。秩于国社、国稷,遍群祀。戊子,御龙飞殿受贺,诏赦天下。给复承天三年,免湖广明年田赋五之二,畿内、河南三之一。夏四月壬子,至自承天。壬戌,免湖广被灾税粮。甲子,幸大峪山。丙寅,还宫。秋闰七月庚申,葬献皇后于显陵。辛酉,复命仇鸾、毛伯温征安南。九月辛酉,如天寿山。侍郎王杲振河南饥。冬十月丙寅,还宫。十一月丙申,祀天于南郊。是年,日本、哈密入贡。
  十九年春正月丙午,召翟銮复入阁。辛亥,吉囊寇大同,杀指挥周岐。三月戊戌,诏修仁寿宫。夏六月辛巳,瓦剌部长款塞。秋七月癸卯,吉囊入万全右卫,总兵官白爵逆战于宣平,败之。壬子,又败之于桑乾河。戊午,振江西灾。八月丁丑,太仆卿杨最谏服丹药,予杖死。九月,吉囊犯固原,周尚文败之于黑水苑。延绥总兵官任杰追击于铁柱泉,又败之。己酉,召仇鸾还。冬十月庚申,罢矿场。甲子,顾鼎臣卒。十一月丙辰,慈庆宫成。是年,琉球、日本入贡。
  二十年春正月,免南畿被灾税粮。二月乙丑,显陵成,给复承天三年。丙寅,御史杨爵言时政,下锦衣卫狱。三月乙巳,赐沈坤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是春,吉囊寇兰州,参将郑东战死。夏四月己未,莫登庸纳款,改安南国为安南都统使司,以登庸为都统使。辛酉,九庙灾,毁成祖、仁宗主。丙子,诏行宽恤之政。五月戊子,采木于湖广、四川。甲寅,振辽东饥。六月,振畿内、山西饥。秋七月丁酉,俺答、阿不孩遣使款塞求贡,诏却之。是月,免河南、陕西、山东被灾税粮。八月辛酉,昭圣皇太后崩。庚辰,夏言罢。是月,俺答、阿不孩、吉囊分道入寇,总兵官赵卿帅京营兵,都御史翟鹏理军务,御之。九月乙未,翊国公郭勋有罪,下狱死。辛亥,俺答犯山西,入石州。冬十月癸丑,振山西被寇者,复徭役二年。丁卯,召夏言复入阁。十一月辛卯,葬敬皇后于泰陵。丙申,免四川被灾税粮。是年,琉球入贡。
  二十一年夏四月庚申,大高玄殿成。闰五月戊辰,俺答、阿不孩遣使款大同塞,巡抚都御史龙大有诱杀之。六月辛卯,俺答寇朔州。壬寅,入雁门关。丁未,犯太原。秋七月己酉朔,日有食之。夏言罢。己未,俺答寇潞安,掠沁、汾、襄垣、长子,参将张世忠战死。八月辛巳,募兵于直隶、山东、河南。壬午,振山西被兵州县,免田租。癸巳,礼部尚书严嵩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九月癸亥,员外郎刘魁谏营雷殿,予杖下狱。冬十月丁酉,宫人谋逆伏诛,磔端妃曹氏、宁嫔王氏于市。是年,免畿内、陕西、河南、福建被灾税粮。安南入贡。
  二十二年春正月丙午朔,日有食之。三月庚戌,复遣使采木湖广。是春,俺答屡入塞。秋八月,犯延绥,总兵官吴瑛等击败之。冬十月,朵颜入寇,杀守备陈舜。十二月乙酉,免南畿被灾税粮。是年,占城、土鲁番、撒马儿罕、天方、乌斯藏入贡。
  二十三年春正月丙寅,俺答犯黄崖口。二月戊寅,犯大水谷。三月癸丑,犯龙门所。丁巳,赐秦鸣雷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秋七月,俺答犯大同,总兵官周尚文战于黑山,败之。八月甲午,翟銮罢。九月癸卯,免浙江被灾税粮。丁未,吏部尚书许赞兼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张璧兼东阁大学士,预机务。壬子,振湖广灾。冬十月戊辰,免河南被灾税粮。甲戌,小王子入万全右卫。戊寅,掠蔚州,至于完县。京师戒严。乙酉,逮总督宣大兵部尚书翟鹏、巡抚蓟镇佥都御史硃方下狱,鹏谪戍,方杖死。十一月庚子,京师解严。加方士陶仲文少师。十二月丙子,振江西灾。是年,安南入贡,日本以无表却之。
  二十四年春二月戊申,诏流民复业,予牛种,开垦闲田者给复十年。三月壬午,逮总督宣大兵部侍郎张汉下狱,谪戍。夏五月壬戌朔,日有食之。六月壬辰,太庙成。是夏,免畿辅、山西、陕西被灾税粮。秋七秋壬戌,有事于太庙,赦徒罪以下。八月丙午,瘗暴骸。己酉,张璧卒。庚戌,俺答犯松子岭,杀守备张文瀚。是月,犯大同,参将张凤、指挥刘钦等战死。九月丁丑,召夏言入阁。冬十一月辛巳,许赞罢。是年,安南、琉球、乌斯藏入贡。
  二十五年春三月戊辰,四川白草番乱。夏五月戊辰,俺答款大同塞,边将杀其使。六月甲辰,犯宣府,千户汪洪战死。秋七月癸酉,以醴泉出承华殿,廷臣表贺,停诸司封事二十日。嗣后,庆贺斋祀悉停封奏。是月,俺答犯延安、庆阳。八月壬子,免山东被灾税粮。九月,俺答犯宁夏。冬十月丁亥,犯清平堡,游击高极战死。癸巳,代府奉国将军充灼谋反,伏诛。甲午,杀故建昌侯张延龄。十二月丁未,免河南被灾税粮。是年,土鲁番入贡。
  二十六年春三月庚午,赐李春芳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乙巳,巡抚四川都御史张时彻、副总兵何卿讨平白草叛番。己酉,俺答求贡,拒之。秋七月丙辰,河决曹县。八月丙戌,免陕西被灾税粮。九月戊辰,户部尚书王杲以科臣劾其通贿下狱,遣戍。闰月丙午,振成都饥。冬十一月壬午,大内火,释杨爵于狱。乙未,皇后崩。十二月辛酉,逮甘肃总兵官仇鸾。乙亥,海寇犯宁波、台州。是年,琉球入贡。
  二十七年春正月,把都儿寇广宁,参将阎振战死。癸未,以议复河套,逮总督陕西三边侍郎曾铣,杖给事中御史于廷。罢夏言。三月癸巳,杀曾铣,逮夏言。癸卯,出仇鸾于狱。夏五月丙戌,葬孝烈皇后。秋七月戊寅,京师地震。庚子,西苑进嘉谷,荐于太庙。八月丁巳,俺答犯大同,指挥顾相等战死,周尚文追败之于次野口。九月壬午,犯宣府,深入永宁、怀来、隆庆,守备鲁承恩等战死。乙未,免陕西被灾税粮。冬十月癸卯,杀夏言。十一月乙未,诏抚按官采生沙金。是年,日本入贡。
  二十八年春二月乙巳,振陕西饥。辛亥,南京吏部尚书张治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祭酒李本为少詹事兼翰林学士,入阁预机务。壬子,俺答犯宣府,指挥董暘等败没,遂东犯永宁,关南大震。乙卯,周尚文败俺答于曹家庄。丙辰,宣府总兵官赵国忠又败之于大滹沱。三月辛未朔,日有食之。丁亥,皇太子薨。秋七月,浙江海贼起。九月,朵颜三卫犯辽东。冬十月辛丑,免畿内被灾税粮。是年,日本、琉球入贡。
  二十九年春三月壬午,赐唐汝楫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是月,琼州黎贼平。夏六月丁巳,俺答犯大同,总兵官张达、副总兵林椿战死。是夏,免陕西、河南、江北被灾夏税。秋八月丙寅,封方士陶仲文为恭诚伯。丁丑,俺答大举入寇,攻古北口,蓟镇兵溃。戊寅,掠通州,驻白河,分掠畿甸州县,京师戒严。召大同总兵官仇鸾及河南、山东兵入援。壬午,薄都城。仇鸾为平虏大将军,节制诸路兵马,巡抚保定都御史杨守谦提督军务,左谕德赵贞吉宣谕诸军。癸未,始御奉天殿,戒敕群臣。甲申,寇退。逮守通州都御史王仪。丙戌,京师解严。杖赵贞吉,谪外任。丁亥,仇鸾败绩于白羊口。兵部尚书丁汝夔、巡抚侍郎杨守谦有罪,弃市。杖左都御史屠侨、刑部侍郎彭黯。九月辛卯,振畿内被寇者。乙未,罢团营,复三大营旧制,设戎政府,以仇鸾总督之。丁酉,罢领营中官。戊申,免畿内被灾税粮。壬子,废郑王厚烷为庶人。冬十月甲戌,张治卒。十一月癸巳,分遣御史选边军入卫。壬寅,祧仁宗,祔孝烈皇后于太庙。是年,琉球入贡。
  三十年春三月壬辰,开马市于宣府、大同,兵部侍郎史道经理之。夏四月壬午,下经略京城副都御史商大节于狱。秋九月乙未,京师地震,诏修省。冬十一月,俺答犯大同。是年,免两畿、河南、江西、辽东、贵州、山东、山西被灾税粮。
  三十一年春正月壬辰,俺答犯大同。甲午,入弘赐堡。二月癸丑,振宣、大饥。辛酉,俺答犯怀仁川,指挥佥事王恭战死。己巳,建内府营,操练内侍。三月戊子,大将军仇鸾帅师赴大同。辛卯,礼部尚书徐阶兼东阁大学士,预机务。夏四月丙寅,把都儿、辛爱犯新兴堡,指挥王相等战死。丙子,倭寇浙江。五月甲申,召仇鸾还。戊申,倭陷黄岩。秋七月丙申,免陕西被灾夏税。壬寅,以倭警命山东巡抚都御史王忬巡视浙江。八月己未,收仇鸾大将军印,寻病死。乙亥,戮仇鸾尸,传首九边。己卯,俺答犯大同,分掠朔、应、山阴、马邑。九月乙酉,犯山西三关。壬辰,犯宁夏。丁酉,河决徐州。庚子,兵部侍郎蒋应奎、左通政唐国卿以冒边功杖于廷。癸卯,罢各边马市。冬十月己未,兵部尚书赵锦坐仇鸾党戍边。壬戌,免江西被灾税粮。十二月丁巳。光禄少卿马从谦坐诽谤杖死。
  三十二年春正月戊寅朔,日食,阴云不见。己卯,侍郎吴鹏振淮、徐水灾。二月甲子,倭犯温州。壬申,俺答犯宣府,参将史略战死。三月丁丑,振陕西饥。辛巳,吉能犯延绥,杀副总兵李梅。壬午,兵部侍郎杨博巡边。甲申,振山东饥。甲午,赐陈谨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甲辰,俺答犯宣府,副总兵郭都战死。闰三月,海贼汪直纠倭寇濒海诸郡,至六月始去。秋七月戊午,俺答大举入寇,犯灵丘、广昌。乙丑,河套诸部犯延绥。己巳,俺答犯浮图峪,游击陈凤、硃玉御之。庚午,河南贼师尚诏陷归德及柘城、鹿邑。八月丙子,小王子犯赤城。丙申,师尚诏攻太康,官军与战于鄢陵,败绩。戊戌,振山东灾,免税粮。九月丙午,俺答犯广武,巡抚都御史赵时春败绩,总兵官李涞、参将冯恩等力战死。辛酉,以敌退告谢郊庙。冬十月甲戌,振河南、山东饥。庚子,师尚诏伏诛,贼平。辛丑,京师外城成。是年,琉球入贡。三十三年春正月壬寅朔,以贺疏违制,杖六科给事中于廷。戊辰,官军围倭于南沙,五阅月不克,倭溃围出,转掠苏、松。二月庚辰,官军败绩于松江。三月乙丑,倭犯通、泰,余众入青、徐界。夏四月甲戌,振畿内饥。乙亥,倭犯嘉兴,都司周应桢等战死。乙酉,陷崇明,知县唐一岑死之。五月壬寅,倭掠苏州。丁巳,南京兵部尚书张经总督军务,讨倭。六月癸酉,俺答犯大同,总兵官岳懋战死。己丑,侍郎陈儒振大同军士。秋八月癸未,倭犯嘉定,官军败之。庚寅,复战,败绩。九月丁卯,俺答犯古北口,总督杨博御却之。是年,暹罗、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乌斯藏入贡。
  三十四年春正月丁酉朔,倭陷崇德,攻德清。二月丙戌,工部侍郎赵文华祭海,兼区处防倭。是月,俺答犯蓟镇,参将赵倾葵等战死。三月甲寅,苏松兵备副使任环败倭于南沙。夏四月戊子,俺答犯宣府,参将李光启被执,不屈死。五月甲午,总督侍郎张经、副总兵俞大猷击倭于王江泾,大破之。乙巳,倭分道掠苏州属县。己酉,逮张经下狱。六月壬午,兵部侍郎杨宜总督军务,讨倭。秋七月乙巳,倭陷南陵,流劫芜湖、太平。丙辰,犯南京。八月壬辰,苏松巡抚都御史曹邦辅败倭于浒墅。九月乙未,赵文华及巡按御史胡宗宪击倭于陶宅,败绩。丙午,俺答犯大同、宣府。戊午,犯怀来,京师戒严。辛酉,参将马芳败寇于保安。是秋,免江北、山东被灾秋粮。冬十月庚寅,杀张经及巡抚浙江副都御史李天宠、兵部员外郎杨继盛。辛卯,倭掠宁波、台州,犯会稽。十一月壬辰朔,日有食之。庚申,倭犯兴化、泉州。闰月丁丑,免畿内水灾税粮。十二月甲午,开山东、四川银矿。壬寅,山西、陕西、河南地大震,河、渭溢,死者八十三万有奇。是年,琉球入贡。
  三十五年春正月壬午,官军击倭于松江,败绩。二月甲午,振平阳、延安灾。己亥。杨宜罢。戊午,吏部尚书李默坐诽谤下锦衣卫狱,论死。巡抚侍郎胡宗宪总督军务,讨倭。三月丁丑,赐诸大绶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丙申,振陕西灾。甲辰,倭寇无为州,同知齐恩战死。辛亥,游击宗礼击倭于崇德,败没。五月乙丑,赵文华提督江南、浙江军务。丁亥,左通政王槐采矿银于玉旺峪。六月丙申,总兵官俞大猷败倭于黄浦。辛丑,俺答犯宣府,杀游击张纮。秋七月辛巳,胡宗宪破倭于乍浦。八月壬寅,诏采芝。辛亥,胡宗宪袭破海贼徐海于梁庄。九月乙丑,徽王载埨有罪,废为庶人。免南畿被灾税粮。壬午,以平浙江倭,祭告郊庙社稷。冬十月丙戌朔,日有食之。十一月戊午,打来孙犯广宁,总兵官殷尚质等战死。十二月丁未,犯环庆。
  三十六年春二月,俺答犯大同。三月壬午,把都儿寇迁安,副总兵蒋承勋力战死。是月,吉能寇延绥,杀副总兵陈凤。夏四月丙申,奉天、华盖、谨身三殿灾。壬寅,下诏引咎修斋五日,止诸司封事,停刑。五月癸丑,倭犯扬、徐,入山东界。癸亥,采木于四川、湖广。辛未,倭犯天长、盱眙,遂攻泗州。丙子,犯淮安。六月乙酉,兵备副使于德昌、参将刘显败倭于安东。甲午,罢陕西矿。秋七月庚午,诏广东采珠。九月,俺答子辛爱寇应、朔,毁七十余堡。冬十一月丁丑,辛爱围右卫城。是冬,免山东、浙江被灾税粮。是年,琉球入贡。
  三十七年春正月癸亥,罢河南矿。三月辛未,始免三大营听征官军营造工役。夏四月癸未,振辽东饥。辛巳,倭分犯浙江、福建。秋八月己未,吉能犯永昌、凉州,围甘州。冬十月癸丑,礼部进瑞芝一千八百六十本,诏广求径尺以上者。十一月丁亥,谕法司恤刑。是年,琉球、暹罗入贡。
  三十八年春二月庚午,把都儿犯潘家口,渡滦河,逼三屯营。三月己卯,掠迁安、蓟州、玉田。庚寅,赐丁士美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癸巳,倭犯浙东,海道副使谭纶败之。甲午,逮浙江总兵官俞大猷。夏四月丁未,倭犯通州。甲寅,倭攻福州。庚申,倭攻淮安,巡抚凤阳都御史李遂败之于姚家荡,倭退据庙湾。丙寅,副使刘景韶大破倭于印庄。五月辛巳,逮总督蓟辽右都御史王忬下狱。甲午,刘景韶破倭于庙湾,江北倭平。六月乙巳,辛爱犯大同。秋八月己未,李遂、胡宗宪破倭于刘家庄。甲子,振辽东饥,给牛种。是月,俺答犯土木,游击董国忠等战死。九月,犯宣府。是年,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鲁迷、哈密、暹罗入贡。
  三十九年春正月丙戌,俺答犯宣府。二月丁巳,南京振武营兵变,杀总督粮储侍郎黄懋官。戊午,振顺天、永平饥。倭犯潮州。三月癸未,大同总兵官刘汉袭败兀慎于灰河。丁亥,打来孙犯广宁,陷中前所。杀守备武守爵、黄廷勋。夏五月壬午,振山西三关饥。壬辰,盗入广东博罗县,杀知县舒颛。秋七月乙丑朔,把都儿犯蓟西,游击胡镇御却之。庚午,刘汉袭俺答于丰州,破之。九月己巳,俺答犯朔州、广武。冬十二月,土蛮犯海州东胜堡。是月,闽、广贼犯江西。是年,免畿内、山西、山东、湖广、陕西被灾税粮。暹罗入贡。
  四十年春二月辛卯朔,日当食,不见。振山东饥。丁未,景王之国。三月壬戌,振京师饥。夏四月丁未,振山西饥。五月乙亥,李本以忧去。闰月丙辰,贼犯泰和,杀副使汪一中、指挥王应鹏。秋七月己丑朔,日有食之。庚戌,俺答犯宣府,副总兵马芳御却之。九月庚子,犯居庸关,参将胡镇御却之。辛丑,振南畿灾。冬十一月甲午,礼部尚书袁炜为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庚戌,吉能犯宁夏,进逼固原,辛亥,万寿宫灾。十二月丙寅,把都儿犯辽东盖州。是年,乌斯藏入贡。
  四十一年春三月辛卯,白兔生子,礼部请告庙,许之,群臣表贺。壬寅,赐申时行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己酉,重作万寿宫成。夏五月壬寅,严嵩罢。壬子,土蛮攻汤站堡,副总兵黑春力战死。秋九月壬午,三殿成,改奉天曰皇极,华盖曰中极,谨身曰建极。冬十月,免南畿、江西被灾税粮。十一月乙酉,分遣御史访求方士、法书。丁亥,逮胡宗宪,寻释之。辛丑,吉能犯宁夏,副总兵王勋战死。己酉,倭陷兴化。是月,延绥总兵官赵岢分部出塞袭寇,败之。免陕西、湖广被灾及福建被寇者税粮。是年,琉球入贡。
戚继光
戚继光
  四十二年春正月戊申,俺答犯宣府,南掠隆庆。夏四月庚申,倭犯福清,总兵官刘显、俞大猷合兵歼之。丁卯,副总兵戚继光破倭于平海卫。秋八月乙亥,总兵官杨照袭寇于广宁塞外,力战死。冬十月丁卯,辛爱、把都儿破墙子岭入寇,京师戒严,诏诸镇兵入援。戊辰,掠顺义、三河,总兵官孙膑败死。乙亥,大同总兵官姜应熊御寇密云,败之。十一月丁丑,京师解严。是年,琉球入贡。
  四十三年春正月壬辰,土蛮黑石炭寇蓟镇,总兵官胡镇、参将白文智御却之。二月己酉,伊王典楧有罪,废为庶人。戊午,倭犯仙游,总兵官戚继光大败之,福建倭平。闰月丙申,盗据漳平,知县魏文瑞死之。三月己未,官军击潮州倭,破之。夏四月乙亥,免畿内被灾税粮。五月壬寅朔,日有食之。乙卯,获桃于御幄,群臣表贺。六月辛卯,倭犯海丰,俞大猷破之。冬十二月,南韶贼起,守备贺鐸、指挥蔡胤元被执死之。俺答犯山西,游击梁平、守备祁谋战死。是年,西番、哈密、安南入贡,鲁迷国贡狮子。
  四十四年春三月丁巳,赐范应期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己未,袁炜致仕。辛酉,严世蕃伏诛。是月,土蛮犯辽东,都指挥纟泉补衮、杨维籓战死。夏四月庚辰,吏部尚书严讷、礼部尚书李春芳并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壬午,俺答犯肃州,总兵官刘承业御却之。六月甲戌,芝生睿宗原庙柱,告庙受贺,遂建玉芝宫。秋八月壬午,获仙药于御座,告庙。冬十一月癸卯,严讷致仕。戊申,奉安献皇帝、后神主于玉芝宫。是年,琉球入贡。
戚继光抗倭
戚继光抗倭
  四十五年春二月癸亥,户部主事海瑞上疏,下锦衣卫狱。是月,俞大猷讨广东山贼,大破之。浙江、江西矿贼陷婺源。三月己未,吏部尚书郭朴兼武英殿大学士,礼部尚书高拱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夏四月壬戌朔,日有食之。丙戌,俺答犯辽东。六月丙子,旱,亲祷雨于凝道雷轩,越三日雨,群臣表贺。秋七月乙未,俺答犯万全右卫。冬十月丁卯,犯固原,总兵官郭江败死。癸酉,犯偏头关。闰月甲辰,犯大同。参将崔世荣力战死。十一月己未,帝不豫。十二月庚子,大渐,自西苑还乾清宫。是日崩,年六十。遗诏裕王嗣位。隆庆元年正月,上尊谥,庙号世宗,葬永陵。
  赞曰:世宗御极之初,力除一切弊政,天下翕然称治。顾迭议大礼,舆论沸腾,幸臣假托,寻兴大狱。夫天性至情,君亲大义,追尊立庙,礼亦宜之;然升祔太庙,而跻于武宗之上,不已过乎!若其时纷纭多故,将疲于边,贼讧于内,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虽剪剔权奸,威柄在御,要亦中材之主也矣。

后世评价

  嘉靖帝尊道教、敬鬼神,一生乐此不疲,这与他从小生长的环境关系密切。荆楚之地本就是道教的源头,嘉靖帝的父母也尊信道教,耳濡目染对嘉靖帝的影响不言而喻。嘉靖帝个性很强,认定的事大多难以改易,他不仅本人信道,当上皇帝以后,还要全体臣僚都要尊道,尊道者升官发财,敢于进言劝谏者轻则削职为民,枷禁狱中,重则当场杖死。嘉靖帝时道士邵元节陶仲文等官至礼部尚书,陶仲文还一身兼少师、少傅、少保数职,这在明朝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嘉靖皇帝,一心求长生不老,他到处搜罗方士,秘方,许多人因此而一步登天,一些文人也因为给嘉靖皇帝撰写青词(道教仪式中向上天祷告的词文)而入阁成为宰相,当时民间就有“青词宰相”的说法。严嵩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善于写青词,善于揣测皇帝的心思,因此尽管嘉靖皇帝对严嵩的贪赃枉法了然于心,可就是不舍得处理他,由严嵩主持朝政,自己则深居皇宫专心于成仙修道。在他在位的45年间,他竟然有 20多年不上朝理事,由严嵩擅权达17年之久。严嵩立朋党,除异己,造成兵备废弛,财政拮据。倭寇扰掠东南沿海,蒙古鞑靼贵族大举入掠京畿,农民起义频繁,社会危机日益加深。
  明中叶,蒙古鞑靼部兴起,统一了蒙古各部。至俺答汗时势力强盛。屡次率军骚扰内地,当时明朝边将为保官升职,将诸边军粮大半贿赂了当朝严嵩。以致军士饥疲,无力抵抗蒙古鞑靼部的骚扰。同时驻在边关的兵卒一方面忍受不了将领们克扣军粮,另一方面厌恶了频繁的战斗,因此经常爆发边卒的叛乱。搅的明朝的北边几乎没有安宁过。特别是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鞑靼部俺答汗率军长驱直入北京郊区,烧杀抢掠数日,满意而去,吏称“庚戌之乱”。
  在东南沿海,由于嘉靖帝的昏愦和权臣的误国,使得海防十分空虚,一些重要地段的士兵仅有原额的三分之一,战船十存一、二。致使日本海盗大举进犯。仅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以后的三四年间,江浙军民被倭寇杀害的就有数十万人。所以,嘉靖在位的四十多年间,是东南沿海倭患最为严重的时期。虽然最后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涌现了像戚继光、于大猷等著名抗倭将领,也不能抵消嘉靖的过失。

壬寅宫变

壬寅宫变
壬寅宫变
  赫连勃勃大王,梅毅。太平盛世,书剑老于风尘。天下可以忘吾辈,吾辈不能忘天下。恬嬉之余,存英雄骨相,观书写史,保身,乐天,忘忧,尽年。
    严嵩入相的这年冬天,即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阴历十月二十一日夜,在北京的皇宫中,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谋弑事件,以宫女杨金英为首的十多名小姑娘,竟然在深夜准备把皇帝勒死,幸亏几个人慌乱之间把绳子结成死结,踏进阴曹半只腿的嘉靖帝才最终得活。
  对于此事的经过,《明史》中的《后妃传》中简单记叙了几句,《明实录》中也是草草叙述,大概是为尊者讳,不想多说。
  记载此事最详细的,当属当时任刑部主事的张合。张合文人,退休后著书《宙记》,记载了此事的详细经过:
  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奉懿旨(方皇后的命令):“好生打着问!”得(逮捕)杨金英,系常在、答应(低级宫婢)供说:“本月十九日,有王、曹侍长(指王嫔、曹妃即端妃,这是方皇后冤枉她,此人因貌美被嘉靖帝宠幸,对谋弑之事根本不知情)在东稍间点灯时分,商(量)说:‘咱们下了手罢,强如死在(皇帝)手里!’杨翠英、苏川药、杨玉香、邢翠莲在旁听说,杨玉香就往东稍间去,将细料仪仗花绳解下,总搓一条。至二十二日卯时分,将绳递与苏川药,苏川药又递与杨金花拴套儿,一齐下手。姚淑翠掐着(嘉靖帝)脖子。杨翠英说:‘掐着脖子,不要放松!’邢翠莲将黄绫抹布递与姚淑翠,蒙在(嘉靖帝)面上。邢翠莲按着(嘉靖帝)胸前,王槐香按着(嘉靖帝)身上,苏川药拿着(嘉靖帝)左手,关梅秀拿着(嘉靖帝)右手,刘妙莲、陈菊花按着(嘉靖帝)两腿,姚淑翠、关梅秀扯绳套儿。张金莲见事不好,去请娘娘(方皇后)来。姚淑翠打了娘娘一拳。王秀兰打听(当作发)陈菊花吹灯。总牌(宫女官名)陈芙蓉说:‘张金英叫芙蓉来点着灯。徐秋花、邓金香、张春景、黄玉莲把灯打灭了。’芙蓉就跑出叫管事牌子来,将各犯拿了。”
  嘉靖帝被数个宫女这么一勒,当时处于休克状态,方皇后唤来数位御医,没一个人敢用药,都怕担责任被诛九族。最后,太医院使许绅颤巍巍调了一副“峻药”,给已成死人的皇帝灌下。就这样,数个小时后,嘉靖帝吐淤血数升,缓过命来,静养多日,才能视朝。
  其间,方皇后自作主张,认定曹妃和王嫔二人率宫女作逆,把数人凌迟劈割处死。
  嘉靖帝病好后,听闻自己美貌的曹妃被片片割肉而死,心中对方皇后产生极大怨恨。
  五年后,皇宫内发生火灾,宦官们请示皇帝要去救方皇后,嘉靖帝不吱声,任由方皇后被烧成一截人肉炭。
  这位方皇后,是嘉靖帝第三个皇后。他第一个皇后是张氏,因妒忌失礼遭夫君足踹,流产血崩而死。他第二个皇后也姓张,以色得幸,嘉靖十三年,色衰而废,两年后郁郁而死。这样,方后得以立为皇后。想当初第一个张后被废,正是因为方皇后和第二个张皇后(二人当时为妃)伺候嘉靖帝喝茶,淫帝起淫心,抚摸二妃玉手玩弄,惹得坐在一旁的张后投杯而起,结果被嘉靖帝暴怒下猛踹一脚。
  方妃成为方皇后,小老婆变大老婆,比从前大老婆更狠,竟能趁乱令人把美貌情敌绑赴法场刀刀碎剐,真是天下最毒妒妇心!    对于几个宫女想谋弑嘉靖帝一事,后世学者或历史研究者往往忽略其因由,一般人读到此处,也总觉是事起仓促的“忽发”变故。
  其实,细细钩沉当时人的笔记,才发现真实原因:嘉靖帝希求长生,身边聚集了不少道士为他炼丹药,这些丹药中有不少属于春药。中国古代春药配方很奇怪,其中一味名叫“天葵”,即少女处女初潮经血,此物可提炼出一种名为“红铅”的粉剂。嘉靖帝后宫“饲养”了不少这种产“药”的少女,为了大量采集她们的经血,御医、道士们又强迫她们吃药,使她们经血过频过量,以供皇帝“炼丹”。
  最有可能的是,宫中已经为此祸害死许多少女性命,杨金英等人觉得反正是死,不如先弄死这魔头皇帝再说,情急之下,才想出用绳勒帝的下策。只可惜,死结不能收勒至紧,又有人临阵逃脱告密,数位奇女子终于未得成功。
  试想一下,十几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齐心合力在大龙床上想勒死一个三十六七岁正当壮年的皇帝,此情此景只能用“壮烈”二字来表示,但是如果上镜头上文学剧本的话,就稍显暧昧。
  所以,即使在极“左”年代,也很少有人渲染此事,因为这个谋杀案太过“香艳”。现在的年轻编剧们往往不懂古汉语,连在电视上频频露大脸的一个号称要PK易中天的靠点击率造假一夜成名的“轻年历史学家”,到处抄白话八手资料挖戏肉,也没能挖出宫女弑帝的所以然来。
  最终,此事由笔者“钩沉”而出,也算是还历史真相于现实吧。(本段来源:竞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