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尼亚

  波斯尼亚国旗
  波斯尼亚国旗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是巴尔干半岛西部的一个多山国家。其为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六个联邦单位之一,首都为萨拉热窝。 
 

简介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是在1990年代期间,南斯拉夫战争时独立,并且根据戴顿协议,她目前是国际社会的受保护地区,由欧洲议会所选出的高级代表所管理。该国在行政及管理上被分成两个实体,其一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联邦(中文又称穆克联邦),另一是塞族共和国。波黑共和国位于原南斯拉夫中部,介于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两共和国之间。面积51129平方公里。 人口3644606人(1996年),其中波黑联邦(即穆克联邦)2253606人,塞族共和国1391000人。主要民族为波什尼亚克族(即穆斯林,简称波族),约180万人,克罗地亚族约45万人,塞尔维亚族约135万人。主要宗教为伊斯兰教东正教天主教。官方语言为波斯尼亚语、塞尔维亚语和克罗地亚语。    

首都

    萨拉热窝(Sarajevo)是波黑的第一大城市,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同时也是常驻波黑国际组织的集聚地,有36个国际组织和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处集中于此。面积142平方公里,人口31万(2002年)。    

简史

    6世纪末7世纪初,部分斯拉夫人南迁到巴尔干半岛,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地定居。12世纪末叶斯拉夫人建立了独立的波斯尼亚公国。14世纪末,波斯尼亚曾是南部斯拉夫人最强盛的国家。1463年后成为土耳其属地,1908年被奥匈帝国占领。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兰兹·裴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遭当地青年暗杀,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导火线。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南部斯拉夫民族成立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波黑是其中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几个行政省。1945年,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立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波黑成为南斯拉夫联邦的一个共和国。1992年3月,波黑就国家是否独立举行全民公决,波族和克族赞成独立,塞族抵制投票,此后,波黑三族间爆发了历时三年半的战争。1992年5月22日,波黑加入联合国。1995年11月21日,在美国主持下,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图季曼和波黑共和国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签署了代顿波黑和平协议,波黑战争结束。    

经济

    经济以农业为主。主要农产品是谷物、蔬菜、甜菜、水果、亚麻和烟草。牲畜以养羊为主。工业有木材、钢铁、卷烟、制糖、制革等部门。矿产资源丰富,主要有铁矿、褐煤、铝矾土、铅锌矿、石棉、岩盐、重晶石等。水力和森林资源丰富,森林覆盖面积占波黑全境面积的46.6%。    

对外关系

    至1998年底,已有125个国家承认波黑,119个国家与波黑建交,在萨拉热窝目前共有42个使馆、领馆和外交办事处,25个国际组织代表处。    

与中国关系

    1995年4月3日,中国和波黑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波斯尼亚和赫塞哥维那本身是历史学上的两个地理区域,其在今日无政治上的实体可言。    

历史

    波斯尼亚地区自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早期居民为伊利里亚人。该地于公元前168年由罗马帝国占领。455年时东哥特人将该地区占领,6世纪时东哥特人被东罗马帝国击败,现波黑南部地区一度成为东罗马帝国的一部分。6世纪末7世纪初,部分斯拉夫人南迁到巴尔干半岛,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地定居。阿瓦尔人于6世纪和7世纪时开始入侵,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也相继进入巴尔干半岛。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内,波斯尼亚以及黑塞哥维纳地区多次分属周围的各个国家。1377年时TvrtkoKotromani(特弗尔特科·科特罗曼尼奇)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波斯尼亚公国,曾是南部斯拉夫人最强盛的国家。但1463年时奥斯曼帝国入侵,波斯尼亚被兼并。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许多波斯尼亚人由基督教改信伊斯兰教,渐渐形成了波斯尼亚穆斯林民族。虽然当地的穆斯林与塞尔维亚族人都使用塞尔维亚语,但在民俗习惯、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等方面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1878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成为了奥匈帝国的领地。1908年被奥匈帝国占领。1914年6月28日,国皇子弗郎茨·费笛南在萨拉热窝被塞族民族主义者所刺杀(参见萨拉热窝事件),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南部斯拉夫民族成立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波黑是其中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几个行政省。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被德、意法西斯扶植的“克罗地亚独立国”傀儡政权实行种族灭绝政策,30万塞尔维亚人惨遭杀害,从此,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两族结下了世仇。1960年代末,当时的南领导人铁托(克罗地亚人)和卡德尔(斯洛文尼亚人)曾决定将波黑的穆斯林列为一个民族,同时鼓励其他共和国的穆斯林加入波黑,致使波黑穆斯林人口超过塞族人口。    1945年,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立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波黑成为南斯拉夫联邦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其边界采用的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边界,和实际民族分布颇有出入。1991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开始解体,波黑联合执政的穆斯林民主行动党、克罗地亚民主共同体和塞尔维亚民主党在未来的国体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担心受塞尔维亚控制而主张波黑独立,塞尔维亚族则要求该共和国留在南斯拉夫内。1991年10月15日,由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占多数的波黑议会宣布波黑为主权国。    1991年1月9日,波黑塞族领导人宣布单独成立“波黑塞尔维亚人民共和国。”1992年2月举行全民投票以寻求独立。1992年3月初,全民公决赞成波黑共和国独立,但该共和国中的塞族人进行了抵制。波黑塞族人随即在塞尔维亚的支持下以武力方式寻求加入塞尔维亚,内战爆发。波黑内战中共有二十万人死亡,超过二百万人流离失所。1992年4月6日,波黑塞族人“议会”宣布“塞尔维亚共和国”独立。1992年4月爆发了旷日持久的波黑内战。1992年5月22日,联合国接纳波黑共和国为正式成员国。1994年3月,波黑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达成协议,合并为穆-克联邦,并同克罗地亚共和国组成联邦。
  1995年3月6日克罗地亚和波黑、穆克联邦签订建立三方联合司令部协议。1995年12月14日,解决波黑冲突的《波黑和平协议》正式签字仪式在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隆重举行。波黑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和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在《波黑和平协议》(代顿协议)上签了字。根据该协议,1995年11月21日,波黑划分为穆克联邦和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两个实体,萨拉热窝划归穆克联邦统辖。12月22日,波黑政府宣布,结束在波黑领土上的战争状态。1996年9月14日,波黑进行了首次大选。国际组织对大选情况表示满意。1996年10月3日,在法国总统希拉克的主持下,波黑共和国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和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在巴黎签署了一项《共同声明》,宣布波黑和南联盟决定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波黑战争结束后,北约在波黑继续驻扎维和部队,2004年底起由欧盟的力量所取代。    公元6世纪末7世纪初,部分斯拉夫人南迁到巴尔干半岛,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地定居。12世纪末斯拉夫人建立了独立的波斯尼亚公国。14世纪末,波斯尼亚曾是南部斯拉夫人最强盛的国家。1463年后成为土耳其属地,1908年被奥匈帝国占领。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兰兹·裴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遭当地青年暗杀,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导火线。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南部斯拉夫民族成立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波黑是其中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几个行政省。1945年,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立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波黑成为南斯拉夫联邦的一个共和国。1992年3月,波黑就国家是否独立举行全民公决,波族和克族赞成独立,塞族抵制投票,此后,波黑三族间爆发了历时三年半的战争。1992年5月22日,波黑加入联合国。1995年11月21日,在美国主持下,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图季曼和波黑共和国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签署了代顿波黑和平协议,波黑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后,北约在波黑继续驻扎维和部队,2004年底由欧盟所取代。
   

穆斯林的政治角逐和反压迫的民族斗争

       在整个南斯拉夫内战期间,波斯尼亚穆斯林在政治倾向于萨格勒布而远离贝尔格莱德。南斯拉夫穆斯林协会总的方针是,在认同南斯拉夫的前提下,保持一定的自治权。其领导人斯帕霍描述自己为一个“南斯拉夫”人。“南斯拉夫人”这个概念,是凌驾于各个民族之上的一个统一的,虚无的民族概念,就如同我们所熟悉的“中华民族”。    与之相对的是,斯帕霍他的大多数同僚都将自己定位为“克罗地亚穆斯林”。然而“克罗地亚穆斯林”这个定位在穆斯林中并无太大的市场,比如,亲克罗地亚的穆斯林领袖哈奇亚组建了一个克罗地亚农民党的穆斯林分支,并参加1938年的大选时,仅得到了区区的几千张选票。    在穆斯林宗教人士中,对于波斯尼亚穆斯林“克罗地亚化”的态度也十分复杂。穆哈卖德-斯帕霍的兄弟费希姆于1938到1942年间担任宗教领袖,在亲克罗地亚的穆斯林文化协会——Naroudna Uzdanica (以下简称NU)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NU 相对立的,还有亲塞尔维亚的穆斯林团体“加莱特”。尽管费希姆自称是“克罗地亚”人,但是他也十分坚定地保留着穆斯林特有的认同身份,同时他认为这种认同感正在受到威胁。为此,他发布了一系列的教法,包括禁止与非穆斯林的通婚、反对给新生儿取非穆斯林的名字,甚至还禁止穆斯林进入天主教堂。    在保证伊斯兰信仰不受到侵犯的前提下,大多数的穆斯林政治家和宗教领袖都宁可在萨格勒布和贝尔格莱德之间选择前者。NDH 的元首帕沃利奇在执掌大权后的不久,也就是1941年4月25日,就派特使向费希姆保证,穆斯林将会得到自由,权力和平等。其中保证了宗教信仰自由、穆斯林的教育体系等等。甚至前南斯拉夫穆斯林协会的领袖们也本邀请加入了萨格勒布正在筹备中的议会。其中,协会的领导人库勒诺维奇于1941年11月还被任命为 NDH 的副总统。但此人并不拥护乌斯塔沙。当时的一位专家分析道:“虽然他一直在政府中担任职务,但是乌斯塔沙党人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他。同时他也失去了南斯拉夫穆斯林协会下属群众们的信任。并在此压力下,他多次声明:他不代表这些穆斯林群众,只代表他自己。”    穆哈卖德-斯帕霍归真之后,南斯拉夫穆斯林协会最有影响力的人当属来自萨拉热窝的企业家哈兹哈桑诺维奇。正是他鼓励库勒诺维奇加入 NDH 政府,从而避免有害的立法,并利用他的影响来削弱哈奇亚,其人当时被任命为乌斯塔沙党驻波斯尼亚专员。    1941年4月底,哈兹哈桑诺维奇也加入了塞尔维亚——穆斯林同盟会,他和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政治家米兰伯季奇向哈奇亚提出了波斯尼亚自治的。但是这反而招来了杀身之祸,伯季奇和他的同僚被捕并立即遭到杀害。而哈兹哈桑诺维奇也被勒令放弃他的“反克罗地亚”主张。    虽然NDH 政府并没有对穆斯林施以迫害手段,而且保证了穆斯林的基本权利。在穆斯林民间,反NDH 的情绪却不断高涨。1941年的夏秋两季,伊斯兰宗教人士发起了民间一系列针对NDH 政策的抗议和实际行动。在莫斯塔,穆斯林的行动表明他们反对一切针对东正教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传统上受天主教会控制,迫害东正教徒)和其他同胞居民的犯罪行为和强制皈依政策。在班杰卢卡市,穆斯林宗教领袖谴责了针对塞尔维亚人和犹太人财产的盗窃和趁火打劫。10月,穆斯林领袖哈兹哈桑诺维奇以及萨拉热窝100名穆斯林知名人士联名发出了请愿书,谴责了针对犹太人和塞尔维亚人的暴力行径,认为这些行为践踏了所有公民的生命安全、尊严、财产和宗教信仰。1941年年底德国的一份报告也确凿地证实了当时的情况,该报告指出:“穆斯林和(NDH)政府的关系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受损了。”    由此可见,穆斯林之与NDH 政府的对抗主要出于两点原因,一是克罗地亚对波斯尼亚自治请求的拒绝。二是穆斯林从信仰的正义角度对于乌斯塔沙主义的厌恶。第一点代表了一种政治诉求,而第二点则表现了伊斯兰信仰赋予波斯尼亚穆斯林的良知。伊斯兰是全人类的信仰,穆斯林也不会以一种民族性去践踏其他民族的尊严,这是伊斯兰信仰赋予波斯尼亚人瑰宝,我也深深地为波斯尼亚同胞在这场民族浩劫中表现出的正义感而自豪。但不幸的是,这种正义感在这场赤裸裸的巴尔干民族浩劫中,也使得穆斯林成为多方面的受害者。    在穆斯林对抗乌斯塔沙党人的同时,也遭受着来自塞尔维亚暴民的迫害,尤其是在黑塞戈维纳地区,这使得穆斯林无法加入塞尔维亚人反抗乌斯塔沙暴政的行列。而反之,由于塞尔维亚人的骚扰,使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加入到乌斯塔沙民兵的行列中。在穆斯林同南斯拉夫流亡皇室几乎没有什么瓜葛,在流亡政府中没有任何席位。更不要说这个流亡政府的军事首脑就是臭名昭着切特尼克党的党魁米哈伊洛维奇。相比之下,随着南共不断地和切特尼克党人划清界限,尤其是南共军官明确地制止其士兵骚扰穆斯林村庄之后,穆斯林对其产生了好感,并开始有穆斯林加入铁托的队伍。    1941年8月,第一支南共穆斯林部队“穆杰那-切塔”成立了,到了12月,它发展成为一个营。1941-1942年间的冬天,铁托部队驻扎在夫卡地区的时候,亦组建了一个由穆斯林青年组成的部队。1942年初,在黑塞戈维纳的则尼卡,也有穆斯林加入南共部队。同年,随着更多的穆斯林不断加入,12月就成立了完全由穆斯林构成的“第八地方旅”,指挥官是奥斯曼-卡拉贝格维奇。    起初,穆斯林入伍的人数并不多,也只有一位穆斯林知名人士加入了南共。而且,伊玛目和穆夫提们更是担心将来的穆斯林能够能够依赖于奉行无神论的南共。也许,他们早已听说了伊斯兰在苏联所遭受的灾难性打击。而南共颁发的宣传小册子上则说,斯大林统治下的俄国是一片宽容的乐土,穆斯林享有宗教信仰自由。    虽然地方的切特尼克党徒一边在穆斯林村庄烧杀,切特尼克党在另外一边却公开地呼吁穆斯林的支持。但波斯尼亚东南部和黑塞戈维纳的穆斯林却无法消除1941-1942年间的冬天,以及1942年夏天,切特尼克和其他地方塞尔维亚武装曾经屠杀了数千穆斯林这一阴影。在夫卡-恰尼切地区,2000穆斯林被杀害,查哈利杰地区,9000人遭到屠杀,其中8000人是老人、妇女和儿童。而塞尔维亚人越是屠杀穆斯林,就越促使穆斯林加入南共,而切特尼克党人就越发与穆斯林为敌,制造更多的屠杀。穆斯林就是这样夹杂在敌对的政治势力中,卷入了一个仇杀的怪圈。    但是在某些地区,也存在一些穆斯林和切特尼克党人合作的例子。比如,在则尼卡地区,一个穆斯林-切特尼克组织在1942年通令德国当局:“清除波斯尼亚境内的乌斯塔沙党人,我们穆斯林和塞尔维亚人会在两个星期之内让一切恢复秩序。”最活跃的亲切特尼克穆斯林知名人士是伊斯梅特-波波瓦奇博士,他曾任康集奇市市长,还有一个就是曾任萨拉热窝警察局局长的夫瓦德-穆萨卡蒂奇。波波瓦奇曾至信给米哈伊洛维奇,建议他收编穆斯林进入他的部队。在波斯尼亚的一些城镇,一些反共产主义的穆斯林确实加入了切特尼克,截至到1943年12月,米哈伊洛维奇的部队中的穆斯林比例达到了8%,约4000多人。波波瓦奇在1943年1月甚至亲自指挥“解放”了一个穆斯林村庄。但是当年的晚些时候,他和穆萨卡蒂奇都被南共俘获并枪决。    穆斯林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为了彻底摆脱这场无休止而复杂的暴力循环和党派纷争,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组建自己的武装,抵御一切来犯之敌。在这样一个愿望的策动下,一些穆斯林自卫团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了起来。1942年10月,成立了4000多人的“穆斯林志愿军”。这支部队对南共的作战要多于对切特尼克党人的作战,它并不信任 NDH 政府(但是接受该政府的武器装备),而是直接同德国方面合作。    1943年夏,另外一支武装也在波斯尼亚的西北部组建。相比于“穆斯林志愿军”,它更为独立一些。领导人是前南共党员胡斯卡-米贾科维奇,这支部队主要由前南共党员和地方武装的退役人员构成。它下设8个旅,控制着相当大的一部分地区。南共和NDH 都想收编胡斯卡的队伍,经过长时间的抉择,胡终于在1944年2月做出决定倒向南共。但是这也导致他遭到部队内部亲乌斯塔沙分子的暗杀。    对于多数穆斯林政治家来说,获得一定程度的自治是最终的解决方案,这样才能解决难以忍受的血腥局面。而在当时的条件下,满足这个愿望唯一途径就是通过德国。于是,就诞生了1942年由穆斯林政客提交给希特勒的着名的“备忘录”。其中宣称,波斯尼亚人从血统上属于古伊朗种族,优于斯拉夫血统,从而迎合纳粹德国的种族优越论。    从伊斯兰信仰来看,这是波斯尼亚穆斯林在这场浩劫中的一处败笔,它让神圣的伊斯兰信仰让位于血统论,而这种古伊朗血统的说法,其实也是很牵强附会(相关资料在波斯尼亚的形成中会提到)。我想,无论是波斯尼亚领袖还是希特勒本人,都不会被这份备忘录说服。它的存在,不过是给双方都期待的合作拼凑一个虚设的理论而已。    从穆斯林一方考虑,是想早日摆脱乌斯塔沙人以及塞尔维亚人的控制和洗劫,让“穆斯林志愿军”能够切实担当起保护波斯尼亚领土和人民的责任。而从德方考虑,波斯尼亚自治是不能够接受的,因为这会影响到 NDH 的格局,但是出于德国的利益,它正需要扩充其国外军团的招募。所以,1942年 12月,希特勒命令驻罗马尼亚的普林兹尤根党卫军团开入 NDH 境内,招募纯粹的“日耳曼人”。1943年,德方决定由罗马尼亚党卫军团招募和培养一支全新的党卫军团,于是希姆莱建议,可以从波斯尼亚穆斯林选择兵源。虽然遭到了萨格勒布方面的强烈反对,这个计划最终还是通过了。纳粹德国从占领领土上招募党卫军团的机制早已经建立,法国、比利时、荷兰、丹麦都已经建立了类次的军团。这支穆斯林军团被编号为第13党卫军团,并且土耳其弯刀“汗札”来命名。    招募活动自1943年春季开始。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招募活动开始前夕,德国方面安排了来自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侯赛因访问萨拉热窝。这是因为,自1917年英国方面炮制了促成犹太人移民并占领巴勒斯坦的《贝福尔宣言》之后,侯赛因就一直从事反英活动。他号召建立一个阿拉伯-穆斯林-德意志联盟,来抗拒英国唆使下的犹太人窃国行为。同时,一些波斯尼亚的伊玛目和穆夫提也参与了征兵的宣传鼓动工作。    由此可以看出,“汗札”党卫军团的建立,从局部上来讲,反映了波斯尼亚人自决自立的政治诉求,从穆斯林世界的大局出发,它也迎合了保卫伊斯兰圣地,抗击英国殖民统治的伊斯兰信仰理念。这个选择在战略上是正确的。但遗憾的是,这两种愿望都被寄托在了强权势力身上。《古兰经》教导我们,凡事都是为了追求真主的喜悦,除真主之外,我们再无可依赖。我想,那个时代的穆斯林学者们很清楚这个原则。但是由于此前的千百年来,伊斯兰世界在实践方面落伍了,一直缺乏一个有效的,可持续发展的伊斯兰社会实践方法论。因此,在穆斯林世界受到威胁的时候,只能被迫寄希望于强权势力。这最终导致了耶路撒冷的沦陷,也导致了波斯尼亚穆斯林的悲惨命运。历史的教训,让我们后人警醒和思考。    最终波斯尼亚党卫军团共招募了2万1千名穆斯林入伍,军团中各个部队中都配置了随军伊玛目作为宗教导师。但是所有的高级军官都是来自德国方面。军团的组建本着自愿加入的原则,但是不得不说很多人都受到了误导。他们天真地以为这样就可以保卫波斯尼亚村庄和城市,但殊不知这只是纳粹扩军计划中的一个策略而已,对于改善波斯尼亚穆斯林的境况没有任何作用。    军团组建后就被派遣到德国和法国长期受训而远离波斯尼亚本土。还有两部分人则加入克罗地亚工程队,被送到法国图卢兹的训练营。在那里,1943年9月的一个夜晚,穆斯林法利德-达则尼奇和克罗地亚人波佐-节勒尼克领导了一场暴动,他们袭击了德国指挥官,准备逃脱并加入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然而,不幸的是这次起义被赶来的德军部队挫败,节勒尼克逃脱,法利德等另外13名起义者牺牲,在随后的清洗行动中,又有141人遭到杀害。在该地区,每年还都举行此次起义的纪念活动,但遗憾的是,其中并没有提到穆斯林的义举,而仅仅片面把它命名为:“克罗地亚人起义”。    而“汗札”军团则被派得离波斯尼亚原来越远,不满情绪开始在波斯尼亚高涨。因为乌斯塔沙人还在不断地袭击穆斯林村庄,而穆斯林自己的队伍却还不知身在何方。于是穆斯林民间武装又开始重新建立起来,它们被称为“绿色分队”,领袖是纳赛德-托普希奇教授,他同时也从事波斯尼亚自治运动。萨拉热窝的伊斯兰宗教领袖穆罕默德-潘札也号召人们摆脱乌斯塔沙的统治,建立波斯尼亚自治区,让所有的公民,无论其宗教信仰都享有平等的权力。这个消息传到了“汗札”军团,也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因为穆罕默德-潘札曾经是军团招募活动中的鼓动人之一。与此同时,1943年9月,由于铁托部队中的“穆斯林第16旅”的建立,也激发了更多的穆斯林加入南共。    经过多次要求,希特勒终于在1944年3月把“汗札”军团派回波斯尼亚从事“维和”行动。驻扎在波斯尼亚北部和东部地区。同年春季和夏季,它对当地的塞尔维亚居民从事了不加区分的报复行动,受害者的人数尚不清楚,大概有数百甚至数千。同年,随着时局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开始同南共配合,因为切特尼克人同德国的合作让穆斯林对德国失去信任。而且,此时德国和土耳其的关系也开始恶化。此时铁托则在军事上节节胜利,在他的号召下,约2000名“汗札”军团的士兵加入了南共。反 NDH 的情绪在穆斯林士兵中与日俱增,因为乌斯塔沙开始对穆斯林居民展开了大屠杀。于是,“汗札”军团迅速解体了。10月,驻萨格勒布的德国当局向柏林报告说,该军团已经完全失控。他们还竟然不识时务地准备建立另外一个党卫军团来填补这个空缺,其结果显然是一无所获。截至到1944年底,NDH境内的所有党卫军团都解散了。    1945年4月6日,南共解放了萨拉热窝,随后的几个星期了,他们又控制了波斯尼亚全境。4月28日,波斯尼亚建立了人民政府。许多穆斯林也认同了社会主义制度并对此寄予厚望。虽然赋予波斯尼亚的联邦地位还不是很明确,但是至少要被乌斯塔沙人和切特尼克人所推行政策要好,因为它们仅仅意味着波斯尼亚被克罗地亚或者塞尔维亚所吞并。波斯尼亚穆斯林正期待着一个没有血腥杀戮的未来。    纵观波斯尼亚的二战历史,穆斯林的经历可谓是苦难和无奈。可以说,这是一场波斯尼亚人不愿意接受,但又不得不痛苦接受的战争。在血腥的仇杀和战争机器的挤压中,波斯尼亚穆斯林的基本愿望就是自身安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波斯尼亚的基本政治纲领就是获得自治。伊斯兰信仰在二战中的波斯尼亚人心中仍然占据中主导地位,宗教机构也参与并主导着波斯尼亚的政治运动。只是和当时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情况类似,伊斯兰的力量是微弱的,无法左右受压迫的穆斯林的命运。战后的波斯尼亚似乎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民族和睦的时期。波斯尼亚也享有了一定的自治权。但是,这种平静能够持续多久呢?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波斯尼亚穆斯林命运如何呢?又有多少危机仅仅是暂时地潜伏于地表之下,伺机燃起杀戮的烈焰呢 ?
  

政治

    波黑主席团由三人所组成,每人各属一个民族(穆族、塞族、克族),任期为四年,四年中每人轮流就任八个月主席团主席的职位。主席团成员由人民直选,其中穆克联邦选出穆族、克族成员,塞族共和国选出塞族成员。    主席团提名部长会议主席,由议会通过。部长会议主席负责任命各部长。  
  波斯尼亚建筑
  波斯尼亚建筑
  波黑议会拥有立法权,分为两院:人民院有15名成员,每个民族各5名;代表院有42名代表,三分之二来自穆克联邦,三分之一来自塞族共和国。  
    波黑宪法法院掌握波黑最高司法权,由9名法官组成,其中四人为穆克联邦所选出,二人由塞族共和国选出,三人由欧洲人权法院选出,并且不能是波黑或波黑邻国的公民。    

行政区划

    波黑由两个实体组成,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联邦(中文又称穆克联邦)以及塞族共和国。位于东北境的布尔奇科市不属于任何一个实体。    穆克联邦分为十个州,州下再分市镇:    乌纳-萨纳    波萨维纳    图兹拉州    泽尼察-多博伊    波斯尼亚-波德里涅    中波斯尼亚州    黑塞哥维那-涅雷特瓦    西黑塞哥维纳州    萨拉热窝州    西波斯尼亚州    塞族共和国分为七个地区,区下再分市镇:    巴尼亚卢卡地区    别利那区    多博伊区    索科拉茨区    斯尔比涅区    特雷比涅区    弗拉塞尼察区    穆克联邦首都为萨拉热窝。塞族共和国法定首都为萨拉热窝,实际首都为巴尼亚卢卡。    

地理

    波黑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邻国有克罗地亚以及塞黑。国内主要为山地,西部有迪纳拉山脉。萨瓦河(多瑙河支流)为波黑北部与克罗地亚的边界。南部在亚得里亚海上有一个20公里长的出海口。      萨瓦河(多瑙河支流)为波黑北部与克罗地亚的边界。南部在亚得里亚海上有一个20公里长的出海口。海岸线长约25千米。地形以山地为主,平均海拔693米,迪纳拉山脉(也叫“狄那里克阿尔卑斯山脉”)的大部分自西北向东南纵贯全境,最高山峰为马格里奇山,海拔2386米。境内多河流,主要有奈雷特瓦河、博斯纳河、德里纳河、乌纳河和伐尔巴斯河。北部为温和的大陆性气候,南部为地中海型气候。    

经济

    波黑在南斯拉夫时期便是联邦内较贫穷的地区之一,独立后又发生了内战,经济受到严重损害。目前波黑经济正在渐渐复苏,同时还要进行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    波黑货币为可兑换马克,曾经和德国马克保持一比一的汇率。德国马克由欧元所取代后,可兑换马克继续和欧元保持固定的汇率。    

人口

    波黑48%为波斯尼亚族(即穆斯林族),37.1%为塞尔维亚族,14.3%为克罗地亚族,其中绝大多数波族人信奉伊斯兰教,绝大多是塞族人信奉东正教,绝大多数克族人信奉天主教。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南部斯拉夫民族成立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波黑是其中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几个行政省。1945年,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立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波黑成为南斯拉夫联邦的一个共和国。1992年3月,波黑就国家是否独立举行全民公决,波族和克族赞成独立,塞族抵制投票,此后,波黑三族间爆发了历时三年半的战争。1992年5月22日,波黑加入联合国。1995年11月21日,在美国主持下,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图季曼和波黑共和国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签署了代顿波黑和平协议,波黑战争结束。    

国名 国旗 国徽

    国名: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Bosnia and Herzegovina),简称波黑。    国旗:底色为蓝色,图案为金黄色大三角形,沿三角形的一条边还有一排白色星星。大三角形的三条边象征组成波黑共和国的三个主要民族,即穆斯林族、塞尔维亚族和克罗地亚族。金色即太阳之光辉,象征着希望。蓝底色和白色星星象征着欧洲,标志着波黑是欧洲的一部分。    国徽:为蓝盾。一道白色的宽条斜贯盾面,上下各有三朵黄色百合花点缀盾面。    

货币

    波斯尼亚货币为可兑换马克,曾经和德国马克保持一比一的汇率。德国马克由欧元所取代后,可兑换马克继续和欧元保持固定的汇率。    

交通运输

    交通运输以公路和铁路为主。公路长22000千米,铁路长1000多千米。有4个国际机场。旅游业地位重要。主要贸易伙伴是克罗地亚、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德国、奥地利等。波黑位于前南斯拉夫联邦的中心地区,部分连接南斯拉夫和欧洲的重要交通干线通过波黑。交通运输以铁路和公路为主。公路全长2.1万千米。有2个机场,主要为萨拉热窝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