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皓

  “孙皓”人物名,分别指:

乌程侯

孙皓
孙皓
  东吴末帝,名孙皓(公元242~283年),字元宗;一名彭祖,字皓宗。孙权孙,孙和子。孙休死后继位。在位17年,国亡,投降西晋后病死,终年42岁。葬于和陵(今浙江省吴兴县西陵山)。
  孙皓,曾封为乌程侯。孙休于公元264年7月病死,丞相濮阳兴见魏国已经攻灭蜀汉,下一步必欲攻灭东吴,担心太子孙弯年幼,难以担当保卫国家的大任,于同月改立孙皓为帝,改年号为“元兴”。
  孙皓在位期间,专横残暴,奢侈荒淫,后期更宠信佞臣岑昏,整天饮酒作乐,朝政昏暗,大失民心。
  公元280年,这时西晋已取代魏国,分六路出兵灭吴,势如破竹,攻入吴境。孙皓命令将士抵挡,将领们答说:“我们流血拼命,奸贼岑昏却在这里溜须拍马,享尽荣华富贵,这怎么叫人心服,将士们谁还有斗志!”孙皓听了,自言自语地说:“如果真是这样,为了保住江山,只好拿这狗奴才来谢百姓,平民愤了。” 将领们便欢呼着去捕杀岑昏。 孙皓又怕岑昏一死,无人陪他饮酒作乐,赶快派人去阻止,岑昏已经被将士们乱刀砍死。
  3月,晋将王浚的水师首先逼近建业。东吴将领有的战死,有的投降,已经没有人带兵了。孙皓急得抓 耳挠腮,想不出办法来。后来,为了活命,采纳中书令胡仲的建议,仿效刘禅,带着东吴的户籍图册,率领残存的文武百官,出城投降。至此,东吴灭亡,三国鼎立的局面最后结束,东汉末年以来近百年的分裂割据局面告终,中国再度统一。
  孙皓被晋军押到洛阳,晋武帝司马炎接见了他,请他坐下说:“我设置这个座位,等你来就坐已经很久了。”孙皓回答说:“我在南方也设了一个座位等待陛下。”贾充问孙皓说:“听说你在南方常常凿人眼珠,剥下人的面皮,这叫什么刑法?”孙皓对答说:“臣下弑君或奸诈不忠的人,就处以此刑。”说得贾充哑口无言。司马炎将他降封为归命侯,命令他闲居于洛阳。
  公元283年,孙皓病死于洛阳。孙皓史称末帝,也称归命侯。

导演孙皓

孙皓
孙皓
  《老伴》(又名《终点站》)
  简介: 古稀之年的马丙坤(李万年饰)和妻子林芝花(曹翠芬饰)在吉林白山生活了一辈子,膝下五个子女早已飞出枝头,各自在不同的城市成家立业,每年春节时候一大家子才能在白雪纷飞的白山聚头,相逢虽短,却也其乐融融。这一年,当林场初降瑞雪的时候,马丙坤的癌 ...
  《夫妻时差》
  《一半天堂》
  《穿越激情》
  《大女当嫁》
《大女当嫁》
《大女当嫁》
  简介: 三十四岁依然孑然一人,姜大雁成了姜家上下最大的心病。尤其是姜家最小的孩子姜小芸热热闹闹把自己嫁出去之后,姜大雁的婚姻被姜家更紧迫地提上了日程。
  家人、亲戚、朋友都关心姜大雁,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乘龙快婿?!身高、体重、职业、相貌、家庭情况……姜大雁真说不清楚。有时候,她也认真地问自己,她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呢?!她越来越难以描述理想中的爱人,她只想找个感觉不错的人恋爱,对大雁这个三十四岁的女人来说,爱情是不是太奢侈啊?!……
  在这点上,姜大雁是很固执的,没有爱情的婚姻,她不要……
  配合家里人过度热心的张罗,大雁开始走马灯似地相亲,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不是离婚,就是丧妻;不是年龄超大,就是性格怪异,到最后,大雁不得不感慨,自己真成了个滞销产品,高不成,低不就……
  《30岁,你好》
《30岁,你好》
《30岁,你好》
  简介: 2010年,是那些被称为“温室的花朵”、“小太阳”的80后整体进入三十岁的第一年。不管他们之前是怎样生活的,这之后,他们要像所有人那样,迈过三十岁这个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道门槛。因为三十,就得而立。可“立”是什么?单单指成家立业吗?这同样也是我们剧中人所面临的困惑,提出的疑问。他们会为之纠结,痛苦,沮丧,也会引发他们深深的思考,且努力去寻求答案,勇敢地去面对这些问题。
  佟又一和孙然是大学同学、好友,俩人性格不同,追求不同,但相同的,他们跟所有的同龄人一样,都曾有过飞扬的梦想,伟大的抱负。可眼看就要三十岁了,他们并没达到自己的目标,甚至连心理准备还没做好。渐渐的,他们开始焦虑、痛苦。
  面对人生三十这个坎,还没结婚的佟又一心慌了,发誓说一定要在三十岁之前结婚成家。可令他没想到的,为了结婚有个家,他走上了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种种意外、打击让他猝不及防,狼狈不堪。先是女朋友罗花儿的父母看不上他,怎么都不同意俩人结婚。好不容易获得许可了,双方父母一见面麻烦又来了,彼此看不上,在婚礼的举办和房子问题上产生了种种分歧。经过艰难的谈判、沟通后问题好不容易解决了,可就在大家忙活着装修新房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罗花儿的父亲为了装修的事意外身亡。婚礼不得不搁浅。作为准女婿,佟又一硬着头皮去处理岳父的后事。可不管他怎么跑前跑后的忙活,在丈母娘苗红花看来,丈夫的死都是他害的,这让原本就看不上他的苗红花更是无法接受他。这之后,再加上一起生活中的矛盾,俩人之间危机重重,令夹在他们中间的罗花儿很是烦恼。
  在佟又一忙活结婚的时候,孙然却意外且迅速的和谭宗扬离婚了。俩人从大学便开始谈恋爱,因为是谭宗扬主动追求的孙然,所以感情上孙然一直处于上风。可毕业后一工作,孙然的风头渐渐被工作越来越优秀的谭宗扬压了下去,这对心气很高的孙然来说,是种折磨和讽刺。其实离婚也没什么原则性问题,就是吵着吵着架说离就离了。离婚是痛快果断的,但离婚之后很多现实问题,再加上孙然父亲孙总的干涉和捣乱,让俩人之间是虽离犹未断。
  就在佟又一解决完岳父的事没多久,他家又出事了。一直吵吵闹闹的父母也闹起了离婚,佟又一的母亲左冬梅一气之下还搬到了佟又一的新房里。这件事又引来一场轩然大波,苗红花甚至还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真要离,是为了霸占新房闹出来的假离婚。
  不管苗红花想得对不对,左冬梅的行为都妨碍了佟又一和罗花儿的婚事,俩人没地方结婚了。再次的,因为房子,因为一个栖身之所,佟又一和罗花儿开始了奔波和纠结。最终,还是苗红花卖了她跟丈夫在南京的老房子,给女儿女婿在北京安了个家。
  有了房子有了家,佟又一和罗花儿的生活并没像童话故事里讲的那样,从此后王子和公主便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因为生活中充满了各种问题和矛盾,有佟又一和罗花儿之间的,有佟又一跟丈母娘之间的,丈母娘自己的,还有佟又一和他父母、罗花儿和公公婆婆之间的,等等等等。
  在佟又一和孙然焦头烂额地去应付生活中的种种问题的同时,还得要兼顾工作,可生活中的问题肯定会影响到他们各自的工作。孙然为了帮佟又一凑钱买房子,把一笔原本属于公司的生意拉到外面一个朋友的店里做,后来又出了差错被客户告了公安局,最终导致他丢掉了工作。佟又一也是,生活中的琐事让原本在工作上一直很优秀的他频频失误、出错,也因此失去了工作,面临着一切重头再来的困境。
  可生活不就是这样,不管好与不好,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得继续下去,都得去面对。在这些磨难和挫折当中,剧中这些不愿意长大的80后们,还是一点点地长大了,学会了面对,学会了承担。
  离婚后,感到无比空虚的孙然,追求过金钱,成功和女人,但这些都没彻底解决他的问题。在一段艰难的创业之后,孙然终于获得了成功,可一次事故又把他的一切都毁掉了。孙然面临着一无所有的境地,不光事业上,感情上,他也可能彻底地失去谭宗扬了。可痛苦之下,孙然并没逃避,而是勇敢地选择了承担,倾其所有对事故的受害家属进行了赔偿。令他没想到的是,就是他这次的举动,帮他挽回了谭宗扬的心。
  失败反思之后,佟又一和罗花儿也不再逃避生活中的问题和矛盾了,从最开始硬着头皮应付,再到积极地想办法解决,最后在矛盾中他们渐渐也能游刃有余了。在这个过程中,俩人的感情也得到了升华,从最初那种飞扬的感情,经过一点点的沉淀,慢慢深厚起来,等最后他们的孩子出生的时候,俩人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相濡以沫与之相伴了。
  对一直看不上眼的佟又一的变化,苗红花也渐渐感受到了,她终于明白了去世丈夫的话,佟又一这孩子是块好料,假以时日,会炼成一块好钢的,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炼钢的过程,便是这些要进入三十而立之年的80后成长的过程,是他们接受柴米油盐现实生活的洗礼过程。三十而立,立是什么?通过我们剧中人物的种种经历和体验,我们要告诉观众,立绝对不仅仅只是成家立业那么简单那么狭隘,立是确立,人到三十,要能依靠自己的本领独立去承担自己应承受的责任,去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与发展方向,能坦然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不光是这部剧中这群80后的人应该明白的道理,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它是根本,也是解决我们对现实生活种种困惑和烦恼的关键所在。因为懂得了这个道理,会让我们更加的勇敢和充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