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经

  
大日经
     大日经
  《大日经》是《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的略称,七卷,唐中天竺善无畏共一行译。  经文自说是大日如来在金刚法界宫为金刚手秘密主等所说,此经开示一切众生本有的净菩提心所持无尽庄严藏的本有本觉的曼荼罗,并宣说能悟入这本有净菩提心的身、语、心三密方便。

简介

大日经
  大日经
  《大日经》,全称《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略称《大毘卢遮那成道经》、《毘卢遮那成佛经》、《毘卢遮那经》。梵文题:Maha-Vairocanabhisambodhi-vikurvitadhhisthana-vaipulya-sutraindra-raja-nama-dharmaparysya.或Maha-vairocana-Visambodhi-vikrinita-dhista-Sutram-indra-raja。藏文译本题:Rnam-par Snan-mdsad chen-po mnon-par rdsoss-parbyan-chub-pa rnarn-par sprul-ba byin-gyis rlob-pa sin-tu rgyas-pa mdosdehidhan-po rgyal-po shes-bya-bahi chos-kyi rnam-grans.
  唐善无畏等译。7卷。“大毗卢遮那”,意为“大日”。据佛教传说,此经是大日如来在金刚法界宫为金刚手秘密主等所说,原有广本十万颂,系龙猛菩萨入南天竺铁塔,亲承金刚萨的传授后诵出。龙猛又撮取十万颂本要义,编成略本三千余颂。据记载,《大日经》的梵文原本有广、略两种,传说广本有十万偈,因为篇幅太大,不便于流通,有传法贤圣简繁摘要,编集为略本。而略本的大小,又有不同的说法,崔牧〈大日经序〉说有两千五百颂,一行《大日经疏》说有三千余颂,《义释》说有三千颂,海云《两部大法相承师资付法记》则说有四千颂,二千五百颂是更简要的略本。十万颂的广本,有其说而不一定有其事,因为密教的很多经典都被说成有十万颂。即使真有其事,也没有流行过,流行的是所谓的略本。

笔受者

一行
 一行
  《大日经》的笔受者和注释者一行(公元六八三——七二七年) ,据唐玄宗〈御撰大慧禅师一行碑铭〉、《旧唐书》本传等记载,俗姓张,名遂,河北巨鹿(一说魏州昌乐,今河北、河南、山东交界的南乐一带)人,出生于官宦书香世家,自小披习经史,备学九流。
  早年研求易学,着《大衍玄图》及《义诀》而少小闻名。二十一岁父母双亡,受戒出家,先拜嵩山普寂为师,修习禅门,数年之后往荆州当阳山(位于今湖北省当阳县境内) ,依悟真律师习律,撰《调伏藏》十卷。开元五年(公元七一七年)征诏入京。此后十年,一方面从事天文历法活动,改进和创制天文、大地测量仪器,组织两次大规模的天文、大地测量,第一次测算出地球子午线的长度,又编撰《开元大衍历》。一方面从事佛法事业,同善无畏和金刚智一起共同建立了密宗一派。
  开元五年回到长安之后,随即拜善无畏为师,从其灌顶受法,又请善无畏译出《大日经》,为其笔受润文。开元八年金刚智到达长安之后,又拜其为师,受金刚界密法。开元十一年(公元七二三年)请金刚智译出《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等经典。一行又在善无畏解说的基础上,征诸经论,详注经疏,融会贯通,撰出二十卷的《大日经疏》,为密宗学说建立了理论体系。
  据圆照《大唐贞元续开元释教录》等记载,一行还撰有一部佛教著作《释氏系录》一卷,其它著作还有《法象志》、《后魏书.天文志》、《大衍论》、《周易论》等。
  一行这位科学巨匠、法界明星,尽管功勋卓著、硕果累累,然却以四十五岁之龄早谢人世。开元十五年(公元七二七年)十月十八日圆寂之后,玄宗亲撰碑铭,起塔铜人原,赐号大慧禅师。

传世历史

  唐开元四年(716),善无畏来长安弘法,偕弟子一行往华严寺,拣出无行游学天竺那烂陀寺搜集的龙猛所传略本,于开元十二年在洛阳奉(福)先寺译出此经前6卷,由沙门宝月译语,一行笔受,兼缀辞理。翌年,又译出善无畏自己带来的梵本(一说为善无畏自撰),是为第7卷,前后合为一经,共三十六品,以前6卷三十一品为正经。约在汉译本问世30年后,又有印度戒王菩提论师和西藏的翻译官德积的藏译本出现。藏译分为内外两编,其中内编和汉译的前6卷相当,内容亦大同小异,但品目的废立和次第互不相同(仅二十九品),文字方面亦略有出入。外编在世出世护摩法品之后,有寂静护摩仪轨等七品,全经亦为三十六品。但藏译外编,汉译全无;而汉译第7卷,藏译也付阙如。
  流行于世的梵本虽然有好几种本子的说法,但从传入中国的情况来看,只有一种流行本,即按《大日经疏》说有三千余颂的那个版本,因为前后相隔三十年而出现的汉藏两种译本的篇幅都相当接近。梵文原本早已散佚不存,现在留存下来的仅是汉、藏两种译本。   汉译本,据智升《开元释教录》卷九记载,译于唐玄宗开元十二年(公元七二四年),是善无畏应一行的请求,在洛阳大福先寺主持翻译的,由宝月充任译语,一行充任笔受,并修改润饰,整订而成。但所据梵本早在四十年前就已传入,据《开元录》同载,梵本由无行从印度携至北印度境内,病故之后由朝廷派使者前去迎归,收藏在西京华严寺。
  无行在北印度的时间,据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卷下等记载,义净在武则天光宅元年(公元六八四年)离开那烂陀寺时,听无行说准备取道北印回国,按此则无行当于翌年行至北印度境内。
  汉译本问世之后,随即传抄流行,不久由密宗僧人和入唐求法僧传人日本、韩国等诸国,现在日本奈良西大寺仍藏有天平神护二年(唐代宗大历元年,公元七六六年)吉备由利写本,唐招提寺也藏有奈良时代的写本。
  自从宋初开雕第一部大藏经《开宝藏》之后,《大日经》随历代大藏经的雕版印行而有了各种藏版印本,其中还有房山石经本。日本另有弘安二年(南宋赵昺祥兴二年,公元一二七九年)高野版、应永二十三年(明成祖永乐十四年,公元一四一六年)高野版、延宝八年(清康熙十九年,公元一六八0年)版等数种古版。
  另外,十一世纪中叶由汉文大藏经转译、雕印成西夏文大藏经,十八世纪末由汉文转译、雕印成满文大藏经,于是《大日经》有了西夏文、满文各种版本。藏译本,据记载译于赤松德赞统治的前期,比汉译本出现的时间晚三十年,由印度论师戒自在觉(Silendra-bodhi)和吐蕃翻译官德积(Dpal-brtsogs)译出。自十四世纪起,收入各种版本的甘珠尔,广为流传。
  不久,又雕刻蒙古文大藏经,清康熙年间前期又重刻蒙古文甘珠尔,均由藏文译本转译,于是《大日经》又有蒙古文版本。近代还有从藏汉译本转译的日、法等文的节译本。

内容简介

  《大日经》汉译正文三十一品,本着所选即其中第一品〈入真言门住心品〉,和第二品〈入漫荼罗具缘真言品〉。之所以节选这两品,是因为这两品具有典型性,是该经的精要部分,可以代表该经。
  《大日经》从内容上可分为两大部分,第一大部分即第一品,讲述该经的基本教义,统论全经大意。第二大部分即第二品及其以后各品,讲述胎藏界密法及其修行的各种仪轨。其中第二品集中讲述该经的主要密法大悲胎藏生大漫荼罗法,是第二大部分的精要,把其余各品可以看作是对该品的补充和扩大,所以此品可以代表第二大部分的主要内容。第1卷主要讲述密教的基本教义,第2卷至第6卷为密教的各种仪轨、行法等;第7卷主要为供养念诵三昧耶法门(供养方式、方法)。全经于所说诸曼荼罗(坛场)中,特以大悲胎藏生曼荼罗为正式灌顶曼荼罗,所传密教胎藏部大法即从此出。它开示一切众生本有的净菩提心所持无尽庄严藏的本有本觉的曼荼罗,并宣称能悟入这本有净菩提心的身、语、心三密方便。此经所说不出三句未能门,更以菩提即是如实知自心,众生自心即一切智,须要如实观察、了了证知。从因到果,皆以无所住而住其心。阐扬了说理平等法门。经内所有密咒,全都写出梵字,并逐字用汉音对译。一行《大日经疏》共二十卷,其中有近九卷注释第一品和第二品,足见作者对此两品之重视。

全经三十六品

大日经
  大日经
全经一共三十六品:
    一、《入真言门住心品》,统论一经的大意,阐明三句、八心、六十心、三劫、十地、六无畏、十喻等教相,而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三句为中心。一经所说不出这三句法门。更以"菩提"即是"如实知自心",众生自心即一切智,须要如实观察、了了证知。从因到果,皆以无所住而住其心。
    二、《入曼荼罗具缘真言品》,广说修真言行者所必须具足的择地造坛等外缘和灌顶护摩加持等法。
    三、《息障品》,说修真言行人净除内外障难的方法。
    四、《普通真言藏品》,说金刚手秘密主及普贤菩萨等曼荼罗海会诸尊的真言,又阿字是一切诸真言心,在真言中最为上妙。
    五、《世间成就品》,说成就世间悉地的行法,有四种念诵(心想、声、句、命息)和三月念诵等。
    六、《悉地出现品》,说成就出世间悉地的行法,有三月念诵和四种阿字门等。
    七、《成就悉地品》,阐明内心的悉地及修证悟入的方便。
    八、《转字轮曼荼罗行品》,说旋转观诵陀罗尼的字轮而成曼荼罗的行法,品中阐明阿字门是世间出世间的慧命,转阿字的种种功德。
    九、《密印品》,说一百三十九种印契,显示诸佛的身密。
    十、《字轮品》,说字轮法门,从阿、娑、嚩三字转生迦,遮、吒、多、波……等字的观修方法,显示诸佛的意密。
    十一、《秘密曼荼罗品》,说真言行者入秘密曼荼罗的行法,又三种灌顶、五种三昧耶等。
    十二、《入秘密曼荼罗法品》,说能入秘密曼荼罗的方便。
    十三、《入秘密曼荼罗位品》,说所入众生内心本有的曼荼罗。
    十四、《秘密八印品》,说已灌顶者应持诵的"大威德印"等八种印契真言。
    十五、《持明禁戒品》,说持明者在六个月持诵期间所应当护持的禁戒。
    十六、《阿阇梨真实智品》,说阿阇梨要具有的真实智。
    十七、《布字品》,说迦字等三十四字的布字观法。
    十八、《受方便学处品》,说大乘菩萨所应当护持的方便禁戒。
    十九、《说百字生品》,说从百光遍照真言的暗字出生百字轮,破无智的愚昧。
    二十、《百字果相应品》,说修百光遍照三昧所得果和定慧相应能作诸佛事。
    二一、《百字位成品》,说由百光遍照三昧成就瑜伽,更以观空实的智慧方便,观意生曼荼罗。
    二二、《百字成就持诵品》,说修百光遍照三昧成就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的持诵法。
    二三、《百字真言法品》,说于百光遍照三昧,以阿字加持,则能具足众德,普摄一切佛法,所以阿字即是本尊。
    二四、《说菩提性品》,说菩提性周遍法界,等于虚空,即是阿字门,即是一切智的住处。
    二五、《三三昧耶品》,说发心、智、慧、佛、法、僧、法、报、应身三品等法,由此观安住无相菩提。
    二六、《说如来品》,说如来、菩萨、正觉等义。
    二七、《世出世护摩法品》,说护摩有世、出世间种类分别,以及内外护摩各种行法和意义。
    二八、《说本尊三昧品》,说本尊有字、印、形象三种标相。乃至由有想无想的观缘,而成就有相无相的悉地;应当离一切想,住于悲想。
    二九、《说无相三昧品》,说远离诸世间外道等所计诸相的无相三昧。
    三十、《世出世持诵品》,说持诵世间出世间真言,有声、作意、出入息、三摩地四种念诵等法则。
    三一、《嘱累品》,说此大乘密教,只限授与志求胜事乃至闻法欢喜而住等标相的佛弟子,令法久住。
以下是供养念诵三昧耶法门:
    三二、《真言行学处品》,说供养及念诵曼荼罗海会诸尊的三密行法及修此三密法所应当护持的戒法(即止持戒)。
    三三、《增益守护清净行品》,说修作礼、出罪等九方便及五个印明等清净行(即作持戒)。
    三四、《供养仪式品》,说供养曼荼罗海会诸尊的仪式作法。
    三五、《持诵法则品》,说观缘本尊的三密成就悉地的法则,有四支禅门及有相、无相两种念诵门。
    三六、《真言事业品》,说对诸佛菩萨等供养及回向发愿等事业。
   七卷三十六品中,前六卷三十一品是本经,后一卷五品是供养法,前后本不同部,后来却合为一经。前六卷,善无畏于玄宗开元十二年(724)在洛阳大福先寺译出,宝月译语,一行笔受,原本是沙门无行在北印所得。第七卷,善无畏于开元十三年(725)译出,原本有说是善无畏自己从印度带来,有说是善无畏所撰。前六卷没有异译,第七卷有菩提金刚(依《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十四:此即金刚智的异名)译本,题作《大毗卢遮那佛说要略念诵经》。

译本

大日经
 大日经
  《大日经》汉译本共七卷三十六品,其中第七卷最后五品为善无畏之作《大毘卢遮那经供养次第法》,故《大日经》正文实为六卷三十一品。藏译本共两编三十六品,其中外编七品中的前五品为护摩法,后两品为持诵法和如来生漫荼罗加持法,故内编正文实为二十九品,其内容与汉译本正文相当,仅品目的设立和前后顺序及文字有所差异。
  具体来说,藏译第十三品为汉译第十四品,藏译第十四品为汉译第十三品。藏译第七、八、九品为汉译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品,藏译第六品即为汉译第六、七品,藏译第二十七品即为汉译第二十七、三十一品。
  按汉译本,第三〈息障品〉主要讲如何消除择地造坛、受职灌顶时出现的障碍,以及不动明王法。
  第四〈普通真言藏品〉讲漫荼罗诸尊真言种子等一百六十九咒。
  第五〈世间成就品〉主要说世间有相悉地成就中的四种念诵法。
  第六〈悉地出现品〉主要说出世间无相悉地成就等。
  第七〈成就悉地品〉主要说修行成就及内心成就悉地之来处等。
  第八〈转字轮漫荼罗行品〉主要说转字轮观想法。
  第九〈密印品〉主要说诸尊密印。
  第十〈字轮品〉主要说三部字轮观。
  第十一 〈秘密漫荼罗品〉主要说秘密大漫荼罗及十二漫荼罗等。
  第十二〈入秘密漫荼罗法品〉说漫荼罗灌顶入坛法。
  第十三〈入秘密漫荼罗位品〉说入坛后住法佛平等大空位。
  第十四〈秘密八印品〉说秘密漫荼罗中台八叶院四佛四菩萨之秘印。
  第十五〈持明禁戒品〉说真言修行者所遵守的禁戒。
  第十六〈阿阇梨真实智品〉说漫荼罗中阿阇梨真实智心。
  第十七〈布字品〉说自身布字观修法。
  第十八〈受方便学处品〉说诸菩萨禁戒。
  第十九〈百字生品〉说暗字生百字门之理。
  第二十〈百字果相应品〉说百光遍照王之果地万德。
  第二十一〈百字位成就品〉说百光遍照王成就之相。
  第二十二〈百字成就持诵品〉说百光遍照王阿等诸字门持诵法。
  第二十三〈百字真言法品〉说百字互相摄入法。
  第二十四〈菩提性品〉说菩提心义。
  第二十五〈三三昧耶品〉说三平等之义。
  第二十六〈如来品〉说如来诸号之义。
  第二十七〈世出世护摩法品〉说世间、出世间护摩法。
  第二十八〈本尊三昧品〉说本尊字印形像。
  第二十九〈无相三昧品〉说诸法无相义。
  第三十〈世出世持诵品〉说三密持诵法轨。
  第三十一 〈嘱累品〉说付嘱授受事。
  汉译本的第七卷和藏译本的外编,虽不是《大日经》原来的内容,但因附在正文一并流通,且可作为对该经的一种补充、运用,故在此亦略作介绍。
  汉译本《供养次第法》主要说胎藏界大日一尊的供养法。
  第一〈真言行学处品〉说归敬劝进序和精勤修行序。
  第二〈增益守护清净行品〉主要说九方便、入佛三昧耶、法界生、金刚法轮、擐金刚、啰字观、无堪忍等印明。
  第三〈供养仪式品〉主要说诸尊供养法及种子真言等。
  第四〈持诵法则品〉主要说有相、无相、变字成身、本尊三昧随息、意支念声真言、修无定、乐求现法成就、大日三密速得、释迦真言成就、秘密事业可解等十种念诵法门。
  第五〈真言事业品〉也说十种修行法门。
  藏译本外编第一为〈寂静护摩仪轨品〉,第二为〈增益护摩仪轨品〉,第三为〈摄召护摩仪轨品〉,第四为〈降伏护摩仪轨品〉,第五〈观字庄严灌顶品〉说观自在菩萨成就一切真言种子义等,第六〈持诵仪轨品〉与汉译本《供养次第法》第一品内容相当,第七〈如来生大漫荼罗加持品〉与汉译正文第一、二品中说相之内容相当。

汉译本译者介绍

  就《大日经》的译者来说,藏译本译者戒自在觉和德积生平不详。汉译本的译者善无畏和一行及宝月均有史料记载。据李华《大唐东都大圣善寺故中天竺国善无畏三藏和尚碑铭并序》及《玄宗朝翻经三藏善无畏赠鸿胪卿行状》等记载,善无畏(Sub-hakarasimh)音译成婆揭罗僧诃,略作输波迦罗(公元六三七——七三五年),原籍中印度摩揭陀国(Magadha,在今比哈尔南部) ,出生于东印度乌茶国(Udra,在今奥里萨邦北部一带) ,剎帝利种姓,相传为释迦牟尼佛季父甘露饭王第五十五代孙(一说五十二代孙)。
  十三岁嗣王位,十八岁舍位出家,旋至中印度受具足戒,遍学三藏,并拜那烂陀寺「掌定门之秘钥,佩如来之密印」之达磨鞠多为师,专学密藏,究习事行二部,得到胎藏密法的真传。后来游学各国,破斥外道,于是「名震五天,尊为称首」。
  八世纪初年遵师命前往中国传法,至北印度境内,名声已传到长安,唐中宗派使者到玉门关迎接。唐玄宗开元四年(公元七一六年)到达长安,玄宗礼之以国师,尊之以教主,敕住内道场受供。一年后移居些吨寺南塔院及西明寺菩提院,开始译经传法。
  开元十二年随驾入洛,先住左吨先寺,后移居圣善寺。期间主持译出的经典除《大日经》外,尚有《苏婆呼童子经》一卷、《苏悉地经》三卷等。开元二十三年(公元三五三年)十一月七日圆寂,春秋九十九,僧夏八十,赠鸿胪卿,归葬龙门西山广化寺
  善无畏除译着及《大日经供养次第法》之外,另有其弟子整理的《无畏禅要》一卷。善无畏在唐以传胎藏界密法为主,兼授禅法。其传法弟子主要有一行、玄超、义林、不可思议、智俨、温古、道慈、宝思、明思等,俗弟子有李华等。其中一行着《大日经疏》,智俨、温古整理修改《大日经义释》,不可思议着《大日经供养次第法疏》,将善无畏所传之法付之笔端,留之千古。而玄超授法中土,义林东传朝鲜,使善无畏所传之法后继有人,世代相传。

注疏

  《大日经》的注疏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有二部,一部是一行的汉文注释《大日经疏》,通常称作《大疏》或《本疏》,原有数种传本,现有两种,一即二十卷本《大日经疏》;一即十四卷本《大日经义释》,自十二世纪末叶起刻版流行,现有《缩刷藏》 、《卍续藏》、《大正藏》等本。另一部是觉密(Buddha-gubLya)的藏译注释《大日经注释》(Vairocanabhisambodhi-tantra vrtti,藏译题Rnam-par-Snan-mdsod-mnon—par-byan-chub-pahi-rgyud kyi-hgrel-pa) ,有未再治本和再治本两种传本。现存在各种版本的《丹珠尔》藏经中。
   藏文译传的有佛陀瞿呬耶撰《毗卢遮那成道经疏》等数种.汉文本有一行撰《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据说是一行笔记善无畏口说的秘义而成。草本题作《大毗卢遮那经疏》,二卷,智俨、温古修正本题《大毗卢遮那经义释》,十四卷(注释有辽觉苑撰《大日经义释浪秘钞》十卷)。佛陀瞿呬耶、一行两疏都是注释此经前六卷的,第七卷有新罗不可思议撰《大毗卢遮那经供养次第法疏》二卷。日本东密、台密,都极重视此经,重要的注疏有空海的《大日经开题》七部七卷,圆珍的《大毗卢遮那经指归》、《大毗卢遮那成道经心目》各一卷,实範《大经要义》等。

历史地位及影响

     《大日经》是秘密佛教中一部很重要的经典。它是行部密教的根本经典,是胎藏界密法的集成者,它代表着一个流派、一种密法,其具有的重要地位和价值自不待言。《大日经》也是中国密宗以及由此而来的日本密宗,和韩国密宗的根本经典之一,与《金刚顶经》并称两部大法。因为它有一部逐字逐句详注精疏的注释本《大日经疏》,其地位和影响在三国密宗中很突出。
  在吐蕃时代,《大日经》译出之后,也因为有了佛密的注释,影响盛极一时。所以,《大日经》在研究中日韩三国密宗以及藏传前弘期旧密上,皆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和意义。然而,它的地位和影响远远超出本宗本派的范围。
  从秘密佛教发展的整个历史进程来看,它处在一个承先启后的地位,它一方面使密教体系化、理论化,另一方面又奠定了后来的秘密佛学发展的基础,开密教一元论思想之先河。
  在《大日经》产生之前,事部密教已有相当的发展,也有了像《金刚大道场经》这样据称有十万偈的庞大而自成一家的经典,但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修法上,都没有体系化、理论化,尤其缺少从佛学的理论角度来确立本派的学说。
  最早出现的陀罗尼经典,不仅修法上单一,而且往往依附于大乘经典,没有自己的独立性。后来的事部密典虽然自成一家,独树一帜,但只讲供养修行,托附于大乘义理,没有本派特色。
  而《大日经》总结以往的密教,一方面把密教的修行实践体系化,明确三密的修行方法,并把修行实践加以理论的概括,提出因根究竟的修行理论,而更重要的是把密教进行佛教化,使其同带有浓厚的婆罗门教印度教和民间信仰特色的怛特罗密教彻底区分开来,成为佛教之怛特罗。
  另一方面在吸取大乘佛教中观派和瑜伽派的理论学说基础上,建立本宗本派的学说体系,把密教佛学从大乘佛学中分离出来,使密教也在理论学说上自为一乘。
  秘密佛教各派,尽管不是从一个统一的模式中分化衍生而来,各自兴起的地方也有所不同,流行的时间有先有后,所受的影响也大不一样。但纵观整个历史发展的过程,各派之间有内在的相互联系和前后的相承接续关系,这不仅表现在密法上的逐渐完善和发展,而且还表现在哲学思想上的承袭和演变。
  再者,后来各派所讲的五部,亦是从《大日经》的三部五佛演化而来。甚至后来各派强调众生与佛的同一性和无分别性,视贪染为净菩提,在修行实践中重视体证莲花与金刚的合二为一的原理,都是导源于《大日经》即心是佛、自心自觉的一元论思想。这一思想自从《大日经》论证阐明之后,一直贯串于各派密教思想之中,是密教哲学思想的主要倾向。
  另外,《大日经》还确立了密教的信仰体系和神灵体系,其中如大日如来被奉为秘密佛教至高无上的主尊和教主,并赋予法身佛的意义,从现有数据看是始自于《大日经》的。所以,《大日经》在整个秘密佛教中也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对于研究秘密佛教学说的发展和研究秘密佛教同大乘佛教的关系,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大日经》还以一章的篇幅专门阐明论证了密教的基本教义,与其它只偏重于密法仪轨的密典相比,更具有较强的理论和哲学色彩,因而也被大乘各派各宗所看重,在显教中具有一定的影响。
  又《大日经》兼收中观、瑜伽二派的思想以建立自己的佛教学说,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二派在当时的影响。《大日经》中也较多地反映了当时及其以前印度其他各宗教和哲学派别的观点,这就对研究当时的佛教和其他各教各派的思想,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