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哀帝

汉哀帝
汉哀帝
  汉哀帝,名刘欣,是汉元帝的孙子,汉成帝的侄子,定陶王刘康之子,母丁姬。他三岁时世袭中山王爵位,刘骜死后十九岁的他在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的帮助下,继承大统。在位7年(前7—前1年),病死,终年二十六岁,葬义陵。年号建平元寿

帝王简介

汉哀帝
汉哀帝
  刘欣(前35—前1年),元帝庶孙,定陶王刘康之子,母丁姬。刘骜死后继位,时年29岁。在位7年(前7—前1年),病死,葬义陵。年号建平、元寿。
  刘欣是元帝的庶孙,定陶共王和丁姬的儿子。因成帝无子,刘欣的祖母、元帝傅昭仪多方活动,力劝成帝让刘欣续嗣。于是在公元前8年,刘欣被立为皇太子。第二年成帝就去世了,刘欣即位,他在位期间,为了缓和社会危机,曾以师丹为大司马,实行“限田、限奴婢”政策。规定诸王、列侯以至百姓占田不得超过三十顷,结果遭到了贵族们的激烈反对,只得不了了之。在政府重赋和地主兼并的压迫之下,百姓“有七亡而无一得”,“有七死而无一生”,农民起义此伏彼起。建平二年(公元前6年)又接受夏贺良“改元易号,可得廷年”的建议,改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自称陈圣刘太平皇帝。然而社会危机并未因此而缓和,哀帝也在农民的反抗声中死去,终年二十六岁,葬义陵。

人物生平

汉哀帝
汉哀帝
  汉哀帝刘欣(前25-前1年),字和,汉元帝庶孙,成帝侄,父为定陶恭王子。生于成帝河平四年丙申(公元前25年)三月壬辰日。成帝死后,十九岁的刘欣于绥和二年甲寅(公元前7年)四月继位称帝,曾用年号:建平、太初元将、元寿。此即历史上的又一著名昏君汉哀帝。后葬于义陵,谥号“孝哀帝”。  
  史称汉哀帝少年时原本不好声色,是个熟读经书、文辞博敏的有才之君。汉哀帝刚即位时,是个想有一番做为的年轻皇帝。他从整萧王氏家族的势力中,总结了一些教训,认识到身为皇帝,必须政由己出,决不能像汉成帝那样大权旁落,任人摆布。
  哀帝即位之初,琅邪东武(今山东诸城)人师丹代王莽为大司马辅政,他一上任就向皇帝提出限田,限奴的建议,企图使汉家摆脱厄运。经过群臣讨论,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等制定了具体规定:诸侯王、列侯、公主、史民占田不得超过30顷;诸侯王的奴婢以200人为限,列侯、公主100人,史民30人;商人不得占有土地,不许做官。超过以上限量的,田蓄奴婢一侓没收入官。这个方案尽管给了官僚地主极大的优势,但还是遭到了把持朝政的权贵的反对。
  限田,限奴婢之令,首先遭到了丁、傅两家外戚的反对。哀帝对这一诏令也没有支持,后来他竟一次赏赐董贤2000顷土地,是限田最高额的近70 倍,于是,限田,限奴婢令成了一纸空文。除了限田,限奴婢令之外,哀帝还下达了一系列诏令,如废除任子令和诽谤欺诋法,罢乐府,禁郡国献名兽等等。然而,这些全都成为了一纸空文。
  哀帝有治国之志却无治国之才,又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同性恋者,著名典故'断袖之癖"就源于此,他宠信一位男宠董贤。据《汉书·佞幸传》记载,汉哀帝与董贤共寝,清晨汉哀帝醒,却见董贤睡得正熟。汉哀帝不忍惊醒董贤,于是挥刀短袖。后来“断袖之癖”在古代就泛指男同性恋了。汉哀帝宠董贤,赏赐田,令限田变赐田。董贤除贪婪,善媚外一无本事,却位居大司马,大将军三公之职。再位时天灾频频,民众苦不堪言,连汉武帝的陵寝都被烧毁。在位五年卒。元寿二年庚申(公元前1年)六月戊午日,在位仅七年的汉哀帝因贪色纵情把身子掏空而死,年仅二十五岁;另有一说:死于服用春药过量。葬于义陵(今陕西咸阳市西八里处);一说葬在扶风,去长安四十六里,谥为孝哀皇帝。后外戚王莽篡汉,西汉走向没落。

生平事迹

汉哀帝和董贤
汉哀帝和董贤
  一、侥幸进身继承大统
  刘欣身为藩王,一般已不能再做皇帝。但由于成帝一直无子,他便有了机会。元延四年(前9),成帝因无子决定议以藩王为太子,所议人选一个是其少弟中山王刘兴,一个就是刘欣。正好这时中山王和刘欣都来入朝,成帝就借机对二人进行考核。刘欣入朝有太傅、国相、中尉陪同,中山王却只有太傅侍从。成帝首先考问刘欣:“为什么把太傅、国相、中尉都带着入朝?”刘欣回答说,按规定诸侯王来朝可由国中二千石官陪同,傅、相、中尉都是二千石官,所以就让他们陪着入朝。成帝又让刘欣背《诗》,他不仅背得非常流畅,还能解说其中意义。而成帝考问中山王为什么只带太傅一人入朝,中山王却回答不出。让他背《尚书》。也背不出。以后赐宴,中山王又很贪吃,以至吃得太饱不得不把裤带解开。这样一来,成帝深感刘欣有才,再加上祖母傅太后偷偷送了许多财礼给成帝宠爱的赵皇后和外戚骠骑将军曲阳侯王根。第二年,成帝就下诏立刘欣为太子。
  刘欣被立为太子后,并没有得意忘形,他反而向成帝谦让说:我的才能还不足以任太子,陛下您圣德宽仁,肯定还会有儿子。我现在只愿意在您身边朝夕奉问,一旦您有了圣嗣,我就归国守藩。成带听了以后更加高兴,于是下诏立楚孝王孙刘景为定陶王,奉恭王祀,以奖励刘欣太子。不久,年和二年(前7)三月,成帝猝然驾崩,刘欣继承皇位,是为哀帝,时年19岁。
  二、夺权立势维护统治
  哀帝以藩王入继大统后,头脑相当清醒。他深知西汉王朝正潜伏着巨大的统治危机:一方面外戚王氏把持着朝中大权,不断收买人心,网罗死党,觊觎着汉家天下;另一方面官僚、贵戚又不恤国事,生活奢侈腐朽,人民怨声载道。哀帝在位七年,几乎是竭尽全力试图来挽救危机,力图起死回生。
  即位伊始,哀帝就针对王氏专权,极力削夺其权。不过,他的政策是又拉又打。即位之初,他曾以曲阳侯王根以前为大司马定策立自己为太子有功,太仆安阳侯王舜辅导有旧恩,新都侯王莽忧劳国家,增封王根二千户,王舜五百户,王莽三百五十户。但不久就使司隶校尉解光劾奏王根、王况(王根之侄),然后下诏遣王根就国,免王况为庶人。又过了两年,哀帝命有司奏王莽前为大司马贬抑尊号之议有亏孝道,及平阿侯王仁(王谭之子)藏匿赵昭仪亲属,皆使就国。但哀帝也不把事情做绝,他在削弱了王氏权力后,对他们还保留了一定的待遇。不久,他就重封王商次子(长子为王况)王邑为成都侯。元寿元年(前2)因日食,又征王莽、王仁还京师侍王太后。经过这一番努力,尽管王氏还有不少羽翼,但朝中大权已基本被夺回到哀帝手里,王氏的气焰也受到沉重打击。
  哀帝在削夺王氏权力的同时,即封拜外家丁、傅之属,任命丁明为大司马骠骑将军、丁望为左将军、傅喜为右将、傅晏为大司马等。但哀帝封拜丁、傅目的是削夺王氏权力,他也并不把实权交给他们,只是使其尊贵而已。
  在削夺王氏权力、抓紧皇权的同时,哀帝也极力试图缓和阶级矛盾。他一即位,就下诏罢乐府官,以求百姓节俭。接着,又针对土地兼并盛行、奴婢数量猛增现象,下诏议限民田宅和奴婢数量,同时,还下令罢止齐国三服官(管理制造丝织服装的官员)。但形势积重难返,贵戚、大官僚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对此都表示反对。哀帝只好下诏暂缓实行。
  改良不行,哀帝又试图在精神上搞欺骗,演出一场“再受命”的闹剧。所谓“再受命”,就是汉王朝继汉高祖得到天命代替秦王朝后,又再次得到天命,以继续统治。于是在建平二年(前5)就下诏宣布,把建平二年改为“太初元将元年”,自己改称为“陈圣刘太平皇帝”,从而表明已经“再受命”了。但这套把戏不仅欺骗不了多少人,却给人一种汉家真是气数己尽的感觉,就连哀帝自己也觉得荒唐。所以,仅仅两个月后,哀帝就下诏宣布:这种“再受命”违经背古,不合时宜,予以废除。至此,哀帝可谓回天乏术了,汉王朝统治的衰弱也正始于此。
  三、不近女色雅好男宠
  哀帝生活上较为俭朴,不好声色。他即位不久,就针对当时靡靡之音盛行之风下诏罢乐府官,并反对贵戚生活奢僭。而且,他在宫中也没有广立嫔妃。哀帝除了皇后,只立有一个昭仪。皇后即傅皇后,系哀帝祖母傅太后的从弟傅晏之女。哀帝为定陶王时,傅太后为重亲配以成婚,哀帝立为太子后,被立为太子妃,哀帝继位,即立为皇后。昭仪即董昭仪,系哀帝男宠董贤之妹。
  董贤在成帝末年任太子舍人,哀帝继位后他随太子官属升为郎官,最初哀帝对他并不注意,后来一次董贤在殿下传报时刻,哀帝发现他长得很漂亮,于是拜为黄门郎,从此爱宠万分。
  董贤不久就被任为驸马都尉侍中,他出则和哀帝同辇,入则侍从哀帝左右,甚至经常和哀帝一起卧坐。一次午睡,董贤与哀帝同床,哀帝醒后发现衣袖被董贤身体压住,他想起床而董贤还没有醒,为了不把董贤弄醒,就用刀把衣袖割断。而董贤也对哀帝极尽其柔媚能事,每次休假,都不肯出宫,留在哀帝身边照看医药。这进一步博得了哀帝的欢心,因此,他下令召董贤妻和董贤一起住在宫中。同时又封董贤之妹为昭仪,迁董贤父为少府、岳父为将作大匠、内弟为执金吾。然后为董贤在北阙下修建别墅,并预起坟在义陵之旁,赐以金缕玉衣以及武库禁兵和尚方珍宝。后来,哀帝又下诏董贤为高安侯,不久又增封二千户,丞相王嘉反对,即迫令自杀。到元寿元年的九月,为尊崇董贤,哀帝竟罢免大司马丁明,而以董贤代之。
  哀帝所以宠幸董贤,有难言的苦衷。当时,西汉王朝已陷入严重的统治危机,虽然试图竭力挽救,结果却都失败,这使他对前途感到恐惧;加之身体有病,不能多近女色,所以只好从董贤这个男宠身上寻求安慰。另一方面,朝中派系林立,鉴于王氏专权,他对哪派都不放心,也只有董贤这样没有帮派、对他又柔媚体贴的男宠使他最为放心;同时他通过尊崇董贤,不仅可以压抑朝中各派势力,而且可以更加强调皇帝生杀予夺的权力。
  然而,依靠一个男宠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也太过悲哀了。就是在这样内外交困之中,哀帝于元寿二年(前1)六月病故。哀帝共在位7年,享年26岁。谥“孝哀皇帝”,葬义陵(今陕西咸阳西北)。

人物年表

汉哀帝
汉哀帝
  公元前25年,刘欣出生,其父为定陶恭王刘康,其母为恭王妃丁姬。
  公元前22年,刘康去世,年仅3岁的刘欣嗣立为王。
  公元前8年,刘欣被汉成帝刘骜封为太子。
  公元前7年,汉成帝驾崩,刘欣即位,是为哀帝。
  公元前5年,刘欣演出了一场“再受命”的闹剧,不久即被宣布废除。
  公元前1年,刘欣病逝。

典籍记载

  《汉书》
  孝哀皇帝,元帝庶孙,定陶恭王子也。母曰丁姬。年三岁嗣立为王,长好文辞法律。元延四年入朝,尽从傅、相、中尉。时成帝少弟中山孝王亦来朝,独从傅。上怪之,以问定陶王,对曰:“令,诸侯王朝,得从其国二千石。傅、相、中尉皆国二千石,故尽从之。”上令诵《诗》,通习,能说。他日问中山王:“独从傅在何法令?”不能对。令诵《尚书》,又废。及赐食于前,后饱;起下,袜系解。成帝由此以为不能,而贤定陶王,数称其材。知
  。昭时王祖母傅太后随王来朝,私赂遗上所幸赵昭仪及帝舅票骑将军曲阳侯王根。昭仪及根见上亡子,亦欲豫自结为长久计,皆更称定陶王,劝帝以为嗣。成帝亦自美其材,为加元服而遣之,时年十七矣。
  明年,使执金吾任宏守大鸿胪,持节征定陶王,立为皇太子。谢曰:“臣幸得继父守籓为诸侯王,材质不足以假充太子之宫。陛下圣德宽仁,敬承祖宗,奉顺神祇,宜蒙福晁子孙千亿之报。臣愿且得留国邸,旦夕奉问起居,俟有圣嗣,归国守籓。”书奉,天子报闻。后月余,立楚孝王孙景为定陶王,奉恭王祀,所以奖厉太子专为后之谊。语在《外戚传》。
  二年三月,成帝崩。四月丙午,太子即皇帝位,谒高庙。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大赦天下。赐宗室王子有属者马各一驷,吏民爵,百户牛酒,三老、孝弟、力田、鳏、寡、孤、独帛。太皇太后诏尊定陶恭王为恭皇。
  五月丙戌,立皇后傅氏。诏曰:“《春秋》‘母以子贵’,奠定陶太后曰恭皇太后,丁姬曰恭皇后,各置左右詹事,食邑如长信宫、中宫。”追尊傅父为崇祖侯、丁父为褒德侯。封舅丁明为阳安侯,舅丁满为平周侯。追谥满父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晏为孔乡侯,皇太后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
  六月,诏曰:“郑声淫而乱乐,圣王所放,其罢乐府。”曲阳侯根前以大司马建社稷策,益封二千户。太仆安阳侯舜辅导有旧恩,益封五百户,及丞相孔光、大司空汜乡侯何武益封各千户。诏曰:“河间王良丧太后三年,为宗室仪表,益封万户。”又曰:“制节谨度以防奢淫,为政所先,百王不易之道也。诸侯王、列侯、公主、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畜奴婢,田宅亡限,与民争利,百姓失职,重困不足。其议限列。”有司条奏:“诸王、列侯得名田国中,列侯在长安及公主名田县道,关内侯、吏民名田,皆无得过三十顷。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关内侯、吏民三十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不在数中。贾人皆不得名田、为吏,犯者以律论。诸名田、畜、奴婢过品,皆没入县官。齐三服官、诸官织绮绣,难成,害女红之物,皆止,无作输。除任子令及诽谤诋欺法。掖庭宫人年三十以下,出嫁之。官奴婢五十以上,免为庶人。禁郡国无得献名兽。益吏三百石以下奉。察吏残贼酷虐者,以时退。有司无得举赦前往事。博士弟子父母死,予宁三年。”
  秋,曲阳侯王根、成都侯王况皆有罪,根就国,况免为庶人,归故郡。诏曰:“朕承宗庙之重,战战兢兢,惧失天心。间者日月亡光,五星失行,郡国比比地动。乃者河南、颍川郡水出,流杀人民,坏败庐舍。朕之不德,民反蒙辜,朕甚惧焉。已遣光禄大夫循行举籍,赐死者棺钱,人三千。其令水所伤县邑及他郡国灾害什四以上,民赀不满十万,皆无出今年租赋。”
  建平元年春正月,赦天下。侍中骑都尉新成侯赵钦、成阳侯赵皆有罪,免为庶人,徙辽西。太皇太后诏外家王氏田非冢茔,皆以赋贫民。二月,诏曰:“盖闻圣王之治,以得贤为首。其与大司马、列侯、将军、中二千石、州牧、守、相举孝弟B129厚能直言通政事,延于侧陋可亲民者,各一人。”三月,赐诸侯王、公主、列侯、丞相、将军、中二千石、中都、郎吏金、钱、帛,各有差。
  六月庚申,帝太后丁氏崩。上曰:“朕闻夫妇一体。《诗》云:‘谷则异室,死则同穴。’昔季武子成寝,杜氏之殡在西阶下,请合葬而许之。附葬之礼,自周兴焉。‘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孝子事亡如事存。帝太后宜起陵恭皇之园。”遂葬定陶。发陈留、济阴近郡国五万人穿复土。诏夏贺良等言赤精子之谶,汉家历运中衰,当再受命,宜改元、易号。诏曰:“汉兴二百载,历数开元。皇天降非材之佑,汉国再获受命之符,朕之不德,曷敢不通!夫基事之元命,必与天下自新,其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漏刻以百二十为度。”
  七月,以渭城西北原上永陵亭部为初陵。勿徙郡国民,使得自安。八月,诏曰:“待诏夏贺良等建言改元、易号,增益漏刻,可以永安国家。朕过听贺良等言,冀为海内获福,卒亡嘉应。皆违经背古,不合时宜。六月甲子制书,非赦令也皆蠲除之。贺良等反道惑众,下有司。”皆伏辜。
  元寿元年春正月辛丑朔,日有蚀之。诏曰:“朕获保宗庙,不明不敏,宿夜忧劳,未皇宁息。惟阴阳不调,元元不赡,未赌厥咎。娄敕公卿,庶几有望。至今有司执法,未得其中,或上暴虐,假势获名,温良宽柔,陷于亡灭。是故残贼弥长,和睦日衰,百姓愁怨,靡所错躬。乃正月朔,日有蚀之,厥咎不远,在余一人。公卿大夫其各悉心勉帅百寮,敦任仁人,黜远残贼,期于安民。陈朕之过失,无有所讳。其与将军、列侯、中二千石举贤良方正能直言者各一人。大赦天下。”丁巳,皇太后傅氏崩。三月,丞相嘉有罪,下狱死。秋九月,大司马骠骑将军丁明免。
  二年春正月,匈奴单于、乌孙大昆弥来朝。二月,归国,单于不说。语在《匈奴传》。夏四月壬辰晦,日有蚀之。五月,正三公官公职。大司马卫将军董贤为大司马,丞相孔光为大司徒,御史大夫彭宣为大司空,封长平侯。正司直、司隶,造司寇职,事未定。六月戊午,帝崩于未央宫。秋九月壬寅,葬义陵。
  太赞曰:孝哀自为籓王及充太子之宫,文辞博敏,幼有令闻。赌孝成世禄去王室,权柄外移,是故临朝娄诛大臣,欲强主威,以则武、宣。雅性不好声色,时览卞射武戏。即位痿痹,飨国不永,哀哉!

义陵

义陵
义陵
  位于咸阳城北6.5公里处渭城区周陵乡南贺村。汉哀帝刘欣墓。刘欣(前25~前1)为汉定陶公刘康之子,因汉成帝无子,立为太子。20岁即位,在位6 年。时值西汉末年,农民起义烽火燃至长安,饥民持火上屋,击鼓呼号。刘欣病死葬于义陵。陵冢为覆斗形,底部周长900米,高30.41米。陵东封土为傅皇后陵。有陪葬墓15座。
  义陵陵园呈方形,边长约420米,今垣墙残高1米左右,宽约0.7米。北垣墙正中现存一门阙,其余三面垣墙门阙已无遗迹可寻。据《汉书·平帝纪》载:元始二年(2年),“乙未,义陵寝神衣在柙中,丙申旦,衣在外床上,寝令以急变闻,用太牢祠。”可见义陵亦有寝殿、便殿设置,并设有寝令管理陵园。但今陵园内未发现殿堂建筑遗迹。义陵陵冢位于陵园正中,覆斗形封土堆高约30.41米,陵基边长为175米。
  陵园东北620米处,有哀帝傅皇后合葬陵。傅皇后是孔乡侯傅晏女,刘欣即皇帝位后,立其为皇后。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傅皇后遭王莽陷害,废为庶人,“就其园自杀”。今墓冢高19米。
  义陵陪葬墓分布在陵园之东和陵园之南,共有15座。近年在义陵附近曾出土“高安万世”瓦当。据《汉书·佞幸传》载,哀帝宠臣董贤曾被封为“高安侯”,推测“高安万世”瓦当应是董贤陪葬时建筑用瓦,但今名位难考。

相关阅读

赵飞燕
赵飞燕
  汉哀帝,名刘欣,是汉元帝的孙子,汉成帝的侄子。他三岁时世袭中山王爵位,十九岁时在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的帮助下,继承大统,可谓是尊贵无比。
  然而,汉哀帝身上却少有一般贵族的奢华气息,他崇尚简朴的生活。继位后不久,他就废掉了汉成帝时兴盛起来的乐府官,反对皇族贵戚们过奢靡的生活。接着,他又罢止了齐国的三服官(是汉朝管理织造丝服的官员),提倡臣民们过节俭的日子。汉哀帝自己仅仅册立了一后一妃,以缩减后宫的用度。皇帝带头过朴素平淡的生活,古今少有,汉哀帝这样的做法是为什么呢?
  早在汉成帝时期,土地兼并现象严重,贫苦的农民无立足之地,统治阶级又拼命地征收重税以敛财,从而供自己大肆挥霍。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汉成帝还营造了昌陵,花费钱财一百亿元,同时征地平掉了百姓的坟墓几万座,颠沛流离甚至死亡的百姓有几十万人,导致民怨载道。汉成帝时又有连年水灾,大批饥民难民流落异乡,只得卖身为奴。这样一来,贫苦的农民再也无法生存下去了,他们只能揭竿而起,掀起了农民起义的高潮。
  汉成帝初年,关中地区有数百人起义;河平三年、阳朔三年、鸿嘉三年、永始三年……都有人起义。虽然农民起义最终被汉朝统治者镇压了下去,但却暴露出汉王朝的统治已是危机四伏了。
  汉哀帝即位之时,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阶级矛盾严重,农民反抗剧烈,王莽把持朝政、觊觎汉室天下,官僚生活腐败、敷衍国事政务。这也是汉哀帝初年的三大统治危机。他必须要缓和阶级矛盾,笼络人心,才能维护和巩固自己的统治。
  于是,汉哀帝下诏,罢掉乐府管,禁止靡靡之音在汉朝的继续泛滥。他一向反对贵族奢侈无度、纸醉金迷的生活,提倡士民过平淡的生活,勤俭节约。同时,免去齐国三服官,不再设立专门管理织造丝织服装的部门,提倡君臣都衣饰朴素,减少用度。汉哀帝的本意是通过减少高档消费,从表面上看,缩小了贫富差距,使对比不再那么悬殊,让穷人感到心理平衡,化解了农民反抗的怨气。
  汉哀帝的个人生活,也可称得上是简朴了。据说,他“雅性不好声色”。他还是定陶王的时候,娶了王妃;他被立为太子后,王妃跟着被改为太子妃;他登基为帝后,太子妃即成皇后。汉哀帝从没有喜新厌旧,对原配不离不弃。他虽贵为天子,却从不纵情声色,仅册立了一位昭仪,姓董。董昭仪的住处名为椒风,和皇后的住处椒房相呼应。董昭仪是汉哀帝最欣赏的女子,可她的住处也是很简朴,生活上也很简单,不讲究铺张浪费。汉哀帝的私人生活如此朴素,除了上述政治意义,可以号召臣民效仿学习,减少用度之外,会不会有什么隐衷呢?
  事实上,汉哀帝身子孱弱,不能多近女色,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减少对女人的兴趣。他选择了补偿的目标--男宠。他的男宠名叫董贤,原本是他做王爷时的舍人。有一次董贤在殿下报时,汉哀帝见到了,顿时一见钟情。董贤蒙汉哀帝恩宠,先后拜为黄门郎、附门都尉侍中。董贤以身侍帝,同卧同起。据说一次午睡,汉哀帝的衣袖好像被董贤的身体压住了,他想起床,可又怕吵醒董贤,于是就用刀割断了衣袖,可见恩宠无可比拟。董贤美丽温柔,无妩媚缠绵,深得汉哀帝的欢心。董氏一门由于董贤的缘故,得以升官加爵,荣耀无比。他的亲妹妹即是上面所提到的汉哀帝最欣赏的女子--董昭仪。此外,董贤的父亲、岳父、内弟,都先后被封了高官。董贤自己也成为大司马,权倾天下,傲视权贵。
  董贤其实是个绣花枕头,胸无点墨。汉哀帝是个饱读诗书、熟悉治国之道的人,怎么会把大司马这样的重要权位放心地交给董贤呢?
  这要从王莽说起。汉哀帝即位之初,正是王氏外戚专权、独揽朝纲的时候。汉哀帝要夺回军政大权,就必须要削弱王氏的权力。汉哀帝用自己的外戚丁氏代替王氏外戚,夺回了朝权。但他只给了丁氏尊贵的地位,并不交给他们实权。后来,他罢免了大司马丁明,由董贤代之。傀儡董贤当大司马,实际上等于全部权力都掌握在汉哀帝自己的手中。汉哀帝得以暂时实现了他的君主高度集权。他尊崇董贤,就可以压制和控制朝野的各派势力,震慑皇族贵戚,使他们不敢与王权抗衡,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汉哀帝提倡节俭,很大程度上缓和和掩盖了社会贫富分化的矛盾,但不能解决实质的问题。实际上,社会矛盾愈演愈烈。他重用董贤,看似夺回了大权,实则,王莽的势力不久就东山再起了。汉哀帝下诏时还限定了田宅和奴婢的数量,触动了大地主的利益,势必会遭到反对,他的设想流于破产。汉哀帝的措施,实际上已经无法挽救岌岌可危的汉王朝的封建统治,刘氏天下已摇摇欲坠。
  那么,汉哀帝的节俭,到底是真是假,是不是做样子给别人看?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恋?我们暂且取他真节俭的一面,因为他或多或少为支撑汉王朝的危机统治,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至于同性恋的问题,不管他是不是,至少他的后宫和历代汉室天子相比,都是清净很多的,他不宠女色是事实,后宫用度的缩减也是事实。从这个角度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