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

       胡耀邦(1915—1989),湖南浏阳人。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领导人之一。
  
胡耀邦
   胡耀邦
    姓 名:  胡耀邦            性 别:  男
  国 家:  中国               省 份:  湖南
  城 市:  湘潭               生 辰:  1915年11月20日  
  星 座:  天蝎座

人物经历

  1915年11月20日,出生在湖南省浏阳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193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随中央红军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先后任少共中央局秘书长、组织部长、宣传部长。
  1939年,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部长。
  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冀热辽军区代理政治部主任,晋察冀军区四纵队、三纵队政委,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
  1949年冬,率部进军大西南,任中共川北区委书记、行署主任、军区政委。
  1952年后,胡耀邦同志先后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第一书记。
  1962年,兼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
  1964年11月起,他兼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和陕西省委第一书记。
  1977年3月,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12月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1978年12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随后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央宣传部部长。
  1980年2月,他在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1981年6月,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
  1982年9月,在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1987年11月,在党的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人物荣誉

  耀邦生前,自说有两个没想到:没想到能担任那么高的领导职务;没想到退下来后,声望不降反升,人民群众对他还是那么好。
  耀邦身后,还有两个想不到:1989年4月15日,他的去世,在神州大地引起那么大的轰动;21年后,国人对他的思念,还是那么绵绵不尽……
  《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胡耀邦的立德、立功、立言,是几代中国人景仰的楷模。他的一生有写不完的话题,本刊仅撷取沧海之一粟,作为他逝世21周年的怀念。

温家宝:再回兴义忆耀邦

  前些天,我到贵州黔西南察看旱情。走在这片土地上,望着这里的山山水水,我情不自禁地想起24年前随耀邦同志在这里考察调研的情形,尤其是他在兴义派我夜访农户的往事。每念及此,眼前便不断浮现出耀邦同志诚挚坦荡、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积蓄多年的怀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涌动,久久难以平复。
  1986年年初,耀邦同志决定利用春节前后半个月时间,率领由中央机关27个部门的30名干部组成的考察访问组,前往贵州、云南、广西的一些贫困地区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耀邦同志想以此举做表率,推动中央机关干部深入基层,加强调查研究,密切联系群众。
  当时,我刚调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不久,耀邦同志让我具体负责组织这次考察访问工作。2月4日上午,耀邦同志带领考察访问组全体成员从北京出发,前往贵州安顺。由于安顺大雾,飞机临时改降贵阳。当天下午,耀邦同志又换乘面包车奔波4个多小时赶到安顺。晚饭后,耀邦同志召开会议,把考察访问组人员分成三路,分头前往云南文山、广西河池和贵州毕节地区。

人物贡献

  

·长子胡德平披露:胡耀邦30年前准确预判就业难题。

  1979年是全国上山下乡知青返城的洪峰年,人流滚滚,怨气难平,西双版纳农场知青下跪请愿,群体卧轨,七万人罢工事件,震惊了中南海。当时,华国锋和胡耀邦对下乡知青是十分同情的,但在解决问题时,刚开始还停留在怎样改进工作,加强领导,制止干部违法乱纪的思路上。
  当年5月29日,胡耀邦在听取宣传口和政法口的工作汇报时,触及到知青返城问题,他立即和全国的就业问题联系起来。他说:
  “要下决心解决就业问题。有关这方面的好经验你们要登报。要不厌其烦。不惜篇幅。 知青办应推荐。”
  6月13日、14日、15日三天,耀邦同志抱着“要把就业问题说到家”的态度,一口气谈了三次就业问题,其中的思想在今天看来,仍有着十分惊人的前瞻性和准确的判断力。在30年前改革开放尚未完全启动的时候,他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国有企业不如民营企业(当时叫集体企业)对就业的贡献大,并要求大力发展服务业,实为高瞻远瞩之见。

·就业再走老路,就是新的“祸国殃民”

  文革结束以后,党中央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在耀邦同志看来,全国的总劳动力应在各生产部类重新分配,因为现代化的工业势必要大量减少工人数量,他说:
  “以后,我们现代化工业是要搞的,煤的现代化工业,油的现代化工业,钢铁的现代化工业,电的现代化工业,越是现代化,人越要少 绝不能糊里糊涂在现代化、自动化工业里增加很多人。”
  他又举宝钢为例:
  “我们的宝钢,九年建成后,全部工人只要三万人”。
  “钢铁工人三百多万人,多了。煤也是三百多万人,多了。重工业的人是多了,不是少了,还挤在那里干什么?还挤在那里领工资去,就是新的祸国殃民。”
  还挤在那里,“就是新的祸国殃民”!这话太刺激,这话不是针对广大就业群众说的,也不是对重工业产业里的产业工人说的。我认为是对当时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说的,因为对我国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来说,经济体制、经济制度决定了人们的就业门路和思想意识。在耀邦看来,这种就业制度,既害国又害民,所以他说这是祸国殃民的,是使人民不幸的就业制度。
  我国解放以后,采取了一种“两个人的饭,三个人来吃”的政策,也就是两个人的工作,三个人去做。这反映了我国经济制度着力追求“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的社会平等思想。它可以见效一时,但和现代社会化大生产的经济理论是相背离的。耀邦同志认为,这种就业制度是大大过时了,他说:
  “你们是搞理论工作的,要想一想这个问题,要开动脑筋呐,把这个观点讲清楚,要彻底转变我们这种就业思想。一律到全民所有制去,到工厂去,这是过时了,这是思想僵化了,这是不合时宜了,不把这个思想彻底打通,我们就业顾虑多得很。”

胡耀邦和西部大开发

  1980年2月底,胡耀邦在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此后,在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几年时间里,胡耀邦多次深入西藏、青海、甘肃、贵州、云南等西北、西南地区考察。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他从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发,率先提出了开发我国西部的战略构想。

开发西部:来自西部调研实践的战略构想

  1983年七八月间,胡耀邦在对青海、甘肃进行了比较广泛的考察后,在青海省领导干部大会上说:青海的面积相当于7个江苏,比四川(注:当时包括重庆及所属地区)还大1/4多。青海虽然干旱,但许多地方有丰富的地面水和地下水,一旦开发就可以变成绿洲。全省处于高寒地带,虽然给生产和生活带来许多困难,但正因为高寒,才有牦牛、藏羊、虫草等特有的动植物资源,而且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可以减轻高寒的消极影响。青海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可供开发的水电装机容量达2000万千瓦,太阳能和风能资源得天独厚,煤、石油和天然气的储量也很大。青海如此,新疆、甘肃、宁夏、陕西这些省区,也都各具特有的优势,都是未来开发的宝贵财富,必将为国家的四化建设作出巨大贡献。胡耀邦在对上述省区的考察中,每到一个地方,都详细了解当地实情,进而提出改革和发展的方针性建议。1984年1月,胡耀邦在贵州省干部大会上列举了西南地区蕴藏着的巨大优势:大西南是我们整个国家四化建设的一个重要战略基地。云贵川三个省,面积113万平方公里,占全国1/9,如果加上西藏的120万平方公里,那就是233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将近1/4。人口在云贵川三省有1.62亿,占全国1/6。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从国情来讲是我们的大后方。特别是资源丰富,是全国少有的能源和重工业基地。水电资源如果加上西藏,占全国85%以上,而且有些地方造价特别低。三省煤的储量有600多亿吨,一年开2亿吨,可以开300年。还有黑色金属、有色金属,也是蕴藏量比较丰富的地区。60年代搞三线建设,全国投资1000多亿元,西南占了1/3,使得这里有比较先进、强大的工业设备。此外,三省的农业条件好,土壤气候都比较适宜,吃饭问题比较容易解决,林牧业的潜力大,前途更大。从上面的这些条件来看,西南必将成为我国四化建设的重要战略基地。我们应该有这个战略眼光。

·秘书回忆胡耀邦二三事:毛泽东亲点团中央书记

  1959年3月,“三年困难时期”刚刚开始,组织上调我去给胡耀邦做机要秘书。从那时起,我在胡耀邦身边工作多年,朝夕相处,共同生活,同经“文革”,同关“牛棚”,同下干校,一起流放。耀邦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勤政廉洁,实事求是,公道正派,宽厚待人,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毛泽东亲点团中央书记

  1952年,胡耀邦在川北区党委书记兼行署主任任上,奉调进京。6月7日,中共中央西南局转达中共中央组织部电报:“调胡耀邦同志来中央工作,务于7月底抵京。”这样,胡耀邦于7月下旬带着秘书曹令中、警卫员小蓝和长子胡德平,一行四人来到北京。他们的行李只有三只木箱,胡耀邦两只,曹令中一只。到京后,当晚住在北京饭店,第二天搬到了中央组织部在东华门附近的翠明庄招待所。
  胡耀邦上调中央,原定是任建筑工程部部长的。他7月底到京,很快就到“八一”建军节了,有关部门安排他“八一”节晚上去先农坛体育场看足球比赛。在看台上,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告诉他:“你的工作有变化,一两天内会有人找你谈话。”
  胡耀邦对中央安排他去建工部工作是很高兴的。他打了二十多年仗,非常渴望搞建设,他说:“这下可以大搞建设了,可以盖大楼了。”他甚至把建国前二十八年概括成两个字,叫“革命”;建国后他也概括成两个字,叫“建设”。他这样概括,在“文革”中遭到严厉批判,说是“阶级斗争熄灭论。”

人物性格

·率真性情

  1966年初夏,《北京日报》上发表一篇社论,题为《游泳也要突出政治》。社论很短,主要内容是提醒中小学生暑假游泳要注意安全,这同突出政治沾不上边儿,反而使人感到滑稽可笑。胡耀邦听说这事后,嘻嘻一笑,脱口而出,说:“游泳突出什么政治!游泳应该突出鼻子,不然就会呛水!”
  胡耀邦是性情中人,酷爱读书,每有会意,辄欣然大笑。“文革”中,胡德平一次下班回家,听到屋内传来父亲的笑声,胡耀邦的笑很特别,是那种在嗓子眼发出的笑声。胡德平心想:“父亲和谁聊得这么开心?”进屋一看,却发现房内只有父亲一人,手中举着书,笑得前仰后合。原来,耀邦正读到鲁迅杂文《透底》中的一段:“凡事彻底是好的,而‘透底’就不见得高明。因为连续的向左转,向左转,结果碰见了向右转的朋友,那时候彼此点头会意,脸上会要热辣辣的。”时值极“左”横行,胡耀邦读到这里,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为民作主

  1952年1月,时任川北区党委书记的胡耀邦到南充市市政府办公楼及工人俱乐部施工工地视察时,许多拆迁户围住了他,纷纷诉说拆迁中的问题,批评市政府的一些做法。胡在现场耐心听取群众的意见,发现工地拆迁民房过多,当即指示停止施工,不准拆迁。并于1月10日致信南充市长,要求在南充市召开的人民代表会上宣读这封信。
  信中说:“一年多来,公家修建房屋不仅浪费很大,而且因为收回了大量国有土地,购买了大批民房,特别是将其中一部分拆掉,使政府财产与政府威望遭受了许多损失。在这个问题上,我犯了官僚主义错误,应向人民群众做检讨。”胡在信中还说:“所购买的民房,有没有全部合理地给足购买金,所收回的国有土地户,有没有全部妥善安置,如发现有,务必由修建机关立即并合理地予以补偿和安置。不办或拖延者,以违纪论处。”
  群众曾向他反映,市内民房不足,一些拆迁户还租不到房子。对此,他在信中明确规定:“1.自即日起,一切机关、部队、团体均不得再购买一间民房,违者以违纪论处;2.在15天内,腾出150间公家房屋,以稍低于市价房租,租给无房可租的市民;3.公家新建居民区的房屋租金是否偏高,如偏高,应即再降低一点。”
  胡耀邦在解放初就能如此善待拆迁户,与如今野蛮拆迁中,被拆迁户手持“物权法”与地方官员抗争,甚至以身殉法的悲剧,形成鲜明的对比。

胡耀邦人生的最后瞬间

  政治局会议上,胡耀邦突然站起来说:“我胸闷,难受。” 没有想到,伟人同一切凡人一样,都难以违拗大自然的规律——一颗伟大赤诚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胡耀邦永远离开了改革开放的火红年代。
  1989年4月8日,胡耀邦吃过早饭,准备去怀仁堂参加中共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会议,讨论《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
  8时55分,胡耀邦来到怀仁堂,高兴地同政治局其他委员握手,打招呼。
  会议于9点钟开始。主持会议的赵紫阳告诉委员们,这个文件草案已经是第四次修改稿了,今天政治局讨论后,拟将这个决定草案在党内外更大范围内征求意见,适当时候,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予以审议。
  赵紫阳讲话后,工作人员开始宣读决定草案,共念了40分钟。接着,李铁映发言,向大家介绍这个决定草案的起草和修改经过。
  这时,胡耀邦站起来说:“我胸闷,难受。”他边说边想迈步离开会场。同志们见他面色苍白,额头渗出汗珠,知道他生病了。时值9时48分。
  赵紫阳问:“是不是心脏病啊?千万不要动,赶快坐下。”这时胡耀邦旁边的秦基伟扶他在原位上坐下。
  “快叫医生!”周围的同志们说。
  怀仁堂的多部电话机同时拨通,三部警卫车同时开动,以最快速度去接医生。
  这时,胡耀邦双眼紧闭,已经不能说话。大家万分着急,慌乱中有人问了一句:“谁带了‘保险盒’?”恰好江泽民随身带了,就给胡耀邦口服了硝酸甘油片,嗅了亚硝酸异戊脂。
        
      1989年4月15日,在北京因心脏病病逝,其骨灰被安葬在江西共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