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是孙中山先生思想的重要主张,也是建设中华民国的一种思想力量。三民主义包括了「民族主义」、「民权主义」以及「民生主义」。三民主义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比较完整的资产阶级革命纲领。列宁曾经高度评价说:“孙中山纲领的每一行都渗透了战斗的、真诚的民主主义。它充分认识到 ‘种族’革命的不足,丝毫没有对政治表示冷淡,甚至丝毫没有忽视政治自由或容许中国专制制度与中国‘社会改革’、中国立宪改革等等并存的思想。这是带有建立共和国制度要求的完整的民主主义。它直接提出群众生活状况及群众斗争问题,热烈地同情被剥削劳动者,相信他们是正义的和有力量的。”(《列宁选集》第2 卷,第424页)由于阶级和历史条件的局限,三民主义也存在自身的一些弱点,主要是未正面提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主张,没有提出正确解决土地问题的办法,等等。这些都表现了资产阶级革命派的软弱性,因此它不可能领导中国的民主革命走向胜利。三民主义是旧时期的产物,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特点,因此又称为旧三民主义。

简介

  什麽是主义?
孙文:三民主义
孙文:三民主义
  孙中山先生说主义是一种思想、信仰与一种力量。
  什麽是「民」?
  孙中山先生认为:“民”字有团体、有组织的众人。 综观人类进化史,不外生活民生、生存民权、生命民族三大问题。
  1905年11月,孙中山在《民报》创刊号《发刊词》中,把同盟会的政治纲领概括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简称三民主义。
  民族主义,是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的内容,即以革命的手段推翻满洲贵族的统治,变半殖民地的中国为民族独立的中国。清政府已成为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工具,“故欲免瓜分,非先倒满清政府,则无挽救之法也”(《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234页)。民族主义“并不是恨满洲人,是恨害汉人的满洲人。假如我们实行革命的时候,那满洲人不来阻害我们,决无寻仇之理。”(《孙中山选集》第81页)所以,民族主义反对的不是整个满族,而是反对满族统治者。
  民权主义,是指“建立民国”的内容,即推翻封建专制制度,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凡为国民皆平等以有参政权。大总统由国民公举。议会以国民公举之议员构成之,制定中华民国宪法,人人共守。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孙中山选集》第75页)民权主义是孙中山三民主义思想的核心,从理论上解决了当时革命派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即夺取政权与建立政权的问题。
  民生主义,是指“平均地权”的内容,即试图通过解决土地问题达到两个目的:其一,解决国民经济生活,消除贫富悬殊和贫富尖锐对立的社会现象;其二,为消灭封建土地制度、发展资本主义开辟道路。平均地权“不是夺富人之田为己有”,而是由国家统一核定地价。“其现在之地价,仍属原主。所有革命后社会改良进步之增价,则归于国家,为国民所共享。”(《孙中山选集》第78页)孙中山解释说:“比方地主有地价值一千元,可定价为一千或多至二千,就算那地将来因交通发达,价涨至一万,地主应得二千,已属有益无损,赢利八千当归国家,这于国计民生,皆大有益。少数富人把持垄断的弊窦自然永绝,这是简便易行之法。”(《中国国民党史稿》第45页)民生主义反映了孙中山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因此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创立经过

  孙中山先生於1885年中法安南之战後,才开始有倾覆清廷、创建民国的想法。1894 年创立兴中会时,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为誓词,当时仍仅为「二民主义」;一直到1905年成立同盟会,颁布「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四大纲领,才真正成为三民主义。

著作经过

  孙中山先生於国八年,撰写文言本的三民主义,此为手着本。 民国十三年,在广州、广东高等师范学堂,演讲三民主义。 计有:民族主义六讲、民权主义六讲、民生主义四讲,全书供词六讲,由黄昌榖笔记,邹鲁校读,在民生主义尚未能完成之际,孙中山先生因赴韶关督师北伐,而暂时停止讲演。 随後又因北方政变,孙先生受邀北上共商国事,又未能继续讲演,随後又因孙先生因肝病不治逝世於北京,以致民生主义未能讲述完成。 此一未完成之演讲内容,於民国13年12月以单行本出版,为孙先生最後着作及通行之三民主义。

源流及演化

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
  孙中山所倡导的中国民主革命纲领。由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构成,简称三民主义。三民主义的发展过程分为两个阶段,即旧三民主义和新三民主义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兴中会,其入会誓词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建立合众政府”,同《兴中会章程》中救亡图存、振兴中华的内容,成为民族主义和民权主义的简要表述 。在同盟会的政纲中 ,三民主义被完整地表述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四句话。民族主义的主要内容之一 ,就是反满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始终是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在清末的战斗口号。民权主义是三民主义的核心,基本内容是:揭露和批判封建专制主义,指出封建的社会政治制度剥夺了人权,必须经由“国民革命”的途径推翻封建帝制,代之以“民主立宪”的共和制度。民生主义希望解决的课题是中国的近代化,使中国由贫弱至富强;同时还包含劳动人民生活福利以及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溃疡的批判和由此产生的“对社会主义的同情”。民生主义的主要内容为土地 与资本两大问题 。“ 平均地权”——“土地国有”是土地方案。孙中山认为这一方案可以防止垄断,也能使“公家愈富”,从而促进“社会发达”。在有关资本的课题上,孙中山把发展社会经济的途径归结为“节制资本”和发展“国家社会主义”,既可“防资本家垄断之流弊”,又得以“合全国之资力” 。实质上是最大限度发展资本主义的方案,虽然它涂上了主观社会主义的色彩。三民主义存在着历史的局限,主要表现为缺乏明确的、彻底的反帝反封建内容。但是,它批判地承袭了农民战争和维新运动的积极内容,从西方借取了民主主义思想素材,成为中国近代社会中具有比较完全意义的民主革命纲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产生过重大的积极作用。
  後历经多次战争,三民主义最终於1946年,被「制宪国民大会」列入中华民国宪法第一条,规范了中华民国的宪政基础,後中华民国政府於39年後迁台後,据此彰显三民主义主权在民的中华民国宪法,在台实施宪政至今。

地位

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
  在中华民国地位 三民主义为中华民国宪法总纲第一条法条。早期台湾国内高级中学及大学课程中曾列有三民主义,极力推展反共教育,大学及中央研究院在当时都设有三民主义研究所,并以「三民主义」、「国父思想」等不同名称,曾列为大学联考与国家考试的必考科目。在中华民国的地名、路名乃至各级学校校歌经常能见到三民、民权、民生、民族等用语。为了提倡三民主义,台湾政府早期在各大专院校普设三民主义研究所,招收理工农文法商各种不同学术背景的大学毕业生就读,毕业後多从事高中三民主义教师或是大专院校共同科中华民国宪法教师等职,然而随着民主化的开展,各大学为了学术专业化以及因应高中大专废除三民主义学科後学生出路考量,三研所纷纷改名力图转型,如国立台湾大学、国立政治大学的三民主义研究所均改名为国家发展研究所,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的三民主义研究所则改名为政治学研究所,私立中国文化大学则改名为中山及中国大陆研究所等是,至今台湾全国各大学已无名为「三民主义研究所」者。
  除了中华民国宪法外,在各类教育规章、课程目标都有贯彻三民主义一类文字。
  在中国国民党之地位 虽然三民主义已经名列中华民国宪法第一条,实施运作中,且目前依然为中国国民党政治主张之一。
  在中国共产党之地位 (一九三九年八月四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报告提纲节录:共产主义是我们的信仰,三民主义是统一战线的政治纲领。表示三民主义是中共使用来统战的一种工具,而共产主义才是中共的信仰。

评价

孙中山
孙中山
  由于三民主义为中华民国国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所提出之政治主张,因此发表以后,虽名列中华民国宪法第一条内容,但亦招来不同年代与各国各方不同之见解与评价。
  中华民国官民观点:为了提倡三民主义,台湾政府早期在各大专院校普设三民主义研究所,毕业生多从事高中三民主义教师或是大专院校共同科中华民国宪法教师等职,而三民主义也是大学联考必考科目之一,然而随着民主化的开展,各大学为了学术专业以及学生出路考量,三民主义研究所纷纷改名,如国立台湾大学、国立政治大学的三民主义研究所均改名为国家发展研究所,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的三民主义研究所则改名为政治学研究所,私立中国文化大学则改名为中山及中国大陆研究所等是,至今台湾全国各大学已无名为“三民主义研究所”者。
  中国国民党:中国国民党将三民主义视为该党指导思想,并以该思想完成了军政→训政→宪政三部曲,该党故主席蒋中正亦曾着有“民生主义育乐两篇补述”一书,针对三民主义所阙漏之育乐问题,以其观点作一补充陈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观点:官方将三民主义写入教材,写到蒋中正执政时期,在辛亥革命也重点提到。但中华民国政府对其描述有争议,声称“蒋中正一直遵循国父孙中山的遗教,未曾偏离,但共产党‘为了维护其统治的稳定,不惜歪曲历史,对民众进行洗脑,对蒋中正大加污蔑’,但无奈中共无法动摇国父孙中山及三民主义的地位,只能强调初期的三民主义的正确,后期不了了之。”
  中国大陆的民众并不否认三民主义,但对其理解与台湾人不同。
  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宣称在中国国民党一大之后,孙中山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称之为新三民主义。该三民主义加入了“反帝”的新内容。中国国民党否认,且事实上,没有依据证明孙中山提出过“新三民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国民党政府完全背叛了三民主义,对少数民族施行压迫和同化政策,主张历史重任落在了中国共产党肩上。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制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并未将三民主义列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中。
  2003年2月18日胡锦涛上台后在中共中央党校提出“新三民主义”:“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
社会民主色彩
孙文原稿:三民主义
孙文原稿:三民主义
  有学者指出: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思想,具有社会民主主义的中左色彩,在其“节制资本”、“藏富于民”等理念上都有所体现。
  由于三民主义对中华民国之影响深远,因此不同年代,也有不同立场职业之人对其有不同评价。
  蒋经国:今后,只有国家、民族和三民主义的万岁,没有个人的万岁。
  孙穗芳:“……当孙穗芳赴日本各大学演讲[我的祖父孙中山]时,为她作翻译的蒋先生是中国留学生,他来日本读了“三民主义”后,留下来在神户的孙中山纪念馆工作。当时她感慨万千,祖父孙中山的思想主要是写给中国的,可在中国却读不到,要到日本来读。……”
  陈炯明:1927年陈炯明所着的《中国统一刍议》提到:“三民主义及其发表之政纲,类皆东抄西袭,绝少独立之思想,一贯之理论,而于国情亦未适合。”
孙文原稿:三民主义
孙文原稿:三民主义
  刘宗正:台独派刘宗正批评孙中山有“大汉沙文主义”的思想,例如:“就历史上说,我们四万万汉族是从那一条路走来的呢?也是自帝国主义一条路走来的。我们的祖宗从前常用政治力去侵略弱小民族”(民族主义第四讲)、“中国自秦汉而后,都是一个民族造成一个国家”(民族主义第一讲)、“就中国的民族说,总数是四万万人,当中参杂的不过是几百万蒙古人,百多万满洲人,几百万西藏人,百几十万回教之突厥人。外来的总数不过一千万余人。所以就大多数说 ,四万万中国可以说完全是汉人。同一血统、同一语言文字,同一宗教、同一习惯,完全是一个民族。”(民族主义第一讲)、“中国四万万人是亚洲世界主义,一定要先讲民族主义,所谓欲平天下者先治其国。把从前失去了的民族主义从新恢复起来,更要从而发扬光大之,然后再去谈世界主义,乃有实际。”(民族主义第四讲)
负面评价
  三民主义的批评者众多,他们认为孙文的《三民主义》基本上是东抄西凑,自相矛盾,思想极度混乱的产物。
  1927年陈炯明所着的《中国统一刍议》提到:“三民主义及其发表之政纲,类皆东抄西袭,绝少独立之思想,一贯之理论,而于国情亦未适合。(详细批评,非本论范围,但国民党贤者,必知其说,不过头上有偶像,不敢触犯耳。如有马定路德出于其党,庶有中兴之望)。在今日视之,已属陈腐不堪,亟待修正。有何神圣而必强求青年,桎其心思,梏其趋步耶!”

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

三民主义碑刻
三民主义碑刻
  孙中山为推动“联俄容共”政策,在创作民生主义时,亦多描述共产主义.由于共产党员也有不明白共产主义为何物,而尝有反对三民主义之言论,所以激成国民党之反感。”
  孙中山的这些话是为了对共产党人“统战”之用,而并非赞同共产主义。因为三民主义在基本史观上就与共产主义不同——三民主义的史观是“民生史观”,而共产主义的史观是“阶级斗争史观”。
  孙中山在其《民生主义》中有如此写道:社会之所以有进化,是由于社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相调和,不是由于社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有冲突。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相调和,就是为大多数谋利益。大多数有利益,社会才有进步。社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之所以要调和的原因,就是因为要解决人类的生存问题。古今一切人类之所以要努力,就是因为要求生存;人类因为要有不间断的生存,所以社会才有不停止的进化。所以社会进化的定律,是人类求生存。人类求生存,才是社会进化的原因。阶级战争,不是社会进化的原因。阶级战争,是社会当进化的时候,所发生的一种病症。这种病症的原因,是人类不能生存;因为人类不能生存,所以这种病症的结果,便起战争。马克思研究社会问题所有的心得,只见到了社会进化的毛病,没有见到社会进化的原理;所以马克思可说是一个社会病理家,不能说是一个社会生理家。
  他在民国十二年与俄国特使越飞发表的共同宣言中也指出“共产制度不适合中国”的立场。

三民主义与新三民主义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兴中会,其入会誓词是 :“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建立合众政府”,同《兴中会章程》中救亡图存、振兴中华的内容,成为民族主义和民权主义的简要表述 。在同盟会的政纲中 ,三民主义被完整地表述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四句话。民族主义的主要内容之一 ,就是反满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始终是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在清末的战斗口号。民权主义是三民主义的核心,基本内容是:揭露和批判封建专制主义,指出封建的社会政治制度剥夺了人权,必须经由“国民革命”的途径推翻封建帝制,代之以“民主立宪”的共和制度。民生主义希望解决的课题是中国的近代化,使中国由贫弱至富强;同时还包含劳动人民生活福利以及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溃疡的批判和由此产生的“对社会主义的同情”。民生主义的 主要 内 容为土地 与资本两大问题 。“ 平均地权”——“土地国有”是土地方案。孙中山认为这一方案可以防止垄断,也能使“公家愈富”,从而促进“社会发达”。在有关资本的课题上,孙中山把发展社会经济的途径归结为“节制资本”和发展“国家社会主义”,既可“防资本家垄断之流弊 ” ,又得以“ 合全国之资力” 。实质上是最大限度发展资本主义的方案,虽然它涂上了主观社会主义的色彩。三民主义存在着历史的局限,主要表现为缺乏明确的、彻底的反帝反封建内容。但是,它批判地承袭了农民战争和维新运动的积极内容,从西方借取了民主主义思想素材,成为中国近代社会中具有比较完全意义的民主革命纲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产生过重大的积极作用。当中国革命历程进入新民主主义阶段时,孙中山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和国际无产阶级的帮助,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表现了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在新的革命阶段的进步性,并成为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政治思想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