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在塔吉克语中意为“高大雄伟的山峰”,海拔8611米,它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是地球上海拔仅次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喀拉昆仑山脉的主峰,位于中国和巴基斯坦边界。其高度在世界十四座海拔八千米以上的山峰中列第二位,国外又称K2峰,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攀登难度较大的山峰之一。乔戈里峰位于东经76.5度,北纬35.9度,座落在喀喇昆仑山的中段。属中国的一侧,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境内。乔戈里山峰主要有6条山脊,西北---东南山脊为喀喇昆山脉主脊线。同时也是中国、巴基斯坦的国境线。其它还有北山脊、西山脊、西北山脊。峰巅呈金字塔形,冰崖壁立,山势险峻。在陡峭的坡壁上布满了雪崩的溜槽痕迹。山峰顶部是一个由北向南微微升起的冰坡,面积较大。北侧如同刀削斧劈,平均坡度达 45度以上。从北侧大本营到顶峰,垂直高差竟达4700米,是世界上8000米以上高峰垂直高差最大的山峰。北侧的冰川叫乔戈里冰川,地形复杂多变。冰川表面破碎,明暗冰裂缝纵横交错。冰川西侧山谷为陡峭岩壁,滚石、冰崩、雪崩频繁。乔戈里峰两侧,就是长达44公里的音苏盖提冰川。

山峰简介

北侧的冰川叫乔戈里冰川
 北侧的冰川叫乔戈里冰川
  乔戈里峰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巴基斯坦边界上,海拔高度8611米,是世界第二高峰,地理座标为东经76°30′,北纬35°54′。它座落在喀喇昆仑山脉的中段,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其西北—东南山脊为山峰主脊线,同时也是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国境线。属中国的一侧,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境内。
  乔戈里峰额呈金字塔形,冰崖壁立,在陡峭的坡壁上布满了雪崩的溜槽痕迹。山峰顶部是一个由北向南微微升起的冰坡,面积较大。北侧如同刀削斧劈,平均坡度达45°以上。从北侧大本营到顶峰,垂直高差竟达4700米,是世界上8000 米以上高峰垂直高差最大的山峰,连珠峰都为之逊色很多。
  北侧的冰川叫乔戈里冰川,地形复杂多变。冰川表面破碎,明暗冰裂缝纵横交错。冰川西侧山谷为陡峭岩壁,滚石、冰崩、雪崩频繁。乔戈里峰两侧,就是长达44公里的音苏盖提冰川。
  乔戈里峰在登山界有着“凶残暴峰”、“没有回报的峰”之称,也被誉为“最凶险的山峰”,它被公认为是最难攀登的8000米级山峰,同时它又是登山者心目中最高的精神圣地,它只属于一流的登山者。二十世纪最为伟大的登山家意大利人莱因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在1979年以阿尔卑斯方式攀登完乔戈里峰以后,心坏敬畏的将K2称为“山中之王”,这一名字已经足以说明乔戈里峰的特殊地位。

气候特征

  乔戈里峰地区气候也十分恶劣。每年5月至9月,西南季风送来暖湿的气流,化雨而降,是本地区的雨季。9月中旬以后至翌年4月中旬,强劲的西风凛冽而至,带来严酷的寒冬。峰顶的最低气温可达-50℃,最大风速可达25米/秒以上,是登山的气候禁区。5月至9月,由于升温融雪和降水,往往造成河谷水位猛涨进山困难,因此,登山活动的最好安排在5月-6月初进山,其时河水虽涨,但不太严重;7月-9月,山顶气温稍高,好天气持续时间较长,是登顶和最好时间。

进山路线

  乔戈里峰进山路线是中国目前开放山峰中最长的路线。从南疆重镇叶城趁乘汽车沿新藏公路到麻扎,再沿简易公路行25公里到达麻扎达拉。从这里开始步行6天,行程 90公里方能到达乔戈里峰登山大本营(海拔3924米的音红滩)。这段路要翻过海拔 4800米的阿格勒达板进入克勒青河谷,要避免7、8月克勒青河河水的暴涨,此时人畜均无通过。

登山史

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
  1902年,英国登山队首次攀登乔戈里峰以失败告终。以后的50多年里,人类多次尝试也未、成功。
  直到1954年7月31日,意大利登山队的曰勒·拉切捷利和阿·康比奥氏2人,从巴基斯坦一侧沿东脊才开创首次登顶的记录,费时将近100天。
  1976年和1977年,中国登山协会曾两次组队进入乔戈里峰北侧进行路线侦察。
  1982年8月4曰,日本山岳协会乔戈里峰登山队首次从北坡沿北山脊登顶。据西藏探险队队长、海峡两岸联合登山队大陆方面的队长桑珠介绍,乔戈里峰雄伟高峻,山势陡峭,地形十分复杂,攀登难度大,在个别重要路段还有严重的冰雪崩威胁。之后,又有意 大利、日本横滨山岳协会登山队、美国登山队等,先从中国一侧成功地征服了乔戈里峰。

登山故事

乔戈里峰进山路线:新藏公路到麻扎
乔戈里峰进山路线:新藏公路到麻扎
  据美联社2008年8月6日报道,因雪崩而被困于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上的最后一名幸存登山者,当天被巴基斯坦军方直升机成功救出。至此,乔戈里峰山难事件的营救行动全部结束。这起山难事件共造成11名登山者死亡,其中包括3名韩国人、两名尼泊尔人、两名巴基斯坦人、1名塞尔维亚人、1名法国人、1名爱尔兰人和1名挪威人。据幸存者透露,除雪崩这个意外因素外,登山组织工作的疏忽以及登山者之间缺乏协作,也是导致灾难发生的重要原因。

·“意外事件”救了他的命

  7月31日午夜时分,尼古拉斯·赖斯从睡梦中醒来,爬出帐篷。那顶狭小的帐篷扎在乔戈里峰的4号营地内,那里海拔8000米,是登顶乔戈里峰的最后一个营地。按计划,赖斯将与另外29名登山者一道在8月1日冲击顶峰。赖斯看了看天空,天空依然晴朗,他对登顶成功充满了信心。
  赖斯现年23岁,来自美国洛杉矶。他的父母都是户外运动爱好者。赖斯还没学会走路时,父母就将他放在大背包中,带他攀登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海拔4000多米的沙斯塔山。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赖斯从小就对户外运动产生了浓厚兴趣。从高中开始,他接受了从攀岩到登山的系统训练,先后独自登上了沙斯塔山、雷尼尔山以及北美第一高峰、海拔6193米的麦金利山。2004年,年仅19岁的赖斯登上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这是他登上的喜马拉雅山脉的第一座雪峰。
  与大多数登山者不同的是,赖斯攀登雪山时从来不使用氧气装备,此次冲击被登山界称为“凶残暴峰”的乔戈里峰,同样如此。
  洗漱完毕,赖斯点燃一个小炉子,开始融化雪水,来“制造”他在登顶过程中的饮用水。雪刚融化了一部分,他就将水洒了出来,不小心弄湿了袜子。赖斯原本计划凌晨两点出发,但这个小小的“意外事件”迫使他不得不将出发时间推后,因为他必须再融化一些雪,以便有充足的饮用水。
  8月1日凌晨4点半,准备就绪的赖斯从4号营地出发。在他之前,另外29名登山者已经开始了向顶峰进发。但仅前行了一个小时,赖斯就对自己的登顶前景产生了疑问。“在内心深处,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登顶,因为出发得太晚了,”赖斯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我的双手又一直暖和不起来,于是,我决定放弃,改天再冲击顶峰……乔戈里峰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高峰,你不能允许登顶过程中再有其他困难。”
乔戈里峰冰川
           乔戈里峰冰川

·灾难从“瓶颈”开始

  回到4号营地后,赖斯开始和营地中的一些登山者闲聊。突然,一名在帐篷外观察顶峰状况的意大利登山者高喊:“ 出事了!”顺着这名登山者手指的方向,赖斯看到,一名登山者从绳索上跌落,其他登山者正试图帮助他。出事的地方,正是乔戈里峰登顶路线上的两大鬼门关之一——“瓶颈”。
  赖斯和4号营地的登山者立即开始讨论救援行动,并通过无线电将情况告知其他营地。很快,赖斯他们获知了事故的详情:从绳索上跌落的是一名塞尔维亚登山者,已经死亡;试图对他进行救助的一名搬运工也已经死亡。
  得知情况后,赖斯当即决定放弃登顶计划,立即下撤到大本营。“在我要攀登的路线上已经有人死了。很明显,用来协助攀登的绳索出了问题,我可不愿意再去冒险。”赖斯回忆说。

·雪崩!雪崩!

  抵达大本营时,赖斯已经精疲力竭,还听到了更坏的消息:他从4号营地下撤后不久,顶峰附近发生了雪崩,造成数名登山者死亡,其中包括他的朋友于格·德·奥巴雷德。
  德·奥巴雷德是一位来自法国的61岁老人,这是他第二次攀登乔戈里峰。登顶之前,奥巴雷德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留给赖斯,希望这位“忘年交”能在他发生意外时通知他的家人,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
  多名登山者被困在顶峰附近。“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峰待上一夜,几乎就意味着死亡。”经验丰富的赖斯很清楚这些人面临的危险。
  荷兰登山者韦尔科·范·鲁延是被困在顶峰的登山者之一。范·鲁延现年40岁,是一支名为“Norit”登山队的队长,曾不使用氧气设备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8月1日凌晨,范·鲁延与其他登山者先于赖斯从4号营地出发,冲击乔戈里峰顶峰。到达一个陡峭的冰谷时,他们发现,之前登顶的登山者没有正确安置绳索。“我们感到很惊讶,不得不重新安置绳索,花费了很多很多时间。其中一些人立即返回,因为绳索问题让他们对登顶信心不足。”范·鲁延后来回忆说。
  尽管一些登山者选择了“知难而退”,范·鲁延等人在解决了绳索问题后还是继续向顶峰冲击,并在天黑前登上了乔戈里峰的峰顶。由于登顶时间比原计划晚了很多,因此,他们顾不上欣赏“一览众山小”的美景,立即从峰顶下撤。在下撤过程中,德·奥巴雷德等登山者体力消耗过大,落在后面,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范·鲁延和另外八九名登山者处于下撤的前列。当他们抵达“瓶颈”时,意外发生了,一大块冰雪从上方的冰壁上脱落下来,裹着山坡上的一名挪威登山者和两名夏尔巴人向导,滚进了雪谷。崩落的冰雪还将“瓶颈”地段的绳索一扫而光,下撤的登山者们顿时被困在陡峭的雪坡上。
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

·“每个人都在各自为战”

  “登山者们慌乱地走来走去,但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许多人在山上迷了路,然后就遇到了大麻烦。”范·鲁延说。那时,夜幕笼罩了乔戈里峰,寒冷、缺氧以及惊慌成了登山者们的大敌。
  作为一名登山老手,范·鲁延深知问题的严重性,他招呼其他登山者,希望大家联合起来,共同面对困难。然而,令他深感失望的是,没有人积极回应他的建议。“每个人都在各自为战”,其中一些人还“觊觎”范·鲁延携带的氧气和绳索。 “当时,我没有时间去发起一场讨论,”范·鲁延说,“惟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自己想办法下撤,只有尽快往下走,才能获得更多氧气,争取更多的生存机会。”
  在一处“刀削般”陡峭的雪坡上,范·鲁延看到了3名处于困境中的韩国登山者:两人在雪坡顶端紧紧拉着一根绳索,绳索下方悬挂着另外一名登山者。很明显,顶端的两人既无力将同伴拉上去,也不愿将同伴放弃。“他们渴望活下来,但我也想活下来。”范·鲁延感觉自己没有能力对他们实施救援,于是没有理会,继续下撤。
  夜色加重,范·鲁延无法辨别下山的道路。在一个背风的雪窝里,他坐下来休息,那里还有爱尔兰登山者杰拉德·麦克唐奈,以及意大利登山者马可·坎弗托拉。
  第二天(8月2日)凌晨,天色放亮,浓重的云雾笼罩了乔戈里峰。范·鲁延独自离开休息了一夜的那个雪窝,最终有惊无险地越过了“瓶颈”。此后,经过一天一夜的艰难跋涉,他成功回到了大本营。由于脸、手、脚都被冻伤,他立即被直升机送到附近巴基斯坦城镇的医院接受救治。
  “当一个人登上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度,从身体状况上来说,他几乎处于垂死状态。如果有氧气设备,他最多能存活24至48个小时;如果没有,那么活不过24个小时,”澳大利亚登山者迈克尔·唐吉说,“范·鲁延在没有氧气设备的情况下坚持了3天……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无法解释这个奇迹!”
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

·永远留在雪峰上

  同样创造了生命奇迹的还有与范·鲁延同在一个雪窝里休息的意大利登山者马可·坎弗托拉,他下撤至大本营时,已是8月5日。他的好友、曾被他戏称为“耶稣”的爱尔兰登山者杰拉德·麦克唐奈却没能活下来。
  “乔戈里峰上的这次灾难,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坎弗托拉说,“其中就有组织工作的马虎、草率。譬如,搬运工们竟然忘了带一条656英尺(约200米)长的绳子。那条绳子的重量非常轻,很结实,可以帮助我们越过‘瓶颈’。这方面(的疏忽)是一系列问题的开始。”
  在独自下撤的过程中,坎弗托拉也遇到了那3名进退维谷的韩国登山者。像范·鲁延一样,他同样“感到无能为力” ,只能自己下撤。抵达大本营时,他的脚趾全部被冻黑了,由于天气状况很糟,直到8月6日,巴基斯坦军方的直升机才将他送往附近的医院。
  坎弗托拉是最后一名获救的幸存登山者。11名登山者永远留在了地球上的第二高点——乔戈里峰上。

旅游指南

·住宿

  乔戈里峰进山路线是中国目前开放山峰中最长的路线。从南疆重镇叶城趁乘汽车沿新藏公路到麻扎,再沿简易公路行25公里到达麻扎达拉。从这里开始步行6天,行程90公里方能到达乔戈里峰登山大本营(海拔3924米的音红滩)。这段路要翻过海拔4800米的阿格勒达板进入克勒青河谷,要避免7、8月克勒青河河水的暴涨,此时人畜均无通过。

·美食

  去乔戈里峰,需要自备食物,最好是高热量高能量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