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宝贵

左宝贵
左宝贵
  左宝贵(1837-1894),字冠亭,回族,中国山东费县地方镇(今山东省平邑县地方街)人。清末著名爱国将领,行伍出身,历任游击、副将、总兵、记名提督,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左宝贵是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血战疆场,壮烈牺牲的第一位清朝高级将领。

人物简介

左宝贵
左宝贵
  左宝贵 (1837~1894) 字冠亭,地方镇人,回族。他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幼年时父母双亡,家无恒产,生活艰难。1856年,携 其弟宝贤、宝清流浪江南,后投效军营,开始了戎马生涯。二弟宝贤 官至守备,1865年(清同治四年)战死于曹州。三弟宝清官至都司,1877年(清光绪三年)在奉天阵亡。左宝贵叠次提升,历任千总、游击、副将、 广东高州镇总兵等职,并以提督记名。
  左宝贵“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致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他参与镇压过太平军、捻军 和东北伐木工人、挖金工人、东荒教民起义。清政府先后奖给其六品 军功,颁赏奖武金牌、白玉翎管、白玉搬指、大小荷包,赐予铿色巴 图鲁勇号,赏穿黄马褂,头品顶戴,赏戴双眼花翎,封建威将军。
  左宝贵参与修筑了山海关到东北的关外铁路,开办过古山子、热水、金厂、沟梁、格力各等多处金矿,并利用机器开采矿石。他在所部长期驻扎的营口海神庙、沈阳练军公所、南北寺设立义学多处,亲自为学校物色教师,筹措薪膏,常轻裘缓带前至学校考其课程。又设置赈灾粥厂、同善堂、栖流所、育婴堂、牛痘局等慈善卫生机构。沈阳县治四周的津梁道路,宝贵亦多捐资葺修,并多次为故里捐资建桥、办学、整修清真寺,深受民众爱戴。1894年7月,日本利用朝鲜“东学党”起义事件,发动侵朝战争,并蓄意向中国军队挑衅。清政府应朝鲜政府要求出兵支援,调集左宝贵率军入驻平壤。8月初,左宝贵到达平壤,积极做好战争准备,主张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但主帅叶志超怯弱无能,贪生怕死,企图弃城逃跑。左宝贵誓与平壤共存亡,慷慨陈词说:“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9月 15日清晨,日军对平壤发起总攻,宝贵率部 防守城北牡丹台、玄武门一线。日军7000多人分几路强攻牡丹台,左宝贵指挥部下奋力反击。但终因孤立无援,以致牡丹台失守。左宝贵“知势已瓦解,志必死”,身穿清廷赐给的黄马褂及顶戴,立于城头,亲自督战。营官杨某见城上危险,欲挽左宝贵下城暂避,左宝贵怒斥之,并亲自点燃大炮轰击敌人。部下见主帅临危不惧,均奋力搏战, 拼死抗敌,予日军以重大杀伤。在鏖战中,左宝贵身负重伤,血透征衣,仍裹创再战;继而胸部、喉部连续受伤,壮烈牺牲。左宝贵牺牲后,清廷降旨,准照提督阵亡例从优议恤,入祀昭忠祠,赠太子少保衔,赐谥号“忠壮”,事迹付国史馆立传。并给骑都尉兼一云骑尉, 袭次完时给予恩骑尉,世袭罔替;赠其曾祖父左天增、祖父左凤友、父左士荣皆为振威将军,封其叔父左士宏为建威将军。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清廷拨款在其故里地方集修建了衣冠冢。

人物生平

左宝贵
左宝贵
  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左宝贵是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血战疆场,壮烈牺牲的第一位清朝高级将领。

·由皮匠到将军

  左宝贵(1837—1894年),字冠亭,山东费县地方镇(今山东省平邑县地方街)人。他诞生在一个贫苦的回族农民家庭里,少年时父母双亡,靠当皮匠艰难度日。有一次,左宝贵给官兵补马鞍,劳累了一天,官兵不给钱。左宝贵气极了,打伤官兵,被迫逃走。左宝贵背井离乡,四处流浪,无法谋生,只得投奔军营,当了一名清兵,开始了戎马生涯。
  左宝贵吃苦耐劳,战斗勇敢,积功累晋至建威将军。1875年,他率部随刑部尚书崇实到奉天吉林两省查办事件,从此以客军驻防沈阳。左宝贵一贯“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之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他率领的部队在清军中是战斗力较强的。1880年,左宝贵奉命统率奉军。第二年,清政府任命左宝贵为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驻奉天。左宝贵为人正直,性情慈善,热心办理地方公益事业。在驻军奉天期间,他曾经“先后设立赈灾粥厂、同善堂、栖流所、育婴堂,县治四境,津梁道路,多宝贵捐廉葺修。”

·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左宝贵
左宝贵
  甲午中日战争前夕,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增兵朝鲜,抢占军事要塞,积极筹划入侵中国。左宝贵洞察日本的阴谋,立即派人到朝鲜汉城侦探敌情,绘制地图,为赴朝抗日作准备。他认为,“朝鲜为中国门户,奉省(奉天省,今辽宁)为扼要之区,所有海防江防宜俱加周密。”因事关重大,左宝贵“禀请添军置炮,预备不虞。”
  由于朝鲜形势吃紧,清政府于1894年7月21日派遣左宝贵、马玉崑、卫汝贵、丰升阿分别率领部队开赴朝鲜,增援驻守牙山的清军。这四路大军总计29营,13000余人。
  1894年7月25日晨,日本陆军在朝鲜牙山口外袭击清军运兵船,当天夜里,日本陆军向驻守牙山的清军进攻,甲午中日战争爆发。8月初,四路赴朝援军抵达平壤。左宝贵与诸将商议挥师南下,联络驻守牙山的清军叶志超、聂士成部,南北夹击日军。突然,电讯传来,牙山守军已于7月29日在成欢战败。援军南下的计划破产了。左宝贵得知牙山清军聂士成部拚死抗敌,因势孤力单,不得已突围而出,立刻“派人改高丽装,出探三百余里,始将牙山清军接进平壤。”为了同日本侵略军持久作战,左宝贵积极筹集粮草,并派人回沈阳取棉衣。
  牙山清军主帅叶志超没有跟敌军交战就绕道数百里于8月下旬逃到平壤。他谎报战功,骗取了清政府的信赖,被任命为平壤各军总统。败将升官,全军震惊,诸将不服。身为两万清军统帅的叶志超,整天吃喝玩乐,对平壤战守漫无部署。
  9月4日,左宝贵打探到日军分四路进逼平壤。他建议: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一路,以收取各个击破的效果。他的建议受到诸将赞成。左宝贵调集马步兵15营7000人,分左、中、右三路,向平壤南面中和、黄州方向出击;又集合3000兵力,向平壤东面元山方向挺进。当时,“各统领奋勇争先,均挑八成队前赴中和。”这两支出击部队起程不久,叶志超听说日军已进到成川,距平壤不足50公里,平壤后路危急。他火速召回出击部队,放弃了主动进攻日军的有利战机。
  9月14日,日军完成对平壤的合围。左宝贵找叶志超商议防守计划。叶志超主张弃城逃跑,少数贪生怕死的将领随声附和。左宝贵气愤地骂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家矣!”当天晚上,叶志超召集众将会议,正式提出弃城北逃的主张。当时诸将一半赞同,一半反对。左宝贵慷慨陈词说:“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糜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左宝贵的豪言壮语,激励着诸将。为了防止叶志超潜逃,左宝贵派亲兵对叶志超进行监视。“至是叶之威信完全坠地,其号令不行。”左宝贵成为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翠翎鹤顶城头堕

左宝贵
左宝贵
  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动总攻。左宝贵率奉军负责防守城北牡丹台、玄武门一线。牡丹台是平壤城的制高点,日军把它作为主攻目标。在牡丹台、玄武门一线,日军集中了进攻平壤总兵力的1/3,企图一举夺取制高点。黎明时分,日军以战斗力最强的朔宁、元山两个支队,分别由东北、西北向牡丹台外侧清军的堡垒攻击。守垒清军顽强抗击。左宝贵“自至城上指挥,我军力御之,倭人死伤无数。”日本军官举着战刀,逼迫士兵冲锋。6时12分左右,“彼我之枪炮最为炽盛,硝烟与朝雾相混,几乎咫尺莫辨。”敌人调集炮火对准清军的堡垒逐个猛轰,“山炮榴霰弹频频在垒上爆炸”,清军“仍坚阵应战”,一直战斗到8 时,牡丹台外围的堡垒全部落入日军手中。日军朔宁、元山两支队会合,从东、北、西三面包围牡丹台,实行“三面合击”。
  牡丹台“据全城形胜”,清军在左宝贵指挥下,凭险据守,用速射炮猛轰冲锋的日军步兵,敌人伤亡惨重,无法前进。为了掩护步兵冲锋,日军集中所有重炮,“专注我牡丹台垒排轰”。敌人的炮火首先把牡丹台堡垒的胸墙炸毁,接着清军的速射炮被击坏,清军伤亡不小。日军乘势蜂拥而上,牡丹台终于陷落了。
  屹立在玄武门城楼上指挥战斗的左宝贵,见牡丹台丢了,“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他遵照回族礼俗,先期沐浴,然后身着御赐朝服。只见他头戴翠翎鹤顶的红缨帽,身穿黄马褂,“登陴督战,往来指挥。部将杨某劝他摘下头上的翠翎鹤顶,脱下黄马褂,以免引起敌人注意。左宝贵坚定地回答:“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竞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左宝贵亲自燃放榴弹巨炮36发。日军发现了左宝贵,枪炮一时密集向他射来。酣战中,一发敌人的炮弹,将清军的榴弹巨炮炸毁,弹片贯穿左宝贵的肋下,血透征衣。左宝贵裹创再战,部下想扶他下城,“宝贵叱之”。阵前将士,在左宝贵视死如归的精神鼓舞下,都下定同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战斗从黎明打到午后,持续了十几个钟头。这时,日军调来野炮轰击玄武门城楼。一颗开花炮弹在左宝贵身边爆炸。左宝贵中弹身亡。
  左宝贵壮烈牺牲后,平壤失守。部将杨某把左宝贵尸体横在战马上,想从玄武门冲出去,不幸中伏。杨某战死,左宝贵的尸体遗弃在朝鲜平壤的土地上。
  1895年,在左宝贵的家乡,建造了一座左宝贵的衣冠冢。冢里埋葬着左宝贵生前穿过的一双靴子。墓前的神道上,耸立着一对雕工精巧的华表和两尊雄壮威武的石狮子。如今,山东平邑县已将左宝贵的衣冠冢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供人们凭吊和瞻仰。

生平事迹

·建立东北首家慈善机构

同善堂
同善堂
  左大人胡同毗邻沈阳市教养院(后来改为沈阳市第四印刷厂),这就是昔时的同善堂。
  同善堂与十八缸金银的故事
  传说,左宝贵一家人搬进新居后,发现西边的小花园里经常有小孩在玩耍,但天一黑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左宝贵和夫人觉得蹊跷:“这附近都有士兵守卫,哪会有孩子随便跑进来?难道是民间所传的人参娃娃? ”于是,便吩咐下人预备红绒线,等小孩来玩时,拴在他们的衣襟上。人们按照吩咐拴好红绒线,一共18条。晚上,左宝贵命亲兵打着灯笼,顺着红线寻找,结果发现红绳都钻进小花园的土中。亲兵挖开土,发现每条红线下面都有一口大缸,缸里满是金银。左宝贵大吃一惊,心想:“这么多金银一旦处理不妥,惹人口舌不说,也难免引起皇上的怀疑。 ”
  一夜未眠,左宝贵终于想出了个主意。第二天,他召集地方官,将18缸金银的事讲了出来,并且征集工匠,盖一座官堂。很快,大院盖好了。左宝贵贴出告示说:“凡属鳏寡孤独之人,均可在此赡养天年。堂中一切费用,均由总兵衙门供给。 ”左宝贵又亲自为这个大堂院写下3个大字:同善堂。据说当年同善堂的地址,就修在18缸金银挖出的地方。传说归传说,“同善堂”这个东北第一家慈善机构是左宝贵创建的没错,只是左宝贵没有为“同善堂”题词。左宝贵殉国后,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将左宝贵创建的牛痘局、惜字局、粥厂、栖流所、育婴堂等统归一处,定名为“奉天同善堂”。

·左宝贵怒斩施粥官

左宝贵
左宝贵
  据史料记载,左宝贵驻守盛京20年,经常微服私访,见百姓生活贫穷困苦,往往潸然泪下。因此,他一面整饬部队,一面解囊施惠。那时,每逢大疫重灾,左宝贵都率先捐资赈济。 1881年,左宝贵在盛京创办了牛痘局,地址就在今天沈阳市红十字会医院。牛痘局常年为老百姓免费接种牛痘,首开关外接种疫苗之举。所有费用全部由同善堂支付。牛痘局在盛京地区预防天花传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文献记载,仅1917-1919年三年间,牛痘局就为6233名儿童进行了疫苗接种。
  1888年,盛京城附近遭遇特大水灾,人民流离失所。左宝贵协同官绅筹款购房,设立栖流所收留难民栖身。所内还设粥厂两处,向贫民施舍粥饭。
  有一天,一个老汉背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前来总兵衙门告状。原来那老汉在粥厂喝粥时,说了一句顺口溜:“总兵施粥好心肠,想起包公来放粮,可怜粥官太贪婪,害得百姓喝米汤。 ”因此,被施粥官痛打一顿。左宝贵一听有这样的事情,非常气愤,遂脱去官服,穿上老汉的破衣烂衫,径自去了粥厂。
  左宝贵领完粥,端起粥碗一看,果然是米粒稀少可数,全是汤水。左宝贵气得把粥碗向施粥官掷去,施粥官刚要还手打左宝贵,被粥厂的一个小兵挡住,因为这个小兵已经认出是左大人了。施粥官慌忙跪地,在左宝贵的追问下,施粥官不得不承认自己私贪了粮米。左宝贵一声令下,施粥官被拖下去,当场斩首示众。

·平壤血战壮烈殉国

  约在清朝中后期,左宝贵的祖父从山东黄河以北的齐河县迁到地方镇谋生。左宝贵幼年家贫,父母早丧,孤无所依。咸丰六年(1856年),他带两个弟弟左宝贤、左宝清应募从军,参与镇压太平天国的战斗。据说,一次战斗中,旗兵中炮而死,他持其帜冲锋,大获全胜,从此知名。1865年,他从僧格林沁讨伐捻军,管带忠勇营。同治七年(1868年),补天津镇游击,留山东尽先补用。镇压捻军后,以功晋参将,并赏加副将衔。同治十一年(1872年),奉檄往热河朝阳剿办马贼,积功以副将尽先补用,并赏加总兵衔。光绪元年(1875年),率部从刑部尚书崇实赴奉、吉两省查办案件,诏以总兵记名简放,赐铿色巴图鲁勇号。自是以客军驻防奉天。光绪六年(1880年),奉命统领奉军,并总理营务翼长。因治军严肃,先后经崇厚等以“营务严肃、谋勇兼全”,将军庆裕、大学士李鸿章以“勤明忠实,骁果耐劳,晓畅军事,谋勇兼优”入奏,晋为记名提督,1889年授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驻奉天。1891年秋,因参加镇压热河朝阳金丹道之乱有功,赏穿黄马褂并头品顶戴。1894年,因慈禧太后六十寿典,赏戴双眼花翎。 此时,左宝贵已经进入军政大员的行列,成为“关外一日不可少之大员”。
  左宝贵“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致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 (《辽阳县志》)。他任职奉天(沈阳)之时,有效地平息了当地的多股匪患,保障了社会安定。他为官刚直不阿,曾处决了一名为非作歹的皇族成员,赢得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敬重,也获得了朝廷的信任。此外,他还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参与修筑了山海关到东北的关外铁路,开办过古山子、热水、金厂、沟梁、格力各等多处金矿,并利用机器开采矿石。他在所部长期驻扎的营口海神庙、沈阳练军公所、南北寺设立义学多处,亲自为学校物色教师,筹措经费,常轻裘缓带前至学校考其课程。又设置赈灾粥厂、同善堂、栖流所、育婴堂、牛痘局等慈善卫生机构。沈阳县治四周的津梁道路,宝贵亦多捐资葺修,并多次为故里捐资建桥、办学、整修清真寺,深受民众爱戴。
左宝贵
左宝贵
  左宝贵的军队“贵字营”内,多数士兵和军官都是他故乡山东临沂地区的回族,如杨建春(费县西马庄人)、陈继宗(临沭县店头村人)、左大峯(平邑镇人)等。他的军队里带有随军阿訇,具有浓厚的回族气息。左宝贵为官不忘本,他和他的手下军官先后捐资重修了地方镇清真寺、梁邱镇清真寺、店头清真寺以及沈阳一带的多座清真寺,并为平邑镇清真寺、天津清真寺等题写了匾额。地方镇清真寺内保存的《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记》详细记载了他多次捐资重修清真寺并置寺产的过程,至今仍存。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朝鲜事急。清廷令左宝贵率兵入朝,进驻平壤。7月20日,左宝贵率军由奉天出发,8月6日到平壤。与左宝贵同时奉檄到平壤的还有毅军马玉昆部、盛军卫汝贵部以及丰升阿所部奉天练军盛字营、吉林练军等四支部队,计29 营13000余人,史称四大军入朝。此时,先期进驻牙山的叶志超、聂士成部已战败,北退平壤。叶志超饰败为胜,虚报战功,被任命为驻平壤诸军总统。叶志超怯懦畏敌,对平壤战守漫无布置,诸将不服调遣,左宝贵成为实际上的平壤诸军总统。
  9月12日至14日,进攻平壤的日军先后到达,包围了平壤。部分清军将领主张弃城逃走,左宝贵怒骂曰:“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也”,表示了与平壤共存亡的决心。当晚,叶志超召集诸将会议,主张“暂退瑷州,养精蓄锐,以图后举”,诸将依违参半,唯宝贵力言:“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靡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他坚决反对弃城逃跑,并密令亲兵监视叶志超以防其逃遁。为表示死守平壤的决心,左宝贵“遵回礼,先期沐浴,誓临阵死节”。
  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起总攻,左宝贵率奉军防守平壤北面的牡丹台、玄武门一线。日军主攻城北的牡丹台、玄武门一线,其他方面仅是佯攻。进攻平壤北面一线的日军是第五师团的朔宁支队和第三师团的元山支队,兵力占进攻平壤日军的三分之一以上。左宝贵清军进行了顽强抵抗,倭人死伤无数。牡丹台是平壤玄武门外的一个制高点,牡丹台失守全城将遭到威胁。日军用排炮集中向牡丹台守军轰发,守军在左宝贵指挥下,全力据守。日军步兵在清军强大炮火攻击下,伤亡惨重,无法前进。后来,日军集中全部炮火“专注我牡丹台”,堡垒胸墙被毁,速射炮也被击坏,牡丹台垒最终陷落。左宝贵见牡丹台失守,“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亲燃大炮向敌军轰击,先后“手发榴弹巨炮三十六颗”,部下感奋,拚死抗御,予敌军以重大杀伤。战斗中,左宝贵中弹扑地,“时犹能言,下城始陨”。左宝贵是甲午战争中清军高级将领血战沙场、壮烈殉国的第一人。光绪皇帝甚为震动,赠太子太保,谥“忠壮”。
  左宝贵在平壤战死后,尸骨无存。1895年,清政府拨款在其故里地方镇建衣冠冢,埋葬了其生前穿过的靴子和帽子各一只。墓地围以砖墙,墓前神道立有石牌坊、石狮、墓表、御制碑等。石坊上题“气壮山河”,左右联为“诸军挞伐独君忠烈耀千秋,数载共勤佐我抚绥遍万姓”。现仅存封土、石狮、墓表、残碑基座。墓表南面刻有兵部左侍郎杨颐的挽联:“孤军支柱穷边,伤哉为国捐躯,万里未能收战骨;几辈逍遥海上,恨不藁街悬首,九原何以谢忠魂。”墓表北面为驻藏帮办大臣内阁大学士礼部左侍郎尚贤的挽联:“经百战勇冠诸军,常开平天下奇男子;守孤城心拼一死,张睢阳古之烈丈夫”。表达了人们对这位为国捐躯的爱国主义将领的崇敬之情。

·智修清真寺

左宝贵
左宝贵
  左宝贵智修清真寺的故事发生在营口。营口有很多回族人,可是没有清真寺。大伙儿想修,一是没钱,二是地方上不给地皮。左宝贵来营口巡视,回民听说了,就来找他,讲起修不上清真寺的事儿,左宝贵听了,答应想办法。
  当时营口有座文庙,左宝贵在地方官的陪同下来到文庙。他一看庙墙都倒了,庙顶上长满了荒草。左宝贵叹息了一声,说:“这样吧,我帮你们一些银两,你们赶快把它修复了。”随后,左宝贵捐出了银两。当地大户一看左大人出了钱,也都捐献。这样,没过半年,文庙修好了。
  修好了文庙,营口的地方官和有头有脑的人说:“左大人帮了咱们,咱们怎么回敬左大人呢?”大伙儿商议来商议去,想不出个好办法。后来,有人说: “左大人是回族,咱们这没有清真寺,上回他来,连清真寺都没拜上。这儿的回民多次请求修清真寺也没修成,不如趁这机会修座清真寺。一来回敬他老人家,二来满足本地回民的要求,岂不是两全其美? ”大伙儿都说这主意太好了。这么一来,出钱的出钱,献地的献地,施工的施工,一年后,一座清真寺修成了。
  清真寺修成,地方官到奉天向左宝贵报喜。左宝贵很高兴,对地方官说:“各个民族应当互相尊重,谁也别压谁,过去有的地方发生教案,都是在这方面没处理好。”有人说:“左大人聪明过人,这是智修清真寺啊。”正因为这样,营口一带老年人讲起左大人来,没有不赞佩的。
  左宝贵殉国已经116年,历史记载中,他是个民族英雄;沈阳人的记忆中,他是个心系百姓的好官。可是,如今的沈阳已找不到一处可以缅怀将军的遗迹,每想到这,我心中便涌起一丝怅惋……

人物相关

·左宝贵铜像的命运

左宝贵像
左宝贵像
  有记载说,左宝贵殉国后,盛京各界追念将军无畏精神和慈善胸怀,特地铸了一座将军铜像立在同善堂,以为纪念。事实上,铜像不是中国人竖立的。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侵占了沈阳,他们打着“亲善”的幌子,企图利用左宝贵的声望来笼络人心,便在日本金泽市铸就一尊左宝贵铜像,并于1940年派专人“涉海跨洋”运到奉天同善堂,还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
  1942年,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进入关键阶段,他们急需铜来制造枪弹。于是,日本军方不顾同善堂的反对,把他们亲手竖起的铜像搬倒,拉去熔炼做了杀人的武器。
  日本人要推倒左宝贵铜像的消息传来后,当时正在同善堂女子学校读书的孩子们恋恋不舍地在将军的铜像前最后拍了一张集体照。如今,铜像永失,但照片依旧。

·左宝贵衣冠冢

  1894年9月23日,清廷降旨:“……左宝贵著照提督阵亡例,从优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加恩予谥,入祀昭忠祠。所有战迹及死事情形,付国史馆立传。准于立功省分建立专祠。”并责令李鸿章查明左宝贵子嗣,准其来京候旨施恩。10月7日,朝廷传旨:“左宝贵之子左国楫、左国栋、左国樟,著俟及岁时带领引见。”据乡里耆老传说,当时老太后慈禧在金銮殿召见了左国楫兄弟三人,见他弟兄三人年纪尚少,怜悯之心顿生,竟老泪纵横,把弟兄三个揽在怀里,抚慰说:“你的爷老子为我大清出了力,朕不能忘了他的孩子!”遂一一封赐。
左宝贵衣冠冢
左宝贵衣冠冢
  次年1月13日,清廷对左氏一族大加封赐,左宝贵“从优加赠太子太保衔”,其长子左国楫荫袭骑都尉;次子左国栋荫袭云骑尉,(左国樟情况待考)。封左宝贵曾祖父天增、祖父凤友、父士荣为“振威将军”。赐封左宝贵叔父左士宏为“建威将军”。另外赏给抚恤银800两,致祭银25两,全葬银500 两,碑价银350两。1月17日,皇帝朱笔圈出,予谥“忠壮”,并制作《御制祭文》、《御制碑文》,由山东巡抚李秉衡率司、道、府、左、县各级官员亲往左家读文致祭。清政府在其故里地方村西老林地修建左宝贵衣冠冢一座,在费县城里左家公馆建“宫保第”一处。奉天(今沈阳)、北京、费县等昭忠祠将左宝贵神位入祠祭祀。
  朝鲜人民在平壤为他建祠堂,并立起用朝、汉两种文字书写的“左宝贵战死之地”碑,以纪念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左宝贵的崇高爱国精神和浩然正气,永远激励着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