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央情报局

中情局徽章
     中情局徽章
  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简称CIA)正式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1947年9月18日,是美国政府的情报、间谍和反间谍机构,主要负责给美国联邦政府搜集和分析、提供世界各国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情报资料,协调美国国内情报机构的活动。它也负责维持在美国境外的军事设备,在冷战期间用于推翻外国政府。总部地点设在美国华盛顿。属于国有独资性质。  根据很多报道和一些中央情报局重要人物的回忆录,中央情报局也组织和策划暗杀活动,主要针对与美国为敌的国家的领导人。中情局的根本目的,是透过情报工作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屡建奇功,享誉世界。

中情局徽章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局徽造型独特,警醒,在蓝色镶金边的圆形底盘中心,是一面银色的盾牌。盾牌中心是一个有16个红色尖角的罗盘图形,盾牌上面是一颗美国秃鹰的头,外圈写着“美利坚合众国中央情报局”的字样。银盾象征中央情报局是保护美国安全的一道强有力的屏障。罗盘图形的16个尖角象征中央情报局的势力渗透到世界各地,各种情报资料从四处向中心汇聚。秃鹰头则象征机警、灵敏和冷酷--这正是中央情报局的风格。 

历史沿革

·美国情报组织战略服务局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最早是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乔治·华盛顿总统为对付冲突而主张成立的,当时名叫美国情报组织战略服务局。

·美国情报协调局

  罗斯福上台后,对美国情报机构的现状非常不满意,还得不停地协调各情报机构之间的纷争。  1939年,罗斯福总统发布秘密指示,将全部谍报工作、反谍报工作和对敌破坏工作交给联邦调查局和陆、海军情报部。同时,他
美国中央情报局
  美国中央情报局
还授权联邦调查局在拉丁美洲针对轴心国间谍开展反情报和安全工作。  1941年6月22日,德国对苏联开战。形势的严峻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料,罗斯福迅速做出决定,成立美国情报协调局,由威廉·杰·杜诺万任局长。1941年7月,杜诺万从预算局要来45万美元的拨款,在白宫附近几间破旧的大楼里开始工作。正式工作是破坏、谍报、反间谍和部署、实施秘密行动,这些工作成为后来中央情报局的基本行动范围。  杜诺万逐渐加大情报协调局的活动范围和力度,但也引起了与联邦调查局的矛盾。他甚至一度从老朋友斯蒂芬森手中接过英国间谍原来干的一项活儿,即定期到西班牙驻华盛顿大使馆进行秘密搜查,偷拍亲轴心国的佛朗哥政府的密码本和重要文件,以协助英国攻克德国“迷”字机密密码。但是这一秘密举动令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大为光火,因为这该是他管的事。胡佛一气之下,在情报协调局的密探再潜入使馆时,联邦调查局出动车辆,打开明亮的信号灯,并且高放警报信号,最后把惊慌失措的密探给逮回去了。多诺万气得浑身发抖,他和胡佛一直吵到罗斯福面前,但是总统出于自己的考虑,并没有训斥胡佛,反而是下令把这项任务转交给联邦调查局。

·美国战略情报局

  为改善混乱的情报局面,1942年初,罗斯福一度想解散情报协调局,将其各个机构分配到其他情报部门中去。多诺万为使这一想法不被实施,费尽心思,后来他找到盟友——美国最高军事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后者坚信美国必须有一个机构专门从事对敌秘密工作,多诺万则使他们相信情报协调局就是最好的执行者。  1942年6月13日,在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多诺万的联合建议下,罗斯福下令将情报协调局与军方情报力量结合,成立美国战略情报局(OSS),多诺万任局长。这是美国第一个统一的中央情报机构,也是中央情报局的前身。

·中央情报组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杜鲁门总统解散了战略情报局。但是杜鲁门总统很快发现自己无法应付来自政府各部门的情报报告。于是,成立国家情报局及其行动机构,即中央情报组(CIG),以协调并核对这些报告。

·中央情报局

  1947年杜鲁门总统批准了《1947年国家安全法案》。根据“国家安全法”的规定,中央情报局必须符合“没有警察、传票或执法力量或国内安全职责”的规定。这一结构导致了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其他情报机构之间以及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之间的关系紧张。1947年9月18日,中央情报局取代了中央情报组,正式成为美国总统执行办公室的一个独立机构。该法案还设立了中央情报局局长,他同时负有三项职责:总统在安全事务方面的首席顾问、美国整个情报机构的负责人和中央情报局(中央情报局是整个情报机构的一部分)的负责人。直至2004年,根据情报改革及恐怖主义预防法设立了国家情报局局长监督情报机构后,这种机构设置才有所改变。现在,中央情报局的局长要向国家情报局局长汇报。CIA的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的兰利,地形隐蔽,防卫森严,从不对外开放,只有政府官员,以及与其工作相关的客户和雇员才能凭证进入,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为它工作。

历届中情局长

  中央情报局局长,由美国总统直接任命,还担任总统和国会的高级情报顾问,常被称为总统的“耳朵”。中情局成立后,杜鲁门总统每天接见的第一个人总是中情局局长。
特尼特
    特尼特
  首任中情局局长是希伦科特。中情局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局长是艾伦·杜勒斯,在1953年至1961年冷战期间上任。上任时杜勒斯56岁,头发灰白,戴着一副眼睛,叼着一只烟斗,颇有学者派头,给人一种斯斯文文的感觉。实际上他却精力充沛、老谋深算、极有心计。美国人都戏称他为中央情报局的“狐狸局长”。杜勒斯对中央情报局的贡献在于,他顶住了麦卡锡对中央情报局的攻击,使得中央情报局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取代了国务院的作用,成为推行美国对外政策的主要工具,提高了中央情报局在美国国内的威望。  另一位重要人物是特尼特,1997年上任,2004年离职,整整干满了7年,在位时间仅次于在艾伦·杜勒斯。1997年7月11日,特尼特成为克林顿的第三任中情局局长。2001年1月,布什上台后要求特尼特留任,特尼特成为CIA第一位在变更总统后连任局长职位的人。在特尼特出任中情局首脑的前5年,这个美国最重要的情报机构先后换了3任局长,长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正因为如此,美国的情报界人士认为,特尼特在担任中情局局长期间的最大功劳之一就是使得CIA能够保持长期稳定。  2009年1月,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将提名前白宫办公厅主任里昂·帕内塔担任新中情局局长。媒体称,奥巴马提名帕内塔担任新的中情局局长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因为帕内塔并没有在情报机关任职的经历。里昂·帕内塔曾在克林顿执政时期担任白宫办公厅主任。  局长任职一览  罗斯科·希伦科特海军少将 1946年1月23日-1946年6月10日  霍伊特·范登堡空军中将 1946年6月10日-1947年5月1日  罗斯科·希伦科特海军少将 1947年5月1日-1950年10月7日  沃尔特·史密斯陆军中将 1950年10月7日-1953年2月9日  艾伦·杜勒斯 1953年2月26日-1961年11月29日  约翰·A·麦科恩 1961年11月29日-1965年4月28日  小威廉·F·罗伯特退役海军中将 1965年4月28日-1966年6月30日  理查德·赫尔姆斯 1966年6月30日-1973年2月2日  詹姆斯·施莱辛格 1973年2月2日-1973年7月2日  威廉·科比 1973年9月4日-1976年1月30日  乔治·H·W·布什 1976年1月30日-1977年1月20日  史坦·菲特纳退役海军上将 1977年3月9日-1981年1月20日  威廉·J·卡西 1981年1月28日-1987年1月29日  威廉·H·韦伯斯特 1987年5月26日-1991年8月31日  罗伯特·盖茨 1991年11月6日-1993年1月20日  小罗伯特·詹姆斯·伍尔西 1993年2月5日-1995年1月10日  约翰·M·多伊奇 1995年5月10日-1996年12月15日  乔治·特尼特 1997年7月11日-2004年7月11日(2004年6月3日辞职)  约翰·麦克劳林 2004年7月11日-2004年9月24日(代理)  波特·J·戈斯 2004年9月24日-2006年5月5日  麦可·海登退役空军上将 2006年5月5日-2009年2月12日  莱昂·帕内塔 2009年2月13日-

组成部分

  中央情报局现已成为美国从事情报分析、秘密人员情报搜集和隐蔽行动的重要机构。中央情报局局长也是中央情报主任,他负责管理整个美国情报界的活动。该局分为四个主要组成部分,每一部分由一名副局长领导,还有六个直接归局长和副局长领导的办公室、总审计办公室、总监办公室、平等就业机会办公室、人事主任办公室、政策与计划主任办公室。
中情局标志
   中情局标志
  成立之初,四个主要组成部分是:管理处、行动处、科技处、情报处。管理处下设通讯、后勤、安全、财务、医疗服务、人事、训练与教育、数据处理科;行动处下设反情报、国外情报、隐蔽行动、中央掩护科,评价、计划和设计科,共有雇员6000名;情报处下设管理与分析、武器控制情报、搜集需求与评价科,五个地区办公室和五个职能办公室,外加一独立的中心;科技处于1962年成立,当时称之为研究处。  后来慢慢发展逐渐演变为以下:  国家保密局  也就是所谓的特工工作的地方。国家保密局的雇员秘密出国收集国外情报,他们招募代理人来收集所谓“人际情报”,即哪种人在为国家保密局工作?国家保密局的雇员通常都是受过良好教育、通晓外语、喜欢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并能适应任何情况,包括危险处境、包括朋友和家人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永远不会准确知道国家保密局的雇员在做什么。  科技司  该司人员收集公众的或公开渠道的情报。公众情报包括出现在电视、广播、杂志或报纸上的信息,他们也使用电子设备和卫星拍照。该司招募对科学和工程感兴趣的人。  情报司  前两个部门收集的所有情报都要转到情报司,该司人员要翻译这些情报并写出报告。情报司的雇员必需要有出众的写作和分析技能,乐于在众人面前说明情况并能够顶住最后期限的压力。  后勤司  该司为中央情报局其他部门提供后勤支持,处理诸如雇佣和培训之类的事情。后勤司吸收在某个领域有专长的人,如艺术家或财务主管,或有多种不同才能的多面手。

工作职权

中情局警戒标志
  中情局警戒标志
  中央情报局在总统的授权下也可以参与秘密行动,不过它并不制定政策。中央情报局既不能刺探美国人在国内的活动,也不能参与暗杀--尽管它曾经因为违反这两点规定而受到指控。与美国政府的其他部门一样,中央情报局也有一套彼此相互制衡的系统。中央情报局向行政和立法两个机构汇报工作。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疏漏发生的次数是时高时低的。在行政机构方面,中央情报局需要向三个单位汇报工作: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国外情报咨询委员会以及情报监督委员会。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组成。根据中央情报局网站的介绍,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国内、国际和军事事务中与国家安全有关内容向总统提出建议,并为中央情报局收集情报提供指导、评价和方向。总统国外情报咨询委员会由私营机构的人员组成,他们对中央情报局的工作及其结构的有效性有所研究。情报监督委员会则是确保情报收集的正确性及所有情报收集的合法性。  在立法机构方面,中央情报局主要为众议院情报常设特别委员会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服务。这两个委员会--连同外交、外国事务和军事委员会,批准中央情报局的计划并对其进行监督。拨款委员会向中央情报局和所有的美国政府行动拨款。  说到资金,中央情报局的预算是保密的。根据1949年通过的法律,中央情报局的人员配置、组织结构、薪资和雇员数量都是保密的。以下是知道的一些情况:1997年,包括中央情报局在内的美国政府情报和情报相关活动的预算是266亿美元。这是该数据第一次公布于众。1998年,该预算是267亿美元,而其他年份的情报预算仍然还是机密。中央情报局的雇员大约有2万人左右。中央情报局不同于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它无需公开其预算,雇员人数或工作情况。

五大职能

  根据美国1947年的《国家安全法案》,中情局没有国内任务,也没有逮捕权。中情局的主要职责就是为总统的国家安全决策提供依据,中情局局长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情报顾问,这确立了中情局在美国情报界的地位,它是最接近国家安全决策程序的情报机构。但美国情报界的各个机构都保持了相当程度的独立性,中情局局长并不能对其它情报机构发号施令,而只是起协调作用。 主要有以下五种职能:  1、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协调政府各部门和机构有关国家安全方面情报活动的情况;  2、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协调政府各部门和机构有关国家安全方面情报活动的建议;  3、联系和评价有关国家安全的情报,为政府内部适当传播情报,在适当的地点提供有用的机构和设施;  4、为现存情报机构的利益,从事共同关心的辅助服务,以便更有效、更集中地执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  5、履行影响国家安全的有关情报的其它职能和义务,以便国家安全委员会能随时进行指导。

三大使命

  在冷战期间,中央情报局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美国,与共产主义苏联对抗。而今,中央情报局肩负了更艰巨的任务——保护美国免受来自全球的恐怖主义袭击。  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中央情报局逐渐将工作重点转向搜集经济情报和其他国际上的一些热点问题,如反恐怖主义、防止核武器扩散和防止毒品走私等问题。克林顿政府明确指示中央情报局在国际新形势下主要有三大使命:  1、努力掌握介入武器扩散和恐怖活动的国家的情况,其中最突出、最主要的国家是朝鲜和伊朗。  2、严密注视那些一旦它们的政治和经济发生不利的变化可能会使美国感到不安的国家的情况,比如俄罗斯和中国。  3、尽一切努力协助美国政府确保美国企业能在国外生意场中进行公平交易。查清那些为了从美国手中夺走经济合同而进行的一切收买或行贿活动,以保障美国企业在生意场上的竞争中赢得胜利。

行动手段

  美国中央情报局执行任务时,主要采取人力侦察和技术监视,公开渠道搜集情报,以及实物器材开发和寻找行动等手段。情报来源包括间谍、使馆职员、判逃者、移民和旅游者。如20世纪6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印度尼西亚进行了一项名为“哈布林克”的行动。间谍们潜入了一个装有“萨姆—2”导弹的仓库中,从一颗导弹上卸下了导向系统,并偷运出来。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中央情报局发展了波兰陆军司令部一位上校为间谍。波兰陆军司令部的所有秘密行动计划全部被上校泄露。

卷入争议事件

  在中央情报局的多年历史中,它被批评参与(或未参与)多起有争议的事件。比如:  1953年,一场中央情报局暗中支持的政变推翻了民选的伊朗总理穆罕默德摩萨台(Mohammad Mossadegh),将权利交还给了伊朗国王。很多历史学家现在认为这是个错误,因为伊朗国王的压迫统治最终导致20世纪70年代的革命。革命之后,反美领导人上台。  1954年,策动阿马斯推翻民选的危地马拉总统阿本斯,并拥立独裁政权。  1961年,策动猪湾事件意图推翻古巴共产政权未遂。由中央情报局暗中支持的一支古巴流亡者的准军事组织袭击了古巴的猪湾。古巴军队粉碎了入侵,迅速结束了战斗。  越战期间,实施凤凰计划逮捕或暗杀疑似的越共地下成员。  1972年,卷入“水门事件”。尼克松总统连任竞选班底中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与闯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事件有所牵连。  1973年,推翻民选的智利总统阿连德,并支援南美洲右翼政权对左翼人士的暗杀行动(称为秃鹰行动)。  家族珠宝——在水门事件之后,中央情报局局长James Schlesinger发誓要找出中央情报局历史中是否还有其他危险的秘密,致使调查牵扯出很多秘云。但是,在编辑报告时,Schlesinger升职改任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的新领导William Colby接手了这份名为“家族珠宝”的693页文件。报告中提到,中央情报局曾策划要杀害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其他外国领导人、监视美国人、窃听他们的电话线并阅读其纳税申报单、在不知情的人类受试者身上进行LSD试验。Colby最终移交了这份报告,据他后来的说法是为了努力挽救该机构。  伊朗叛军事件——里根政府的部分官员违反禁运规定,帮助向伊朗出售武器。收入用于向尼加拉瓜一个右翼的叛军游击队组织提供资金。1986年,里根总统承认防御武器已经转移到伊朗。后来,有证据表明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凯西卷入该丑闻。  阿富汗战争期间,训练圣战者(Mujahideen),包括乌萨玛·本·拉登等后来的基地组织成员。  1990年起,在境外绑架被视为恐怖份子的外国公民,并秘密押至第三国或美国本土利用酷刑进行审讯活动。2003年,在米兰绑架一名埃及教长。意大利政府因此首度对此类行动采取法律措施。2007年12月,美国政府的一名高级律师在伦敦法庭上表示:境外绑架嫌疑犯的行为经过美国最高法院批准,因而是合法的。

中情局特工

·特工招募

  恐怖分子在美国本土实施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中央情报局(和其他美国情报机构)被指责没能阻止这次袭击。批评家认为,问题可以部分归结为各个情报机构没有协同工作。从那以后,中央情报局加强了它的特工计划,培训了很多新的官员。整个情报机构都已经进行了结构调整,以确保部门之间的合作。中央情报局的2万名雇员中约三分之一正在或者在其中央情报局职业
中情局大厅
    中情局大厅
生涯中的某段时间内从事秘密活动。  当前,中央情报局看中的招募对象不是传统的美国人,而是来自拉丁美洲亚洲特别是中东地区国家的移民或这些移民的后代,尤其是少数族裔和妇女。中情局的一位高级官员说,CIA一直都在招募移民,以便能够进入外国的社会基层获取情报。特别是在当前的形势下,美国更多地把国外的恐怖分子、毒贩、军火走私犯等视为国家安全的敌人,CIA就更需要精通敌人所在国家语言的特工。那些有能力潜入恐怖组织内部的志愿者将被优先录取。  1986年6月,中央情报局在美国设立11个招募中心。经考试合格后,有1000人受雇用,其中200~300人被培养成为间谍。1998年秋,美国中央情报局大张旗鼓地进行1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征召间谍和分析人员的工作,中央情报局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广告宣传,并在美国许多地方的宾馆酒店接待应征者。美国中央情报局招募间谍,选择上注重才智和表现力,如喜欢冒险并肯作出牺牲,或在某一方面的专长等。  中央情报局曾与美国66所最好的大学和学院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另外,国会曾给美国13个情报机构追加了15亿美元的预算,其中2亿至3亿美元是分给中央情报局。

·选拔步骤

  CIA在招募特工的时候精挑细选,有着严格的标准:往往会选择那些上层社会出身的人,举止高雅,学问广博,身手不凡,冷酷无情。也有着严谨的选拔步骤。  第一步,就是对初步确定名单的人员进行姓名查核。姓名查核的目的,就是要看这些人有什么不适合做间谍的背景和材料。  第二步,对通过姓名查核的人员进行进一步的安全检查,包括家庭情况、本人经历。在这两步工作完成后,合格者将会接受一系
中情局特工
中情局特工
列意想不到的考验。被考验者在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接受考验,以能够充分考察出其智力、表现力和思想品质的真实情况。合格者首先将会接受“观察力测验”考察,主考者会根据方案或专家的出题,让应试者自己去完成。  “意志力测验”则是将应试者从家里突然逮捕并且送到地下室的黑房里,置于强烈耀眼的反光灯下,或者与死囚犯关在一起,从黑暗中传来严厉的审问声、恐吓声。应试者最后要通过的是测谎器的测试,查测其心理素质情况。  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个个身手不凡,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恐怖分子家中和汽车上安装窃听器和摄像头,能够近距离监听嫌疑人电话,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由于任务特殊,在招募这些特工人员时除了要考察他们的身体状况、作战技能和心理素质等一般科目外,还会优先考虑少数族裔公民以及长相具有阿拉伯特征的人。  以上合格者,首先进行9个月到1年的初步训练。开始3个月,新学员在中央情报局总部听课,加强伪装和语言训练,特别是对派驻国的历史、地理、政治、经济、风俗习惯等都要进行深入的学习和研究。3个月后,到弗吉尼亚州的皮里营“农场”(即美国间谍学校,对内称三军实验训练基地,对外称农场)去训练。一般来说,未来间谍们都要学习徒手格斗。他们不是像拳击家那样接受系统的训练,而只是学习如何用脚跟、手掌、指头去击中对方要害部位的“散手”,这其中包括中国功夫、柔道、擒拿术等精华的东西。全面训练的重点放在隐蔽行动和保密上。他们学习干“袋子活”(偷偷摸摸地进入私宅或公司办公室)和窃听。  “农场”内,建有控制塔的模拟的国境线供学员们进行非法偷越国境的练习。还训练如何盯梢、监视、摆脱敌人跟踪、建立安全接头点、及时转移,学会化装,学会接头暗号、代号、密码电报的接发方法、秘密集会、纵火爆破、纵制地图,还要研究敌人方面的反情报机构的行动方法和组织机构,及保密教育……在经过一年的正规训练后,中央情报局对学员的能力、智力进行了测验和性格稳定性筛选后,分到中央情报局下属各个部门,在训练办公室的控制和指导下工作三年左右,然后正式派往世界各地,执行秘密任务。

·特工工具

  特工所过的间谍生活有很多学问。其中一些正是确确实实的学问;另一方面,特工在多年工作生涯中用到很多小工具和技术来协助其完成工作,其中一些已经进了中央情报局博物馆。博物馆中最重要的工具包括:
特工工具
  特工工具
  用于秘密传递情报的钉状工具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用于藏匿钱、地图、文件、微型胶片和其他物品的隐藏工具。这种钉状工具是防水的,可以把它按入地下或嵌入较浅的水流中,以便以后取出。  Mark IV 微点照相机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用于在东、西柏林的特工之间传递文件。代理人拍摄出只有针头大小的照片,并将其粘贴在打印的信件上。收到信的代理人可以在显微镜下看到图像。  空心银币盒至今仍在使用。它看起来像一个银币,可用于隐藏信息或胶卷。

·特工命运

  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主大厅的星墙上,共有70颗星星,每颗星代表一个在执行任务中死亡或失踪的有名或无名的官员,其中只有40个人的名字可以从中央情报局的荣誉名册中找到。  1948年以来,在美国学校被招募为间谍的留学生,共有48名由于怕回国后暴露被捕入狱又没有其他解脱办法,只好自杀身亡。  从1949年的中国到1992年的索马里,都曾留下过中央情报局间谍的身影。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名字和经历现在仍旧是机密。越南战争中,北越军队攻打南越西贡作战中,美国中央情报局派往南越的特工,多数人没有回到美国本土。  1955年,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在朝鲜境内组织所谓的游击战,向朝鲜境内秘密空投大量的间谍,结果都被朝鲜人民军或地方武装所逮捕,之后,美国中央情报局又执行所谓的“6006”计划,向其境内、前苏联西伯利亚、中国东北空投一支特种部队和韩国特工,多数都是有去无回;派出的几架间谍飞机也被击毁。  1965年10月,迈克·马洛尼和迈克·德纽尔两位中央情报局高官之子在老挝遇难身亡,他们乘坐的美国航空公司的中央情报局专用直升机意外坠毁,没人知道事故原因。  1983年发生的美国驻贝鲁特大使馆被炸事件导致了7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死亡,这是自越战以来中央情报局人员损失最多的一次。  1989年11月一个漆黑的夜晚,安哥拉境内一个机场上空,一架装满武器弹药的军用运输机,试图进行仪表着陆时坠毁,飞机上的6名成员全部遇难。6名机组成员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  2000年4月14日,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部门发表声明,正式指控9天前被捕美国商人爱德蒙·波普在俄罗斯境内从事间谍活动。 等等

中情局的悲剧年

  2009年于中情局是个悲剧年:年初驻阿尔及利亚特工站长迷奸当地女性的丑闻曝光,年底驻阿富汗基地又被约旦籍双面间谍狠涮一把,搭上7名特工性命,损失之大为近年罕有。当时中情局扬言报复,2009年终于兑现:2月起频频出手,连斩塔利班数员大将,与军方联手捣毁塔利班重镇马尔贾,表现令人侧目,似乎想向白宫证明:虽然我不干净,可干活还行。  问题是,中情局在失败国家搞搞暗杀还行,分析国际大势的情报业务本行却不尽如人意。错失尼日利亚籍基地分子恐袭线索是一
中情局总部
  中情局总部
个近例,未能预测朝鲜战争、中苏分裂、苏联侵阿、柏林墙倒塌、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印度核爆、世贸楼塌等大事,更是常被指摘。曾获普利策奖的蒂姆·韦纳在查阅了中情局5万份文件,走访了其10位前局长之后下结论说:“西方文明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未能建立一个一流的间谍机构,这一失败对美国人的安全构成了威胁。”  不过韦纳也澄清,印尼苏哈托政变、击毙越南吴庭艳、希腊侵略塞浦路斯,中情局都没经手,却莫名背上了黑锅;中情局绑了巴拿马的诺列加,杀了古巴的格瓦拉,坑了智利的阿连德,毁了刚果的卢蒙巴,角色和效果不能一概而论;为了阿上、中饱私囊或维持独立王国,不惜层层撒谎,才是中情局的原罪;而美国总统也有滥权之嫌,例如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情局被要求在国内采取窃听电话、偷拆信件等非法手段,对付据说被苏联渗透的反战团体。  经历了从冷战到反恐时代的转折,中情局在美国的地位大不如前。而在它的长期批评者看来,好莱坞式的CIA英雄只适合生活在过去,未来属于法治时代,所以它最好尽快消失。

中情局对付中国的《十条诫令》

  在中央情报局极其机密的“行事手册”中,关于对付中国的部分最初撰写于中美严重对立的1951年,以后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不断修改,至今共成十项,内部代号称为《十条诫令》。  一、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怕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二、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传播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播。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三、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有宗教迷信。  四、时常制造一些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种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五、要不断制造消息,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自己。  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宣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都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  七、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向我们借贷。这样我们就有十足的把握来摧毁他们的信用,使他们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心目中就会完全垮台。  八、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去,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爱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九、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十、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以及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

CIA间谍博物馆

  2003年12月,CIA科技处为庆祝建处40周年,在华盛顿附近总部内新建了一座间谍博物馆,并展出了数十件该处研制的秘密工具,除老虎粪便式窃听装置外,间谍博物馆还展出了一个“机器人鲶鱼”、一个遥控蜻蜓和一架可绑缚在鸽子胸部的照相机。令人惊叹的是,这种照相机只有几枚硬币那么重。  间谍博物馆展出的另一件奇物是一把22毫米口径的手枪。据说,CIA创建人威廉·杜诺万当年曾在白宫内为罗斯福总统演示这把枪。他接连扣动扳机,但是罗斯福没有听到一声枪响。间谍博物馆馆长托尼·希利说:“总统当时在接电话,所以多诺万上前,把一弹盒10发子弹全部打进了椭圆形办公室内的沙袋里,然后把冒烟的武器放在桌子上,告诉他(罗斯福)自己所做的事。”  美国知名情报史学家基思·梅尔顿把新建间谍博物馆称为“人们所能见到的最好的博物馆”。也因为这个原因,博物馆只向CIA雇员和获得许可的客人开放。
更多相关内容请进入“本拉登”专题 http://www.zwbk.org/bld/bld_index.html美国反恐专题 http://www.zwbk.org/fk/fk_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