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历》

《太初历》
《太初历》
  《太初历》,汉历法名。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到东汉章帝元和二年(85)实施的历法(共实行188年)。由于《颛顼历》行用百余年,已出现较大误差,汉武帝命司马迁、星官射姓、历官邓平与民间历算家落下闳、唐都等二十多人编制新历。太初元年,编成颁行。把一日分做八十一分,故又称八十一分律历。《太初历》第一次把二十四节气订入历法,以没有中气的月份为闰月;推算出135个月有23次交食的周期。从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起到东汉章帝元和二年(公元85年)止,共施行188年。原著已佚。
  

内容介绍

  《太初历》是中国古代有文字记载的第一部完整的历法。它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科学测定出135个月的日食周期,以及五大行星的会合周期。根据这部新历法,汉朝中止了沿用秦朝的以每年十月为岁首的纪年方法,而以每年正月为一岁之识,这正与夏历相结合。在易服色方面,根据五行相复的学说,决定汉朝尚黄色。与此相应的,还有礼仪制度等多方面的改变。
  《太初历》规定以365又1539分之385日为一年,一朔望月为29又81分之43日,还首次把24个节气订入历法。这部新历以没有中气(月中以后的叫中气,如:在正月有立春、雨水,雨水就是正月中气)的月份为闰月。《太初历》推算出135个月中有23次交食。《太初历》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较为完整的历法,也是古代历算的一次重大改革。
  《太初历》 历法是长时间的纪时系统。具体地说,就是对年、月、日、时的安排。因为农事活动和四季变化密切相关,所以历法最初是由农业生产的需要而创制的。我国的农业生产历史悠久,古代曾制定过许多历法,其中西汉的《太初历》是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历法。西汉初年,沿用秦朝的《颛顼历》 。但《颛顼历》有一定的误差。公元前105 年(元封六年) ,经司马迁等人提议,汉武帝下令改定历法。公元前104 年,天文学家落下闳、邓平等人制订了《太初历》 。《太初历》规定一年等于365.2502 日,一月等于29.53086 日;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开始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以没有中气的月分为国月,调整了太阳周天与阴历纪月不相合的矛盾。这是我国历法上一个划时代的进步。《太初历》还根据天象实测和多年来史官的记录,得出一百三十五个月的日食周期。《太初历》不仅是我国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历法,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历法,它问世以后,一共行用了一百八十九年。  

落下闳与《太初历》

  据《阆中县志》记载:落下闳(约公元前156-公元前87年),姓落下,名闳,字长公,西汉巴郡阆中(今阆中市)人。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当时长期沿用的秦朝历法误差很大,如秦历是以10月为首,每年要余下四分之一日,存在“朔晦月,弦望满亏”,即三十、初一出现明月当空的现象,历书上的朔望与实际的天象不符。面对秦历混乱、影响农事等诸多问题,太史令司马迁建议汉武帝改革历法。汉武帝采纳了司马迁的主张,于是下诏广泛征聘民间天文学家新创历法。
  自幼聪明好学,爱好天文,喜观天象,精通天文律历的巴郡阆中人落下闳,经同乡侍中谯隆推荐,跋山涉水来到京师长安,与邓平等天文学家一道,开始了艰辛的研创新历的工作。在长安,落下闳成天潜心于“定东西,立晷仪,下漏刻,以追二十八宿相距于四方,举终以定朔晦分至。”当时民间和官方的20余名天文学家汇聚长安,提出了18种改历方案,大家各执己见,相持不下。“于是皆观新星度日月行,更以算推。”诸家方案孰优孰劣,还得以实测的数据为准。为此,朝廷组织了一次为期3年的天文观察和测算,经过仔细比较,因《太初历》“晦朔弦望皆最密,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更合于天象,更为精确和科学,大大优于其他17种改历方案。这样,历经6载的研究和测算,一部崭新的历法——《太初历》诞生了。
  汉武帝龙颜大喜,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正式下令颁行《太初历》,并到泰山举行封禅大典,以庆贺新历的施行。为褒奖落下闳在牵头研创《太初历》过程中立下的汗马功劳,汉武帝特授其侍中之职。而甘于寂寞,热爱天文的落下闳坚辞不就,遂于当年离开长安,回到阆中继续从事天文研究。
  《太初历》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完整统一且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历法,在天文学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该历法测算出一朔望月等于29又81分之43日,故又称为“81分律历”。《太初历》以冬至所在之月为11月,以正月为岁首,平年12个月,闰年13个月,月大30日,月小29日,并首次将24节气订入该历法,与春种、秋收、夏忙、冬闲的农业节奏合拍。落下闳在《太初历》的制订中有许多科学的创意和发明,如改秦历以10月为岁首的错误,确定以正月初一为一年之始,12月底为岁末,从此,《太初历》与周而复始的四季顺序紧密吻合并相沿至今。
  落下闳在预见《太初历》不足之处曾指出:“日后八百岁,此历差一日,当有圣人定之。” 他还测知135个月为一个交食周期,每一交食周期内将发生日食23次。同时,他对太阳系诸行星的会合周期的测算也相当准确,如水星为115.87日,仅比现代的测值115.88日小0.01日。在两千多年前,能算出这些数据和测出这些天象,是世界罕见的奇迹。落下闳是用“连分数”的数学原理计算《太初历》的数据的,直到1579年,欧洲人彭柏里才提出这个原理,但已晚于落下闳1600多年。
  《太初历》的制订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一次历法大改革,是中华民族在世界天文学上的巨大贡献。英国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盛赞他是世界天文学领域一颗“灿烂的星座”。落下闳虽然已经逝世两千多年了,但“落下闳星”却永远闪耀在茫茫太空。  

科学成就

  我国现行的农历,是沿用两千余年前的《太初历》。这个具有高度科学价值的历书,是“史圣”司马迁在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元封七年),与太中大夫公孙卿、壶遂等上书,“言历纪坏废,宜改正朔”,武帝征求了御史大夫倪宽的意见之后,诏令司马迁等“议造汉历”。于是,一场专家和人民相结合的改历工作蓬勃兴起,侍郎尊大、典星射姓、治历邓平、长乐司马可、酒泉侯宜君、方士唐都、巴郡落下闳等民间治历者二十多人参与其事,通过观察日月星象,详细运算转历,制订出十八种历法。其中,邓平、落下闳所造的八十一分法,尤为精密。在司马迁的推荐下,汉武帝识金明裁,“乃诏迁用邓平所造八十一分律历,罢尤疏远者十七家”。并将元封七年改为太初元年,以纪念《太初历》的创建。由此可见,司马迁不仅首举改历之议,而且始终总理《太初历》的具体制订,独采邓平的八十一分法,制订《太初历》的主要功绩,应当归于伟大的司马迁。
  《太初历》的科学成就,首先在于历法计算上的精密准确。我国汉初以前,主要采用“古六历”(黄帝、颛顼、夏、殷、周、鲁)中的《颛顼历》。这个古历,计算一年为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日,一月是二十九天又九百四十分之四百九十九。由于这种古历计算不够精密,常出现“朔晦月见弦望满亏多非是”的情况。这就是说,《颛琐历》上明明写着月初是无月光的朔日,但实际天空中却有圆满的月光;明明写着月中是有月光的望满之日,夜晚却并没有月亮。为了改变这种不对照的现象, 司马迁主持制订《太初历》时,重新进行了反复地周密地运算和实践验证。《汉书·律历志》在这方面作了细致的描写:“闳运算转历,其法以律起历,日律容一龠,积八十一寸,则一日三分也,与长相终,律长九寸,百七十一分而终复,三复而得甲子。夫律阴阳九六爻象所从出也,故黄钟纪元气之谓律。律,法也,莫不取法焉。与邓平所治同。于是皆观新星度日月行,更以推算如闳、平法。法一月之日二十九,八十一分日之四十三。”“《太初历》晦朔弦望,皆最密,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
  《太初历》的科学成就,又在于适应农时的迫切需要。自古以来,我国主要是以农业为主的。历书,是否与农时相适应,关系极大。《颛顼历》,是以孟冬(今农历十月)为岁首与农时季节不相适应。司马迁主持制订《太初历》时,将有违农时的地方加以改革,《太初历》把过去的十月为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又在沿用十九年七闰法的同时,把闰月规定在一年二十四节气中间无中气的月份,使历书与季节月份比较适应。这样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季顺昌了。二十四节气的日期,也与农时照应了。《太初历》颁行以后,至今流传着一首《节气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二暑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每年节令已确定,最多只差一两天,上半年是六二一,下半年是八二三。同志们如若不相信,你回去把农历展开看一看,算一算,哪一个月不是十五月儿圆!”“六二一”指的是上半年每月的初六和二十一,“八二三”指的是下半年每月的初八和二十三。这首节气歌充分证明,《太初历》是适合我国广大劳动人民需要的,是深得人心,家喻户晓的。
  《太初历》的科学成就,还在于第一次计算了日月蚀发生的周期和精确计算了行星会合的周期。司马迁在《史记?天官书》内载有:“日月薄蚀,行南北有时,此其大度也。”“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间,日蚀三十六,慧星三见,宋襄公时星陨如雨。”“月食始日,五月者六,六月者五,五月复六,六月者一,而五月者五,凡百一十三则复始。故月蚀,常也;日蚀,为不藏也。甲、乙,四海之外,日月不占。丙、丁、江、淮、海岱也。戊、已,中州、河、济也。庚、辛,华山以西。壬、癸,恒山以北”。这几段记述,充分说明了日月蚀发生的周期和人们看到的时间地点。这在科学还不发达的西汉,司马迁等独能推测计算,是很可贵的。司马迁在《天官书》中记载了众多的行星的位置和会合的周期,对我国天文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