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先楚

  韩先楚(1913-1986),湖北黄安(今红安)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将,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首任军长,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和功勋卓著的一代战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人物生平

韩先楚
韩先楚
  1913年2月出生于湖北黄安县(今红安)二程田李家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家贫辍学,当过学徒、短工。清苦的家境,使韩先楚从小就饱尝了地主、资本家的剥削,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1927年黄麻起义时,他积极报名加入农民协会,次年参加了反帝大同盟,1929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0年10月,参加孝感地方游击队,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1年任独立营排长,随部在黄陂、孝感、罗山地区进行游击战争。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作战勇敢,不怕挫折,表现了对革命事业的忠诚。1933年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1934年春,调到红二十军的二二五团,先后担任排长、副连长。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实行战略转移,韩先楚随部队参加长征,任连长、营长。长征途中,率部队多次参加战斗,表现非常出色。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与陕甘红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10月,参加劳山战役后,调任第七十八师二二三团团长。直罗镇战役中,率部首先堵住了敌人东窜的去路,协同兄弟部队歼灭了据守南山之敌,尔后转兵突入镇内,出色完成了任务。
  1936年2月,调任新组建的红七十五师二二四团团长,参加了红军东征行动。4月,任红七十八师副师长,5月升任该师师长。
  东征红军回师陕北后率部加入西征的行列。在北路单独作战的情况下,指挥部队攻克定边、盐池,歼国民党军马鸿逵部2个骑兵营和1个保安团,缴获战马700余匹及大量物资,为此受到红军总部的表扬。接着,又参加山城堡战役。1937年初,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根据国共两党的协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十五军团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韩先楚任该旅六八八团副团长。1937年9月,一一五师首战平型关,歼日军1000余人,韩先楚参加了这次战斗。战后,他奉命在平型关、繁峙一线继续抗击日军。
  太原失陷后,韩先楚所在的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奉命随第一二九师主力南下太行,创建晋冀豫抗日根据地。不久,韩先楚调到新组建的六八九团任团长。
  1938年4月,第一二九师主力和韩先楚团在涉县武乡以东的长乐村截击日军2000多人,迅速实施了包围分割。这时村外的1000多日军掉头反攻,韩先楚率部阻击,战到关键时刻,带领全团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压住了疯狂反扑的日军,终于守住了阵地,保证了长乐村战斗的胜利。4月下旬,六八九团与晋东南兄弟部队组成“路东纵队”,向冀南挺进。8月下旬,奉命率部南下,参加漳南战役,为建立冀鲁豫边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939年升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副旅长、代旅长,1940年4月,任新三旅旅长兼冀鲁豫军区三分区司令员。这期间,他率部配合第一二九师进行了邯长公路破击战。1941年3月,回到延安,先后在军政学院、军事学院学习。1942年3月,他随军事学院高干队调到中央党校参加整风运动。1943年8月,他调到抗日军政大学总校一大队任大队长。
  1945年,作为正式代表出席了中共“七大”。1945年8月,参加了八路军发动对日战略反攻的行列,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抗日战争胜利后,韩先楚奉命率领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大队到达东北,参加创建东北根据地的斗争。
  1946年2月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5月,他指挥3个师发起鞍海战役。5月24日拂晓,四纵队主力很快肃清鞍山外围之敌,在进攻市区的战斗中,指挥各师采取大胆穿插、迂回的战术迅速占领了国民党鞍山市公署大楼,全歼鞍山守敌。紧接着,四纵队南下连克营口、大石桥,直逼海城,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突入海城东门,迫使海城守敌第一八四师师部及五五二团在师长潘朔端率领下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专门发电表扬鞍海战役打得好。
  1946年10月,率四纵队主力,从新宾日夜兼程迅速开到新开岭至瑷阳边门的袋形谷地,包围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有“千里驹”之称的五十二军之二十五师。战斗打响后,敌军凭借精良装备和有利地形固守待援。韩先楚亲自赶到主攻阵地观察敌情,然后向指挥部建议:把纵队的各种火炮统一组织起来,用榴弹炮与迫击炮射击山后的敌预备队,用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上敌堡的火力,支援配合步兵突击队强攻。依据新的作战方案,经过半天决战,胜利结束战斗,歼国民党军8000余人,国民党军师长、副师长都作了我军的俘虏。在新开岭战役的指挥中,韩先楚表现出一名优秀将领所特有的不避艰险、不畏强敌、敢于决战的胆略和顽强的战斗作风。这次战役,开创了东北战场我军一次作战歼国民党军一个整师的战绩,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发电表示祝贺。
  新开岭战役后,率领四纵队在南满坚持斗争。在艰苦的条件下,主动请战,参加了四保临江战役,并取得了胜利。在第四次保卫临江战役中,指挥部队全歼国民党军八十九师及五十四师第一六二团,俘国民党军7000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4比1。不久,率部投入1947年的夏季攻势,指挥部队攻克战略重镇梅河口,而后又连克东丰、海龙,扫除了东北我军南北联系的障碍。
  1947年9月升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在秋季攻势中,采用“掏心”战术,指挥部队急行军120公里,奔袭威远堡,全歼国民党军第一一六师。在冬季攻势作战中,率部配合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军新五军。1948年3月,率三纵队作为主攻部队攻克四平。
  辽沈战役开始后,率部在兄弟部队的协同下,首战攻克义县,歼国民党军暂编二十八师等部近万人。1948年10月,攻打锦州的战斗打响了。指挥部队首先攻克了被敌人吹嘘的“第二个凡尔登”的配水池和亮马山这两个城北制高点,随即迅速突入锦州市内,指挥所部及时跟进,指挥部队穿插分割,迂回包围,激战至15日,攻锦各纵队胜利会师,国民党军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第六兵团司令卢浚泉被俘。
  攻锦战役结束后,率部赶赴辽西,参加歼灭廖耀湘兵团的战斗。攻击开始后,敌我双方都处于运动之中。韩先楚根据形势,要求部队发现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哪里枪声密集就往哪里集中,注意和兄弟部队联系,并指出了向沈阳前进的大方向。这一措施充分发挥各师的自主性和灵活性,很快就歼灭了廖兵团的指挥部和新六军军部。乘敌人指挥混乱之机,率部向敌纵深攻击,又歼国民党军新一军军部及五十师一部。经过4昼夜的激战,全歼廖兵团,并活捉兵团司令廖耀湘。在辽沈战役中,韩先楚的部队攻无不克,所向无敌,被称为“旋风部队”。
  东北全境解放后,参加了平津战役。1948年12月,第三纵队改编为第四十军,归四野第十二兵团指挥,韩先楚任军长。1949年2月下旬,韩先楚率四十军随南下先遣兵团向武汉进发。4月,任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员。5月,率部解放武汉。湘赣战役后,又解放了长沙,建立湖南军区,任副司令员。随后,韩先楚参加了消灭白崇禧集团的衡宝战役和两广战役,他作为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员兼第四十军军长,负责中路军正面战场的作战指挥。
  两广战役胜利结束后,率第四十军到雷州半岛集结,与第四十三军组成渡海作战兵团,准备解放海南岛。韩先楚是这次跨海作战的主要指挥员之一。在他的筹划和指挥下,1950年4月,解放军以原始的木帆船强渡海峡战胜了拥有现代装备的海、空军的敌人,解放了海南岛,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韩先楚又踏上了保家卫国的战场。先后担任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在战争中,运筹帷幄,指挥部队夺取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在第一至第五次战役中,他都在前线指挥作战,坐镇指挥的第三十八军,在朝鲜战场被称为“万岁军”。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
  1953年初,韩先楚因病回国。此后,相继担任中南军区参谋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福州军区司令员、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兰州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常委、国防委员会委员。是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九届至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86年10月3日在北京逝世,终年74岁。

韩先楚与解放海南岛战役

  海南岛战役的发起时间最初定在1950年春节前;但春节前的2月1日,在广东军区司令员叶剑英主持召开的广州会议上,又将战役的发起时间推迟到6月份。后来,15兵团给军委、毛泽东的报告中甚至提出“时间可能要长,最好不限制,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
  韩先楚是会上唯一主动要求在大举登陆时随第一梯队上岛的兵团级指挥员。除此之外,他对会上有人提出的到港澳购买登陆艇和改装机帆船的说法,出言谨慎,因为他心里只有谷雨前的打算,与毛泽东1月10日电 报“不依靠北风而依靠改装机器的船这个方向去准备,由华南分局和广东军区用人力于几个月内装置几百个大海船的机器,争取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的指示不吻合。
韩先楚与毛泽东交谈
韩先楚与毛泽东交谈
  韩先楚从广州开会回来,有关推迟渡海的决定,40军里只有少数军主要领导知道,连师级主官都不知道。全军仍按3月份完成渡海作战的时间表进行训练。官兵们每天在海滩上加紧练习荡秋千、走浪桥;在海里,练习游泳、射击、划桨、摇橹;练“四组一船”、“六组一船”、近航、远航。部队春节都没放假。为落实广州会议“夜间分批小部队偷渡,加强琼崖军事力量,配合我军强行登陆”的作战方针和检验部队3个月来海上训练成果。1950年3月5日19时,40军352团1营乘14条船从雷州半岛的徐闻县灯楼角起渡,这是我军第一次潜渡琼州海峡。该营约12个小时后,在海南岛西侧的白马井顺利登陆,全歼守敌一个营,与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会合,后转战到五指山根据地。
  3月26日19时,40军一个加强团分乘81条帆船第二次潜渡。这次选择的登陆点是敌正面防御的临高角,因下半夜风向突变,渡海部队分散在20余公里宽的海滩上强行登陆,突破了敌人4个团兵力的合围企图,于29日与琼崖纵队会师。
  两次潜渡成功,韩先楚认为大规模渡海作战的条件已经成熟。他经过对登陆所需要的月亮、潮汐和日出时间的研究,结合渔民提供的琼州海峡每月有二次大潮,每次退潮后3天内流速较小,即使无风,也可以摇橹划桨通过主流的经验,把海南岛登陆的预定时间定为4月15、16、17日中的一天。这是全年最佳,也是最后一个时机。
  3月31日,韩先楚主持召开40军党委会,建议兵团立即组织实施主力渡海。同一天,由他口述,发给兵团、4野并中央军委一份很长的电报,其中有一句话“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据说海南岛战役得以进行,这份电报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50年4月16日,雷州半岛最南端的灯角楼,40军300多条双桅篷木船,沿着海岸排出5公里多。19时30分,韩先楚所在的指挥船升起4颗白色信号弹,顷刻间,3个师6个团的信号弹也腾空而起。与此同时,灯角楼东侧三塘的43军两个团81条帆船也同时起航。
  渡海主力船队顺风顺流通过海峡主流,风就停了,战士们划桨摇橹继续前进。不久,出现了敌人的炮舰,韩先楚命令“土炮艇”迎战,迫使敌舰远离我主力船队。
  17日3时,40军先头部队在临高角一带抢滩登陆,并一举突破敌防御阵地。至6时许,全部顺利登陆。
  远在北京的总参谋部作战室,当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听到“韩先楚已经上岛了”时,说:“有这一句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