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世界上容量最大,最深的淡水湖。被称为“西伯利亚的蓝眼睛”。大约形成于2500万年前,所以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湖泊之一。其位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南部伊尔库茨克州及布里亚特共和国境内,距蒙古国边界仅111公里,是东亚地区不少民族的发源地。 

形成

纯净的贝加尔湖
纯净的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是世界最古老的湖泊之一,大约形成于2500万年前。最早生活在湖边的居民是什么人,现在无从探究。后人只能从他们留下的壁画等物来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在湖岸的萨甘扎巴悬崖壁上刻着天鹅、鹿、狩猎台、跳舞的巫师等图画,这些图画在1881年被发现。另外,在湖岸上,沿着路边还建有许多石祭台。这些图画和祭台可能是早期居民的生活见证。
  贝加尔湖最早出现在书面记载中是在公元前110年前,中国汉代的一个官员在其札记中称贝加尔湖为“北海”,这可能是贝加尔湖俄语名称的起源。关于贝加尔湖名称来源还有一种简单解释:土耳其族人称贝加尔湖为“富裕之湖”,土耳其族语“富裕之湖”逐渐演化成俄语的“贝加尔湖”。公元前6~前5世纪,突厥族库雷坎人从东方迁移至贝加尔湖边,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土著居民埃文基人(中国称鄂温克人)。埃文基人以捕鱼、采集野果和养鹿为生。13世纪,蒙古后裔布里亚特人也来到贝加尔湖地区。无论是突厥人还是布里亚特人都没能改变埃文基人的生活方式。3个世纪后,1643年,叶尼塞哥萨克库尔巴特·伊万诺夫来到贝加尔湖地区时,布里亚特人已经是贝加尔湖地区的“主人”了。
  库尔巴特绘制了贝加尔湖及注入河流的平面图,这是历史上对贝加尔湖的第一次直观描述。不久后,大司祭阿瓦库姆在生活记录中也描述了贝加尔湖,1655年,他在流放途中经过了贝加尔湖的一些地方。1729年,彼得大帝派德国人达·梅塞施米特考察西伯利亚,他对贝加尔湖进行了第一次科学考察。20世纪初,学者们绘制出了贝加尔湖的第一张全图,并测量了湖深。1977年,苏联学者使用深水考察仪“派西斯”对贝加尔湖进行了考察,湖里的许多秘密在考察仪的探照灯下“曝光”了,此前一些被怀疑存在的东西也从黑暗的湖里“走”了出来,这件事当时轰动一时。迄今为止,没有仪器能探测贝加尔湖湖底,湖的最深处不是1637米,最深处目前还无法探测。
  绝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贝加尔湖深处特有的动物残遗种约形成于三千万年前到两千万年前。 绝大多数的湖泊,特别是冰河时期的湖泊,都形成于一万五千年前到一万年前。然后这些湖泊渐渐被沉积物填满,变成季节性沼泽、沼泽,最后彻底干涸。最近的研究表明贝加尔湖不是一个即将消失的湖泊,而是一个出于初始期的海洋。和非洲大陆以及南美大陆的地中海和红海一样,贝加尔湖的湖岸每年以两厘米的速度向两边拉开。贝加尔湖拥有作为许多海洋的典型特征——深不可测、巨大的库容、暗流、潮汐、强风暴、大浪、不断变大的裂谷、地磁异常等等。贝加尔洼地是不对称的,西部的坡面比东部更加陡峭。
  每年贝加尔湖大约会发生两千次地震,其中大多数地震都比较小,只有通过地震仪才能探测到。每隔十年到十二年会发生一次五级到六级的大地震,每隔二十年到三十年会发生一次七级到九级的灾难性大地震,有时震级可能还会更高。1862年和1959年中部湖盆曾发生过两次大地震。1959年,9.5级的大地震使湖底下降了十五米到二十米。1962年10级的大地震使色楞格北部河口区下沉了面积为两百平方千米的面积。最近形成的Proval湾的深度是3米。  

历史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
  中国古称贝加尔湖为北海(也有一说为渤海),汉朝时,属于匈奴的活动范围。著名的苏武牧羊故事就发生在贝加尔湖一带。自汉以后,历经三国、晋、五胡乱华时期、唐、宋诸朝,贝加尔湖地区生活着鲜卑、乌桓敕勒契丹回纥等古代游牧民族。这些民族通常独立于中原的王朝甚至入侵,有时臣服于中央政府,如盛唐时回纥曾臣服。至蒙古兴起时,作为与蒙古族的隆兴之地——色楞格河十分相近的地区,贝加尔湖的政治经济战略地位越发显得重要。
  明灭元后蒙古退到长城以北,分成二部,瓦剌与鞑靼,贝加尔湖处于蒙古的统治之下。
  明末清兴起时,除漠南蒙古即今内蒙古地区已具有较强的向心力外,漠北和漠西蒙古仍与整个华夏民族若即若离。清入关前,今外蒙古地区生活的是喀尔喀蒙古,贝加尔湖地区生活的是布里亚特蒙古,漠西今新疆一带生活的是准噶尔蒙古。布里亚特蒙古人活动的中心地带,最核心的土地,就是贝加尔湖。
  1697年和1757年,喀尔喀蒙古和准噶尔蒙古分别被清政府控制或征服。不过之前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属于布里亚特蒙古的贝加尔湖以东地区则划归俄国,划分中俄中段边界的《布连斯奇条约》和《恰克图条约》签订后,标志着中国与贝加尔湖彻底隔离。 1908年6月30日,在湖西北方800公里处发生了通古斯大爆炸,部分影响了湖附近的森林。  

命名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的寓意,有三个各不相同的答案:《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情景写真地图版》的解释是“富饶的湖泊”;《彩图版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则这样记叙:当地的布里亚特人称之为“贝加尔—达拉伊”,意思是“天然之海”;而《世界奇景探胜录》的文字却是:“贝加尔”之名据说是大约1300年前住在这里的库里堪人起的,意思是“大量的水”。
  贝加尔湖一词来源于古肃慎语(满语)“贝海儿湖”,中国汉朝时候称其为“北海”,英文“baykal”一词为汉语音译,俄语称之为“baukaji”源出蒙古语,是由“saii”(富饶的)加“kyji”(湖泊)转化而来,意为“富饶的湖泊”,因湖中盛产多种鱼类而得名。根据布里亚特人的传说,贝加尔湖称为“贝加尔达拉伊”意为“自然的海”。
   贝加尔湖最早出现在书面记载中是在公元前110年前,中国汉代的一个官员在其札记中称贝加尔湖为“北海”,这可能是贝加尔湖俄语名称的起源。关于贝加尔湖名称来源还有一种简单解释:突厥人称贝加尔湖为“富裕之湖”,突厥族语“富裕之湖”逐渐演化成俄语的“贝加尔湖”。我国汉代称之为“柏海”,元代称之为“菊海”,18世纪初的《异域录》称之为“柏海儿湖”,《大清一统志》称为“白 贝加尔湖风景哈儿湖”。蒙古人称之为“达赖诺尔”,意为“海一样的湖”,早期沙俄殖民者亦称之为“圣海”。  

传说

  在湖水向北流入安加拉河的出口处有一块巨大的圆石,人称“圣石”。当涨水时,圆石宛若滚动之状。相传很久以前,湖边居住着一位名叫贝加尔的勇士,膝下有一美貌的独女安加拉。贝加尔对女儿十分疼爱,又管束极严。有一日,飞来的海鸥告诉安加拉,有位名叫叶尼塞的青年非常勤劳勇敢,安加拉的爱慕之心油然而生,但贝加尔断然不许,安加拉只好乘其父熟睡时悄悄出走。贝加尔猛醒后,追之不及,便投下巨石,以为能挡住女儿的去路,可女儿已经远远离去,投入了叶尼塞的怀抱。这块巨石从此就屹立在湖的中间。
  贝加尔湖中还散落如珍珠、如宝石般的27个岛屿,最大的奥利洪岛,面积约730平方公里。
  贝加尔湖的景色季节变化很大。夏季,尤其是八月左右,是它的黄金季节。这时节,湖水变暖,山花烂漫,甚至连石头也在阳光下闪闪烁烁,也像山花一样绚丽;这时节,太阳把萨彦岭重新落满白雪的远远的山峰照得光彩夺目,放眼望去,仿佛比它的实际距离移近了数倍;这时节,贝加尔湖正储满了冰川了融水,像吃饱喝足的人通常所做的那样,躺在那里,养精蓄锐,等候着秋季风暴的到来;这时节,鱼儿也常大大方方地相约在岸边,伴着海鸥的啾啾啼鸣在水中嬉戏,路旁,各种各样的浆果,俯拾皆是——一会儿是齐墩果,一会儿是穗醋栗,有红的、有黑的,一会是忍冬果……
  冬天的贝加尔湖,凄厉呼号的风把湖水表面化成晶莹透明的冰,看上去显得那样薄,水在冰下,宛如从放大镜里看下去似的,微微颤动,你甚至会望而不敢投足。其实,你脚下的冰层可能有一米厚,兴许还不止。春季临近之际,积冰开始活动,冰破时发出的巨大轰鸣和爆裂声似乎是贝加尔湖要吐尽一个冬天的郁闷和压抑。冰面上迸开一道道很宽的深不可测的裂缝,无论你步行或是乘船,都无法逾越,随后它又重新冻合在一起,裂缝处蔚蓝色的巨大冰块叠积成一排排蔚为壮观的冰峰。
  贝加尔湖出口的宽度大约有1000米,立于湖水出口正中央的巨大圆石称作“谢曼斯基”,当河水泛滥时,这块神奇的圆石会看上去像在滚动。湖岸溪涧错落,群山环抱。湖水杂质极少,清澈无比,湖水清澈的原因据说是贝加尔湖底时常发生地震,地震产生的化学物质沉淀湖底,使湖水净化,所以贝加尔湖总是清澈见底。湖水透明度竟深达40.5米,因而被誉为“西伯利亚明眸”。  

民俗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民俗博物馆位于贝加尔湖的东岸,离湖边60公里,驱车可前往。民俗博物馆坐落在一片林中空地上,露天式。馆内有许多东方游牧民族的生活设施:埃文基人的兽皮、桦皮帐篷,布里亚特贫民的蒙古包,俄罗斯古布里亚特民族的木制小屋,以及草棚、粮仓、澡堂、鸡舍等。加上居民别具风情的民族服装、服饰、佩挂精美鞍具的骏马,这一切在大森林的衬托下,俨然一幅美丽的天然风景画。乌兰乌德其他旅游参观点还有喇嘛教堂,自然博物馆等。
  贝加尔湖地区居民相信,贝加尔湖不会“归还”得到的任何东西,湖太深,沉入水中的东西无法探寻。据传说,所有沉入湖中的东西都被送到湖中最大的岛奥利洪岛上,这是“湖神”布尔汗的“仙居之地”。布里亚特人供奉布尔汗。
  当地居民都称贝加尔湖为海。渔夫、淘金者、矿工、学者、摄影师和旅游者等也异口同声地说贝加尔湖像大海一样变幻无常,这里水流奔腾,风云莫测。
  老住户们习惯了贝加尔湖的脾气,摸透了“湖神”的秉性。他们千方百计的侍奉他,希望能讨个平安。在当地,当人们喝伏特加时,都要往地上倒几滴以敬湖神。在路上碰到祭台时,都要献上钱币、糖果、香烟,甚至是火柴等供品。  

动物

  被誉为“珍奇海洋博物馆”的贝加尔湖,独有的动植物种类最多,在2600多个物种中,有3/4的物种,以及11个科和亚科及96个属的物种是该湖独有的。如贝加尔海豹、鲨鱼海螺等,湖底还生长着海绵丛林,有一种龙虾就躲在丛林中。贝加尔海豹个头小,雌雄性都是大约120厘米长,体色为暗银灰色。贝加尔海豹与其北极的亲属一样,雌性也在冬天产仔,喂乳于冰上雪穴之中。海豹在贝加尔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件最令人不解的事情,查阅地史资料,贝加尔湖所在的中西伯利亚高原,5亿多年内不曾被海水淹没过。经分析,贝加尔湖纯属淡水,美国科学家马克·彻林顿归纳了学者们的见解,提出了“外来”说,即贝加尔湖的海洋动物是从海而入,并称贝加尔湖为“西伯利亚的神海”。生物学家推测,贝加尔湖海豹的祖先来自遥远的北冰洋,当它们进入叶尼塞河,逆流游泳2400千米,学会了吃完全不同的食物,生存于一个异常的环境里,因而从目前地理学角度上来看,只有这一出口到达海洋。 

气候学奇观

  贝加尔湖周围地区的冬季气温,平均为-38℃,确实很冷,不过每年1月~5月,湖面封冻,放出潜热,已减轻了冬季的酷寒;夏季湖水解冻,大量吸热,降低了炎热程度,因而有人说,贝加尔湖是一个天然双向的巨型“空调机”,对湖滨地区的气候起着调节作用。一年之中,尽管贝加尔湖面有5个月结起60厘米厚的冰,但阳光却能够透过冰层,将热能输入湖中形成“温室效应”,使冬季湖水接近夏天水温,有利于浮游生物繁殖,从而直接或间接为其它各类水生动物提供了食物,促进了它们的发育生长。据水下自动测温计测定,冬季贝加尔湖的底部水温至少有-4.4℃,比湖的表面水温高。贝加尔湖可调节湖滨的大陆性气候。 

曾经的国土

苏武牧羊
苏武牧羊
  苏武牧羊的“北海”并非大海,而是今天的贝加尔湖。中国汉代称之为“柏海”,元代称之为“菊海”,18世纪初的《异域录》称之为“柏海儿湖”,《大清一统志》称为“白哈儿湖”。蒙古人称之为“达赖诺尔”,意为“圣海”,早期沙俄殖民者亦称之为“圣海”。
  贝加尔湖自固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现在虽然被毛子占居。但是我们总会把她拿回来的。曾经苏武牧羊的地方岂能被毛子长期霸占吗?就是文人想卖国,但是有着宁失千军不失寸土勇气的人民解放军绝对不会答应的!有着文治武功的涛哥也不会答应的!
  贝加尔湖是世界最古老的湖泊之一,大约形成于2500万年前。最早生活在湖边的居民是距今七千年前的肃慎族系先民,后人从他们留下的壁画等物来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在湖岸的萨甘扎巴悬崖壁上刻着海东青、天鹅、鹿、狩猎台、跳舞的萨满巫师等图画,这些图画在1881年被发现。另外,在湖岸上,沿着路边还建有许多石祭台。这些图画和祭台可能是早期居民的生活见证。
  贝加尔湖最早出现在书面记载中是在公元前110年前,中国汉代的一个官员在其札记中称贝加尔湖为“北海”,这可能是贝加尔湖俄语名称的起源。关于贝加 尔湖名称来源还有一种简单解释:土耳其族人称贝加尔湖为“富裕之湖”,土耳其族语“富裕之湖”逐渐演化成俄语的“贝加尔湖”。
  公元前6~前5世纪,突厥族库雷坎人从东方迁移至贝加尔湖边,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土著居民埃文基人(中国称鄂温克人)。 埃文基人以捕鱼、采集野果和养鹿为生。13世纪,蒙古后裔布里亚特人也来到贝加尔湖地区。无论是突厥人还是布里亚特人都没能改变埃文基人的生活方式。3个 世纪后,1643年,叶尼塞哥萨克库尔巴特·伊万诺夫来到贝加尔湖地区时,布里亚特人已经是贝加尔湖地区的“主人”了。
  贝加尔湖中生活着鲨鱼、奥木尔鱼、海螺、贝加尔海豹等海洋生物,只有在靠近湖岸的地方,才生活着一般湖泊中常见的生物。在远离海洋的贝加尔湖中,这些海洋生物从何而来,至今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在西汉时期,“贝加尔湖”是在匈奴的控制范围之内,名曰“北海”;在东汉、三国和西晋时期,“贝加尔湖”是在鲜卑的控制范围之内,名亦曰“北海”;在东晋十六国时期,“贝加尔湖”改称为“于巳尼大水”;南北朝时期,“贝加尔湖”先被柔然控制,后又被突厥控制,名仍称为“于巳尼大水”;隋朝时期,“贝加尔湖”被东突厥控制,复改称“北海”;到了唐朝前期,“贝加尔湖”成为大唐帝国版图的一部分,归关内道骨利干属,“贝加尔湖”也改称为“小海”;后东突厥(史称后突厥)复国,“贝加尔湖”复归突厥,后又归回鹘所辖,仍称“小海”;宋朝,“贝加尔湖”被蒙古八剌(音là)忽部控制;蒙元时期,“贝加尔湖”又划入蒙古帝国版图,属“岭北行省”;明朝时期,“贝加尔湖”被瓦剌不里牙惕部控制;直到清朝时期,“贝加尔湖”才被沙俄控 制(清朝后期“贝加尔湖”一度称为“柏海儿湖”)。2100多年前,汉武帝击败匈奴,然后派苏武出使匈奴以商谈和约。汉江卫律的部将打算劫走匈奴旦靼单于 的母亲,与苏武一道归汉。不料事情败露,苏武也受牵连,被单于流放到“北海”去牧羊。苏武在北海边艰难熬过19年,拒绝了匈奴的多次高官利诱,最后回到汉 都长安。这就是流传千百年的“苏武牧羊”的佳话。
  苏武牧羊的“北海”并非大海,而是今天的贝加尔湖。我国汉代称之为“柏海”,元代称之为“菊海”,18世纪初的《异域录》称之为“柏海儿湖”,《大清一统志》称为“白哈儿湖”。蒙古人称之为“达赖诺尔”,意为“圣海”,早期沙俄殖民者亦称之为“圣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