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初创时期由毛泽东首先提出,并在革命实践中总结经验逐步形成的。

内容

·三大纪律

       一切行动听指挥,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一切缴获要归公。

·八项注意

       说话和气,
  买卖公平,
  借东西要还,
  损坏东西要赔,
  不打人骂人,
  不损坏庄稼,
  不调戏妇女,
  不虐待俘虏。

历史发展背景

  1927年9月,毛泽东要求秋收起义部队的官兵对待人民群众要说话和气,买卖公平,不拉夫,不打人,不骂人。同年10月,在红军向井冈山进发时,规定了三项纪律: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打土豪要归公。
       1928年1月,在遂川分兵发动群众时,提出了六项注意: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同年4月向全体官兵正式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改为“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
        1929年,在六项注意中又增加了“洗澡避女人”和“不搜俘虏腰包”两项内容,从而成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来,根据形势发展和部队的实践经验,将“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改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打土豪要归公”改为“筹款要归公”后又改为“一切缴获要归公”;“上门板”、“捆铺草”改为“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洗澡避女人”改为“不调戏妇女”;“不搜俘虏腰包”改为“不虐待俘虏”。多年来,全军各部队认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但具体内容各地各军略有不同。
       1947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颁发了由毛泽东起草的关于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对其内容作了统一规定,并要求部队深入教育,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体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本质,用通俗明确的语言,把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规定的纪律和政策具体化和形象化了,易于为干部、战士接受和牢记,并落实在行动中。它对于加强人民军队的建设,保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贯彻执行,团结自己,战胜敌人,起了重大的作用。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仍然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建设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而努力奋斗。

歌曲歌词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
  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
  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
  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
  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
  尊重群众不要耍骄傲
  第二买卖价钱要公平
  公买公卖不许逞霸道
  第三借人东西用过了
  当面归还切莫遗失掉
  第四若把东西损坏了
  照价赔偿不差半分毫
  第五不许打人和骂人
  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
  第六爱护群众的庄稼
  行军作战处处注意到
  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
  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
  第八不许虐待俘虏兵
  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
  遵守纪律人人要自觉
  互相监督切莫违反了
  革命纪律条条要记清
  人民战士处处爱人民
  保卫祖国永远向前进
  全国人民拥护又欢迎

延伸阅读

      红军中最先只有“六项注意”
  关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较长的时间过程。最初从1927年10月三湾改编时提出的“三大纪律”,到1947年10月10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前后经历了20年的时间。红军当年进行三湾改编时,针对许多红军战士来自旧军阀的军队,带有很多坏习气这一现状,毛泽东特别制定了“三大纪律”: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   
       1928年夏天,毛泽东又补充了“六项注意”: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其中“上门板”、“捆铺草”是因为当时部队在住宿时,常借用老百姓的门板作铺板,借用稻草作铺草。各家的门板高矮大小不一,部队撤走时如果不物归原主,一大堆的门板就对不上榫(sǔn),故规定了上好门板、捆好铺草再走。为了让“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深入人心,毛泽东让部队开始教唱《红军纪律歌》,歌词是:上门板,捆铺草,房子扫干净。说话要和气,买卖要公平。损坏东西要赔偿,借人东西要还清。这一招果然效果很好,许多战士通过唱歌就将“红军纪律”牢记在心了。后来,“六项注意”又增加了两项,即“洗澡避女人”、“不搜俘虏腰包”。“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这样产生了。
  填词者给周总理写信表明身份
  上世纪30年代,出现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首歌,由于歌词很形象地把军队纪律融会贯通在里面,曲调又雄壮有力,所以很快在红军战士和群众中传唱开来,历经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人民解放军等时期,歌词内容也做了相应的改变。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于1950年和1957年两次对《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词进行修改。
       1957年出版的《解放军战士》杂志第14期上,正式刊登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标准歌词。但是长期以来,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到底是谁,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1973年3月26日,一位名叫程坦的老干部给周恩来总理写信,称自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填词者,并详细说明了填词经过。1978年4月和1980年1月,总政文化部先后派专人对这首歌曲产生的历史情况进行了调查,汇集了有关资料,证实程坦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填词者。   
       据《刘华清回忆录》介绍,红二十五军由鄂豫皖根据地长征到陕北以后,改编为红十五军团,政治部秘书长程坦找到时任宣传科长的刘华清,建议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编为歌曲,对部队进行纪律教育。由于两人都不懂音乐,他们就借用了鄂豫皖苏区流行的民歌《土地革命完成了》的歌谱。   
       1981年《解放军歌曲》第三期重新发表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词,并明确注明“程坦编词,集体改词”。
  普鲁士军歌与其颇有渊源
  战争年代,由于曲创作人员极少,因此许多歌的曲调就直接来源于现有的民歌、老军歌或者外国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曲调也是如此,它来自鄂豫皖苏区的民歌《土地革命完成了》,但该民歌也借鉴了其他曲调,那就是冯玉祥部队的《练兵歌》。在土地革命以前,冯玉祥曾任河南督军,部队长期驻扎在河南。冯玉祥练兵讲究方法,平时很注重对官兵进行精神教育,其中唱歌是重要的一项活动。但是据考证,《练兵歌》的曲调也非原创。有资料显示,冯玉祥部队《练兵歌》的曲调来自张作霖的《大帅练兵歌》,而《大帅练兵歌》的曲调来自张之洞《军歌》中的《大帅练兵歌》。但这还不是曲子的源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曲调可以上溯到袁世凯新军的《大帅练兵歌》。   
       1894年,袁世凯受命在天津小站练兵,创建出近代中国第一支新式陆军。袁世凯招募的新兵有着严格的标准,只要20岁左右的农民。这支新军采用德军和日军的建制,聘请了大量的德国教官和少数美国日本教官,其中,德国教官人数最多,有10多位。   
         但这些农民出身的士兵大多不识字,很多条令和规章根本记不住。在这种情况下,新建陆军参谋营务处总办徐世昌编写了包括《大帅练兵歌》在内的一系列军歌,以帮助士兵记住条令和军纪。   
        
       徐世昌选择了一首普鲁士军歌的曲调来为《大帅练兵歌》填词。这首普鲁士军歌的原名是《德皇威廉练兵曲》,非常适合队伍行进时齐唱。而《德皇威廉练兵曲》是袁世凯所聘请的德国教官传入中国的。   
  
       这样,传承的脉络就很清楚了。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曲调是19世纪清政府练新军时,最早借用普鲁士军歌曲调填词作为队列歌曲的。进入民国后,北洋军阀各派系军队、国民革命军、鄂豫皖的工农红军,都曾用此曲填入新词成为军歌,成为数代中国人熟悉并喜欢的旋律。
  毛泽东曾多次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曾多次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首歌。第一次是在1971年8月15日至9月12日期间,毛泽东到南方巡视期间,反复强调要增强团结,遵守纪律,并且多次与南巡随行人员和参加座谈的同志一起唱《国际歌》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有一次是在1973年12月12日,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上,